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2022.02.26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 二月廿六日週六,我們最敬愛的清海無上師與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人員談話,談論關於他們的福利,也談及烏克蘭當前局勢。

(關於俄羅斯持續進行的入侵行動,普丁說,他命令他的軍隊進入烏克蘭東部的分裂的地區,以保護受迫害的俄羅斯人和講俄語的公民不受烏克蘭人的傷害。他稱之為:「維和任務」。這是真的嗎?師父,他們真的被騷擾了嗎?這是真正的原因嗎?)

不是。當然,若他們脫離烏克蘭,那麼政府軍和叛軍之間可能會發生一些衝突。(對。)是啊。如果克里米亞沒有被俄羅斯奪走,就不會發生這種情況。克里米亞被併吞後就更麻煩了。(噢。)(對。是的。)而且即使他認為政府(烏克蘭政府。)烏克蘭人或烏克蘭政府在騷擾那裡的少數民族。(是。)或他說的「種族清洗」之類的事。(是的。)即使是這樣,也是因為他開啟了事端。(啊。)

很久以前,好幾年前,他開始併吞克里米亞。記得嗎?(了解。記得。)即便如此,當國際社會告訴他不該這麼做時,他偏向於其他一些地區,也因為一些其他理由被佔領,然後國際政府告訴他:「但那是不同的。那裡有流血事件。」也許已經有戰爭之類的。這就是為何必須要做。但這一個沒有流血事件。(記得。)

他佔領克里米亞,當時沒有發生流血事件,所以他說:「若他們想要流血,就會流血。」只是為了找個藉口。我當時就想,真是個可怕的演講。(是。)

我對這個人非常失望。(是,師父。我們有同感。)他不值得。我以為他是個好人。你知道的,他試圖幫助一些動物,他飛到鶴群中。把他們帶到一個更好的地方。(是的。)我以為他是個很好的人,像電影明星,有男子氣概,他還去參加奧運會之類的,為他的國家奪取奧運獎項。(是的。)而且他練柔道,武術。他是某種黑帶。(是的。)(對。)對於這種武術家來說,他們應該了解原則。甚至不用談總統之類的。武術的原則是—只用來自衛。(是。對。)如果有人攻擊你。(是,師父。沒錯。)

烏克蘭一開始沒有攻擊俄羅斯。即使他認為烏克蘭人在騷擾那裡的一些俄羅斯人,那麼他就應該把他們帶走,把他們帶回自己的國家。(是。)(是的。)(的確是。)在那裡保護他們,而非為了一群俄羅斯人就想奪取整個國家。(沒錯。是的。)

但我不認為烏克蘭人做了什麼。他們以前從未做過,現在又何必做呢?(是,對。)明白我說什麼嗎?(明白,師父。)他們脫離蘇聯很久了,已有很多年了。(是的。)為何他們當時什麼都沒做?為何現在要做?(沒錯,是。)(是,師父。)我想已經有幾十年了。對嗎?(對。)

就是因為他開啟了事端。他奪走了克里米亞,然後有些其他人也想這麼做。或也許他們不想這麼做。只是俄羅斯人試圖向他們灌輸思想。(是的。明白。)或者派一些間諜或一些麻煩製造者到那裡,(對。)來挑起事端,為入侵做準備。「好」主意!就像他之前說的,有些地區的公民或政府請求俄羅斯軍隊。克里米亞也提出了請求,這就是原因。這個人!當你想入侵,你就製造藉口。(是,對。)(確實是。)

還有其他問題嗎?(是的,師父。普丁還說烏克蘭屬於俄羅斯。這是真的嗎?師父。

他們曾經同屬於蘇聯,(是。)但以前是自願的。幾次世界大戰之後,許多國家變得很貧窮,(對。)所以馬克思主義扶貧踢富的理論似乎很有吸引力。(對。)所以,當時有不少國家與蘇聯結合在一起。(是。)中國也是如此,還有之後的所有那些。是嗎?(是。)(對。)或一些亞洲國家,是的,包括悠樂(越南)對吧?(對。)因為共產主義看起來非常吸引人,因為許多國家、許多人是貧窮的。(對。)(是的。)

即使在美國,他們說百分之九十九很窮。他們之前有一些示威活動,標語牌上寫著:「我是那個九十九。」很少有人非常富裕,你懂的,因為他們做到了頂層。是的。(噢,對。是的。)但大多數人,即使他們貧窮,如果你不打擾他們,他們會照顧自己的生活。(是。)

如果他說烏克蘭屬於俄羅斯,那麼…在某種意義上,他是對的,我們都屬於彼此。(噢,確實是。)(對,是的。)所有國家原本都屬於上帝。(對,是的。)所以,若俄羅斯信仰上帝,烏克蘭信仰上帝,那麼他們就是一起的。(我們都是同一體。是。)

之前他們就像一個聯盟,蘇聯,而且很多國家也加入了。(對,是的。)但他不能再這麼說了,因為他們想獨立,而蘇聯已經解體了。(沒錯。)但一些國家仍然屬於俄羅斯;他應該為此而高興。(是,對。)

到底為什麼會想要統治全世界呢?(確實是的。)我認為他沒什麼工作可做,這就是原因。是,他很無聊。是嗎?(是的。)否則,他會說,你知道其他國家也屬於俄羅斯。有不少。(是。不少。)還有其他很多小國。我們在電視上看到他們。我只是忘了那些名字。對嗎?(對,師父。)所以,還有不少仍然和俄羅斯在一起。(是。對,俄羅斯現在很大。)是的,仍然很大。(是。)

那為什麼他如此貪婪?(是,我們很好奇。)找藉口只是為了在另一個國家造成痛苦和流血,(是的。)這與他無關。(對。)也許歐盟做了一些事讓他不喜歡,但為什麼選了烏克蘭?

