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在天堂的審判時刻,請立刻醒悟並持純素吧 2022.06.21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所以我只希望他們醒過來,做這件事。(是的,師父。)我說的是這一切—對我來說很糟糕,是惡業,但我不忍心看到烏克蘭人民毫無理由這樣白白受苦。(明白了,師父。)就像歷史再次重演一樣。俄羅斯總是來騷擾他們,佔有他們,控制他們,摧毀他們的國家,毀滅他們的人民。像這樣謀殺、強暴及殺害他們的人民。(是的,師父。)摧毀他們的生活,摧毀他們的國家。他們什麼也沒做,只是因為他們比較小,他們沒那麼強,而全世界都欺騙他們,讓他們放棄他們的核武器,只是一個空洞的承諾,說他們將保護烏克蘭。

Host:二○二二年六月廿一日週二,我們最仁慈的清海無上師在與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進行的一場電話會議中,親切地回答了成員們有關烏克蘭戰爭的問題,她同時還分享了一些有關其他國家支持烏克蘭並採取措施反擊俄羅斯侵略的好消息。

我有一些好消息想告訴你們。(噢,耶!太好了,師父。)我在網路新聞上看到的。(是,師父。)你知道的,對這個世界。(是,師父,噢,太好了。)比如,英國表示英國軍隊必須準備再次在歐洲作戰。(喔,噢。)他們在準備。(是。)嗯,這是不太好的消息,但我的意思是,他們已有這種正確的觀念。(是,師父。)而不是等到最後一刻,就像在烏克蘭發生的那樣。(是,師父。)他們正在準備和訓練。北約也在某個地方訓練,美國也是。

歐盟領導人,許多領導人去了基輔,包括馬克宏。(是,對,噢,是的。)法國總統和義大利領導人,德拉吉。還有來自羅馬尼亞及來自德國。(是。)甚至馬克宏和德國,他們都來了,互相親吻對方之類的。太浪漫了,這是一些美好的場景,換換口味。(是。)改變一下,一直以來只有戰爭的場景。(當然,是的,師父。)他們似乎都非常團結並支持烏克蘭。(是,太好了。)希望局勢能夠轉變為甚至比那還更堅定穩固。

「Media Report from NBC News – June 17, 2022 Zelenskyy(m):俄羅斯無法選擇在什麼時候威脅誰,在歐洲給予誰安全。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就是對整個歐洲的侵略。反對整個聯盟的歐洲,反對我們每一個人,反對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反應必須是一致的。

Macron(m):我們共同表達了我們的願望,即透過超越言語的行動,確認烏克蘭屬於歐洲大家庭。我們四位都支持烏克蘭立即擁有歐盟候選國資格。

Draghi(m):今天我探訪了伊爾平,一個由俄羅斯軍隊實施大屠殺之地。這些恐怖的事實令人深感不安,我們毫不猶豫地予以譴責。我們完全支持各國際機構對戰爭罪的調查。

Macron(m):烏克蘭沒有死去。烏克蘭的光榮和自由都沒有死去。你可以信靠歐洲的兄弟情誼來確保烏克蘭仍保持自由。」

我很高興他們繼續幫助並支持烏克蘭。(是的,師父。)因為人們擔心,我也擔心,他們會產生倦怠感。(是,師父,對,是的。)如果一件事持續很久,那麼人們就會感到疲勞。我也是,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繼續支持他們並為他們祈禱。(對,師父,是,師父。)

還有就是歐洲現在又開始使用煤炭了。像荷蘭、德國和奧地利開始了。他們現在正在做一些正確的事情,所有我們之前談到的。(是。)做得更好。使用煤炭並不理想,但仍然比為了天然氣成為俄羅斯的奴隸要好。(噢,對,師父。)

此外,俄羅斯剛剛關閉或減半、減緩天然氣供應。就直接做了,甚至還沒等歐盟取消。(對。)他們取消了石油,但所有這些國家還沒有取消天然氣,而俄羅斯就關掉開關,關閉天然氣,或減緩供應,給得更少。(沒錯。)所以他們現在改用煤炭。也許以後他們會找到更好的東西。總會有更好的東西。科學會發現的。(是的,師父。)

在英格蘭,英國,新的陸軍首領最近說,我們必須再次「準備在歐洲作戰」。起初,我以為他意思是他們將在烏克蘭和烏克蘭並肩作戰,因為烏克蘭是在歐洲。(是,是的,是這樣。)所以,我在想這就是他所說的意思。我當時覺得有點希望了。因為如果他們準備在歐洲作戰,那為何不是現在?(是,現在都已太晚了。)為何不在烏克蘭?(是。)為何他們要等到烏克蘭消失,一切都被摧毀,然後下一步是歐洲的其他國家?一個接一個。(是,師父。)[…]

所以他們應該儘快,天啊。因為克里姆林宮的這支軍隊不懂任何道德。只有在被打敗的時候,他們才會停止。(是,師父,的確。)他們只有被打敗時才投降。那才是他們所需要的。那才是他們能聽懂的語言。(對。)戰爭拖得越久,死亡的人越多,烏克蘭也可能就越沒有機會獲勝。即使他們能贏!(是的,師父。)他們能贏是非常肯定的,只是他們需要更合適的武器,(是。)需要關閉他們頭頂的領空,需要一個禁飛區,他們還需要更多的人力。(對,師父。)[…]

所以,我說,如果英國準備好了在歐洲作戰,那麼他們應該現在就做!烏克蘭在歐洲,(是,絕對是,沒錯。)而且他們不應該承受所有這些痛苦。(是,師父。)

我不在乎別人說什麼。西方應該全心全意幫他們,而不是像馬克宏說的,他們必須建立一個特別委員會,而非歐盟,而是在其之下的組織,這樣烏克蘭就可以加入了。天啊,如果你幫一個朋友,他已經處在這樣巨大的危險和麻煩之中,而你還得羞辱他?(了解,這不合情理。)是啊。

而且甚至還建議他不要羞辱他的敵人。那個敵人是自找的。闖進他家裡,搶走一切,毀掉他的房子,強暴他的妻子和孩子,然後不應該羞辱那個敵人。告訴我,這是什麼種類的語言?我們要維護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告訴我?(是,了解,師父。)對。

很抱歉,我總是對這樣不合理的事生氣。同樣,當我在電視上看到動物族人每天都在受苦時,我為他們感到憤怒和痛苦。(是,師父。)[…]

我們都是地球人,這是他們說的。我同意這一點。動物族人或人類。而我們殘暴地對待彼此,像是地獄眾生一樣。(是的,師父。)和任何打鬥的人打,甚至和不打鬥的人戰鬥。只是壓迫、虐待任何我們能壓迫虐待的人。天啊!這就是為何我甚至不能再和天堂爭論了。

