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政府應維護道德與尊嚴(三集之一) 2021.07.27

2021-08-06
開示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由於氣候、新冠肺炎和許多其他原因,我們目前面臨糧食短缺。所以讓他們做出貢獻,而非給同胞造成負擔,給其他人,尤其年輕人,樹立壞榜樣!」

Host:清海無上師於二○二一年七月廿七日,與一位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於工作電話中,親切地抽空回答一些有關時事的問題。由於沒能事先安排,我們沒有將談話完善地錄音,因此不適合原音播出。我們很誠懇地向尊敬的觀眾道歉,並提供這份摘要,連同師父的回答中可轉錄部分的旁白錄音,原音由一旁的手機收錄,某些部分隱約可辨識。

VO:在被問到她是否安好時,師父說她還好,不過非常忙碌,每天要處理很多事情:不僅是無上師電視台,還有很多其他事情和問題,包括從生意到人們各種的性格。師父說即使疫情也影響了她企業的收入,但她仍然不斷地捐出大筆資金,每月有許多開支和其他開銷,這些都需要處理。

師父一個人住,生活很簡單,目前住在一間兩米乘四米的房間。這個空間足夠大,以防萬一她需要照顧自己的狗狗。(她的辦公桌和我們以前看到的一樣,桌子上到處都是電纜和電線!)

她還提及讓她受到鼓舞來自世界各地的一些好消息。例如,南北韓採取和平、積極的步驟恢復溝通對話,並同意改善雙方關係。還有一些富裕的贊助人投資新的純素產品公司,及純素食品和純素潮流增長速度非常快!然後師父詢問是否還有其他任何問題。

Q(m):是,有的。在加州有一項叫四十七號提案的法律,要求將某些嚴重罪行判為輕罪,其結果是犯罪分子公開行竊,而不必擔心被起訴。比如從商店裡偷盜超過九百五十美元的商品才會被判以重罪,警察才能逮捕嫌疑犯。在此數額以下屬於輕罪,不值得警察和檢察官花費時間逮捕嫌犯並將其定罪。師父對這項法律有怎樣的看法呢?)

VO:師父回答說,即使是輕罪,意思是輕微罪行比如偷竊,也不合法,而且可能導致更嚴重的重罪。

(調查人員說約瑟夫‧埃斯皮諾薩和同夥駕駛一輛休旅車,停車後試圖搶劫站在室外的尼克和他的朋友然後埃斯皮諾薩涉嫌開了幾槍。)(他被擊中後腦勺,然後就逃跑了。(致命槍擊案發生前不久,弗雷斯諾警方說警察發現了埃斯皮諾薩和他朋友何塞菲格羅阿,在北黑石街六號汽車旅館房內。他們以非法持槍罪逮捕菲格羅阿,並在埃斯皮諾薩身上發現冰毒。(但根據第四十七號提案,他並沒有因重罪而入獄,而是因那項指控收到一張輕罪傳票。(四十七號提案確實殺死了我兒子。)

VO: 因此,政府不應該鼓勵違法行為,這也許會造成其他州或其他國家的人民認為輕罪是可以接受的。此外,在加州實施這項法律後,許多人和小商家都因盜竊案增加而苦不堪言,在某些更糟糕的案例,企業被迫關閉,也許是由於擔心受攻擊以及損失收入。師父說這是不對的,她不贊同這項法律。

師父說:「…他們拿走想要的所有東西後就跑掉。(是。)就像那樣。這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好榜樣。(對。)尤其是對孩子們,你看到了吧。(沒錯。)也許監獄人滿為患,但他們可以建造另一種監獄。(明白。)不必一直把他們送入那種極端的監獄。他們可以建造一種較簡單的監獄,只監禁罪行輕微的人,他們稱為輕罪,對吧?(是的,輕罪。)然後在監獄裡提供就業,提供銷售的生意,讓他們工作。(是。)(是的,沒錯。)開一家公司,所有輕罪的犯人都要在那裡工作來自食其力。」(明白。)

(我們剝奪了他們的自由,但他們在這裡時,我們試著幫助他們,以培養出更好的公民。)(獄友有正常的工作週,給予他們日常工作和各種責任。在最先進的工作室裡,培訓他們成為汽車技師和平面設計師。)(我們從市政府那裡獲得工作。)(他們學習手藝,例如,學做餐廳廚師助手(他們被信任使用刀具),這樣的技能有助於他們在外面找到工作。)(以前我更像是個罪犯,但現在我開始更像正常人一樣思考。)

