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感激上帝的寬容並聽從祂的誡命(五集之三) 2022.11.05

2022-11-26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一直在想,也許我們應該給烏克蘭改名。(什麼名字呢?師父。)例如,「Ureign」。Ureign(祐蘭任)。像是「擁有主權」。(哇,是的!這是個好主意。)因為我記得以前,越南(悠樂)在戰後被禁運了幾十年,甚至三十年。(是的。)然後,在禁運結束之前,我建議我們改他們的稱呼,雖然不是官方的,但我們稱呼他們為「悠樂」。記得嗎?(是的,師父。)然後它變得越來越好,不斷變好。

現在,我看到一些新聞說普丁並未下令使用核彈。他還多次提到他的核彈不會用於烏克蘭(祐蘭任),但他們說指揮官將會或可能會使用它。他們用「使用」這個詞,但我不確定他們是否會用。因為那些軍人並不總是聽從總統的話,如果總統對權力的控制力看起來正在減弱的話—政治權力和指揮權。你們懂我的意思嗎?(是的,師父。)

就像在戰爭中,比如說,指揮官以及那些指揮軍事行動的領導人,他們可能只是一時衝動,很生氣,想要顯示他們的權力或想要獲勝,他們就會做任何事。(噢,是的,師父。)這可能不是普丁想要的,即使普丁還在那裡,或者那只是一個替身。(是。)那並不重要。如果是替身,那就更糟了。因為軍隊可以做任何事。如果他只是一個替身,他什麼都不敢做。(是的,師父。)而且誰會聽他的命令呢?他們會當面嘲笑他,並說:「你算什麼,是要教我們該怎麼做嗎?(對。)你只是一個假替身。你知道的,所以閉嘴吧。否則走著瞧。」(是,師父。)

噢,天啊,問題就在這裡。真正的普丁可能犯了入侵烏克蘭(祐蘭任)的錯誤。而現在,即使他還活著,想收回成命,也許為時已晚。(是。)他似乎失去了指揮權,失去了對俄羅斯政治權力的控制。(是的,師父。)而且也因為他們在烏克蘭(祐蘭任)連連失利。這也是原因。(是。)

現在,在國有電視頻道上,他們甚至公開批評戰爭,並承認失敗等等。以前,他們不敢。現在,似乎有越來越多對烏克蘭(祐蘭任)戰爭的批評。(是。)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Sept. 12, 2022 Chris Hayes(m):在俄羅斯無端入侵烏克蘭六個月後,我們看到烏克蘭局勢發生了令人震驚的逆轉。烏克蘭軍隊成功奪回該國東北部的大片領土,迫使俄羅斯士兵撤退。俄羅斯國家電視台上顯示出的反應很引人注目,一位前反對派議員公開表示,目前的策略是無效的,並認為俄羅斯需要言和。

Russian media monitor guest(m1):我們現在到了必須明白的關鍵時刻,俄羅斯試圖發動戰爭,使用雇傭兵、傭兵,沒有軍事動員,利用那些資源和殖民戰爭的方法要打敗烏克蘭是絕對不可能的。一支強大的軍隊正在對抗俄羅斯軍隊,其在經濟和技術意義上得到了最強大國家的全力支持,包括歐洲諸國。

Russian media monitor Host(m2):您是在建議軍事動員嗎?

Russian media monitor guest(m1):我建議就停止戰爭而進行和談,並轉向處理政治問題。

Michael McFaul(m):我們現在在公開場合聽到了很多俄羅斯菁英們一直在私下說的話。他們知道這場戰爭進行得並不順利。他們擔心它的長期持久性。而現在隨著烏克蘭戰士在戰場上取得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勝利,他們現在開始公開發表言論。值得注意的是,他甚至被允許在俄羅斯的電視上這麼說。記住,該電視台是由克里姆林宮控制的。這顯示現在有很多人在互相指責。這顯示了在這場戰爭的下一步走向存在混亂和困惑。」

「Media Report from CNN Oct. 20, 2022 Erin Burnett, News Anchor(f):在國內,軍事動員正在成為普丁的一個越來越大的難題。一家俄羅斯日報的專欄文章寫著,我想引用它,因為這確實在俄羅斯出現了:『…部分動員本身已經成為一個更大的全國性問題(在以下層面):社會的、心理的、管理上、經濟上,以及』…這裡是關鍵字眼『可能在政治上』。這是件難以置信的事,現在出現在俄羅斯國家媒體上。聽聽俄羅斯國家電視台一名戰地記者是怎麼說的。