我每天都在很努力地嘗試,我努力為人類找各種藉口。但大部分的天堂都堅決要毀滅整個人類世界。(噢,天啊。)而且祂們告訴我:「只有您和您的徒弟可以倖免。」祂們就這樣當著我的面告訴我。我說:「若只有我和徒弟,我要怎麼生活呢?而且我的徒弟遍布世界各處。如果你摧毀一切,我怎麼知道他們是否活著?」(對。)我們如何能聯繫呢?(是的,師父。)可怕的黑暗景象。(理解。)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不能告訴你們更多了,是誰告訴我這些那些,還有其他的,但祂們說:「從現在開始。」(噢。)已經真的開始了,從上個月。(喔,噢。)我看看能否告訴你們一些。不,最好不要。

但祂們有特定的人,我與之爭論。我說:「有一些人,他們只是不了解。人類只是還不明白。(是的,對。)他們不懂。他們不理解吃動物族人和殘忍之間的關聯,以及因此產生與天堂之間的距離。他們仍然不明白這一點。所以,您不能把他們都殺了。讓我有時間去教他們,去告訴他們。讓我有更多一些時間。」祂們說:「您已經有太多的時間了。」意思是,我已經有過太多時間。(是,懂。)我說:「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因為他們已經被毒害這麼久了。很多人正在覺醒。我看到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吃素以及吃純素。」但祂們說:「現在討論什麼都太晚了。」(天啊。)

我不能告訴你們所有細節。(是,師父,明白。)你會非常驚訝並感到震撼,但我不被允許說出來。我只是希望不說出來,就不會發生。(希望如此。)我只是努力往好的方面想。(是,師父。)

然後祂們說,有一種特殊類型的人,祂們要先消滅他們。我不能告訴你們。我不被允許透露。因為如果我說了,躁進鬼魅會找到一些東西來壓制,用一些策略來毀掉這件事。至少有一些東西。(是,師父,了解。)

我希望人類很快覺醒—快一點,不然的話。天啊,我們可以在地球上擁有天堂。這麼多錢,這麼多食物,到處都如此豐盛—一個美麗的地方。(是,確實是。)沒有理由去破壞它,用這樣那樣的方式毀滅它。(是,師父。)

好吧,所以我只是希望北約和整個歐洲快點決定縮短戰爭的時間,否則,戰爭進行得越久,就會有更多人死亡。(的確。)世上會有更多糧食短缺和更多饑荒。(是的,師父。)還有大流行病。[…]

以前我讀到台灣(福爾摩沙)疫情被控制住。(對。)很少人感染,很少人死亡,我是說跟其他地方相比。(是,師父。)不過現在都一樣了。英國和每個國家,新冠病毒的感染率都越來越高。

現在還有猴痘。最初,猴痘據說,只是透過接觸傳播,人與人的接觸。(是。)但總之它是從動物族人身上跳出來的。(是。)然後人類可以透過接觸或是親吻、觸摸,從同一個盤子裡吃相同的食物,或從性生活中相互感染。(是的,師父。)而現在他們發現它不只是這樣,它是在空氣中傳播的。(噢,天啊。)那現在就更危險了。因此即使是美國也建議人們要戴上口罩。(噢,天哪。)他們說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美國人,如果他們外出必須要戴上口罩。(是的,師父。)或者老年人,而不是孩子們。所以才說有三分之一。(是。)

他們想開放,恢復到正常狀態,把新冠肺炎就當成另一種慢性流感之類的。(對。)但不是這樣的,並非如此。而且我已經講過了,即使看來溫和,其實不是。影響是長期的,甚至是無形的,無法追蹤。這就是問題所在。科學家們甚至還不知道。或許他們會發現,不過沒有什麼能治癒這種長期而且隱蔽的影響。(噢。)[…]

我們都是自作自受,所以,我們能責怪誰呢?上帝離我們而去了,因為我們的罪行鋪天蓋地,震動了天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破壞了宇宙的穩定,(天啊,噢。)這就是原因。如果天堂讓我們活著,那麼宇宙也會有麻煩,因為共業的能量。(是,師父,明白。)

比方說一輛汽車哪怕只是在一個車輪上有一個小洞,這輛汽車就無法運轉。(是,對。)會發生這種事,若你從釘子或是什麼上面開過去,哪怕是一根釘子在你的車輪上扎了一個洞,完了,整輛車就必須停下。(是,師父。)但問題是,若車輪壞掉,你無法繼續開車。你只能開一陣子。(是。)

所以,像我們現在的世界,我們甚至在幾乎所有車輪都壞掉的情況下開車。(噢,天啊。)大卡車上幾乎所有車輪都損壞了—沒氣了。(是,師父。)而我們還在用一個或是兩個車輪開車—仍在繼續,不停下來,也不修理。那麼你就會發生事故,你會死的。(是,確實。)而你的車也會壞掉,翻車,側翻。然後也會損害街道上別人的車。(是,確實如此。)所以這就是為何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也影響宇宙。這就是為何天堂不想再原諒我們了,因為我們不修理我們損壞的車輪。(是,師父。)

我們可以修理的—只要停下來換掉車輪。就是現在,如果人類停止殺戮動物族人當作所謂的食物來吃,而是吃一些其他的食物—那麼這星球就會被治癒,會變得完整,會變得富足又美好,像天堂般。(是,對的,師父。)

所有破損的車輪都必須修補。或許如果一個車輪壞了,但還有很多其他的車輪,那你就仍可以開車,比方說大卡車。(是,師父。)不過這也要看是什麼車輪。然後若你繼續像那樣開車,那麼很多其他的車輪也會開始損壞。於是最後你就不能開了。(是,確實,師父。)你可能會在街上某處翻車。你無法再控制平衡了。你無法再開車了。然後你死了,然後汽車也沒了,在坑裡或是在溝壑裡,或是在峽谷中。而汽車和司機都死了。(是,師父。)

所以,這就是我們世界現在的情況。多數車輪都完了,壞掉了。我們卻還不停下來修補。我們早就該停下來修理了,這樣我們才能再繼續安全、和平地開車,安心地開車。(是,師父,確實。)[…]

你們有什麼好消息嗎?或者問題?(我們有一個問題。)告訴我。

(師父以前說過北約應該武力介入把俄羅斯趕出烏克蘭。但北約實際上會說,由於他們的規則,他們不能介入,因為他們只會自衛。對於北約所說的他們不能進入烏克蘭,是因為他們的規則,師父認為呢?)

