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感激上帝的寬容並聽從祂的誡命(五集之四) 2022.11.05

2022-11-27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只是請求上帝原諒你。拜託,請帶著誠意、帶著最大的悔意、帶著最大的誠意、最大的謙卑來做這件事。那麼,上帝也許會寬恕你,再給你一次機會,這樣你就不必下地獄。拜託了。我不能幫你,因為你不讓我幫忙。所以,請記住這一點。請求上帝寬恕你。

所以,我認為從現在開始,我們納入「Ureign」(祐蘭任)這個詞—(耶。好的。)來稱呼他們。並祈禱他們的情況越來越好。U—reign—自己統治。(是的,師父,對。)擁有主權。這不是很好嗎?(是,絕對是如此,非常好,師父。太棒了,我們就這麼做。)

是。因為我看過烏克蘭(祐蘭任)的歷史,長久、幾十年以來—他們總是被一個又一個國家入侵。(了解。)不只是俄羅斯。噢,天啊!他們是如何生存的,我不知道。一直都有很多戰爭!(了解。)大多數時候。(了解。)即使如此,他們也倖存下來,他們仍然成長茁壯。而他們做了什麼嗎?沒做對不起任何人的事。他們只是從事農耕,提供給這世界。他們沒有做錯什麼事。但在從前,有那麼多的國家不斷入侵他們。接連而來。(是。)可憐的人民,可憐的國家!

希望這個新名字會讓祐蘭任人(烏克蘭人)的生活好轉。(是,我們也希望如此。是。)(我們認為會好轉的,因為有明師的力量。)是。而且這是宇宙的明師力量,就像印心。不是你們重複誦念的聖號或真言,而是明師賦予它力量。明師的力量賦予它力量來提昇人們,讓人們開悟,使人們解脫。(了解。)

這就像我說的,要看你的支票裡是否有錢。(是,師父。)如果你在銀行裡沒有錢,你的支票看來跟其他客戶的一樣,不過它不會有任何幫助。這就是為什麼並非任何人都能傳心印。不是誰都能解脫眾生的靈魂。這必須是上帝指定的。(明白,師父。)上帝的授權。然後,上帝將力量傳給明師,那位明師才能使用這股力量。(是,師父。這樣很好。)

事實上,每個字都有力量。你們知道的。(是的,師父。確實如此。)每當你說你愛某人時,他們有不同的感受。(是。)而當你詛咒他們或諸如此類,他們就感覺不一樣了。或者當你威脅他們時,他們有不同的感受。因為話語是有能量的。(是的,師父。確實如此。)

「VO: 接下來的這組照片是日本研究員江本勝先生的作品,出自他的著作《來自水的信息》。江本先生的作品提供了事實依據,即人類的振動能量、思想、話語、想法和音樂會影響水的分子結構。請記住,水在成年人的身體中占了七成多的比例,在我們的星球上也覆蓋同樣的比例。水是所有生命的源泉。

江本先生決定看看思想和話語是如何影響未經處理蒸餾水的晶體形成,他把文字打在紙上,然後把這張紙貼在玻璃瓶上一整夜。這張照片顯示了『謝謝你』這句話的影響。下面這張照片展示的是詞語『愛和感激』的影響。這張照片展示了『你讓我感到噁心。我要殺了你』這句話的影響。在這裡,我們可以比較『謝謝你』和『你讓我感到噁心。我要殺了你』的影響。非常、非常不同的幾何形狀經由意念而產生。而這張照片是來自藤原大壩的污染嚴重和毒性很強的水。這裡是來自藤原大壩的同樣的水,經過了一名佛教和尚為它做的祈禱。祈禱—那種聲音結合意念,看來有一種非凡的能力,使水恢復其天然、和諧的幾何對稱性。」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比如,政客們用字遣詞都很謹慎,以吸引選票。這就是為什麼人們為歌手和流行歌星而瘋狂。因為他們說的都是人們愛聽的話。(是。是的,師父。)他們用文字來寫成歌詞,而這正好是人們喜歡聽的東西。這吸引他們,是因為他們歌詞的能量很好。(噢,是,的確。師父。)

我們甚至說:「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任何造物都是從這個「道」而來,沒有什麼不是從這個「道」創造的。不過現在你們了解這個字,因為缺乏詞彙,所以在古代,他們稱之為「音」。意思是(內在天堂)的聲音。這個(內在天堂)的聲音,就是你們打坐觀音的時候每天都聽的。(是,師父。)內在天堂的音,無需任何樂器,無需音樂,根本不需要任何東西。因為我們源於此。

印心之時,而且從那時起,你會聽到這種(內在天堂)的音樂。我意思是內在天堂的旋律,上帝之音。因為「音」與上帝同在,「音」就是上帝。現在你們了解《聖經》中的那句話了。不是嗎?(是,師父。我們了解了。)只有同修們了解這一點。只有那些修行這個觀音法門或「音流」的人了解,或稱內在天堂的音,或稱「克利亞」,或無論你怎麼稱呼它,它都意味著上帝之音、天堂的聲音、內在的音流、真我、你的本質、你的內在上帝。人類擁有「音」。若你有靈魂,你就有「音」。(是,師父。)

