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二集之一) 2022.03.10

2022-03-16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而全世界都視而不見,現在他還在繼續。(是的。)如果烏克蘭不在了,無論如何他還是會繼續。他永遠不會停止。這次若他贏得了烏克蘭,就會是巨大成功,然後他將繼續下一個國家,不再僅僅是任一國家的小地區,但現在他會做得徹底。有藉口或沒藉口,他不需要任何藉口。你可以看到這全是謊言。(是的,師父。)不需要任何藉口,只是胡說八道。我透過他看到所有邪惡。

大家好。(哈囉,師父。)(師父您好嗎?)嗨,你們好嗎?(我們很好,謝謝師父。師父您好嗎?)難以言喻。(好。)太多事情了。(是,師父。)太多業障,太多事情了。我生活在一個非常、非常奇特的環境中。我的意思是說,有時少,有時更多。更加、更加不尋常。我無法解釋太多。(明白。是,師父。)沒關係。

我們不能讓所有團隊都來問問題或講故事,要看情況。(明白。是,師父。)因為我們最近工作很多。若所有團隊坐在一起,那就沒有人工作了。(是,確實,師父。)每個人、每個部門都有事情要做,所以如果有任何問題,那由幾位來問就好。他們可把問題發給你們,然後你們可替他們提問。(是,師父。)你們提前討論好或提前研究好那些問題。像這樣,我們就能保持工作進度。(是,師父。明白。)

告訴他們,我喜歡和你們所有人交談,只是有時我們無法做到。(是,師父。)而且若我得和你們談話,可是團隊太多,又在不同的地點,這會花太多時間來安排。(是,師父。)所以就像這樣,很簡單。我知道你們有一些問題。所以,請現在就問吧。

(師父,波蘭提出提供戰鬥機給烏克蘭,而美國不支持這一計畫。這是為什麼呢,師父?)

你們已知道拜登是誰了。(是的,師父。)他在為魔鬼們工作。所以,俄羅斯也一樣。所以,在這一切之下,他們是一起工作的。(是,師父。)你們可以看到所有這些拖延,一直在拖延。不願為烏克蘭做很多。讓烏克蘭孤軍奮戰。(是。是的,師父。)因為若你看到孩子們正在死去,或轟炸婦女,以及所有房屋和建築正在倒塌等等;而只有一個小國在對抗這個巨人俄羅斯。(是。)

無論是誰,本該有能力,卻都不願幫忙。(是。)(確實,師父。我們深有同感,師父。)這就像他們正一起攜手包圍烏克蘭。(是。)讓他們死去或諸如此類。死亡或是受傷,或是房屋被破壞,或是家人被迫分離。我不知道他們還要讓他們遭受多少苦難。(是,師父。)只因為不是他們的家人。不是他們的小孩。不是他們的妻子或女人或他們的父母。(是,師父。)就好像跟他們毫無關係,「這和我們沒任何關係。烏克蘭人不是人類。烏克蘭和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毫無關係。」看起來像是這樣。(是,師父。)

就像如果你有鄰居,然後有人來搶劫他們,欺凌他們,然後殺死他們,並毆打他們的先生和太太、父母和孩子們,就在你面前做這些事,而你只是說:「噢,好。沒關係。(是。)我不想被牽扯進去。」(是,師父。這樣不對。)就像是這樣。這種景象。非常明顯。(是,師父。)整個世界,我所指的當然不是一些小國,他們做不了什麼。他們不夠強大。但那些大國,比如歐盟,所有的歐盟國家和美國,什麼都不做。

只要看一下地圖,你會發現俄羅斯有多大,烏克蘭在它旁邊有多小。(是。)(對,師父。)(確實,師父。)就像一個大惡霸進來,然後就毆打人們,奪走他們的東西,殺死他們的孩子和他們的家庭成員。而整個鄰里,那些強大的街坊鄰居什麼都不做。就像這樣。(是。這不對,師父。太沒良心了。)他們不是真心的。他們不是真正在為正面力量工作。他們來自負面力量。你們可以看出來。他們來自否定力量。(是,師父。)非常清楚。你們不必相信我。你們自己看就明白了。你們自己聽就知道了。(對,師父。)(是,師父。)

我知道你們有問題。所以告訴我。告訴我。

(一位來自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發言人佩斯科夫說:「如果滿足這四個條件,烏克蘭戰爭將立即停止:停止軍事行動,修改憲法以制定中立政策,」因此,基本上,烏克蘭不能加入歐盟或北約。「承認克里米亞為俄羅斯領土。並承認兩個分離地區,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為獨立領土。」師父,這些要求合理嗎?)