讓他們的規則見鬼去吧。人們正在死去。雙方數以萬計的人在死亡,而世界正在走向饑荒。(是的,師父。)北約堅守規則為了什麼?規則是為了人,而不是人為了規則。(是,師父,對,師父。)他們只不過是些懦夫。就這麼簡單。你懂的,生活從來不是黑白分明。你總是要根據情況行事。(是的,確實是,對,是的,師父。)[…]

我們是聰明人,是不是?(是,是,師父。)本應該是。(是,我們是。)北約秘書長應比普通的北約成員了解更多。(是的,師父,確實。)他應該比其他人懂得更多,所以他才是首腦。(是的,師父。)所以所有這些都是垃圾,除非史托騰伯格,北約首領,希望烏克蘭繼續受苦,因為他們受苦的時間越長,其他國家就越想加入北約,而他作為首領就會感到更強大、有權勢。(噢,天啊,對。)或者他們想要另一場世界性饑荒,簡而言之,在烏克蘭。除非他想要再經歷一次烏克蘭大饑荒,像一九三三年那樣。(是,師父。)

那時是在史達林統治下。(是的,師父。)一場大饑荒持續了大約一年時間。據說有五百萬人—估計而已,可能更多,在蘇聯死亡。其中大多數是烏克蘭人。(噢,是,師父。)這場饑荒是對烏克蘭農民直接的打擊。因為史達林把大量的俄羅斯人轉移到烏克蘭,把烏克蘭人轉移到俄羅斯,比如說這樣。(是的,師父。)

而在史達林統治下,他們控制了農民,控制了農業。他們不讓人民擁有俄羅斯統治以外的任何東西。(是的,師父。)很多人沒有足夠的食物吃。俄羅斯派出他們的警察、鎮暴隊、特種部隊,不斷進入烏克蘭,拿走他們的東西。總是闖進他們的家,不同的房子,如果他們認為那家有太多的食物,他們就去把食物拿走。(是的,師父。)即使在那時,在那個時候,如果有人擁有的食物比他們應得的要多,根據當時的俄羅斯法律,那他們就犯了罪。(噢,沒錯,是的。)

然後農民,那些飢餓的農民,也許保留了一些食物,甚至藏起來,俄羅斯人會把食物拿出來,甚至會殺死他們。(噢。)用行刑隊殺死他們,因為他們「偷」或保留了,甚至只是藏匿了一袋小麥。(喔,天啊,噢。)他們稱這是偷竊國家的東西。(是,師父。)這是因為飢餓。在那個時候,農村人口從來沒有足夠的食物來養活自己。(噢,我明白了。)

想像一下。(是,師父。)所以,當然,根據這種情況,在一九三三年的饑荒,是大規模的,非常嚴重。(太悲慘了。)但是即使如此,當時的莫斯科並沒有為當時的饑荒、飢餓提供任何額外的救濟。而與此同時,蘇聯向其他國家,向西方國家出口了超過一百萬噸的糧食,而他們自己的人民卻在烏克蘭挨餓。(喔,噢,天啊。)他們的糧食成為了國家的糧食。(是,師父。)被儲存在任何筒倉裡,成為了國有財產。(對。)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 Feb. 12, 2022 Clive Myrie(m):嗯,俄羅斯長期以來試圖決定烏克蘭在蘇維埃共產主義下的命運。當莫斯科強迫人們從小農莊轉移至極度低效的集體農莊時,多達四百萬人死於飢餓。痛苦怨憤情緒存續至今。

Fergal Keane(m):當克里姆林宮合唱團讚美史達林時,世界被告知這是一片幸福的土地。

TV broadcast(m):而今天,它首先是東歐的糧倉,黑土地產出數萬英畝的小麥。

Fergal Keane(m):但九十五歲的彼得‧莫西拉特知道那是個什麼樣的謊言。強制的農場集體化給他的家人帶來了飢餓和恐懼。

Petro VO translation(m):太可怕了。有個鎮暴隊拿著乾草叉挨家挨戶地找麵包。那時我五歲。我們鎖上了門和所有窗戶,但他們用撬棍進來了,然後他們去了所有的穀倉,試圖找到任何埋藏的麵包。

Fergal Keane(m):沒收食物是為了懲罰抵制集體化的農民。據悉有多達四百萬人死於烏克蘭所說的大饑荒,被飢餓殺死。俄羅斯否認這場饑荒是蓄意打擊烏克蘭人獨立精神的行為。九十八歲的札哈洛娃,還記得餓死者的屍體。

Olexandra VO translation(f):我看到了什麼?我看到了死去的人。他們挖了一個大坑,把所有的屍體扔在那裡。我父親去了西烏克蘭,帶著我們家所有好東西去換取食物,但他什麼也沒有得到。你可以說我有過生活,但那不是生活。

Fergal Keane(m):在家庭住宅附近,有個饑荒時期的亂葬崗。這也是現代烏克蘭起源故事的一個重要部分,這個概念是有關這個國家,在一九三○年代遭受了莫斯科獨裁政權的壓迫。這裡的這扇老鐵門?

Dr. Drobovych(m):是的。

Fergal Keane(m):抵抗的烏克蘭人最終被關在這樣的地方。

Dr. Drobovych(m):有些歷史學家說有五千到一萬人在這裡的地下室內被殺害。

Fergal Keane(m):基輔的秘密警察審訊室。簡直無法想像,當人們穿過那扇門,來到這個地方時,他們腦中會想些什麼。

Dr. Drobovych(m):是的,痛苦。

Fergal Keane(m):對史達林罪行的調查在俄羅斯一直被壓制。

Dr. Drobovych(m):他們保護史達林。他們隱瞞了真相。他們攻擊我們。他們不承認我們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為什麼?我們不明白。」

所以,這幾十年來,俄羅斯所到之處,都是饑荒、破壞、拆毀,以及用各種不同的方式謀殺人民。若不是槍殺他們,就是把他們餓死。(噢,天啊,太壞了,太可怕了。)是啊,到處都是滿目瘡痍。(是的。)他們就是這樣征服其他國家的。他們甚至說,像這樣拿食物的人,他們稱之為「恐怖分子」。(噢,天啊。)「糧食恐怖分子」。(噢。)他們說:「必須制止糧食恐怖主義。」因此,至少有五百萬人死亡。(噢。)而其中大部分是烏克蘭人。(太邪惡了。)

而俄羅斯,幾十年來,把很多俄羅斯人帶進了烏克蘭,讓烏克蘭更俄羅斯化,更容易被控制。(噢,對,師父,是的,師父。)然後他們想把所有的烏克蘭人俄羅斯化,刪除他們當時的身分。(是的,師父。)所以,如果歐洲或北約希望這種情況再次發生,那麼他們就會袖手旁觀,等著這種情況發生。而如果烏克蘭淪陷了,整個歐洲遲早都會淪陷。(是的,師父,對。)噢,天啊,噢,天啊。

