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烏克蘭的高貴意志力勝過俄羅斯的武力 2022.04.08

2022-04-10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二年四月八日週五,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再次慷慨地從她為世界進行的密集打坐中抽出時間,與無上師電視台團隊談論發生在烏克蘭的戰爭。在師父親切回答了關於這個話題的問題之後,團隊也分享了他們收集的一些好消息。

(師父,像普丁這樣的靈魂,死後會去哪裡呢?)我之前說過了,他會下地獄。不是嗎?(是的,師父。)

(但他還有其他路可走嗎?)是的,有。如果他停止戰爭,我會與天堂斡旋,也許他們就不會消滅他。(噢!)但他必須懺悔,他必須立即撤軍。(是的,師父。)[…]

也許這也是,不只是他。(是的,師父。)周圍的同夥。(是的,師父。)最可怕的是那些阿諛奉承的人。那些喜歡「拍馬屁」的人。[…]意思是,讓他感覺自己很了不起。(是。了解。)從屁股開始。所以,我說「拍馬屁」的人。也許他們只是想討他歡心。(是的,師父。)無所事事。就像在每個國家總有一些人愛講甜話。(對。)

但在悠樂(越南),我們說:「甜蜂蜜能殺死蒼蠅。」(噢。)因為蒼蠅族人會被它吸引,並被困在裡面而死。(是。)蜂蜜很黏。(是的。)(對。)如果他掉進裡面,就永遠出不來了。(對。是。)蜂蜜會黏滿他全身上下,尤其是他的翅膀上。(是的,師父。明白了。)那麼柔弱,那麼脆弱,如果蜂蜜黏在上面,那他就完蛋了。完了。(對。)[…]

這樣的靈魂,殺了那麼多眾生,儘管也可能是受到他身邊的人的影響,(是的,師父。)他們總是喜歡奉承他,而不是告訴他真相;若非害怕失去自己的地位,失去他的青睞,就是一種習慣。(是,師父。)為了名利和安逸而出賣自己說的話。

我只是覺得也不僅是他。(是的,師父。)他身邊有一些人想推動戰爭。(噢。)也可能他們與武器製造商有利益關係。(噢。是的。)或有與武器有關的生意,或有聯繫。(是的,師父。)或多或少,有其他商業往來,所以他們喜歡奉承他。有時只是聊天中,他們就會添加鹽、胡椒和蜂蜜等東西,做成不同的食物,加油添醋,曲解本意。(是。)而普丁沒有什麼成就;儘管也許他身上有一些邪惡的品質,但也沒有那麼糟糕,但是這些人把他毀了。(噢,是的,師父。)還有男人的我執。(是的。)他們說:「你怎能讓這情況發生?就在我們邊界旁邊,那個人做這個,做那個。」(噢。是的。)比方說這樣。

因為,我沒有看到澤連斯基總統對他做些任何事。(沒有。)而他真的想暗殺他。從其他國家僱用所有這些職業殺手等等。(是的,師父。)且多次想要殺了他。他們逃脫了。為此感謝上帝。

現在,在這種情況下,我真的感到很難過,甚至為每個人感到難過。(是,師父。)我甚至厭惡這樣。就像一種愛恨交織的關係。(噢,是。)我愛人類。任何形式的人類,我都愛。(噢。)我無法相信有任何以人類形式存在的眾生會做任何邪惡的事。(是,師父。)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相信。我只是覺得這就像場惡夢或什麼的。(是的,師父。)但它太真實了。太真實了。這不是一場惡夢。

今天,澤連斯基總統甚至又宣布了另一個城市,他們現在正試圖清理那裡,他說它比布查還糟糕。(噢!)他說比布查還可怕。(噢!)能想像嗎?(是,師父。好可怕。)僅僅因為布查,聯合國就已經將俄羅斯踢出人權理事會。(是的,師父。)我意思是,多數表決通過。(是的,師父。)

只是因為布查,聯合國就已經將俄羅斯踢出人權理事會,因為他們違反了人權。(是的,師父。)在其他地方和任何地方。當你根本不尊重人權時,你怎能成為人權理事會的成員。(是的。的確。是的。)你甚至還做相反的事。(是的,師父。對。)這很虛偽。(是的。)所以,聯合國做了些正確的事以求改變。他們早在很久以前就該這麼做了,當像普丁那樣無緣無故併吞克里米亞時。(是的。)從那時開始,烏克蘭從未真正擁有過和平。在克里米亞之後總有些擾攘不安的事。很糟糕。[…]

