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普丁必須號令在烏克蘭即刻停火 2022.04.11

2022-04-13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二年四月十一日週一,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慈愛地撥出時間來唸一則由阮願所編譯的《猶太民俗寶庫》中的啟迪人心的故事。在此之前,師父分享了一些關於烏克蘭的好消息,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也隨後分享了一些好消息。

世界發生了一些變化,它變化得如此之快。(噢。)因為英國首相去基輔訪問,走在基輔的街道上,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是,我們看到了。)

「Media Report from Global News Apr. 10, 2022 Boris Johnson(m):弗拉基米爾,首先,我想再次向勇敢的烏克蘭人民致敬,他們勇敢反抗我們看到的駭人聽聞的侵略。在過去的幾週裡,世界發現了新的英雄,而這些英雄就是烏克蘭人民。普丁在布查和伊爾平等地的所作所為,他的戰爭罪行已經永久玷污了他的名譽以及他政府的聲譽。我們將與我們的夥伴一起,加大經濟施壓,我們還將逐週加強對俄羅斯的制裁。不僅僅是凍結銀行資產並制裁寡頭,我們將不再使用俄羅斯的油氣。我們將給予您所需要的支持,經濟上的支持,當然還有防禦性軍事支持,我可以自豪地說,英國在這方面起到了帶頭作用。」

還有歐盟的現任主席,她前幾天也去了基輔,交予烏克蘭一份快速的申請。一種快速的協議,簡單的。所以,他們說烏克蘭可在幾週內加入歐盟。(哇。)(太好了。)(耶!)是,我也是,我也鼓掌。而不是好幾年。(是,師父。)這樣很好。很高興他們有一些朋友。(是的,師父。)精神上、情感上的支持。(對,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NBC News Apr. 9, 2022 Ursula(f):讓我首先對今天在火車站遭到俄羅斯襲擊的家庭、兒童和無辜民眾表示哀悼。您的戰鬥也是我們的戰鬥。今天我和大家一起在基輔傳達一個非常強烈的信息,歐盟在您們身邊。」

「Media Report from The Telegraph Apr. 9, 2022 Ursula(f):烏克蘭屬於歐洲大家庭。我們聽到您強烈而清晰的請求。今天,我們在這裡給您首個肯定的回答。親愛的弗拉迪米爾,在這個信封裡,是向歐盟成員資格邁出的重要的一步。這裡的調查問卷是我們在未來幾週進行討論的基礎。這是您通往歐洲和歐盟之路的起點。我們對彼此有很多了解,因為在過去的幾年間,我們一直在密切合作。因此這個觀點的形成不會像往常一樣需要幾年時間,但如果我們密切合作,我認為只需幾週時間。」

就連美國也想以某種方式多幫助他們一點。以更實際的方式,提供更多支持與幫助。北約也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他們的觀點,(是的,師父。)他們本該在十四年前就改變的。他們本該在十四年前就改變他們的觀點。

我不知道究竟是誰的錯,但當時美國似乎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是。)但北約說不行。能想像嗎?(噢!)這很可笑。(我想是德國和其他國家。)德國說不行?這就是原因吧?(是的。)所以現在烏克蘭必須付出代價,俄羅斯也是。兩國都必須為他們的固執付出代價。

當時是誰執政?是安格拉‧梅克爾。(是。)她為何說不行?(我不知道。)我也沒有任何藉口給她,但願她現在「很享受」來自這兩個國家,來自無辜人民的流血事件。(是,師父。)即使是俄羅斯的士兵,他們也是無辜的,他們只是做他們必須做的事。他們被命令這樣做。他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是的,師父。)

我希望現在有了這些支持,俄羅斯會三思是否繼續進行戰爭。(是的,師父。)停止戰爭是最好的解決方案。普丁先生應該下令停火,並命令他的部隊回家。只是隔壁的鄰居,回家不需要很長時間。(沒錯,師父。)那麼世界會有更多和平。(是的。)現在他知道烏克蘭人,他們會決一死戰。他們不會放棄。而且看起來他們正在不同的方向獲得勝利。(是的,師父。)

但現在有報導說俄羅斯正在準備下一場大型戰役在東部的頓巴斯。(是的,師父。)我希望他停止戰爭。我希望他及時停止,因為已經失去夠多生命了。(對。)(是的,師父。)在他下令停火並命令部隊回家之前,還要死去多少人?(是,師父。)當人們感到高興時,會停止對他的憤怒和仇恨,所有這些中和的能量對他的健康和其他一切都有好處。倘若他還想活在這個星球上。否則,他很快就會死去,不管他是贏還是輸。(是的,師父。)