現在你可以看到,由於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爭,世界上許多國家已經開始出現饑荒,因為他們無法出口他們所有的糧食。(的確。)若不能出口到其他國家,糧食就會留在那裡腐爛。(是,是的,師父。)而俄羅斯已經偷了他們的糧食賣到其他地方。然後,當然是,那些俄羅斯佔領下的國家,或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者,所有這些農產品將被運走,被俄羅斯出口到其他地方。(是的,師父,沒錯。)所以,世界饑荒,現在已經開始了,不僅是在烏克蘭,像上次那樣。(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On Demand News – June 12, 2022 Zelenskyy(m):烏克蘭的農產品出口在全球市場上發揮著穩定作用,而俄羅斯必須負責,其挑起了針對歐洲的新一波移民潮,利用非洲和亞洲人民當成人質。」

「Media Report from Belsat TV – May 30, 2022 Alina(f):這只不過是一種普通的勒索,因為,如果沒有烏克蘭的糧食出口,數以億計的人就有被餓死的危險。

Reporter(f):由於在烏克蘭的戰爭,全世界遭受飢餓的人數可能上升至三‧二三億。這是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執行長大衛‧畢斯利說的。

Guterres(m):俄羅斯對鄰國的入侵實際上已經終結了其糧食出口。

Reporter(f):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倫斯基說,截至五月廿一日,俄羅斯在烏克蘭港口封鎖了兩千兩百萬噸糧食,逐漸將其偷走、取出,並試圖出售。

Reporter(m):這是一輛烏克蘭汽車停在占科伊,正在被重新裝進一輛俄羅斯汽車。這就是產品進入俄羅斯聯邦的方式。

Reporter(f):烏克蘭是世界上第四大穀物生產國。穀物產品價格正在飆升。專家們預計將出現世界上最嚴重的糧食危機。專家預測在兩三個月內,北非和中東國家的糧食庫存將耗盡。與此同時,被盜的烏克蘭糧食被運往敘利亞。埃及和黎巴嫩已經拒絕了這種運送。」

這就像一場全球的烏克蘭大饑荒。(噢,是的。)所以俄羅斯到現在為止,所到之處都是這樣。天啊,他們沒有任何靈魂,俄羅斯的這些領導人,我是說這些邪惡領導人。之前有些俄羅斯領導人可能是好的。(是的,師父。)但至今,我是說自從共產主義統治俄羅斯後,他們所到之處都是血腥。(是的,師父。)到處都是血腥—血腥和毀滅。即使是柏林,在戰後,德國被分成西柏林和東柏林,而西柏林繼續繁榮並進步,且修復了所有被戰爭破壞的城市。但東柏林,沒有。[…]

因此,俄羅斯似乎也想把烏克蘭分裂成像這樣,像東烏克蘭和西烏克蘭,或南烏克蘭、北烏克蘭。(是,師父,對,師父。)除非歐洲要袖手旁觀,等待這種情況發生,或北約只是找各種糟糕的藉口看著烏克蘭人受苦,那他們就不須做任何事。並且等到烏克蘭淪陷。(是的,師父。)

我擔心的是歐洲,而不僅是烏克蘭。這就是為什麼我說,北約必須以武力介入,趕走俄羅斯士兵,因為他們不屬於那裡,他們不屬於歐洲。(是,的確。)不屬於!他們就這樣佔領克里米亞。也透過轟炸和嚇唬人們。然後他們佔領了頓巴斯地區,也是這樣。(是,師父,對,師父。)他們所到之處血流成河,到處都是破壞,到處可見人們、孩童死亡。(是的,師父。)他們沒有靈魂,否則,他們不可能忍心對一個無辜國家,對他們的鄰居做這一切。(是的,師父,的確。)沒有任何藉口,絕對沒有。他們所到之處都是這樣。

所以,北約最好阻止它。如果北約沒有膽量去做,那麼歐洲和其他國家就必須團結起來並且幫助烏克蘭。我指實際地、全面地,不只是武器,而且用武力,派他們自己的士兵,專業知識和一切。(是。)他們承諾繼續幫助烏克蘭,儘管很疲憊。但是,武器並不總是及時送達。(是的,對,是真的。)而最近,有一些延遲,那是故意的。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或為什麼。而戰爭持續時間越長,沒有足夠武器和力量,則更多烏克蘭人會死去。(是的,沒錯。)更多烏克蘭士兵將陣亡,他們可能也會感到疲憊。

除此之外,北約預測了一些事情,說了一些負面的話,比如:「與俄羅斯的戰爭將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時間,漫長的過程。」(是的,師父。)正因為如此,它也會影響到烏克蘭士兵的士氣。(是,那是真的,對。)然後他們會覺得:「噢,我的天,好久。」然而他們不覺得是這樣。他們認為「這會速戰,我們用我們所有的武力、我們的威力、我們的心,把俄羅斯人驅逐出我們的國家。但現在,感覺這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時間。戰爭將持續更長。」(是的,師父。)北約主席的說法,感覺像很長時間,永遠。(沒錯,是的,師父。)

為何他的嘴總是必須說那些不利於幫助烏克蘭人民的事情?(對,是,的確。)所以我不確定北約是否會進入烏克蘭,並真正、完全、實際地幫助他們。(是,師父。)除非美國採取主動,發揮主導作用,並決定他們應該參與來幫助烏克蘭,用武力,也派遣士兵。(是的,師父。)還有各種各樣的方式,比如禁飛區。(噢,是。)[…]

如果失去了烏克蘭,那俄羅斯將繼續。(是。)因為俄羅斯將利用烏克蘭的財產、基地和設備或糧食繼續打仗。(是,是沒錯。)[…]

另外,例如,俄羅斯去車臣,他們也摧毀了一切。(是的,師父。師父,您能告訴我們更多關於車臣的情況?)

所以這都是俄羅斯做的。(是的,師父。)而且,這不是第一次了,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鮑里斯·葉爾欽時期。第二次,當時的總理是弗拉基米爾˙普丁。(是的,師父。)當時他不是總統,第二次時他是總理。然而,第一次戰爭已經破壞了很多、很多,特別是首都格羅茲尼。然後在第二次戰爭中,他們甚至沒有足夠時間。直到一九九六年第一次戰爭停止時。(是。)他們與鮑里斯·葉爾欽以停火和解。鮑里斯·葉爾欽與車臣於一九九七年簽訂和平條約。但兩年後,第二次車臣戰爭再次爆發,由俄羅斯挑釁而起。當時是未來的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丁。(是的,師父。)只有兩年時間,車臣人沒足夠時間喘息復原。這是他再次進攻的原因。因為他知道他們仍然很脆弱、很薄弱。(是的,對,師父。)

所以格羅茲尼在地圖上留下一個很、很大的洞。聯合國稱那個洞:「地球上被破壞最嚴重的城市。」(噢。)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多麼悲傷,太可怕了。)而且幾乎無人能夠倖免。(噢,天哪。)