任何這場戰爭的幕後黑手,真的會下到最深的地獄。雖然普丁犯了錯,但他現在應該已經意識到並應該停止戰爭,只要宣布停火,然後儘快撤軍,為了避免殺害自己的人。(是的,師父。)也避免殺害烏克蘭無辜的人民。(是的,師父。)所以,雙方都會受益。(對。)然後此刻,他雖然離開人權理事會。但他可以再回來。他們只是暫停它。(是的,師父。)也許不是永久的。要先看看他如何反應。但這不是唯一的理事會。如果他繼續下去,也許他會被完全踢出去。(是的。)

而且中國也不再那麼支持他們了。(噢。是。)他們試圖向中國出售廉價,大幅減價的石油,但中國拒絕了。想想看?(是。那很好。是的。)(噢。)本該是最好的朋友。(是。)現在卻不從俄羅斯買石油或天然氣,即使價格已降至很便宜了。已經降到很便宜了。(了解,師父。)他們仍然拒絕了。所以,這是不同尋常的。(是。)這是向普丁表明,為所有人的利益,他應該停戰。(是的,師父。對。)也是為了他的人民的利益。看在上帝的份上。然後也許我能試著想辦法。

如果他停戰,我可以幫他。(了解,師父。)但他必須停手。越快越好。(是的,師父。)若為時已晚,我也沒辦法。因為罪孽會過於深重。(是的。了解。)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 Apr. 6, 2022(In English)Reporter:俄羅斯說它沒有在烏克蘭故意殺害平民。對此您想說些什麼?

(In Ukrainian)Irina(f):我丈夫不是軍人。他從來沒有拿過槍。他是一個和平的人。他們把穿著拖鞋的他從我們家中帶走,要他脫掉襯衫,強迫他跪在地上,然後殺了他。我想讓整個世界知道俄羅斯人是屠殺者。他們不是人。他們正在殺害婦女。殺害兒童。殺害平民。」

我沒辦法。我只被允許做這麼多。(了解,師父。)就像你只被允許吃這麼多。(是。)或比如,即使一個人需要輸血,(是。)你也只被允許輸血給他這樣的量。(沒錯。是。)[…]一滴一滴地。(是。)只允許這麼多升。[…](是的,師父。)[…]

如果他現在就停戰,我可以。不然,他的靈魂會四處消散,若他有靈魂的話。嗯,有時候,有些鬼,有些魔鬼沒有靈魂,但他們已經存在了。所以,他們能繼續存在,而且不必死。但,如果有些鬼有本質,有靈魂,並犯下可怕的罪孽,那其靈魂能變成就像你把東西碾成粉末。(了解,師父。)

最初,就像一粒杏仁。是完整且結實的。但你可以把它碾成小顆粒或粉末。然後把它撒在各處,那它就不再是杏仁了。(噢。)即使還有杏仁的質地。(是。)隨風飄到不同的宇宙中。(了解,師父。)再也不能拼湊在一起。這是一個實體的毀滅。(噢。)再也不能拼湊在一起。(噢。)因為實際上,不可能徹底毀滅一個靈魂,但可以像那樣把它碾碎並分散。(了解,師父。)磨碎一粒杏仁,並把它分散在各處後,就再也不能每次撿起一點點,然後把它拼成原樣,讓它再次還原成一粒杏仁。(的確。是的,師父。)那是不可能的。對靈魂來說,情況甚至更糟。更加不可能。(了解,師父。)就是那樣。

所以,如果普丁不停戰,而且不懺悔的話,他會被毀滅,永不能重生。不要認為我這麼說時我不感到難過。任何東西被毀滅都讓我很痛苦。(了解,師父。)讓我傷心。違背我的本性。(了解,師父。)不管那個實體是不是罪有應得。我從不喜歡那樣。(是,師父。)我甚至不喜歡懲罰我們抓住的那些躁進鬼魅。但如果我放了他們,他們會傷害更多人。(了解,師父。)會有更多戰爭、更多飢荒、更多大流行的疫病。(了解,師父。)更多的殺戮,私下殺戮和集體殺戮。他們會四處走動在人類的耳邊,低語毫無意義的事情,讓他們做壞事。(沒錯。)或把他們的靈魂推出去,佔據他們的身體並做壞事。他們一無是處。(是的,師父。)對所有人都沒有好處。即使我為他們感到難過,還是要把他們鎖起來。(是,我們了解,師父。)

