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持純素展現我們的愛與慈悲(十三集之十一) 2021.12.16

2022-01-23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他們(蛙族人)有時候在我情緒低落時會來安慰我,說:「噢,別擔心。您的弟子們愛您。」有時候,他們來,並說:「噢,人們愛您。要開心。」類似這樣。在我心情不佳,而且沒有人可以交談時。(噢。)

我無法向你們全部盡述。(是的,師父。)甚至樹木之類的,我以愛和敬意對待他們,你們不知道我的感受,這就是為何我必須繼續工作,我必須帶著希望去做。(是,師父。)即使天堂有時不讓我知道未來如何,我仍必須懷抱希望並盡力工作。(了解,師父。)因為我覺得我虧欠他們,理應為他們的愛而盡力。

我並沒有為他們做很多,只是從年輕時起,只要有可能,我就餵食鳥族人,現在仍這麼做。但如果我無法做,我就告訴一些人,比如,比丘尼等等,去給他們餵食。即使我不告訴他們,他們也一直在做。我為他們感到驕傲。我撞見他們餵食野生動物族人。比丘也是這樣,我是指長住—男眾和女眾。我說比丘和比丘尼,更簡單快捷。

我現在對文字很精簡,因為有時候我寫東西給你們,都選擇你們能懂但更言簡意賅的話。(是。)(是。)除非我為無上師電視台寫評論,我會用正確的語法來寫,如有必要,還富有文采。(是。)但我寫給你們時,我只說:「謝謝你們所有,」比方說這樣。不說:「謝謝你們所有人。」(是的,師父。)而且只寫u代替you,不寫Y—O—U。因為寫這麼多東西太累了,你們懂吧?(是,師父。)或改正很多東西,透過電話做很多你們不知道的其他事情。這不是百分之百的閉關,如果我有更多時間閉關會更好,但我能怎麼辦?工作也是幫助世界的一部分,不僅閉關,我兩者都做,內在和外在。(是的,師父。)

我覺得我虧欠…噢,在我忘記前先告訴你們。連蠍子…你們知道蠍族人吧?(是的,師父。)你們有時看得到蠍族人,是嗎?(是。)有時候蜘蛛族人看起來也像蠍子,但他們也有這些鉗子。(是。)那你們看到他們了。有時候蜘蛛族人看起來像蠍族人。(是。)我想他們是蜘蛛族人的蠍子種族,對吧?或類似那樣?(是,他們看起來像蠍子。)

有時候蛇族人也出來告訴我一些事情。(哇。)有時候那些蜈蚣族人(是。)不僅不咬人,不傷害你,還告訴你一些事情,(哇。)保護你。有一件事讓我十分感動,有一次,我一個人住在一座高山上,周遭沒有人,那是夏天。所以我用水管在室外淋浴,那種水管(是。)噴灑植物用的。(是。)雖然在那邊沒有植物,但有一根水管供我使用。(是。)我只是在戶外的陽光下淋浴,(是。)在森林中間。蠍族人向我接近,他在旁邊搖搖擺擺以吸引我的注意力。我說:「離開遠點吧,你會把自己弄濕的。你們不喜歡把自己弄濕,不是嗎?有事嗎?」他說:「不要淋浴太久。停下來,進屋子裡。」我說:「為何?我很享受,這裡沒有人,陽光和煦,有什麼問題嗎?有人在那邊嗎?」他說:「不,不,您會感冒的。」(噢,哇。)噢,他就像母親一樣!(太不可思議了!)(這麼有愛心。)噢,我十分感動。(哇。)每次看到蠍族人,我也鞠躬,並說:「嘿,好好活著,保重。願上帝保佑你。」

我有時會留些水給他們。我也告訴比丘尼給他們留些水。他們口渴時,可以喝,或蛙族人可以喝,還有鳥族人等等。(是。)只是準備一些涼開水。我也告訴比丘尼,要在碗裡放一些石頭,然後加水進去填滿碗。但有些石頭要突出水面,這樣一些小昆蟲族人,比如蜜蜂族人,可以落在上面,但他們不會被淹死。你們知道蜜蜂族人和小昆蟲族人,(是,師父。)或蠍族人,或這些蜘蛛族人,(是。)或蝸牛族人。這些小生物不會被淹死,但其餘的大型生物,像松鼠族人、臭鼬族人,仍然可以喝水。(是。)仍然有足夠的水。因為石頭是他們落腳的地方。

