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只有和平創造者能上天堂 2022.02.23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月廿三日星期三,我們摯愛的清海無上師仍在為幫助地球而閉關期間,在與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的會議上,她慈愛地就各種話題發表深入的見解。提出的一些問題涉及最近的世界事件。

「Interviewed:Jan. 28, 2022 London, United Kingdom David Finney:從十月底到今天,在接近一月底這期間,我們這個國家就已經爆發了八十次禽流感。而這是第一次英格蘭西南部的一些人感染了禽流感。由於某些原因,每年在英國飼養和屠宰超過一百萬名動物族人,政府似乎認為是可以的。其中大量的雞族人和豬族人—他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在密集型工業化農場裡,那裡疾病頻發。而這些條件意味著抗生素被過度使用及濫用。令人驚訝的是,今天我們提交的確切證據超過一千二百頁的文件,仍不足以保證進行司法審查的聽證會。絕對令人難以置信。

Jane Tredgett:有人喜歡戴這些口罩嗎?有沒有人想過我們為何要戴上它們?政府是不是毫不在乎我們是否必須戴上它們?政府今天有機會保護人們免受可能來自英國工業化農場的另一種人畜共患傳染病的影響。它沒能解決這些問題。關於大流行病的科學是很龐大的。由禽流感或豬流感引起大流行病的風險從這國家開始是真實的。但這一點沒有得到解決。抗生素耐藥性的風險,現在每天導致三四八○人死亡,沒有得到解決。」

(師父,英國倫敦皇家司法院最近審理的一個案件,說英國政府沒有審視動物族人工廠對人類和動物族人造成巨大危害的證據。因此,違反了《歐洲人權公約》和英國一九九八年人權法。師父,若法院是為了正義存在,為何駁回此案?)

我告訴過你們,我們這個世界沒有多少守法的公民。光是英國公民必須將這種殘忍的行為和對人類造成危害的事實提交給法院審理,就意味著他們已違反了動物族人保護法。(是的。)英國有動物族人保護法。每個國家都有,你們到處都能看到,不僅僅是在英國。但我很高興這在某處開始了。(是,師父。)

我已經告訴過你們了,若我不是一個靈性導師,我會起訴整個世界,因為他們違反自己的法律。(是。對的,師父。)沒有人可以起訴他們,因為他們制定了法律。(是。)這是迄今為止的問題所在。但總得有人從某個地方開始。這已經是個很溫和的方式。他們只是引起人們的注意,吃肉的飲食方式和動物族人的產品對人類和動物族人造成的所有傷害。

但是,當然,法院會駁回。你們還指望什麼?(對,師父。)(是,師父。)他們一隻手還拿著那塊肉,而另一隻手—他們怎麼能簽署呢?(是的,師父。)而且他們的嘴裡還塞滿了動物族人—一分熟的、三分熟的、或他們想要的,無論是幾分熟的。(是。)那麼,他們怎麼能同意請願者呢?(對,師父。是。)[…]

也許法院應多研究一些,給他們一點時間。這只是個非常溫和的喚起注意和藉口,但他們都知道的。(是的,師父。)法院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們自己國家的法律呢?對嗎?(是的。對。)他們本應該是法官,(是。)並抓住所有違反法律的人。所以他們知道一切。對嗎?(對,師父。)(是,師父。)對。

即使…假設我們假定他們對自己不知道的事抱有懷疑,他們總是可以對此調查。去網際網路上查一下法律。(是的。)我給他們一個提示。在網際網路上查一查。在自己法律書籍上查一查。在無上師電視台上查一查。我們幾乎每天都在提醒人們那些法律,關於殘酷對待動物族人的行為。而且因此帶來很多人畜共患疾病,危害並殺死人類。(是的,師父。)[…]

他們只是在那職位,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公正地做事。(是的。)也許在各個地方審判小的或大的罪犯,但是當涉及到他們自己時,他們不會審判自己。(是。確實,師父。)(對。)我不知道還有誰能審判他們。我也不知道還有誰能把他們帶到法庭上。因為他們就是法庭。(是的,師父。真的。)