但把靈魂分散到整個宇宙裡,我不會這麼做。但長老議會會這麼做。我無法阻止。(了解,師父。)到那種程度,無人能阻止。沒有人能阻止毀滅那個可怕存在的本質的過程。(了解,師父。)

有時,有些邪惡的存在看起來很可怕,諸如此類,但他們的心沒那麼壞。(了解。)本質沒那麼壞。只是習慣,或被迫那樣做,或受到影響或中毒。(了解。)所以,在那種情況下,我們只是把他們鎖起來,但不毀滅他們。(懂,師父。)

但對於普丁的情況,他直接進去別人的國家,那個國家未傷害過他,也未曾搞砸過他們的事情,他就去奪取他們的土地,就像那樣無緣無故地殺害成千上萬人。(是,師父。)甚至欺騙士兵去那麼做,就像野蠻的野獸一樣。(是。)然後,就很難阻止長老議會。(噢。)非常困難。因為這對其他人不公平。(是,師父。)對於他以任何方式傷害的、殺害的、殘害的或致殘的其他人。對於他們是不公平的。(是的,師父。)作為宇宙中肩負責任的「存有者」,要不就是自身來清付,不然就必須讓那個人清付。(了解,師父。)但當業力過大—超出清付能力時,沒有明師能做到。沒有。沒有。(噢。)甚至萬能的上帝也做不到。(是的,師父。了解。)任何事都有個限度。(是的,師父。)[…]

還有其他問題嗎?(是,一些好消息。英國搖滾樂隊平克‧佛洛伊德發布了一首支持烏克蘭的歌曲。他們稱這首歌為「嘿,嘿,行動起來」。由很受歡迎的烏克蘭樂隊Boombox演唱。這是平克‧佛洛伊德自一九九四年以來發布的第一首歌。所有收益都將用於烏克蘭的人道主義工作。

太棒了。那很好,有人做了些事。我認為全世界現在都在幫忙。很少有人不幫忙。(是的,師父。)很少有,只有幾個國家。就連中國都已經幫忙了,所以我不知道普丁走向何方。我不知道他以後還有沒有朋友。(確實。沒錯。)因為正派的人、道德高尚,甚至道德中等、只有一點道德的人,都會看到這是錯誤的。(是的,沒錯。)只有普丁看不到。也許他甚至不知道,也許他們沒向他如實匯報。(了解,師父。)也許他們以前奉承他,並慫恿他去那裡做這種邪惡的事,以便他們從中獲利。(了解,師父。)然後甚至不向他如實匯報。我希望如此。我總是正面地看待別人。

在那種情況下,如果他現在就停戰,甚至若是他能聽我的話,現在就停戰,我能救贖他。(了解,師父。)即使對我而言非常困難,我會受很多苦,但我會救贖他。(哇。)但如果他不停止戰爭,一直等到他失去一切才回家,那他會一無所有。連靈魂都不復存在。(了解,師父。)他真的會被毀滅。將不再存在。

這不是第一次對一個眾生進行這種懲罰。不是第一次了。希特勒就是這樣。(噢。)但這一切都是妄想。(是的,師父。)所有這些人,他們身上也有一些不好的地方。大多數人身上都有一些不好的一面。(是的,師父。)然後如果我執膨脹,而魔鬼就在周圍,說這說那,周圍的人對他說東道西,那就更糟糕了。

如果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比如以前可能開計程車的,他會更幸運。(確實。)他會睡得更好,吃得好,無論他的妻子為他做什麼飯菜,然後有一個家庭和正常的生活,心滿意足。即使他做了壞事,也不至於像這樣毀滅性的。(確實如此,師父。)或因為幫派的原因。當然還有人類的業力,當然了;還有仍在周圍的惡魔,當然了。即使只是百分之幾,他們仍可像這樣造成浩劫。(是的,師父。)

說吧。(澳洲向烏克蘭發送裝甲車。回應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上週的要求後,他們已將其贈送給烏克蘭的二十輛裝甲軍用卡車中的前三輛送出。)是的。(因此,這些嚴加防護的「野外征服者」裝甲車將被用於在戰區運送士兵和平民。但它們不會被用於進攻性攻擊。所以,這很好。)

