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肯定與否定力量的交織 2022.05.29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二年五月廿九日週日,在與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的電話會議中,我們最慈愛的清海無上師在回答團隊的提問及評論團隊匯集的一些好消息時,慈悲地分享她的智慧。

(民主黨好像變好了,有些事情處理得更好了。是這樣嗎?師父。)

他們應該是,他們應該是。因為我們也有一些人在那裡。(噢,哇。)如果你看到任何人看起來很好、明亮、漂亮的顏色,並且說好話,做好事,你就知道這是我們的人。(噢,哇,很好。)因此以某種方式,情形比沒有他們的情況更平衡。(好,師父。)就是這樣。

在這個物質世界裡,你們見過亞洲的「道」的圖形吧。(是的。)道,它是圓形的,然後,有一部分是白色的,一部分是黑色的,相互纏繞,相互交織。(是。)在白色部分中,有一個黑色的點。(是。)在黑色部分中,有一個白色的點。(對。)所以,你看,有時共和黨人也會搞砸。然後,影響其他決定、其他成員。(是。)因為那個黑點。(了解,是的。)然後,在民主黨人中,有時你會看到一些好決策,對某些情況的良好處理。那是因為那個白點。(啊,對。)

即使在這世上,上帝也不會讓它全都是黑暗的,或全都是明亮的。(是的,師父。)為此感謝上帝。(是,為此感謝上帝。)上帝想得很周全。不像我們,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甚至在沒手電筒的情況下,在黑暗中摸索。[…]

在道的黑色部分中,只有一個白色小點。(是。)那是肯定能量的象徵。(對,是。)道符號白色部分中的黑點代表負面力量。(是。)所以,問題是,肯定力量滋養那個白點比較困難,黑色內部—黑暗內部的那個小的肯定圈。(對。)工作比較困難,但它仍然有肯定的力量。(是的,懂。)所以,不時地,你會看到一些希望的閃光。(是的,對。)然後,在較白的部分,意思是物理世界或宇宙的肯定區域中有一個黑點。那裡總是有一些障礙。

兩者都在相互平衡。(了解,師父。)因為在這個宇宙中,也就是說,在這個物質世界中,沒有盡如人意的事。(是。)在這個宇宙中,在這個物質世界中,上帝的旨意並不總是被遵從。(是。)因此,你可以在這裡和那裡看到很多動盪和災禍,或是戰爭、飢荒和麻煩,因為否定力量甚至在肯定區域裡工作。

所以,我們看到這世界並不總是幸福的,儘管它應該是。我們能讓一切幸福美滿和心滿意足,但做不到。因為這個世界的意識還沒有準備好。所以這就是我們為何有戰爭,我們幾乎在世界各地都有暴力,即使是在最好的國家,所謂的最好的國家。(明白。)只是比較少。在一些國家比較少,在其他國家比較多。

順道一提,在美國有個令人非常難過的消息。一個男孩進入一所小學射殺了廿一個人。(是的,沒錯。)

「Media Report from Nightline - May 25, 2022

Mireya Villarreal(f):今天早些時候,美國德州烏瓦爾德的羅伯小學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至少廿一人死亡,其中包括十九名兒童,這是近十年來最致命的校園槍擊事件,也是自維吉尼亞理工大學以來美國第三大致命事件。

Elizabeth Neumann(f):這裡破壞的規模、喪生的人數非常可觀。

Brad Garrett(m):這是九歲,十歲小學年齡的孩子。完全無助,完全無害。他們在自己教室裡被槍殺。這個畫面應該真的烙印在人們的記憶中,因為我們不應該再重溫桑迪胡克小學校園槍擊案。

Mireya Villarreal(f):官員說,據稱槍手薩爾瓦多‧拉莫斯在攻擊小學的學生之前,還開槍打死了自己的祖母。」

「Media Report from Today - May 25, 2022

Operator(m):我們有一名六歲的女孩,她的右臉和下巴有槍傷。

William(m):執法人員進來了,他們很快就封鎖了學校,他們開始將孩子們從打破的窗戶疏散出去,並且把孩子們拉出來。」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May 27, 2022 Student eyewitness(m):我們中間有一扇門,他把門打開了。然後他進來了,他蹲了一會兒,他說:『是時候死了。』他開槍時,聲音非常大。它傷害了我的耳朵。當我看到地板上的子彈時,那是真的。我當時告訴我朋友別說話,因為他會聽到我們的聲音。警察說如果你需要幫助(大喊)『救命』。然後他們救出其中一人。而我的同學說『救命』。那傢伙無意中聽到了,他隨即進來向她開槍。接著警察衝入那間教室。那傢伙向警察開槍。警察剛剛開始射擊。」

