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沒有任何藉口入侵一個國家 2022.04.25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二年四月廿五日週一,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在她仍為世界進行的密集閉關打坐期間慈愛致電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師父親切地抽出時間回答諸多問題,並針對團隊提出的一些烏克蘭的好消息分享她的見解與智慧。

(師父,有報導稱,俄羅斯寡頭阿布拉莫維奇在烏克蘭和俄羅斯和平談判期間被下毒。是真的中毒,或像某些報導提到的那樣是「環境」因素造成的?)

連五歲小孩都不會相信。「環境」。為何其他人沒受到影響?只有這些重要人物被影響。(噢,沒錯,是的,師父。)只是阿布拉莫維奇和其他幾位重要的烏克蘭和平談判者。(是的,師父。)環境,算了吧。在和平談判桌上有什麼樣的環境影響?(沒錯,是的,師父。)不管怎樣,所有科學家和醫生都說那是毒藥,又是神經毒劑類的毒藥,像化學武器一樣。(了解。)俄羅斯一直都用它。而普丁甚至把它用在自己的朋友身上。這個人,阿布拉莫維奇,應該是他的密友,支持者。(是的,師父。)看起來是這樣。反正他從未反對過普丁。(是的,師父,對,師父。)他甚至受到西方制裁。(是。)所以任何不討好普丁的,他就毒害,不管出於何種原因。然後我看到一些新聞說,就是普丁他們做的。俄羅斯人說這樣很好,是很好的公關,很好的公眾關係,這樣人們就會更同情他們。(噢。)想想看。只為了他們邪惡的目的,可以犧牲任何人,甚至自己的朋友。(天哪。)

現在誰還敢和普丁做朋友?(是的,師父,的確。)我不敢。(不敢。)你們呢?(不敢,師父,根本不敢。)無論什麼事,直接就殺,就謀殺人們。也許他和這兩個人已經康復了,我聽說了,因為也許很快就得到治療。(了解,師父。)如果等久一點,或若是一些無知的人,他們不知就裡,那他們就會死。(對,是的,師父。)那是立即出現的症狀,這些人馬上得到了治療。他們找到了原因並且幫這些人進行了治療。(是。)這些關鍵人物。(是,師父。)其中一位是重要的烏克蘭和平談判代表。(了解。)[…]

(師父,他們為何要那樣做?)[…]他們是這麼說的,他們希望得到對俄羅斯那一方的更多同情。(了解。)第二點,因為阿布拉莫維奇把澤倫斯基希望和平的短信轉交給普丁。也許普丁不喜歡那樣。(我明白了。)據報導,普丁說:我會痛揍他,意思是他會殺了澤倫斯基。(噢。)但這位羅曼‧阿布拉莫維奇的態度可能太溫和了,或諸如此類,太和平了。(了解,師父。)太希望和平了。(噢。)真正地,也許真心地希望和平。所以普丁不喜歡那樣,因為那不是他們的目的。他們並不真的希望和平。(對,師父,是的,師父。)

若他們真的希望和平,就不會入侵烏克蘭。(對,確實,師父。)或之前把其他地區搞亂。(是的。)幕後一直都是俄羅斯。(是的,師父。)人們不指責美國或英國或任何人。(對,是的,師父,確實。)只有俄羅斯。(沒錯。)總是有藉口去侵略別人。若他們不能入侵整個國家,他們就入侵部分地區,這樣他們可以有一些關聯。(了解,師父。)而且可以隨意進出,並搞亂其他地區,就像現在的烏克蘭一樣。(是的,師父。)他們利用另外兩三個地區,作為進入別國的連接通路。(了解,師父。)就是這樣。這樣他們可以入侵別人的國家、殺害小孩、強暴婦女和甚至小孩—甚至強暴小孩。(是的,師父。)這些人比野獸更惡劣。(是。)比惡魔更惡劣。(沒錯。)

我敢肯定是俄羅斯人給他們下的毒。(了解,師父。)他應該是個好人,他努力談判以創造和平。但這個人,他雖然超級富有,但太天真了。他的老闆不想要和平。(對,師父。)因此若有任何想要和平的跡象,他會殺了這個朋友。(天哪。)還有,澤倫斯基請求西方不要制裁阿布拉莫維奇,因為他可以作為烏克蘭的和平使者。(對。)這讓普丁更加反感。(噢。)你們現在看得很清楚。(是的,師父,有道理。)不然,還有其他俄羅斯人,為何其他人沒有同樣的中毒症狀?(對,沒錯。)像是眼睛刺痛,眼睛紅腫和皮膚脫皮等等。(是的,對。)如果他們沒有足夠快地得到治療,他們早就死了。(了解,師父。)還真是萬幸。(是。)[…]

說真的,這種邪惡沒有邊界、沒有底線。(是的。)他們做的許多其他事情,到目前為止人們都試圖忽略。所以他才能一直做。這變成了一種模式、一個習慣。(了解,師父。)無論什麼人反對他或他懷疑有什麼人反對他,他就會給他們下毒或殺害他們、監禁他們,或以某種方式除掉他們。

新聞說,幾週前他解僱了一千名雇員,因為懷疑他們反對他之類的。(是的,師父。)並監禁數以千計的抗議者,因為他們說「不要戰爭」。僅此而已。這就是他們所做的一切。(是的,噢。)只是「不要戰爭」,然後就把他們關起來。還有一些記者們和所有這些人也是如此。(是的,師父。)我告訴你,這個人,他怎麼可能有任何朋友或支持者?我很驚訝。但他的公關太強大了。(是的,沒錯。)他讓所有中立的新聞媒體閉嘴,只留下支持他的人、頌揚他的人。(是的。)其他人都被關起來了,甚至長達十五年。我想他剛剛把一個美國人(報社)新聞記者關進監獄。還有他自己的人民,就把他們關起來。幸運的是,這只是監禁。你永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想毒死你、殺掉你,或讓你閉嘴。噢,天啊,這是怎樣的一種邪惡?在我發飆前還有別的嗎?因我無法忍受這些邪惡。(是,師父。)

(一位俄羅斯將軍宣布他們計劃下一步入侵摩爾多瓦,理由是創造一條連接俄羅斯和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區的陸地走廊。師父,這是個入侵的好藉口嗎?)