他們有自己的武器。運輸,但他們也隨身運輸武器,不是嗎?(確實如此。)不只運送平民,不是嗎?(這些將把士兵帶到…)是的,但是士兵會隨身攜帶些東西。(是,師父。)好的,很好。所以,是的,我聽說有幾個國家都會給他們。但他們是欠烏克蘭的。(是的,師父。)我不會感謝他們什麼。他們應該早點做。(的確,師父。)但那是美國耽誤了所有人。(是的,師父。)給他們的只是些不牢固的「標槍飛彈」或其他等等。

但是,烏克蘭人,他們還是很聰明,他們也很有動力,因為他們的祖國,因為他們熱愛自由的天性。(是的,師父。)[…]不管花了多長時間,女英雄還是男英雄,他們都找到了辦法。(是的,師父。確實是。)因為,意志力很重要。強大的意志力在驅動著整個身心和靈性以及行動和思考,還有言談—所有的一切。這是人類的意志力,當它被喚醒時,特別是為了某種崇高目的,那麼它比地球上任何強大力量都要強大。(是,師父。)

俄羅斯人可能比他們更強大,能夠殺死他們的孩子,他們的妻子,但這將使烏克蘭人變得更強大,(師父,正是如此。)更堅定,要戰鬥到最後一口氣。(的確如此,是。)但這個俄羅斯人沒有,俄羅斯人沒有這種精神。他們只是去那裡,因為:「噢,好,是,我得去。我必須去。」而他們寧可不去。許多人現在不打仗了,許多人徹底拒絕打仗。(是的。)即使在戰場上,也不僅僅是在俄羅斯。這就是為什麼普丁必須招募許多外國人;來自敘利亞等等。(是的。)但即使這些人,他們也沒有動力。他們進來只為了一份工作。(對。)(是的。)[…]

所以,這就是為何你可看到,儘管烏克蘭人人數較少,武器較少,現代裝備較少,但他們正在獲勝。(是的,師父。)

所有的人都在那裡被殺了,因為俄羅斯人來了,突襲他們並殺害平民,因為平民無法防禦。(對,師父。是的。)他們手無寸鐵。這是他們唯一能夠殺死平民的時刻,或者在他們的建築物,或藏身處轟炸他們,所以他們就死了。但他們無法以這種方式殺害烏克蘭士兵。恰恰相反。(是的,師父。)他們就偷偷摸摸地溜進毫無防備的小村莊或無辜人民的房子裡,把他們殺了。(是,師父。)這就是最高形式的懦弱。

但問題是,也許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人們的家裡,根據我讀到的所有新聞,老婦人說:「他們來了,並說:『我們來自俄羅斯,是來解放你們的。』」(噢。)他們總是這樣說,因為他們中的有些人是這樣相信的。(啊,對。是的。)然後,什麼樣的解放?把她丈夫拖出來,當著她的面把他殺了。就像那樣。很多實例,都是一樣的。(是的,師父。)就算是老人,也不許他跑。

所以,烏克蘭人民,即使他們戰鬥到最後一口氣,他們也會繼續。你可以看到這一點。即使是婦女、年輕人和沒有受過軍隊訓練的人,他們都是自願的,他們都願意出去為他們的國家犧牲自己的生命。(是的,師父。)所以,我認為俄羅斯永遠無法征服他們。(是的,師父。)

這就是為何普丁要欺騙他的士兵,要蠱惑欺騙他的士兵:「你們去那裡殺法西斯分子,解放烏克蘭人。」他們走到人們的家裡並且問:「法西斯分子在哪裡?」而那個女人不明白,他們就進到屋裡把丈夫拖出來並殺了他。(噢,不。)並對他們說:「我們殺法西斯分子,我們解放你們。」想像一下?這些都是可憐人,可憐的士兵—俄國的徵兵。(是的,師父。)他們仍是這樣自欺欺人,因為他們被國家支持的新聞機構和電視等等灌輸所有這些假新聞。他們不允許任何外國人播放任何東西,除了一開始的一點點,然後他們把他們全都踢出去。他們已經全被踢出去了。(是的。的確。)[…]

噢,上帝。我想如果所有的士兵都知道烏克蘭戰爭的動機,他們就不會去任何地方。(對。)[…]