不要只責備英國一個國家,整個世界都是這樣。(這是真的。)他們對所有這些殘暴和暴行視而不見,這些殘暴和暴行每天都發生在數百萬、數十億無辜動物族人身上。(是的,師父。)我不明白他們怎麼能睡得著。這是一場戰爭,整天、每天都在進行—整日整夜在全世界進行著。(是,師父。對。)

所以,我們也不需要談論人類之間的戰爭。很相似,是同樣的戰爭。只是傷害那些沒做錯事的無辜的旁觀者。所以我告訴過你們,這世界是地獄,幾乎是地獄。天啊。

好,還有其他好問題嗎?(是,師父。比爾蓋茲說,奧密克戎會比疫苗更快促進免疫。師父最近有沒有跟新冠病毒首領談過這個問題?)[…]

好。比爾蓋茲先生,他不知道其長期的影響。(是的,師父。)這就是為何他這樣說。因為人們認為奧密克戎是「溫和的」,記得嗎?(是的,師父。)但奧密克戎已經有了另一個亞變種。所以,別擔心,如果這一個傳播免疫,另一個就會帶來免疫消失。(噢!)

如果人類不改變,那他們的命運就不會改變。(是,師父。對。)(的確。)對一些個人或團體來說,各方面可能會改變一點,如果他們懺悔並改變生活方式成為非暴力的型態。那麼命運會改變。

但就整體而言,人類並不想改變。證據就是英國的法院駁回了他們人民的請願,(是,師父。的確是。)他們請願,應停止對動物族人的暴力,以阻止這些人畜共患的各種大流行病。(是的,師父。)高層領導們,法官們,這些本該伸張正義之人,都像這樣了。你們怎能指望其他人們,一般人民改變呢?[…]

噢,天啊,如此不可思議,太難以想像了,各地的政府,有些是如此腐敗,(是的,師父。)或如此軟弱,或如此懦弱。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是,師父。)有時我心懷希望,有時毫無希望。[…]

關於最近新冠病毒首領,我是否和他談過?我有。只是再確認一下。

我問新冠病毒首領,為什麼他告訴我奧密克戎不會變溫和,但現在,看起來新冠病毒在許多地方逐漸平息。至少在世界上的幾個地方。「那麼,情況會不會好轉呢?」於是,他說:「不一定。只是人們,在…」他告訴我的原話,引述:「因為您的警告已經對人們產生影響。他們相信並非常努力祈禱,而且他們懺悔了。有很多人轉變成純素者。這就是為何他們變好了。」引述結束。

他們自己會受到保護,而且看起來奧密克戎或新冠疫情變溫和了。但他們必須繼續保持這種狀態。(是,師父。)不然,它會以不同的形式或以不同的變種返回。這是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的。當然,我有點開心。我謝謝他。並說:「哇,我希望人們在情況好轉後繼續保持警惕,不要鬆懈,不要放鬆。我希望人們保持自己有道德又溫和的生活方式,不吃動物族人,不再以任何形式對這星球上的眾生施暴。」人們必須節儉、溫柔、仁慈、極其謙卑地生活,並且每天祈禱。然後情況會變得更好。現在懂了嗎?(是,師父。)

還有問題嗎?(有。芬蘭總統說,俄羅斯總統普丁在雙方最近的電話交流中有所變化,還說那是一種不同的行為,俄羅斯總統現在聽起來更決斷了。師父,普丁為何改變了?

不僅是芬蘭總統。法國總統馬克宏閣下親自去見普丁總統時,(是。)他也感覺到普丁不知何故地變了一個人,(對。)不同的能量。(噢,哇。)我猜許多其他領導人也有類似感受,但他們沒說出來。(了解,師父。)他們沒有說出自己的感受或觀點。

有很多因素。(了解,師父。)當然,有很多因素。比如說,炫耀贏得戰爭,以獲得更多土地,諸如此類。[…]但其中一個充分的理由是疫苗。(噢。)疫苗讓人發生改變。(喔。噢。)緩慢或快速地。(喔。噢。)這是副作用。(噢。)人們發現了一些副作用,但另外一些副作用,人們沒發現。(噢。)(明白了。)

和奧密克戎一樣,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奧密克戎的某些副作用對科學家和醫生們來說並不明顯。(對。是。)不會很明顯。(噢。是的,師父。)這是他告訴我的。