我知道為什麼。因為人們不喜歡俄羅斯支持的一位領導人。所以,他們把他趕走了,而另一位總統或領導人上台了,所以俄羅斯很憤怒。(明白。)失去了傀儡。所以,他們佔領了克里米亞,聲稱克里米亞之前曾屬於俄羅斯。可能是這樣,因為…很久以前,有一個禮物,但已經給過了。(對。)(理解,師父。)

任何不屬於你的東西,不是免費自願給你的,你都不該拿,因為那是搶劫。(是,沒錯。)如果人們不願意給你,你找藉口或用武力奪取,那是搶劫。就像個強盜。(是,師父。)像攔路搶匪。這裡面沒有榮譽,沒有威信。(是的,師父。)這既噁心又卑鄙。低等生命。(對。)低等生命,低等級。(是,師父。確實是。)所以,你進行這種搶掠,得不到國際社會的尊重。(是。同意,師父。)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無恥地找各種藉口。(對。是的。)

如果你說哪個國家屬於哪個國家,這也可以。但不要去強取豪奪。(是的。)很久以前,我們沒有任何國家。(對。是的。)就像…你知道很久以前,祖先們?尼安德特人,我們的祖先,他們和其他智人在地球上到處遊蕩。(是的,對。)所以,實際上每個國家都屬於大家。(確實如此。)屬於這個世界。(一個大國家。)像是全球化社區。(對。對。)

本來畢竟都屬於上帝。(確實。是的,師父。)你沒有帶任何東西到這個世界,所以你不能聲稱任何東西屬於你。(是,師父。沒錯。)證據就是,當你死的時候,你只有兩手空空。(沒錯。)我想亞歷山大大帝,當他死的時候,他讓人們把他蓋起來,但是讓他的兩手伸出來。於是,人人都能知道,人人都能看到並被提醒,當死亡之時,只有空空兩手。(是的,對。)

只有白痴才會只為了想佔有一些領土而使用武力並製造流血事件。(是的,師父。)這真的很噁心。世界已經幾乎原諒了他在克里米亞造成的流血事件,而現在他想製造更多。(是的。)就是,他這個人搞砸了。如果我們不記得,那就沒關係。但是如果我們記得,他也曾在南奧塞梯亞及阿布哈茲找過藉口。(噢。是。)

大多數情況下,這些領土獨裁者,若他們想佔領任何國家,首先他們會在那個國家內部挑起問題,(對,是。)以分裂人們、分化他們,使他們變得更弱,這樣就更容易找藉口進來了。(嗯。是的。)並且說,噢,進來是為了「維持和平」。如果他們一開始不進來,那麼人們就不需要維持任何和平…(是,正是如此。)維持和平的士兵。

就像在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的邊界。(是。)你看,俄羅斯也有參與其中。(對。)然後在那裡製造流血事件,殺害少數民族人民。那是真正的種族清洗。說到種族清洗。總有俄羅斯人生活在世界各地,(對。)就像生活在英國的保加利亞人,(是,對。)或住在拉脫維亞的德國人。(是。)(是,對,師父。)只是個小小歐洲大陸。他們生活在周圍。(是,沒錯。)(是。)他們四處漫遊,他們喜歡那裡,所以他們到處居住。(是。確實如此。)

所以,如果這樣,也許有一兩個人有一些個人的不滿,然後他們利用他們挑起問題,或派去間諜,或麻煩製造者,(是的。)在某個地方挑起問題;然後他們就有藉口,他們說:「噢,他們在騷擾俄羅斯人。我們必須進去保護他們,」或他們必須進去維持和平。然後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噢。)

現在又是如此。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不感到羞恥。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對老調重彈不感到羞愧,(是。)(噢,是的。)同一首老歌。(確實是。)然後真的看不起所有國際社會,認為他們都很愚蠢。(對。)人人都知道這一點。(是。)

無論你用多少藉口,人們都不傻。(對。沒錯。)只有那些找愚蠢藉口的人才是愚蠢的。(是,師父。)(對。)但他們不想反觀自己,(噢。是,師父。)(是。)因為他們邪惡的野心—想要統治,想要更多領土,更多統治權。噢,所有這些都好醜陋。

我是指,以人民和無辜者的生命為代價。(沒錯。相當不幸。)倘若你進到商店,強迫商店老闆給你東西,然後殺死或謀殺商店老闆,那就是搶劫。(是的。的確是如此。)而你只想以別人的生命為代價來獲取某些東西。這是一樣的,就像(是。)他現在在烏克蘭所做的事,以犧牲他自己的人民、士兵為代價。(是。)(是的,師父。)把他們送到那裡的冰天雪地裡。(是。)而且真的沒有任何理由,就把他們送到危險的地方。

因為他不在乎,他只是坐在自己宮殿裡,(是的。)到處是保鑣,還有壁爐,看著電視,就像看一場遊戲,(是,對他而言太輕鬆。)看看他們在做什麼。但他不會受到傷害。所以,他不在乎自己送多少人到那裡去死。冬天很冷,而他一直送他們過去,(是。)他們已經在那裡待了多長時間了。(啊。)而現在想進去侵略別人的國家。

他自己的人民不喜歡這樣。(是。)(是的,對。)在莫斯科,人們走上街頭進行抗議。(是的。)他們不喜歡戰爭。因為戰爭會付出代價,付出人民的生命,(是。)以俄羅斯人民的生命和烏克蘭人民的生命為代價。(是。確實是。)這並不有趣,不像是電腦遊戲。(對。)(對,師父。)只是因為他從來不必在寒冷的天氣裡出去,在潮濕天氣裡待在只是個很薄的帳篷或一些臨時軍營裡。(是。)他太舒服了。(對。)(沒錯。)

這個世界不是你的。(是。)你必須視情況配合,並與其他國家合作,而不是像你能以你想要的方式控制任何國家。並不是這樣。這世界不是為你打造的,不是為了你一個人,不是僅僅為了普丁或只為任何一個總統。(是的。對,師父。)

我認為這個人,他只是根據自己的心情或貪婪來做事情。他的野心、我執、低等級、道德敗壞。如果你想出去殺人只是為了得到更多土地,那真是道德淪喪。(是,沒錯。)是邪惡。(是的,師父。)因為人們死了!(是。)兒童死亡,婦女死亡!假設那是他的孩子生活在這樣一個國家,他會開心嗎?(不,不可能。)若有人,更大的國家去俄羅斯,並且壓迫他的同胞、屠殺他的人民、殺死他自己的家人或他的孩子、他的妻子、他的女人,他會喜歡嗎?(不會,師父。)(不,肯定不。)當然不會!是的。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到處都是這麼說的,(對。)不僅是在聖經中。(對。是的。)從孔子那裡,在中國,在悠樂(越南),我們都這麼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對。是的。)

想像如果是你住在烏克蘭這樣一個地區。他說他只是在照顧這兩個頓巴斯的分離區。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也在攻擊基輔。(是的,沒錯。)還佔領了機場和車諾比地區。(是,對。他們也在那裡。)如果他侵占烏克蘭成功了,接下來就會侵占別的國家。哪個國家容易侵占,他就先攻哪一個。(噢,不。)

因為烏克蘭很溫和。還有它不在北約裡面。(不在。他們不是。)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只是找個藉口。他想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但為什麼?有何不可?他們是獨立的。他們有自己的主權。(是的,師父。)為什麼他們不能決定;他們想加入誰就加入誰?(噢,是的。)他們想加入哪裡就加入。(對。)