而且他們中的很多人,聯合國說大約四萬名俄羅斯士兵,若不是囚犯、受傷、失蹤或被俘,不然就是投降,所有這些,總共大約有四萬人。(是的,師父。)約略是普丁之前已派往那裡的三分之一的人。(是的,師父。)當你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軍隊時,那士氣就會非常低落。(是的,當然。)那些還活著的士兵不會有那麼高的士氣。他們本來就已經沒有,現在甚至更糟糕。(是的,師父。)

烏克蘭獲勝的原因是他們有士氣,他們有原則。他們有目標,他們有崇高動機。(是。)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Feb. 28, 2022 Alicia(f):您從烏克蘭人那裡看到了什麼樣的抵抗?

Terrell(m):激烈的抵抗。可以看到韌性。其中許多人沒有受過訓練。他們是律師。他們是製鞋匠。有一位是博物館館長。所有這些人都說他們很害怕。但他們說他們拒絕成為俄羅斯的奴隸。而且他們正在拿起武器,不管自己是否害怕。這樣他們就不必受制於俄羅斯的統治。偉大的韌性。」

「Media Report from CNN – Apr. 1, 2022 Translator for Olig:我們有更強的士氣和精神,因為我們身在自己的家園。」

他們知道自己為何而戰。他們戰鬥即使知道自己可能會死,但他們知道他們的動機。(是的,師父。)他們為他們的人民而戰,為他們的妻兒、父母、為他們的人民。(是的,師父。)[…]

我希望不要到如此境地。但他們崇高、無私的犧牲精神令人敬畏。(是的,師父。)他們會贏的。(耶!)至少,這是我所希望的。至少這才公平。(是的,師父。)[…]

我也有幾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噢,好。)[…]例如,現在很多國家都承認布查像一場種族滅絕。(是的。)他們都在大聲疾呼。(是的,師父。)而且,在報紙上發聲或直接向俄羅斯人民發聲,希望他們能聽到。

像英國的鮑里斯‧強森。他向俄羅斯人民發言,告訴他們所發生的一切事實真相。他說,與其他人所說的類似,政府對他們撒謊。(是。)而你們的領導人現在正被指控犯戰爭罪。

而且我希望俄羅斯人民聽到並相信,但這不是那麼容易。因為在共產主義之下,控制是非常嚴格的。(是的。對。)而且人們很習慣於服從,只聽他們自己的媒體。(是的。)[…]

「Media Report from CNN – Apr. 6, 2022 Donie(m):如果您是俄羅斯國家電視台的觀眾,那是您的主要資訊來源,您認為現在烏克蘭正在發生什麼?

Julia(f):他們向公眾描述得就像烏克蘭人希望他們去那裡。烏克蘭人想要被解放。他們一直受到所謂納粹政府的壓迫,他們歡迎俄羅斯的干預。他們不尊重我們冒著生命危險的記者,因為他們聲稱我們的記者在那裡只為了製造對烏克蘭有利而對俄羅斯不利的畫面。

Donie(m):她看了那麼多俄羅斯的宣傳,我問她是否發現自己相信了這些宣傳。

Julia(f):不,若我不是更明白真相,那麼幾乎就被騙了,因為他們一直反覆叨唸,而且重複多次,他們還這麼振振有詞,一臉嚴肅,說著如此駭人聽聞的謊言,我可以看到一些人是如何相信了它。這真是太可怕了。」

「Media Report from 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 Mar. 4, 2022(In Ukrainian)Russian interviewee(m):普丁不可能這麼做。入侵烏克蘭?為何?我們的人住在那裡,在烏克蘭,在白俄羅斯。

Interviewer(m):但這已經發生了。

Russian interviewee(m):我不知道。這並不是他們在新聞中說的那樣。我沒有聽到普丁派兵去發動戰爭。」

非常困難,但我希望有些人能夠覺醒。另外,這也是受到魔鬼的影響,(是的,師父。)躁進鬼魅的影響。

歐盟理事會主席建議他們應該提供庇護,接受那些在這場戰爭中拋棄自己國家的俄羅斯人。(噢。)

「EU President Michel(m):如果您不想成為罪犯,就放下武器。停止戰鬥。離開戰場。而我知道,親愛的同事們,親愛的議員們,您們中的一些人已建議為這些不服從俄羅斯命令的俄羅斯士兵提供庇護。」