因為當有太多人憎恨你時,這種黑暗的能量會刺穿你身上的任何盔甲,甚至無形的盔甲。而你會很快死去,你會很短命。事實就是這樣。(是的。)更不用說地獄在等著他或其他事情。(明白,師父。)甚至被議會摧毀他的存在,若戰爭持續下去,我就無法介入斡旋,更多無辜者會平白死去。(是的,師父。)那麼他的本質、他的存在,無論是由什麼構成的,都會被永遠毀滅。這很遺憾。(是的。)

在整個宇宙中存在並不容易。儘管我們只是一個存在,且很渺小,但若我們被摧毀了,就是摧毀了,永久摧毀。(是的,師父。)希望普丁先生聽見我的話,為了他自己,也為了俄羅斯人,無辜的士兵,以及無辜的烏克蘭平民和士兵。這是十分令人悲傷的事。(是的,師父,的確是。)

而且戰爭越是進行下去,有越多俄羅斯人破產。人們已經沒有生意,許多人已經沒了工作。(是的,師父。)(是的。)倘若戰爭繼續下去,西方將切斷他們對石油和天然氣的需求。因為這對俄羅斯來說是一筆很大的收入。(對。)(是的,師父。)如果沒有這數十億收入,俄羅斯無論如何將不得不在一個月左右停止戰爭。[…]

無論他想殺戮多少人。(是,師父。)烏克蘭人,現在對死亡已經麻木了。他們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死亡。(哇。)他們已看到了太多死亡。(是。)他們變得更加堅強,更加堅定戰鬥的決心。(對。)他們沒什麼可失去的。(是的,師父。)被俄羅斯殺死的烏克蘭人越多,他們就越有決心去戰鬥。所以我認為普丁總統應該考慮這一點。(對。)(沒錯。)不管是誰,若不想讓俄羅斯徹底破產的話。對俄羅斯而言,衰退期將是一個極其漫長的冬天。

噢,天哪,太可怕了。我確信他被他的同黨深深誤導了。(了解,師父。)現在他讓自己陷入了這個爛攤子。(沒錯。)進退兩難。(是的,師父。)但他應該下令停火,然後命令軍隊回家。人們有時候會犯錯。(是。)如果知道自己犯了錯,就改正。(對,是的,師父。)

安格拉·梅克爾,根據她所有所謂的慈悲和對難民的慈悲姿態,以及反對戰爭等言行,我不認為她支持戰爭。但她為何不讓烏克蘭加入北約?我不知道那有什麼問題。加入北約並不意味著他們會和俄羅斯開戰,除非俄羅斯先和他們開戰。(的確。)(是的,師父。)沒有人想要戰爭了。(正是如此。)已經有太多戰爭了,太累了,還有新冠疫情等等。(是的,師父。)他們不想與俄羅斯打仗,因為他們想要俄羅斯的便宜石油和天然氣,已準備就緒且可用。(是。)所以,安格拉·梅克爾不可能擔心俄羅斯會與西方開戰。這是私人的原因。她和普丁非常親近,或類似情況。

因為這件事,我對這位女士非常失望,非常失望。我原以為她是位有智慧的婦女,堅強,而且知道如何做、做什麼。但對於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處理,她真是犯了大錯。現在雙方都有這麼多人死亡。(是的,師父。)對於俄羅斯,至少一萬六千人死亡,還有四萬多人,也許現在更多,若非在戰鬥中失蹤或死亡,就是作為戰俘被關在監獄裡。(了解,師父。)而且現在全世界都反對俄羅斯。然而她以前想保護俄羅斯,但現在她置俄羅斯於險境。(是的,師父。)有時候只是個多事者,對任何人都沒有幫助。(對。)

她還會說俄語,我想這就是為何她覺得和俄羅斯好像有情感連繫。但那不是可以玩的遊戲。人們的生命處於危險中,現在有這麼多人死亡。我希望她睡得安穩,吃得下。我希望她不會感覺到被自己的良心敲打。(了解。)天哪,你被賦予這樣的特權和權力,然後就因為私人原因,或情感,或其隨便什麼…因為她沒有其他理由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對,是,確實如此。)到目前為止,北約從未向任何人發動過戰爭,除非為了保護他們自己的人民,他們自己的盟友。(是,確實,沒錯。)那她為何會阻止烏克蘭?