連小孩子都能回答你。(是,師父。)什麼?如果兩個國家—一個大國進來壓迫別國,殺害他們的人民,轟炸他們的房屋和建築,然後到處威脅。甚至不讓他們外出,不讓民眾撤離,不讓無辜的民眾撤離,並甚至轟炸他們。(是。)起初說:「好,你們能走,可以走。」然後在他們跑的時候轟炸他們。平民百姓。甚至不是軍隊或什麼。手無寸鐵的婦孺老幼。(對。)(是,師父。)

如果能夠,大多數孩童、婦女和老人們都走了。有些老人走不了。所以,婦女們甚至得留下,把他們的孩子單獨送走。也許十歲或十一歲,走或跑六千英里長的路,去另一個國家避難。(是,師父。)(難以置信。是。)因為有些老人動不了。(是的,師父。)他們在生病或另有原因,所以母親必須留下,並把孩子們單獨送走。(是。)情況是如此。

並告訴其他國家,你們要放下你們的武器。要怎麼做?他們忘了要求第五和第六條。第五條是紅毯。只為歡迎強盜和惡霸們。第六條是一條橫幅寫著:「歡迎邪惡的強盜們—俄羅斯。」尤其是普丁。(是,師父。)「歡迎邪惡的普丁。」他們忘了要求這第五和第六條。

噢,難以置信。你看,我已經告訴過你,普丁會不斷要求更多越來越荒謬的東西,(是的,的確。)如果西方或自由世界,歐盟或北約什麼都不做。因為他只是一直…這是我們在中文所說的:「乘勝追擊」。意思是:「因為你贏了,所以你繼續前進。」(是的。)(噢,對。)首先,他拿下了克里米亞,然後搞亂其他兩個地區,使之也成為俄羅斯,並就宣稱獨立。(是的。)

一個強盜怎能進到屋內並索取東西呢?已經拿了很多東西了,還不滿意,還命令家屬做事情,做這個、做那個的。(是的。對,師父。)而且他們不能自衛,也不能做任何事情。甚至不能打電話給鄰居或報警。(是的。)所以,這是一場搶劫。(真正的搶劫。)這就是我們在悠樂(越南)所說的:「一邊搶,一邊喊。」意指他們正在搶劫人,但同時也在大喊大叫,好像他們是受害者一樣。(是。)(噢,天啊。)這就是我們在悠樂(越南)所說。你可以看得很清楚。(是的,師父。)繼續要求越來越多和更荒唐的事,明明知道這些條件不會被滿足。(是的,師父。)要求又有什麼用呢?

他們在二○一四年就已經佔領了克里米亞。(是的,師父。)而且沒有人做任何事情。他們已經掌控了一切。為何還要求得到認可?(是的。)什麼…?另外兩個地區仍然存在那裡。它們從頭到尾仍在那裡。(是的,師父。)那為什麼普丁說政府或澤倫斯基在壓迫他們,用種族清洗來騷擾他們。若他們這樣做,這兩個地區就該消失了,(是。)已不復存在了。(是的。對,師父。)為什麼他現在還要要求獨立呢?(是的,師父。)原本都是屬於烏克蘭的。(是,是這樣的,師父。)

你進來了,你搶了東西,你還不高興。(是的。)這就像強盜進來,告訴那些保衛家人的人們,還說:「你們都把刀子和你們那裡所有的東西或鍋碗瓢盆都放下扔了,(是。天哪。)或者掃把。全都放下,跪在這裡,這樣我們就能射殺你。」(是,師父。天啊。)(這很荒唐。)如果他們都放下了武器,那麼就這樣了,他們立即隸屬於俄羅斯。(是的。是的,師父。)

什麼停火,什麼立即停止交戰,做什麼?(是的。)什麼叫停戰?當然,若它屬於俄羅斯,那麼他們就會停止。(是的。對,師父。)但是烏克蘭的人民,他們不喜歡俄羅斯,他們不願意隸屬俄羅斯。我是指,尤其是普丁,因為俄羅斯人民,他們不喜歡這樣。就連軍隊,軍方和他們的情報部門也不喜歡這樣。這就是為何他們祕密地向烏克蘭情報部門通風報信。因此他們能多次拯救他們的總統。(噢。)至少三次,免於被暗殺。(是。)否則他們怎麼會知道?(這倒是真的。是的。)這些殺手突擊隊,他們什麼都幹得出來。他們可以隨便殺人。但因烏克蘭情報部門,他們聽取了簡報,他們得到了俄羅斯情報部門的簡報。(真的。)懂了嗎?(是的,師父。)沒人喜歡這個邪惡的人。(是的,確實。)

一開始,他都很安靜,因為…實際上他已經有所有這些邪惡的傾向。如果你回顧一下歷史,他已經搞亂了多少國家。(確實。)自從蘇聯解體後。我之前在最近幾次會議上告訴過你們。(是的,師父。)不只是第一次。(是的,師父。)而到目前為止,自由世界對他視而不見。所以,他就習慣了。(對。)現在更是徹底地邪惡。(是的。)這是徹頭徹尾的邪惡,因為機會來了。