大多數是孩子,這太可怕了。(是的,太可怕了。)而且現在是和平時期。並非他們有戰爭之類的情況。(不。)甚至毫無理由。(是。)

所以,你可以看到這是否定力量的工作。(是,師父,太可怕了。)邪惡力量。因為那個男孩沒理由這樣做。(對,是的。)我的意思是,他甚至射殺自己的祖母,她一直和他一起生活,並照顧他。而且她看起來好像一個普通的奶奶。並非她看起來很惡毒或很壞,或諸如此類。(是的,師父。)通常奶奶、爺爺不管怎樣,他們都會寵愛他們的孫子、孫女。他們不會嚴厲對待他們,或諸如此類。所以,那男孩沒有理由射殺自己的奶奶。(是的,師父。)

所以你可以清楚地看到這是否定力量在運作。(是的,師父。)而這個男孩也只是它的另一個受害者。(是。)我告訴過你們,黑洞,所謂的出現的恆星,我說過它是一個殺手實體。[…]我為這些家庭成員和無辜的孩子們感到非常難過。(是。)無緣無故,他們就這樣死了。甚至不是在戰爭中。噢,太可怕了。

當我們不斷發明這些殺人機器時,這就是問題所在。(對,是。)有些國家,他們禁止所有這些突擊步槍。(是的。)麻煩比較少。(是的。)我們沒有聽到太多任意槍擊事件,或類似的大規模槍擊事件。這在美國已不是第一次了。(是的,沒錯。)大規模槍擊事件不是第一次。甚至大多數是從年輕人開始的。(是。)並不是某個瘋狂的老人,或脾氣暴躁、沮喪的丈夫之類的人。許多(槍擊)是在校園中,是由孩子們犯案。太可怕了。[…]

因此,我向所有失去寶貴孩子和老師的家庭表示哀悼。並向美國表示哀悼。作為整個社會,他們必須以某方式改善。像這樣,每個人都不斷地被嚇得魂飛魄散。不能像這樣繼續下去。

你看,在瑞士,許多公民都有槍。(是。)至少準備好一些東西,比如彈藥和槍支。(是。)以防萬一有戰爭。但他們不會把它用於這種隨意暴力。(是的,師父。)在瑞士你幾乎聽不到這樣的事情。(對,是的。)或者也許是芬蘭,比方說這樣。(是。)他們的家裡確實有武器,但他們的心態不同。他們很自律。(是的,師父。)他們有更高的意識。

美國是個混合了一切的大熔爐。有些人如此善良,他們非常慷慨和善良。我認為,就慈善而言,他們可能是世界上最慷慨的人。(是。)他們幫助自己的鄰居,幫助任何需要幫助的人,他們幫助其他國家。這是美利堅合眾國一種非常好的精神。但另一方面,他們還有其他黑暗的混合物。(是的,師父。)他們沒有足夠的自律,他們對自己的思想沒有足夠的控制力,有些人是這樣。所以,我們經常聽到這樣的悲慘事件。(是的,對。)其悽慘無比,也無可彌補。真是太可怕了。(是。)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讓你的同胞擁有武器,也許是為了保護他們自己,必須看看他們是否值得信任,適合持有武器。(是的。)比如,在瑞士或芬蘭,他們有軍隊吧?(是。)他們有武器。但他們不會隨意使用它們實施暴力,像那樣沒有理由的。所以,美國人很難做出決定。你看,十八歲就可以買步槍了。(噢。)這個男孩,剛滿十八歲,立即就去買了。(噢。)因為長久以來,他就想要了。(天哪。)

「Media Report from CNN – May 25, 2022

Adrienne Broaddus(f):德克薩斯州參議員羅蘭古鐵雷斯說槍手:『購買那種用來大屠殺的突擊步槍是完全合法的。』

Roland Gutierrez(m):他是在這裡上高中,在烏瓦爾德,不幸的是,在他十八歲生日那天,他買了你一直在談論的那兩支突擊步槍。」

這種心態是被社會的某個黑暗點滋養的。(是。)這是故意的。這不像是,好吧,他一時生氣,然後失去自控。並非如此。所以,去年他還讓姐姐幫他買槍。(噢。)因為那時他未滿十八歲。(噢。)他的姐姐拒絕了。當他年滿十八歲時,他立即執行了他的邪惡計畫。(噢。)