這就是,我想這是某人的性格,他總是喜歡搶奪。貪婪無比。這就是原因。(看起來是這樣,是。)你看,如果他繼續這樣,也許其他國際盟友最後會被迫做出應對。然後,若他們轟炸俄羅斯,許多人會死。(是的。)許多俄羅斯人會死。(是的,師父。)所以,不只是烏克蘭,整個社會都一樣,一百多個國家。(對。是的。)

所以,人人痛恨普丁。(是。)所有這些壞能量會很快讓他生病或死亡。他的人民也不喜歡他。國際社會也不喜歡他。受夠了。(對。)和他斷絕關係。現在許多、許多國家都在和他斷絕關係。(對。)還在增加中。(是,師父。)

我不知道他想和誰共處。只是為了把持烏克蘭。然後又怎樣?也許是因為現在他得到中國的支持。(噢,是。)(是的。)他們物以類聚或之類的。所以,他更膽大妄為。(是。)還有最近政治上的麻煩,關於美國在阿富汗的情況。美國人其實已經不想再打那麼多仗了。(是的。)由於如此,然後是疫情和許多事情分散了人們的注意力。所以,他就利用這個機會。(是的。)並想併吞烏克蘭,然後滿口胡謅。反正不管他說什麼話都是垃圾。這就是他們在美國說的「胡扯」。(是,師父。)沒有任何真正的理由。

烏克蘭沒對俄羅斯做什麼。(是。)什麼都沒有。佔了克里米亞還不夠嗎?還想侵占這個和那個?然後是整個烏克蘭,很快就會如此。(是。)他並非真的只想保護那兩個區域。這不是真的。沒有人需要他來保護。總之,他在那裡挑起問題,這樣他就有藉口,(對。)可以進來併吞烏克蘭。

以前人們自願加入蘇聯,現在,他們不再願意了。(是的,沒錯。)就像一段戀愛關係。分手了就是分手了。(對。沒錯。是的。)最好各走各的路,讓彼此享有和平。(是的。)所以,所有國際社會都與俄羅斯、普丁鬧翻了,只有中國除外。(是的。)所以,我不知道這兩個國家打算做什麼。想做什麼?就算統治世界又如何?那又怎樣?你一天也只能吃兩三頓飯。(對。)(是。)即使是最昂貴的東西,你也不需要為了它而併吞另一個國家。(是的,師父。)不需要以其他國家公民的鮮血為代價,(對。)和以全世界的和平為代價。對嗎?(對,師父。)

所以,有一些人,他們天生就具有攻擊性。對嗎?現在他有中國支持他,然後還有那些疫苗激起他的攻擊性,(是,對。)藥物中有些奇怪的物質有時會讓人產生不同的反應。(是的。)但這並非全部的原因,因為有許多領導人也接種了疫苗。對吧?(對,師父。)也許他們有類似的症狀,但他們不會因此而併吞另一個國家。(是的。對。)這也取決於你自己。(是的。)(的確。)取決於你的性格、你的道德、你的高貴品質,取決於你是否擁有這些品質。(是的,沒錯。)我認為普丁毫無這些品質。

我非常失望。(是。)我以為他是一位對國家有益的總統。(是。)現在我認為他只是個嗜血的好戰分子。

哪怕只是個很小的小島。我看到它…密克羅尼西亞。是的。即使是密克羅尼西亞,這個非常小的島國,(是。)也已與他斷絕關係。哇。(所有人。)哇。難以置信。我喜歡這樣。我喜歡那個國家,雖然又小又弱,(對。)很脆弱,但選擇斷交,與俄羅斯斷絕關係。就像這樣。如此勇敢。(是的,師父。)如此正直。(的確。)上帝保佑密克羅尼西亞。

所有歐洲國家都與他斷絕關係。(是,對。)不只是美國。所以現在,我們將有一個世界聯盟,透過選擇,透過自然而然的局勢。(對。是的。)然後有殘餘的一半或三分之一的蘇聯,再加上中國,作為這個世界聯盟的對立的陣營。是啊。(對。是的。)

普丁看起來不知何故,他如坐針氈。這不只是要去指責…因為我問過天堂為什麼,他們說部分原因是疫苗的作用。(是的,師父。)但現在想想,也許他之前用了那麼多不同的疫苗。這就是為什麼他搞砸了,亞塞拜然、亞美尼亞和奧塞梯、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地區等等。(是的。)因為他們…後來俄羅斯也來到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的邊界,在那個地區維持和平,(是的。)他們稱之為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啊,是的。)那裡發生如此多的流血事件。他們在殺人,就像古時候一樣,像是游擊戰,割喉之類的。噢,太野蠻。(對。是。)

俄羅斯將被毀滅。如果他繼續這樣下去,俄羅斯人民將遭受痛苦,國際社會將不會坐視不管。過一段時間,他們會聚集並轟炸他們的國家。(噢,不。)而且現今他們在戰爭遊戲中擁有更多的高科技,(是的,師父。)俄羅斯將被毀滅。而且他可能連一米,一平方米都沒有,無法把自己埋下去。更不用說控制任何其他附近的國家或他的鄰國。(是的,師父。)我非常害怕這一點。(哇。)這就是為何我們試圖談論和解釋這一切。

我希望他改變,否則…當然,他會下地獄,(是的。)並把許多支持他的人、為他工作的人或與他一起戰鬥的人,也都帶入地獄。不僅僅是他自己。(是的,對。)他們並不想打仗,但必須聽從。(是,師父。)在軍隊裡,你要服從,否則就會死。(是的。)這就是他們訓練這些軍隊的方式。所以,他也會把他們所有人帶進地獄。而在烏克蘭作戰的人,也會有類似的命運。也許較少、較短的時間。

但普丁是所有這些流血事件的幕後黑手,不僅僅是現在,之前在其他國家也是。他將會下地獄,痛苦地度過幾百萬年。(噢。)而且之後在其他地方重生,遭受類似戰爭的折磨。(對。)然後再投生為動物或餓鬼,或一直被追殺。有不同種類的地獄。首先,他們把你放進最沉重的地獄以洗清最粗糙的罪。(是。)之後,你會被轉移到另一個地獄,不同的懲罰。即使你出生在另一個星球,他們也會追逐你;人們會追趕你,讓你整天擔驚受怕。(噢。)或刺傷你、打傷你或囚禁你。對你做任何事。就像人們在戰爭中必須遭受的痛苦,只是加倍了,(噢。)百萬倍,而且在那裡你不能逃跑。(對。)在那些地獄,你逃不出來。只能在恐懼驚嚇中奔逃,但你無法逃脫。(噢,是。)即使你能跑,也只是因為那個遊戲。(對。)讓你恐懼,讓你奔跑,讓你躲藏,但這並不有趣。(是,師父。)這不是遊戲,是真實的。

