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天堂幫助那些行仁慈純素之道者 (三集之一) 2022.11.30

2022-12-10
開示用語:English,Norwegian (norsk )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在每個國家都有富人和窮人。你沒辦法的,就像我已經告訴你們的—所有這些瘋狂的戰爭和花費反而都是用於殺戮。而且即使英國沒有製造戰爭,在其他國家的戰爭也牽連了英國,於是他們也只好花費大量的錢在這方面,在這些戰爭上—從一戰和二戰開始就已經是這樣了。

(哈囉,師父!)嗨!你們怎麼知道是我?(很容易認出來。)這樣很好。我喜歡這樣通話,因為你們總是準備好了。(是的。)總是如此,隨時隨地。即使很晚或是在清晨,或深夜,和在任何地方。所以,我為此謝謝你們。這讓我感覺很受歡迎,好像你們真的很喜歡聽我跟你們說話,我的聲音。(是的,師父。)似乎是如此。(我們很喜歡聽到師父的聲音。)噢,真的嗎?(是的,師父,我們很喜歡。)那就好,那就好。

再次搬家後,你們還好嗎?(是的,師父,我們還好,我們很好。)試著適應新環境。沒關係。反正都是工作。(是的,是。)這並不像,好,我們喜歡這個風景,或是我們喜歡這個觀光景點。沒有這樣的事。對不起,真的很抱歉。我很感謝你們能隨遇而安。我很抱歉你們最近不得不一直搬家。(沒關係,師父。)無論如何,歡迎你們加入。歡迎加入我的行列,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我們不介意離開,就是設備和要安排的事很多,而且必須趕緊工作。我們還得工作。(是的。)在我們搬家的時候,有時會有點延誤或妨礙工作。我們只擔心這一點。否則,去哪裡都無所謂。都是在上帝的領域中。在我們看來,永遠都是上帝的領域。(是的,師父。)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並非一切都很簡單。總是有很多的邊界,很多的官僚程序,很多的簽證問題。這就是問題所在。但我們在這個世上的時間不會很長。所以要有耐心,就忍受它吧。(是的,師父,我們了解,師父。)

不管有多少問題,都不會長久。我們不會永遠留在這裡,留在這個世界上。(是的,了解,師父。)在我們生命的盡頭,我們將會「回家」。生命並沒有那麼長久。我記得你們播出一些節目時,你們挑選了一些我很早、很早期的—比如廿、卅年前的照片—照片上的我看起來年輕漂亮。(是的。)我很喜歡。而就在一轉眼,我現在比那個時候老了很多,老了很多很多。時間過得如此之快。

我只是想知道你們是否還好,是否一切都好。你們吃得好嗎?他們會幫你們買食物,好好照顧你們嗎?(是的,是,我們有,師父。)吃的方面不要省。(是的。)你們必須吃得好。還有我要你們吃的所有那些維他命,你們都有吧?所有人都有?(是的,師父,我們都有,師父。)我告訴你們所有人,我是指,我只能照顧內部的人。外面的人什麼都知道。他們可以照顧好自己。

那就好。你們有什麼消息想告訴我,問我或向我報告的嗎?(是的,師父,我們有一些消息要報告。)噢,說吧。(祐蘭任[烏克蘭]第一夫人歐倫娜‧澤倫斯卡,已敦促英國團結世界的力量來幫助結束在祐蘭任[烏克蘭]的戰爭。)是。(她將祐蘭任[烏克蘭]的苦難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英國相比擬。)

是,這是真的。這是真的。不只是英國,而是世界上很多國家也都確實經歷了戰爭帶來的非常可怕、恐怖的各種災難,(是的,師父。)幾十年以來,所有這些世紀以來也都如是。只是在很久以前,我們沒有像如今這樣這麼多的通訊。如今訊息比起很久以前更加容易獲得—比方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不然的話,戰爭始終是很可怕恐怖的。(是,師父。)

而我希望整個世界都能真的幫助祐蘭任,當然,意思是烏克蘭,以重獲他們的和平,因為他們沒做錯任何事。他們所做的一切就只是以自己和平又謙卑的方式種植糧食來供給這個世界。他們不應受到這般對待。這太可怕了。

每當我讀到一些新聞有關祐蘭任(烏克蘭)在戰爭期間遭受的苦難,噢,我哭得很厲害,哭很多。我跟上帝說:「我不能再哭了,不能再因為動物族人和人們的苦難而哭了。」不過我還是又哭了,我不久之前剛剛哭過。甚至也許在廿分鐘以前,在我打電話給你們之前。我就是忍不住。我忍不住哭了。我的心是如此痛苦,太多、太多的痛苦。我不知道我們生活在怎樣的世界裡,必須要像這樣,為什麼?