烏克蘭從未與俄羅斯發動過戰爭。到目前為止,是俄羅斯向烏克蘭發動了戰爭。(是。)一直以來,至少有八年了,至少從克里米亞開始。噢,天哪。[…]

我認為如果普丁是明智的,他就該下令停火,非常簡單。(是,對,確實。)不必說什麼,甚至不必道歉,如果他做不到。[…]如果俄羅斯幫助重建烏克蘭,那一切會更好。(是的,師父。)人們將既往不咎。

現在因為俄羅斯正在敗退,這是他們使用學員的原因。你們知道的,年輕學生?(是。)正在學習如何做新兵,學習如何戰鬥。軍校學員仍在學習過程中,很年輕,十七至十八歲。(是。)剛入伍。還有,他們現在甚至用退伍兵。那些本該已經退休的人。(是的,師父。)現在,他們把他們都調集起來。這意味著,他們真的損失慘重。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是領導人的話,我就會命令我的士兵回家以拯救更多生命。(是的,師父。)盡可能多地拯救生命。

人們會犯錯,但不必總是戰鬥至死以掩蓋自己的錯誤。沒有必要那麼做。(是。)很多人也犯錯,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必須繼續犯這個錯誤。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對。)假如你是人,人皆犯錯,但繼續犯錯就是白痴,(是。)或在這種情況下是邪惡的。(對,是的,師父。)你對無辜者的死亡,包括你自己公民的死亡,沒有任何感覺、沒有同情、沒有任何由衷的感受。(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Apr. 12, 2022 Reporter(m):在基輔附近,一位母親看到兒子屍體在她眼前的反應。」

這將是顯而易見的,暴露無疑,讓全世界都看到你是無情的。這種名聲不太好,或名譽不好,帶入墳墓,載入人類史冊。(是,對,師父。)[…]

你們還有任何問題嗎?(師父,我們有些好消息。)[…](一份報告稱,來自普斯科夫州的一個部隊,有至少六十名俄羅斯傘兵拒絕在烏克蘭作戰。)我猜他們已經受夠了,看到屍橫遍野,平白無故的。(是的,師父。)我猜他們現在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了。(是。)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Apr. 8, 2022 Reporter(f):尼娜溫尼克家遭到炮擊。她的女兒失去了一條腿。

Nina(f):我們所有人都被爆炸震暈,當我們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們開始尋找彼此。然後,我看到她在尖叫:『媽媽,我的一條腿沒有了。』這太可怕了。

Reporter(f):俄羅斯否認襲擊平民,她對此有何反應?

Nina(f):告訴他們別再撒謊了。

Reporter(f):她說他們經常撒謊。

Nina(f):醫院裡有一位失去一條腿的女人,這就是事實。」

不像宣傳的那樣,現實是無辜者的死亡。成千上萬的同志已死亡,或陷入困境或在監獄裡。(是的,師父。)噢,天哪。他們以前不知道這一切,這是他們現在拒絕的原因。[…]

(這個部隊被解僱,有些人受到刑事起訴的威脅,一家俄羅斯報紙報導的。其他報導稱俄羅斯軍隊損失慘重。)是,毋庸置疑。(而且士氣正在下降。)嗯,這不是新聞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僅僅六週,他們就損失這麼多。(是。)他們的損失比任何最近的戰爭都要多,比如伊拉克或阿富汗。[…]

失去士氣不是很糟糕,失去你的生命才是糟糕的。(是的,師父。)我希望他們不打仗,不要打仗。那麼即使是總統也無法殺死所有人。(是的,師父。)如果他們還活著,那麼烏克蘭人也會活著。(對,師父。)如果他們不去打仗,那麼他們就會活命。而且雙方都會活著。(是的,師父。)你們的妻子、你們的小孩、你們的父母、你們的朋友、你們的夥伴,他們都在等著你們。

拜託,不要打仗,回家吧。或者甚至做個戰俘,你會保住自己的生命,直到戰爭結束之後。或交換戰俘。不管怎樣,活著就好。當逃兵或隨便什麼。去烏克蘭,做一名戰俘,不管怎樣。只要不死。不打仗,你就不會死。拜託,上帝保護你。祈求上帝保護你。不要打仗,沒有必要,沒有必要。若俄羅斯人或普丁總統說烏克蘭和俄羅斯是一家人,那你們為何要殺害彼此?(是,的確是。)[…]你不能就這麼去殺自己的家人。(沒錯。)你不是野蠻人。就算是野蠻人,也不那麼做。(是。)所有人都認得出自己的家人。(沒錯,是。)你不會殺死自己的家人,除非你瘋了或是邪惡的。(是,師父。)[…]

