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烏克蘭人民的團結精神在世人面前閃耀 2022.04.03

2022-04-06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二年四月三日週日,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與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進行了交談,為他們愛心提供照顧健康的建議,並回答與烏克蘭悲慘戰爭及其後果有關的問題。電視台團隊也報導了一些關於烏克蘭的好消息。

(師父,若是持續地制裁俄羅斯寡頭,查封他們的財產,凍結他們的銀行資產等,這是一個好政策嗎?對各方面都有幫助嗎?)

目前這可能對戰爭有所幫助。但並非公正之道。(噢。)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他們只是碰巧是俄羅斯人。(對,師父。)在那裡出生,在那裡長大,在那裡做生意。(是的。)與所有來俄羅斯做生意的外國商人一樣。(是的,師父。)所以,俄羅斯制裁這個企業,西方也制裁俄羅斯人的企業等等之類的。

但因為他們認為也許削弱他們的經濟,這將使普丁再三思考是否該繼續戰爭。(是的。對,師父。)所以,多少確實有幫助,但在我看來,在戰爭結束後,無論以何種方式結束,他們應該把財產歸還給這些富人或商人。(明白。)因為,他們正在為世界經濟做出貢獻,而不只是俄羅斯的經濟。(是的。對,師父。)

每個國家在不同的事情上都相互依賴。(對。)這就是為什麼我說烏克蘭的戰爭也影響到每個人。(的確,是的。)(是,師父。)你可以從商業報告中看到這一點。烏克蘭的農產品供應整個歐洲。(是的,師父。)還供給非洲很大部分所需。

而許多俄羅斯的企業也停止或中斷,或倒閉了。(是的。)銀行系統對所有人都如是;自動櫃員機前大排長龍,而且裡面沒有錢。

在烏克蘭也是如此。(是的。是的,師父。)所以現在,他們的耕作被中斷了。他們的許多農產品也停產了。因此,因為戰爭,他們無法出口。由於運輸、物流和基礎設施的整體中斷。(是的,師父。是的。)這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是的,師父。)在烏克蘭,這是因為戰爭。在俄羅斯,這是因為經濟受到破壞。(對。)這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對普丁來說甚至是壞事。如果他不是一個惡魔,對他來說,做為一個人更糟。(噢。對,師父。)因為他是沒人道精神的人。他無緣無故地懲罰人們。(對。是的,師父。)然後,與此同時,使世界經濟陷入破壞與衰退。這樣不好。不公平,不好。他對俄羅斯一點也不好。如果他愛他的人民,就像他所宣稱的那樣,這不是回報的方式,不是向他的同胞表達他的愛的方式。(對,師父。是的。)更不用說烏克蘭人了,他們是無辜的,沒有做過對不起他的事。

事實上,他才是那個一開始就做錯事的人。把克里米亞奪走,然後挑起事端來控制,例如,或與頓巴斯的其他兩個分離主義地區聯繫起來。(是,師父。)他是麻煩的始作俑者。(是的。)而烏克蘭甚至原諒了他們,什麼也沒做。而現在他繼續行動,他想吞下整個烏克蘭。他可能會被噎死。我告訴你。他已經是了。

總之,如果他愛自己的同胞,他就不會把他年輕、美好、英俊的青年白白送進戰爭,像這樣。而且他們已經死了成千上萬人。至少有一萬五千人(噢。)死亡。(是,的確,師父。)還有多少人,我們根本不知道。(是的,師父。)然後有多少人受傷,根本沒有人會知道。這些只是他們報告的死亡人數。(對,師父。是的。)當然,這數字並不可靠。(是的,師父。)大流行病的死亡數也一樣—這數字並不可靠。(對。是的,師父。)即使只有一萬五千人,甚至只有七千人。這已經比其他戰爭的士兵都要多。(是的。)比伊拉克戰爭還多。(對。是的,師父。)我認為比他們對阿富汗發動的上一場戰爭還要多。

幾十年前,俄羅斯甚至去入侵了阿富汗,並在那裡待了十年。你還記得嗎?(是的,師父。)而且他們最後失敗了,他們仍然沒有吸取教訓。(對。)普丁是個未受教育的人,還是什麼?他應該從自己的歷史中學習;他國家的失敗史。(對。是的。)若共產主義或他的聯盟,俄羅斯聯盟如此有利可圖,如此誘人,那麼人們就會留下來。(確實如此。)那麼,既然他們不願意,何必強迫他們回到身邊?(對,師父。)待在快樂的地方是人類的天性。(是的。當然。)人人都想待在一個和平、快樂和自由的國家。(是的,師父。當然。)自由的那種系統。所以,如果俄羅斯舊聯邦的這種共產主義在某程度上使他們窒息,那麼他們就離開了。(是的,師父。)沒有難過的感覺。雙方都已經同意了。(是的,師父。)那就隨他們吧,讓每個人享有他(她)自己的平靜。(對。是。)

普丁就這樣進去了,就這樣對無辜的婦女和兒童發動了戰爭。如果他連惡魔都不是,那他就是個爛透了的邪惡之人。(是的,師父。他是。)傷害了這兩個國家,還使整個世界的經濟陷入一個危險的衰退和難題。(是的,師父。)

所以,寡頭們,他們沒有做錯什麼。即使他們是親普丁,或以任何方式幫助普丁,他們也必須這樣做。如果你生活在一個國家,你必須在政府中生存,不是嗎?(噢,是。確實,是。)而且知道普丁政權,以任何方式反對他的人,若不是被監禁,就是被毒害,或被解僱。(是的。對,師父。)

他們剛剛解僱了國家安全警衛,因為他們拒絕參戰。他們不想去烏克蘭,不想殺害烏克蘭人。(是的,師父。)許多士兵仍然滿頭霧水。「為什麼他們要殺害烏克蘭人?」(是的。)在他們內部,有很多顯示士兵們抱怨的照片或影片。(是的。對,師父。)還有抗議。甚至在戰場上。(對。)如:「我們在此做什麼?」(是的。)「為什麼我們要殺害無辜的人?」

「Media Report from The Sun Mar. 31, 2022 Russian conscripts:我們是來自頓巴斯的武裝部隊成員。普通工人。孩子們,我們只是孩子。我們十八歲時就被帶走了。我們在這裡做什麼?我們中的許多人都死了。我們在這裡做什麼?俄羅斯國防部對我們一無所知,不知道我們在這裡做什麼。」

是的,當然,烏克蘭人從未對俄羅斯做過什麼。(是的。的確。)只有俄羅斯對他們做了壞事;奪走了他們的土地。(是的,確實如此。)而國際社會只是視而不見。什麼都不做。(是的,師父。)一直都是。不只在烏克蘭。在喬治亞和其他地區也如此。(是。)慢慢地,慢慢地。普丁,他在這裡試了一下,在那裡試了一下,看看國際社會的反應。而他們並沒有太大的反應。這就是為什麼他現在火力全開地入侵烏克蘭,期待勝利。(是,確實是,師父。)

但可憐的是,他們一直在倒下,他們士兵正在死亡或逃跑,或投降或拒絕參加戰鬥,在戰場或在家中皆是。(是的,師父。)他失去了很多、很多軍隊的領導人—將軍或上校等等。(是的,師父。)新聞裡都有他們的照片。這不是一個捏造的故事。他們死了。(是的。對。)他們列出了所有的名字和他們照片,他們的資料和一切。(是的,師父。)

而普丁仍然尚未清醒。他不可能是人類。(對,師父。)就算你不相信我,你檢查這一切,你就知道他不是人類。(是的。)[…]如果任何一位上校或將軍看到他們軍隊是怎麼死的,而且數量如此之多,我認為他們不會忍心繼續打下去,或者逼迫他們死在沙場。(對。是的,師父。)還有許多坦克被摧毀—數量眾多。直升機被擊落,飛機被擊中,各種情況。而且許多精密的祕密武器都被留了下來,因為俄羅斯人跑掉了。俄羅斯士兵跑掉了。(是。)我們談論的不是俄羅斯;而是普丁。(對,是的。)(對,師父。)

而關於那些富商寡頭,他們只是商人。(是的,師父。)他們做能賺錢的事。(對。)他們是俄羅斯人,所以他們待在俄羅斯做他們的生意。他們從沒想過戰爭或任何事情。我不知道有哪個商人喜歡戰爭—除了那些製造武器的人。(對,師父。)(是的。)

他們熱愛自己的生活。(是的,師父。)他們有豪華遊艇、有豪華飛機、直升機、公寓、公寓大樓,等等。他們為何要打仗呢?(對。沒錯。)他們享受自己的生活,並照顧自己的生意。(是的,師父。)這對他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沒有人想要戰爭或支持任何地方的戰爭。(是的,沒錯。)因為他們知道這也會影響他們。(是的,師父。)(對,是。)

所以,制裁這些寡頭富商或富有企業,是不公平的。(對。是的,師父。)他們必須要生存。他們住在俄羅斯,他們不能反對他們的政府或普丁,不是嗎?(啊,的確如此。)因為他們也知道後果。(是的,師父。)即使在他們的內心,也許他們反對,但他們不敢開口。(是的。)如果他們這麼做了,他們就會失去一切。許多百萬富翁或億萬富翁被監禁或消失在俄羅斯。你們知道的,對吧?(對,我們聽說過。)根據那些新聞報導。

事實上,我認為這些寡頭中的大多數都不知道普丁會如此邪惡、惡毒、野蠻和惡魔,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他們是否支持普丁。也許他們內心並不認同他,只為在自己國家求生存。(是,師父。)但我認為他們中多數人並不理解普丁的思維和DNA中的邪惡程度。

我想現在大家都明白我所說的話了—他真的是一個惡魔,他在那裡只為了傷害人們;殺戮、嗜血、喝血等等。他沒有靈魂,沒有愛;負值,負值,都是負值,作為人類應有的品質,甚至是人類的最低標準。這太可怕了。噢,我的天啊!