任何你讓人們或其他眾生受的苦,你會承受同樣的命運。只是加倍。取決於罪行有多大。(是的,師父。)這一點都不好。一點也不好。人們是如此無知。他們不知道地獄裡等待著他們的是什麼。所以他們才敢對其他眾生和其他人類這樣做。

提到「烏克蘭隸屬俄羅斯」。也許很久以前俄羅斯隸屬於烏克蘭。(有可能是這樣的。)也許烏克蘭的祖先之前就在俄羅斯。那又如何呢?(是的。)(是這樣的。)但烏克蘭沒有這樣宣稱。(沒錯。)也許他們可以。是的。(是。)(為何不呢?)有何不可?(是的。)這個理論是由普丁提出來的。(是的。)如此一來,任何人都可聲稱其他國家是自己的。(是這樣的。)因為列祖列宗,(是的,師父。)我們的祖先遍布地球。(對,是的。)

這非常可怕。太可怕。太可怕了。這是廿一世紀。它不應該再發生了。(完全正確。)(是的。)(太可怕了。)我們不應該再做這種事了。因為這很落後。這很不道德。(的確。是的。)而且這根本沒有必要。(沒有必要。)

如果他們是俄羅斯人,他們應該屬於俄羅斯,然後無論如何去俄羅斯。(是的,師父。)如果不喜歡烏克蘭,那為什麼不回俄羅斯?(是。合乎邏輯。對。)如果他們是俄羅斯人。就回家去吧。沒有必要為了照顧那邊的這些少數或一群俄羅斯人而佔領整個國家。(這毫無意義。)這根本就說不通。(是的。)(對。)

你的問題是什麼?(啊,是的,師父。)另一個是什麼問題?(普丁還表示蘇聯解體後,這些國家的人民變得更加貧窮。師父對此怎麼看?)

他說他必須去開計程車,因為聯邦解散了,這就是他變貧窮的原因。對嗎?或,在那之前?或許就他一個。可能他之前沒好好工作。他沒有很努力地工作來賺取儲蓄。於是,他就只是依靠政府的補貼,政府不再給補貼後,因為不再有共產主義制度或什麼的,他就變窮了。噢,可憐的傢伙。噢,所以現在他去搶劫來彌補。那麼,搶奪別人的土地和財產,就因為自己窮?(這沒道理啊。)(是的。)

天啊。什麼邏輯!這並非事實。沒有一個國家會僅僅因為是否為共產主義聯邦而變得貧窮。許多國家從來沒有加入過任何聯盟。他們並不窮。(對的。)不會!烏克蘭並不貧窮。迄今為止,沒有人需要以任何方式幫助烏克蘭。據我所知,沒有。他們只是現在窮。(沒錯。)他們需要更多的武器,他們需要更多的人,也許還需要食物供應和所有這些東西,因為俄羅斯與他們開戰。

當然,總是有窮人。有時他們暫時失業,但政府會給他們補貼。(是的。)沒有人流浪街頭。即使若他們流浪街頭,也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也可能他們來自其他一些比較不發達的國家。(是的,師父。)

我還去過前蘇聯境內的哪些地方?沒什麼貧窮的。就像柏林與共產主義決裂,東柏林。(是的。)沒有貧窮。(是。)(沒錯。)戰爭結束後,他們一點都不貧窮。他們仍然不窮。(是。對。他們是…)(對的。)甚至更好。(是。)所以他胡說八道。(確實如此。)

甚至在一些拉丁美洲國家,比如哥斯大黎加,他們從沒加入過任何聯盟。或者他們甚至沒…他們是個中立國家。(是的。)還有瑞士,都是獨立的,單獨的。(對。)(是的。)非常富有。(是的。)非常強大、有力量。(對。)(是的,沒錯。)(是的,師父。)

所以,那是什麼樣的胡說?(是。)(胡說八道。)沒人會相信這樣廢話一堆之人,像這樣,或是胡扯,抱歉。(對。)就像那樣。(對。)(是的,師父。)你們同意嗎?(是,師父。我們同意。)(是。)(這很合邏輯。)(胡說八道。)是啊,是。胡說八道。

你看,法國或英國,他們從來沒加入歐盟;他們從未貧窮過。(對。)他們加入歐盟是因他們想加入。(是。)而現在,英國已經脫離了歐盟。他們有變窮嗎?(沒有。)噢,可憐。

噢,天啊。只有懶惰者才會變窮人。(是。真的,是。)(確實。)只有具有這種懶惰和搶劫心態的人才會變成窮人,(是的。)因為他們對自己的未來沒有計畫。他們不想工作。(對。)(是的,師父。)

這就是為什麼會有蘇聯,因為許多國家在世界大戰之後或之前(是的。)都很窮,他們似乎吸引了他們,因為,噢,他們說:「窮人會得到幫助,」諸如此類的。(噢,是的。)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好主意,因為這也會寵壞人,讓他們沒有動力去更努力工作來贏得自己的財富和尊嚴。(是的,師父。)如果每個人無論是否工作,卻仍然有同樣的錢或同樣的標準,那麼這就不公平了。(沒錯。)(是的。)

每個人都必須在這世界上承擔起責任。世界給了我們很多,(是。)直到我們長大和強大。我們必須給予一些回報。(正是如此。是的。)這很正常。(對。)這甚至不是好的,或功績或高尚,全都不是。這只是正常的施與受。(對。)(是的。)這是一個普通的法律。這是有良知的事情。(是的,師父。)

所以這也不是真的。他說的每件事至今為止都不是真的。所以,你可叫他騙子。(是的。)他自己的人民已經稱他是「殺手」了,(對。是。)因為入侵烏克蘭。(是。對。)其中一位非常著名的大指揮家,你們知道的,俄羅斯的藝術家,辭職了。因為他叫普丁「殺手」。在入侵之後,他辭職了。他不願做了。(噢!)而一名普丁的發言人之類的,他的女兒上街抗議戰爭,(噢,我明白了。)在烏克蘭。

人們不喜歡。這是白白地流血罷了。(正是如此。對。)你只是咄咄逼人地走到鄰居家,然後就,甚至沒有敲門,沒有理由,(是的。)就走進去,並想殺了鄰居,取走他們的東西,並拿走他們的財產。這不能夠再更低級了。(是,我同意師父。)我並不後悔這麼說。我真的是這麼想的。(是。)就算因為你有肌肉,你也不能去鄰居家裡殺死他們、壓迫他們、奪取他們的土地及所有這些。(是,師父。)

