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持純素展現我們的愛與慈悲(十三集之六) 2021.12.16

2022-01-18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因為在我們觀音法門的打坐修行中,我從未禁止任何人,從未要求他們改變他們的宗教信仰或改變他們的禮拜方式。(對,師父。)我只要求他們持純素、每天打坐兩個小時半。那只是為自己捐獻出一些時間並與上帝連結。

當你去就業(辦公室)時,他們會問你:「信什麼宗教?」(是。)如果你寫「天主教」,那麼他們會自動地從你的薪水中提撥錢。他們會把錢匯至教會。(是的,師父。)你無話可說,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有人這麼告訴我,在某些國家是如此。(是。)這是真的還是假的?(我想是在德國。)在德國,(是的。)但你知道這件事嗎?(知道,我查詢過一些文章。)那麼這是真的。我前夫告訴我的事是真的。我從未對此事想太多。我說:「好,有何不可?如果捐款給教會,也是一件好事。」(是。)

因為在我們觀音法門的打坐修行中,我從未禁止任何人,從未要求他們改變他們的宗教信仰或改變他們的禮拜方式。(對,師父。)我只要求他們持純素、每天打坐兩個小時半。那只是為自己捐獻出一些時間並與上帝連結。(是的,師父。)至少要打坐並感謝上帝,記得上帝及打坐,以及觀自己內邊(天國)的光,知道自己是光。知道自己就是「上帝的音」。從「上帝的音」中誕生。

所以,我不會要求他們從天主教改信佛教,或從佛教改信穆斯林,或從穆斯林改信錫克教,或任何我最喜歡的宗教。我沒有什麼最喜歡的。(是的,師父。)我宣揚各種教義。你們知道的。這些年來。(是,師父。)我們讀過很多佛教故事和佛經,我們也讀過像耆那教等其他經典。(是的,師父。)然後我還講了魯米,還有印度教的。(是的,師父。)這些年來,所有不同的宗教,自然地或有系統地呈現出來,取決於我的靈感,看那天上帝要我說什麼。還有基督教。你們都知道的,對吧?(對,師父。)

我總是提到聖經,因為人們知道聖經。所以,並非我告訴人們他們必須相信什麼。(是的,師父。)如果他們想去教堂,他們仍會去。我說:「去吧。你們應該去教堂。」你們的生活可一如既往,除了要給上帝兩個半小時來提昇自己,認識上帝,認識自己是來自於上帝。僅此而已。沒有更多的要求了。當然,除了持純素。

倘若你們有很多錢,想要送給我,千萬不要。要把錢送給窮人。還記得吧?(是,師父。)我總是這麼說。我不收人們的錢。禮物,我也不收。也許收一些小東西,比如杯子或之類的,紀念品或之類的,(是。)偶爾。且之後我會回送一些其他的禮物。(是,師父。)為了讓那個人開心才收。但我不接受金錢的捐贈。因為如果你收了錢。今天收一百元,明天會收一千元,然後會是一萬元,永遠沒完沒了。

我不想依賴任何人。(是的,師父。)我的修行信仰或我的打坐修行是我個人的事情。(是。)作為一名世界公民,我需要做出貢獻。需要像其他人一樣工作,以任何方式,任何我能做到的方式。現在沒辦法,我仍想畫畫或之類的,賺點額外的收入,但我太忙了。以前我經常這麼做,或做一些編織。一些東西,只為了營生。(是的,師父。)因為我不覺得我比任何有這肉身的人還優越。(了解,師父。)為什麼要讓別人為我的肉身需求工作?所以,這就是問題所在。

比如說,如果我一直依靠捐款來製作無上師電視台,而如今,疫情之下,沒有人有錢。那我們該怎麼辦?(是,師父。了解。)就這樣關閉了嗎?告訴你們所有人:「你們失業了。抱歉。去領失業救濟金吧,」等等之類的話,或者「回家找工作吧。」

現在時局很困難。(是。)許多人因沒有接種疫苗而被解僱。(是的。的確,師父。)他們不想接種疫苗。不是他們不想接種,他們只是不信任,因為有那麼多的傳聞和許多副作用,到處都有刊載,到處都在談論。(是的,師父。)而且,他們最擔心的是長期的影響。(是。)我不曉得從長遠來看會對他們造成什麼影響。了解嗎?(了解。)

我之前已經說過了,新聞上說他變得性無能。(噢,是的。)而現在他們說,奧密克戎能逃避疫苗等。(是的,師父。)還有證據是…當然不是說大多數的人,但有證據顯示,許多已完全接種疫苗甚至也接種加強劑的人仍會死亡,(是的。)仍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且若他們患有這種疾病,也會繼續傳播。(是的。噢。)在接種所有這些疫苗後,(是的,師父。)他們仍會傳染給他人,而其他完全接種疫苗和加強劑的人仍會死亡,仍會感染新冠病毒而死。(是的,師父。)他們稱之為突破性病例,意思是已完全接種疫苗並打了加強劑,但仍然死亡或仍會染疫。(噢。)有些康復了,有些沒有。

所以這就是為何許多人,那些一般民眾會害怕。他們認為他們只有一條生命。(是。)萬一他們失去了生命,他們的孩子,他們的妻子,(是,師父。)他們的小孩,甚至寵物,他們的狗族人、貓族人和鳥族人怎麼辦?若自己死了該怎麼辦?他們這樣擔心著。

或者,還有什麼?比如,長遠來看,長期副作用是什麼,因許多人得了新冠肺炎仍有長期的影響。他們不再像以前一樣。(是的。)影響不同,甚至治不好,或需很長時間才能治好。然後他們必須大量依賴抗生素或其他東西。這對他們已不再是生活。

「Media Report from CNBC – Oct. 26, 2021 Reporter(m):該研究發現近三分之二新冠肺炎的長期患者報告了她所提及的腦霧。這其中包括失憶。你對這方面有何看法?