噢,天啊。這真是惡魔糟糕的影響。(是的,師父。)還殺害兒童。(噢,令人震驚。可怕,太可怕了。)是,這樣他們就能吃了,我已經告訴你們了。(是。)他們喜愛小孩。惡魔喜歡吃那樣死去的痛苦孩子的靈體和能量。(噢,懂了。)[…]

太可怕了。即使只是其中的一些,他們聚集在一些地方,在那裡造成悲劇。(是的。)不一定要像以前那麼多。(懂了。)以前我們有更多,所以我們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對。)而現在也許我們甚至處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邊緣,如果俄羅斯不改變的話。(是。)

但你們知道嗎?噢,我不敢告訴你們。(是什麼,師父?您能分享嗎?拜託了?)(拜託,師父,如果您可以。)讓我想想。天啊,讓我想想,這是否有益。(好,師父。)否則,無論如何,當它發生時我們會知道。(好吧,師父。)

但我認為普丁已經死了,就是這樣。這就是為什麼他跑來跪在我面前請求寬恕,因為他是如此懼怕地獄。(噢,哇。)無論如何,他過世了。我不告訴你們他現在在哪。(喔,噢。)也許以後會告訴你們。(了解,師父。)但現在,戰爭還在繼續,因為有人害怕讓世界知道普丁去世了。(噢!)

你看,這就是為何有些新聞取笑俄羅斯,因為他們拍了很多照片和影片,展示俄羅斯總統首次去看望受傷的士兵。(噢,是的。)但後來有些人發現說:「不,這是同一個人從那工廠某處出來的。」因為他們顯示的一些地點表明這些人根本不是士兵,他們是普丁前段時間會見的同一夥人。(懂,我明白了,是。)

不僅僅是臉,還有他們穿的衣服,上面有些特別的東西。(噢。)那不是士兵的制服。是一些工廠人員的制服。(喔,噢。)衣服上面還留有標誌。比如說,衣服也是同樣的顏色。他們還取笑普丁,說他在演戲。(噢,哇。)

不是的,他已經死了。幾週前。(喔,噢。)當我告訴你們他下跪時,並不是他下跪的那天。(啊,了解。)我告訴你們的是之前的境界。(是的。)所以我說:「我有個境界。」我忘記說多久以前。但這沒關係。

總之,我無法向你證明。所以,信不信由你。(是,師父,我們相信。我們相信您。)你可以看到。總統首次看望受傷士兵,那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為何他們要給一張舊照片?(是的,沒錯。)為什麼他們不能有一張真實的照片?(是,師父。)像這樣的事情,他們會讓所有媒體知道。(是的,師父。)他們不可能用舊照片。為了什麼?(是,師父。)

他們還說,他甚至和士兵握手了。沒有!他和工廠的工人握手的。很久以前,在別的時候。(是的。)這只是些物質上的跡象。(是。)我無法告訴你什麼,因為我沒有任何證據給你。(理解,師父。)

然後還有,另一件事是,當芬蘭總統打電話給他—所謂的普丁,對他說我們要加入北約。而普丁非常平靜,沒有指責、沒有威脅,什麼都沒有。非常平靜、鎮定。我是說,聽聲音如此。(是。)

「Media Report from CNN – May 15, 2022

President Ninisto(m):就像我說的那樣,相當平靜和冷靜。

Dana(f):他有沒有說什麼讓你感到驚訝的?

President Ninisto(m):其實,讓人驚訝的是,他如此平靜地接受它。」

還有很多其他事情非常可疑。比如他和聯合國祕書長坐在一起,坐在一張很長但又是圓形的桌子旁。但臉是很遠的。(是的。)而他們放大了一張,來自其他會議的大臉。[…]

還有什麼,還有什麼?有一些好人在民主黨內為肯定力量工作的人。共和黨也一樣。有一些否定的人在其中工作。你可以看得很清楚。你能看到誰是誰。如果你仔細看新聞,你就會知道誰是誰。(對,是的,師父。)我不想指名道姓。(是,師父。)我很清楚誰是誰。