師父說:他們不能只是因為監獄已滿,就允許人們外出偷盜,這違背了社會原則。這會降低人們的尊嚴,並造成混亂、不安全的生活環境。人們不能不勞而獲,像那樣偷竊人們的財產。與此同時還減少警力,叫人們勿買槍枝等等,難怪犯罪率飆升,因為這一切都很矛盾。企業主必須繳稅,要支付他們的員工薪水、員工的保險、獎金、假期等等。(對。)他們也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要照顧!他們必須支付各種保險、抵押貸款、學費和成百上千的其他東西。政府對窮人負責,而不是把這個負擔推給公民個人,因為他們已經透過繳稅為窮人做出了貢獻!他們怎麼能隨時被搶劫,而沒有警察和當局的保護?(是。)除此之外,他們不允許持槍自衛。(我並非支持槍枝,而是那些可憐無助的人將被迫採用這種防禦手段,因此創造一個更加失控的暴力社會。)這絕對是違反邏輯,違反道德和任何的社會安全標準。

我希望他們能改變這個有害的法律!人們總得要生存。(是。)我是指善良的人們,勤勞工作的那種。(確實是。)社會的棟樑…商店店主冒著失去資金的風險開店,他們必須賺錢。如果商舖裡的商品總是這樣被盜,生意就會倒閉,因此僱員、善良的人就會被解僱。然後他沒有錢,該怎麼辦呢?效仿那個盜賊。(了解。)也許因為他們沒有工作,或也許他們說:『管他呢,有何不可?』(是。)他們辛勤工作。而那個人無所事事,可以進來拿走他喜歡的所有東西。『那我幹嘛不這樣?』了解我所說的嗎?(確實是。)這是非常不好的榜樣。你們不這樣認為嗎?」(我同意,意思是這造成成漣漪效應。)「對」。(如果一個人那麼做,其他人想「那沒問題。」這樣並不好。)「當然!即使在歐洲他們也看到了這一切。」(是的。)

這會讓美國任何一個州、郡或鄉鎮名聲掃地。你不能教人不道德,教人做壞事,然後指望整個國家安然無恙!尤其是美國,這個人人敬仰的國家!想像一下,被稱為盜賊之國!對其公民來說,是多麼『光榮』的名字!(是。)假設竊賊進入任何這些立法者家,我不認為立法者會歡迎並說:『好,拿走我女兒單車,拿走我兒子電腦。(對。)拿走我最好的西裝。自己動手,拿走任何你想要的東西,這些不到九五○美元。』我不認為這些立法者會這樣做。(不。)

這不光涉及被偷的商品,還事關商店店家像這樣能有多久保持自己理性。終有一天,他會爆發,這就會造成更多暴力。事關人們的和平和人們的生活。你們能清楚看到嗎?(是的。)那些店主能撐多久?沒有了企業,政府將失去賴以生存的稅收。所以四七號提案的法律真的就像是去咬那些餵養他們的手一樣。

(李先生是聯合大街和十九號街鬧市區移動超市的經理。他還涉獵犯罪藝術,在他的牆壁上掛著商店扒手的肖像。不過他說過去的兩年,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了。)(我們剛又抓住一個!)(什麼時候?今天?)(是,十分鐘前。)(他有數十支剪輯影片,是人們試圖把商品塞進他們的夾克和褲子裡。然而李先生相信他只有抓到其中兩成。)(人們進這店並製造麻煩,多長時間會發生一次?)(每天,每一天。)(這並沒有誇張。在採訪進行中,顧客們正在將商品裝進他們自己的口袋,然後就走出這家商店。)(入店扒竊是個問題嗎?)(噢,是的。他們將加州小型偷竊合法化,所以,幾分鐘發生一次。在我們店裡,每天大概十五到二十次。)(一天二十次?)(噢,是的。)(商家說盜竊猖獗、肆無忌憚,與許多更大的轉售犯罪,即偷竊並再次銷售有關,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逐步上升,人們走出大小商店時,拿著他們想要的東西。)(那邊的沃爾格林連鎖店,被[罪犯]標記為一家可進去偷東西的商店。)

師父說:還有一件事:美國人民以慷慨著稱,並樂善好施,甚至有報導指出美國是全世界慈善事業捐款最多的國家。愛心自願給予是一回事,而被人搶劫後卻只能無助地站在一旁是另一回事。(是。)這實在是虐待。進來偷盜的那些人,我們怎能知道他們是否窮困艱苦?他們也許不是。因為警察不檢查,沒人敢查他們,他們是合法的罪犯…(對。)立法者生活在安全舒適的環境之中,和普通工薪階層截然不同。他們只想擁有好名聲,他們想忽視像這樣的窮人。他們自己吃得好,並不真正在意這些。這樣年輕人會想這些偷竊都可,(是的。)『我才不要多工作賺錢去買那張CD,我只需要進商店從裡面拿走任何東西,沒人會做什麼的。他們只會做做戲,但是他們不會真的因此而做什麼。』(是。)如果該法律繼續執行,商店店主也許不會有任何多餘的收入,他將成為窮人,然後呢?變成一個小偷。而這社會又多了個小偷。