這就是為何烏克蘭人民,他們不尊重他。(是。對。明白。)也許他們是非常溫和並熱愛和平的人,但現在他們都和他們的總統站在一起並進行反擊。他們炸毀了俄羅斯的坦克、直升機之類的。(是的。)我不是對這些「喝彩」。對所有殺戮都不「喝彩」,但普丁激怒了他們。(是。確實如此。)他去入侵他們的土地,所以他們進行反擊。(是。)我非常遺憾,但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是的,師父。)

沒有人喜歡他。(沒有人。沒人。)即使他征服了烏克蘭,人們也會慢慢地,或悄悄地在某處秘密地試圖殺死他們。(對。)殺死普丁或佔領者。(是。)他們在烏克蘭沒有好結果,即使他們以這種方式武力入侵。你必須收買人心。(是。沒錯。)人們必須尊重你。(確實。)否則,你不能得到認可。(是的,師父。)

噢。我不喜歡戰爭。我不喜歡這一切。但我真的尊重這些人民。他們為自己的國家盡了最大的努力。(他們站了起來。)這應該是好公民,而非那些在烏克蘭內部攪局的人。說烏克蘭不好,當你自己是烏克蘭人之時。(對。)

俄羅斯被制裁,很多。現在有更多、更多的制裁。(是,確實是。)你看,這就是正在發生的事。俄羅斯一直在為所有制裁做準備,為一些制裁做準備,或至少他們已經準備好了。(我明白。)我不知道這是否對他們傷害很大或很小,但人民將會受苦。(噢。是的,師父。)特別是那些被派到戰場上的人,在地面上作戰,像這樣在地面上。他們隨時都會死,因為任何事,沒有理由。

他們必須要戰鬥,但我不認為所有俄羅斯軍隊被派往烏克蘭的士兵都喜歡戰鬥,(不,我不這麼認為。)因為他們知道這不道德,(對。是的。)不合乎道德,是的,進入任何國土或只是製造些蹩腳的藉口來殺人!(對。)並奪取他們的財產、奪取他們的土地、殺死他們的孩子和女人、殺死長者和人民。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明白,師父。)所以,沒有人喜歡這樣。沒有任何一個有起碼道德標準之人會喜歡這樣。(對。)(絕對的。)

「Report from Radio Free Europe Radio Liberty Feb. 28, 2022:你為什麼來這裡?為了什麼目的?誰派你們來的?

我們來是因為『軍事』演習。但我們被騙了。所以現在我在這裡。

『我來自』同一個單位。最初,他們說這是演習。結果是,當我們已經被扔到進入前線,人們士氣低落。沒有人願意去。但他們說:『你們將成為人民的敵人。而且由於現在是戰爭時期,你們甚至會被槍斃。』然後他們開始利用我們,像炮灰一樣。雖然所有的人,至少是我們單位的人,不希望有戰爭。他們只想回家。他們只想要和平。

他們讓我坐在『車輛』上,說這是演習,說那裡一切都會沒事的。我們不知道。我們只是被欺騙了,並被遺棄了。」

烏克蘭人民,他們很勇敢,他們站出來,他們奮力戰鬥。(對。)我們為他們祈禱,(是,我們將為他們祈禱。)以使他們能擁有和平,(是,師父。)以使他們永遠不必再打仗。最好就是不打仗。好嗎?(是,師父。)可是他們愛他們的國家,他們愛他們的家人,他們的人民,他們必須保護他們,盡他們所能。他們站出來戰鬥。是嗎?(是,師父。是的。)為保護他們愛的人,(是。)和屬於他們的國家。(對。)

說到這些我要哭了。可憐的烏克蘭。可憐的人。可憐的無辜人民。孩童和所有等等。我的天啊。怎麼會有人如此嗜血,如此邪惡?只想到戰爭、戰爭、戰爭,一個接一個的戰爭,貪婪。

人們說一個閒散的頭腦,意思是無所事事,(是。)是魔鬼的工作室。(對的。)你很無聊。你無事可做。你只想要更多、更多和更多,這變成一種習慣。(對。)(是。)於是惡魔會利用你,利用你的野心、利用你的負面、邪惡的傾向去傷害他人,為了他們自己的邪惡目的,為了惡魔的目的。(是。)

噢,我的天啊。我希望普丁能明白這一切。我希望所有的世界領袖們都能明白這些。而且必須…他們應該檢查他們的想法,保護他們的靈魂,始終保護他們的思想。要保持警覺。否則,惡魔總能利用他們來傷害他們自己和傷害他人,以及他們自己的國家或其他國家,或兩者都傷害。(是,師父。)所有戰爭都是這樣開始的。

還有其他事嗎?(有,師父。這場戰爭的發生是因為業障嗎?)你是說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是。)

不!這種情況不是。不是。這只是普丁的貪婪,(明白了。)還有他的幫派成員、追隨者和幫派成員。(噢。)那些製造武器者,那些喜歡吹噓自己成功的人,那些喜歡讓別人受苦的人,就像他們有虐待傾向一樣。還有那些內心好鬥的人。所有這些人(噢。)導致了這場戰爭。

不,他們之間沒有業障。(噢。)但業障已經開始了。(對,是的。)懂了嗎?(懂了。)(懂,師父。)互相殘殺,製造業障。這就是業障如何誕生的。(是的,沒錯。)業障是如何在各處誕生的。

只有和平、愛、寬恕。停止戰爭,事情才會停止。(了解,師父。)始終控制你的思想。偉大的領導總是控制自己的思想,從不做不符合他人利益的事。(是的,師父,同意。)

一個開悟的人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利益他人,為了這個世界。真的如是。有些人看不出原因,但它就是這樣。就像我做了許多事,因為天堂告訴我去做,因為這對這個世界有益。(是,師父。)甚至就像我現在正在閉關,(是。)這也是因為對世界的利益。我可以更加集中精力。你們看到我現在工作更多。(是,師父。)我們一直都有更多的會議。(對的。)我清除了你們頭腦中的許多問題和其他人頭腦中的,世人頭腦中的許多問題。(是,師父。謝謝您。)而且讓他們更加開悟。(是,對的。)以及減少麻煩,避免他們知道不好的事情。比方說如是。(是,師父。)

但有些邪惡,真正的邪惡,我們不能總是阻止,(是。)因為他們在這裡只是為了引發悲傷。(明白,師父。對。)他們是惡魔。(是。)或是他們為惡魔工作,或是他們被惡魔附身。這些人需要一些時間。(是。)需要一些時間。一段時間,直到他們離世。(是,師父。)(對的,是。)

我向天堂核實過這是否是業力。因為如果這是業力,我就不會干預。我會默默地做,而不是跟你們發表我的意見,(是,師父。)(噢,是,師父。)或是在上次會議中的。業力是另一件事。(明白。)