當然,與否定的一方一起工作的正面人物,你可以清楚看到。他們的態度、他們做事的方式、說話的方式完全不同於你預料中的其他民主黨人。(是的,師父。)共和黨人也一樣。他們仍然對川普總統窮追不捨。(是的,了解。)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臉就像石頭一樣,一臉凶相。非常惡毒的臉。(是的。)那些迫害川普總統的人,那些試圖打倒他的人,他們中大多數面無表情。或面目醜陋。面貌猙獰。不友好、不善良、不光亮。舉止言談、面部表情,甚至身體都毫無光澤。(是的,師父。)

總有一些地方有希望。(是,對,師父。)民主黨並不總全是負面的。(是,了解。)裡面也有好人。必須要有。(是,了解。)不然,這個世界會變得更糟糕,或是烏克蘭戰爭會更糟糕,如果沒正面力量幫助的話。他們仍一直在幫忙。(是。)

這是全部問題了嗎?說吧。(第一則新聞:一位俄羅斯外交官鮑里斯‧龐達瑞夫,他曾任職於日內瓦的俄羅斯駐聯合國代表團,現已辭職,以抗議普丁對烏克蘭發動的血腥戰爭。)他辭職是好事。有些人是有良心的。(是。)

「Media report from VOA - May 27, 2022 Henry(m):四十一歲的鮑里斯‧龐達瑞夫在俄羅斯的外交部門工作了廿年。直到本週,他在日內瓦的聯合國工作。週一,他在臉書上發佈的一封信中確認了他的辭職,稱:『我從未像今年二月廿四日那樣為我的國家感到如此羞恥,』這是俄羅斯最近一次入侵烏克蘭的日期。」

「Media report from Guardian News - May 23, 2022

Boris(m):我,作為俄羅斯外交官,不能再與此聯繫在一起。烏克蘭是一個關鍵時刻,因為在那之後別無選擇。只有一個選擇—離開,放棄。問題是何時以及如何,而不是放棄或不放棄。對我來說,這不是問題。我把事情說得很清楚,詢問所有這些事情的最終目標是什麼,以及為什麼應該這樣做,而不是透過談判和其他一些和平的外交手段。

Andrew(m):您認為人們應該從您辭職的事實中讀出什麼訊息?

Boris(m):我想傳達的訊息是,有時你必須做一些事情,然後才能正視鏡中的自己。」

這太好了。太好了。還有一些其他地區。兩名立法者也要求普丁停止在烏克蘭的戰爭。然後省長立刻叫他的警衛或是什麼人押送他們出去,稱他們是叛徒,還威脅說他之後會把他們當作叛國者處理。(是。)

「Media Report from The Telegraph – May 27, 2022 Leonid Vasyukevich(m):我們,一群立法者,正在向你發出呼籲。濱海邊疆區立法議會日前採取多項措施支援在特別軍事行動中死亡和受傷的軍人家屬。我們深知,除非我們的國家停止特別軍事行動,我國將會有更多的孤兒。由於這次特別軍事行動,本可以為我國的發展做出重大貢獻的年輕人正在死去和變成殘廢。軍事行動開始以來的近三個月的時間,表明用軍事手段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進一步的行動將意味著更多的死傷士兵。我們要求俄羅斯軍隊立即撤離。我們要求結束敵對行動。」

一些勇敢的人知道有危險,可是他們仍然去做。(是。)你可以看出這些是來自肯定的一面。(對,是,師父。)你可以看到他們的行為,他們的言談舉止,然後你就能看出誰是誰。即使在黑暗中,也有一些光。(對,是。)而在光亮的地方,也有一些黑暗的角落。現在看到了。(是,師父。)這就是道教中「道」這個符號的含義。(明白。)

很好。還有更多人。不過有時候他們退縮,因為他們害怕。比如一位俄羅斯高級上校,他在電視上說:「我們會輸掉這場戰爭,俄羅斯不可能贏,整個世界都在反對我們。」(噢,是,是。)

「Media Report Channel 4 News - May 17, 2022

Reporter(m):一位俄羅斯軍事分析家暨退役將軍異乎尋常地告訴俄羅斯國家電視台,這場戰爭沒給俄羅斯帶來好結果。

(In Russian)Mikhail Khodaryonok:在某種程度上,我們處於完全的地緣政治孤立狀態。不管我們多麼不願意承認這一點,幾乎整個世界都在反對我們。」

