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持純素展現我們的愛與慈悲(十三集之二) 2021.12.16

2022-01-14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酒精是能為自己攝取的最糟糕的東西。然而他們允許大量喝。他們能隨時喝酒。(是的。)但耶穌沒有喝酒。(是的。)禁止酗酒,(是的,師父。)之類的。佛教在任何情況下禁酒。天主教也一樣,不是嗎?(是的,師父。)他們也知道酒精會將人導向許多其他罪惡。

還有問題嗎?(是的,師父。)

(「直到最近一九九六年,加拿大的寄宿學校系統一直將原住民兒童跟他們的家人分開,然後送他們到寄宿學校,在那裡他們營養不良,遭到毆打和性侵害。」甚至被謀殺。)是。(如今,加拿大似乎要撥出四百億加幣,約三百一十億美元)這是一大筆錢。(來補償這些原住民兒童和他們的家庭。師父,您認為這樣的補償夠嗎?)

不,永遠都不夠。但現在是他們做點什麼的時候了。司法系統或法院早在二○一六年就要求他們進行補償。現在已經是二○二一年,已經五年多了。他們一直置之不理,(是。)只是在最近,人們發現了那些墳墓,孩子們的無名墓,(是。)他們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死去,連家人也不知道,沒有人知道。在黑暗中悲傷,且極度痛苦地死去。然後政府現在才採取一點行動。

「Media Report from WION News – July 2,2021,Reporter(m):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末,超過十五萬名的原住民兒童被迫進入寄宿學校。這些學校是由天主教會代表聯邦政府開辦的。這些學校是強制同化運動的幌子。孩子們被禁止說自己的語言。他們在學校當局手中遭受性侵害和身體虐待。」

「Media Report from CBS This Morning –June 4,2021,Dr. Chrystal Gail Fraser, PHD,Reporter(f):阿爾伯塔大學教授克里斯托蓋爾弗雷澤說,虐待行為很猖獗。」

「Media Report from BBC – July 16, 2021, Isadore Poorman,School survivor(m):我被毆打。和這裡所有其他說自己語言的人一樣遭受毆打。我們遭到毆打。當一個男孩開始哭泣,會讓我們所有人都哭泣。那是孤立無援的哭泣。而且出於這個原因,讓其他人跟著哭泣,那個男孩會挨打。」

「Media Report from CBS This Morning – June 4, 2021, Garry Gottfriedson:我們之所以自慚形穢,是因為我們被告知我們很醜陋。他們讓我們覺得自己只是一無是處的塵土。這點至今一直跟隨著我。總覺得自己不夠好而無法勝任任何事。

Reporter(m):一位倖存者說,原住民們被天主教會貼上了『異教徒』的標籤,修女告訴那些孩子們,他們沒有靈魂。

Garry Gottfriedson:有時孩子們沒有出現在教室裡。他們隔天消失無蹤,我們就知道他們離開了,但我們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Media Report from WION News – July 2,2021, Reporter(m):許多學生失蹤了。如今在無名墓中被發現。原住民領袖們表示,學校死亡人數被低估了,加拿大各地無名墓中的實際的兒童人數,可能有數萬人之多。」

「Media Report from BBC – July 16, 2021, Leonard Ermine,School survivor(m):我們從未談論它,沒有。只是保持沉默。因為我們很害怕。(發生於此的種族滅絕。)」

我確實希望他們真能給出這筆錢。太遲了,但總比沒有好。(是的,師父。)許多人已經死去了,如何能補償已經逝去的生命?(對。)所以他們至少要照顧好現在和未來的孩童。他們至少能這麼做。(了解,師父。)最低限度應該這麼做。金錢永遠不足以補償任何逝去的生命。還不只是一條人命。(是的,師父。)還有他們死去的方式。

天主教系統和裡面的所有人,讓世界變得像地獄一樣。(了解,師父。)他們會在地獄為此負責。因為那是他們種下的因,就會承受那樣的果。若他們尚未承受果報,他們必然會。相信我。(是的,師父。)這是宇宙的律法。沒有人可以逃脫。沒有人可以。

即使世界視若無睹,或試圖放過你,因為你是教會的大人物之類的。噢,地獄不會寬貸。(是的,師父。)上帝不會被愚弄,上帝是不會被愚弄的。這些種類的罪孽,就在光天化日下,在整個人世間,上帝或天堂怎會看不見?(是的,師父。)這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這種邪惡會付出代價,而且是慘痛的代價。

