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天堂在善惡之戰中幫助烏克蘭(祐蘭任)(六集之一) 2022.03.12

2022-03-18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俄羅斯雖在聯合國內,但他們與聯合國無關。(是的。)很不好,很糟糕。然後就像這樣製造流血事件。而烏克蘭是一個很好的國家,盡力幫助北約,儘可能提供幫助—然後受益的一方,他們追隨的一方卻轉身背叛他們。(是的,沒錯。)這真的很令人難過。

(師父,我們在這裡。)嗨,嗨!我在這裡。(您好,師父。)哈囉,哈囉,我也在。你們最近還好嗎?很忙啊?(是,師父,我們很好,謝謝師父。)很累吧?(師父好嗎?)你們睡夠了嗎?我很好,我很好。我是說,還活著。(好,對此表示感謝。)(我們希望師父健康、強壯。)我還活著。

到處都出了一些小狀況。而昨晚,他們幾乎弄斷了我的腿。(噢,天哪!不!)不是我,是他們!業力會議,魔王。(天哪!噢,師父。)我很好,我很好。我是說別的身體更糟。(喔,噢。)另一個形體比肉體受到的損傷更大。儘管如此,肉體也感覺到猛烈的衝擊。一樣的。只不過,我仍能走路。就是必須時刻保持警醒。只不過才一秒鐘,當你注意其他事情,然後他們就會攻擊你。(喔,噢。)業力的力量。(天啊!)

能怎麼辦?就是這樣,一直如此。有時我只是太累了,再加上壓力大和許多其他額外的事,不總是能好好地對抗。(是的,我們理解。)如果你只擔心自己,那麼天國的光和音就會在你生活的各方面永遠保護你。(是的,師父。)只不過,若你所承受的超過你能負荷的,那麼你有時會跌倒、掙扎。(是,是,師父。)

別擔心,我沒事。(噢,感謝上帝,很高興聽到這個訊息。)我說過我是個大女孩。(是的,師父。)(感謝天堂幫助您。)我不確定他們能否幫助。我要求他們幫助世界而不用理會我。(我們需要您,師父,師父要安好。)噢…我不知道,我只是這樣祈禱。這只是自然而然的。我不太在意自己。這只是自然而然的。我無法克制。(對,師父,是,師父。)

好了,各位,我很高興你們還好,雖然我們工作很辛苦,我知道有時候你們很累。(師父,我們沒事。)你們想睡覺嗎?(我們很好,師父。是的,我們很好,師父,謝謝您總是如此關心。)整日整夜睡,不是嗎?你想嗎?(我們希望。)你在做夢。你在「幻化」。只要世界不和平,我們就很難得到安寧。(是的,的確,師父,確實。)

但是你可以自由退出。我已經說過,那傢伙,他想找個地方睡覺,你就把自己開除吧。我不開除人,你開除自己,然後睡覺。如果有一天我們有機會吃純素煎餅,而你不在那裡,對不起。(我想,我現在寧願吃純素煎餅。)當我們有機會一起吃純素煎餅、喝茶和咖啡時,你就不在了。(是的,就是這樣。)(我很後悔剛才那句話,所以我想我更願意和您一起吃煎餅、享受茶水,師父。)那麼,你會堅持下去?(是的,師父。)(我不會再睡了。)

好比「胡蘿蔔與棍子」,我們把它放在你面前,但你一直在追趕它。這不是一個承諾。我說「萬一,也許。」現在,如果我們能抓住一些東西,就很幸運了。(是的。)

談到這一點,順帶一提,湯和三明治真的值得和平獎。(是的。)你可以把所有食材都扔進去湯裡面,並且不用盯著它。它自己會煮,由電鍋來煮。電鍋?(噢,是的。)然後你放入適量的食材,然後它會自己停止,或者你只是看看時間,然後你出去,它就好了。(是的,師父。)

三明治也是一樣的。三明治非常方便,只要坐在電腦前,然後對著它說話。當你聽電腦的聲音時,你的嘴可以說話。(是的,師父。)對著三明治說話。(而我們把三明治浸在湯裡。)噢,兩樣都有?(是。)天啊,真是個貪心男孩。我想的是分開的東西。(噢。)你要嘛就喝湯,要嘛就吃三明治,你不可能同時吃。(那會使它變軟的。)不要緊,你可以同時吃。我們例外。(是,謝謝您,師父。)既然你如此努力工作,你可以擁有任何東西,而且不受懲罰,天啊!(謝謝您。)不客氣。

你們兩組都準備了問題。直接拷問吧。(是,師父,為何壞人如拜登、佩洛西和方濟各不會感染新冠肺炎?)噢,這些否定等級的人?(是的。)

因為他們會下地獄。而新冠肺炎患者,他們往生時,會去天堂。(噢,我明白了。)這是我承諾他們的條件。(對,是。)若他們悔改,即使他們不會康復,他們也會上天堂。(明白,是的,師父。)這就是條件。(是的,師父。)所以,新冠病毒團隊,他們知道這一點。那些等級為否定的人,正如我之前告訴你們的,他們不會讓他們感染。因為若他們讓他們感染,他們就有機會上天堂。(是的。)

因為新冠肺炎患者,他們透過受這樣的苦來償還業債。(噢。)當然,並非每個人都承受一樣的苦。(是。)所以有些人病重或死亡,有些人是輕微感染或有長期症狀。這也取決於他們的業力。(明白,師父。)還有吃肉;取決於他們吃多少肉、對動物族人的態度如何,等等這些。(是,師父。)

