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大國沒有信守對烏克蘭的承諾 2022.03.21

2022-03-23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二年三月廿一日週一,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於她仍在進行的密集閉關打坐中,愛心致電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詢問他們的健康狀況,並就令人心碎的烏克蘭戰爭中一些重要事件進行說明該戰爭是令世上所有公民皆震驚擔憂的事件。

一個小鳥族人告訴我,你們有一些問題。(是的,師父。)而且你們還有自己的答案。所以兩者,我都想知道,你們的問題和你們的答案。(好,師父。)說吧。[…]

(師父,事實上在三月初,俄羅斯聲稱烏克蘭正在研製化學武器。但事實表明,很多人擔心俄羅斯可能會在針對烏克蘭的戰爭中使用化學武器。)是。(我們應該擔心嗎?)

當然應該,因為這些是很恐怖的東西。它不僅能殺死人;還以很多種不同的方式傷害人們。即使他們活著,倖存下來。甚至像橙劑這種較老式的化學武器,(噢,是。)以前在悠樂(越南)也造成了大範圍的傷害和痛苦。(是。)你們都知道的。現在,孩子們甚至仍深受其苦。這是邪惡的東西。但有些國家在戰爭中仍在某些地方使用它,我聽說的。(哇。噢。)據以前的新聞報導。(是。)

我希望他們不要這樣做。因為那將是災難性的。(是。)這真是不顧及所有人類的健康。(對,師父。)(是的,師父。)這真的像地獄般悲慘。如果倖存下來,也會一輩子遭受痛苦。你們可以看所有有關他們在其他國家的戰爭中使用其他化學武器的文件。(是。)你們知道它有多糟糕。可怕,很可怕。

天哪,我們離地獄太近了,這就是原因。地球和阿修羅太近了。和阿修羅地獄太近了。因為地獄低於人類標準。地獄,然後是阿修羅,然後是人類。(是的,師父。)但阿修羅地獄和阿修羅天堂是兩種不同的境界。我們離兩者都太近了,阿修羅天堂中的諸天堂多數情況下,不打擾我們,他們只是試圖幫助我們,若我們需要或他們可以時。但阿修羅地獄,他們一直在騷擾我們。他們想招攬人員以製造戰爭,以便隨意殺害生靈,以煽動人們出去無故殺害生靈並無端製造戰爭。就像在烏克蘭一樣。(是的,師父。)

關於此事,還有其他問題嗎?(沒有,師父。)好。

俄羅斯,他們有化學武器,而且在某些情況下仍在使用它們。就像他們在新聞裡報導的一樣,他們使用一些這樣和那樣的東西,或像諾維喬克這樣的東西來毒害人們。(是。噢。)一些人被那些東西毒害。(是。)他們用它來毒害倫敦的一名前間諜。(噢。)那個東西叫什麼?它是一種無法檢測得到的東西。而且受害者也不知道,直到為時已晚。(是。噢。)我確信你們知道它。我只是忘記了名稱。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 Sep. 22, 2021 Reporter(m):那是二○一八年三月,當致命的神經毒劑被部署在城市的街道上。謝爾蓋‧斯克里帕爾是被鎖定的目標人物。當神經毒劑被塗抹在他的門把手上後,他和他女兒雙雙病倒了。」

「Media report from Channel 4 News – Sep. 3, 2020 Reporter(m):在過去的十二天裡,阿列克謝‧納瓦爾尼在這家柏林醫院裡臥病不起,一直處於誘發昏迷狀態,而他正在接受化學中毒的治療。

Interviewer(m):大衛‧奧曼德,你是否懷疑克里姆林宮是幕後黑手?