他們中有幾個不相似,但在歐洲支持他。我希望在他們看到布查大屠殺,種族滅絕的照片後,他們會醒悟過來而改變主意。世人應該知道他們也是另一個惡魔,只是反應較慢而已。如果我們繼續讓所有這些惡魔坐在政權高位上,那麼世界在未來將遭受越來越多的痛苦。無論是誰從其他國家或附近支持普丁,他們要不是不了解普丁的邪惡程度,就是與他或多或少相同。(是,師父。明白。)

我不是喜歡有錢人。只是講求公平。(是,師父。)因為,他們也為世界的財富做出了貢獻。(是的。)不是財富,而是對整個世界經濟的流動。(是的,師父。)我們也需要他們。(對。確實如此。)我們也受益於他們的努力。(是的。)比方說,他們很富有;他們以數百萬、數億美元的價格買了一艘非常大的遊艇,舉例來說。(是的。)好。那是他們的奢華。但有多少工人因此獲得了報酬?(對。是的。)沒有他們,沒人會建造這樣一艘遊艇,或無法在這項業務中賺錢。(沒錯。)那些工人,那些勞工,還有那些水手和船長,以及在那種遊艇上工作的工作人員,也在賺錢。(對。是的,師父。)是啊。他們以不同的方式幫助整個社會。(是,師父。)還有他們的大樓和公寓—許多僕人也在那裡工作。(是的。)他們也在為人們經營業務,不只是自己享有奢華生活。(是的,師父。)他們工作也很辛苦。當老闆永遠是最難的工作。(對。)即使他們賺了很多錢,他們也有很多的負擔和責任。

所以,制裁他們是不公平的。但也許這只是一個臨時的策略,(是的。)在危急情況之下。但不要譴責他們,不要永遠扣押他們的東西。如果有一天戰爭停止了,那麼他們的財產、金錢、他們的銀行帳戶,都應該歸還給他們。(對,師父。)(是的,師父。)(是的。)無論從他們那裡扣押什麼,至少還有保留下來什麼。也許遊艇已不那麼新了,或可能有些損壞,但必須歸還他們,因為那些理應屬於他們。(是的,師父。)

假設美國也有很多寡頭富商,且美國人不能反對政府。(是,師父。)即使他們不同意拜登或什麼的,也不敢太過分。(是的,師父。)因為他們是美國公民;他們就得順從當權者,與其合作。(是,對。)尤其是在俄羅斯,你不能反對政府和普丁。(是的,師父。)(對,師父。)所以,懲罰他們是不公平的。(是的,師父。)也許是暫時的。

但是俄羅斯人民現在遭受很多痛苦,因為所有這些制裁和商業終止。(是的。)各種事情影響著俄羅斯人民。而他們正在大量死亡,我為這些年輕、好看、富有理想且無辜的年輕人感到難過,他們必須被徵召入伍。這根本不是他們的錯。當然,我不希望他們去侵略烏克蘭,殺害烏克蘭人民,但也為他們感到非常難過。(是的,師父。)我一開始就告訴你們了,在戰爭一開始的時候,普丁就讓他們去送死。(對。是的。)現在還是冬天,天寒地凍,而他們只有很簡陋的、不牢固的臨時營房。(是的,師父。)他們又凍又餓,沒有足夠的物資之類的,因為他們沒有計劃好。這麼久沒打仗了。(對。)或小規模的,到處進行小規模的搶劫,但不像大規模的戰爭,並未訓練好。(是的。)

他們只是孩子,天啊。他們只是孩子。只是某人的女兒或兒子、或丈夫、男朋友。有美好的未來在等著他們。他們不該就這樣死去,死在異鄉,甚至沒有親人的眼淚,沒有一塊可以體面地埋葬自己的土地。(是的,師父。)我不喜歡這一切。這個普丁太可怕了。他應該終止這場戰爭。

順帶一提,目前此刻,俄羅斯士兵正在撤離,從許多中心點,他們的許多主要據點撤離。(是。)我對此感到很高興。我想也許戰爭很快就會結束了。

我問天堂,我說:「他們為何這麼做?他們是真的在撤離嗎?或只是在玩一些把戲?」因為我擔心他們也許會把所有的士兵和人民都遷走,然後轟炸那些空城。(是的,師父。)他們會把他們的人遷走,然後對那些沒有他們士兵的地方進行轟炸或做什麼。(是的。明白。)

我很擔心,所以我問天堂,我希望這是真的。而他們告訴我:「因為普丁希望你停止說俄羅斯的壞話。」(噢。)我。(喔,噢!)

我說:「什麼?我沒有說俄羅斯的壞話。第一:我不是在說壞話。我說的是事實。(對。)第二:我不反對俄羅斯。我只反對普丁和他的同夥,只反對這些魔鬼。所以,只有當他們停止傷害人民時,我才會停止。而且是當他們停止以他們的方式傷害人類時。(對。是。)(對,師父。)這樣我就會立即停止。」我這樣告訴天堂。於是向他轉達了這個訊息。或者不說,無論如何。希望那是他們的真實意圖。我真的很擔心核武和化學武器。(是的,師父。對。)

噢,天啊。他們為什麼就不給他們這個禁航區,這樣他們就不能把這些東西投到地面上。(的確。是的。)因為從空中投擲比沿著漫長而艱鉅的高速公路或其他途徑來移動它們更容易。(是。)所以在一開始,我總是要求他們應該關閉領空。(是的。)

說吧。還有什麼?希望回答你的問題了。離題太遠了。說吧。(是,師父。俄羅斯指控烏克蘭轟炸了他們在俄羅斯境內的油庫。如果屬實,他們可以這麼做嗎?他們有權這麼做嗎?

啊!你們認為呢?烏克蘭也要求俄羅斯人去轟炸他們的許多石油和天然氣倉儲嗎?還有許多其他地方也是?不然他們期待什麼?(對。)如果是烏克蘭人做的,他們有權進行報復並防止更多提供給戰爭的補給。(對。)(是的,師父。)

他們在期待什麼,俄羅斯轟炸了在烏克蘭的許多油庫。(沒錯。)是俄羅斯人做的。(是。)還有許許多多多的建築物及整個城市和許多村莊,許多烏克蘭的基礎建物由於俄羅斯的轟炸,一切都被毀掉了。(對。)那麼一間油庫又如何?油庫就只有石油,死的人少。(是的,師父。)若俄羅斯沒有更多石油供應給在烏克蘭的軍隊,那戰爭在某種程度上就不會那麼激烈了。(對。)(的確。)所以沒什麼好抱怨的。(同意。)

若他們沒有在烏克蘭發動戰爭,就不會有人去轟炸他們的油庫。(對。沒錯。)(對,師父。)你看,這就是始作俑者的例子,那個一直喊著說自己是受害者的強盜。上次已告訴過你們。(是。)有句悠樂(越南)語說:「一邊搶,一邊喊。」在搶劫,同時也在喊救命。噢,天哪。只有愚蠢又文盲的戰爭販子才會這樣做,這樣想和這樣反應。(對。是的,師父。)

還有其他問題嗎?(師父,一群俄羅斯國家警衛隊員們因拒絕去烏克蘭打仗而被解僱。他們已聘請了一名律師準備起訴俄羅斯政府。)很好。(他們的律師說,其他士兵和警衛隊員們已與他聯繫尋求幫助以避免戰爭。師父對此有什麼評論嗎?)