他們應該這樣做。否則,他們就無處可去。(是的。)他們不能去其他國家,除了他們自己的國家。也許隔壁的喬治亞和類似的。(是的,師父。)或像對共產主義友好或對俄國友好。(是。)只在附近一些鄰國,但那樣的話幾乎如同在俄羅斯一般。(是的。)所以若歐盟允許他們來,這對他們來說是太好了。很多人都會去那裡。(是的,師父。)而且這對充實歐盟的勞動力也有好處。(是的,師父。對。)現在,他們甚至已經得要自己種蔬菜了,因為烏克蘭向整個歐洲、非洲,甚至遠至中國提供大量的農產品。(是,就是這樣。是。)還有許多在亞洲的其他國家,他們向他們提供小麥。(是的。)[…]

許多人擔心,兩邊都擔心。客戶擔心他們沒有食物,經銷商擔心無法給他們提供食物。(是的。)因為俄羅斯,他們控制著黑海。(是。)而黑海也是許多進口產品進入烏克蘭之處。(對。)因此,如果他們不來,那麼烏克蘭人民也就缺少很多東西了。(是。)如果他們的產品不能出口分配給其他國家或所有組織,那麼世界也會鬧飢荒。(是的,師父。)他們已經擔心烏克蘭的戰爭可能會導致世界上許多地方出現飢荒。[…]

而以前的芬蘭或瑞典不想加入北約。(是的。)而現在北約歡迎他們。也許他們表達了加入北約的意願。但這是一樣的;烏克蘭懇求加入北約。為何不對烏克蘭說「歡迎」?這不可笑嗎?(是的,師父。)你害怕誰啊?(是的。)為什麼?早在瑞典和芬蘭之前你就答應了烏克蘭。(是這樣。)而你卻只是歡迎其他兩個國家,然而在烏克蘭非常需要、非常緊急要你的力量來幫助時,卻拒絕了烏克蘭。(是的,師父。)噢,我真的受夠了再去談論他們。我告訴你,他們應該回家去。[…]這太難看了吧?(是的。)天啊。還稱他們是北約領導人或什麼的。噢,天哪。饒了我吧。[…]

我不知道為什麼北約還需要一些藉口。俄羅斯的戰爭至少會讓歐洲數百萬人挨餓。他們沒有食物等等之類的物資。而許多物資供應已沒有了,因為它們無法經由烏克蘭,或是從烏克蘭進入,或是進入烏克蘭。所以這是個很大的干擾。

對歐洲人民來說,這也是生死攸關的問題,當他們沒有食物的時候。(對。是,師父。)[…]

只有普通人,窮人,將不知道在哪裡買食物。而這已經是一種戰爭了。(是,師父。)[…]這已經是一種侵略了。我不明白北約在等什麼。(是。對。)不管你是用武器還是不用武器,你都是在殺害人民。(對。)[…]

若這非戰爭,那是什麼?(確實,師父。的確。)它的目的是造成不安適、不和平、不和諧及饑荒。那麼這也是一場大戰,(是,師父。)而北約仍然扭扭捏捏。等到它的所有人民都死了,或是俄羅斯會來侵略他們。那時,若他們還能張口,他們會告訴我們任何更多的邏輯,或是他們已被餓死。不過也許不會,因為他們是領導人;他們總是有東西可以吃,可以穿。他們不需要太多東西。(是,師父。)只有普通民眾會受苦。在俄羅斯也是如此。制裁會讓人們受苦。所以,許多外資企業和本地的企業都關門了。所以,很多人將會失業。(是的,師父。)很多,很多,很多。在俄羅斯和烏克蘭以及其他相關國家,許多人將會失業。[…]

你讓他們挨餓。你剝奪他們的必需品。所以對我來說這已是大戰。(是,師父。)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北約如此愚蠢。或是,可能是故意的,因為做事像魔鬼一樣。(噢。)[…]

他們不在乎。他們不在乎有多少人死亡。(是。)這就像是史達林,(是。)很久之前就那樣無緣無故地殺害了兩萬兩千人。或希特勒就那樣殺害了許多猶太人。或是像毛澤東,很久以前,毛澤東,(是,師父。)他想做某種計畫或是什麼。(是。)那好像是在戰爭期間,或許不是。他的手下同志們告訴他:「但這會殺死許多人。」就像毛澤東不在乎一半的中國人口,他一半的同胞們會餓死,因為他說出了這樣的話:「噢,我們有很多人。」(是,師父。)中國有很多人。我以前在什麼地方看到過,但我不知道我們能否在新聞上找到這個證據。如果有這樣的新聞,是否還能找得到。(是,師父。)