要什麼藉口?我想知道他們為什麼需要藉口。他們有很好的藉口入侵和在烏克蘭殺人嗎?(不,他們沒有,沒有。)沒有,殺害兒童,甚至強暴他們。不僅是女人,還有老人。甚至是八十三歲的婦人。(噢,我的天啊,難以置信。)

「Media Report from CBS Evening News Apr. 12, 2022 Holly(f):薇拉八十三歲了,是一位退休的學校老師,她告訴我們,當她的村莊上個月被俄羅斯軍隊佔領時,她被強暴了。『他抓住我的後頸,』她說:『我開始窒息,我無法呼吸。我對強暴我的人說:我已老得能做你母親了,你會讓這種事發生在你母親身上嗎?』薇拉告訴我們。『他讓我閉嘴。』她說她被襲擊時,她的殘疾丈夫就在屋裡,而且她也被毆打了。薇拉說:『全身都痛,』『我現在處於一種半死不活的狀態。以前我覺得春天很快樂,現在我沒有任何感覺。我什麼都沒有了。』」

這就是地獄。噁心。(是。)邪惡。藉口,要什麼藉口?他們不需要任何藉口。他們浪費時間說藉口幹什麼?俄羅斯人會居住在各處,甚至在美國。(是的。)甚至也許在悠樂(越南),(是的,師父。)在中國。[…]

人們生活在世界各地。(是,確實是,師父,沒錯,師父。)有一些義大利人住在保加利亞,在醫學院學習。我從我以前的一些醫生那裡知道的。義大利人去保加利亞學習,因為他們那裡有英語課程。(是的,師父。)也許沒義大利那麼嚴格。在義大利,針對醫學生的法律是非常、非常嚴格的。(是。)但也許在保加利亞不是這樣,若他們懂英語,就可以在那裡學習。比方說,也許像這樣。(是的,師父。)那麼,還有多少俄羅斯人會住在保加利亞,或多少保加利亞人會住在英國、法國,或其他任何地方。現在我們到處生活。(沒錯,師父,確實如此,是的,師父。)[…]

現在誰在乎呢?所以,這並不意味著,如果有俄羅斯人住在任何國家,你就可以隨便找個藉口進去入侵那個國家。(對,師父,是的。)因為如果這些俄羅斯人真的受到壓迫,他們就會跑回俄羅斯,或者已經在某個地方成為難民了。(是,師父,沒錯。)事實是,他們仍然生活在那裡且過得很好,許多俄羅斯人現在和烏克蘭人並肩作戰,因為他們痛恨這種不公義,痛恨他們所謂的領導人血腥霸凌的心態。(是的,師父。)而且許多俄羅斯士兵也叛逃或逃跑了,或消失在其他國家。他們不想無緣無故地打這場血腥、毫無意義、屠殺式的戰爭。(是,師父。)

他們說要入侵摩爾多瓦,我一點也不驚訝。這可能是真的。因為他們只要想去哪裡就會去哪裡。只要他們認為那對他們有好處。或容易。(是的,師父。)容易進入。走廊,算了吧。他們為何去哪裡都需要一個走廊?(對,師父。)他們不需要一個國家充當他們血腥入侵的走廊。現在,甚至在那之前,他們說他們是被捲入戰爭。或也許是中國人說的。為入侵烏克蘭找藉口。我猜現在摩爾多瓦也把他們「推向」戰爭了。(是的,師父。)

關於入侵摩爾多瓦,這只是另一個拙劣的邪惡的藉口。因為你不能只是在某處保護一群俄羅斯人,然後就給鄰國帶來苦難、悲傷、痛苦和死亡。只是為製造一個陸地走廊,沒有人會相信這一點。這只是為了滿足他們對他人的土地、國家嗜血、貪婪的掠奪,竊取他們的財產,給那個國家的公民帶來無盡的巨大痛苦,而且影響世界。這些俄羅斯人的邪惡野心只是為了毀滅人類,我告訴你們,這只是為了他們自己邪惡、自私的目的。

況且,還有其他民族的人生活在各地,不只是俄羅斯人。(是,師父。)為什麼其他民族的人在任何地方都不抱怨呢?只有俄羅斯人抱怨。為什麼總是說:「噢,俄羅斯人受到騷擾和壓迫,所以我們必須去這裡解放他們,去那裡解放他們。」或是無論什麼藉口。[…]

也不能是少數欺壓多數。(對,的確,師父。)而且,正如我告訴你們的,為什麼其他民族的人不抱怨?只有俄羅斯人。為什麼每個國家都只壓迫俄羅斯人,而不壓迫其他民族的人?(是。)[…]

為什麼烏克蘭政府沒有壓迫其他任何人,僅俄羅斯人?這不是很好笑嗎?(是。)所以,只有俄羅斯。事實上,不是俄羅斯,就是這些領導人,嗜血的戰爭販子,比方說史達林和普丁。(確實。)不是其他人。不是普通的俄羅斯人;良善、和平的公民從不想要這樣的事情;比方說在烏克蘭的戰爭或史達林時期的大屠殺。(是,明白,師父。)沒有人想要這些,他們想要和平,天哪。他們想和家人一起過日子,做他們的工作和謀生。他們為什麼想要打仗呢?噢,天哪。這只是普丁的所有這些宣傳蒙蔽人們,他們不了解,他們什麼都不知道。甚至分裂家人,因為有些人住在俄羅斯,不知道烏克蘭正在發生什麼。(是。)[…]

任何國家的正常公民都不會想和任何人打仗,除了少數人,為了他們自己的、個人的邪惡利益。比方說,販賣武器,或是擁有更多土地去統治,或是什麼。(是,師父。)所以,現在若他們已經威脅要入侵摩爾多瓦,只是為了「拯救」一群俄羅斯人或是什麼,據他們所說,在德涅斯特河沿岸,那麼,這只是另一個邪惡陰謀,只是為了摧毀其他人的國家和他們的生計,以及他們的生意、和平。這是個邪惡的陰謀。(是,師父。)