天堂告訴我這是疫苗對普丁的影響。我為他感到抱歉。(噢。哇。)但我為兩國的無辜公民感到更為抱歉。(是的,師父。)焦慮、擔心並恐懼,(是,確實。)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如果戰爭爆發的話。

所有醫藥都有副作用。(是的,師父。對。)(是。對,師父。)還有,如果一個人已經像他一樣處於隔離狀態…他是完全地隔離的。他幾乎不出現於人群,公共場合,(是。)或內閣中。甚至世界上任何領導人或任何人想來見他,都必須經過消毒通道。(噢。)[…]所以這是問題所在。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Feb. 25, 2022 David Ignatius(m):他(普丁)是一個脫離現實的人。他坐在克里姆林宮裡,與世隔絕。聽說他周圍的顧問圈子越來越小,直至縮減到只有少數幾個人。在疫情期間,他一直處於孤單且憂心的狀態。沒有人見到他。人們甚至無法進去和他談話。記得那些他坐在長桌邊的荒唐照片嗎?這是什麼樣的領導者啊?那桌子就像保齡球道般。但那是普丁。我認為,從推動入侵的這種不切實際的政策中,我們看到了這種孤立的影響。」

普丁總統已經處於隔離狀態。(是,師父。)這已不符合他的性格,他是個很活躍的人。他以前很活躍。他喜歡武術,曾駕駛私人飛機,與鶴群同飛等等。(是。)到處都有他的身影。以前到處都有他的身影。和年輕人交談,和他的議會對話,和他的內閣對話,和世界領導人談話。

而現在他非常害怕新冠肺炎。即使他已接種疫苗。[…]所以疫苗對他產生了影響。(噢。)讓他變得更具攻擊性。手段更強硬。還有,他的隔離狀態—令人沮喪。(了解,師父。)[…]所以,他也感覺很挫折,且受到壓抑。(是,師父。)只是坐在自己的家裡或宮殿裡,送來什麼餐點就吃什麼,面對著電視或電腦。這不是生活。(了解。)所以你們可以想像普通公民必須被關在自己的小公寓裡是何種情形吧?甚至不是所有人都能負擔得起大型公寓。(是的,師父。)[…]

多數領導人,如果他們想競選總統,那他們喜歡公眾生活。(是,確實。)如果沒有公眾生活,他們會悵然若失。[…]所以,他感覺很挫折。(是。)

男眾的我執也讓他感覺很無助,因為北約幾乎就像是包圍了他的國家。並不是說他們想做什麼。他們只是在擴張他們的基地。(是。)因為也許在克里米亞之後,或者也許只是[…]為了保護他們自己的領土和整個歐洲。[…]而他感覺好像失去了自己的男子漢形象。因為俄羅斯人似乎很敬仰他。[…]所以他感覺很挫折和渺小。比他所希望的要渺小。所有這些讓他如坐針氈。(是的,師父。是。)所以,你們可以看到他感到很挫折,且內心不斷地累積。(是。)

我最近也看到幾張他的照片。他變了。(是。)首先,他看起來變胖了。(噢,是的,比較胖。)也許是因為美食,或因為沮喪而吃得太多,然後因為隔離而沒有參與很多活動。(是。的確是。)他的臉變僵硬了。你們知道的,他的容貌,他的眼睛等等。他以前比較輕鬆,(是,確實如此。)較柔和、較溫柔、而且有較多笑容。他的臉現在看起來有點僵硬。也許因為內心也影響他的容貌。(是的,師父。對。)[…]

所以你們現在明白他為什麼變了吧?(是的,師父。)[…]它(疫苗)對人們的影響各不相同。懂嗎?(懂,師父。)人們也許只是沒注意到,或者也許人們只是普通民眾,沒有機會在國際層面行使任何力量。(是。)但這位總統,他有權力。(是的,師父。)且看起來國會從不反對他或之類的。看起來都是他的人。(對。)都是他的人。如果不是他的人,就不會在那裡。[…]

還有問題嗎?(有,師父。現在我們知道普丁先生體內有這種疫苗促使他更加侵略好鬥,那麼世界是否應該擔心普丁先生的意圖?世界是否應該擔心他可能過於激進而發動戰爭?