還有更多好消息嗎?[…](一場名為「捍衛烏克蘭」的活動籌集了一百多億歐元捐款,以向烏克蘭提供人道主義支持。這場活動是由歐盟、加拿大和國際組織「全球公民運動」共同組織的。歐盟也承諾捐款十億歐元。)

他們應該的,他們應該支付更多,並提供更多幫助,因為是他們讓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付出了生命代價。兩個國家。(是的,師父。)

我不感謝任何這些現在才開始涓涓細流地提供一些所謂幫助的人。但我要感謝烏克蘭。烏克蘭讓西方國家,不僅僅是俄羅斯感到驚訝,他們的堅韌不拔、他們的勇氣、他們的崇高犧牲。(是的,師父。)他們也讓我感到驚訝。因為在普丁擊敗克里米亞和其他兩個地區之後,我不認為烏克蘭會再有更多的精神來戰鬥。

以前,我猜想他們只是太溫和了。(是的,師父。)他們不想把事情鬧大。但我認為現在,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不戰鬥,就會失去烏克蘭,於是他們傾其所有。(是。)這對俄羅斯及西方而言確實感到很意外。我認為他們現在對烏克蘭有了更多一點的尊重。(是的,師父。)驚訝吧!我們沒有死!我們還在這裡。[…]

我必須感謝烏克蘭,因為這是世界必須學習的高尚和勇氣。(是的,師父。)而且,我感謝烏克蘭,因為他們不僅僅是為自己而戰,因為他們的勝利將有利於歐洲和許多其他國家,這些國家從他們的農產品中受益。(是的,師父。)因為烏克蘭是歐洲的糧倉。

想像一下,若俄羅斯贏了,那麼所有這些農產品都將屬於俄羅斯。而且,普丁至少還將用它作為另一個箝制歐洲的工具。因為,現在天然氣和石油已經削弱了他們,讓他們感到這麼害怕,以至於他們甚至根本不敢以任何方式反對普丁。(是,師父。)現在如果他擁有烏克蘭的全部農產品,你能想像嗎?(是,師父。)他們可能會全都下跪乞食。(是的,師父。)所以我感謝烏克蘭。

我認為歐洲至少應該感謝烏克蘭犧牲了自己,至少可以說為了整個歐洲的生存。所以,歐洲應該更加保護烏克蘭,因為保護烏克蘭就是保護他們自己,保護歐洲國家和周邊國家,以及其餘的受益者,他們受益於烏克蘭勤勞的農耕生活方式。(對,師父。)

這次我感到非常驚訝。不僅僅是關於烏克蘭的勇氣、自我犧牲和高尚的心態,也因為世界的反應。我不是指惡魔政府,我不是指惡魔般的領導人。我指的是民間的個人,(是。)世界上的公民,他們理解如此之快。(是的,師父。)他們或多或少地幫助他們,否則,我不認為烏克蘭能經受住第一次打擊。[…]他們就不可能那麼堅強。

而上帝也提供了幫助。(是的,師父。)我告訴過你們,儘管我們看不到,他們看不到。但上帝幫助,天堂幫助;不讓烏克蘭遭受不公義。全世界都支持他們。(是的,師父。)[…]但是,我仍然希望他們的犧牲不會是徒勞的,會是有意義的。(是的,師父。)至少,如果戰爭終止,如果整個世界甦醒,這將是有意義的。[…]

天哪,我想太多突然死去的人了。好吧,無辜的、純潔的人,我們可以照顧他們的靈魂,但是那些人死得太快,他們沒有時間準備,沒有時間清理自己,他們有麻煩。他們四處遊蕩,或者漂浮在地獄之上,或者甚至不知道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那是死者,而倖存者也不好過。[…]

至於難民,他們去了一些國家,不得不忍受許多情況。(是的,師父。)[…]還有一些難民去了英國,簽證等了很久。他們為何需要那麼久?只需蓋章讓他們進來!(是的。)許多國家免除簽證,免除對烏克蘭難民的官僚作風。英國也應該這樣做。(是的,對。)

噢,天哪!他們應該這樣做,因為當他們讓烏克蘭放棄所有核武器時,英國也是烏克蘭主權與和平的保證者之一。(是的,師父。)烏克蘭人民熱愛和平,天真無邪,放棄了這一切。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現在成了無助的受害者。(是的,師父。)如果他們也有核武器,也許他們可以將其作為威脅。(是的,師父。)但是他們什麼都沒有,只有一些非常少的武器。西方並沒有提供多少幫助。現在他們正幫助更多,他們承諾會幫助更多。但在此之前,他們幾乎一無所有,或者說非常少,卻在對抗俄羅斯的大軍。(是的,對。)[…]