David Omand(m):不,我認為殘留的這種神經毒劑只有俄羅斯國才能獲得,我認為任何其他的解釋是非常不可能。但當然,我們現在必須期待莫斯科方面是他們一貫的否認,指責他們是被西方所害並提出這些指控。假新聞。各種各樣的替代解釋都會被大量散發出來並試圖製造混亂,並給人一種印象,真相永遠不會被知道。」

這些都是把化學武器用於個人身上的案例。但他們也可以把它用於大規模殺傷,那將是很可怕的。(它叫諾維喬克神經毒劑。)是,是的。就是它。諾維喬克神經毒劑。另一個呢?另一個用於殺害一名俄羅斯間諜的。(釙?也許是釙。是。亞歷山大利特維年科。)是,是。類似這樣。去殺死那個前間諜。(是。)因為他逃跑了,好像是叛逃了。(是的,師父。)俄羅斯本來打算殺了他。還有很多,他們總是使用這種前蘇聯情報局的藥劑、戰術和武器。

所以,最初北約說或某個人說,如果俄羅斯在烏克蘭使用化學武器,他們就會介入。但他現在對此予以否認。他不想介入。他繞過這個議題,避開它;他說他只對那些北約國家負責。噢,天哪。(天哪。)我認為他只是一個比較小的惡魔之一,所以他非常怕普丁。普丁在惡魔系統中級別較高。他們是有級別的,(噢。)就像在軍隊中一樣。像是領導人。普丁是領導級別的,所以他們都懼怕他。

北約,噢,天哪。我不知道。他們現在全都出現在地球上,以殺害地球上的人。(噢,天哪。)在我看來是這樣的。因為所有的壞人,所有邪惡的人和惡魔都處於高位,處於統治地位,無所作為。(是的,師父。)只做壞事。你們每天從新聞裡可以看得很清楚。(是,師父,我們能看到。)誰是什麼人,什麼是什麼。(是的,師父。)你們不必相信我。可以根據他們的行為判斷。(沒錯。)你們不必相信我。不必擁有靈視能力就可以看出來。你們可以看到他們的行為和言論上的物質證據。(是的,師父。)他們對世界局勢的處理。這樣你就知道誰是誰。(對。)

有世界名人詞典。他們應該為這類人額外編寫另一部。這類人,但不是人類。(噢,是。沒錯,師父。)有點像混合型的。他們披著人類的外衣,但他們不是人類。他們在傷害人類。他們的存在只是為了給人類製造麻煩、混亂和痛苦,透過做邪惡的事情或不做任何阻止邪惡的事—即使他們有權力可以阻止或減輕它,他們也不做。(是的,師父。)所以,他們是一夥的。你們能看出?(是,師父。)

實際上,若俄羅斯使用化學武器,那這個世界也不會有所反應。北約領導人,他們不說他們會介入,如果俄羅斯使用化學武器的話。(是的,師父。)這意味著:「哈囉。進來殺了他們!殺死烏克蘭人。我們不會在意。我們不會干涉。」(是。)或像是邀請俄羅斯進來並使用任何東西來傷害烏克蘭人民。你們看到了嗎?(是。我們看到了,師父。)沒有限制。(沒錯。是的。)根本沒有限制。沒有界限。沒有俄羅斯不能逾越的邊界。(是的,師父。)

噢,天哪。如此邪惡、懦弱。他們不僅僅是懦夫,而且邪惡。他們對其他人類沒有感情,因為我講過那不是他們的女人,不是他們的孩子,不是他們的父母,不是他們的家人。(沒錯。是的,師父。)受到損壞的不是他們的財產,也不是他們的身體正在被摧毀或受到傷害或被造成殘疾。(是。)

「Media Report from 7NEWS Australia – Mar. 17, 2022 Chris Reason(m):一座庇護平民的劇院。烏克蘭表示:俄羅斯投下炸彈時有多達一千二百人在那裡。這僅僅是幾天前的情況,被困的家庭無路可走,躲在這座建築裡,甚至向天空表達絕望之情。這些話說的是:『孩子們,』是人類在懇求放過他們。相反的,這是大規模屠殺。紅十字會稱馬立波是『世界末日』。美聯社的一個新聞攝製組冒著一切危險來證明這可能就是真的。這是為拯救生命的戰鬥,同時又擔心自己的性命。一位父親守在他十六歲的兒子伊利亞的屍體上悲痛萬分,他在學校球場上踢足球時被炸死。」

噢,天哪,如果這不是世界末日的跡象,又是什麼呢?又是什麼?(是的,師父。)

還有其他的嗎?(是的,師父。很多人懼怕普丁會在烏克蘭戰爭中使用核武器。他們應該擔心嗎?