天啊,這麼多錢花在戰爭上—所有這些錢將能幫助所有世人,而且不會再有人必須挨餓,或是遭受任何的貧苦。我們甚至可以為每個人建造房屋,為他們提供他們需要的所有食物。他們所需的一切—我的意思是基本需求。(是,師父,我們了解。)不一定是奢侈品或是什麼,只是他們能有個家,並在餐桌上能有食物。(是。)而現在,所有這些錢都用來殺人,讓所有人遭受痛苦,甚至是婦女和孩子們。他們沒有做錯什麼。這是個瘋狂世界,瘋狂世界。噢,天啊。

(她還陳述了俄羅斯給她的國家帶來了系統性的暴力,強暴和折磨婦女、兒童和男人。)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Nov. 28, 2022 Olena(f):重要的是我們也要明白,性犯罪不只是暴力或威脅。事實上,這是他們用來當武器的另一種工具。這是在這場戰爭衝突裡,他們武器庫中的另一個武器。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系統地、公開地使用這個。他們對此非常公開。這就是為什麼認定這是一種戰爭罪,並將所有犯罪者繩之以法是極其重要的。」

「Courtesy of UK Parliament Nov. 29, 2022 Olena(f):被俄羅斯佔領者強暴的最年幼的女孩只有四歲,最年長的倖存者八十五歲。這些是我們知道的受害者。還有多少受害者是我們不知道的?」

(這種殘忍的惡劣行徑讓整個俄羅斯的聲譽非常糟糕。)你們是對的,你們是對的。我也讀到了其中一些。而且,據說俄羅斯士兵們,他們對此非常公開。甚至還告訴他們的妻子關於強暴婦女和兒童的系統,而這些女人甚至沒有阻止,沒有說:「別這麼做,別這麼做。」作為女性對女性,怎麼能夠這樣?她們說:「好吧,你可以做,只是別告訴我,」意思是說不要告訴她。別告訴那位俄羅斯妻子。這意味著有點鼓勵的意思。

「Media Report from The Telegraph Apr. 13, 2022 Wife:你在那裡強暴烏克蘭婦女,什麼都別告訴我。你明白嗎?

Husband:是,強暴,但什麼都不告訴你?

Wife:是,這樣我就都不知道了。

Husband:我可以嗎?是嗎?

Wife:是的,我允許,但要做好保護措施。

Husband:好的。」

一位女性怎麼能這樣對待另一位女性呢?假設她自己,這個俄羅斯士兵的妻子正在被強暴和折磨,或是她的孩子們或是她的兒子們正在像那樣遭受強暴、猥褻和折磨—她會有什麼感受?(是的,師父。)我不知道為什麼俄羅斯人…我不認為所有的俄羅斯人民都像這樣,這是一定的。也許只有那些被洗腦很深或是思想很邪惡的人。否則沒有人能夠這麼做。

為什麼俄羅斯人民,或是這些參與或鼓勵這種制度的俄羅斯人,要為俄羅斯帶來這樣一個在世界上和歷史上的邪惡名聲?(對。)怎麼會有人再度信任俄羅斯人呢?任何的俄羅斯人?(是。)這讓人們對俄羅斯人感到恐懼,不信任,並厭惡俄羅斯人民。而這是很可怕的。這對那些善良的俄羅斯人不公平。(是的,師父。)

噢,我不知道還能再說什麼。這太可怕了。我自己作為一名女性,聽到這個消息感覺很恐怖—一些俄羅斯婦女甚至支持或是不阻止這件事。(是,師父。)比如這些俄羅斯人,他們怎麼還能夠抬頭挺胸地看別人,或是正視鏡中的自己呢?他們變成了什麼樣的惡魔,還影響到他們國家的其他人,讓他們的國家變成這樣一個惡魔般的國家,受到全體地球公民的憎惡?這一點,我不明白—他們為何及怎會想這麼做?(是的,師父。)

他們怎麼能夠像那樣支持如此惡魔般的戰爭和殘暴的制度?而且甚至在電視上—在他們自己的電視上等等,支持這類事情,並且支持更多的暴力。噢,天啊。怎樣的國家,怎樣的制度,怎樣的政府!噢,這真的是無法想像!