人類。這就是為什麼多數主要的好宗教都說人類是造物之冠。我們是宇宙的國王和女王。我們是上帝的兒女。很遺憾。多數人不了解這一點。他們知道,不過他們沒有透過自己的體驗來得知,像你們一樣了解。就像修行觀音法門,或(內在天堂)的音和光法門的同修一樣,了解這一點。因為這是真實的。其他人都只是在談論它,就像你談論金錢,你卻沒有錢。不過你們在銀行裡有錢。而且你們可以談論它,也可以不談它。(是,師父。)不過有時候你們忘了,你們累了,不記得自己有多少錢,不過你們可以隨時去查銀行存摺來看看。(是的。)

就像有時候你打坐,你累了,而你不太能看到(內在天堂)的光,可是「光」一直都在那裡。而且有時候,你甚至只是從打坐、困倦中醒來,或是在晚上睡覺以後,你會看到「光」。(是的。)而且它很快就離開你了,因為你剛剛在(內在天堂)的光中,而現在你醒了,來到這個物質世界,於是在那一刻「光」似乎消失了。不過你看到了遺留下來的(內在天堂)的光。

即使我以前做了某個手術,由於這個世界的業力。不過當我從麻醉中醒來,我仍然看到了(內在天堂)的光,(哇。)或是任何留在那裡的體驗。我的身體可能還不能動,我的眼睛還不能睜開,我還無法說話,但我仍然看到了(內在天堂)的光。(是,師父。)這意味著在手術期間,我一直在那裡,跟(內在天堂)的光在一起。(是,師父。)

好,為什麼我們談論這麼久,關於(內在天堂)的光和音?你剛才的問題是什麼?(「音流」的力量。)是什麼問題讓我… 噢,因為「音流」,甚至是話語的力量。(是的,師父。)

我們說的每一個字都有顏色,有形狀,有能量。這就是為什麼動物族人他們從來沒學過英語,不過他們確實懂得你用英語說的所有話。(噢。)好吧,我的狗族人們都懂。這是我所知曉的證據。(是。)甚至有一位狗族人試著去說英語,告訴我說:「我愛您」、「哈囉」等等之類的。我從來沒有教過她。只是我一直不斷地告訴他們:「我愛你,我愛你,」每天都如此。所以,她知道那是一個詞。(是的,師父。)我對她那樣說,對所有狗族人都那樣說,或對他們中的每一個,或對他們中的一些那樣說,有時也要視情況而定。

即使我不觸碰他們,或不親吻、擁抱他們—即使我只是在房間的角落裡說這些話,他們也能理解這個詞彙,因為這個詞彙給他們帶來愛的能量,舒適、撫慰的能量。而且它以宇宙通用的語言描繪了他們所知道的東西。他們知道那意味著什麼。(是的,師父。)他們了解我所說的一切。當然,我不會整天和他們說話。有必要的話我才說。自從我收養他們以來,他們就什麼都懂。並不是像他們已和我在一起很多年,所以他們明白我說的話。不是這樣的。他們馬上就懂了。(哇。)

噢,我是那麼愛動物族人。你們不知道的。我告訴過你們動物園的事,無論我走到哪裡。(是。)他們不只是為了食物而來。他們來是因為他們想告訴我一些事情。他們想吸引我的注意力。他們告訴我很多事情—(哇。)好的或壞的,警告或安慰,關於即將到來的事,非常近的事情。他們當中的一些不能看到遙遠未來,但能看到近期的。一些臨近的事,比如說像是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類似這樣。也許是幾年,但不久。有些能看更長遠的事。

比如說,甚至像海鷗族人,我已經餵過他們了。我不認為他們有什麼話要說。他們在吃東西,吃得很飽,還站在那裡,透過窗戶盯著我之類的。然後我意識到她(他)想告訴我一些事。然後當然我就聽了。因為我很忙,我不能一直看著鳥族人。當我覺得他們餓了,我就餵他們,這是出於愛心。

我也總是告訴他們:「這是從上帝而來。唯有靠上帝的恩典才能做到。你必須總是記得上帝,並感謝上帝。如果你在前世或今生做了什麼錯事,你必須總是謙卑地請求上帝的寬恕。」我也建議人類:你們現在就應該已經這樣做。拜託,拜託,拜託。如果你根本不聽我說的任何話,不管我說什麼,全都忘了吧,但請你只是真誠地、謙卑地、誠實地請求上帝—請求上帝:「請寬恕我。」

只是請求上帝原諒你。拜託,請帶著誠意、帶著最大的悔意、帶著最大的誠意、最大的謙卑來做這件事。那麼,上帝也許會寬恕你,再給你一次機會,這樣你就不必下地獄。拜託了。我不能幫你,因為你不讓我幫忙。所以,請記住這一點。請求上帝寬恕你。上帝總是能夠寬恕,但你必須真正的謙卑、真誠、誠實,並在你心中真正地、真正地懺悔。

觀看更多
劇集  4 / 5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