「Speech by Gao Erpin - in Brisbane, Australia, October, 2005:一九六七年,汪東興問毛澤東,文化大革命這兩年到底死了多少人。毛澤東說兩千萬吧,然後他說兩千萬算什麼。我們一個福建省就幾千萬了。中國歷代皇帝沒有一個人敢講出這樣一個對人民徹底無情的話。沒有!」

他們說人民會死,然後毛澤東說:「不過我們有數百萬人。」類似這樣的話。意思是我們有很多很多人。(對,師父。是。)所以其中一些死了無所謂。噢,天哪。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句話。我讀到後,我的頭像是受到了重擊,我的心像是受到重擊般。(是,師父。)怎能把人類的生命,數百萬或即使是數十萬,看成是螞蟻或昆蟲族人,或是蚊子族人,或毫無價值,什麼都不是。(對,師父。)如果共產主義的思維方式是這樣的,噢,我絕不支持共產主義。我現在就直截了當地宣布這一點。[…]

而史達林,他強迫將數百萬人驅逐到俄羅斯一個非常偏遠的被遺忘角落。而且還要對無數的死亡負責。(是。)

這兩位是共產主義的支柱。他們是共產主義的創立者、發明者。而且作為大領導人統治著兩個如此龐大的國家,根本不在乎有多少人死亡。(確實。)他們只要權力,就是這樣。而現在普丁也是如此,到處轟炸,殺害平民。

「Media Report from CNN – Apr. 9, 2022 Anchor(m):俄羅斯的每一個暴行都可以被記錄下來,如克里姆林宮發現的那樣,每個非法命令都有可能被攔截和曝光。

(In Russian)Russian soldier(m):一輛車開過,但我不確定它是汽車還是軍車。但有兩個人從小樹林裡出來,穿著像是平民。

Russian commander(m):把他們都殺了,該死的。

Russian soldier(m):明白了。但這裡的村子裡都是平民。

Russian commander(m):你是怎麼回事?如果有平民,就把他們都殺了。

(In English)Anchor(m):故意以平民為目標攻擊,這是一種戰爭罪,此遭俄羅斯斷然否認。克里姆林宮指責是烏克蘭軍隊造成了破壞和流血事件。但烏克蘭安全部門公布的數小時錄音據說是俄羅斯士兵與他們指揮官的交流,似乎講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被俄羅斯軍隊故意摧毀的平民區之一。

(In Russian)Russian commander(m):炮轟所有的地方!直接炮擊居民點,明白嗎?

Russian soldier(m):明白。這就是我正在做的。

Russian commander(m):炮擊他們。猛烈炮擊,把這兩個村子夷為平地。」

今天又有一條新聞。他們轟炸了一個火車站,甚至在炸彈上寫著:「給孩子們。」(是。)而且他們的轟炸造成了那裡的至少五十人死亡,還有數百人受傷。(是,他們確實。)然後毫不在乎;就殺了如此多的人,之後又到處殺戮,隨後摧毀一切。他們只殺害平民,因為他們太無能去戰勝烏克蘭軍隊了。太可恥了。或可能這只是一種模式。看來像是共產黨領導人的模式;只是殺人而毫不在乎,把他們當作昆蟲族人,像是有害的昆蟲族人或什麼的。(是,師父。)

根據我讀到的所有新聞,他們還在殺人之前侮辱人。如果共產主義是這樣,我絕不會想和它有任何瓜葛。我絕對支持自由世界。(是的,師父。)我支持人道主義。如果共產主義宣揚這種不人道的屠殺行為,這種凶殘的政策,為了獲勝,不惜一切代價,不在乎誰會死和多少人會死,那麼,請遠離共產主義。我遠離了。

這麼多次的入侵,這麼多人死亡,這麼多悲傷和痛苦,已發生在這麼多不同的國家。而現在是廿一世紀,仍然就這樣走進人們的國家,然後像這樣殺死每個人;孩子、老人、婦女、男人—甚至不在乎是誰。就像這樣殺、殺、殺。(是的,這太可怕了。)這是野蠻的,超出野蠻的程度。