小昆蟲族人,我覺得我欠他們很多,因為他們有這麼多愛心。我已經跟你們講過蜜蜂族人,但是,連蠍族人都出來,告訴我。:(哇。)「您會感冒的,您會感冒的。」我沒考慮這一點,當時有微風,好吧,但我很享受它。因為在炎炎烈日之下,有涼爽的水和一些微風,不會想太多,只覺得涼爽宜人。我只是站在那裡,就像會永遠在那裡沖澡,於是可憐的蠍族人必須出來告訴我:「別淋浴太久,進室內。」(哇。)我很驚訝,我以為也許有人以某種方式鬼鬼祟祟地偷窺,或類似情況,或有危險。所以我也立即停止淋浴。他讓我停止,我就停止。然後我問他:「這是為什麼?」我跑進屋子裡穿上衣服,我從室內問他,從室內,我在安全的地方問他:「這是為何?」他告訴我:「您會感冒的。」(太棒了。)「有人在那邊嗎?」我擔心有人偷看,或有危險等等。「有危險?有人嗎?」「沒有,您會感冒的。」

我沒想過我會在夏日裡感冒。(了解。)也許有點風,在群山中,總會有風,(是的,師父。)微風吹拂,但有可能,有可能感冒。事實上,我在某個地方聽人說過不應該在夏天沖涼,(噢。)一些研究結果這麼說。而我在露天中沖冷水浴,(是。)難怪,可憐的蠍族人媽媽擔心得要死。冒著被淋濕,或被壓扁,被不小心被拍打的風險,冒著生命危險出來叮囑我。一定是個「她」,母親的本能。(是的。)「您會感冒的!」噢,天啊,她怎麼會知道感冒的事?她永遠不會感冒的。(是,我在想這個問題。)

昆蟲族人不會感冒。他們鑽進石頭之間的縫隙裡,(是。)他們有盔甲般的皮膚,既閃亮又厚實。(是。)但是從不感冒。對於感冒她知道什麼呢?但這讓我十分感動,感動得熱淚盈眶。我對她感激不盡。「噢,謝謝,謝謝你,謝謝你。噢,愛你,愛你,愛你。祝福你,祝福你。」然後如「閃電」般,她就不見了。一瞬間,她就不見了。(哇,噢,真神奇。)

(師父,有可能是天神下凡嗎?)也許,也許,誰知道,誰知道呢?因為蛙族人也是這樣。有時候進來告訴我一些事,我轉身,他就不知所蹤?我看見他去一個角落,那裡有一個有腳的木架子,這意味著下面有個洞,他進洞裡面了。但我找遍了,把架子搬出來找,他不在那裡。總是這樣,每當蛙族人進來,他們都會去那個角落。我擔心他可能會在裡面沾滿灰塵,或有什麼東西傷害他或她。

我試圖把他趕到室外。我說:「去外面,去外面喝水,外面有水。(是。)別去那個角落。」因為他們有時候會撒些粉末之類的東西,以防止昆蟲族人進來。我擔心他被困在那裡。但是沒有,我找不到他。他不可能出去,所有地方(了解,師父。)都用水泥、圍欄等等擋住了。圍欄下面沒有洞,所有地方都沒有洞。(哇。)一個小小的花園。(是。)他只是鑽進木架的下面,他去哪裡了?在那個小角落他無處可去。(了解,師父。)他去那,就是為了消失,這樣我不會懷疑我所懷疑的。我的確懷疑有點不對勁。為什麼蛙族人會來這裡?我從未在花園裡看到他們蹦蹦跳跳,他為何突然出現在這裡並告訴我這一切?(是。)不總是壞消息。

他們(蛙族人)有時候在我情緒低落時會來安慰我,說:「噢,別擔心。您的弟子們愛您。」有時候,他們來,並說:「噢,人們愛您。要開心。」類似這樣。在我心情不佳,而且沒有人可以交談時。(噢。)有時候情況太令人難過了。(是的,師父。)看到世界處於這種地獄般的痛苦中,卻不能做任何其他事情。(了解,師父。)

我們所有人都必須為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了解,師父。)我們甚至不能上街去宣講等等,我們無法抗議等等。(了解,師父。)所以我們透過廣播抗議,至少是我們這群人。我們並未全部露面,但有時,我們開會時會全部露面。他們害怕我們,我們七、八個人,強大的軍隊。是,我們內邊是。(是。)這些壞人不知道他們所面對的是什麼。(是。)我們會持續抗議並表達我們的不滿、我們的意見和我們的悲傷,直到他們停止。(是的,師父。)直到所有孩子都安全地擺脫他們的邪惡之手。(是的,師父。)直到人們停止殺害子宮裡的胎兒。(是的,師父。)正在減少中。(是,師父。)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