「Media Report from Channel 4 News – Mar. 25, 2022 Georgina(f):普丁領導的第一場戰爭是近期歷史上最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之一。一九九九年,當他還只是俄羅斯第二大掌權者時,他就向車臣派遣了軍隊,就在俄羅斯軍隊之前,在鮑里斯·葉爾欽領導下入侵車臣的幾年後。這兩場無情的車臣戰役為普丁的各場戰爭立下了模式。俄羅斯軍隊剷平了首都格羅茲尼。

Reporter(m):俄羅斯數月無情的狂轟亂炸使格羅茲尼成為一座死城。

Georgina(f):當他們離開時,多達八千名平民已經死亡。聯合國將格羅茲尼描述為:「地球上被破壞最嚴重城市。」此後,俄羅斯的戰爭一直遵循同樣的模式。」

你能在歷史上讀到這些。(是的,師父。)而大約有廿五萬平民在兩次車臣戰爭中被殺。(噢。)還有關於強暴的報導,就像現在的烏克蘭一樣。「關於俄羅斯士兵的強暴、縱火、酷刑和其他罪行的報告很普遍,而且被這些部隊視為一種完全必要的邪惡。」[…]

怎有任何必要之邪惡?(對,師父,沒錯,師父。)而當時的一名俄羅斯士兵,在二○○○年告訴《洛杉磯時報》:「我們必須對他們殘忍,」對車臣人殘忍,「否則我們將一無所獲。」(天哪。)相信嗎?這是他說的話。所以,為了達成某些事,你必須要殘忍。不管他們是否曾對你做過什麼。

當時弗拉基米爾·普丁已經是總統了,從二○○○年五月就幾乎直接統治車臣了。[…]他們仍然屬於俄羅斯。(是的,師父。)

若干年後,另一個車臣人進來當上了總統,當然也變得很富有。他們在統治車臣共和國期間,中飽私囊。又是個很無情的領導者。他是完全親俄的。(是的,師父。)完全親普丁。所以他才能成為總統。我認為他並不是由人民票選出來的。但他就像普丁的傀儡。普丁任命他出任總統。(是,師父,對,師父。)這位總統名叫卡德羅夫,人們稱他為俄羅斯總統弗拉迪米爾‧普丁的殘暴傀儡或「攻擊犬」。

他完全是普丁和克里姆林宮的傀儡。甚至還把他的人民帶到烏克蘭,為普丁和克里姆林宮殺害烏克蘭人民。他應該知道,根本毫無理由這麼做,但是因為俄羅斯完全控制了車臣,所以所有領導人,不管是誰,倘若他們不聽克里姆林宮的話,倘若不按照克里姆林宮的命令行事,他們將無法生存,更不用說繼續在車臣擔任領導人。

因此,如果烏克蘭輸了,情況也會是如此。俄羅斯將在烏克蘭安置任何所謂的領導人,只是去當一名奴隸,並對克里姆林宮唯命是從。(是的,師父。)你可以看到證據。(是的,師父。)

而這位卡德羅夫先生,所謂從二○○七年至今的車臣共和國元首,對一個國家元首來說,那是一段相當長的任期。(是的,師父。)類似像普丁和白俄羅斯總統那樣,他們有一些共同點。也許這就是他們喜歡彼此的原因。而為了能夠生存那麼久,作為一個首腦,我猜他必定對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首腦卑屈恭順。(是的。)

車臣現任領導人,卡德羅夫,殘暴地壓迫、殺戮、謀殺、折磨烏克蘭人,因為這和普丁的心態是一樣的,而且他完全在克里姆林宮的控制之下。但我不知道他是否感到自豪,或為了生存而必須為之。因為如果他真的想以自己為榮,就不應該做這些事。他是個男人,應該是個獨立的思想家和其人民真正的領袖,卻反而為了克里姆林宮變得像個魔鬼。

「Media Report from VICE News – Aug. 29, 2021 Sahar(f):對於任何敢於質疑卡德羅夫的車臣人來說,他們的選擇都是病態的。若不是留下來等死,就是在恐懼中逃走。

Kadyrov(m):那些用流言蜚語或爭吵,帶來人與人之間不和諧者,應該被制止。除非我們殺了他們,把其關進監獄,恐嚇他們,否則我們將一無所成。

Sahar(f):似乎沒有任何地方安全。秘密的車臣暗殺隊在歐洲及更遠的地方搜捕卡德羅夫的批評者,在柏林、維也納、里爾,甚至在杜拜被殘忍殺害。最近,卡德羅夫已經將他實施的侵害轉向車臣共和國的LGBTQ+群體。同性戀及非主流性別在該國一直是一種禁忌。但在二○一七年,卡德羅夫開始了被描述為對年輕男女種族滅絕行為。

David(m):這成為了一個專案,消滅所有可能被懷疑有LGBTQ情感或想法的人,即使沒有行動。

Sahar(f):倖存者談到他們被關在類似集中營的拘留中心,在那裡他們遭受毆打和電擊的折磨。其他人被釋放時,他們明白自己的家人會比國家更嚴厲懲罰他們。但媒體開始報導此事時,卡德羅夫宣稱車臣不存在同性戀者。

Kadyrov(m):這是無稽之談。我們這裡沒有這種人。我們沒有同性戀。把他們帶走,離我們遠點。為了淨化我們的血統,若這裡有,就把他們帶走。

Reporter(f):種族滅絕的國家倖存者仍然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擔心卡德羅夫的暗殺隊來找到他們。卡德羅夫的統治似乎沒有極限。但人們想知道他何時會做得太過分,甚至對普丁來說。普丁很少譴責卡德羅夫,俄羅斯的錢款源源不斷注入該地區。

Tanya:對弗拉基米爾‧普丁來說,他仍然便於為克里姆林宮利用,這也是他繼續掌權並能為所欲為的原因。」

這真的是件很可悲的事。我想人民不會喜歡他,或者他們不喜歡他,或可能從未喜歡過他。但他們只得保持沉默,因為他們害怕戰爭,害怕更多流血事件和更多的折磨,害怕來自俄羅斯的更多苦難。(是的,師父。)

我想他也有…我希望,也許我想錯了…他也有一些羞愧和後悔的時刻,但他已經處於枷鎖之下,無法與克里姆林宮抗爭,所以必須變得殘酷。或者說他很殘暴,因為據說,他帶到烏克蘭去送死或作戰的士兵都非常凶殘,極其殘暴。(是的,師父。)所以,也許他們都是同一夥人,只是身在不同的地點。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聚在一起,試圖摧毀烏克蘭的任何地方。