因為我對天堂說:「這些人雖然吃肉,但他們內心並不邪惡。他們並非故意要傷害動物族人,他們只是隨波逐流,他們並不明白事理。」(對,是的。)即使有那麼多影片等等,但他們的習慣根深蒂固。他們沒有邪惡的傾向。所以如果他們悔改,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或者如果他們往生,在如此沉重痛苦情況下,那就原諒他們吧。他們會有個較低的天堂等著他們。(是,師父。)所以不用太擔心他們。

其他的人,雖然沒有得到新冠肺炎,在地獄裡會得其他東西。(是。)他們無法逃脫懲罰。而且地獄下面的懲罰是非常重的。(對。)苦難是永無止盡且深重,極度痛苦不堪。(了解,師父。)

而新冠肺炎患者,當他們往生時,某種程度上,已償還了他們業債。(了解,是。)而且在如此痛苦的情況,他們總是在祈禱,即使他們以前從未祈禱。他們會祈求上帝和天堂寬恕他們,並真正地懺悔,然後他們可以上天堂。他們中大多數可以。(是。)若他們是在那種情況,在那種條件,那種精神狀態往生的話。(是的,師父。)

而那些把靈魂出賣給魔鬼的實體,無法被改變。那些無明而犯罪的人,則可以被改變。(我明白了。)類似於…我有一些所謂的同修,他們不是為了上帝來的。他們有時帶著非常險惡的目的進來,比如想殺了我。(噢,天哪。)是的,已發生過了!你不知道。(噢。)你們只是不知道。(令人難以置信。)所以,過了一段時間,甚至在我身邊,或者諸如此類的事情,我給了他們很多機會,去做事以得到功德並有所改變,但他們卻不改變。所以我問天堂該怎麼辦。他們說:「在他們殺了你之前,把他們扔出去。」

那些為了所謂的印心而進來的人,但他們有不同的邪惡的動機。(是,師父。)但因為以前我到處講經並對大眾開放。(是的,師父。)我承諾任何人都可以進來嘗試,提升他們的靈性修行,並一世解脫。(是。)所以在那個時候,很多壞分子也進來了。(噢,對。)如果這些人進來的時候已經有了確定的意圖,壞的意圖…因為如果他們誤解了,那麼他們可以改變。但如果他們把自己靈魂出賣給了魔鬼,那麼你就無法改變他們。(啊,是的,是的。)

這就是讓我難過的原因。我說:「我們能不能以某種方式改變他們?」他們說:「不行,那些把靈魂賣給魔鬼者無法改變。」(喔,噢。)好吧,這就像在世界上,在一些國家,若你從別國申請護照,申請不同的護照,那麼一些國家,他們不允許你再擁有你原來的護照。(的確,確實,是的。)有些國家如此。(是的。)但有些則不然。

同樣地,很多罪人不同於那些出賣靈魂的人。出賣靈魂的人會永遠一直在否定力量的命令下工作,來到這個地球或任何星球製造麻煩、引起戰爭、造成流血、造成世界的混亂局勢。然後招攬更多脆弱的人,將靈魂出賣給他們。(喔,噢。)然後,這就是他們要的。他們想擴充人口。(是。)擴充他們勞動力和權力。(正確。)所以他們一直這樣做。

就像現在的俄羅斯一樣,就那樣毫無理由地進來屠殺人民。(是的。)那是在不好的,否定力量的影響下。而普丁正在包藏著它,(是的,師父。)包藏這種否定力量的一部分。然後人們也聽從於他,因為他本該是領導人,而且他一直在為國家做些所謂的好事。(是的,師父。)

但這就是問題所在,就像有些人進來印心,並試圖幫助我們做這個,這個一點,那個一點。但不與我們同道。(是。)

普丁所謂的幫助國家,其實都是我執在作祟。而且即使那些也無法彌補他現在的所作所為。(明白。)他正在殺害他的人民,(對,是的。)把他們送到另一個國家,平白無故地發動戰爭。(是的,的確。)平白無故地,完全沒有理由。(是的。)然後現在也毀了他的國家的聲譽。(是的,師父。)

如果整個國際社會決定在現在或以後,以某種方式介入的話,那俄羅斯就完了。(是的,的確,噢。)人民將面臨死亡。就像他現在對烏克蘭所做的那樣。(噢。)當然的,不是嗎?若戰爭爆發的規模更大,就會變成世界大戰,然後每個人都會隨時隨地死去,這很難講。(是的,當然,確實。)沒有什麼時間表。

你看,問題是,我完全一視同仁,所以任何人我都歡迎。我認為他們可以改變。只是最近,當我問:「我們怎麼就不能原諒他們,讓他們改變呢?」他們說:「不可以。(噢。)這些人不能改變。」罪人可以被寬恕。但這些已經把自己靈魂出賣給邪惡與魔鬼的人不能。(噢。)噢,真令人難過。(噢。)問題是,有時他們只是滲透到任何好的團體中。(是的,師父。)

俄羅斯雖在聯合國內,但他們與聯合國無關。(是的。)很不好,很糟糕。然後就像這樣製造流血事件。而烏克蘭是一個很好的國家,盡力幫助北約,儘可能提供幫助—然後受益的一方,他們追隨的一方卻轉身背叛他們。(是的,沒錯。)這真的很令人難過。(是的,師父,是的。)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