這就像一種模式。為何其他國家不這麼做?只有那些共產主義國家才這麼做。(是的,師父。)當然,我是冒著風險說這些話。但是必須說出來。我很害怕。(是,師父。)他們怎麼不尊重人的生命或任何的呢?不論是否一個人死,那是一個人,一個人類。(是。)他或她的生命是寶貴的。(對。是的。)而你就這麼殺了他們;無所謂殺多少—不在乎。就像現在的普丁,就直入任何一個城市,像這樣殺死所有的人,並破壞所有的建築物。在馬立波,他們說九成被損壞,九成被摧毀。(喔,噢,噢。)

想像要花多長的時間來建造這些,再重建和恢復人們的生活。(是的,師父。對。)你不能再修復所有人民的生活和愛的能量,以及那個國家內部的和諧。(是的。)這不一樣。(的確是,師父。)這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來治癒這些。重建那些和平的能量並不容易,就如建造另一棟房屋。(對。是的,師父。)即使建造一個簡易房屋也只能由磚頭和水泥物質材料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是的,師父。對。)而要建立這一種和平、和諧、有愛和勤奮的能量,就像烏克蘭人在他們的國家一樣,需要很長、很長、很長的時間來治癒。(是的,師父。沒錯。)如果它甚至可以癒合。我只是說不是那樣的,只是沒有那樣的。

人們怎麼還會再相信任何共產主義國家。一直以來,全世界都還信任俄羅斯。儘管在普丁的領導下,他們已經搞砸了,已經在很多國家挑起很多麻煩,並且已經吞蝕不同國家的國土。而世界只是有點忽視它、容忍它,並希望這就是全部了。不會再有更多侵略,不會再有更多欺凌,也不會再有更多殺戮。但現在它又發生了!已過六週,繼續殺戮!

似乎他們想要滅絕烏克蘭人民。甚至在俄羅斯他們其中一份報紙上這樣刊登了內容如下:他們應該徹底消滅烏克蘭人。甚至是烏克蘭語也不應該再存在了。(噢。)他們應該消滅整個烏克蘭種族,就像在地球上從未存在。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Apr. 5, 2022 Reporter(f):而這實際上最近在他們的國家媒體上非常普遍。它宣稱,烏克蘭根本就沒有權利存在,烏克蘭的語言和文化也是如此。這一切都需要被連根拔起。」

噢,天哪!我從未在任何地方見過這麼邪惡的,除了在地獄。所以,這些人,像普丁,真的一定是來自地獄。你不必相信靈力,或是天眼通,什麼都不需要。你可以用自己的肉眼看到它。(是的,師父。)即使是孩子們也能理解並且能看到。[…]

好吧。我把這一切都交到上帝的手中。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更多的,我做不到。[…]

好。我得走了,親愛的。[…]上帝保佑。上帝的愛。(上帝保佑師父。謝謝您,保重,師父。)

Host:最慈悲的師父,您對眾生無盡的關懷與愛讓人深深珍惜。您讓我們意識到了生命的珍貴以及保護生命的責任。我們為所有受壓迫的眾生祈禱,希望他們立即解脫,也為那些命運取決於緊急懺悔的靈魂祈禱,懺悔他們那些因為被否定力量影響而做出的有害行為。我們希望軍隊立刻從溫和的烏克蘭撤出,並希望我們的世界很快恢復和平。願師父在眾神永恆的保護下永享健康與安寧。

想了解更多的好消息,包括科學家如何理解基因在疾病中的作用,以及聆聽師父分享什麼是所有痛苦根源的唯一治癒方法,請鎖定師徒之間節目,稍後收看本次會議的完整播出。

此外,請參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只有和平締造者才能上天堂

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支持烏克蘭

大國沒有信守對烏克蘭的承諾

烏克蘭人民的團結精神在世人面前閃耀

師徒之間節目: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

天堂在善惡之戰中幫助烏克蘭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觀看更多
最新影片
2022-08-09
138 次觀看
2022-08-08
724 次觀看
2022-08-08
188 次觀看
2022-08-08
1211 次觀看
3:43
2022-08-08
551 次觀看
4:18
2022-08-08
465 次觀看
31:07

焦點新聞

2022-08-07   36 次觀看
2022-08-07
36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