所以,如果烏克蘭輸了,他們將沒有未來可言。他們將沒有自由。正如我已告訴你們的,所有烏克蘭人民都站起來反抗克里姆林宮發動的戰爭。所以,如果俄羅斯有機會控制烏克蘭,那麼所有這些人都將被永久視為囚犯、奴隸或敵人,他們將遭受無盡的折磨。永無止盡地遭受苦難。(是,師父。)(他們將受到殘酷的壓迫。)或是騷擾。俄羅斯人會繼續謀殺,或是強暴,或是奪走他們的一切。(是,師父。)而且可能不會給他們足夠的食物吃,就像以前一樣,就像幾十年前一樣。(是,師父。)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在乎我會因為所有這些業力而發生什麼。我必須要講出來。我必須要講,北約必須進來,完全致力於幫助烏克蘭把俄羅斯趕出去。(是,師父。)北約如果不這麼做,那麼歐洲和其他國家就必須勇敢地站出來,進去幫助烏克蘭,因為這意味著他們是在幫助他們自己,如果俄羅斯在烏克蘭戰敗,他們才會安全。(是,確實。)如果烏克蘭重新得到他們完全的自由,重新得到他們的土地,重新得到他們的民主,就像這一切發生以前那樣,那麼歐洲也將會安全。其他國家也將會安全,不只是歐洲。(是,師父。)[…]

很多其他國家或洲,像是喬治亞、南奧塞梯、阿布哈茲地區、納戈爾諾—卡拉巴赫,他們都受過俄羅斯的血腥魔爪的殘害。還有這一切的毀壞。好幾百萬人死去,因為俄羅斯的入侵或是干涉,或是殖民。(是,師父。)因為這一點,不論俄羅斯領導人把他們的軍隊帶到哪裡,都有數百萬人死亡。(是,師父。)儘管所有這些,世界仍原諒了俄羅斯,因為他們有東西可以提供。(是,對。)可是我無法相信。這種殘暴的政權,領導人一任傳給一任—這就像是一個連續的殘暴行為。(是。)[…]

所以,除非北約希望烏克蘭再次經歷那種大饑荒、飢餓、死亡,或是成為另一個車臣,或是像以前的德國一樣變得分裂,那他們就不必做任何事。(是,師父。)不過整個世界都會追究北約首領的責任。不只是首領,還有北約的一些大成員國。這個世界、歷史和天堂都會追究北約對這場烏克蘭戰爭的責任,不論烏克蘭還會發生什麼壞事,比方說若他們變得像車臣一樣。[…]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Apr. 3, 2022 Toomas Ilves(m):這是第一次有人威脅要使用核武器來征服。這是個根本問題,北約很少有人真正意識到或明白這一點。所以,我認為我們確實需要比我們現在認真得多。這些藉口:『噢,我們不能保衛烏克蘭人,因為它會引發一場核戰爭,』真的是已經在應允俄羅斯的勒索了。而這不會止於任何地方,因為他們一旦在那裡成功了,他們會繼續,並說我們在襲擊其他國家時會使用核武器。你必須說:『不,我們現在將制止這狀況。』」

他們歡迎任何其他富有的、出名和有聲望的國家作為北約成員國加入。(是,師父。)所以,這都是為了金錢、利益和名聲。沒有真正的理想主義,沒有真正的高尚,甚至沒有「愛你的鄰居」之類的教義。(是,師父。)所以,我說過,讓規則見鬼去吧。(是。)當涉及到幫助有需要的鄰居的時候,特別是在急需的時候,生死攸關的時候,就不需規則了。(是,的確。)特別是他們知道,他們鄰居的敵人殘暴又凶惡,而且以前到處都有暴行的歷史。(是,師父。)

以前,北約的首領,史托騰柏格先生,在全世界贏得了好名聲,因為他當時在俄羅斯和挪威之間進行了一點談判,[…]協助解決了問題。(是,師父。)可是現在是一場大戰—是一個國家到處都是生死攸關、血腥和毀壞之事。[…]

是普丁和這個幫派。(是,師父。)因為他們延續了史達林的傳統。他們根本不在乎有多少人死亡,他們如何受苦。不在乎他們是否餓死,或他們是否被炸死,或是否被強暴、被騷擾,或是被搶走他們的一切。(是,師父。)這就像是攔路搶劫的強盜匪徒。(是,師父。)真的如是。(是。)還能是什麼?(確實。)

你們能想像任何一個正派的國家會這麼做嗎?(不會,師父。)所以,俄羅斯人民,他們不喜歡這樣。他們也上街去抗議了。甚至現在他們還上電視發表了他們的看法,反對普丁的這場戰爭。(是,師父。)甚至最近,普丁的一個所謂的盟友也公開反對了普丁在烏克蘭的戰爭。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June 21, 2022 Reporter(m):在台上,普丁試圖證明在烏克蘭的戰爭是合法的。但俄羅斯總統面臨了一些阻力,這次來自一位關鍵盟友。

Tokayev(m):我們不承認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顯然這一原則將適用於準國家領土,我們認為準國家領土是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

Reporter(m):這不是哈薩克第一次否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獨立。今年六月,哈薩克還表示它不會協助俄羅斯規避制裁。現在,據報導,俄羅斯要求哈薩克加入其在烏克蘭的部隊,但哈薩克拒絕了。」

如果那真的是普丁坐在那裡的話。(明白。)不過這種被躁進鬼魅附身的化現出來的,他們不能長久在外面。(是,師父。)不像我們正常人一直都在,每週七天,每天廿四小時。(是。)這種鬼魔的化現不會持續太久。即使它似乎在那裡,或甚至是全像攝影。(噢。)甚至只是由化妝或是替身造出來的。(是,師父。)

我看過很多普丁以前的照片,還有很多普丁最近的照片。(是。)不是同一張臉。(確實。)這張臉的一邊,不一樣。(是,師父。)當然,如果你沒有對比,或是你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不同的。是不是不同的臉並不重要,普丁已經死了,我說過了。(是的,師父。)我沒有理由對你們說謊。為了什麼?而且已得到天堂的確認。然後我的守護天神們把他帶到了某個地方。我還不能告訴你們是哪裡,我不想說。(是,師父,明白。)也許以後,我會告訴你們。現在,說出來不好。(明白,師父。)

不過這個世界並不知道普丁已經死了。他們以為普丁還坐在那裡。即使如此,他們仍然反對他,在那個經濟論壇以前。

(師父,為什麼我們最近不放任何有普丁照片的新聞上去?)因為我們不報導假新聞。(確實。)抱歉。(是,師父。)如果你知道什麼是假的,你會把它告訴別人嗎?(不,師父,不會。)你們也可以放那些照片,也可以放那些新聞上去,但你們必須到處標註,像是「假新聞、假新聞、假新聞。」(是。)那我就允許這麼做。