我還應該評論什麼呢?這條新聞本身已經很清楚。比千言萬語還要清楚。(是的,師父。)我說過,人們不想參加這場無意義、血腥的烏克蘭戰爭。(是。)我是說,士兵們有他們的訓練紀律和道德標準。(是,師父。)尤其是國家警衛隊。他們應該只保衛國家。(是的,對。)這就是為何他們被叫作「國家警衛隊」。(對。)他們不是普通的士兵。(對,師父。)其他士兵也許是為了作戰,可是國家警衛隊是為了保護這個國家,在國家內部保護。他們不應該去打仗。他們應該待在家裡。如果任何其他國家進入俄羅斯,侵略他們的國家或製造麻煩,那麼當然,國家警衛隊也可以在那時出去在國界內作戰。(是,師父。)「國家」警衛隊;名稱說明了一切,不是嗎?(是。對。)

而現在,因為普丁可能是太絕望了,太多士兵戰死沙場,所以他在試圖重整旗鼓,把他國家所有的美好力量都耗盡,要出去做醜事。這就是為什麼那些被指派的人不想去。(是,師父。明白。)

而且,很多人同時也在逃離俄羅斯。(是。)他們逃到了其他國家,或是做其他工作,這樣他們就不必去烏克蘭打仗了。他們不想無故殺人。(是。)這違背他們的良心。(確實。是這樣的。)士兵們,他們被迫訓練,然後去作戰,但只為正義的目的。(是。)只有當他們必須保衛自己國家的時候。他們都明白這一點。所以,在他們的心中,他們知道這樣不道德。(對。是的,師父。)在烏克蘭的戰爭,在道德上是不對的。他們在烏克蘭人民中沒有敵人。(的確。)他們是好鄰居。(是的,師父。)而俄羅斯已經從他們的領土上吞併了那麼多塊。現在進來並且就像那樣直接殺了他們,無緣無故。(對。)在這種情況下,任何理由都是胡說。(是,師父。)

還有什麼問題嗎?(有,師父。為了準備與俄羅斯達成和平協議,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說,他的政府願意採取中立地位—意思是他們不會與其他聯盟有軍事聯繫。這也意味著不加入北約。這會是一個好的提議嗎?

不。不是。只要普丁還活著就不是。(噢。對。)不過如果他們別無選擇,那也許這是暫時的選擇,直到他們有更好的選擇。可是為何?烏克蘭正得勝。(是,師父。)如果這次向普丁讓步,他以後會要得更多。(啊。)就像他們在克里米亞議題讓步,然後又是頓巴斯。(明白。是。)而現在普丁想要整個烏克蘭。(是。)造成了如此多的流血事件。(是的,師父。)所以,從長遠來看,他還會這麼做。也許暫時沒問題。我不確定這一點。

或是也許普丁只是嘗試一種拖延戰術,這樣以後當他們看到烏克蘭沒有人幫助,也沒有多少武器,沒有訓練有素的現役軍隊。(是。明白。)因為中立意味著美國人或其他聯盟或其他國家不能來訓練他們。(是。對。)這是我的想法。也許不是這樣。意味著不能在軍事上和任何人有聯繫,或是進行戰爭演習。(是,師父。)所以,我不確定如果他們成為中立後,其他國家是否能夠像之前那樣進來訓練他們的軍隊。(是。)因為如果沒有所有這些來自其他國家的訓練和良好的設備,我不認為烏克蘭能再次抵禦俄羅斯。(的確。)

目前,他們有這種架勢。(是,師父。的確。)因為儘管他們是被突然入侵,可是在他們的內心,他們已經準備好了。(對。)所以,他們竭盡全力地戰鬥。不過之後,若他們放鬆了,他們會想:「噢,俄羅斯不再碰我們了,所以我們不必訓練軍隊了,」他們也不必擁有任何武器等等,那麼俄羅斯就可能會突然入侵,然後烏克蘭將被奪走。(噢。明白。)然後歐洲將不再有糧食了。非洲,很大一部分將沒有來自烏克蘭的糧食。(是。)

我剛剛讀到,歐盟現在有一個新的做法,給農民們更多的土地,這樣他們可以種植糧食。(那很好。)想像一下,就在最近。(太好了。哇。)這意味著烏克蘭現在沒足夠的糧食給他們了。或是若戰爭繼續下去,歐洲若不照顧自己,那麼他們將會受苦。(是,師父。)所以,已經如此緊迫了。(是。我們明白。)不只是在烏克蘭的戰爭。是到處都在打仗,至少在附近。(是。)然後,甚至其他一些遙遠的國家也擔心由於在烏克蘭的戰爭而導致的農業問題。(是。)

所以,我不知道為何北約需要任何更多的藉口。或是歐盟需要更多的藉口。俄羅斯打亂了他們的生活,透過減少烏克蘭糧食出口,威脅到他們的生存。所以這已經在擾亂他們的和平,在整個歐洲。所以,我不知道為何北約需要任何更多的藉口,或是歐盟甚至還找任何拙劣藉口不接受烏克蘭。(對,師父。)

沒關係。我想烏克蘭獨自還好。也許這樣更好。因為如果你依賴某人,如果他們轉身就不想幫助你,那你的麻煩就會更大。(是。)有一句諺語說:「如果你想做好某件事,就自己做。」(對。是的,師父。)就像上次,有一個韓國人問我,為什麼其他國家不幫助北韓什麼的。他們不為兩韓和平幫忙,反而為財政等其他事情。我說:「為什麼?你們兩個國家可以彼此幫助。南韓和北韓。你們為什麼必須依賴其他國家來認可?」或是為你們來認可。或是同意或幫助你們。自助就好。

在古時候,我們不需要任何人。(對,師父。)沒有人真正需要擁有任何武器或是什麼。而農耕,每個國家都能照顧他們自己。在古代,沒有像現在這樣的交通或是任何方便的東西,而人們仍然活下來了。(對。是的,師父。)證據就是我們現在的世界人口龐大。(對,是。)所以,我們並沒有死。自古以來,我們就能生存。所以,沒有人在乎是否有任何其他國家幫助你,只是你必須獨立,盡可能地獨立。

像是歐洲和美國以及其他國家依賴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甚至出賣他們的道德。(是。)他們用道德買單。(是,師父。)他們讓烏克蘭獨自面對生死。他們不能開口去多做什麼,或以更實際的方式去幫助。只是把俄羅斯嚇跑。如果把俄羅斯人嚇跑,我是說把俄羅斯軍隊、普丁嚇跑,那就沒戰爭了。(是。對。)他們本應準備好。(是。)那他們就不必打仗了。那烏克蘭就不必遭受如此多的苦難。而當俄羅斯一開始就已奪走克里米亞,他們就應做更實質性的事。(是,師父。)(對,師父。)不讓他們一步步進入烏克蘭的另兩個地區。

而現在他們已全面侵入烏克蘭。(是。)而且綁架了數千名烏克蘭人到俄羅斯,違背他們的意願,從馬立波和其他城市。帶走兒童,綁架兒童,記者們失蹤,殺害他們等等一切。(噢,天哪。)(是,師父。)

所以,由於石油和天然氣。(噢。)用人命換取石油和天然氣。(太可怕了。)他們就是太舒服了。便宜石油,便宜天然氣。然後現在他們被困於此。(對,是。)(是的,師父。)

而普丁知道,他能以此箝制他們。他已經開始了,說:「好,這些不友好國家,」我是指四十個國家,「若他們想要天然氣石油,他們必須用盧布支付。」他們從哪裡得到它們呢?他們從哪裡得到盧布呢?(是。確實。)印刷?我猜他們必須印刷盧布,像俄羅斯一樣不誠實。

但他們也是出於好意,俄羅斯政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好意,讓盧布恢復到戰前的價值。不過這是一個很大的干預,迫使許多銀行,許多公司把盧布注入系統。(是,師父。)而且把所有任何外幣都兌換成盧布,以拯救盧布的價值,到目前為止。(對。)不過若他們繼續這場戰爭,我不認為這是長期標準。(對,師父。)

前段時間你們問我是否,或者也許你們沒問,但我說澤連斯基總統不應該談判任何東西。任何屬於烏克蘭的,要歸還烏克蘭。而俄羅斯只能回家去。就這樣。(是,師父。)你不能和惡魔談判。(不能,師父。)(不,當然不。)你不能和瘋子談判。反正他們不知道任何邏輯或人道的安排。(沒錯。)(對。的確,師父。)

所以,直截了當地說:「不,不,不,不」,不管他們要求什麼。他們不能就這樣走進,飛進或開進你的國家,搶奪你的土地、財產,殺害你的人民,然後要求你必須滿足他們的要求。他們沒有權利對烏克蘭提出任何要求。(對。毫無理由。)

不!這不是他們的土地。他們和烏克蘭毫無關係。烏克蘭從未以任何方式挑釁過他。他們沒有權利走進來,就像他們擁有烏克蘭一樣,像那樣說話,就像他們有權要求任何東西。不!他們沒有權利。俄羅斯沒有任何權利,無論如何。(沒有。完全沒有。)

所以,如果我是澤連斯基總統,我絕不會對答應任何事。不接受他們的任何建議,什麼都不要!你是你自己的主權國家,你不欠任何人,尤其是俄羅斯。你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保護你的人民的自由。你不與惡魔談判。你不與實施大屠殺的實體談判。你不與這些像普丁一樣無恥而沒靈魂的強盜談判。就是這樣。

好了。還有什麼?(是,師父。拜登稱普丁是屠夫和戰犯。師父對此有何看法?