所以,我認為世界必須做些什麼。我認為,就別指望北約了,因為他們太、太蠢了。或是也許太軟弱,太懦弱,或是可能就像普丁一樣邪惡。只是坐在那裡支持這種惡魔,人類的毀滅者。(是,師父。)即使他們什麼都不做,我也要指責他們。他們一定是那些跟普丁和其他惡魔一起工作來摧毀我們世界的惡魔之一。(啊。)否則他們為何要這樣做?他們為什麼不幫助他們的鄰居。(確實。)他們說他們會捍衛和平、民主和自由。所有這些都只是空談。(是,師父。)他們沒有說到做到—只是口頭上支持。[…]

所以,這個世界必須覺醒,並提防俄羅斯的邪惡傾向和他們這些年、這幾十年來一直運行的這種血腥模式。(是,師父。)不要再沉睡了。俄羅斯不會僅止於摩爾多瓦,他們在任何地方都不會停。他們會持續吃掉、咬掉、瓦解任何他們能夠的國家。然後瓦解整個歐洲,或許會把它整個吞下去,誰知道呢?(是。)因為俄羅斯仍在試探。(是的,師父。)他們不接受拒絕的回應,他們不把失敗當做答案。[…]

如果人們不團結起來照顧自己,那我們只能祝他們好運。還能做什麼呢?(是,師父,的確,師父。)好吧,我們這群人現在都已經老了,無所謂什麼了,是他們!(是,師父。)是年輕一代,他們的孩子們、他們的子孫後代會受苦,如果他們現在什麼都不做。(是,師父。)

問題是,即使俄羅斯奪走了烏克蘭,假如說,如果他們成功奪走烏克蘭,烏克蘭就會被併入俄羅斯。然後在那個時候,周圍仍然還有鄰居。俄羅斯從來就沒缺過鄰居。(是的,對。)不管他們吞併多少國家。(是的,師父。)所以,各種各樣的藉口。

迄今為止,在不同國家到處都有這些血腥證據,無論誰支持俄羅斯,他們也都是謀殺者。他們會像俄羅斯、像普丁一樣承擔同樣的業障。(是,師父。)這種邪惡的影響必須停止。歐洲人、西方人現在必須覺醒並阻止俄羅斯,否則就太遲了。他們早就應該對烏克蘭這麼做了,而現在如果他們等著摩爾多瓦,那就完了。大家自求多福吧。(了解,師父。)然後都會變成共產主義者,將全部成為俄羅斯的。(是。)

俄羅斯人,在各地生活,為什麼不呢?就像美國人,他們也在各處生活。在悠樂(越南)、泰國、中國和韓國。大家都住在別人的國家。(是,師父,確實如此。)為了生意,因為他們喜歡這個國家。有何不可?這是個自由世界啊。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如果你在那個國家被合法接受,那你就留下,不是嗎?(對,就是這樣。)[…]

才不管俄羅斯人住在德涅斯特河沿岸或哪裡。(是的,師父。)我也不住在(悠樂)越南。抱歉,我住在別的地方。我不想告訴你在哪裡。(是的,師父。)所以,我的意思是,我是個自由的世界公民,我住在任何接受我的地方。(是的,師父,沒錯。)人們有很多理由不住在自己的國家,他們有自己的理由。(對,是的。)自古以來,人們就遷徙。[…]

噢,天哪。[…]我希望烏克蘭能擺脫俄羅斯、普丁對這片美麗、和平的土地和人民所施加的所有枷鎖和所有苦難。(是,我們為此祈禱。)阿們。[…]

有關那些問題或任何其他問題,還有什麼想問我的?(沒有了,師父。但我們有一些好消息。)說吧。(是的,師父。韓國「向烏克蘭運送了大約二十噸額外的人道主義援助物資,這是據韓國外交部的報導。這批貨物是政府宣布的三千萬美元人道主義援助計畫的一部分,這是在三月份發送的一千萬美元物資之外的另一批物資。這批貨物中的物品包括自動去顫器、呼吸機和急救包。」)

非常好。這會對他們有所幫助,如果他們有新冠肺炎或其他疾病,(是。)或任何其他醫療需求的話。(對。)全世界現在都在幫助烏克蘭。我認為他們正在覺醒。(是。)他們知道邪惡的普丁幫派。(對,是的,師父。)

我想現在大家都覺醒了。(是的,師父。)許多國家已停止從俄羅斯進口石油和天然氣。當他們的合約結束時,他們就不再想要了。連中國都拒絕了他們的石油,廉價石油。(是。)我是指廉價的,便宜的,已經降價的石油。(對,師父。)所以連中國都意識到了。他們不希望因為與俄羅斯有關聯,而讓雙手沾上更多鮮血。

但讓我驚訝的是,我在新聞中看到德國的老闆和他們的一些黨員聯合抵制了停止從俄羅斯進口石油的建議。(噢。)我認為他們從中謀取私利。這就是原因。(噢。)一定是個人佣金或類似利益,或者他們也許是偽裝的共產主義者。(噢,哇。)或更糟糕,他們也是惡魔幫派的成員,現在身處這個世界。他們遍布各地。(對,了解,師父。)所以他們現在露出真面目。不然他們為何要那樣做?(對,是的。)

他們可以從別處購買石油。義大利現在也許就跟剛果簽訂了合約以購買天然氣。比如說這樣他們可以切斷來自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非常好,對,師父。)你們有誰知道嗎?[…]這樣他們就不必再從俄羅斯進口石油。噢,人們現在越來越認真。(是。)以前沒發生過。(是的,師父。)俄羅斯現在正自食其果。(是和埃及,師父。)噢,和埃及,你說得對。謝謝,謝謝。義大利和埃及簽訂了一項合約以購買天然氣,而非從俄羅斯。(是,師父。)這是前所未有的,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正以某種方式直接或間接地幫助烏克蘭。(是的,師父。)甚至是韓國,甚至是中國、台灣(福爾摩沙)、日本,都在提供幫助。(對。)還承諾提供更多幫助。(是。)

