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持純素展現我們的愛與慈悲(十三集之七) 2021.12.16

2022-01-19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沒有人能強迫你去愛。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是的,師父。)證據是方濟各。他沒有愛,沒有同情心,沒同情心,什麼都沒有,對於那些被極度蹂躪、被碾壓、被摧毀成什麼都不是的孩子們。顯而易見,他沒有愛。否則,他本應表達出他的悲痛之情。(是的,師父。)至少道歉,並做點什麼。

這些神父(牧師)應該立即被解職,並送進監獄,或把他們送到某處,讓他們不能再看到人類。不然,他們可能會繼續猥褻他人,(是的,師父。)或是碰巧路過的孩子。(了解。)誰知道呢?所以這本書只是另一個損害控制的東西。(了解,師父。)這只是策略。(是的。)政治舉動。(對。)因為如果他真想糾正他們神父(牧師)的道德,那麼他應該先糾正較嚴重的罪過。(是的。)他應該先處理較嚴重的罪過。(是,正是如此。)那些猥褻孩子、虐待孩子,辜負了父母和孩子的信任,背叛耶穌的教理、背叛上帝、背叛教會和社會的神父們。

這些戀童癖神父應該先受到懲罰。(是,師父。)不是那些修女們,甚至是女修道院院長。(了解,師父。)所有的修女,她們也許犯了錯,也許有自己的個性或性情等等。但並不是她在強暴她,或猥褻她或謀殺她。(對,師父。)而且這並不總是女修道院院長的過錯。可能是修女們的錯。她們進來時都是女孩子,都有自己的個性。(是的。)她們也許今天服從你,但明天就找到一個既能打破規矩,又能不被抓住的方法。或者找藉口打破規矩。(了解,師父。)年輕人抱有這種革命的心態。(是的,師父。)

像許多青少年,他們討厭自己的父母,(是。)僅僅因為他們過於依賴父母。沒有父母,他們什麼都做不了。他們沒有錢。他們無處可去。他們依賴父母,這就足以使他們憎恨他們。因為他們沒有自由。他們年輕人的理念有所不同。認為生活是美好的,為何父母不給他們這個,不給他們那個。很容易給,為何不呢?但他們不知道父母辛苦工作,(是的。)盡力地勉強維持生計。

多數人都非常努力工作,以勉強維持生計,尤其是有孩子的人。(是的,師父。)養孩子要花很多錢。(對。)一輩子,直到他們長大成婚,他們花掉父母數百萬元,累計起來。(是的,師父。)如果把所有開銷加起來,至少要數十萬元。更別提孩子生病時,父母的不眠不夜,一整晚都在照顧小孩,而且仍必須早起去上班等等。(是。)還有擔心、焦慮和壓力,因為小孩生病,而且父母由於工作和照顧小孩,已經筋疲力盡。僅僅計算開銷是不夠的。所有的愛,照料小孩所付出的體力、慈愛、柔情和保護。所有這些都是無價的。(確實。)永遠無法回報父母的愛、關懷和犧牲。(確實如此,師父。)

我為什麼要談這個?之前講的是什麼?在這之前說了什麼?(關於小孩不服從父母。)我不是在談論這些被虐待的小孩。(是。)我是說孩子的傾向。我們曾經是孩子,(是的。)我們知道這一點。我們不總是聽父母的話。儘管我們看起來是這樣。(對。)但從另一方面來說,我們偷偷地做其他事情。(是,正是。)然後我們就被懲罰了。然後我們說:「父母太壞了,太壞了。(是。)父母不理解我們。我們想這樣、那樣,他們卻想那樣、這樣。」全都是因為我們年輕,體內有各種各樣的化學物質。(是的,師父。)荷爾蒙在體內湧動。社會對我們的影響已經來不及改變了。孩子去上學,和伙伴親密友好等等。

所以有時她們成為修女,並不是因為理想。我並不是說所有的修女都是這樣,有些是。她們只想遠離家庭。(懂。)她們夢想著烏托邦。(了解。)就像那裡非常安靜、祥和,充滿了愛與和平,一切都平安順利,一切都「沒問題」。(了解,師父。)但當她們面對現實時,就不一樣了。她們進來後,作為新人,必須清洗廁所。她們必須先做最低階的工作。(是。)被考驗、被磨練,必須早起禱告。(是。)然後必須把工作或之類的做好。(是。)若不想做工作,或做的不是百分百好,就會被責罵,然後不喜歡做修女。(是。)「這個地方怎麼會比在家裡還要糟糕?又被罵了,又告訴我該做什麼,和家裡一樣。那我離開。」(是,師父。)

以前有長住,他們以前是跟著我的正式的比丘或比丘尼。但後來他們當中有些人表現不太好,所以我改稱他們為「長住」。我說:「你們必須值得比丘或比丘尼的稱號。」但後來,我們保留了那個稱呼,因為我說:「誰在乎,只是個稱呼,只是名詞。」(是,師父。)不必為了改回比丘或比丘尼而煩惱,但有時,我也稱他們為比丘和比丘尼。許多次,我都這樣稱呼。每當我們與他們有什麼關聯時,你們仍然稱呼他們為出家人。(是的,師父。)

然後當你進修道院後,不只是去那裡整天坐著,甚至夢想著耶穌。你必須工作。修道院每天都需要打理和清潔,需要修繕,還可能需要種菜、照料花園、打掃庭院、修剪樹木、剪除灌木、去除雜草,以利於蔬菜生長等等。有工作要做。而且是年輕修女,他們不接受年長的修女。他們不接受年長的女孩來做修女。必須非常年輕。