即使是在共產主義社會,政府也告訴人們不要出去行竊,不能像那樣拿取他人之物,共產主義者也不那麼做。(確實是。)有這種法律存在,社會將會衰退。有的人就是不想工作,不想花錢買東西。商店店主將被迫關門,也許甚至被迫偷竊,而社會因為這種法律又多了一個小偷。

(沃爾格林連鎖藥店因盜竊問題已關閉了,舊金山的一些分店,並在上週證實,由於持續地有組織零售犯罪,他們將關閉奧克蘭的另一家分店。)

師父說:「我告訴過你們我說話不會再拐彎抹角,人們需要知道。即使美國已腐敗,我說這些給其他國家聽。看看教堂,羅馬天主教堂,沒人敢講任何事,他們掩蓋所有虐待事實,兒童被殺。(是的。)從教會到政府各處都是,他們已腐敗。他們在為撒旦工作。我說過我是個憤怒師父,一個憤怒的純素師父。

這法律會造成更多暴力。人們今天偷九百美金,明天將偷更多,兩千美金。這就沒完沒了,如果你就這樣放縱他們,人們的貪婪永無止境。正常情況下,人們不會想去偷竊。如果去任何一家商店,可隨意拿取東西,那何必開商店。(是。)這太引人犯案了,即使對好人來說。以長期來說,整個國家都受到鼓勵成為竊賊,因為輕而易舉就能免費得到東西,而且還不必工作。特別是一年多以來,在美國的人們,因縱火、房屋被燒毀,被大人物煽動的示威者搶劫各商家等惡行所苦。」

(人們會做他們該做的事。)(噢,天啊!)(我想這對我們並不公平,因為我們是小型店家。)(商店不只遭受兩次竊盜,每次威廉都得自掏腰包重新補貨。)(我的很多朋友都說:「噢,她不必擔心這個,她有保險。」人們不了解保險公司的運作方式,我還沒有拿到保險賠償。)(在一些案例中,建築物被燒毀,再也無法營業,數月後仍然被封鎖著,儘管店主試圖挽回損失。)(目前我們損失約十家店。)(我從未見過這樣的暴亂。他們最後把我母親拖下車,他們襲擊她,打斷了她的腿和鼻子。)(目前不清楚她的父母是否會有足夠安全感,重新經營他們簡樸的社區商店。)

師父說:「因為新冠疫情,許多企業被迫關門了。如果他們還要忍受這些,真的實在太…不知人們還敢開店舖嗎?那我們去哪裡買東西?我們要尊重商人、店主,因為他們的辛勤工作,帶給我們便利。(是,確實。)…他們應該要解決經濟問題,而不是只為了避免人滿為患的監獄,或扮演好人,不關心辛勤工作的納稅人必須如何每天面對困難、危險,在一個可怕的、無法無天的國家裡自保。

建造另一種監獄,讓那裡的人都工作,在花園裡工作。(明白。)甚至是種植蔬菜,開闢一個有機農場,種植並出售。(明白。)然後享用。由於氣候、新冠肺炎和許多其他原因,我們目前面臨糧食短缺。所以讓他們做出貢獻,而非給同胞造成負擔,給其他人,尤其年輕人,樹立壞榜樣!」

(在芬蘭,許多被拘留者被送到低度設防場所,他們在那裡與社區互動,有工作,並為順利返回社會做準備。)(大約三分之一的獄友在監獄外為國家林業委員會工作,其他人只要獲得授權就能從事文職工作,其餘的人都在這裡工作。)(該場所部分是監獄農場。)(您認為像這樣的監獄會阻止您將來犯罪嗎?)(噢,是的!很棒,這裡的系統很好,因為他們用不同的方式對待我們。他們想讓我們在將來成為更好的人,所以他們給我們機會。)(所有指標都顯示,是的,這裡的效果更好。)(芬蘭作為歐洲犯罪率和監禁率最低的國家,經常被監獄改革者作為典範來看待。)(這裡出產的食物實際上回歸監獄並提供食物給獄友以及工作人員。獄友也確實參與工作。他們在這裡做所有艱苦的工作。)(懲教官們相信這個農場是獄友的絕佳訓練場,他們在獲釋後可以從事農業工作。此外,對於農作物生產和堆肥計畫來說,此設施每年可為納稅人節省四十萬美元。)

師父說:不吃肉食。立刻,尤其是現在。我們不該那樣。其中有值得自豪之處,這將保護他們的尊嚴。(是的,當然。)沒人對待他們,好像他們很壞,是竊賊,而且躲他們像躲避瘟疫或傳染性病毒,(對。)像是個麻煩般。若他們以這種方式獲助,他們會很好。」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