我很高興全世界都意識到了俄羅斯實施暴行的現實。(感謝上帝。)他們現在應該記得俄羅斯在入侵烏克蘭前所有其他的邪惡行為。他們現在得列一個清單以提醒自己。(是的,師父。)甚至有些地方,俄羅斯看起來好像沒有直接入侵並殺害民眾,但它煽動其他國家去殺害其他國家的人民。(了解,師父。)比如,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的戰爭。(對。)然後像「維和人員」一樣進來,算了吧。他能維護什麼樣的和平?他到處發動戰爭,何談「維護和平」?不,這只是進來的藉口,只是為了派兵到那裡。總之就像侵略者一樣,(是的,師父。)這樣他們就可以干涉那兩個國家的事務,就像一個假的偽善的第三方。(了解,師父。)是,只為了搞亂他們的制度、他們的政治和他們人民的自由。(了解,師父。)我不曉得什麼人會愚蠢到相信這一點。連五歲小孩都看得出來。(對,是的,師父,對。)

你看,世界對付俄羅斯的方式只有兩種。第一種,向普丁屈服,做他想讓你做的所有事。第二種,幫助烏克蘭趕走俄羅斯。(是,對。)有一個最佳解決方案,但他們已經錯過了。(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是在那個將被入侵的國家邊界準備好一支軍隊,以阻止戰爭在任何地方爆發。並確保讓侵略者知道,全世界都支持那個國家以保護它的人民。(是的,對,的確。)

但他們已經多次錯過時機。他們讓俄羅斯為所欲為。我是指普丁和他的幫派為所欲為。在烏克蘭也是一樣。

他們已錯失時機。所以現在只剩下兩種解決方案:向俄羅斯,向普丁屈服,以防止流血,做任何俄羅斯,普丁,想讓他們做的事。就像在學校裡,霸凌別人的學生,總是有一大幫人聽他或她的話,然後去騷擾其他人,他們都必須服從那個霸凌者。(是的。)所以這是一個解決辦法,如果他們不想再流血的話。第二種是幫助烏克蘭一勞永逸地把俄羅斯趕出去。而且從現在起,任何侵略者都應該面對北約的武裝力量或全世界的武裝力量的反擊。(了解,師父。)這樣他們才能互相保護。

沒有必要發動戰爭,因為戰爭總是可怕的。無論誰贏,總是有損失。(是的,師父。)而且其影響會幾乎永遠持續下去。(是,是的。)並不是說,戰爭結束後,一切都好了。並非如此。即使戰後,也有地雷會令人致殘或殺死人們。有些化學製劑會持續傷害當代和下一代人。(是的,師父。)國家之間和住在互相敵對國家的家庭成員之間還有仇恨。(是。)那個國家的內部、那個國家之外和世界上的分裂。(了解,師父。)所以戰爭絕對萬萬不可。但現在戰爭已然存在。(是。)所以他們必須思考這兩種解決方案,想想怎麼辦。(是的,的確。)

但問題是,烏克蘭人是不屈不撓的。毋庸置疑,他們有權這樣做。(是。)他們不喜歡霸凌者。他們不想和俄羅斯有任何關係。所以俄羅斯應該要撤兵。最好是這樣。(是的,師父。)遲做總比不做好。不然,所有人都得向普丁屈服。情況就是這樣。(了解。)或者幫助烏克蘭。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不屈服。(是的,師父。)

你看,因為我們的世界從來都不曾和平過,而俄羅斯,普丁在各地一直都是咄咄逼人。所以他們本應該讓烏克蘭加入北約,因為烏克蘭緊鄰俄羅斯。(是的,師父。)並非我讚揚北約或怎麼樣,但團結則存。(是的,了解。)所以如果烏克蘭早就被允許加入北約,那麼俄羅斯就不會入侵烏克蘭,因為他(普丁)必須三思而後行,比方說,在與整個歐洲和全世界、美國對抗前。(是的,師父。)這是一個未雨綢繆的方法。但沒有,他們把烏克蘭孤單地留在那裡。[…]

北約就算了吧!我認為他們都太老了,頭腦不清醒。或許就像普丁一樣邪惡。(是的,師父。)即使梅克爾,感謝上帝,她已離開政壇。大概,她太老了,沒有任何是非觀念。這就是為什麼她甚至堅持她的意見,即不應允許烏克蘭加入北約。然後,現在甚至有人批評她,問她,她說她仍然堅持那個決定。(的確。)(是的,師父。)

如果你做錯了什麼,你應該感到抱歉。(是的,師父,的確。)至少要說:「對不起,當時你認為那是一個好的決定,但正如你現在所看到的,也許並非是個好的決定。」所以,你應該說對不起和道歉,至少為了你的良心著想。(對,確實如此。)但是,不,她說堅持己見。這意味著她享受著數以萬計的人死亡、人們無家可歸、兒童被殘害、婦女被強暴、所有的流血事件。如果她是這些被強暴的婦女之一,或是那些被殘害或致殘的、殘廢的和被炸死的兒童或人們中的一員,那麼她就不會那樣說了。(是的,的確,師父,對,師父。)因為這不是她的生命。(是。)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在一個國家慘遭俄羅斯入侵,死傷悲痛,許多城市遭到破壞的時候,怎麼會有人像她那樣說出如此冷血的話?(難以置信。)就像她堅持拒絕烏克蘭加入北約一樣。彷彿烏克蘭不值得,或對歐洲來說不相容。根本沒有人應該說這樣的話。(的確,師父。)如果你至少不能說些同情或悔恨的話,那就閉嘴吧,天哪。(是。)沒有人會說這種話,更何況是德國這樣一個文明大國的前領導人。她想要另一場大屠殺嗎?

我無法相信所有這些所謂的世界領導人。他們不是白痴就是邪惡的,要不然就是冷血的。(是的,師父。)我希望她睡得好,吃得好,這樣她就能變胖,比她現在還胖。我的天哪,願地獄放過她。

你看,所以現在,所有這些冷血或邪惡的世界領導人,他們都露出了真面目。不可否認,不再有疑問。(是的,師父。)從政客到教會領袖,他們現在都露出了他們真正的邪惡面孔。(是的,師父。)所以,你可以看到這些政客是多麼的邪惡。某些人。我是說,其中一些。(是。)如果你犯了錯誤,好吧,我們是人。