他們都告訴烏克蘭政府放棄所有核武器,他們做到了。而且全部都簽了字,至少是三大強權。在葉爾欽的領導下,俄羅斯也簽字了。(是。)然後英國也簽了字,美國也簽了字。保障烏克蘭獨立的、安全、主權和自由。而如果,比如說,萬一俄羅斯背叛他們,他們將保護烏克蘭。而現在,他們做了什麼?一直以來,那麼多人已經死了,他們才開始多付出一點。(是的,師父。)[…]

所以,我責怪所有這些背叛烏克蘭的國家。他們背叛了烏克蘭,他們確實背叛了。也許他們現在正在甦醒,他們看到了所有的暴行,也看到了無處不在的所有壓力。(是的,師父。)[…]

他們都背叛了烏克蘭。好吧,也許他們現在正在試圖彌補。很好,這總比沒有好。但是他們應該在之前就這樣做的,他們甚至在戰爭開始之前就應該這樣做,去制止戰爭,避免戰爭,而不是害怕普丁,或害怕失去天然氣和石油,等等之類的。(是的,師父。)他們應該知道普丁也害怕無法向他們出售天然氣和石油。(對,是的。)因為他用它賺了很多錢,我的意思是俄羅斯用它賺了很多錢,當然,總之,若它是國有的,他也有股份。(是的,師父。)所以,他們不應該背叛烏克蘭。

無論如何,俄羅斯背叛了烏克蘭,背叛了自己保護烏克蘭的承諾。相反,他們背叛了烏克蘭,入侵烏克蘭,殘暴地殺害、謀殺無辜的人民和兒童還有婦女。(是的。)而西方背叛了烏克蘭,沒有真正幫助和保護他們。一個半月過已經去了,他們才剛剛開始多進展了一點點。

一開始,他們並沒有幫助什麼,只是讓烏克蘭試試看,不管其死活。(是的,師父。)他們應該知道俄羅斯非常殘暴。他們應該知道不管烏克蘭是否加入北約,俄羅斯無論如何都還是會入侵烏克蘭。他們可以看得很清楚。(是的,師父。)因為首先他們(俄羅斯)說烏克蘭不應該加入北約,並且他們以此為藉口想入侵。後來烏克蘭沒有加入,北約說:「我們不接受烏克蘭。」而他們還是入侵了,普丁。(是的,確實如此。)他們又找了另一個藉口,說烏克蘭有法西斯分子和納粹分子。大家都可以看到這一點,但仍然沒有幫助烏克蘭。沒有嘗試更有力地、更誠實地幫助烏克蘭。(是的,師父。)

所以,我說他們都背叛了烏克蘭,不只俄羅斯。(是的。)即使他們白紙黑字簽了字,並蓋章保證讓烏克蘭和平並擁有自己的主權。這不僅僅是關於背叛烏克蘭。西方非常差勁地表現出軟弱、怯懦和一個不值得信賴的實體。(是的,師父。)

因為烏克蘭喜歡與自由世界在一起,喜歡民主。他們熱愛和平。他們以致命的方式放棄了所有的核武器,證明了這一點,他們讓自己在全世界面前變得脆弱,相信西方或俄羅斯會像紳士那樣信守諾言。(確實,是的。)在過去,人們只需握握手,僅此而已。他們甚至不需要簽署任何東西,他們彼此信任,因為我們都有榮譽。如果我們承諾某事,就應該要履行。(是,的確。)

所以,無論是俄羅斯,還是西方都是很可恥,尤其是那些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的人,以及那些簽署條約、備忘錄的人,要保護烏克蘭以防受到任何攻擊。(是。)真可恥,他們樹立了一個非常糟糕的榜樣,他們向全世界發出了一個非常糟糕的信號。(是的,確實如此。)就像,若你跟隨自由世界,如果你和他們做朋友,你就會被殺。無論如何,你會被拋棄,你會被背叛。

「Media Report from 60 Minutes Apr. 11, 2022 Scott Pelley(m):澤連斯基告訴我們,對平民的屠殺本來是可以被制止的。他對於盟軍拒絕在烏克蘭上空設立禁飛區感到極度失望。我們世界過去遭受過這種不作為之苦。

Scott Pelley(m):總統先生,您在對北約的一次演講中說:『所有死去的人都因為你們而死,因為你們的軟弱。』您是說,西方對這些暴行負有一定的責任?