他們會後悔他們出生的那一天。他們甚至永遠不會有時間去想到任何事。他們會忘記上帝所有的天使、所有聖人的名號。他們將不再被允許記得這些。他們不能對外呼救。即使人們為他或他們祈禱,就算他們懺悔,這些罪孽永遠無法消除。他們會永遠待在地獄裡。

當我談到這裡,我又感覺到疼痛。讓我喝點水,喝一口水。(是,師父。)

所有這些神父(牧師),因為他們擁有太多的奢侈品,(是,師父。)甚至比平常人還多。(是。)酒精是能為自己攝取的最糟糕的東西。然而他們允許大量喝。他們能隨時喝酒。(是的。)但耶穌沒有喝酒。(是的。)禁止酗酒,(是的,師父。)之類的。佛教在任何情況下禁酒。天主教也一樣,不是嗎?(是的,師父。)他們也知道酒精會將人導向許多其他罪惡。儘管它看似無害…。它看似不傷害任何人,但它的確會害人。

你們看,人們喝酒,他們酒後駕車,結果就殺害了他人,(是的,師父。)或者他們車禍肇事,同時害死很多人。或者他們在酒吧爭吵,並殺死或打傷對方。(是。)或是他們回到家毆打他們的妻子和孩子。這種情況一直在發生。大家都知道這些,(是,師父。)有研究報告。出自於喝醉酒的暴力。醉得太厲害了,然後回家,醉得完全意識不清。結果做了很多壞事,也包括強暴別人。

所有這些天主教神父,他們不知戒律、誡命、以及道德生活為何物。所有這些人虐待和強暴兒童等,或謀殺他們。所有為他們工作的人都一樣,同一個系統。(是的,師父。)他們濫用自己的地位與特權。

你若是一位佛教和尚,會明白這一切,而且無論如何都不會碰酒。(是的,師父。)甚至連肉也不碰。只有一小部分人,人們稱之為「小乘」,是指「較小的車乘」,他們吃肉。不過他們大都出去托缽,他們多數人托缽。所以人們給他們什麼,就吃什麼。(是,師父。)他們不像天主教會那麼富有。

所有這些神父們每天都能吃肉喝酒。如果他們去拜訪任何一個信徒,也會得到同樣的供養。就像是一件平常事一樣。所有這些被禁止的東西,對天主教神父們而言,是每天的家常便飯,日常用度。明白嗎?(是,師父。)這些全都是禁忌—酒肉,接下來就是女人或男人。這些都是神父的禁忌。(是的,師父。)

通常,神父甚至不結婚。不然的話,他們和一般計程車司機有何區別?(是的,師父。)(的確。)計程車司機還比較誠實。道德上比較良善。而且對自己的家庭負責。明白我說的嗎?(是,師父。)他們不會酒後駕車,比方說這樣。而且他們照顧他們的家庭,努力工作。不像這些神父(牧師)們,無所事事,只是複述聖經,依靠著信徒的血淚過著奢侈的生活。就只是因為信徒良善,相信耶穌與上帝。因為他們看不見上帝,見不到耶穌了,所以緊抓著神父(牧師)。(是的,師父。)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可以虐待他們,可以利用他們,甚至對他們的孩子施虐。不僅僅是拿他們的錢,吃得好,住得好,甚至還虐待他們的孩子。

這幾百年來,沒人有任何作為,有多少人死亡?多少人流血?有多少人在這些戀童癖神父(牧師)的手中受傷,而且失去生命?(是的,師父。)天啊!一般的竊賊,早就被關進監獄,有些人甚至手被砍了。如果你的手做錯事,他們會砍掉你的手。(對,師父。)而這些神父(牧師)們卻一直安然無事,繼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是。)

我不明白為什麼人們給予他們豁免權。不知他們是何方神聖,能享有如此的豁免權。因為罪行就是罪行,與犯者的身分無關。比方說,如果美國總統犯下這種罪刑,人們會把他送進監獄。(是的,師父。)對嗎?(對的。)(是的。)甚至可能殺掉他,處以死刑。(是的,師父。)

我不明白為何這些戀童癖神父(牧師)能享有豁免權。沒有人能在殺人、強暴、猥褻他人等罪刑享有豁免權,尤其是對兒童。(是的,師父。)連上帝也沒有這種權利。即使是上帝也不能要求能有做這種事的權利。(是的,師父。)我敢對上帝這麼說。上帝知道我說的是實話。罪行就是罪行。(是的,師父。)

古時候,即使是國王和王后,如果他們做錯了事,遲早有一天,人民會反叛他們,並殺死他們。奪走他們的王位、財產,以及他們的地位。(是的,師父。)所以我不懂這些享有豁免權的戀童癖神父(牧師)是何方神聖。對何事豁免?從何豁免?為何?有人可以為我解答嗎?這些所謂的教宗或神父(牧師)願為我解疑嗎?