通常在社會上如果有人強暴某人—更不用說強暴兒童、男人和老婦人了—他們都會被指控為罪犯,會被關進監獄,並受到相應的懲罰。(是的,的確,對,是的。)所以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有尊嚴的士兵的妻子,即使她相信他是為正當的理由而戰,還願意同意、鼓勵,讓她的丈夫成為那樣的罪犯。(是,師父。)而俄羅斯—俄羅斯的領導人們—我不理解你們,為什麼?你們不僅把罪犯從監獄裡帶出來,為你們所謂的「正義之戰」打仗,還要讓你們的公民也成為罪犯?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Apr. 11, 2022 Yogita(f):一處安靜的鄉村社區,被野蠻的暴力所破壞。在基輔西邊的一個村莊裡,有入侵士兵強暴事件的第一手資料。

Woman:一個士兵進入我們家。我丈夫和我都在那裡。在槍口的逼迫下,他把我帶到鄰近的房子。他命令我:『脫掉你的衣服,否則我就開槍打死你。』然後他開始強暴我。

Yogita(f):她回到家後,發現她丈夫腹部中了彈。兩天後她丈夫去世了。她把他埋在後院。

Woman:我發現他們留下的毒品和威而鋼。他們會變得很興奮,他們喝醉了。大多數入侵的士兵都是殺人犯、強暴犯和掠奪者。我想問普丁: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不明白。我們不是生活在石器時代。

Yogita(f):就在這條路上,我們聽說了另一起強暴案。一名婦女被帶到這間房子並遭到毆打。樓上是她後來被殺害的臥室。這是一個令人不安的場景。

Yogita(f):我們向東行駛了七十英里(約一一三公里)到達另一個村莊,這裡曾是一戶人家的住所。住在這所房子裡的婦女設法帶著她的孩子逃出來。她打電話給烏克蘭警方並向他們提供了她的證詞。她告訴他們,她被兩名殺害她丈夫的醉酒俄羅斯士兵多次強暴。她說,他們威脅她,如果她不完全按照他們說的做,他們也會殺了她的兒子。士兵們離開時,他們燒毀了房子。

Yogita(f):在基輔,我們見到了烏克蘭人權監察員柳德米拉‧傑尼索娃,她一直在記錄強暴案件。

Mrs. Denisova(f):大約有廿五名十四至廿四歲的女孩和婦女,在佔領期間,於布查一所房子的地下室裡遭到強暴。其中有九人懷孕。一名廿五歲的婦女打電話告訴我們,她十六歲的妹妹在她面前於街道上遭到強暴。目前無法計算這種性犯罪案件的數量,因為並非所有人都來找我們。並非所有人都願意和我們交談。」

現在正義跑到哪裡去了?你們想讓你們的國家變成什麼樣的國家?你們想把你們的公民變成什麼樣的人民?你們想讓整個世界社會看到什麼樣的聲譽?你們能為自己辯解有何種值得這麼做的理由?問問你們自己,並永遠跪在地上請求人類原諒你們。更不要說請求上帝原諒你們了。我希望你們還有一丁點,如芥菜籽般微乎其微的對於上帝審判的信仰來祈求原諒。即使你們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尊嚴,所有的自尊—我相信你們確實如此,你們確實失去了這一切,失去了在這世上作為君子最重要的一切。

我仍然不厭其煩地問你們這個問題,因為我確實很懷念俄羅斯—俄羅斯人民曾經對我如此友善,所以我不會忘記。他們所擁有的道德水平,在很小的事情上幫助了我—我很感激。我很懷念俄羅斯,那個我甚至可以自由進入的國家,使我被接納,在貴國首都莫斯科舉辦講經。我懷念那個國家。我懷念那個俄羅斯。(是,師父。)