Scott Pelley(m):他告訴我們:

His Excellency President Zelenskyy(m):我記得,我們所有人都記得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和穿制服的魔鬼阿道夫希特勒的書籍。那些沒有參戰的國家有責任嗎?那些讓德國軍隊在整個歐洲橫行的國家。這世界對種族滅絕負有責任嗎?是的,當你有能力關閉空域時,你就對此負有責任。是的,一場世界大戰的爆發是可怕的,很可怕。我理解這點,而我不能對這些人施加壓力,因為人人都害怕戰爭。但這世界是否要對此負責,我相信要負責。是的,我相信如此。每天站在鏡子前問問自己:『你當時能做些什麼嗎?還是你無法做什麼?』你會在鏡子前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以及另一個問題:『你是誰?』的答案。這就是我所相信的。」

你看,給整個西方國家,給整個自由世界造成非常非常糟糕名聲。(是。)共產主義者,俄羅斯、普丁,給整個共產主義社會、盟友等等都留下了非常糟糕的名聲。他們雙方都應感到羞恥。(是的,師父。)[…]

你看,我真的很想告訴人們,告訴世界上所有的政府,請不要再有更多武器了。省下所有的錢幫助窮人,為人們提供更好的學校、更好的街道、更好的橋樑、更好的營養。(是的,師父。)但現在,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們了。因為經由在烏克蘭發動戰爭,即使普丁輸了,也給這個世界多年來一直在努力說服他們放棄武器或核能的那些小國,帶來了強大的衝擊力。(是的。)

現在他們有所有的藉口來開發核武器,或是保留他們的武器,或是永遠不會放棄它們,因為他們擔心他們會像烏克蘭一樣陷入不幸和痛苦,因為烏克蘭放棄了核武器。而現在,它變弱了,或看起來更弱。(是,對。)

我不是在談論他們的精神,我說的是他們的籌碼,他們可以用來談判的強項。(是的,師父。)我說的籌碼是普丁藉著在烏克蘭發動戰爭,向所有人、所有國家傳達訊息:「如果你有強大的武器,如果你擁有核武器,你就會有很高的籌碼,你將擁有比其他國家更大的優勢。」(是的,師父。)所以他們會利用這一點,無論他們是不是真的,還是利用這種情況繼續製造他們的核武庫,或是甚至更現代化的武器,其他種類的武器,來反擊,以防萬一。(是。)或是至少告訴其他國家:「不要靠近,我們準備好了,我們有用來防禦的一切,我們有用來反擊你們入侵的一切。」(是的,師父,明白。)

所以,無論他們是否真的想保護自己的國家,還是只是以此為藉口進行談判,我不知道該如何告訴他們了。(是,師父。)我也不想了。我不想為任何我建議放棄武器的國家感到責任重大。(明白。)如果全世界都聽從我的懇求或是建議,放棄他們所有的武器,那就太好了。(是的。)

不過如果只有一方放棄,而且是較小的一方放棄,或是一方放棄,而另一方不放棄,那他們就是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是,確實。)他們隨時都會感到很容易受到攻擊—他們永遠無法預料。(是,師父。)[…]

可是你不能就這樣做。這是人民的國家,(是的。)一個主權國家、自由國家。也是不久前,貴國簽署蓋章並承諾去保護的國家。(確實。)全世界都見證了。(是的,師父。)所以這很醜陋,非常低水準,卑鄙。[…]

我現在不可能告訴任何人:「擁有和平,不要擁有武器。」因為我會要為他們的和平或戰爭負責。(是的,師父。)我不能為一個國家或任何國家負責,我是為了全世界。因此,無論我說什麼,一切都是公正和公平的。(是的,師父。)

不過很可惜。(是的。)我們花了這麼多錢來破壞而不是建設。(是的,確實。)而整個世界,這麼多,我想,也許有數十億人仍處於貧困之中。(是的。)這不太對,這個世界不太正確。而且我們花了這麼多錢來製造痛苦、不幸、分離、死亡、破壞和造成傷殘,殺害並使人們殘廢。自己的人類同胞。(是的,師父。)吃、殺動物族人還不夠,我們還想殺害更多,甚至殺害人類。[…]

我感到最悲哀的是,這個世界本來可以是一個天堂。真的是這樣。因為我們擁有豐富的一切,充足的食物和自然資源。(是的。)只是我們開發的方式不對。[…]

我不知道普丁看到這樣的破壞,如何還能繼續戰爭。也許這只是共產主義者,他們相信結果能證明手段的正當。(是的。)

