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鳳凰(十三集之三) 2021.03.26

2021-05-10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有我的目標,我有我的工作要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動物、為了人類、為了地球,盡我所能喚醒更多人,並盡力拯救更多苦難的動物。我對其他事情不感興趣。(了解,師父。)我做任何我必須做的事,就是如此。

依照我的看法,這世上真的沒有罪人。因為他們只是受害者。他們都是受害者,到處都是受害者。(是的,師父。)無知的受害者。他們自己肉體的組成物質的受害者,那早在他們出生前就已存在。(是,師父。)

無論他們是真正的男人、真正女人,或男同性戀、女同性戀,或雙性戀或異裝癖者,無論是什麼,他們生來就是這樣。有些人並未立刻認知。有些人早一點認知,有些人則沒有。後來他們長大了,有時他們甚至結婚,還生了孩子。(是的。)但突然間,情況驟變!比如一名男子見到了另一名男子,突然間,他的內心蕩漾。(是。)他就離開了他的家人。

我沒有說這是好事,但是他的內心激盪著某種情愫並喚醒他,讓他感覺他並非是自己一直認為的那樣。(是,師父。)然後某種念頭一直驅策著他,他甚至無法控制。他不想這麼做,但他身不由己,然後他只好離開家人。他不能繼續在謊言和虛假藉口中生活,尤其在認知自己的其他某些實情之後。(是的,師父。)他覺得自己是虛假的人,所以他大概必須離開,依照他認為該有的方式生活。(是的,師父。)事情就是這樣發生,女人的情況也一樣。

我告訴過你們,我以前在紐約的一間佛寺裡工作,有一天有位在家人進來。當時住持不在。我獨自一人,我當時正在整修寺廟,完全靠我一己之力,像是粉刷牆壁,修補浴室牆壁一些裂縫等等之類的,用水泥或能用的材料。東西都損壞了,因為那房子很老舊,該處沒人照料。人們只是前來和師父一起打坐,然後就離開。而師父不在之時,來的人也不多,所以我平常也會在那段時間打坐。但其中有位男士來訪,當然他住在前面,我住在後面。中間有一扇門隔成前後兩區。他也幫我做修繕工作。我說:「你在這裡太好了,因為我好累,脖子酸痛,因為粉刷天花板的緣故。我很缺人手,所以請你幫我做這部分,我粉刷下面的部分。」他很樂意幫忙。

然後我們開始聊天,我問他為何沒在工作等,他來這裡是否像志工假期一樣,或因別的目的?他說:「不是,我很傷心,因為女朋友離開我了。」然後我說:「噢,老兄,你是佛教徒,對吧?你知道的,當因果沒了,就是沒了,不復存在。你不應該再煩惱,你應該忘了它或…」他說他試過了,但他忘不了,「好吧,這需要時間。」他說這不是時間的問題,他不會忘記的。我說:「有什麼難的?你不要講得那麼肯定,時間會治癒一切的。」他說:「不,這不一樣。」於是我問:「另一個男人有什麼是你沒有的?也許他比較富有或比較帥。」他說:「不是,她是為了另一個女人離開!」(噢!)我說:「啊,現在我明白了,難怪你這麼沮喪,這麼絕望、無助。」我說:「好,這種情況下,你應該讓她走並為她感到高興,因為她認知到自己的歸宿在哪裡,應該過什麼樣的生活,就為她祈禱,就這樣。」

所以,發生這些事,並非人們真的想要這樣。只是某天忽然這樣發生。你們已經見識到了吧。有一部很久以前的電影,那時我沒有要忙的事,沒有很多徒弟。美國有一部電影叫做《新郎向後跑》。(是。)有一個人即將和他的情人結婚,突然有一天,他遇到一位記者,然後他們一拍即合。(是。)他意識到他一直以來對女人都不感興趣,所以那個女人很抱怨。

最近有某報的八卦專欄,提到一位韓國男子。他們讓他娶了一名女子,但他對她從來不感興趣,他從來都不碰她。然後有一天,他遇見另一個男子,然而他們談論的不只是維持平常關係,而是發展另一種關係。然後他意識到,噢,難怪他對女人從來都不感興趣,他似乎更喜愛男人。(哇。)這甚至還刊登在報紙上。

所以事情就像這樣,你生來如此,那就坦然接受,社會應該接納他們。你也是人,(是的,師父。)無論你是什麼性向,男同志、女同志等等。只要別對我有興趣,就沒問題。這就是我希望的:不要找上我,就這樣。我很忙。我對真男人、半男人、非男人,或女人、非女人,都不感興趣。(了解,師父。)