讓我想想。讓我查看一下。他已算是在發動戰爭了。(是的,師父。)只是還不太明顯,但他在做了。他甚至不需要發動戰爭來破壞烏克蘭的穩定或入侵烏克蘭。他只要一次入侵一部分,(的確,師父。)有如分而治之。(噢。是的,師父。)一旦你分裂了一個實體或團體,他們會被削弱。(是的,師父。)所以,在克里米亞之後,他覺得自己可以做更多。也是因為西方國家或美國算是給了他一個藉口。所以,現在,就連北約都表示了他們不會討論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議題。即使如此,普丁仍在身邊。其部隊仍在周圍各地。(是的,師父。)圍繞著烏克蘭的邊境或附近的邊境。

問題是,克里米亞之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了許多制裁,他當然不喜歡這樣,當然了。沒有哪個國家願意這樣。即使他們的國家還可以,而且富裕和強大,不會有任何一位領導人願意被這樣控制。(是的,師父。)一種控制或限制的形式,比如制裁—沒有一位世界領導人會想受制裁。所以他早就籌劃了。

而現在他自行隔離,因為他害怕新冠病毒。還有疫苗接種和追加劑,以及所有這些都讓他熱血沸騰,被所有這些副作用激化了。

你看,因為肉食者比純素者容易得到更多的副作用。(噢,對的,師父。)即使是素食者—較少些。(是的。)純素者的抵抗力較強;素食者—程度上較輕。(是,師父。)不過,仍然沒有那些吃肉的人那麼糟糕。

肉食者已把這麼多的毒藥帶入他們的體內,(是這樣的。對。)以及痛苦至極的能量,來自垂死、受折磨及可怕中死亡的動物族人。懂嗎?(是,師父。)所有這些能量已經在這些肉食者身上醞釀了,尤其是如果他們貪吃肉,無肉不歡。(是的,師父。)

因此,有許多副作用,他們只是忽略了,或者他們只是認為它不會發生在他們身上。(噢,那倒是真的。)但是它發生了。結合肉類的攻擊性能量以及毒藥之類的東西在一些人體內醞釀,而他們無法控制它。(是的,師父。)

所以,世界當然會擔心。他們確實已經在擔心了。北約已經表示他們不討論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議題,因為那是普丁的藉口,那是普丁在烏克蘭邊境附近部署軍隊的主要藉口之一。(對。是的,師父。)現在,北約說:「我們不會討論它。」許多歐洲人說:「噢,反正這不納入討論。」(軍隊)還在那裡。(是。)

「Interview by FRANCE 24 Feb. 5, 2022 Geoana(m):他們現在試圖告訴我們不要加強東翼。北約在二○一四年以前在東翼沒有任何駐軍,在克里米亞被非法吞併後。他們(俄羅斯)希望把烏克蘭納入他們的勢力範圍。『這』是在頓巴斯的持續戰爭和吞併克里米亞,及今天對烏克蘭的威脅所招致的結果。十年前,只有兩成烏克蘭人希望加入北約和歐盟。現在,我們有大約六成人希望如此。所以在某程度上,我們希望俄羅斯能意識到他們所做的事情和他們的意圖恰恰相反。」

現在他甚至說烏克蘭在歷史上隸屬於俄羅斯。而現在他承認這些所謂的叛亂地區,(是的,師父。)俄羅斯人早在很久以前就支援這些地區了。在克里米亞之後,他們支援一些地區,我認為是二到三個地區成為叛亂者並遠離烏克蘭。不再合而為一國了。

「Media Report from PBS NewsHour Feb. 22, 2022 Reporter(m):俄羅斯總統普丁大筆一揮,聲稱要重繪歐洲地圖。他承認了自我宣布的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兩個共和國,在近八年中,這兩國部分地區一直被俄羅斯支持的分裂分子控制。今晚在頓涅茨克親俄羅斯的烏克蘭人揮舞著俄羅斯國旗,此前,普丁稱烏克蘭為傀儡政權的殖民地,並警告會有進一步戰鬥。」

一開始,他們說克里米亞要求加入俄羅斯。他們都說是因為財政支援等等。我不知道是什麼。任何藉口都可以。於是他們吞併克里米亞,接著其他地區紛紛效仿,俄羅斯當然也支持他們。對他們有利,不是嗎?(是的,師父。)