年輕人進來的時候,已經被家庭寵壞了,雖然她們不認為自己嬌生慣養。(是的,師父。)父母出錢供她們上學,一直到她們進修道院。而在家裡不怎麼做事,她們想做才做。如果母親付錢給她們,她們才去洗碗或刷馬桶。象徵性地,不是很乾淨。如果她們不想做,她們就板起臉等等。(是。)母親能怎麼辦?「回妳的房間。」「暫停!」「妳被禁足了。」(是的,師父。)這是他們所能做的最嚴厲的事。(是。)父母—通常最嚴厲的管教就是叫她們回自己的房間。(是。)不能出來,不能玩電腦,不能看電視,(是。)不能打電話,都不能做。沒收。(是。)

有時候,父母們說一天或兩天,但父母們會心軟下來,然後感到難過,不管怎樣都會在一小時或兩小時內將其歸還。所以就成為一種習慣。孩子不在乎。「噢,最糟糕的情況是,他們讓我回房間一、兩個或三個小時,或一整天,誰在乎呢?我可以睡覺。補充睡眠。補充我由於早起上學或其他活動而缺失的睡眠。」(是。)

所以,並不是所有進修道院做修女的人都是因為對耶穌的愛和對人類的愛,而擁有奉獻一生的理想。(了解,師父。)除非心裡有這種愛。沒有人能訓練你去愛。這就是問題所在。(是的。)

沒有人能強迫你去愛。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是的,師父。)證據是方濟各。他沒有愛,沒有同情心,沒同情心,什麼都沒有,對於那些被極度蹂躪、被碾壓、被摧毀成什麼都不是的孩子們。顯而易見,他沒有愛。否則,他本應表達出他的悲痛之情。(是的,師父。)至少道歉,並做點什麼。(是。)

一直拖延到現在。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感謝記者。當然,他必須這麼做。他想讓記者站在他那邊。不然,他們會撰寫更不利於他的文章。(確實如此。)都是政治性的,這是為何他與政客會面,他與電影明星,還有皇室成員等等會面,但他不接見那些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而求助無門的窮人。(了解,師父。)至少他應該見他們,傾聽他們的訴求,安慰他們。(是的,師父。)就算他什麼都不給,至少傾聽他們的委屈,或給予一點安慰。(是。)

就像有人願意聽我訴說。有人相信我,只是傾聽。這是他們想要的,真的。(是的,師父。)因為他們是捐錢給教宗和神父(牧師)的人,而不是做相反的事。(確實如此。)他們不期待從教會獲取什麼。他們是維護教會的人,他們是教會的主人。(是的,師父。)他們捐款建造教堂,並供養神父(牧師)和教會職工,(是。)或任何隸屬於教會的附屬機構、附屬辦公室或實體,比如學校等等。(是的,師父。)一般人民是維持教會運轉的人,是維護他們的威望,賦予他們這種特權和美好生活的人。他們卻反過來傷害他們的孩子!看到這種卑劣之人嗎?(是的,師父。)連狗族人都不會這麼做。(不會。)

如果你照顧狗族人,他們會非常愛你。多數狗族人…我看到一個短片,我會寄給你們。噢,狗族人兩年後重聚。不知何故,他們突然有機會重聚,回來看望彼此。噢,狗族人歡欣雀躍,舔來舔去,哭哭啼啼,甚至暈倒在地上。(噢,天哪,哇!)太開心了,太驚喜了,暈倒了。爬起來,舔幾下,又暈倒了。(噢。)太累了,太驚喜了,太興奮。太興奮了。我會寄給你們。我們會在無上師電視台上播放。當然,其他狗族人,他們跳到主人身上,他們親吻他全身,給予雨點般的親吻,好像許多年沒淋浴一樣。是,他到處流口水。(是。)太開心,太開心了。

連我們的家人也沒有那麼熱情。(是的,師父。)這樣的情意,這樣的愛。我的狗族人也一樣。我曾講過。(是,師父。)即使現在他們依然如故。不僅僅是第一次,我們初次分開時,我那時閉關幾個星期。她看到了我,她從桌子跳到沙發上,又從沙發跳到陽台上。我擔心她會掉下來摔到地上。(噢。)到處跳來跳去,一直說:「我愛您,我愛您,我愛您。」像咒語一樣重複唸。大約持續了二十分鐘。我說:「拜託,停下來,在你死之前。」我必須讓她停下來,並擁抱她,但她掙扎著跑開了,然後又不停地唸她的咒語。我站在那,只是無語。因為我不知道她會說這個。這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但是,在那之後,她又說了很多次。(哇。)如果她有半天看不到我,如果我在房間裡看到她,我進來,然後她就再次重複唸同樣的咒語,圍著我轉來轉去,跑來跑去,或跳到我身上,直到她停下來為止。因我無法讓那女孩停止。

其他狗族人也是一樣,但他們不說英語。她是唯一的一個。(噢。)我不曉得她如何學會的,因為她也許只是重複了我說的話。但是她怎麼能理解那個詞?(是,師父。)她肯定理解那個詞。(是。)她不只是盲目地說。(是。)或受到提示。或為了一根純素骨頭或其他東西。不是,那一切都是她自己做的。(哇。)而且她理解這個詞,她所表達的方式。(噢,是的,師父。)只是說給我聽。如果有其他人在場,她不會那麼做。(噢,不。)然後,用我的相機,我花了很長時間,拍了很多、很多次,為了捕捉到她說的幾句話。若她看見相機,就停下。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