是,當然,所有人都擔心。但用還是不用,那是有待觀察的未來。(是的,師父。是的。)

在一九九四年,在布達佩斯,他們應該已經放棄他們所有的核彈頭。世界要求他們放棄它們。(喔,噢。)當時在布達佩斯,那些大國譬如俄羅斯、美國和英國等承諾,如果烏克蘭發生任何戰爭,例如來自俄羅斯的戰爭;他們將保護烏克蘭,他們皆簽署了這個協議以換取烏克蘭放棄的所有核武器。但他們並沒有遵守承諾,你可以看到這點。(對,師父。是的。)

我們也應該擔心俄羅斯。(是的,師父。)因為俄羅斯人民,他們是無辜的。(是的,師父。對。)只有普丁和他的幫派。許多俄羅斯人,他們甚至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是的,對。)因為俄羅斯的電視和廣播報導的是完全不同的畫面。他們說:「俄羅斯去那裡打倒一個壓迫人民的法西斯政府,而我們是去給他們,給窮人或受害者提供毯子和食物,」諸如此類的話。(是的。)這就是他們所展示的。(沒錯。是的。)「特別行動。」他們展示俄羅斯軍隊去那裡做好事,(噢,是。)甚至是慈善工作等等,保護人民免受法西斯政府的迫害。

最初,他們說他(澤連斯基)是納粹分子。所以,他們說要去納粹化。(是的。)然後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我們也告訴他們:「噢,他是猶太人啊。」現在他們就變了,他們說他們是法西斯。我甚至不知道法西斯是什麼,所以我不能再說了。反正不是好的。(是的,師父。)所以,我不知接下來是什麼。如果我們澄清了這一點,我不知道下一個是什麼。(是。)我懶得說了。如果你們大家不問,那我只是默默為他們祈禱,並請求天堂做些什麼,盡可能地幫助無辜的烏克蘭人民。(對,師父。)

俄羅斯人民是無辜的。他們是很善良的人。(對。)他們就像你我一樣,他們和其他人一樣。(是的,對。)(沒錯,師父。)俄羅斯人和我自己或你,或美國人或英國人之間沒有不同。(是的,師父。)是這些幫派頭目們。幾十年來他們一直給人民洗腦。(是的,師父。)所有這些胡說八道的宣傳已經有幾十年了,在他們共產主義的統治下已經有了。(是。對。)所以,人們只是聽著,並不了解更多的東西。他們只是看電視和廣播中的內容。無論對他們說什麼,他們就信了。這就是為什麼新聞上說,在俄羅斯的父親甚至不相信在烏克蘭的兒子,兒子告訴他,俄羅斯來侵略他們的國家,還殺人。他不相信。(是的。)他說:「不,不,不。噢,不。他們去幫助人們,給人們食物和毯子。之類的東西。」

「Media Report from CNN – March 9, 2022 Misha(m):我告訴他,我們從爆炸中醒來,我帶上我的小兒子,他才八個月大,然後我們試著逃跑和拯救家人。於是他開始爭論。他說:『不,不,不。一切都不是這樣的。』然後他告訴我說,俄羅斯啟動了一項和平行動,他們正在試圖把我們從佔領我們國家的納粹政權中拯救出來。而最搞笑的事情是,俄羅斯士兵們正在給當地人食物和保暖衣物。這是他在電視上看到的。於是我說:『不,父親,現在我在這裡,我看到了正在發生什麼。我的朋友們也看到了。』然後他就是無法相信。」

還有一個人的女兒告訴她母親,而母親不信。那個來自烏克蘭的女兒給母親發來了所有戰爭的照片。(是的。)那些毀滅性的照片和視頻,諸如此類的,都寄給她母親看。從那以後,母親讓她閉嘴。封鎖了她。(喔,噢。)甚至再也不讓女兒打電話或聯繫她了。(噢。)我在新聞裡看到了。他們自己在談論這個。

可憐的烏克蘭人民。許多人正失去他們的孩子。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哪裡。他們無法找到孩子們。(是的,師父。)轟炸之類的事發生時,每個人都在逃跑,也許孩子們離開了或跑到別的地方了—彼此失去了聯繫。(是的,沒錯。)一些父親說:「我從三月份開始就沒見到過我的兒子了。」天啊,多麼令人心痛。你能相信嗎?您能想像如果是你,你是那位父親?或那個走失的孩子?(那太可怕了。)在戰爭中走失,不知道父母在哪裡?(是,師父。)

