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持純素展現我們的愛與慈悲(十三集之三) 2021.12.16

2022-01-15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非常可怕,但所有這些神父(牧師),他們過得太好。他們不記得。他們不明白。他們認為耶穌犧牲是為消除他們的罪。不,耶穌在他活著時為他的門徒這樣做,也許他們的親戚和朋友及他遇到的任何人。(是,師父。)但在明師之後,任何明師死後,不再有加持,不再有這種恩典。

只會說:「噢,幫助窮人,幫助窮人。」這一切都是虛偽。(是。)只為了作秀。他做了一些所謂的「謙卑的行為」,親吻、洗滌罪犯的雙腳等等。(是。)只是為了作秀。因為他知道這樣做,人們會崇拜他,認為他是聖人,認為他是個好神父。這只是作秀。空有形式,沒有愛。(是,師父。)不管你做什麼,如果沒有愛,就只是空洞的外表。(的確。)(是的。)這只是一種精心策劃的表演,就像演戲。(是,師父。)

但大多數人很脆弱,他們相信上帝,他們相信耶穌,所以看不到這一點。就像你愛上一個人,你如同盲人般,你看不清楚所愛之人,看不清楚你愛慕的人,看不到他們的缺點,看不到他們的惡劣行為。你所有的家人、你所有的朋友都看得到,但你卻看不到。(是的,師父。)如果他們對你說這些話,他們就會有麻煩。他們會遠離你;他們會和相愛之人一起從你身邊逃離。(是,師父。)就是這樣。這甚至發生在英國王室,你們已經知道了。甚至哈利王子。(是的。)因為他的家人告訴他:「再等一段時間。情况還不確定。你要先了解一下女友。」所以他不喜歡那個建議。他們應該像他那樣仰慕她。

所以同樣地,那些相信上帝和耶穌的人,他們是愛上帝的,(是,師父。)理想中的上帝是如此慈悲、完美。而耶穌是被犧牲的聖人。上帝之子。所以,人們如此熱愛所有這些理想主義思想、圖片、形象,以至於他們看不出神父(牧師)有什麼問題。

他們把自己所有的寶貴的孩子交給他們。(是,師父。)然後神父(牧師)們就有機會虐待孩子、強暴孩子、殺害孩子們。這不是父母的錯;不是任何人的錯,而是除了這些邪惡的戀童神父(牧師)。也是任何所謂教宗的錯,透過保持沉默來寬恕它,是一樣的。(是。)沉默就是接受。(是,師父。)是一樣的。他們同樣邪惡。他們被稱為共犯。(是,師父。)在我們社會中,若有人謀殺某人,而你卻縱容或提供幫助,那你也是幫凶,他們也會把你關進監獄。難道不是這樣嗎?(是,師父。)一切很清楚。

而在一些國家猥褻兒童會被立即處死。這些神父(牧師),他們有什麼比別人好的?(沒有。)他們也吃各種肉。也喝各種酒。(是的。)而且他們也住好房子。比很多窮人的房子好,在教堂裡,他們有房間。在當地有供神父(牧師)使用的房子。(是的。)比數百萬的窮人過得好。(是。的確,師父。)一張嘴說著:「扶貧濟困」,而另一張嘴卻塞滿這些血腥屍體,被謀殺的無辜動物族人的屍體。(是,師父。)所以,我看不出天主教神職人員有什麼優點。我在大多數的神父身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優點。

不過之前我並沒有想太多這種事情。(是,師父。)我也就讓他們那樣。我也崇敬他們,因為我認為這就是他們的信仰。所以我甚至還捐款,任何時候我能捐就捐。而一些神父一直給我這些薄餅。每當我捐款時,他給我一塊薄餅,並祝福我,為我祈禱。而我只是站在那裡,接受它,讓他高興。有另一位神父曾告訴我:「為神父們祈禱。必須為神父們祈禱。人們必須為神父祈禱。」這就是他一直告訴我的。另一位神父…太多了。我不記得。我只記得在我旅行期間最近的一些。

其中一位神父告訴我:「教會有足夠的錢。別擔心。您把這筆錢捐給海地。」那時,他們發生了地震,(是,師父。)幾年前,在二○○九年左右。他說:「捐給海地人民。」我說:「好的,先生,但我現在沒任何辦法。我生病在醫院。您能不能收下它,並想辦法交給他們?因為現在我沒有助手可以幫我做這件事。」所以他接受了。所以有些神父確實不錯。(是。)還有很多我忘了。有時我會放在慈善箱裡。(是,師父。)有時只是在街上,我只是鞠躬,然後捐贈。或在機場,或任何地方。

因為那位神父在醫院。我認為他是醫院的神父,或每當人們要求時,他就來為他們祈禱。他們有一個小禮拜堂,在我之前所在的醫院裡。我做了一次手術。(了解,師父。)非常危險的手術。我只是碰巧見到他。所以我想捐款。他是這麼說的:「教會有足夠的錢。不用擔心。」他這麼說。「把它捐給海地人。他們現在需要它。」所以他最終為海地人民接受了捐款。我確信他會送去的。(是。)我相信他或任何僧侶,甚至其他國家的僧侶。他們也吃肉。(是的。)