這不是業力;這真的是嗜血惡魔的(噢。)工作者,他們試圖製造麻煩,流血事件,讓無辜的人遭受痛苦和悲傷,地獄正在等待普丁和他真正的支持者。甚至只是內心支持也是,不只是與他一同上戰場或發表意見或之類的。不,不,任何認同他的人也會下地獄。(噢。)他們已經準備好,地獄已準備好。不是業力。(是的,師父。)

自古長遠以來,烏克蘭人民和俄羅斯人民在這段時間裡,沒有業力拉扯,彼此之間沒有壞的業力。只是普丁他為惡魔工作。(喔,噢。)很多因素促使他這樣,然後因為他的野心,自我的野心,所以惡魔能好好地利用他。(明白了。)物以類聚。(是,師父。)

我不知道參戰的人們是否真的知道在地獄中有巨大、巨大、無限的痛苦正等待著他們。在睡夢中他們甚至都不敢想。更不用說去侵略另一個國家或威脅其他公民,或做任何讓另一個國家的人民焦慮、擔心、害怕、失眠、恐懼或不穩定的事。(是的,師父。對。)(是的,師父。)

如果他們真的看見所有聖賢都能看見的事物,噢,他們會不敢說任何話,甚至不敢做任何事。(噢。)他們可能就會立刻去某個地方的寺廟或教堂,成為和尚或尼姑。他們甚至不會想留在這個世界上做任何事。更不用說去做壞事了,或是搶奪他人的國家。(是,師父。)或是讓他們恐懼、焦慮,透過不同的方式威脅他們。(是,師父。)只是因為他們不知道。

我們有新冠肺炎。我們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死去。(對。)還想去殺人。真的,他們在為魔鬼工作,(是,完全是。是的。)對任何人都沒有同情心。即使是烏克蘭也一定已在新冠肺炎中受苦,每個人都如此。(是,對。)還要那樣給他們帶來雙倍的麻煩,三倍、四倍的痛苦。

真的,若非心中有魔,你做不出這樣的事。(對的。是。)正常人只要是有最低限度的通情達理、最低限度的愛心、同情心,他們甚至永遠不會那樣想。(對。)(對。是的,師父。)更不用說集結所有軍隊,把他們派到冰天雪地裡去殺人。(是。對的。)去殺一些無辜的人民。沒人對戰爭有好感。在戰爭中,人們就那樣死去。(是。對,師父。)若他們只是轟炸了某處…他們來自地獄。地獄派他們來我們的世界製造麻煩,(噢。)製造極度痛苦、悲傷和恐懼。

我只是為所有人祈禱,希望所有的人們會為他們自己祈禱,虔誠祈禱,努力祈禱來保護自己。(是。)不管你是什麼國家的人,屬於什麼宗教,只要向上帝祈禱。向耶穌祈禱,向佛陀祈禱,向你認為最好的,並且你相信的人祈禱,只要你全心全意地祈禱。否則,在這個水深火熱和不確定的時代,沒有人能夠逃脫。沒有人是安全的。(是的,師父。)

我已在默默閉關。我只想管自己的事。(噢。)可還必須為這個世界擔心。而戰爭就像那樣爆發了,不知從哪裡冒出來。而在這之前,他在愚弄整個世界,企圖讓他們沒有準備。他說:「噢,戰爭沒好處。愛因斯坦說過:『戰爭會殺死所有人。而在那之後,我們將只能用棍棒和石頭開戰。』所以我們不想要戰爭。」所有之類的話,總是說:「我們不想要戰爭,我們不想要。」於是,許多人只是覺得更加鬆懈,沒有準備。(是,師父。對。)於是,他們突然就入侵了,就像那樣。(是。)這真是邪惡,(噢,天啊。)一個懦夫。(是,師父。對。)懦夫。

上帝不會原諒。地獄會很高興地折磨、懲罰這類的人們。而且沒有人能幫助他們。甚至上帝也不能。這就是宇宙的法則和物質的法則。(是的,師父。)你傷害別人,你就會加倍地、加倍地被傷害。

還有其他問題嗎?(是,我在想,烏克蘭總統,我們看到他在向世界尋求幫助。那麼,世界要如何幫忙呢?師父,在這種情況下?或者,在這種情況下制裁有用嗎?

好,那是他們做的第一步。(是。)而且,當然,這會造成某種傷害。(是。)但是這不會阻止這場戰爭。而這場戰爭還在繼續,因為這個人,他瘋了。(啊。)在我看來,他似乎是瘋了。(是。對的。)一個正常人不會為了那樣的事而這樣做。(不會,我不覺得。)先咬住一個民族國家的一塊,然後繼續擾亂其他部分,這樣那個國家就會變弱而被咬掉,變得越來越少,然後找個藉口入侵開戰,(噢。)去殺戮,去佔領,去侵略。這是瘋狂。(是。)這不正常。

這個世界可以幫忙,如果他們願意。(是。)我永遠不鼓勵戰爭。當然,以任何方式。但是烏克蘭人民,我不能阻止他們。我不能告訴他們不要打仗。(是。)然而我不能叫他們去戰鬥。但我欽佩他們的勇氣和他們對國家的愛。(對。是的,師父。)他們對正義的愛。否則,他們早就拿下首都了。(噢。)但是總統正在奮力反擊;他出來了,和人民在一起。他說:「我們還在這裡。我們將為我們國家而戰。」(是的,那是真正的勇敢,師父。)是,是。你是對的,你是對的。

這樣一個勇敢又高尚的民族值得,值得國際社會去支持他們、幫助他們、保護他們。(對,師父。)我是說,他們知道自己會死。這並非是說,好吧,你參加戰役,你去參加戰鬥,而且也許你會死或不會。(是的,是的,師父。)但是這位年輕士兵,他去那裡炸橋,(噢。)以拖延俄羅斯軍隊的入侵行動。(是的。)他知道這樣做他會犧牲,和橋一起陣亡。(對。)(是的,師父。)

所以,對於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我是說正常想法,(是的。)而只是為了他的國家,為了保護他的人民,就這樣犧牲,這真的非常、非常英勇,非常感人。(對,沒錯。)是的,還有那個蛇島的其他十三個人也是。(是。)是的,他們要做的只是放下武器,走出去,並獲得自由。(是的。)

普丁甚至承諾無論誰不打仗,只要放下武器,他們就能回家與家人團聚。但他們沒這樣做。(對。)他們沒有這樣做。所以這些人他們真的很勇敢、很高尚,為他們的立場。(是的,沒錯。)(對。)因為他們不像修行者。他們只是愛自己的國家,他們想保護自己的人民,(是的。)而且至少保護他們的榮譽、工作和理想,他們是為此而活。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是的,師父。)而在那一刻是對他們所受過的訓練勇氣的考驗。(對。)對他們崇高精神的考驗。