而這只不過是其中一例。可能有成千上萬個沒有被說出來或記錄下來的。(對。是。)就像我告訴你的那樣,不是每個人都能記錄他們被轟炸的地方,(對。)因為他們忙著逃跑,而他們跑時什麼都沒帶。甚至沒有東西用來記錄。沒有人敢留下來錄下這些毀滅性場景。(是的。沒錯。)非常稀有,只有一些洩露出來,一些罕見的事物,一些罕見的照片和視頻。我們不是什麼都有,沒有真相,沒有在烏克蘭的全部真相,有關那裡的人民、兒童和家庭的苦難和痛苦。(沒錯。是的,師父。)

老人甚至都不能行走了,也在逃亡,(是的。)當他們行走已經很難時,卻必須要跑。(是。)如果炸彈在你頭頂上,(對。)你的房子也被毀了,你該怎麼辦呢?你該待在哪裡呢?你必須跑。(對。是的,師父。)你只能跟著人跑,都不知道在哪裡。(對。)甚至不知道你要去哪裡了。(噢,天哪。)天啊。

烏克蘭,他們沒有任何化學武器。我的內在沒有說這個。但他們可以利用車諾比的廢料進行報復。但現在俄羅斯控制著它。(確實是,師父。對。)所以,他們能做的不多。

我只希望俄羅斯會停下來。停止戰爭,回家去。(是。)

烏克蘭的人民和政府,我是指,甚至從一九九四年開始,能看到他們非常非常溫和。這就是為何他們如此輕易地放棄核武器,(是的,師父。)只是在一個脆弱的承諾下:「如果任何戰爭降臨到你們國家,如果俄羅斯背叛你們,我們會保護你們。」而現在看看他們在做什麼。他們幾乎什麼都不做。(是。沒錯,師父。)他們甚至在阻止其他想幫助烏克蘭的國家,(是的,師父。)提供一些武器幫助烏克蘭來保護自己。(是的。沒錯。)所以,若不是惡魔的化身,那是什麼?(是。)(對。沒錯,師父。)

你怎麼能?明知道你的人類同胞遭受不公,孩子們就這樣死去、受傷,因為轟炸等等而致殘。死亡很糟糕,但並不像一個孩子因失去腿、手臂而成為殘疾人那麼糟糕。他們要面對的是自己的整個未來。而現在,因為戰爭,他們將成為殘疾人。(是。是的,師父。)他們將如何生活呢?(是,師父。)許多人,老人,還有其他所有人,他們對戰爭或防禦一無所知,他們就隨時隨地被殺死。

烏克蘭人民非常和平。(是的。千真萬確。沒錯。)他們不想對任何人做任何事;他們只想做自己,管好自己的事。(是,對。)正因為如此,俄羅斯利用了他們和平的天性;去那裡讓他們遭受那樣的痛苦。(是,師父。)即使這樣,他們也很團結。(是,對。)我從未見過一個國家像這樣團結。非常、非常團結在一起。即使他們已經逃脫了,他們還是回來一起戰鬥,他們知道自己可能會死,可能會受傷,負傷或失去腿、手臂。他們還是去。回去了。(是的,師父。)因為他們不能忍受。因為他們內在有這種濟弱扶傾的英雄主義,只想回去保護自己的國家、自己的人民免受不公。(是,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DW News – Mar. 21, 2022 Reporter(m):但俄羅斯人所到之處都遭到了反抗。在被佔領的城市赫爾松,憤怒的居民迫使各輛俄羅斯卡車停下來並最終調頭。更多證據表明俄羅斯的入侵未能按計畫進行。」

「Media Report from ABC News – Mar. 21, 2022(In Ukrainian)Interviewee(m):無論他們有多強大,我們都團結一心。

Interviewee 2(m):噢,我們要保衛基輔,我們要和人民並肩作戰。」

而我感到非常、非常遺憾。我去過俄羅斯,我喜歡俄羅斯人民,非常喜歡。(是的。)他們非常、非常好、非常善良。(是的。)就像你和我以及地球上的任何其他人—只有政府才會製造麻煩。(確實。)