但我也有崇敬之心。我不歧視。若他們為理想奉獻一生,因為他們被誤導了,這不是他們的錯。所以,我仍然親自地捐款給他們。我沒收據可以證明,但是…(我們相信您,師父。)有時有一些證人。有時候如果我附近有人,我會請那個人去捐贈,這樣他們就不用過來感謝我。但他們總是跑回來找我,並用手指著我。然後我必須站在那裡,忍受所有祝福、所有祈禱以及所有(儀式),摸我的頭等等之類的。我很怕這些。(是。)但我能怎麼辦呢?(是。)

有時我可以迅速逃走,但有時我不能。在機場,你不能跑。你正在排隊,航班即將起飛。(是的。)哪裡都不能跑。(是的。)此外,如果你在排隊,突然帶著所有東西很快跑走,警察會認為我有問題。(是,對。)到處有攝影鏡頭。(是的。)你正在排隊,而且已經輪到你了,而你就這麼跑走?帶著所有行李和手提包,還有小手提箱。(是。)然後你就這樣,帶著它們跑走?你不會想那樣做的,對吧?(不會,師父。)

所以,你必須站在那裡,在所有人面前忍受這一切,這會很尷尬的。(是的。)其他人不知道為何那位僧人突然來找我,把手放在我的頭上,然後喃喃念著所有咒語和佛經之類的。這需要很長的時間。他是好意。(是,明白。)所以,我必須接受,接受他的祝福。我也很感激他的祝福。我並非不感激。只是在大家面前,這有點尷尬。(是,師父。)我沒有要求這樣。我無條件捐贈,為佛陀的愛,(是,師父。)出於對僧侶的愛,他們的理想。簡單生活。簡單而聖潔的生活。

到現在為止,我們聊了什麼?之前在聊什麼?(我們剛開始聊的是原住民兒童。)不,不,那太遠了。好,我現在想起來了。對所有宗教的僧侶和神父(牧師)的崇敬。穆斯林也是,若我看到。如果我有機會。若我知道他是一位穆斯林穆拉、老師或修女。或耆那教或錫克教長老。我對所有這些人都有崇敬之心,(是,師父。)直到最近,當所有這些地獄般新聞爆發時。(是,師父。)然後我更深入研究了耶穌的神聖教義和象徵著上帝之愛的神聖教會發生了什麼事。(是。)人類的道德標準。(是的。)社會中那些疲憊且受壓迫之人的庇護所。他們來到這裡避難和祈禱,並感到平靜與安寧。(是,師父。)這裡不是妓院。他們把這些庇護所弄成妓院。(是。)比妓院還糟糕。你甚至不能說那是妓院。他們把它變成了謀殺所,無辜兒童的屠宰場。(是,師父。)把教堂變成地獄。(噢。)

當然。想想那些孩子的處境?(是的,師父。)身體被那些肥胖壯碩的神父(牧師)重壓而碎裂,那就是地獄。(是。)對他,對她,是地獄。(是,師父。)你們不必相信我。試想一下,如果是你。(噢,天哪。)任何人都可想像這一點,且無法原諒這些神父(牧師)。(不可原諒。)

Media report from Wall Street Journal – July 13, 2019

Narrator(m):他們故事的重點,那個人就是麥克·J·普力坎神父。

J. Pliska(m):他會邀請祭壇侍童一起去釣魚,一起過夜,而你唯一能待的地方是和神父一起在他房間裡,因為那裡只有一張神父的雙人床。我是個矮子。我當時是個小孩子。什麼都做不了。我是說,他有二百多磅(九十一公斤)。我九十八磅(四十四公斤),渾身濕透了。他壓在我身上。我哪裡也去不了,直到他從我身上下來,那時我就爬下床,以胎兒的姿勢躺在地板上。」

「Media report from AMERICA with Jorge Ramos – Feb. 18, 2016

Narrator(m):麗塔·米拉也獨自經歷了這種痛苦。

Rita Miller(f):我少年時,被一位神父性侵,之後他邀請了其他神父。最終我被七位神父性侵。」

無論你們想了解什麼,你們只要想像一下,如果你們是受害者。(是的。)那很簡單。這就是為何我會痛,因為我可以想像。(是,師父。)能感覺到。能量不會從大氣中消失;它在蒼天中徘徊。(是,師父。)無論你對別人做錯什麼,它都掛在那裡,(是。)而且它也會在你身邊徘徊。你的光環會是黑色陰暗。(噢。)你不會像所有聖人那樣有光,無論有多少人向你鞠躬或親吻你。你仍然不是一位聖人。人們可以看到你的光圈。知道嗎,你周圍的光圈?(是,師父。)

你周圍的光圈應該是明亮的,(是的。)或彩色或白色或金色,格外明亮。不可能是黑暗,(是,師父。)特別是神父(牧師)或僧侶。(是。)如果你沒有光圈,好吧,祝你好運,你會下地獄。因你不為社會做任何事,你只是免費吃、免費穿、免費住、免費駕駛。(是,師父。)你欠社會太多。而你不勤奮修行,你不虔誠修行,你就欠下所有這些債務。

所以,你若不是轉世為奴隸之類的,生生世世償還所有這些債務,不然你就會下地獄。取決於你的罪有多深重。(是,師父。)非常可怕,但所有這些神父(牧師),他們過得太好。他們不記得。他們不明白。他們認為耶穌犧牲是為消除他們的罪。不,耶穌在他活著時為他的門徒這樣做,也許他們的親戚和朋友及他遇到的任何人。(是,師父。)但在明師之後,任何明師死後,不再有加持,不再有這種恩典。(是,師父。)必須由其他明師來做。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