我不認為俄羅斯人民想這麼做,只是政客們,那些野心勃勃的領導人。所以,現在他們有些地區因衝突而沸騰,普丁總統可以要求他的軍隊進駐那裡。「那是一個分離的地區,我們可進駐。(噢,對。)它不再是烏克蘭了。」諸如此類。任何藉口。(是的,師父。)所以,他甚至不必公開或大肆入侵烏克蘭。他只是破壞它的穩定。(對的。師父。)這個世界已經夠糟糕了。(是的,師父。)

看,政治,它非常骯髒、非常醜陋、而且非常非常可怕。他們毫不關心無辜者瀕臨死亡。(是的。)他們不以為意毀壞人們的家園。他們毫不在乎破壞和平的穩定。他們這樣做只是因為他們的我執,因為他們的野心,只是因為他們做得到。(對,師父。)(是,師父。)

你不應該僅僅因為你有權力就去做。你應該去做任何因為它是必要的事情。這是領導者該有的樣子。你必須考慮其他公民的福祉、和平、幸福。人民對政府要求並不高。一般而言,若生活安寧,他們工作、謀生、他們照顧家人、納稅。他們很和平。(是,師父。)

自古以來,只有那些位高權重的自大領導者才會在世界上製造麻煩。(的確,師父。)不僅在烏克蘭,其他地方的情況也像在醞釀之中。

即使是尼泊爾這樣一個位於世界之巔的偏遠國家,(是的,師父。)中美之間的衝突仍在醞釀之中。因為他們想要土地以獲取影響力、權力和控制權。不僅想要土地,而且他們可控制該地區與周邊國家。

如果佔領了烏克蘭,俄羅斯就會擴張,他們會擁有自己的軍隊,各種裝備,準備好以供其他有需要的鄰國使用。(對。是的,師父。)是的,這就是問題所在。你看,先是克里米亞,現在是其他地區。[…]

如果你在國內互相爭鬥,那麼外國就可以利用這一點,(的確。是的,師父。)讓你受苦受難。[…]

現在俄羅斯就像試圖要一口口吃掉烏克蘭一樣。所以,我不知道。這只是時間問題。時間的問題。我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是的,師父。)我不想知道。我不想知道所有這些試圖傷害他人的醜陋、地獄般的人。不僅是普丁,支持的軍隊也是如此。(是的,師父。)他不能單獨做到這一點。但似乎他控制了俄羅斯的一切。

且還有世界業力,別忘了。(噢,是,師父。)所以,一切源自人類。人類的不良行為、暴力的生活方式,直接或間接地成為一切的根源—戰爭、大流行病、人畜共患疾病、任何衝突、任何經濟問題、乾旱、洪水、火災等等。我們要對一切負責。(是的,師父。)不能只怪普丁或任何人。

我之前告訴過你們:如果拜登是總統,事情會變得很糟糕。(是的,師父。是的。)他們將失去國際社會的信任。看到了嗎?他們對美國不那麼熱情。(對的。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BBC June 16, 2021 Reporter(m):副總統喬‧拜登與弗拉基米爾‧普丁會晤。他告訴他,他沒有靈魂。最近,他說他是個殺手。普丁先生回擊道:『彼此彼此。』」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Feb. 23, 2022 President Trump:順便一提,我們之間永遠不會發生這種事。如果我在任的話,這根本是無法想像的。這永遠不會發生。」

如果川普在位—他與俄羅斯更友好,他們關係也會更好。(是的,師父。)那麼這就不會發生了。

我已經告訴過你們了。我哭不是因為川普輸了。我不在乎川普當選與否。任何人,只要他們對自己的國家和世界有好處,都可以。(是的,師父。)(對的,師父。)我哭得很厲害。甚至公開地或私底下哭,因為我知道事情將會發生。(噢。)許多國家將會發生可怕的事,且整個世界也是如此。(是的,師父。)好吧,現在我們只需靜觀其變。太可怕了。[…]