Dr. Putrino(m):我認為這一點非常令人擔憂,因為這是一種影響人們日常生活能力的狀況。我們和其他人的工作顯示出這會影響人們制定計畫,總整訊息以及實行日常工作活動的能力。他們遭受大量的記憶喪失和無法形成新的記憶,以及說話困難。這是一種非常衰弱的疾病,伴隨著嚴重的認知障礙。」

「Media Report from BBC – Aug. 16, 2020 Woman 1:三月中旬,我感染了新冠肺炎。七月中,我病情嚴重復發。

Woman 2:我以為我正在恢復健康。現在,十七週過去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勞。

Woman 1:新冠肺炎的所有最初症狀突然猛烈地復發。

Woman 2:心跳加速、體溫恆常、時好時壞、胸口疼,好像有人坐在我胸口上。

Woman 3:現在已經五個月了。我的手仍然無法抓住東西。我會忘記自己說的話、無法集中注意力、睡眠也不好。

Woman 4:對我來說,最可怕的症狀可能是虛弱的疲勞感。我現在基本上都待在家裡,完全依賴我的伴侶。

Woman 5:很可怕,因為我不知道這要持續多久。的確,有時我覺得生活再也不能恢復正常,我的身體再也不會恢復正常了。」

是什麼讓我談到這個?噢,這場疫情,據說會有更多更糟糕的變種,(噢。)也許疫苗或這些藥物,(是。)抗病毒藥物也許會變得無效。(噢,噢。)你們可以看到它們現在一直在進化。(對。)起初只是新冠病毒,它已迫使人們陷入困境。然後在那之後,這個變種,那個變種,各種變種。(是。)德爾塔變種曾是最糟的,然後現在這個,被歸類為比德爾塔更糟,(是。)它所傳播的方式。(是的,的確。)有人說很溫和,有人說才不是,很危險。

所以,人們很困惑,十分困惑。所以他們不知該信任誰,該相信誰。就他們所知,他們只有一條生命,(是。)他們有孩子,他們有妻子,他們有父母需要照顧。沒有人願意就這樣死去。(是的,師父。對。)所以就算是這樣,許多人都接種了疫苗,看起來似乎很健康,或似乎康復了等等,但大多數的人,他們仍然非常懷疑…持懷疑態度。(是的,師父。)

當我們熱烈談論的時候,我無法總是記得。已經是老奶奶級了。我現在已是「阿嬤」。在我這個年紀,人們都當奶奶了。(是的,師父。)他們會稱你為奶奶。(是。)如果你去搭公車,人們不曉得你有沒有孩子或孫子,仍會稱你「奶奶」。(是。)「阿嬤」。「奶奶,請坐我座位。」兩個女人在互相抱怨。其中一個對另一個說:「噢,我感覺自己好老了。」另一個說:「為什麼?怎麼了?」她說:「是這樣的,每次我去坐公車,人們總是讓座給我。」聽懂嗎?因為她是長輩。要尊重。(要尊重長輩。)但這讓她很難過,因為她意識到她現在已經老了。通常,當有人讓座時,我們會說「謝謝」或表示感激,但不是因為「老」。(是。)「阿嬤」已會讓人感到很憂傷了。

還有問題嗎?親愛的?(是的,師父。)順道一提,我們正談到這本書。對嗎?(是的,師父。)這只是另一個胡扯,(是。)只是個偽裝的掩護和損害控制。(試圖美化,對嗎?是。)那些男性神父(牧師)一次又一次,一再地強暴、殺害、折磨孩子們,不只是一次失足犯錯。(是的,師父。)如果真的悔改了,犯錯一次是可以原諒的。了解嗎?(了解。)即使如此,仍然有風險。但這些神父(牧師)一次又一次地這麼做。對同一個孩子或其他孩子。(是,師父。)所以這是不可原諒的。(的確,師父。)

原諒這些人,意味著縱容他們繼續下去,因為這對他們太輕鬆了。他們能逍遙法外。(是的。)沒有人說什麼,所以當然啦,這麼做並沒有錯。何不繼續為之?(是。)比如耶穌會拯救他們,或向另一位神父(牧師)懺悔就無罪了。怎可能?即使是最愚蠢的人也不會相信這一點。(是的,師父。)但他們裝傻,所以他們相信。這樣比較容易。(是的,師父。)所以他們可以找藉口為所欲為,做任何傷害他人的罪事,傷害、破壞別人的生活。這不是生活的方式,即使一般人也不會如此。(是的,師父。)即使無神論者也不會。(是的,師父。)何況是神父(牧師)。(是。)位居在社會的頂端,(是的,天哪!)影響整個社會和世界,卻做出這種事。吃飽穿暖、被愛戴且被尊重,卻不做什麼好事。(是的。)相反的,做壞事。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