如果我是普丁,我就會向他們低頭鞠躬,然後立即羞愧地離開。俄羅斯士兵是被迫去那裡打仗的,(是的,師父。)不管他們喜歡與否。但是這些烏克蘭士兵,他們犧牲是為了自己理想、自己國家、自己人民,(是的。)明知如此,勇敢而英勇。

一個人怎能進入並想入侵如此美麗種族之人的國家。(是的,師父。)那一定是個無恥之徒,毫無道德可言,最低等卑賤之人。(對,師父。我同意。)

所以,從世俗的角度來看,我向這些士兵致敬,其他也是,並不只這幾位。他們正在戰鬥。還有他們的總統也是,儘管他非一名政治家。(是的。)他就像藝術家,明星。(喜劇演員。)喜劇演員。他和自己的人民一起。他去基輔的大街上拍影片,自己一個人。(是的。)只和他最親密的政府工作人員以及顧問。(是的。)並告訴他的人民:「我在這裡。」(是的。)噢,我真的很喜歡這個。

因為有一些錯誤的資訊,說他已經逃跑了,為了自己。(是的。)但他走出去說:「我在這裡。」為了讓他的人民感到更多支持和更高的熱情。(是的,像做楷模。)這樣的總統值得受所有其他領導人的讚美和幫助。(是的。)甚至拜登提出讓他撤離到美國或任何地方,他說:「不,我不需要搭車,我需要彈藥。」他拒絕撤離去美國,離開他的人民。(是的。)

所以,你永遠不知道誰是誰。你認為他可能只是個喜劇演員,只是藝術家,但他的精神真的很高尚,真的是總統級的。(是的,我想是的。)非常,非常有總統風範。(我也這麼認為。他給人的印象很好。)是的,非常好的印象。所以,如果國際人民不支持他們,不幫助他們,那我認為這都是無恥的。(是的,對的,師父。)

我並不主張戰爭,你們知道這一點。你們大家都知道,但無辜的人需要得到保護。(當然。)是的,若他們自己自願想離開這個國家並想投降,那是另一個問題。但他們想戰鬥,而且他們正在戰鬥。人民需要受到任何方式來保護他們,不管是不是北約。(是的,沒錯。)聯合國在那有何用處?(是的,師父。)北約在那裡有何用處。(是。)

我是指,這樣一個高貴的種族,這樣的人。為什麼他們要給自己貼上「北約」的標籤才能得到保護?(是,應表現得更人道。)是,這是為何我在我們電視台上播一段文字,(是的,師父。)告訴俄羅斯回家。(對。)我們這樣做,我們所有人這樣做。還有,你知道,我們為烏克蘭祈禱。我們真的是這麼做。(是,我們確實在祈禱。)好的,謝謝你。(謝謝你,師父。)我真的,真的被他們為國家和人民奉獻的精神所打動和感動。

普丁是一個懦夫、一個惡霸和壞孩子,非常特別壞的孩子。(是。)只是為了他的野心、只是為了他的自我,他讓自己的人民去送死,很多,大約三、四千名俄軍已經死了。(哇。)許多坦克被摧毀,一些直升機被擊落。烏克蘭人他們進行反擊。(是的,是的。)

我也很驚訝,我意思是,因為烏克蘭是一個人口稀少的國家,(是的,是的。)它不像準備好要戰爭,他們用他們所能做的進行反擊,儘管當時國際上沒有發出任何幫助。(是的。)也許他們現在正在派遣。我讀到德國人送來了一些東西,之前他們並不想這樣做。他們現在轉變態度,並且送東西來了。送了,像是武器。(明白。)

但俄羅斯有非常、非常、非常致命的武器。比如他們有一些武器能把人體蒸發。人類。(喔,噢。)(是的,師父。)把他們打成碎片,化為烏有。(喔,噢。)你能想像嗎?他們還有一個核武庫,他們用它威脅整個世界。而且我不知道為什麼國際社會要忍受這些。

是的,當然他們也擔心如果這兩個核武大國,譬如說把頭靠在一起,那對整個世界可能是非常、非常致命的。(對,是的,師父。)這就是問題所在。(這也是一個問題。)可能這是他們猶豫的原因,但否則呢?讓普丁成為所有人的老闆嗎?(是,不行。)也沒有什麼選擇。

這個邪惡的普丁,他…我想他知道這一切,但他會輸。是的,我不認為這樣的人應該贏得戰爭,會贏得戰爭。(是的。)他可能很快也會死。(喔,噢。)然後地獄會用各種他在夢中都無法想像的酷刑設備來迎接他。如果他現在不停止,沒有人可以幫助他。他將永遠在地獄裡永遠被折磨。即使所有這些罪孽結束,被終止或減輕時,他將必須在另一種世界中重生,在那裡他將被恐嚇,在他生命中所有日子裡被恐嚇,並且一次又一次地在宇宙的另一個不同的黑暗角落。(是,師父。)不只一個地獄在等著他。許多,許多地獄,不同的層次。噢,我的天。(很嚇人。)

是的。我知道。沒有人知道這一點。因為肉體是好的,但它阻礙了人的眼睛,我們天堂的眼睛,第三眼,所以他們無法看到任何東西。(是的,是的。)所以,他們不相信天堂或地獄的存在。甚至教宗也說沒有地獄。教宗,方濟各。(對,是的,師父。)

天啊,如此黑暗在這個世界上盛行。大多數人都不再想去理解任何事情。他們認為自己可以統治世界。為了什麼代價?以什麼為代價?他們從來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殺傷力,謀殺自己的靈魂和精神。(是的,是的。)

是的。用不了多久他就會知道了。好吧,反正他不再年輕了。(是的,師父。是真的。)他已經老了。他應該含飴弄孫,或者去做什麼,就像所有的老年人一樣。不,但他想成名。他想像沙皇一樣,在歷史上留名,像沙皇一樣恢復蘇聯。噢!真是做夢。他有妄想症。他被我執控制了。(明白了,師父。)瘋狂且有妄想症。

現在全世界都在反對他。甚至所有國家都禁止了俄羅斯航空,也拒絕了俄羅斯航空,就連酒吧和餐廳也把伏特加扔掉了,他們不賣伏特加。(喔,噢。)是!而那是讓他們賺很多錢的商品。(哇。)他們把它們全部倒掉,然後賣別國的伏特加。例如,烏克蘭的伏特加。我也不是在廣告。你知道我反對所有酒類和諸如此類的東西。(對。)但就連這些人,不是社會的上層人士或什麼有名的人,他們也知道是非對錯。(是的,是的。)