我們持五戒,我們時時要講真話。(確實,師父。)我們不能說謊話,這是其中一條戒律。(是,師父。)而且講一個假的故事也違背我們的原則。(是,師父。)我們不報導假新聞。(是,師父。)我們從假新聞中得不到任何好處。即使得到,我們也不想要。(對,師父,是的。)因為其中一條戒律,我們的一條原則是你們不能說謊。你們記得的,對嗎?(是的,師父。)

不殺生,不妄語,不偷盜,不邪淫,不吸毒。(對。)所以,戒律之一是我們不妄語。(是的,師父。)所以我們不能播假新聞。(是的。)特別若我知道它是假的。(是的,對,師父。)其他人,他們不知道,所以他們做他們想做的。(是的,師父。)我明知是假,所以我不能讓它在我們的電視台播出,不能明知還這樣做。(是的,師父。)

好,還有什麼問題嗎?[…](請問師父能否告訴我們戰爭何時結束?)我希望我能。(噢。)我希望我可以。我知道很多事情。(是的,師父。)我知道,但若我告訴你,結果會不一樣。(噢。)我已經學到了一次教訓。很多次,不只是一次。

但是有一次非常特別的有關純素的。[…]人們認為很難改變一切。[…](是的,師父。)請原諒我。事實上,這很容易。只要不再有動物族人產業,不再有。(的確。)當沒有肉了,就不會升溫,沒有購買。(是的,正是如此。)如此簡單。任何已經存在的東西,剩下的,扔掉。(是的。)人們可以有更多的新工作,人們會有更多的就業機會。(是,師父,正是如此。)而整個國家將變得更加光明,更加快樂,更加有福。他們會感覺到的。

只是現在一切都被黑暗所包圍。大多這樣。很多領導人周圍都是非常黑暗的,很黑,很黑,很黑。他們沒有任何光環,他們只有暗黑之色。我不喜歡史托騰伯格的顏色。除非他改變他的心,除非他真正做一些事情,帶領北約幫助烏克蘭迅速獲得和平,防止歐洲發生更多戰爭,防止世界饑荒。(是的,師父。)他現在的顏色,黑咖啡色,不會改變。它可能會變得更加黑暗,如果他繼續只是濫用他的職權,只是為了利用這個職位,只是為了生活舒適,只是坐在那裡獲得報酬。偶爾出來說點什麼。(是,師父。)沒有好話。沒有真正實際的、真正好的事情。如果他再這樣繼續下去,那麼他周圍的顏色,他散發出來的顏色就會越來越黑。就像世上其他一些領導人。我不想一一指名道姓。(是的,師父。)[…]

我不被允許告訴你們。我知道,我只是不被允許告訴你們。(了解,師父。)我不斷地多次問:「能嗎?能嗎?能嗎?」但是我不能。(是的,師父,明白。)像其他許多事情一樣,我希望我能告訴你。有些事情很有趣,有些事情很開心,有些事情很悲傷。但是現在,你可以在全世界看到,你可以計算出,烏克蘭的戰爭會持續多久。

即使北約負責人說它將持續很長時間—你不必總是聽從p(方濟各)和史托騰伯格的所有這些垃圾。聽起來像石頭,像一座石頭山。(是的,師父。)總之,這已經是足夠的垃圾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所有這些錢都花在了殺戮、謀殺和與鄰居或者其他國家的戰爭上,天啊,光憑這些錢就可以讓我們的世界成為天堂了,所有的窮人都得到幫助。與所有對人類有益的計畫。(是的。)那麼我們就永遠不會有這些兒童的照片了,瘦到只剩皮包骨的兒童。(是的,師父。)你可以算他們身上的肋骨有幾根,因為他們太餓了,到處都在挨餓。(是的。)

「Media report from Channel 4 News - Mar 29, 2022 Reporter(m):這裡的大多數家庭已經在乾旱中失去了一切。

Drought Victim(f):這裡有口渴和飢餓,這裡有炎炎烈日,這裡有乾旱。」

「Media report from Channel 4 News - Nov 2, 2017 Reporter(m):醫生被叫來幫助一個叫阿坦的五個月大男孩,他剛被驚恐的父母送來。

Female Voice:他有呼吸嗎?

Reporter(m):阿坦正在遭受痛苦,因為他的母親營養不良,無法再進行母乳餵養。幾步之遙,另一場緊急事件正在發生。這是一個患瘧疾的男孩,但營養不良使他虛弱。醫生們竭盡所能拼命搶救那個男孩。但為時已晚。

Doctor(m):這家醫院百分之九十的病人是營養不良的兒童。」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 Feb 24, 2021 Reporter(f):這些原因很複雜,但不包括市場上的糧食短缺。有很多東西可以買,但很多人買不起。六年的衝突已造成了損失。食品價格上漲了約百分之一百四十。葉門貨幣已隨經濟崩潰。」

還有所有這些戰爭和破壞。天啊,如果戰爭結束以後會花掉如此多的錢,這麼多的錢來重建一個國家。(是的,確實。)那可悲的、悲傷的、殘酷的能量,我不知道要花多長時間來重建它。(是的,師父。)對俄羅斯和烏克蘭都是。特別是對烏克蘭,這個受害國。(是的,師父。)這一切是為了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北約說他們有規則。我告訴你,讓規則見鬼去吧。[…]而現在整個國家都在水深火熱中,在絕望中—乞求幫助。

「Media Report from CBS Evening News – June 12, 2022 Reporter(f):新的警告,烏克蘭武器不足,亟需西方國家更快地提供武器。烏克蘭政府表示,俄羅斯每發射十發炮彈,其只能用一發炮彈回應。而在馬立波,有段關於萬人坑的新影片。官員們說,有多達兩萬人被埋在那裡。」

每天,我從未聽到澤倫斯基總統不尋求幫助。(確實如此,是的,師父,的確。)他至少兩次要求北約完全承諾。(是的。)意味著用武力,用士兵,還有用最好的裝備。(是的,師父。)他們仍然還是充耳不聞,視而不見。[…]

因此,我要求歐洲、所有歐洲國家,及任何想加入的北約國家—他們必須聯合起來幫助烏克蘭,把侵略者趕出去。[…](是的,師父。)如果俄羅斯在烏克蘭把任何地方作為一個墊腳石,作為一個跳板,他們很快就會陷入地獄,陷入戰爭。戰爭是地獄,天啊。(是,正是如此,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Європейська правда – Mar. 23, 2022 TV host(m):如果你們認為我們會在烏克蘭停下,就再想想!我應該提醒你們,烏克蘭只是一個中間階段,為了確保俄羅斯聯邦的策略性戰略!