即使是政客,他們也不是聖人,所以也會犯錯。如果你犯了錯誤,你要彌補它,或者至少要道歉。(是的,師父。)你怎麼還能堅持你邪惡的、惡毒的意圖?(明白,師父。)看到人們正在死去,兒童被殘害或致殘,還有超過五百萬烏克蘭人流離失所,去不同的國家乞討食物和安全。(是的,師父。)作為難民,他們看起來也像乞丐,當然。「懇求你讓我在你房子裡、在你的國家。請給我們提供一個棲身之所和一些食物,因為我們飢渴交加,我們疲憊不堪。」(是的,師父。)這是種乞丐,還是什麼?(正是如此。)因為他們現在很無助。他們一無所有,不像在家裡。他們在路上奔波,他們在逃命,而她仍然堅持她的評論。邪惡的女人。我非常失望,覺得很噁心。這些卑鄙小人。(是的,師父。)

比如,我非常感謝她收容了許多從敘利亞來的難民。(是。)但我現在記得,她告訴她的人民為什麼德國人應該接受難民的原因,是因為需要勞動力。(噢。)我記得那是她說的理由。噢,天哪,所以一切都與錢有關,為了工作,為了選票。(正是如此。)因為這些來自敘利亞或其他地方的難民,他們可以成為德國公民並投票給她或她的政黨。(是的,明白了。)就像拜登想為同樣原因利用難民。勞動力和選票。(是的。)這不醜陋嗎?(太可怕。)噢,天哪!太可怕了。現在你能看清了。(是的,師父。)現在我可以看得很清楚。我也被愚弄了,天真地以為他們是富有同情心的人。噁心,卑鄙。

梅克爾不在乎,因為烏克蘭人不能投票給她或她的政黨,以鞏固他們的權力或她的權力,即使她已經離開了她的席位,但她仍然想有影響力,感覺自己是個大人物。我想就是這樣。(啊,是的,理解。)但她幾乎不記得全世界的意見也很重要,而且比德國人民的意見更重要。(是的,當然。)[…]

在我看來,就是政客,他們中許多人,大多數人,年齡越大,越貪婪。他們的動機越卑劣。(是的,是的,師父。)這就是原因。還有梅克爾和德國的一些新老闆,因為他們反對禁止進口俄羅斯的天然氣和石油,正如我已告訴過你的那樣。(是的,師父。)就像拜登之類的,他們越老,就越貪婪。他們變得越齷齪。我不知道為什麼。(是的。)我確實知道原因,正如我告訴你的。我認為他們貪婪成性,根深蒂固,有卑劣的野心和政治圖謀,所以他們改不了了。(明白了。)所以,如果任何一個政客有這樣的模式,那麼人們應該改變,投票給其他人。[…]

所以,無論誰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他們也有責任,他們必須付出代價。不僅烏克蘭必須付出代價。不是只有俄羅斯士兵必須付出代價。(是的,師父。)他們都有責任。所有這些北約的人。而仍然不思悔改,比如梅克爾。[…]然後就坐在她自己的安全堡壘裡,然後讓每個人都死去,受到傷害和痛苦,以及各種各樣的磨難。(是的,師父。)而且仍然不悔改。

什麼樣的嘴巴會說出這種話?只有一張吃肉滴血的嘴才能做到—能說出這樣的話;(是的,師父。)竟然可以這樣說話,面對烏克蘭人的所有這些暴行和苦難,以及俄羅斯士兵也一樣。(是的,師父。)當然,我不支持普丁。但我支持俄羅斯。(是的。)我不希望所有這些年輕、俊秀的人,就這樣去死。你願意就這樣死去嗎?(不,不,師父,不。)[…]

我希望他們會做點什麼。北約必須開始做點什麼,不然,就可能太遲了。(是,對,是的,師父。)我們不想要另一場世界大戰。因為那將是災難性的。那將是世界末日,確實如此。

我們已經有很多問題了,大流行病仍在蔓延奧密克戎的新變種。(是。)然後,我們有太陽閃焰下來到地球。上次,它干擾了許多電子系統之類的。但下一次,我不知道它會干擾什麼,若我們受到越來越多的太陽閃焰帶來的干擾。(是,師父。)如果它變得更強,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們就不需要戰爭了,太陽就夠了。太陽閃焰足以干擾我們,摧毀我們。(哇。)

還有彗星正在到來,有些和曼哈頓一樣大,或者五倍大。正靠近地球,有一天,它們可能就會撞上。(是,師父。)很難說它何時會撞上。因為科學家並不總是能及時發現。顯然,以前有幾次,他們不知道它,直到它變得如此近。也許有些盲點使得科學家的儀器探測不到,直到為時已晚。[…]

好了,親愛的,還有問題嗎?[…](是,師父。「英國將派遣一百廿輛裝甲車和新的反艦導彈系統來支持烏克蘭…這是在首相鮑里斯‧強森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在基輔的會談之後。鮑里斯‧強森在會見澤倫斯基後說:『正因為澤倫斯基總統堅決果斷的領導與烏克蘭人民不屈不撓的英勇情操和勇氣,普丁的駭人目的才被挫敗。』」)

儘管如此,他們仍希望鮑里斯‧強森下台,僅僅因為他在辦公室舉辦的所謂的派對。根本沒有派對!只是一塊糕點而已。一塊生日糕點,他的雇員過來說:「生日快樂!」僅此而已。(噢。)他們甚至連吃糕點的機會都沒有。(噢。)他們在一起,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辦公室工作。(是的,師父。)如果他們過來說:「生日快樂」也沒關係。難道他們不應該這麼對待老闆嗎?(他們應該,師父。)何況是他們國家的老闆。(是的。)天啊!荒謬的人,那些政治人物。他們如此愚蠢、如此醜陋。我是說,變得那麼不堪了?(是。)只是個藉口,給那個人找麻煩,甚至要求他下台。(是。)我不會的。為了什麼?(對。)他們在同一個辦公室工作。(是的。)[…]

還有什麼,親愛的?(是,師父。一列火車被改造成醫院在烏克蘭進行救援任務。慈善組織,「無國界醫生」一直在使用這列火車組織救援行動。

他們最近才來嗎?(是,我想就在幾週前。)好吧,遲到總比不到好。(對。)他們得到很多捐贈,他們很富裕,所以應該幫助其他人。(是的,師父。)這是他們的職責。

還有嗎?(是,師父。對一艘俄羅斯軍艦說:「去你的吧」的烏克蘭士兵被光榮地印在了郵票上。)噢!郵票?他們現在有自己的郵票?(是,他們有。)哇。[…]