這是第一次,這傢伙說了些不那麼糟糕的話。(是,師父。)不過我認為用屠夫來形容普丁是不恰當的。他很邪惡。(是。)他很邪惡。他很惡毒。所以,不管叫他什麼,只是要讓他顯得小一些。(啊,是。)不要那麼引人注目。

屠夫只是按要求殺戮。(是,師父。)人們要求吃肉,所以他就得宰殺來供應他們。如果沒有人要求吃動物族人的肉,他就不必做這個工作了。他會找到其他工作。(確實。)所以,若事實上在這世上許多人稱某些人像那些殺手或連環殺手,或是一些很壞的屠殺,他們會稱其為屠夫—可能。不過這對屠夫來說是一種恥辱。這對屠夫來說是不公平的。他只是做他的工作。他為此得到報酬。(對。是的,師父。)他沒有去強迫任何人去拿他的肉。是他的顧客要求和購買的。(是,師父。)還有,如果你認為屠夫很壞,很壞,很壞,很邪惡,那你為什麼要吃他提供給你的肉呢?(是,明白。)

這個世界真可笑。這個世界的人很荒謬。他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不過,至少他還是意識到普丁的惡毒。(是,師父。)或是,也許他這麼說只是為了趕時髦。如同p方濟各。我不明白。我不明白這些人。因為他們不是真正的人類。(是,明白。)所以無論如何,都無所謂。

而關於稱普丁為罪犯,也不夠公正。罪犯殺戮是有原因的。(對。是的,師父。)當然,他們因為幫派鬥爭及諸如此類的事互相殘殺,或只是因為他們瘋了,他們很壞。可是他們的暴行不像普丁和他的下屬那樣如此龐大,大規模。(是,肯定的。)

在布查,他們就那樣殺了四百人。把他們扔在大街上。把他們的手綁在背後,包括婦女、兒童和老人。(噢,天啊。)而且他們已經在那裡躺了幾週了,而俄羅斯仍然否認。一直都是這樣。他們一直在說謊。

他們說謊就像呼吸一樣。天哪。我希望這個世界永遠不要再信俄羅斯政府。(噢,我希望不要。)否則,他們將會死去,他們所有人,甚至在他們意識到之前。(是,師父。)他們毫無顧忌地就那樣隨意地屠殺人們。(是。太殘暴了。)他們太殘暴了。而且他們手中甚至有致命的武器;核武器和化學武器等等之類的。(是,師父。)而他們又要否認了。很快。肯定的。(是。)就像他們說,他們是去解放烏克蘭。為了什麼?那裡的人們和平又自由。而現在他們需要從俄羅斯解放出來。噢,天哪。他們對俄羅斯什麼都沒做。(是。當然沒有。)是啊!就那樣進去殺人。噢,天哪。而他們稱其為野獸和罪犯。這不合理。(確實。)這不是正確的描述。我猜他們沒有其他詞語來稱呼他們。

我稱他們邪惡,惡魔。就這樣。這是他們的本質。(的確。是的,他們是。)當我第一次和你們談論烏克蘭的時候,我確定很多人認為我過於誇張了。可是確實是那樣的。沒有其他詞語能形容他們。正常的人類,甚至罪犯都不這麼做。(是。完全不。)即使是戰犯,他們也不會這麼做。其他的獨裁者沒有一個會像這樣把這種事做得這麼惡劣。我是說,也許除了希特勒。(是,師父。)不會殘忍無情地殺人,不加思索地殺人。俄羅斯的這個體系,他們給多數人洗了腦。(是。)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Apr. 5, 2022 Julia(f):他們實際上相信他們所說的都是真的,而這正是宣傳的作用。它毒害了他們的思想,而他們傳播的不僅是謊言,還有仇恨。而這實際上最近在他們的國家媒體上非常普遍。它宣稱,烏克蘭根本就沒有權利存在,烏克蘭的語言和文化也是如此。這一切都需要被連根拔起。人們需要被關進在再教育營中好幾個世代,並被教導忘記烏克蘭的一切。這很大程度上是一種種族滅絕的語言,來自俄羅斯國家媒體完全被克里姆林宮控制。」

這就是為何他們就是能這麼做。(是。)甚至心中無仇恨的年輕人,他們殺人就像割草之類的。噢,天哪。還把他們扔得滿大街都是。而且還不承認。(是,師父。)都在說謊,一直在說謊。如此醜陋,這些魔鬼團夥。天哪。

而我仍在想,當拜登第一次說普丁不應該再掌權的時候,國內很多人都反對他。(是。)他第一次說了些符合邏輯的話,然後他們就反對他。(是,是。)他自己的黨派成員們,他們都爭先恐後地試圖和他說的話保持距離。而且還掩蓋他的話,或是試圖辯解。(是。)「噢,我們不是這個意思。他不是這個意思。」等等之類的廢話。而他自己也被他們逼到牆角。後來他說:「噢,這只是道德上的突發事件。這不是關於政權變更。」(是,確實。)是啊,是啊,是啊。噢,所有這些人都好噁心。而現在他不再退縮了,因為布查。(是。)若這傢伙看到布查的這些,屍體被扔得滿城都是的畫面之後,仍對他關於普丁的言論退縮,於是我想沒有人會願意甚至看他一眼。所以他必須說些好話。(是,一定的。)

政客們,他們不說真心話。不總是。(是,師父。)除了川普。(是。)這就是為何他們不喜歡他。事實總是難以下嚥。(是的,師父。)他總是說他所想的。(是的。)至少你能讀懂他。至少你可以知道你的立場。(是,可信任他。)但是其他政客,你無法相信他們說的話。你永遠不知道他們說什麼,他們是不是認真的。你只是必須說些時髦的事才能獲得選票。真的很噁心。他們太卑鄙了。

天哪,可憐的烏克蘭人。可憐的烏克蘭人。世界就這樣讓他們孤軍奮戰。我告訴你:所有這些北約國家,如果他們讓普丁在烏克蘭有一點點收獲,他們接下來就會受苦。(喔,噢。)是肯定的。他會找個藉口再次進入。(是的。)這傢伙,他不在乎他的人民是死在戰場上還是死在國內,互相對抗。(是的,師父。)就像他所說:「我們必須清理叛徒,淨化自己,」諸如此類。(是的。)意思是,清理門戶。(是的,確實如此。)

當然,只有好人,積極正面的人,才會反對普丁。(是的。)

我也從來沒有想過這傢伙會是一個惡魔,這麼邪惡。現在,他們說他比伊斯蘭國更糟糕。(噢,天哪。)他們想要清除的穆斯林極端分子?(是的。)現在他們說他更糟了。情況更糟。我也有這種感覺。(是的。)

甚至俄羅斯東正教牧首也支持他。(噢,我的天哪。)他說烏克蘭的戰爭是正當有理的。這是一場善與惡的較量。他的意思是俄羅斯是善;烏克蘭是惡。(噢,天哪。)烏克蘭做了什麼?(是。)一直,所有,直到現在;只有俄羅斯是瘋狂、戰爭和暴行的煽動者。(是的。)直接進入別人家裡,拿他們的東西並殺害他們的家人。這是暴行,這是搶劫。不是別的。(對。)

不過我猜這位牧首,他一無所知。(是的。)他什麼都不知道。就像許多其他俄羅斯公民一樣,什麼都不了解。被這些國有電視台、廣播電台和報紙洗腦和填鴨。(是的,受人蒙蔽。)是的,讓他們都蒙在鼓裡。無論如何,所有國際媒體都被趕走了。否則,如果你談論任何有關烏克蘭戰爭,你將被判入獄至少長達十五年之久。(是的,確實如此。)

天哪。他們仍然在聯合國安理會。我無法相信。我認為聯合國也應該解散。(他們必須以某種方式將他從聯合國安理會中除名。)他們必須,或者他們應該辭職。(是。)因為他們無用。他們不保護無辜者。(是的,師父。)而且他們不處理或整頓坐在他們自己房子裡的侵略者。(是的。)很快,他們也會遭殃。因為這些罪犯或惡霸就會控制,做什麼都可以逃避懲罰。(是,他們有恃無恐。)也膽大妄為,有權這樣做。被他們的不作為而鼓勵。(是的,師父。)