「Media Report from ITV News Apr.6, 2022 Dan Rivers(m):波羅地安卡鎮已經被俄羅斯的導彈和大炮掏空。海倫娜斯克洛帕德告訴我,她試圖救自己的兒子阿爾特姆。在她兒子被彈片擊中後,她把他抱在懷裡,她詳細描述了兒子的傷勢。阿爾特姆只有十二歲,酷愛打籃球。他的母親和繼父薩沙曾試圖逃離,但他們說一枚集束炸彈爆炸了,彈片擊中了他們。」

可是並非如此。你不能糟糕地結束而光榮地勝利。(是。)你不能用糟糕的方式取勝,不能以人類為代價。[…]

俄羅斯總統和他的人民應該知道烏克蘭政府很好。(是的。)他們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是的,師父。)那麼他應該感到敬畏、尊重,並還烏克蘭人民自由。(確實。)[…]

烏克蘭政府如果不好,就不會得到這一切支持。(是,師父。)而且如果有人真的控制了烏克蘭人民,比如若某個法西斯主義者控制了烏克蘭人民,那他們一有機會就會跑到俄羅斯去。(的確,是的。)他們沒有!他們不歡迎他們。他們推走了他們的坦克,他們阻止了他們的卡車,他們拿起步槍為他們的國家、為他們的人民而戰。(是。)對俄羅斯這是「絕不」,意思是:「我們不要你們。」[…]

所以,若普丁聽到我的話,他應該停止戰爭,至少是為了救他自己。更不用說救他的同胞了,那些年輕英俊的士兵,家裡有等著他們的妻子和孩子們,或是女朋友和父母。(是。)他們是某人的摯愛,所愛的人。他們不只是標籤上的數字,他們是一個人,而且他們有家庭。看到他們就那樣死去,真是讓人心碎。(是的。)

「Media Report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Mar. 15, 2022 Kyrylo(m):我們一起長大,一位珍愛的人。他不只是我的兄弟。他既是我的兄弟也是我的朋友。我很擔心媽媽,她會怎麼熬過去。她最小的兒子。

Mom:不可能的,不可能正常地活下去。這痛苦會一直在我心裡,直到最後,直到最後。不可能的。有時候,我只是關掉感覺。我不明白,他就那樣離開了。然後,震驚再次淹沒了我。這種壓力。

Kyrylo(m):他總是在這條長凳上盪來盪去,和我閒聊。

Reporter(m):烏克蘭總統說約有一千三百名士兵被殺,但這個數字無法獨立核實。

Mom:我親愛的瓦西卡,我的兒子。

Reporter(m):這段影片最初發布的一天之後,瓦西卡的哥哥凱萊洛也在烏克蘭西部的一次導彈襲擊中喪生。」

可怕,太可怕了。想像一下如果這是你或即使是你的兄弟。(是,師父。)太可怕了。[…]

我感到好痛苦。好痛,好痛。我不知道如何會有人承受得了,去製造戰爭。我們只是旁觀者,我們只是看著,我們就感到很痛苦了,更不用說受害者了。想像一下那裡的士兵,很冷,天寒地凍,而他們卻用露天坦克送他們去。(是的。)[…]

俄羅斯正在全面潰敗,不僅在戰爭中,而且在所有戰線上。因為沒有人會再尊重俄羅斯了。他們會感到:「噢,俄羅斯一定很可怕,一定很邪惡。所以烏克蘭人如此殊死戰鬥,不顧一切擺脫俄羅斯的控制。」[…](是的,師父。)對俄羅斯很不利,很不利。即使俄羅斯贏了,所有人都會認為這是一個很壞很壞的國家。(是的,師父。)糟糕的政策,什麼都糟糕,糟糕的一切。[…]

我非常生氣,我非常生氣,我也感到非常厭惡。我告訴過你們,好多次了。我永遠都說不夠。我對這些人感到非常厭惡。(是的,師父。)我覺得他們不值得當人。更不用說當一個國家的首領,或是一個大組織的首領,或是一個值得尊敬的組織的首領。發誓要保護和平和自由、民主。都是胡扯。(是的,師父。)現在他們露出了真面目,你們可以看得很清楚。(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Fox News Mar. 25, 2022 Ex-general Jack Keane(m):拜登政府出於某種原因,甚至不願意使用『我們想要贏』這樣的字眼。我們希望烏克蘭人戰勝俄羅斯人。」