太好了,太好了。這是好事,是公平的事。(是的,師父。)他們是如此勇敢,他們只有幾個人,而他們敢於對抗整個俄羅斯的大軍艦。(是的。)軍艦有著現代化屠城殺手武器之類的。(是的,對。)他們非常勇敢。我真的、真的非常感佩烏克蘭人的精神。(是。)這對整個世界來說真是個好榜樣。(是的。)好吧,不是去說「去你的吧」,但我是說其餘的部分,其餘的部分。[…]

人們在受壓迫太嚴重的時候就是要表達自己。(對。)像那樣太受壓迫,太受欺負。(是的,師父。)就這樣進去侵略他們的國家。無緣無故。(對。)他們沒有做錯什麼。然後就是各種暴行。對無辜的、可憐的、和平的烏克蘭人民實施各種殘暴和魔鬼般的虐待。(是的,師父,對。)好吧,這是件很好的事。

還有嗎,親愛的?(是,師父。)告訴我。(一名來自英國雷克瑟姆的男子在看到烏克蘭人逃離他們國家的情景後,覺得自己「得做點什麼」,而他做到了。詹姆休斯花了十萬英鎊買了棟房子,讓一名名叫瑪麗亞的婦女和她三個兒子免租居住一年左右。「在這一家人於五月初抵達之前,該房產正由一個志工團隊進行粉刷和裝飾。[…]這位商人說:『很多事情都是靠聚在一起的大家善意捐贈完成的。這絕對令人驚嘆不已。』」)

哇,令人讚嘆。(是。)太棒了。(是的。)真好,很好。如果說這場戰爭帶來了什麼好處,那就是人們的慷慨和善良。(是。)世界各地都是如此。在美國,他們也歡迎許多烏克蘭人進入他們的家庭。(是的。)那真是太好了。其他地方也是如此。能負擔得起的人,他們就歡迎烏克蘭人到他們家裡來,因為他們知道這很可怕。

這樣的事情不應該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對,師父,確實。)尤其是無辜的又和平的烏克蘭人民。(這是真的,是的。)以他們的勞動,以他們在農場的工作,他們養活了歐洲。(是。)不僅僅是歐洲,他們的產品也流向全世界的各個角落,甚至到中國。(是。)

這場戰爭影響很多、很多各地的農民,不僅僅是烏克蘭人。而且它甚至可能引發世界飢荒。(是的。)太可怕了。而他們只是從事農耕。(是的,師父。)養活了世界,至少養活了歐洲,這幾百年、幾十年來,一直到現在。而現在他們的產品被困在那裡。但他們會利用一切其他途徑來出口他們的食物。否則,如果其他人飢餓,那該怎麼辦。

也許他們無法運送太多,不能像一艘大船。(是的,師父。)貨櫃船更快,(對。)而且數量更龐大。但現在俄羅斯控制他們的港口,他們以前在那裡出口產品。他們可以使用火車,更多火車、更多卡車,非常大的卡車像那些油罐車。但是,這些卡車也要忙於其他事情。(對,是的,師父。)所以現在人們被困住。我希望倉庫裡的產品在白白爛掉之前,他們能找到出口的方法。(是,沒錯。)而其他人們物資短缺,物價也因此而飆升。這已經在發生了。食品和燃料的價格正在飆升,因為供應短缺,因為烏克蘭的戰爭。(是,的確,是的,師父。)不僅僅是烏克蘭,它影響到其他所有人,不只是歐洲。(是,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Mar. 16, 2022 Palki(f):俄羅斯是最大的小麥出口國,佔全球出口的十八%。烏克蘭是第五大出口國,佔全球銷售量的七%。加起來就是廿五%。如果這條供應鏈中斷會發生什麼事?糧食短缺和通貨膨脹,這就是正在發生的情況。烏克蘭已經禁止了糧食穀物的出口。坦白說,他們別無選擇。烏克蘭的出口乃專門經由穿過黑海的三個港口進行:敖德薩,赫爾松和尼古拉耶夫。這三個港口都被俄羅斯雷達監控。」

所以,這個俄羅斯人,他真想摧毀我們世界—普丁和那群幫派。他們真的想摧毀我們的世界和人類。他們真的是魔鬼的化身。你能看到這一點嗎?(是的,師父。)只為了他們自己的目的。(是的。)只是入侵,只為控制,只為他們所到之處進行殖民。只為感覺疆土廣大。他們地域已很大。(是。)但是大地盤並不重要,你的內心必須是慷慨的,而且要夠寬大。(對,是。)這不是。這正是相反。(對,師父,是,師父,那是真的。)

如此貪婪、醜陋和罪惡,如地獄及魔鬼般。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詞句可以形容這類的人,他們只是隨意殺人,眼睛連眨都不眨,甚至沒有悔意,甚至什麼都不考慮。然後只是因為他們不能攻入烏克蘭馬立波的某個地方的鋼鐵廠,然後普丁就開始說一些非常好聽的話,譬如:「噢,我們必須考慮我們士兵的福祉。」噢,他何時開始關心自己的人民?(正是。)兩萬一千名俄羅斯士兵,他自己的人民,已經死了。(哇。)如果他真的在乎,他早就該撤軍走人了。(對,師父,是的。)而且,被殺的俄羅斯人,仍然越來越多。就在幾天前,又有一位將軍戰死了。(噢,是的。)他手下還有多少個將軍?