你看,我們有大流行病,世界各地都有經濟問題,而且也有大國之間彼此的紛爭。(是的,師父。)而且非常忙。像美國和中國有一些爭吵。(是的,師父。)大家都很忙,疲勞又筋疲力盡。於是,他全力出擊。(是的,師父。)像這樣光天化日下搶劫,直接大搖大擺走進去,毫無良心地殺害居民,甚至不假思索。人們已經在逃離到另一個國家去避難了。他們還在中途轟炸他們。(是的,師父。)而且甚至不是一次而已。任何時候。(是,沒錯。)甚至已簽署休戰協議和停火協議,並承諾會做到各種約定。

「KCAL9 United States, Political Reporter Tom Wait(m):據報導,在烏克蘭首都基輔以西的一個油庫發生了大規模爆炸,持續的轟炸擊中了基礎設施的關鍵部分,對平民目標的狂轟濫炸也在繼續。發布這段視頻的人說,這是一棟退休人員公寓。但苦難仍在繼續。這些孩子們是孤兒,其中卅三人被帶到基輔附近一個小鎮的地下室躲避俄羅斯的炸彈。上週,俄羅斯的空襲襲擊了該地區。在遭重創的港口城市馬立波,人們排隊取水,因為那裡的基礎設施已被擊毀。而俄羅斯一再違反讓人們撤離的停火協議。」

他們甚至還說:「好,若你們不喜歡這樣,就去俄羅斯或白俄羅斯。」(瘋了。)這樣的要求,「那我們就不會轟炸你們。我們不會在你們逃跑時射殺你們。」當然了!去他們的國家。去找他們的爸爸。(是。)你知道他們會怎麼對待他們嗎?(噢,天啊。)就像對待囚犯!(是,那是真的。)那麼他們可能永遠無法回去烏克蘭了。(是,沒錯。)(是的,師父。)就像在俄羅斯或白俄羅斯的另一個集中營。

那是個敵人的國家。他們怎麼會去那裡?為了什麼?(對,師父。)(是的,確實如此。)他們怎麼能信任對方?(不,他們不能。)那會像是個集中營。然後把他們都關起來,把他們都鎖在裡面,然後把他們當作另一種武器來提要求。(是的,沒錯。)對自由世界或烏克蘭方提要求。(是,師父。)然後就讓澤倫斯基總統束手無策,接著他會不知該怎麼辦。(是的,師父。)

現在,他們一直在轟炸所有的平民區,無論居民區或其他地方,殺害他們只是為了讓澤倫斯基政府和軍隊緊張不安。(是的,師父。)所以普丁所說的或叫同夥說的全是謊言。(是的,師父。)全是謊言,全都很邪惡。我感到非常噁心。真的,我很噁心。我無法相信他們是這麼壞。一開始,他只是悄悄地在不同的地方做一點,有一些藉口。

而全世界都視而不見,現在他還在繼續。(是的。)如果烏克蘭不在了,無論如何他還是會繼續。他永遠不會停止。這次,若他贏得了烏克蘭,就會是巨大成功,然後他將繼續下一個國家,不再僅僅是任一國家的小地區,但現在他會做得徹底。有藉口或沒藉口,他不需要任何藉口。你可以看到這全是謊言。(是的,師父。)不需要任何藉口,只是胡說八道。我透過他看到所有邪惡。噁心!我無法相信!(是,這…)

我無法相信每個人都信任他,或只是在找藉口相信,這樣他們就不必做什麼。全都是懦夫,這世界的大人物,他們只是坐在大位子上,卻袖手旁觀。(是,師父。)(是的,的確,師父。)或者是他們害怕普丁,或者他們什麼都不想做。這都是邪惡。都是在支持邪惡。(是。是的,師父。)

若他們承認這三個地區,比如說這樣,如果澤倫斯基總統承認了並簽署協議,那已經是很大的失敗了。(是。)起初,這一切都被默默接受了,因為他們不想要有戰爭和流血事件,所以他們就保持沉默。而現在若正式承認,那麼整個國家都會恨他,會指責他叛國。(是的,師父。)即使他們不指責,俄羅斯或普丁也會制定一些策略,進去給澤倫斯基製造越來越多的麻煩,或暗殺他。(是,師父。)然後控制烏克蘭。然後它就變成了俄羅斯。

噢,天啊。多麼邪惡!(確實。)噢,天啊。多麼邪惡,多麼邪惡。噢,這個傢伙,普丁,他將進入最深的地獄,永遠也出不來。(噢。是。)他死後永遠看不到太陽。(喔,噢。)而他不知道這一點。

觀看更多
劇集  1 / 2
1
2022-03-16
3130 次觀看
2
2022-03-17
2836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