幾天以後他又反悔了,他說:「噢,俄羅斯仍可以贏。」(噢。)我確定有人可能抓住了他的妻子或是女兒等等,然後說:「你必須反悔,否則。」(噢,是,是。)生活在俄羅斯,你能跑到哪裡去?(是。)不過好在他說出了一些,而且每個人都明白為什麼他要反悔。(對,是。)他們不會批評他。(不會,不會,師父。)

不僅僅是這位上校對他的勇敢言論反悔,其他一些官員也是如此。(對,是。)他們否認他們曾要求克里姆林宮停止這場戰爭。他們應該是以前這麼做了的,要求過克里姆林宮停止在烏克蘭的戰爭,後來他們又否認了。(是。)

我想俄羅斯的制度在某種程度上讓人很害怕。他們會脅迫人們說出任何他們想說的話。儘管人們有勇敢的精神,可是後來,別的東西剪斷了他們的翅膀,所以他們不敢繼續保持他們的勇敢立場。(是,師父。)

不過有時候會發生一些事。在一次採訪中,其中一個人在電視上說:「你們知道嗎?很多國家都在排隊,等待加入我們。」意思是說加入俄羅斯,又像蘇聯一樣。於是,主持人有點諷刺地說:「是啊,是啊,肯定。很多國家都在等著加入我們,因為我們沒有威士卡,沒有萬事達卡,連麥當勞都沒有。」

我想他們已經受夠了,所以有時候他們忍不住了。他們就會脫口而出。很好笑。我覺得俄羅斯電視台很好笑。通常他們不敢這麼說。不過最近,到處都泄露出去。(對,是的。)這位上校,那位官員,和這裡或是那裡的立法者。而且電視台主持人就那樣脫口而出。(對,是的。)

「Media Report from CNN – Mar. 13, 2022

Erin(f):一場反對入侵烏克蘭的異常節目發生在最不可能的地方—俄羅斯國家電視台。週三晚上,一位俄羅斯電影製片人對一位親普丁主播這樣說。

Translator(f):烏克蘭的戰爭描繪了一幅令人恐懼的畫面,我們應該意識到,它對我們的社會產生了情緒上非常壓抑的影響。這是烏克蘭。無論你的態度是什麼,烏克蘭與我們的關係都如千絲萬縷般糾纏。烏克蘭無辜者之苦難,非其他無辜者的苦難所能彌補。」

當然,他們都是人,像俄羅斯的所有寡頭一樣,他們要工作。(對,是。)他們要生活,他們要在那裡活下去,他們有孩子,他們有孫兒。(是,師父。)他們有自己的生活,所以他們不能按自己認為應該的方式做任何事。

有些人還是會嘗試。(是,師父。)甚至一些士兵也拒絕去打仗。(是。)他們當中很多人都這樣。而且俄羅斯法院或是政府有時候也會承認一些,不過真實數量更多。(是,師父。)他們只是承認一些他們無法隱瞞的案件。其他案件,若他們能隱瞞,他們就不提。(是。)就像他們說只有兩位將軍死在烏克蘭。就在最近,又有一位將軍已經死了。(是。)而且據烏克蘭方面的估計,約有三萬名俄羅斯士兵死在那裡。(噢,是。)只是估計而已,可能更多。(是。)[…]

天啊,以前沒什麼曾造成這樣的破壞,在其他戰爭中。(是,對。)沒有這麼快,沒有這麼多人就這樣死去。即使在伊拉克戰爭中,也只有約四千名美國士兵[…]死亡。而且伊拉克戰爭大約有八年。(是。)總數也只有約四千人,不過對於所有失去兒子和女兒的家庭來說,這是一個可怕的數字。(對,是,確實。)

可是俄羅斯,現在我們說的是三個月內三萬人。噢,這真是難以想像。這就像是世界末日,對那些家庭來說已經是末日臨頭。(對,是,師父。)太可怕了。如果你有兄弟或是兒子,你就明白了。(是。)我們只能想像他們必須要經歷的痛苦。(是。)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 Mar 17, 2022 Steve(m):在俄羅斯,他們也感悲痛。米哈伊爾在烏克蘭的行動中喪生。安吉麗卡是他的遺孀。有多少俄羅斯士兵在克里姆林宮仍然拒絕稱之為戰爭的地方喪生?一個家庭的痛苦正在全國各地重演。」