Russian war correspondent(m):我們面對的是相當龐大堅固的力量。在一些前線地區,敵人的人數是我軍的四倍。」

你看,問題是他們沒有這種高昂的士氣。在烏克蘭(祐蘭任),他們沒有動力。烏克蘭(祐蘭任)人民有動力,因為他們想保護自己、他們的親人和他們的國家。所以,他們有這個動機—動力、目標。但俄羅斯人並不想要。他們沒有這種渴望支撐,不想為烏克蘭(祐蘭任)戰爭傾盡全力。(是。)我最近讀到的,昨天或者最近幾天,俄羅斯軍隊的指揮官甚至拋棄了他們的士兵。他們跑了。(噢。)他們正在逃離衝突地區。

士兵們甚至沒有受過良好的訓練,他們就把士兵們留在那裡等死。誰在乎—是死是活?(噢。)於是,一些新招募來的士兵也紛紛逃走,並躲到了森林裡。(噢。)他們甚至沒有受過訓練。徵召來的士兵沒受過訓練。就算他們以前當過兵,或那些是退役軍人—但現在都是不同的武器,不同的情況。他們已經很多年沒有碰過武器了,或者他們沒有一再地接受訓練。有些是比較新的士兵—囚犯等等。(是,師父。)他們沒有受過訓練。

所以,然後,當他們軍隊的指揮官跑了,他們的士氣就更低落了。(是的,師父。)這真糟糕。所以我認為,即使是真普丁,他也正在失去他對指揮權的控制。(了解。)你們明白嗎?(是的,師父,我們懂,是。)我回答你的問題了嗎?或者還沒有?你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嗎?(很清楚,師父。)你都清楚了,對吧?很好。(謝謝您。很清楚,師父,是的。)

還有問題嗎?(是的,師父。我們能做些什麼來幫助烏克蘭[祐蘭任]停止戰爭並幫助終止烏克蘭[祐蘭任]所有的苦難?

噢,天啊!上帝必須這樣做。我們只能祈禱並希望發生積極的變化。(是,明白,師父。)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但是我睡不好。我也無法好好地打坐,而且最近食物嚐起來味道不好。完全沒有任何滋味。當我吃飯時,我只得吞下去,這樣我才能繼續工作。我嚐不到任何味道。(噢!)令人失望。我寢食難安。

我正在思考這個問題。還好你問了我。我一直在想,也許我們應該給烏克蘭改名。(什麼名字呢?師父。)例如,「Ureign」。Ureign(祐蘭任)。像是「擁有主權」。(哇,是的!這是個好主意。)因為我記得以前,越南(悠樂)在戰後被禁運了幾十年,甚至三十年。(是的。)然後,在禁運結束之前,我建議我們改他們的稱呼,雖然不是官方的,但我們稱呼他們為「悠樂」。記得嗎?(是的,師父。)然後它變得越來越好,不斷變好。

現在他們真的擁有「悠樂」。悠樂的意思是安居樂業,意思是他們將繁榮又快樂!(哇,是。)它意味著自由。他們會感受到自由、富足和快樂。這就是「悠樂」的意思,但這與越南(悠樂)很久前的古老名稱相吻合。(了解。)數千年前。但那也是順帶的。他們說,它變得越來越好。

他們甚至被接受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是。)當時連俄羅斯都沒被接受,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許多國家沒有被接受,但越南(悠樂)被世界貿易組織接受了。這對他們來說,很有聲望和好處。(是,確實。)現在他們越來越好,一直在變好。他們可以自由地去任何地方—甚至可以環遊世界。(是的,師父。)

所以,因為烏克蘭—意指kraine這個詞,聽起來類似「伸長(脖子)」這個詞,意思是痛苦、壓力。當你伸長身軀時—好比你伸長自己的脖子,或你的身體或其他部位,(是,的確。)那並不舒服。(是。)它意味著壓力和痛苦。(是,確實如此。)所以,你對自己施加壓力時,想想看—你的身體,或你身體的一部分,這並非好事,對吧?(不好,是的。)痛苦。(確實如此。)

所以,我認為從現在開始,我們納入Ureign(祐蘭任)這個詞(耶,是的。)來稱呼他們。並祈禱他們的情形越來越好。U—reign—自己統治。(是的,師父,對。)擁有主權。這不是很好嗎?(是,絕對是的,非常好,師父。太棒了,我們就這麼做。)

觀看更多
劇集  3 / 5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