「Media Report from Fox News Mar. 31, 2022 Ex-general Jack Keane(m):『我們不要普丁輸。』」

(一位前將軍在一則新聞中評論說,他認為拜登不希望普丁輸,因為所有這些阻礙。)他阻礙是因為他不想讓普丁輸?(是的,這是一位將軍的想法。)他們不需要去想。(是。)就像你的手掌般清晰。是如此清晰,如此邪惡。我告訴你他是魔鬼,現在你信不信?(相信,師父。)他比普丁還壞。(是的。)至少普丁,他想要一個國家。(是。)這就是他入侵的原因。但是拜登,與他有什麼關係?還想讓人死。而現在因為壓力太大,所以他在這裡給一點,在那裡給一點。(是的,師父。)[…]

至少普丁,也許,你可以說他是貪婪或憤怒或其他。或者說他很瘋狂,或者是疫苗問題。

而他想要這個國家。但是拜登,他沒有理由希望烏克蘭失敗、死亡。(我明白了。)我甚至更責怪那個魔鬼,他給了普丁權力。(是的,師父。)只是用嘴說說,或者只是空口說說。這只是口惠而實不至。(是,的確如此。)甚至還指責普丁是個屠夫。他是比普丁還壞的屠夫,在烏克蘭需要幫助之際,阻止人們去幫助烏克蘭。不僅不幫助,還阻止人們。他真的希望烏克蘭滅亡。(是的。)現在大家都很驚訝烏克蘭沒有死,死的是俄羅斯人。(對,師父。)這一定讓拜登很受傷,他的魔鬼同伴輸了。

真可惜,我的上帝。現在你能看出誰是誰,不是嗎?(是的,師父,非常清楚。)北約的負責人也是一樣。當然,你可以看到他的所作所為。

「Media Report from WION Mar. 17, 2022 NATO Secretary General Jens Stoltenberg(m):當然,我們支持和平努力。我們呼籲俄羅斯和普丁總統撤回其軍隊,但我們沒有在烏克蘭部署北約地面部隊的計畫。」

他不幫忙,什麼都不做。他甚至不讓烏克蘭加入。但是瑞典和芬蘭,「歡迎!」很快,在夏天他們就會加入。(哇,是的。)而烏克蘭這些年來一直在乞求,他卻不給。(是的,師父。)

啊,天啊,所有這些人,他們都是以不同方式的殺人犯。(的確。)他們就是邪惡的殺人犯。比罪惡更醜陋,只有地獄才能容忍他們,當然是用火,用鎖鍊和鍊子,還有各種嚴拷刑具,他們無法逃脫。即便在這個世界,他們能逃脫,因為他們有一個身體,或藉著別人的身體,然後要過完他們的規定的時間。(是的。)此外,地獄不會容忍他們,當然,天堂最不能容忍。(對。)

如果普丁停止戰爭,我會拯救他。(噢。)只是為了世界和平,並且為了烏克蘭人民和這個世界,我希望他能停止戰爭。所以即使我救他並受罪,都是為了烏克蘭人民和世界和平,而不是因為普丁。[…]

好吧,親愛的,保重。(師父保重,感謝師父。)[…]

再見,上帝保佑。(感謝師父,再見,師父,上帝保佑師父。)愛你們。(愛您,師父。)

Host:我們衷心感謝最寶貴的師父英勇支持熱愛自由的烏克蘭,並讓我們看清恢復世界和平與安全的真正解決方案。願上天的干預幫助當權者醒悟並意識到唯一有益的結果,是在烏克蘭永久停火,以保護所有世界公民的未來,並為地球伊甸園播下種子。我們祝師父在宇宙所有仁慈眾生的持續保護下身體健康、安寧。

欲聆聽這個感人的猶太故事「兩個朋友」其由清海無上師慈愛翻譯及講述,和師父對烏克蘭慘烈戰爭的更多看法,請鎖定師徒之間節目,稍後收看本次會議的完整播出。

此外,請參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只有和平締造者才能上天堂

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支持烏克蘭

大國沒有信守對烏克蘭的承諾

烏克蘭人民的團結精神在世人面前閃耀

烏克蘭的高貴意志力勝過俄羅斯的武力

師徒之間節目: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

天堂在善惡之戰中幫助烏克蘭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觀看更多
最新影片
2022-08-09
138 次觀看
2022-08-08
724 次觀看
2022-08-08
188 次觀看
2022-08-08
1211 次觀看
3:43
2022-08-08
551 次觀看
4:18
2022-08-08
465 次觀看
31:07

焦點新聞

2022-08-07   36 次觀看
2022-08-07
36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