更不要說身受劇痛的士兵們,帶著傷痛在戰爭中煎熬,在他鄉異地的嚴寒中和緊張不適中煎熬。(是。)而且有些人是被自己的指揮官射殺的,這樣他們在撤退的時候,就不用帶著這些人了。就那樣把他們射死了,在他們受傷的時候。(噢。)而其他士兵哀嘆說,他們本可以救活的。他們本可以活命的。(是。)比方說,有些人並沒有受致命傷或是任何。如果把他們帶回家,就可以照料他們。(是,師父。)我是說回到他們的駐地。但指揮官直接射殺了他們,這樣就不用再管他們了。把他們扔在那裡。(天啊。)

「Media Report from The Sun - Mar 17, 2022

Soldier 1(m):那些人說,他們把傷患都解決了。

Reporter(m):好,你說的『解決掉』是什麼意思?

Soldier 1(m):就像這樣,一名受傷的士兵躺在地上,一位營長用槍把他打死。是一位年輕人,他受了傷,倒在地上。有人問他是否可以走路…於是他被槍殺了。

Soldier 2(m):最重要的是—這不是個案。中校在四處走動。他射殺了四、五個像這樣的傷兵。他們都是年輕人。

Soldier 3(m):他們本可以被救出,得到幫助,被帶離那裡。他直接就把他們打死了。

Soldier 4(m):媽媽,我還活著,一切都好。我被囚禁在奧德薩。媽媽,我正面臨牢獄之災,我們不是像被告知的那樣來這裡做和平使者。我們是這裡的侵略者,我們殺害了平民。媽媽,這真是一場噩夢。我們這約有十五到廿名來自我的部隊的倖存者。其他人都死了。我們是這裡的法西斯分子。我們對人們的所作所為是一場噩夢。我們被誤導了。我們沒有被告知真相。他們說這裡有法西斯分子,〔但〕媽媽,我們向平民開槍。」

我希望俄羅斯所有的母親都知道這件事。她們的兒子是如何為邪惡、為憤怒、為毫無高尚可言而犧牲的,而且在極度痛苦中死去,或是受傷,沒任何人照顧。(是,師父。)

還有什麼嗎,親愛的?(有,師父。立陶宛已準備好治療烏克蘭受傷的服役人員。立陶宛國防部長五月二十四日表示說:「在未來幾週內,立陶宛將接受烏克蘭士兵進行復健治療。」他還說立陶宛將繼續向烏克蘭提供訓練和軍事裝備。

太棒了,太棒了。(是。)保佑立陶宛。[…]有些鄰國非常好,如波蘭、羅馬尼亞,甚至義大利。(是的。)他們都在幫忙,但未盡全力。聊勝於無。(對,是的,師父。)

我不知道這場戰爭烏克蘭能維持多久,因為一段時間後,也許人們會感到疲憊,不再那般熱心,不再幫忙了。(對。)也正因為如此,也許俄羅斯會趁虛而入。我很擔心,但我希望烏克蘭會贏,因為他們值得有他們的自由。他們值得獲得他們的民主。(對,是的,師父。)他們值得擁有自己土地,他們珍視土地超過他們自己的生命。(是的,師父。)而這一點應令人感佩,甚至敵人。但俄羅斯仍然繼續像這樣製造麻煩,但我希望它會很快結束。(是的,師父。我們都希望。)我們只是為他們祈禱。就是這樣。(是,師父。)

還有什麼問題嗎?(是的,師父。在與普丁八十分鐘電話,法國總統艾曼紐·馬克宏和德國總理奧拉夫·蕭茲要求他釋放馬立波的亞速鋼鐵廠約二千五百名保衛者,這些人後來被俄羅斯俘虜了。)是的。(他們要求普丁與澤倫斯基總統進行「直接、認真的談判」)然後呢?(法國和德國領導人還堅持「要求立即停火,並撤出俄羅斯軍隊」。)是的。(那是兩天前的事。)

然後發生了什麼?(所以,我們不知道這方面的最新發展。)所謂的普丁是怎麼說?(他沒有說什麼。據我們所知,沒有。)那是視訊會議嗎?或只是談話?[…](我們沒有這方面的影片。只是談話。)好的。(有意思,是的。)

是的,所以現在他很平靜。他跟任何想看他的人說話。他非常平靜,他不在影片中露面談話。一切都好。我告訴過你們,即使一些所謂普丁的說話,甚至他自己的身體,那也是些附身的鬼魂。那不是真人。(是。)因為我知道他在那裡。(噢,對。)我看到它了。(明白,師父。)