罪行就是罪行。如果他或她是神職人員,還要罪加一等,因為他們知道是非對錯,卻反其道而行。行錯誤之事,傷害他人、傷害孩童。你們懂我的意思嗎?(是的,師父。)他們甚至沒有挑選體形相當的人來做對手。(是的,師父。)他們挑選弱小、毫無防衛的脆弱孩童,這些孩童的父母大方捐獻,讓他們能夠過著如此奢侈的生活。(是的,師父。)作為神父(牧師),應當過更適當有度的生活。(的確如是,師父。)

耶穌時代的許多神父(牧師)不是這樣生活。即使在耶穌的時代之後,許多神父(牧師)有時甚至到沙漠裡去,只吃麵包和橄欖。經典上有記載,(是的。)就在流傳下來的經典中。(是的,師父。)敘述神父(牧師)們在偏遠地區如何過生活,他們每日懺悔、祈禱,過著近乎苦行的生活。就像佛教的僧侶和尼師一樣。當然不是所有人都這樣,但若他們是真的出家人,他們就應當過著更謙遜的生活方式。(是的,師父。)

我看不到有任何的天主教徒這樣做。我看不到有任何的天主教神父這樣做。這對社會是很壞的示範。甚至還滿嘴胡言,說一切都無妨。所有的罪也都沒關係。但可笑的是,為何同性婚姻不可以?(是的,師父。的確。)我們之前談論過了。那不是很奇怪嗎?(是的,非常奇怪。)

教宗方濟各在他尚未當選前,從來不見一般民眾,那些向他投訴自己孩子被猥褻的人,當時他還在阿根廷。他沒見他們,但卻見了所有的名人。這是有記載的;新聞有報導。(是的,師父。)這不是我說的。那些人還在世,他們說的是實話。

「The Church:Code of Silence(2017)Documentary Directed by Martin Boudot,Reporter(f):卡拉迪瑪神父早就被梵蒂岡證實犯有性虐待罪。他卻仍在這裡,仍在紅衣主教委員會裡。

Priest(m):只要教宗想要他們留著,他們就會留下來。

Reporter(f):非常感謝您。謝謝。

Narrator(m):似乎只有教宗才有權力懲罰他的紅衣主教。那麼他為何不採取更強而有力的行動呢?也許是因為早在他當選之前,也曾在他的家鄉阿根廷面臨過指控。

Man:關於戀童癖神父,(教宗方濟各)說,在他教區沒有任何案件。(他不想承認這件事。這是個謊言。)

Man:這裡有誰曾試圖聯繫伯格里奧(教宗方濟各)?(誰試過?)試過。(我試過!我們都試過!)

Man:誰有得到回覆?(從來都沒有。我們都沒有。)

Woman3:他接待了所有的名人,像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也去向他展示這個地方,接待所有的名人,他都為他們敞開大門。對於我們,卻連一封道歉的短信都沒有。

Woman:我對他沒有任何期待,我不相信他。

Woman 4:我受了很多苦,我很傷心,因為伯格里奧(教宗)什麼都沒有做。每個人都告訴我:『寫信給他,他一定會回覆的。』我很痛苦,而且我很失望。

Narrator(m):在另一起涉及其他受害者的案件中,有人認為他故意試圖轉移司法的方向。那就是格拉西神父案,該案是阿根廷教會最大的戀童癖醜聞。於二○○九年,他被判處十五年監禁,但阿根廷教會竭盡全力讓他無罪釋放。該兩千八百頁反調查書,是一份阿根廷教會內部機密的法律文本。文本裡指控孩子們造假、撒謊、欺騙和捏造。結論很明確。法院的判決是錯誤的。在上訴時,法院必須宣判格拉西神父無罪。這項調查於二○一○年由阿根廷主教會議委託,特別是由當時的主席,紅衣主教伯格里奧,即現在的教宗方濟各所委託調查。

Reporter(f):在格拉西案中,您是否曾試圖影響阿根廷的司法?

Francis:沒有,完全沒有。

Reporter(f):沒有嗎?那您為何對格拉西案委託進行反調查?

Francis:我從未這麼做。

Reporter(f):從來沒有嗎?」

我已經跟你們說過;現在也一樣。他會接見那些大人物,但他並不關心平民百姓。(是的,師父。)對於那些被壓迫的人,他只會說:「噢,幫助窮人,幫助窮人。」這一切都只是虛偽的。(是。)只為了作秀。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