噢,可怕,可怕,太可怕。我告訴你。我認為這世界是盲目的、聾的和啞的。噢,我們沒那麼幸運。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真可怕。當我讀佛經時,佛陀說這個世界充滿了魔鬼、鬼魂和邪惡的實體。我在想佛陀可能在談論某個角落,或者可能是無形的。但他們現在甚至是可見的。(是的。)他們公然坐在我們的世界最高、最高的位子上。(是,師父,太可怕了。)太可怕。這是個決策之位。就像他們把人類的生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為所欲為,逍遙法外。

因為普丁僥倖逃脫了很多很多事情。已經很多次了。(對,師父。)就烏克蘭而言,他已經吞併了三塊。在這場大戰爆發之前,他已經吃了三塊,而且胃口更大了。(是的,師父。)他越吃就想要更多,他的胃口也越大,而世界什麼也不做,那就是原因所在。

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經濟和那些世俗的利益,比如石油和天然氣、經濟,等等之類的。(對。是的,師父。)因為他們擔心如果沒有來自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他們的工業就無法運轉。嗯,在某些地方也是如此。但是他們應該知道的。他們應該是獨立的。(是,師父。)

但當然,你也不能真的責備他們太多,因為他們無法想像普丁會變得越來越邪惡。但他們應該阻止他,早在萌芽期時。(是。對的,師父。)而不是等到他搞亂了,吞併了那麼多國家,現在還是什麼都不做。做得不多。(是。對。)好吧,我想他們現在做得多了一點了。

但是其他獨裁者現在好像也出現在歐洲其他國家,投票作弊,並且反對澤連斯基,親普丁。(啊,是的。)噢,天啊。我希望他們能清醒,否則,他們就會是下一個。否則,他們將必須一直向普丁卑躬屈膝,才能做他的朋友,並同意他提出或實行的每一個血腥的欲望。(是的,師父。)

世界正處於危險之中。天啊,我無法想像會這樣。我以為災難和大流行病已經夠多了。而現在我們甚至有更糟糕的事。人人都在擔心核彈。(是的。很難想像在廿一世紀,這一切還在發生。)是!他們仍然想互相殘殺,濫殺無辜。我無法相信。所以,這些人不屬於這裡,不屬於我們的世代,也不屬於我們的世界。他們屬於地獄。現在你知道了。(是的,師父。)[…]

(師父,我們有很多好消息想分享。)所以,問題都問完了?(是的,師父。)說吧。好消息總是好的。我太想知道了。(好的,師父。)

二○二二年四月二日週六,烏克蘭談判代表大衛‧阿拉哈米亞告訴一家當地電視台: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和俄羅斯方面的弗拉基米爾•普丁可能很快將在土耳其進行面對面和平談判。阿拉哈米亞補充說,俄羅斯談判代表們也同意文件草案可能將送至普丁和澤連斯基,以便直接討論。)

讓我們希望他們將會從中創造和平。(至少有一些希望,師父。)

還有什麼?(烏克蘭國防副部長表示,隨著俄羅斯軍隊從關鍵城鎮撤出。烏克蘭軍隊已奪回整個基輔地區。)很好。

(下一個好消息,師父。美國將協助向烏克蘭調入蘇聯製坦克。)在最後?終於。好笑的是人們怎麼能等他人幾乎已經吃飽了或已吃飽了,然後才說:「來,再吃點!」或是「最好吃的來了!」(確實。)或是p方濟各現在也在譴責或批評普丁。(噢。)噢,他們之前去哪了?(噢,對,師父。對。)所有這些沒骨氣的人,如果他們還是人。說吧。

(更多的訊息是,這是美國首次協助運送坦克至烏克蘭。)我不驚訝。噢,真讓人驚喜!我應該說:「哇,好驚喜!」(自俄羅斯入侵以來,並且在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再次請求西方國家派遣坦克和飛機之後。因此,是的。)

他已經請求這件事很久了。(是。是的,確實。)而現在俄羅斯正在離開,(是。)甚至留下了很多裝備和坦克。而且留下一些被佔領過的空城。而現在他們帶著所有的坦克什麼的進來了。是呀。哇,真是一場好戲!(是。現在已經太晚了。)多麼精彩的團結表演。(是。)謝謝你們。

我說過這些世界領袖們,所謂的領袖們,他們太好笑了;他們傻得像幼兒園小朋友,或是又聾又啞、又蠢又瘸之類的。沒有大腦或是大腦損傷,或是脊柱損傷。還有什麼嗎?(有。)說吧。

(以前,烏克蘭自己發電並使用俄羅斯和白俄羅斯電網的補充電力。隨著這次入侵,烏克蘭的電力供應部分中斷,原因是俄羅斯接管了一些烏克蘭的發電廠,)是。(並且沒有來自俄羅斯的補充電力。)是。(所以,好消息是總部設在比利時的公共事業公司ENTSO-E已將烏克蘭與一個橫跨歐洲大部分大陸的電網連接起來,)噢,保佑他們。(從而為烏克蘭提供了另一個至關重要的電力來源,並讓烏克蘭得以結束對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發電站的依賴。)他們早該這麼做了。(是。對。)他們也應該讓自己更加獨立。沒關係。總比沒有好。遲到總比不到好。(對。是的,師父。)

(他們計劃這件事很久了,師父,但是由於這場侵略,他們加快了速度,因此,這立即就實現了。)「計劃這件事很久了。」噢,當然。就像北約將會接受烏克蘭進他們的圈子,不過不知何時。(是,確實。)「計劃這件事很久了。」加入歐盟也需要很久。(是。)他們有時間。天哪。一直等到俄羅斯來到他們的浴室,然後他們會知道自己沒時間了。(是,師父。)

我希望烏克蘭這場戰爭將是他們學到的很大很大、巨大的教訓。所有這些所謂大強國、歐盟或美國和其他國家。(是的,師父。)因為現在他們將覺醒,並且學會更加獨立。就像此刻,美國政府正在釋放戰備儲油。(對。)但它不是用之不盡。所以,他們必須繼續投資自己的石油和天然氣的供應,就像川普在位時一樣。(是的,師父。)否則,他們會再跳回俄羅斯這個舊愛。為燃料舊情復燃。

無論你認為能利用別人或其他團體得到什麼好處,都不會持久的。永遠都是只要你做得到,你必須幫助自己。要獨立。甚至常言道:「天助自助者。」(對。是,師父。)連上帝也是如此!更不要說這一堆世俗的,無論什麼商業化的政客。(是。)

這都是為了金錢、利益和舒適。這就是為何他們要戰爭。這就是為何他們要更多土地,更多稅收,因為他們想保持自己奢侈的生活。(是的。)就像普丁擁有許多房產,根據記者的調查報告。他甚至擁有一艘七億美元的遊艇,在這裡擁有房屋,在那裡擁有城市公寓,為他的情人或孩子,等等。(是,師父。)

這就是為何他們不能放下權力。那使他們變得一無所有。他們會變得很窮。(對。是的。)而他們無法承受。(是,師父。)這就是為何他們拚死拚活;不是他們的生與死—別人的生與死,以保護自己的生命。(是的,師父。)這是徹底的邪惡、自私、真正的不人道。(對。)為了你自己的舒適而犧牲所有其他人。(是的,師父。)他們放不下他們的遊艇、他們的財富、他們銀行帳戶巨額存款和他們所擁有的一切。

我沒有看到任何領導人在退休時,或在掌權時是貧困的。(是,那是真的。)他們在不同的地方祕密地交易進行某些事,在他們執政的時候就擁有數百萬美元。所以,他們退休時很富裕。就像拜登和他的兒子。(是的,師父。)總是否認。甚至現在CNN還曝光了他們的證據;有簽名、銀行帳戶和手提電腦,等等。(對。是的,師父。)而拜登仍然說:「噢,這仍是可以的。」他兒子的生意沒問題。而現在媒體說:「這是不可以的。」(現在他們說話了。)(是的。)

現在他們說話了。現在安全了,因為大選已經結束。(是。)它已經結束了。(是。是的,沒錯。)而拜登和他的家人等已經在白宮立足了。他們覺得現在沒什麼能把他們驅逐出去。現在他們就去緊追川普。但現在他們也可以緊追拜登的兒子。(是的,師父。)

在選舉之前,他們壓制所有這一切。他們故意不想刊登或報導它,只是因為他們想趕走川普。(是,沒錯。)這位總統,他們不值得擁有。川普總統是他們不值得擁有的總統,我不得不說。(沒錯,師父。)(是的,師父。)川普沒續任不是自己損失;而是他們的損失。(對。是。)他們不配擁有他。

在某種程度上,我不祈禱他能回來。不管怎樣。無論他們的命運如何,無論他們業力如何—都會顯露,會有果報。(是的,師父。)如果他們努力祈禱,也許如果他們真想念他,如果他們真的覺得他是值得的,天堂也許會讓他回來。(噢。)但我目前還不確定。太多了。太多蠢事。總是一個接一個地發生,從未停止!(是,師父。)從未停止過。