你有一個像這樣的將軍不容易。你在軍隊中必須很資深,並且有良好的紀錄,之前需要很長很長時間你才爬上將軍位置,還有上校,甚至所有這些。(是,的確,對,師父。)他們在大量死亡,而他卻無動於衷。而現在,就因為他們進不去,要攻入一個約四平方英里工廠,這是很複雜的。(是的,師父。)在工廠下面他們有地道之類的。因此如果他們進來,甚至要擁有它、佔有它都不容易。(是的,的確。)有一些人躲在下面,但他們可能沒有足夠的物資能堅持下去。這就是為什麼現在他想把他們餓死,孩童以及所有的人。而且沒有水,沒有食物。他們若不是死在下面,就是上去赴死。(噢。)

所以,這邪惡人必須走。無論去哪裡,他得走!(是的。)而不是坐在他現在的寶座上。(對,是的,師父。)然後他的同夥也得離開。無論誰想從戰爭中,從這場殺害無辜者的血腥生意中獲利。你明白嗎?(是的,對,師父。)

還有嗎,請說吧。(師父,烏克蘭商業協會報告說,大多數公司已經為戰後重建做好準備。烏克蘭美國商會稱它是「烏克蘭最受尊敬的商業協會」。一百零三家會員公司完成了最新的會員調查,名為「烏克蘭戰爭期間經商。」四成一烏克蘭美國商會會員全面投入運營,一半的烏克蘭美國商會會員繼續在烏克蘭進行部分工作,八成七的美國商會會員準備積極參與烏克蘭的戰後經濟重建。)烏克蘭的一位億萬富翁也表示他將重建馬立波。(是,師父,哇。)我猜是由他自己出資。(噢,真好。)

世界真的在支持和平與公正。只有俄羅斯不好。真不敢相信。就連中國人都不再支持他,普丁。(是的,師父。)誰能?誰能支持這種邪惡?(對。)除非他們自己是邪惡的。(對,師父。)無論誰支持他們,包括所有這些德國領導人,他們繼續想從俄羅斯購買石油和天然氣。因為這對俄羅斯來說是一筆可觀的收入,可在任何地方繼續支持戰爭。(是的,師父,的確。)每天就有十億美元,還僅僅來自歐洲。(哇!)因此,即使歐盟給烏克蘭一些錢,與此相比也不算什麼。(是的,師父。)

到目前為止,他們為戰爭捐了約十億美元。但他們每天花十億美元向俄羅斯採購燃料。(噢。)這筆錢可以讓戰爭永遠持續下去。(是,師父。)除非他們希望讓所有的烏克蘭人都死於飢餓或死於戰爭或死於強暴事件,否則應切斷石油和天然氣,這樣才能制止烏克蘭戰爭。(是的,師父。)在一個月之內,如果歐洲人不繼續每天向俄羅斯提供十億多的資金,戰爭將停止。(是,師父。)

這還沒算上其他國家,那些必須依賴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因為他們沒有其他辦法。(是的,師父。)不是說他們支持,而是一些貧窮的國家,甚至是印度,他們無法就這樣停止它。有些國家內部遭逢困境。(是的。)但絕非意味著他們支持俄羅斯。但是,如果歐洲,誰有辦法,誰有錢,誰有能力,從阿拉伯國家和其他國家輸入石油,他們應該立即切斷石油和天然氣。然後戰爭就會逐漸消失,會自己終止。(是,師父。)

戰爭迄今為止,它耗費了我太多的精力。(是的,師父。)(明白,師父。)有時候我筋疲力盡。並不是說我去那裡打仗。這只是一種不同的能量,在無形中做不同的事情。(是的,師父。)它吞噬了我很多的精力。當然,我無法向你證明。我不在乎向任何人證明。我不需要。反正有時候世界上有些人是那麼無知。不管你告訴他們什麼,他們什麼都不明白,他們也不相信。如果他們不殺我,我已經很感激上帝了。(是的,師父。)不要說期待感恩什麼的。

我很高興有一些像你們這樣的人支持我,這樣我們可以繼續盡可能地幫助這個世界。我需要這種支持的能量、(是的,師父。)支持的態度,這樣我才能感覺到我們可以繼續前進。(是。)

所以,謝謝你們的幫助。(謝謝您,師父。)無論誰支持並努力做好你的工作。[…]

(我還有一個問題,師父。)說吧。(之前,師父曾問天堂為什麼普丁從基輔撤走,師父說天堂說普丁害怕師父談論他。那麼現在他為何不怕了?他們正在攻擊頓巴斯東部地區。)

我想如果要佔領全國,他們需要更大的藉口。但要佔據一個小地區,他們認為他們也許能夠僥倖得逞。但他們不會。(是,師父。)他們不會得逞。天堂會審判他們。我不需要說任何人的壞話。這只是因為我們必須在談話中談論這些事情。解說以釐清你們的思緒,讓徒弟的頭腦明瞭。(是的,師父。)我不需要說任何人的壞話。我不想干涉。這幾乎是我第一次談及有關戰爭的事。[…]

只是他們也需要挽回面子。他們害怕這一點。但他們對放棄一切猶豫不決。他們必須挽回面子。他們不能突然撤出所有的軍隊。(是的,的確。)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Apr. 21, 2022 Jason Beardsley(m):但他說的其實是保全面子的戲碼,因為整個戰局對他來說都已經在走下坡了。

Jane Harman(m):五月九日快到了。弗拉迪米爾‧普丁想要一個戰利品,那就是馬立波。」

所以,他們必須說:「噢,我們的主要目的只是為了接管那個和那個地區。控制南部或頓巴斯地區。」(是的。)因為那邊有兩個分離主義地區,或多或少。(是的,師父。)所以,他們可以說:「噢,我們去保護那裡的人。」不!這是胡說八道,他們摧毀了整個城市。如果你摧毀了他們的家園,你怎麼能保護任何人?(正確,師父。)(的確。)他們的公寓,他們的城市,他們的超市,他們的醫院,他們的幼兒園—裡面的孩子,甚至一些慈善組織的區域等等。(是,的確,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CNN Apr. 19, 2022 Report(m):這是以前的博羅江卡,一個有近一萬三千人的繁榮藍領小鎮,離首都基輔僅卅六英里(五十八公里)。然後,俄羅斯人開始轟炸平民目標整整一個月。彈坑取代了公寓大樓,一處空蕩蕩的操場上,只有滿地的戰爭殘餘物,一處牙醫診所沒有病人可治,這些都是普丁對烏克蘭平民的轟炸行動的受害者。

Jake Tapper(m):博羅江卡的這個社區剛剛被完全徹底摧毀了,從那邊的就業服務所到市政大樓,到那裡的市長辦公室,和那裡的警察局。沒有自來水,也沒有電。留下來的人和回來的人都仰賴捐贈的衣服、食物和水。昨天,他們發現了九個人的屍體。而前一天,有十二個,全都躲在地下室裡,都在試圖尋求庇護。」