如果是一個好的政府,他們就還好,但若是一些黑幫和魔鬼的化身,比如普丁,那就會傷害俄羅斯的無辜人民。(對。是的。確實。)他們與戰爭毫無關係。許多人甚至都不知道。(確實如此。)他們採訪了他們,他們說:「什麼?」然後另一位說:「不,不是戰爭,他們到那裡是為了保護一些烏克蘭人,然後給他們食物。」(噢。)

「Media Report from CNN – Mar. 4, 2022 Erin(f):烏克蘭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的市長告訴我說,普丁在故意殺害平民。但在俄羅斯的國家媒體上,哇,這是完全不同的畫面。像是那裡有人道主義奮鬥。

Reporter(m):在俄羅斯的國家電視台,觀眾只被告知克里姆林宮希望他們了解的在烏克蘭的戰爭。這段新的俄羅斯軍隊視頻展現了部隊正在發放人道主義救援。他們聲稱俄羅斯軍隊正在為平民提供逃離戰火的安全通道,普丁總統在最新國家電視講話中強調了這一訊息。

Putin:我們的軍隊在所有的戰鬥行動區域都提供了通道。

Reporter(m):世界上其他國家看到的可怕現實,對平民的炮擊、苦難、死亡和破壞,從未在俄羅斯國家電視台播出過。而許多俄羅斯人相信他們的政府,認為這場戰爭是烏克蘭在北約的支持下強加給他們的。

Russian Woman:我知道真相。這是我們這邊的強制措施。在俄羅斯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瘋了才相信我們想要戰爭。

Reporter(m):主要是一些年輕俄羅斯人看穿了他們政府的謊言,從朋友處、獨立的社交媒體上得到了訊息。

Russian Woman 2:我們幾乎所有人都了解這件事。周圍(充斥著)很多謊言,所以我們不知發生了什麼。

Russian Man:我認為這是一種罪行,是對一個鄰國的侵略。我們的政府入侵了,現在他們正在殺人。

Russian Woman 3:這太可怕了。我們能想些什麼呢?正常人都明白這一切,但我們做不了任何,因為我們和其他人一樣害怕。」

而現在,普丁甚至去參加集會,煽動人民自相殘殺,俄羅斯人自相殘殺。(噢。)比如,清除俄羅斯境內的這些叛徒。(是的。)讓他們互相懷疑,也許會殺人,也許會把他們抓進來。這傢伙,他不只想殺烏克蘭人,他還想殺自己的人。(噢,不。)[…]

如今,連自由世界也被邪惡所控制。這就是問題所在。(對。是。)告訴他們放棄所有的防禦系統,然後用這個來嚇唬他們,讓他們屈服。告訴他們放棄所有核武,然後自己擁有核武,接著嚇唬他們,讓他們屈服。(是的,師父。)進入他們的國家,掠奪他們的家園,殺害他們的人民。這是不對的,你能看到那是邪惡的力量。(是,師父。正是如此。)

沒有一個正常的國家會對另一個國家這樣做,(不。不會的,師父。)他們甚至沒有以任何方式挑釁你。(確實,師父。)(是,對。)這是真正的邪惡。你可以看到。(是,師父。)你無需相信我或任何東西。我無需證明它。他們自己證明他們是魔鬼,他們是邪惡的,透過他們的行為,透過他們邪惡和惡毒的行為;進入別的國家,殺害無辜的人,婦女和兒童。(是的,確實。)

而世界只是袖手旁觀。任何時候遇到嚴重的問題,一個問題,他們就會迴避。(是的。)不回答。(正是如此。)天哪。然後最後才幫忙,用武器這裡幫一點,那裡幫一點。

但最重要的,也就是防止使用更多的武器,就是關閉天空。(那是正確的,師父。)這樣,雙方就不會互相傷害。(是的。)減輕些,至少是少些。(是的,師父。)比空中轟炸他們要輕。廣島也被原子彈從空中轟炸。(是的。噢,對的。)從飛機上把它扔下,對吧?(是。)因為美國離日本太遠了,所以他們無法從本土做。(是的,師父。)像是日本和美國。(對的,師父。)

我只是希望俄羅斯能夠認真考慮。我只是希望人們能對普丁做點什麼,別讓他有這種權力來傷害自己的國家。反正他也不在乎俄羅斯人,因為他是個魔鬼。(噢。對,師父。)他根本不在乎誰會死。(是的。確實,師父。)