像普丁,他說,他擔心北約在他的牆邊;若烏克蘭成為北約成員。但烏克蘭已經沒被接受。(確實是。)北約直截了當地說,這是第一點。第二,他正在轟炸這整個國家,而北約並沒有反應。所以,普丁現在一定知道他的國家沒有受到任何北約成員的威脅。(對。是的。)所以,他仍然繼續殺人;殺害他自己的軍人、士兵和烏克蘭人民。(是的,師父。)

他現在知道已經戰敗了。他的許多士兵已經白白地犧牲了。他應該憐憫其餘的人。不!他繼續徵調更多;更多的應徵入伍,繼續戰爭。(是,師父。)噢,天啊。即使是地獄之門絕不會開啟再讓他出來,不管他是否是魔鬼。(噢。)

你看,如果他們沒有發明這麼多大規模毀滅性及致命性武器,戰爭的破壞性就會小一些,痛苦會少一些,長期影響也會小一些。如果人們像古時候那樣,只是被石頭和棍子殺死,那麼人就不會像這樣死得那麼多。(是,師父。是的。)衛星圖像的照片顯示這個城市的市民在街上死於俄羅斯士兵之手,到處都是,至少大約有四百人,他們死在那裡,而且已經被扔在那裡好幾週了。(對,師父。)

但俄羅斯對此予以否認,聲稱死亡是在他們離開後發生的。這不是真的,因為衛星圖像記錄了。已經在那裡好幾週了,也就是說不是在他們剛剛離開後,而是在他們離開之前。他們想把責任推給烏克蘭人,就是這麼回事。但那是行不通,因為衛星圖像捕捉到了。

噢,俄羅斯。天啊,我無法相信這些。(是的,師父。)我不能相信;不能相信普丁政權,或者我不知道,普丁或是共產主義給年輕士兵洗腦,讓士兵變成那樣沒有靈魂,隨便殺任何人。他們都是平民,穿著平民的便衣,其中也有兒童,有些人甚至在被殺之前雙手被綁在背後,以被處決的方式。俄羅斯士兵還折磨他們。

這真是難以置信。這是真正的沒有靈魂。這確實是惡魔行徑。(沒錯。是的。)而我希望世界睜開眼睛。因為若他們不幫助烏克蘭,他們將是下一個這樣的人;他們的生活、他們的命運,很快就會變得一樣。(對。是的,師父。)

好。告訴我還有什麼?(另一則消息說,立陶宛將不再進口俄羅斯天然氣以滿足其國內需求,成為歐洲首個確定不再依賴俄羅斯供應的國家。)是。很好。(天然氣輸送和儲存公司執行長烏爾迪斯‧巴里斯告訴拉脫維亞廣播電台:「從四月一日起,俄羅斯天然氣不再運送至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和立陶宛。」

很好。很好。看到了吧?他們不是真的需要。他們只是以為自己需要。那只是習慣而已。(沒錯。是的,師父。)依賴習慣和惰性。所以,他們只是太舒服了。(是的,師父。)何必費事?他們有錢、有很好的職位、有退休金,當然是有保障的;所以,他們為何要費心改變任何事情來讓自己的同胞過得更好?(對。是的,師父。)不管發生什麼,反正他們都沒事。

但是在烏克蘭,甚至他們的一些議員都拿起槍去戰鬥。他們的前總統也這麼做,是波洛申科?烏克蘭前總統也去和軍隊一起作戰。還有其他一些人,他們通常不在軍隊服役;政府職員也去參戰。(了解。)

如果說烏克蘭戰爭有什麼好處,那就是讓全世界都能看到烏克蘭人民閃耀的團結精神。(是,對。)我的意思是,從世俗角度來講,他們是最佳典範。(是的,師父。)但這並未考慮佛陀的教理:「不應該擁有凶器及殺生,」等等。但在這個世俗世界裡,他們是最棒的。(是,師父。)他們團結作戰以保護自己的人民。他們非常高貴。願意為了別人的生命而犧牲自己的生命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犧牲了。(是的,師父。)是最終極的。(是。)即使是家人也不願意為彼此這麼做。(是的,師父。)

這是我讚美他們的原因;不是因為我想要戰爭。(了解。)我讚美他們的高貴精神。他們只是平凡人。(是的,師父。)即便如此,他們為別人的生命,犧牲自己的生命。(是的,師父。)[…]

說吧,還有什麼?(師父,烏克蘭志願者在烏克蘭東南部城市扎波羅熱編織迷彩網並製作防彈背心。該國的很多志願者還開展臨時行動,為軍隊提供自製防護裝備。)

因為他們沒有來自西方國家的足夠的補給。(是。)他們仍沒有足夠的補給。(是。是的,師父。)儘管美國人對不同方面做出了承諾。有時候,烏克蘭說:「我們感謝您的支持以及向我們發送物質的願望,但我們收到的不是我們需要的。」也許他們運送了一些無法運作或老舊的東西。(了解。)無法運作。他們盡其所能用自製的臨時替代物,或以創造性的方式來保護自己,並幫助烏克蘭為自由而戰,以免遭受俄羅斯,實際上是普丁的統治。(了解。)

俄羅斯人民,他們對此知之甚少。他們不想要戰爭。沒有人想要戰爭。沒有普通百姓想要戰爭。(沒錯,師父。)(是,對。)沒有。為何?為了什麼?若桌上有足夠的食物,孩子能平安地去上學,為什麼想要戰爭?(是的,師父。確實。是。)對你有什麼好處?只是你可能死去,讓你的孩子成為孤兒,讓你的妻子成為寡婦。(是的,師父。)沒有正常人喜歡那樣。就算他們沒有政治頭腦或不傾向於和平,他們永遠不會那麼想。(是的。)永遠不會想去開戰並殺害其他人。(是的,師父。)那只是愚蠢且邪惡的領導人強加給他們的。(是。)

俄羅斯人民,那些知道真相的人,他們憎惡普丁。(是的。)所以他要小心了。他甚至可能很快就被殺死。好吧,沒關係,總之他病了,據一份報告說,他患有隱祕的癌症,已經很久了,很多年了。(喔,噢。甲狀腺癌。)甲狀腺,是在喉嚨部位嗎?(是。)他說的話太凶惡了。他命令人們出去殺人,所以他能期望從當中得到什麼呢。(對的。對,師父。)奪取人們的土地、殺人、割他們的喉嚨、奪取他們的財產、他們的自由、他們的和平。我很驚訝他還沒死。(是的,師父。)但地獄裡的業力。不會給他任何寬容。

他應該是病了,他的醫生們經常隨伺在側。(是的,師父。)從很遠的地方飛來。但他沒有為自己所造的業障或罪孽祈禱並懺悔,而是傷害更多生靈。他為了獲取鹿茸,傷害這些鹿族人。他們從鹿茸獲取鹿血來沐浴。(噢!)想想看需要多少鹿茸才能裝滿他的浴缸。(噢。)也許他喝鹿血,因為他太嗜血了。(噢,天哪!)(喔,噢。)

就他的病而言,他真的是個精神病,因為他得了甲狀腺癌。但他傷害那些可憐無辜的鹿族人,只為了讓他們的血注滿他的浴缸,為了治癒他的癌症,他一直在「血浴」。他越是接受這種「血浴」,他就會病得越重。那些被不公義地傷害的動物族人們的鮮血、痛苦和仇恨會滲入他的大腦,會加重他的病情。(是的,師父。)可憐的動物族人。你真的看到了這個嗜血的妖怪。

就像poop方濟各,他想生吃牛排,甚至「哞」,這意味著他們還活著,活的肉體。噢,天啊!噁心至極!噢,這些惡魔何時才能停止傷害人類,回到他們的地獄呢?噢,我的天啊!惡魔喜歡新鮮的血液。

「Media Report from Canal de las Estrellas Reporter(f):在進入教宗選舉會議的前兩天,紅衣主教貝格里奧在卅年老友紅衣主教沙勿略·洛薩諾巴拉甘家中用餐。每次來到羅馬,他都會與他一起用餐。

Woman(f):他坐在這張椅子上,我問他想要怎樣的肉…然後他看著我說:『我想要哞哞叫的。』我疑惑地看著他:『哞哞叫的?』他說:『是。要生的!』我想『哞哞叫』是有其他的意思,並非完全是生的。所以我去拿給他,他非常喜歡。」

為什麼他不去野外直接咬牛族人呢?因牛族人還在「哞哞叫」。如此醜陋邪惡。只是吃肉還不夠,他還要吃生的!(是的,師父。)如此野蠻。(是的。)就像石器時代之類的。(對。)甚至是石器時代之前,那時的人還只是啃食動物族人。他們還沒有發現火。(是的,師父。)