如果你摧毀一切,把他們囚禁在那裡,你怎麼能保護任何人?(對,師父,確實如此。)甚至不讓他們出來給他們的孩子買食物,或給孩子買水,或給他們的孩子買乳品,什麼都沒有。(是,師父。)所以這都是胡說八道。(的確。)他們覺得他們不能出去。(是的。)他們必須摧毀一些東西,轟炸一些城市並佔領至少一段時間,然後說:「噢,我們正在獲勝。」(是的,師父。)

因為五月九日是俄羅斯的勝利日。所以,普丁想在那一天有東西可以炫耀。(是的,的確。)因為他們將舉行一場慶祝活動和遊行來吹噓他們的勝利,那是很久以前過去的世界大戰的。因此,他也希望有東西可以展示給俄羅斯人民看,讓他們支持他。(是的,師父。)他擔心人們會推翻他,就像他周圍的許多其他獨裁者一樣。白俄羅斯幾乎被連根拔起。白俄羅斯總統幾乎被趕下台。你知道的。還有其他國家等等。他擔心這些獨裁者都會倒台。[…]

Host:有關這問答的更多詳情請參閱二○二二年四月六日播出的插播新聞:「烏克蘭人民的團結精神在世人面前閃耀」。完整會議內容將於二○二二年四月卅日起在師徒之間節目播出。

噢,這世界是如此瘋狂,如此地獄般的存在。地獄般的人無處不在,從教會、大梵蒂岡到大俄羅斯。所有這些白痴和邪惡統治著世界。

願上帝保佑我們。但無論有沒有戰爭,問題是人類仍需改變,(是的,師父。)不然,我們永遠都會有戰爭。事實就是這樣。無法避免。(了解,師父。)如果我們發動戰爭就無法避免戰爭。(沒錯。)不僅與人類開戰,還和無辜的、手無寸鐵的、沒有盔甲、一無所有的動物族人開戰。(是的,師父。)把他們囚禁在工廠式養殖場裡,然後就那樣隨時殺害他們,把所謂的食物塞進喉嚨。噢,野蠻的世界。噢,魔鬼般的人。可怕,太可怕了。大多數人都被這種暴力的信條所誤導,如此根深蒂固。如此暴力的社會只會招致暴力。(是的,師父。)

若我們以暴力方式生活,我們就會死於暴力。我們會引發暴力的效應。(是。)若我們製造暴力,只會招致暴力。就是這樣。那麼我們的世界如何能變得更好?(可想而知。)但我告訴過所有人有一個解決辦法,就是仁慈、吃純素、行善事、創造和平—僅此而已。這並不難,不是嗎?(非常容易,師父。)我知道。

我甚至都想為他們而死,但他們就是不為所動。即使我為他們而死也沒有用。(師父,也許我們不值得您那樣的犧牲。)不是那樣的。那不會解決問題,因為這一代、下一代直至永遠,我們都會有戰爭,如果我們與其他眾生,像動物族人一樣無助、無辜、手無寸鐵的眾生,開戰的話。(是的,師父。)這讓我非常痛苦,我一直哭泣,但我只能哭著祈禱,並盡力而為。

我仍然犧牲,雖然沒有人看到。但那不足以讓我感到開心,因為世界問題沒得到解決。他們必須改正自己才能擁有和平、進步、繁榮和幸福。我的意思是持久的和平、持久的幸福、持久的繁榮、持久的和諧。因為暫時的補救無濟於事。(了解,師父。)[…]

每個人都必須改正自己。若我喝水,你無法解渴,即使你渴得要死,也感覺不到。每個人都是個別的靈魂,莊嚴並如上帝般。所以若他們不用自己的自由意志來提升心智,以了解自己個體靈魂的高貴、輝煌,那麼沒有人可以幫他們。(是的,師父。)[…]

只要在任何地方尋求一位開悟明師,並吃純素,那麼和平就會來臨,即使沒有為之祈禱。[…]

噢,天啊,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想再留在這裡了,這就像地獄一樣。(是的,師父。)一切都與我理想背道而馳。但至少有一些好人,有良心的人,慷慨的人。我是指那些個人。(對。)然後這就喚起了政府也支持烏克蘭。(是的,師父。)

我認為主要是民間人士推動政府領導人支持烏克蘭。(確實如此。)這就是為何他們都反應遲鈍的原因。(是,師父。)因為民間人士。他們的能量與支持的精神太強大了,所以,政府認為如果他們不支持烏克蘭,那麼他們就會出局。(是的,師父。)由於他們自己公民的支持系統,就是這樣。(是的,師父。)

所以,我在此也感謝他們所有人,全世界民間個體的真正慷慨善良的公民,包括中國人民、台灣(福爾摩沙)人、日本人、美國人、歐洲人,或任何其他的人。我感謝他們所有人。並願上帝保佑你們。[…]

Host:我們衷心感謝最慈愛的師父,感謝您無盡的慈悲及為結束我們世上弱勢族群不公正的苦難所做的奉獻。願我們很快見證人類的提升,透過我們受到上帝之愛的神聖啟發所行的良善與仁慈之舉。我們祈禱當權者迅速採取行動,包括呼籲和平,並立即停止烏克蘭境內令人心痛的戰爭,從而確保他們的英雄氣概將被後世銘記。祝珍愛的師父身體健康,永遠獲得所有仁慈、強大的諸神護佑。

欲聆聽清海無上師和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談到的更多觀點,請於日後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場會議的完整內容。

此外,請參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只有和平締造者才能上天堂

烏克蘭人民的團結精神在世人面前閃耀

烏克蘭的高貴意志力勝過俄羅斯的武力

普丁必須號令在烏克蘭即刻停火

相信人性與善意應互相幫助

師徒之間節目: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

天堂在善惡之戰中幫助烏克蘭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支持烏克蘭

大國沒有信守對烏克蘭的承諾

觀看更多
最新
7:29

《真愛》音樂劇韓國放映會

2024-05-20   9 次觀看
2024-05-20
9 次觀看
2024-05-20
407 次觀看
2024-05-19
1309 次觀看
2024-05-19
819 次觀看
31:08

焦點新聞

2024-05-18   97 次觀看
2024-05-18
97 次觀看
2024-05-18
105 次觀看
18:00
2024-05-18
77 次觀看
2024-05-18
97 次觀看
2024-05-18
1640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