任何正常的領導人都會感到遺憾;而不是想殺死婦女和兒童。他卻不在乎。(是的。對的。)所以俄羅斯人民對他來說也毫無意義。他只是利用他們來鞏固他的權力而已。(是的,師父。對。)然後利用他們,比如說利用士兵,年輕的、無辜的人。現在,連青少年他都派去打仗,因為可能已經沒有足夠的應徵入伍者了。(是的。)他派了這些學員。根據新聞報導,十七至十八歲的。(噢,天哪。)青少年,還在學習,送他們到烏克蘭去打仗。可能他已經不夠用了,或者他無所謂。你可以看到他不在乎。(對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Fox News – Mar. 15, 2022 Mr. Goncharenko(m):今天發生了三起爆炸事件。我當時都在這三起爆炸事件的現場。三位平民被殺,十四人受傷,而這些只是平民區。一座民用建築,一座住宅樓,那裡有一百多間公寓,離一所學校僅一百米遠,就在市中心的一條路對面,只有一位過路人意外身亡,絕對的。所以,普丁不是在尋找軍事目標。他只是在攻擊平民,現在只是在烏克蘭製造恐懼。因此這就是為何我們像在馬立波那樣有機會保衛我們的婦女和孩童是如此重要。是的,這名孕婦和未出生的孩子一起死了,這太可怕了。我們本可防止這種事發生,如果烏克蘭已有這種飛機防空系統保衛我們的領空。」

一直到現在,如果他在乎婦女、兒童或在街上奔逃的難民,那麼他就不會轟炸他們了。(確實。)他甚至轟炸了一個劇院,轟炸了一個醫院,轟炸了一個產房,他轟炸的各種東西都與戰爭無關,與俄羅斯無關。無論如何,他們一開始就與俄羅斯無關。(是的,師父。)他只是製造各種謊言,進來搶奪人們的生命和財產以及他們的和平。(是。)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 Mar. 22, 2022 Father(m):上帝啊,您為什麼帶給我這一切?我可愛的女孩們,我沒能保護你們。我跑到我的孫女面前,我喊著多米妮卡,多米妮卡。但她卻躺在那裡。於是我衝向娜塔莎,抓起任何我能找到的東西,一條圍巾來包紮她的腿。我可愛的女孩們,我沒能保護你們。」

而現在,他(普丁)甚至毫無理由地威脅要發動化學戰還有核戰爭。(是的,師父。)就只是為了權力。就只為了虐待狂的滿足。你可以看到這一點。你可以看到這傢伙,他享受人們的痛苦。他喜歡殺戮。所以他必是魔鬼的化身。(是,絕對是,師父。是。)

我不明白為何俄羅斯人民還是什麼都不做。(是的。)只需把他帶到精神病院,把他鎖起來。僅此而已。這並不難。是嗎?(不難,師父。)他們甚至無需殺死他。只要把他帶到精神病院,也許能治好他,也許能把魔鬼從他身上打出去。(是的。)那他會成為一個較好的人。至少他不再有權力去殺戮、殘害、殘疾兒童、婦女和老人以及所有無辜的人。甚至是男人。他們也是無辜的。(是的。)他們從沒挑釁過俄羅斯。(是的,師父。那是真的,師父。是的。)就像一個非常糟糕的前夫。已經分手了還想要控制前妻。(是的。)而她甚至什麼都沒做。她甚至也沒有挑釁他。(是的,師父。)這種類型,但是規模更大,讓人們遭受如此多的痛苦。[…]

我們談論靈性,然後是戰爭和魔鬼,和…天啊。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這一切都混在一起。(是的,千真萬確。)這不是非黑即白,不是只有上帝。也不是只有天堂—這也是地獄。(的確。)

我們本來可以只有天堂,若我們有好的政府、聖人、聖潔的、理智的、不瘋狂,那麼我們就會很好。本來現在…或很久以前就該有天堂了,很久以前。(對。)只是許多政府是如此貪婪和邪惡,只是貪戀權力。不在乎誰死誰活。(對,師父。)(是,師父。)你可從烏克蘭與普丁的戰爭中看到。(對。是的。)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March 21, 2022 Katty Kay:在俄羅斯方面升級的可能性仍然非常大。這個週末我和幾位歐洲外交官進行了談話。人們真正擔心的是在未來的幾週內,他們會在烏克蘭境內使用一枚甚至可能是兩枚戰術性核武器。