而普丁,正因為如此,他將和他的軍隊一起下地獄。事實就是這樣,很可悲。就算他入侵烏克蘭,也不會有任何好處。他無法從中獲得更多宮殿。何必呢?對嗎?(對,師父。對。)他無法獲得更多稅收。何必呢?他每天只能花這麼多錢,也只能吃這麼多,吃到飽足。所以,發動戰爭是非常、非常愚蠢的事。

但是,西方也難辭其咎。還有很多其他事情。[…]如果世界被劃分成不同的群體,他們勢必會發生戰爭,(噢,對,師父。)(是的,師父。)因為有利益問題。(是的。對。)利益和我執。還有戰爭的花費,因為武器的生產可拿來耀武揚威。(噢,是的。)而生產武器的人想販賣武器。(對。)這些都是利益衝突,如果世界彼此不和諧,衝突勢必會發生。[…]

有一首歌突然出現在我腦海中。[…]這首歌很有名,來自桃莉‧芭頓。[…]

她說,你能夠擁有任何你想要的男人,但我無法再愛別人。請不要只因為你做得到,就帶走我的男人。(是。)(是的,師父。)

「Dolly Parton:請不要只因為你做得到,就帶走他。」

你看,因為那個女孩,她可能太漂亮了,太有吸引力,或她知道方法。所以她能帶走任何她想要的男人。[…]所以她說,你能夠擁有任何男人,但別帶走我的,「只因為你做得到。」(是的,師父。)因為她知道這個女人很厲害,[…]夠能力這麼做。

你看,政治上也是如此—不要侵略別人,不要挑釁別人,不要炫耀你的力量讓其他國家的領導人難堪,或嚇唬其他國家的人民,「只因為你做得到。」(對,是,師父。)(的確。)

這等於你同時是一個惡霸和懦夫。(對。)因為你沒有足夠的英雄氣概,沒有足夠的大度風範,知道你雖有權力,但不會將它用於不義之事。(是的,師父。)縱然你找到藉口,全人類都會知道,諸天堂、宇宙都會知道。不管你說什麼,不管你有多少藉口,都是無稽之談。一切都只是嗜血的行為,都只是戰爭販子的野心。(是,師父。對。)[…]

佛陀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哇。)甚至立即就可成佛。(哇。)這也是真的。[…]例如,如果普丁總統改變了想法,改變他的心念,事情就會馬上好轉。(是的,師父。)

找藉口發動戰爭很容易,但能維護和平才是真正的好君子。(的確,師父。)(是。)並彼此對談。作為人民的大屠殺者而被載入史冊並不好玩。(是的。)作為嗜血的怪物而被載入史冊並不好玩,(對,師父。)作為不論以何原因,屠殺婦女、兒童和老人之類的嗜血怪物。(是的,師父。)[…]

只有高尚的品德才能長久。只有和平締造者才能上天堂。如果普丁有信仰上帝的話…他們國家有俄羅斯東正教的基督教信仰,在他們的國家。(是,師父。)我無法相信普丁對自己的民族信仰會如此無知。他應當記住他的信仰。他應當記住:「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這不僅在基督教,也在伊斯蘭教、印度教、佛教和耆那教中—他們都提到了這一點。(是的,師父。)類似,即使他們沒有說:「種什麼因,得什麼果,」但說過類似的話。[…]

所以,我希望普丁早日醒悟,與烏克蘭締結和平。並把他邪惡的影響從那些叛亂地區撤走。(是的,師父。)(我們也希望如此。)(我們也這麼希望。)撤走他的煽動,那讓他們反叛,讓他們叛變,和與自己國家、公民和民族分離。(是,師父。對。)因為那會削弱他們的國家。你是烏克蘭的公民,就必須為你的國家工作。那是你的職責。如果不盡好你的職責,你也會下地獄。更不用說用無人機或炸彈攻擊之類,因誤判而導致人們或兒童死亡,(是的,師父,)[…]

他們只是用電腦控制,像一場戰爭遊戲,但這不是遊戲。這是活生生的痛苦。這是真人的生命。

就像以前在阿富汗一樣?(是的,師父。)拜登說他們轟炸了恐怖分子的特工?他們並沒有。他們殺了整個家庭,也殺了他們的親人。(的確,師父。)(是的,師父。)包括孩子們。美國在戰爭中有很高、很尖端的高科技。(是,師父。的確如此。)而他們仍會失誤。(是。)(對。)