噁心!所以現在你知道他很邪惡。(是的,師父。)你不必有關於他是誰的內在體驗。只要看看這個,你就知道了。(對。是的,師父。)什麼樣的神父會享用那種被新鮮宰殺的血肉,另一個活生生眾生的肉—上帝創造物的肉?(是的。沒錯,)甚至在聖經中,上帝說:「我為動物創造了所有的飼料,」並且「我創造動物來幫你們。」(是的,師父。)他應該將這些記在心中。不是嗎?(對。是的,師父。)

那是什麼樣的混蛋教宗?也許是大便,不是教宗。抱歉。不,我不道歉。他比大便還糟。人們還能用糞便做肥料。(是的,師父。)那不傷害任何人。但他是個傷害世界的惡魔,(是的。沒錯。)傷害人類。而且時不時的每當情況有利、合適或有利可圖的時候,他就會說出一些時髦的話。(是的,師父。)烏克蘭戰爭已持續很久了,現在他終於說點什麼了。而且不是非常…他只是說這是場幼稚的戰爭。就這些。(是的。)除此之外甚至什麼都沒說。幼稚的。就像可以被原諒的孩子。(是的,師父。)

噢,天啊。真噁心。一說到他們,我就想吐。我真的要吐了,真的。我不想讓它在我嘴裡。

「Media Report from BBC Apr. 4, 2022 Reporter(m):伊琳娜‧科斯堅科想談談三月十日的事。那天,俄羅斯人殺死了她唯一的兒子奧萊克斯。他們二人之前住在這裡,離他工作的地方僅五百米,他的工作是在車庫換輪胎。

Translation voiceover(f):這痛苦太難以忍受了。

Reporter(m):用手推車,把奧萊克斯的屍體從路上運回來之後,伊琳娜就把他埋在花園裡。『我用一塊毯子蓋住墳墓,來保護它不被狗咬。他不在棺材裡。我只能把他裹在地毯裡。』五週的戰爭,但摧毀一個家庭只需一瞬。伊琳娜找到他兒子的另一張照片。『這是我的愛,』她說:『我的甜心。』

Reporter(f):奧列格‧斯瓦克帶我到他的前花園,那裡有一位平民家人被一枚俄羅斯導彈擊中。他兩歲大的兒子斯捷潘被埋在廢墟下。『他在鋪有新床單的床上睡著了,因為他想睡在有星星的床單上。所以,我的妻子為他做好了。他睡著了,就再也沒有醒過來。他很活潑,喜歡玩耍,但他最後的日子是在地下度過的,躲避炸彈;而不是在充滿愛的花園裡。』」

所有這些所謂的領袖們,他們真的太冷血了,比方說,糞人方濟各說這是一場幼稚的戰爭。怎麼能這樣?聽起來就像一場兒童的淘氣遊戲。這不是遊戲,天哪。它不是幼稚的。這是一個國家的生死。(是,師父。)然後另一個某地的領袖說:「我們不會屈服於這種情緒化的勒索。」也許是為了回應澤連斯基總統為了幫助他的人民的熱切呼籲。(是。)

我的天哪!令人作嘔,你們明白嗎?(是,確實。)讓人噁心。這是人們的孩子、女人,人類的生死就在他們眼前,而你卻稱它為兒童遊戲和兒童的淘氣行為。幼稚。

然後其他人說:「這只是情緒化的勒索。」這是什麼胡扯?什麼邪惡言論?(是。)他們所有人。(是,師父。)噢,天哪。令人作嘔。真的是噁心。卑鄙。(是的,非常。)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March 26, 2022 Reporter(f):那些逃出來的人談到噩夢般的生活。『那裡是地獄。是地獄,』這位母親告訴我們:『我孩子的教母還在那裡。離開避難所是不可能的。沒有食物、沒有天然氣、沒有電。就像是馬立波。每個人都被與世隔絕。』他們心煩意亂,惶恐不安。死亡儀式被擠在炮擊之間,因為那些被留下的人在掙扎著活下去。對這裡的人來說,這不是真正的生活。只是活命而已。

Driver(m):我們國家需要大家的幫助。祝大家好運。」

他們是否必須等到炸彈飛到他們的頭頂上,或是他們的房子被摧毀,他們的孩子們被殺害,他們的妻子們被強暴,他們的整個城市被夷為平地,然後他們才會在說出如此邪惡的話,邪惡的評論之前三思?(我希望不要等到那時。)這可能會來到他們面前。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是的,師父。)如此冷血。(是,非常。)如果他們沒有更多同情的或是建設性的,或是慰藉的話,那他們最好就閉嘴。沒有人邀請他們說什麼。(是,師父。)

如果你不願意安慰,那就不要用語言傷害人們。因為那也是一種戰爭。人們已經受傷了,很痛,你還要在他們的傷口上撒鹽嗎?(太可怕了。)他們從裡到外都很可怕。他們就跟普丁一樣壞,只是方式不同而已。(是,師父。)我不後悔說任何這樣的話。我會再說一遍又一遍—一百萬次,而且甚至不感到抱歉。(是,師父。)

還有什麼嗎?(有,師父。對於進入歐盟的數百萬烏克蘭難民,歐盟已發放了卅四億歐元的資金,各成員國可以將其用於難民醫療保健相關開支,以及住房、就業、教育和社會融入。

是,是。他們有錢。這沒什麼。(是,師父。)沒什麼了不起。他們本應保護烏克蘭免於遭受這種淪落為乞討者、難民的命運。他們早就該這麼做了,當克里米亞事件發生時。(是,師父。)不是現在。現在他們只是在為他們欠的債,他們的無恥買單,為他們不人道的態度,無視他們鄰居的苦難買單。(是,師父。)

我不讚美他們,一點也不。他們本應該做得更多,而且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當克里米亞被佔領,或是被俄羅斯威脅要佔領的時候。(是,師父。)他們什麼都沒做。任其發生。然後讓頓巴斯事件發生。然後讓烏克蘭整個國家受難。(是,師父。)

然後現在,給一些施捨,像是一種非常慈善的制度。我對所有這些所謂的世界領袖們感到噁心。他們應該全部退位,他們應該離開,回家去,種他們自己的蔬菜吃。因為現在烏克蘭無法供應,或供應減少。(是,師父。確實。)對他們來說這太容易了。他們只是把土地給農民,讓他們種植一些莊稼。他們甚至不自己動手,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不知道這有多艱辛,不知道鄰居們生產的東西有多寶貴,來養活他們、滋養他們的孩子們和他們自己。(是,師父。)

在悠樂(越南),我們說:「吃果記得栽樹人。」意思是:「如果你吃了某種水果,你應該感恩那些種植它的人和那些照顧這棵樹的人,使它結出果實給你吃。」(是,師父。)看來在歐洲沒有人對烏克蘭心懷感恩。現在他們只是施捨一些。當然,他們有很多錢。只是給錢是很容易的。(是。對。)而且他們很可能感到驕傲,他們在幫助烏克蘭難民。

天哪,天堂能看穿一切。這些人如此懦弱—只為利益和名聲身居高位。他們沒有什麼好下場。(是,師父。)我敢在我們的電視台上公開這麼說。我不是在任何人背後說壞話。(是。)

如果他們不改善自己,那他們就應該退休。他們應該退位。他們應該回家去。自己種水果和蔬菜,看看他們能否在沒有任何人幫助的情況下養活他們自己,(是,師父。)這樣他們就能更加感激他們之前擁有的,感激那些為他們的舒適、為他們的特權地位而日夜操勞的人們。也為他們在這世上的榮耀席位。(是,師父。)無恥。[…]

談到烏克蘭的這些難民;我希望他們回到自己的土地上。(是,師父。)因為沒有比家鄉更好的地方了。(對。是的。的確。)他們已經習慣了。他們習慣了他們的氣候,他們的環境,他們的鄰居,他們的食物,在自己的家園,親手種植的。(是,師父。)本地的,也很豐富。上帝賜福給烏克蘭優良土壤、優秀農夫。他們精耕細作,他們出口到整個歐洲和非洲大部分地區。[…]

而現在被附近其他國家接受的所有這些難民,我很高興,至少在緊急情況下,他們有地方可以休息,不必焦慮,不會恐懼,不用擔心他們的孩子以及他們的未來。(是。)至少他們有食物,上方有屋頂遮蔽,而且很暖和。(沒錯,是的。)因為逃跑時什麼都沒帶,幾乎什麼都沒有。你們在新聞上看到了。(是的,我們看到了。)他們只是獨自奔逃。(對。)懷中也許抱著一位狗族人,或者抱著他們的嬰兒。他們沒有足夠的精力和體力帶任何東西,他們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拿任何東西。(是的,師父。)

在那些時刻,他們甚至無法思考;他們只是奔逃。(是的。)我們有一個證人,西恩潘;他在高速公路上看到他們。甚至連他都必須棄車快速離開,因為在邊境排隊的人很多,也許他們要檢查。(是。)所以,他必須放棄他的車,帶著一些設備和他的團隊一起跑。(是。)但是想像一下;他是一個有特權的人。