David Ignatius:我擔心接下來的這段時期甚至會更加血腥,更加艱難。我聽說俄羅斯人現在正在升級。在烏克蘭的行動正在升級。他們的國內行動也在升級。在俄羅斯,逮捕的程度是異乎尋常的。人們擔心的是他們在(其他)領域也會升級,攻擊可能會擴展到北約國家。」

他不在乎,他在某個地方有地堡。我聽說,他已經把家人遷至某個地方,以防發生核戰。(是的,師父。)(是的。)他可能早已在那裡,看著電視,看著在烏克蘭展開的戰爭,得意忘形。看著人們受苦,就滿足了他的魔鬼心理。

而且魔王可能正在稱讚他,讓他殺戮得更多。(噢。)(天哪!)(噢,天啊。)殺害嬰兒,好讓躁進鬼魅可以吃他們。婦女、兒童—他們可以吃他們。(是的,師父。)當然,他們幾乎能吃任何人,但他們喜歡小孩。(天哪。)他們喜歡吃小孩。我不知道為什麼。(好噁心。)

就像人類一樣,有人喜歡吃年幼的牛族人或小豬族人。(是的,師父。)我們有些人和他們很相似。非常相似。你不覺得嗎?(是的,師父。)這就是戰爭爆發的原因,這就是我們有麻煩的原因,這就是我們有災難的原因,等等之類的。因為我們以某種方式招致了它,(是的。)由於無明,由於做出不符合所有宇宙標準的事。(沒錯。)

我們並非單獨生活在這個宇宙中。我們與其他眾生一同生活,而我們的表現不好。我們壓迫其他眾生,壓迫更弱小、溫和的種族,比如動物族人。這就是為何我們會有所有這些災難和戰爭降臨到自己頭上。(沒錯。)(是的,師父。)

天哪。我內心因痛苦而顫抖。噢,天哪。這是什麼樣的年代。噢,天哪,這是什麼年代。我們本可擁有和平與人間天堂。(是的。)我們本來可以的。因為上帝為地球上的每一個人提供了足夠的食物和一切。所以,我們可以擁有足夠的食物、衣服與舒適,過著非常平和且幸福的生活。(是的。)我們什麼都不缺,但我們摧毀了它們,破壞了它們,毀掉各種有益於我們的美好事物。[…]

好吧,親愛的。再見。謝謝你們。(謝謝您,師父。)(師父,請多保重。)謝謝大家—內部還有外部的,以及遠端和非遠端的,以任何方式幫助無上師電視台的人。上帝保佑你們。你們的功德無量。再見啦。(再見,師父。)愛你們。(師父,我們也愛您。)

Host:最慈悲的師父,人類因您無盡的無私奉獻因而深受福佑,由於無數無辜者遭受難以想像的痛苦。我們祈禱所有負責當局迅速採取行動,制止任何進一步的嚴重災難,從而將我們脆弱的兄弟姐妹和世界從這場毫無意義的戰爭中拯救出來。願我們成功地給予我們的孩子應有的和平未來,藉著創造人間的伊甸園。祈願慈悲的師父因所有宇宙眾生的恩典,被環抱在天堂的無盡護佑與安寧中。

欲聆聽師父對於不用語言文字的印心法門的看法,及什麼樣的「徒弟」會失去化身師父的保護,請於日後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場會議的完整開示內容。

另外,為供參考請查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喚醒我們內在上帝力量所需的成分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支持烏克蘭

師徒之間節目:

清海無上師大無畏的濟世工作

人民需要真誠、堅強與明智的領導人

女性必須受到保護和尊重

總統應保護人民生命

復仇永遠不會帶來和平

真正的聖戰

真正的慈悲和道德標準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

天堂在善惡之戰中幫助烏克蘭

觀看更多
最新影片
2022-08-09
138 次觀看
2022-08-08
724 次觀看
2022-08-08
188 次觀看
2022-08-08
1211 次觀看
3:43
2022-08-08
551 次觀看
4:18
2022-08-08
465 次觀看
31:07

焦點新聞

2022-08-07   36 次觀看
2022-08-07
36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