我有我的目標,我有我的工作要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動物、為了人類、為了地球,盡我所能喚醒更多人,並盡力拯救更多苦難的動物。我對其他事情不感興趣。(了解,師父。)我做任何我必須做的事,就是如此。無論我必須做什麼,我就去做。如果我必須下地獄,我會去。(噢,不!師父。)為了那些目的。我的目標、我的動機、我的理想。因為我的內心不讓我做其他事。即使我想做,我嘗試做,它也不會讓我做,懂嗎?(懂,師父。)

我無法忘記,動物每天所受的苦難。我生命中的每一秒,他們都在痛苦中煎熬。而且沒有人捍衛他們,沒有人保護他們。每天我都心繫著他們,有時我哭得很厲害,有時我哭一下,有時就擱在一邊不去想,這樣眼睛才不會哭瞎了。(噢。)這陣子,我的視力已經很模糊了。我不知道為什麼視力衰退得這麼快,我猜是上了年紀的關係。

我們剛在談論什麼?關於基督教牧師,是嗎?(醜聞,是的,師父。)飲食也是問題所在。現今,即使是日常飲食,比如肉類等等,裡面充滿了荷爾蒙。(確實,是的,師父。)這讓人更加瘋狂。(是的,師父。)神父或修女,他們也是人類。如果沒有控制自己,沒有嚴格的規定和監督,他們也會通不過考驗。(是的,師父。)他們遲早會失敗,或某些日子,或一生中的某些時候。然後他們試著再站起來,再控制自己,但做不到。酒和肉之類的東西,無法幫助你達成身為神職人員的目標,非常困難。這是為什麼所有宗教都禁止吃肉喝酒。(是的,師父。)

「無論是吃肉、喝酒,任何叫弟兄跌倒,冒犯弟兄或讓弟兄軟弱的事,一概不做才好。」~聖經《羅馬書》

「但以理對太監長派來管理他的守衛說:『求你試試僕人們十天,只給我們素菜吃,白水喝就可以了。然後看看我們的面貌和用王膳的那少年人的面貌。並依你所見的結果,對待僕人吧。』守衛便准允這件事,試看他們十天。過了十天,見他們的面貌比用王膳的少年們更加俊美健康。守衛便撤去要送給他們吃的肉和飲的酒,而給他們素菜吃。」~聖經《但以理書》

「好飲酒、好吃肉的,不要與他們來往。」~聖經《箴言》

「肉為了肚腹,肚腹裝了肉:但神要叫這兩樣都毀掉。」~聖經《歌林多前書》

我是指動物性產品、酒精和毒品。所有這類東西都會毀壞你的大腦、你的智力和判斷力。如果那些邪惡的東西加諸在你身體的系統,你就不太能控制自己。而且,他們依靠耶穌。他們認為耶穌已經為所有的罪人犧牲生命,因此他們可以繼續犯罪。不是這樣的,絕對不是。

追隨耶穌的十二位門徒,他們並沒有做這些事。他們沒有任何性行為,沒有喝酒、吃肉等等。(是的,師父。)即使他們說「酒」,那也不是酒,只是水,也許加了果汁之類的。(是的,師父。)也許曾經有一天,耶穌行神蹟,變水為酒,因為他的母親要求。即使如此,他相當不悅。他說:「母親,您為何要我這麼做?」你們當中如果有基督徒,有沒有人記得?(記得,師父。)並非他願意這樣做,為了炫耀什麼。(對。)因為所有聖賢、聖者和真正的修行人,我們知道,神通那類的對我們回歸天堂之旅沒有助益。(是的,師父。)

現在,他們認為耶穌為所有罪人犧牲生命,並非如此。耶穌為他的門徒及追隨者,以及當時相信他的人,犧牲生命。但是在耶穌離開後,必須有其他的人背起十字架。(是的,師父。)這是為什麼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只要我在這個世界上。」他並沒有說:「我會永遠成為你們和後代子孫的光,永遠如是。」他沒這麼說。他說:「我是世界的光,只要我在這個世界上。」

這是為什麼生生世世有不同的明師,降臨我們的星球,來到我們的世界,來幫助並且教導我們。如同學校老師的教導。愛因斯坦也得走。(是。)還有另一位愛因斯坦,或繼任者或可能不及,或是比愛因斯坦更好,會來取代他。(是。)

最聰明的老師也必須走,但我們必須找到另一位活著的老師。(是,師父。)不能一直等待愛因斯坦,或者只是讀他的理論,然後變得聰明。不一定,熟能生巧。(是,師父。)必須找到另一位明師,學習該特質,任何特質。(是,師父。)即使是天才,他們仍然要向其他教授學習,(沒錯,是的。)為了完善他們的技能、他們的才能,加深他們的理解。此外,世界的不同部分,他必須學習,熟知如何運用它們。但因為他是天才,他可能會比我們很多人學得更快,做得更好。沒錯。(是,師父。)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