想像一下所有這些普通的男人、女人、孩子和長者,甚至殘障者,還有狗族人和貓族人。(是的,師父。)噢,天啊!想像一下那是你;然後你就知道那是什麼樣。(是,師父。)想像一下,你必須把你所愛的、熟悉的一切都留在身後。只是奔逃。甚至不知身處何時何地,或去向何方,或在街上、在路上有沒有任何的安全。(是,師父。)

你一無所有,而且你還帶著你的嬰兒,嬰兒沒有奶吃。你的貓族人沒有食物,你的狗族人好幾天沒吃東西了,你自己也是,因為奔逃、因為恐懼、因為頭頂上方的轟炸而疲憊不堪。(是的,師父。沒錯。)想像一下,如果那是你。那不是電影,天啊。是真實的!(是,師父。沒錯。)那是真實的痛苦。(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CBS News March 30, 2022 Reporter(f):『我還能做什麼呢?』根納迪問道。『我這裡什麼都沒有了。』他在這裡做了近四十年的鞋匠,他就要走了。

Reporter(m):今天,瑪格麗特普羅索洛維奇告訴我們,一枚炸彈夷平了她的家。她和自己十三歲的兒子尼基塔現在只有身上的衣服。她說:『這簡直無法相信。』

Reporter(f):在附近的尼古拉耶夫,一枚俄羅斯火箭彈撕開了一座政府大樓,留下了一個大洞和新的創傷。這位女士無助地看著她的同事死在她的懷裡。

Dr. Ivan Anikin:這是頭部創傷。這是截肢,外傷性截肢。這是子彈造成的創傷。

Reporter(m):十一歲的米蓮娜烏拉羅娃躺在醫院裡正在康復,九天前,一名俄羅斯士兵開槍射穿了她的臉部。這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的米蓮娜。她蹦跳著、舞蹈著。但現在她幾乎不能走路。

Vlada(f):我因為今天的大爆炸醒了過來。我明白這是戰爭…我不想死。我希望這一切都能儘快結束。」

噢,天啊,誰能忍心造出這些慘狀,在他的地堡或宮殿,或遊艇,或其他安全之地,從螢幕上遠遠觀看這些。(是的,師父。)所以,這種邪惡的惡魔不能在這個星球上存在下去了。他們的數量越少越好。已經越來越少了,你可以看到。但還是有一些。一些,更邪惡的,他們活下來了。他們身居高位。(是,師父。)

我們將必須以某種方式處理他們。天堂必須這麼做。我沒有權力,沒有世俗的權力。但我不會袖手旁觀。(是,師父。)他們就等著瞧吧。(是。)我沒有任何物質上的手段,或權力,或方法去做任何事。但我有天堂的支持。(是,師父。)而且天堂不會善罷甘休。(對。)

我也為難民擔心。我擔心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俄羅斯人,他們現在也成了難民。成百上千的俄羅斯人,數以千計的人正在逃跑。逃離俄羅斯到周邊國家,在那裡帶著語言問題,開始他們的生活。因為語言不通,即使是開個銀行帳戶,對他們來說都是大問題。還有租房子什麼的,如果離開自己的國家,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大問題。(對。是的,師父。)而且他們甚至不是戰爭中的難民,所以沒人會幫他們。(是。)俄羅斯人,那些逃離自己國家的,或那些被解僱的俄羅斯人,不知道他們孩子的下頓飯要從哪裡來。(是的。)像那些被解僱的國民警衛隊。(是。)[…]

我們不只是靠身體活著;我們還有精神上的機能;我們有心理感受。我們也有情感品質;各式各樣的東西。(是。)而這一切並不比身體的痛苦來得好。(是的,師父。)然後,更不用談他們是否必須從頭開始重建他們的生活,從無到有,有語言的問題,有他們的孩子需要關注,食物、營養和健康上的問題。各種事情。(對。是的,師父。)有些孩子處於極度危險中,但在他們逃亡時,他們沒有攜帶胰島素或任何藥物;甚至不知道何時才能得到藥物。(對。)有些孩子就這樣死於路上,死於逃亡的路上。想像若你是他們的母親或父親,或親人或兄弟姊妹,等等。或只是一個旁觀者目睹這種無助的情況卻無能為力。(是,師父。太可怕了。)

許多生活在俄羅斯的烏克蘭人,都有親戚在烏克蘭死亡,或逃亡,或不管有什麼麻煩。反之亦然。(是的。)而且還因為政治宣傳而彼此鬧翻。(是的,師父。)他們彼此互相對立。(對。)

「Media report from CNN – Apr. 4, 2022 Jim(m):您對那些聲稱我們看到的暴行圖像是表演秀和假的等等的俄羅斯人,有什麼話要說?

Alex(m):沒有。我對他們無話可說。第一週我試著和我的親戚,我在俄羅斯認識的人交談,他們完全保持沉默。他們已經[被]徹底洗腦了。」

而這個裂痕,我不曉得他們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和解和修補它。這比有形的距離,或政治支持,或意識形態之間的心理分歧更難修補。(是的,師父。)這很可怕。家庭將彼此分離,不僅僅是身體上、還有精神、心理及思想上,等等。(是的,師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戰爭都不會結束,(噢!)也許下一代。(喔,噢!)心理創傷。思想上的分離;不僅僅是身體上的。(是的。)(對。)意識形態使家庭分裂,使丈夫和妻子分裂。這是另一場無聲的戰爭。(是的,師父。)但它的傷害並不亞於有形的戰爭。(的確。)這很可怕。

戰爭從來都不是好事。天哪,我們才剛從之前的所有戰爭中痊癒,現在又開始另一場戰爭。(對。)人類怎能像這樣生活?他們怎麼能夠活下來?像這樣不斷地摧毀一切?(是,師父。)(是的。)甚至就連最重要的—食物,也被破壞或損壞,或被戰爭中斷或阻礙。(是。)戰爭影響到許多國家。

所以,不論是誰發起的,不論出於什麼理由,且根本毫無理由,那麼他一定是邪惡的。(是的,師父。)而你不必相信我。你自己去分析,用你自己的智慧,就會知道我說的絕對是真理。(是,確實如此,師父。)(是的,師父。)我何必要介入這一切?為了拿我的安全冒險?還是為了冒著讓人們討厭我的風險?我是指,那些不理解的人,比如由於俄羅斯的宣傳,也許他們會討厭我?(噢。)(是的,師父。)我何必冒著面臨所有這些有形且不安全的氛圍能量的風險和你們說這些。我也必須,身為老師—一位值得信賴的老師,我必須告訴你們,以防你們頭腦裡有任何錯誤的想法。(對。)(是的。)至少我的工作人員,我的徒弟,他們都必須知道正確的觀念。(是的,師父。)(是的,謝謝您,師父。)並非我喜歡這麼做。[…]

好吧,親愛的。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師父。感謝您。感謝師父。)送上許許多多的愛。謝謝你們大家,內部的、附近的、隔壁的、屋頂上的、屋頂下的、還有屋外的,及沒有屋子的遠端工作者。和所有以任何方式支持無上師電視台的人。即使只是觀看它。我們感謝大家。上帝保佑大家,並且願你們大家—盡快開悟。(感謝您,師父。)感謝上帝。(感謝上帝。謝謝師父。)讚美上帝,榮耀歸於上帝,請賜予我們平安,我的主。請賜予我們純素世界,世界和平和人間天堂。感謝您,感謝您。我們感謝您。(感謝您,上帝。)

Host:最仁慈的師父,我們無比深切地感謝您的無盡智慧,讓全世界在此緊急時刻都能關注重視。願我們的領導人懷著慈悲與善意治理國家,同時為了無辜者的利益,優先採取人道主義行動。讓我們確保高尚的烏克蘭人民從這場不公義的入侵中解脫,確保純素世界、世界和平迅速實現。我們祝願珍貴的師父在所有光榮天堂的保護中平靜、健康。

收聽更多關於清海無上師對烏克蘭及世界局勢的看法,包括有關製造武器的業障後果,請鎖定師徒之間節目,稍後將擇日播出這場會議的完整內容。

另外,為供參考,請查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只有和平締造者才能上天堂

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支持烏克蘭

大國沒有信守對烏克蘭的承諾

師徒之間節目: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

天堂在善惡之戰中幫助烏克蘭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觀看更多
最新影片
2022-08-09
138 次觀看
2022-08-08
724 次觀看
2022-08-08
188 次觀看
2022-08-08
1211 次觀看
3:43
2022-08-08
551 次觀看
4:18
2022-08-08
465 次觀看
31:07

焦點新聞

2022-08-07   36 次觀看
2022-08-07
36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