TV host 2(m):我們很快就會失去耐心,會直接向華盛頓和倫敦發動嚴厲打擊。

Speaker(m):波蘭是在玩火。波蘭被分割過三次。第四次將是他們最後一次。

Putin(m):俄羅斯的邊境線沒有盡頭。

Speaker(m):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都將不復存在。

Speaker 2(m):我們將再次把我們的軍隊帶到西部邊境…他們(歐洲人)是懦夫,他們怕了,他們需要用恐懼,用鞭子來征服。

Speaker 3(m):我們不能半途而廢。

Reporter(m):我們的潛艇能夠發射超過五百核彈頭,這是摧毀美國加上所有北約國家的保證。」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Apr. 7, 2022 Senator(m):我們太天真了。麥利將軍昨天表示我們太天真了,以為這一切會在幾週或幾個月之內結束。恐怕弗拉基米爾‧普丁已經走上了一條道路,那就是只要他控制著那些俄羅斯軍隊,那不僅烏克蘭處於危險中,我們今天知道是烏克蘭,明天就會是波蘭,後天就是波羅的海。我們必須做好準備阻止此人,因為我可以告訴你,他不會止步於烏克蘭的。」

所以我只希望他們醒過來,做這件事。(是的,師父。)我說的是這一切—對我來說很糟糕,是惡業,但我不忍心看到烏克蘭人民毫無理由這樣白白受苦。(明白了,師父。)就像歷史再次重演一樣。俄羅斯總是來騷擾他們,佔有他們,控制他們,摧毀他們的國家,毀滅他們的人民。像這樣謀殺、強暴及殺害他們的人民。(是的,師父。)摧毀他們的生活,摧毀他們的國家。他們什麼也沒做,只是因為他們比較小,他們沒那麼強,而全世界都欺騙他們,讓他們放棄他們的核武器,只是一個空洞的承諾,說他們將保護烏克蘭。[…](是的,對,師父。)

那已經有多麼糟糕了?而北約還談論規則。只是垃圾!聽到了嗎?(是,師父,的確。)絕對的垃圾。僅此而已。我不喜歡史托騰伯格身上散發出的黑暗氣息。我真希望他能更好地理解。否則,他只會被拖得越來越低,越來越低,越來越接近地獄,然後成為他們中的一員,惡魔之一。(是的,師父。)現在,他被附身了,但如果他繼續這樣下去,他將成為他們中的一員,而不是為善良而戰,對抗邪惡。(是的,師父。)不只是他,在歐洲還有更多。你已經知道了。(是的,師父。)你至少知道其中之一。

那好吧,我很抱歉以負面的語氣結束。但當我們談論烏克蘭以及來自俄羅斯和克里姆林宮不正當的戰爭時,還有別的可說嗎?(對,師父,是的。)不是所有俄羅斯人都贊同戰爭,只是克里姆林宮。(是。)只是莫斯科,那個邪惡、愚蠢、貪婪的政府,延續著早期領導者的趨勢。(是的,師父。)[…]太可悲了,太可悲了。太悲哀了。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Mar. 9, 2022 Reporter(m):這些孩子在烏克蘭境內四處奔波,努力跑在這裡的戰火前面。他們當中許多人是孤兒,多數人來自被毀的家園。他們在這裡努力奮鬥,但為了什麼樣的未來?沒有人真正知道。『他們所有人都經歷了一些事情,』她說:『有些人被炮擊或轟炸。有的人沒有住所,因為他們的家被擊中了。當然,他們每個人都有創傷。』『她的雙腿在顫抖,』她說:『而且她在傷害她自己。』

Reporter(m):『他們在惡劣的條件下,從家鄉搬來,壓力很大,』她說:『他們擔心家人,擔心不穩定,感到孤獨。』『我所提供的,』她說:『是支持和愛。他們都需要愛,很多愛。』」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May 4, 2022 Reporter(m):伊莉娜說:『我只是想安慰他們,讓他們的創傷越來越小。』妮可‧布里珍科十二歲。兩個月來,她一直在一座受到攻擊的城市裡躲避炸彈。『這太痛苦了。我為我愛的每一個人感到焦慮。』她的家人呢?她的家人此刻還好嗎?『是的,』她說。突然間,她想說的事情變得太難說出口了,但這也讓人看到了,這一切對這裡的孩子們所造成的痛苦影響。」

太可怕了。可憐的人民,所有這些無辜的孩子。天啊,他們怎麼能這樣生活?他們的童年被毀了。(是的,師父。)童年的經歷幾乎是不可能被抹去的。(對,師父。是的,的確,師父,確實如此。)

讓我們為他們祈禱,至少為孩子們祈禱,希望他們能夠恢復純真和樂觀,以及繼續體驗美好世界和受教育的熱情,並期待他們美好的未來。因為這也會讓他們的父母和祖父母感到高興。而這將有助於為烏克蘭及他們目前去避難的任何地方帶來和平的能量,並懷抱希望戰爭會早日結束。祈禱他們能回到自己的土地,因為沒有哪裡比家好。(是的,師父。)[…]

Host:我們衷心感謝最慈悲的師父持續保護人類,並始終相信我們擁有上帝般的潛力,可以逆轉我們這世界的不幸狀態並使其成為天堂。我們希望並祈禱人類儘快醒悟,改採對所有眾生都完全有利的簡單的解決方案—停止任何形式的暴力,例如,烏克蘭的殘酷戰爭和對溫順動物族人的殘暴剝削。因此,願我們重新發現我們的星球所提供的豐盛資源,當所有眾生的心中都不再有苦難。祈願慈悲的師父身體安康並受到所有威嚴的天神的強大保護。

欲聆聽更多關於清海無上師的見解和智慧,闡述戰爭的毀滅性後果,以及為何西方現在應該在為時已晚之前在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請於日後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場會議的完整內容。

此外,請參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只有和平創造者能上天堂

在群體中越強大者更應該要謙卑為懷

寬恕能化解復仇之心並帶來世界和平

各國領導人必須透過行動保護自由與民主

肯定與否定力量的交織

善待他人必獲上帝恩寵

上帝給俄羅斯軍隊的訊息

持純素與和平為我們帶來天堂,肉食與戰爭摧毀一切

師徒之間節目: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

天堂在善惡之戰中幫助烏克蘭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支持烏克蘭

大國沒有信守對烏克蘭的承諾

烏克蘭人民的團結精神在世人面前閃耀

烏克蘭的高貴意志力勝過俄羅斯的武力

兩個朋友

相信人性與善意應互相幫助

沒有任何藉口入侵一個國家

精進共修以保護我們自己和世界

肯定力量的代表能造福人類

觀看更多
最新
2024-04-23
35 次觀看
2024-04-22
7519 次觀看
2024-04-22
170 次觀看
2024-04-21
370 次觀看
2024-04-21
852 次觀看
34:39

焦點新聞

2024-04-21   88 次觀看
2024-04-21
88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