但像普丁這樣壞心的人卻毫無道德可言。我真的很失望。我很驚訝,因為現在他正等著世界被新冠肺炎和被中國對台灣的威脅分散注意力,然後他就做了這樣的動作。(明白,是的。)

還有撒謊等等,說:「噢,我們知道,我們不會發動戰爭,因為這會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然後在第四次世界大戰。愛因斯坦說,我們將一無所有,我們只會用棍棒和石頭戰鬥。」他讓全世界都放鬆戒心,以為他不打算入侵烏克蘭。(他誤導人們。)他就在等待這一點。

就連我也沒想到。我從沒想過有人會如此邪惡。(對,是的。)就是這樣。(是的,師父。)我告訴過你們很多次,我都沒有吸取教訓。世界各地我都去過了,而我仍然相信人類是好的。(是的,師父。)這就是問題所在。當人們說他們是好人或他們不會做壞事時,我就相信了。(對,是。)

現在,整個世界也一樣,他們相信普丁永遠不會讓烏克蘭受苦。對嗎?烏克蘭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俄羅斯的事。(沒有。)即使俄羅斯奪走了他們的克里米亞,他們現在仍舊還是沒有多大的反應。(是的。)(是的,師父。)沒有復仇,什麼都沒做。

而俄羅斯,普丁仍想進去殺了他們的孩子和他們的母親。使人們成為寡婦和孤兒。(是的。)或殘疾和殘廢、死亡或半生不活、或把他們身體切割開來,等等之類的。(噢,天啊。)真的很邪惡。(好殘忍。)噢,如此殘忍、邪惡。噢。天堂永遠不會原諒這個人,若他是個人的話。他是如此著魔,他的靈魂被賣給魔鬼了。(噢,天啊。噢。)

我也有點責怪疫苗。但當然,我不能怪罪疫苗,因為人類必須自己想辦法保護自己不被大流行病感染,以他們所知最好的方法。(是的,師父。是的。)盡他們所能。沒有人想透過疫苗或任何東西故意殺死任何人。只是副作用而已。(是。對。)

所以這個人已經走太遠了,我想他的靈魂已經死了。已被地獄俘虜了。他把靈魂賣給了魔鬼,好讓他能贏得戰爭,吹噓他的戰爭策略和勝利,不管是什麼。

這些烏克蘭人民的犧牲仍然令我印象深刻和深受感動。(我們也印象深刻。)我是指,他們不習慣戰爭,卻立即以所有的勇氣和犧牲奉獻的精神面對戰爭,(是的,是的。)還有對他們同胞的愛,像是這樣。(是,在新聞中,我們看到很多這樣的事。)所以一切都很自然,都很單純、迅速。(是。哇。)沒有任何廢話。沒有思前想後。若他們得為自己國家而死,他們就捨身而死。(哇。)

普丁怎麼能夠掌控這樣的人。他一定是在開玩笑。儘管他佔領了烏克蘭,他也會恐懼一輩子。(對,師父。)就算有保鏢,他也不敢走出他的大門。而所有將被部署在那裡,作為普丁傀儡的俄羅斯人、士兵或政府,如果他們入侵了,將永遠無法在烏克蘭睡個好覺,倘若他們真的強佔烏克蘭。他們將無法好好治理烏克蘭。他們將睜著一隻眼睡覺,因為他們永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暗殺。(噢。)這樣有骨氣的人民是不會就這樣投降的。(是,他們的精神很強大。)他們的精神十分強大且十分高尚。(是的,的確。)

就連他自己的人民,也有成千上萬的人在抗議自己國家的戰爭。(噢,對。是的。)世界各地也是如此。在倫敦、東京、在台北,台灣(福爾摩沙),(是。)到目前為止,第一批抗議的國家。還有美國,各地都是如此。(是,整個世界都與烏克蘭站在一在。)孩子們也站出來說:「阻止普丁!」「停止殺戮!」等等之類的。(哇。)「阻止殺人犯。」或我在螢幕上看到的任何一閃而過的標題。我沒有看整則新聞,我只看了那些照片和一些頭條新聞等等。甚至不需要看到整件事情。照片就說明了一切。(是的,的確。)以及所有這些新聞。(是的,師父。)

噢,天啊。我真希望烏克蘭平安無事。因為有些人,由於有小孩或老人而必須逃往其他地區。(是的,對。)但其餘的人卻留下來戰鬥。(是的。)所以這讓我感到更加驚訝。這是一個人口不多的小國,並不大。(是的,不怎麼大。)而且不怎麼打仗,居然還這麼強大,反應這麼快,像這樣人格這麼高雅。我真的很敬佩。他們的勇氣、英勇和高貴的情操。(是的。)烏克蘭萬歲。(是的。烏克蘭萬歲。)

(師父,我還有個問題。師父有什麼感覺呢?師父有什麼個人的願望嗎?)

我感覺很不好。我感覺這世界是個地獄,很少有人是善良的。只關心自己,而不關心別人的死活。太醜陋了。如果有什麼是我想要的,那就是「回家」。(是。)有時我夢想我是一名普通人。也許去蒙古或其他地方,有一大片草地,這樣我的狗族人就可以一直與我在一起,他們可以盡情奔跑,沒有圍欄、沒有限制、沒有所有那些壞能量影響他們,不用感覺我的擔心、焦慮和悲傷。(是的,了解,師父。)

還有什麼問題嗎?沒了。(沒有了,師父。)好,好吧,我祝你們一切順利。(謝謝師父。)祈求保護,(我們也為師父祈禱。)祈求保護。謝謝你們。(我們為您祈禱,師父。謝謝您,師父。)謝謝你們。

Host:我們感謝摯愛的師父分享她的見解,並且我們為烏克蘭立即和平祈禱,為所有受影響者安全祈禱。願上帝保護我們所有人。

聆聽更多清海無上師關於烏克蘭局勢的談話,請於二○二二年四月十六日星期六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次會議的完整開示內容。

另外,為供參考請查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喚醒我們內在上帝力量所需的成分

來自新冠病毒首領的重要訊息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師徒之間:

清海無上師大無畏的濟世工作

人民需要真誠、堅強與明智的領導人

女性必須受到保護和尊重

總統應保護人民生命

復仇永遠不會帶來和平

真正的聖戰

真正的聖人頭銜

持純素展現我們的愛與慈悲

真正的慈悲和道德標準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觀看更多
最新
2024-04-25
46 次觀看
2024-04-25
30 次觀看
2024-04-24
170 次觀看
29:19

焦點新聞

2024-04-23   82 次觀看
2024-04-23
82 次觀看
2024-04-23
180 次觀看
2024-04-23
56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