想像烏克蘭在戰爭遊戲中並沒有很高的科技。(是。)(對。)他們甚至無法保衛自己。他們懇求國際社會幫助他們。他們說:「我們無法保衛我們自己的國家。」因為他們沒有受過戰事訓練。[…]

我希望有朝一日無論出於什麼原因,任何國家都不必訓練任何人來殺死他人。(是,師父。)太可怕了。請不要只因為你做得到,就奪取它。我意思是這樣。(是的。)我用一位很單純的普通女歌手的話:「請不要只因為你做得到,就帶走他們。」你看,就連這麼單純的…當然,她很有名,但只是一名單純的女性,她仍然能說出這樣的好話。(是的,師父。)「請不要只因為你做得到,就帶走他。」

不要只因為你做得到,就奪取任何國家。我進一步說:「不要只因為你做得到,就威脅任何國家。」(是的,師父。)因為太醜陋了!這是霸凌,而且很醜陋、很懦弱。(是的,師父。)這很懦弱。這不是英雄氣概。這甚至不是霸凌。這是很懦弱的。(是的。)為了你自己的利益或為了任何事情,你使用殺戮的手段或威脅的手段,這是有辱尊嚴的。低等中的最低等。[…]這很卑鄙。我會說,這很卑鄙。

任何採取這種非必要地戰術的人,或因為他們自己的個人利益或我執,或為了他們的國家等等,永遠不會有好結果。他們都是懦夫和卑鄙的人。我敢當著他們的面這麼說。

他們必須改變。他們一定得改變。否則,地獄將會永遠改變他們。他們不改變,就永遠出不了地獄,因為殺了這麼多無辜者的龐大業力。以及他們給他人帶來的所有這些痛苦,噢,他們將以百萬倍的痛苦永遠不停地在地獄受苦。

我知道地獄的一切。即使他們不知道,我也想告訴他們:「是真的!地獄是真的!」沒有人應該把自己置於在地獄受苦的境地。他們應能避免這種情況。他們可以,所有人都能避免地獄之苦。生命短暫,但地獄卻永遠。地獄是漫長的。這星球上的生命很短暫,但地獄的卻很漫長,而且可能是永遠那麼久。

這就是我想說的。噢,天啊!我希望他們會改變,否則,我的天啊!這些戰爭販子,他們永遠也逃不出地獄![…]

Host:最仁慈的師父,我們感謝您再次提醒我們,和平是真正的勝利,戰爭只會帶來痛苦和損失。我們為所有值此大危機遭受苦難的無辜弱勢者而祈禱。為確保我們未來的生存,我們必須覺醒並改變我們的行為方式,從我們的餐盤上去除動物族人產品,並尊重所有公民的生命—實現地球上的持久和平。願珍愛的師父享有寧靜安詳、身體健康,並受到所有神聖眾生的保護。

有關天堂如何安排針對新冠疫情的應對措施;已揚升的明師是否可以給予印心;師父為何必須經常搬家等等詳情—敬請鎖定二○二二年四月七日週四的師徒之間節目,收看此次會議的完整開示內容。

另外,為供參考請查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喚醒我們內在上帝力量所需的成分

來自新冠病毒首領的重要訊息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師徒之間

清海無上師大無畏的濟世工作

人民需要真誠堅強與明智的領導人

女性必須受到保護和尊重

總統應保護人民生命

復仇永遠不會帶來和平

真正的聖戰

真正的聖人頭銜

持純素展現我們的愛與慈悲

真正的慈悲和道德標準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觀看更多
最新
2024-04-14
2 次觀看
2024-04-14
392 次觀看
0:46

愛家聖保羅餐廳(巴西)

2024-04-13   181 次觀看
2024-04-13
181 次觀看
28:50

焦點新聞

2024-04-13   2 次觀看
2024-04-13
2 次觀看
0:45

愛家西雅圖餐廳(美國)

2024-04-13   141 次觀看
2024-04-13
141 次觀看
2024-04-13
187 次觀看
21:21

全方位的生活(二集之一)

2024-04-13   1 次觀看
2024-04-13
1 次觀看
2024-04-13
794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