時候到了我會告訴你們。(好的,師父。)我很抱歉。我也受到約束。(是,師父,我們了解。)我不被允許說出來,因為如果我說出來,然後否定力量會尋找其他策略來擊敗它,改變它。(了解,師父。)(是的,師父。)改變情況讓我難堪,並破壞目的。(噢,是的。)他們一直在周圍。就像白中有黑,黑中有白。(了解,師父。)我總是被用鷹眼盯著。(是。)用鷹的眼睛。(是的。)

還有什麼問題嗎?(是的,師父。更多肉農和酪農業農民正在轉向純素農業。英國農民勞倫斯·坎迪失去他的大部分牛族人,因感染牛結核病,他決定不再將動物族人送去屠宰。決定轉而致力種植穀物,譬如燕麥、小麥、大麥和蠶豆。)太棒了。若可以的話,我們向他購買。祝福你。(好的。他也與蘇格蘭的一個組織合作,名為「農民無畜養殖」,該組織的成立是為了支持那些希望從肉奶農夫過渡到無畜類農耕。

非常好,極棒了。(是的。)上帝保佑。(非常好。)感謝上帝並且我們祈禱更多。(是,師父。)因為這是我們的地球人與眾生得以生存唯一永續的解決方案。(沒錯。)如果我們不改變我們目前的方式,我們將毀滅自己。我們將會。透過大自然之手。(對,是的。)你可以看到洪災,前所未有的大洪水或山崩、颶風、風暴、地震無處不在。(是的,師父。)

當你看新聞時,甚至沒有一天你沒看到任何災難,或一些隨意的殺戮,或戰爭或飢荒,無處不在。(是的,師父,沒錯。)甚至沒有一天我們這星球有真正的和平。(真的,師父,是的。)我是說我們有一天也許都會死去,但我們不必以這種方式死去。(沒錯,是的。)不是痛苦地被大流行病或者怪病、無法控制的疾病、不治之症、災難、戰爭或飢荒,不要像那樣。(對的,是的。)上帝沒有打算生下我們,讓我們以如此可怕的方式死去。我們讓自己以如此可怕的方式死去。(是的,師父,的確。)我們不能責怪任何事情。我們甚至不能責怪敵人。

我們吸引他們。我們邀請他們進入我們的世界和生活。我們真的用我們自己以不像上帝般品質的日常活動和每天虐待彼此和其他物種(如動物族人)來毀滅自我。甚至森林、叢林,我指的是大自然本身。我們破壞了它們。我們摧毀一切,然後,當然,我們自我毀滅。因為那是破壞的結果。(對,是的,師父。)這些你們都知道。我不想再一直重複同樣的事情了。但這並不全是為了你們。這是為了世界提醒他們。(明白,師父。)

Host:最仁慈的師父,您的慈悲駐世給我們帶來希望和人類能夠創造的天堂的清晰願景—一個純粹幸福喜樂的天堂。我們祈禱上帝的愛與智慧喚起我們與生俱來的勇氣和正義感,以保護所有眾生。願人們的意識盡快獲得提升,帶來更光明肯定的日子,並透過支持純植物飲食結束一切戰爭和殘酷暴行。祈願寶貴的師父在所有天堂保護者的愛心幫助下身體健康、寧和平安。

想了解更多清海無上師對這些話題的見解,以及關於一位悠樂(越南)國王的有趣故事和飢餓的正面影響。請於日後,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場會議的完整內容。

此外,請參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只有和平創造者能上天堂

沒有任何藉口入侵一個國家

世界的正向改變—支持烏克蘭

肯定力量的代表能造福人類

在群體中越強大者更應該要謙卑為懷

寬恕能化解復仇之心並帶來世界和平

各國領導人必須透過行動保護自由與民主

師徒之間節目: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

天堂在善惡之戰中幫助烏克蘭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支持烏克蘭

大國沒有信守對烏克蘭的承諾

烏克蘭人民的團結精神在世人面前閃耀

烏克蘭的高貴意志力勝過俄羅斯的武力

兩個朋友

相信人性與善意應互相幫助

觀看更多
最新
2024-04-16
2 次觀看
2024-04-16
1 次觀看
2024-04-15
130 次觀看
2024-04-15
608 次觀看
1:51
2024-04-14
294 次觀看
33:49

焦點新聞

2024-04-14   69 次觀看
2024-04-14
69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