在你們的領導下,那個俄羅斯去了哪裡?你們真可恥!你們太無恥了,太無恥了。我為你們所有支持在烏克蘭(祐蘭任)或其他地方的瘋狂、野蠻、邪惡戰爭事業的人感到羞恥。你們太無恥了!你們應該永遠懺悔,如果你們還有一點智商,或還有一點道德可言的話。我會祈禱地獄放過你們。但我不確定我的祈禱對你們的情況是否有效。

而且不難想像,這些所謂的士兵,當他們回到你們國家,因曾被誤導到這種有點下流、殘忍又邪惡的強暴人民的滋味—他們可能會在你們國家繼續這麼做。也許對你們的妻子、愛人、你們的伴侶和孩子這麼做。祝你們好運,希望這不會發生在你們和你們其他無辜的公民身上。而當他們回到你們國家,他們犯了同樣的罪行,在和平時期犯了同樣的罪—他們將根據文明的法律受到制裁或被監禁。但這種罪行是在戰爭期間被他們自己國家的領導人所教導的。這是你們能夠接受的事嗎?有誰能夠接受?(不,師父,不能。)

而對於那位幾乎像鼓勵你丈夫在異國他鄉強暴所有婦女和所有小孩,無論是男孩或女孩,或是男人的婦女—你認為這是件高尚的事嗎?你為什麼想讓一個罪犯—這個醜陋、骯髒、殘忍的罪犯—做你的丈夫和孩子的父親?那些婦女、男人或小男孩、小女孩和幼童—他們與烏克蘭(祐蘭任)或其他任何地方的政治毫無關係。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Nov. 28, 2022 Iryna Dovgan(f):他們把我囚禁了五天,那是很可怕的五天。我被當地的通敵分子審問。我被毆打、被羞辱,還要忍受不斷的折磨。有一次,我意識到我不再是一個人了。他們沒有把我當人看待。

Reporter(f):艾麗莎於頓涅茨克地區遭到俘虜時,正在拍攝一部紀錄片。她遭到一名俄羅斯指揮官的性虐待。

Alisa(f):他強迫我脫掉衣服,在他面前洗澡。之後,他不讓我穿任何衣服,只給我一條小毛巾。他把他的槍放在我面前,他正在清潔他的槍,他只是在享受他可以為所欲為的權力,而我什麼也做不了—幾乎赤身裸體地站在他旁邊。然後他試圖強暴我。

Reporter(f):我們在烏克蘭的團隊已經看到這方面的證據。我們在基輔郊外一處村莊的這所房子裡進行拍攝,據稱兩名俄羅斯士兵在這裡強暴了兩名烏克蘭婦女。其中一位是薇卡,她告訴我們為何她想分享她的遭遇。

Vika(f):我希望其他(遭到強暴)的女性也—我知道有很多人—不要保持沉默。你們需要說出來。他們需要受到懲罰。」

「Media Report from NBC News Apr. 11, 2022 Reporter(f):戰爭開始時,廿八歲的奧萊娜和她的丈夫薩沙住在霍斯托梅爾。三月初,當奧萊娜外出找水時,被俄羅斯軍隊俘虜,她說,她在一間一室公寓裡被扣為人質兩天。但情況隨即變得更糟。

Olena(f):他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推上車,然後開車把我帶到囚禁我們的同一棟大樓裡。並強暴了我。我甚至沒有試圖尖叫,因為周遭沒有任何人。我哭了出來…他很快做了他想做的事。我當時在想什麼?我只想著要如何活下去。上帝會審判他的。」

所以這是你們的公民,你的丈夫所能犯下的最嚴重的罪行。請告訴他們:「停止它!」否則他們都會下地獄。我意思是,永遠在地獄,像他們的領導人,一起下去。永遠在地獄裡—在那裡被燒烤、折磨、強暴和猥褻,還有各種懲罰。即使在戰爭期間,怎麼會有人計畫性地要他們的士兵強暴這些無害的婦女和兒童,小男孩和女孩,或是男人。又怎麼會有婦女鼓勵自己的丈夫殘忍、邪惡地強迫這些婦女接受這種折磨—強暴?

這超越了人類的範疇,超越了野獸的範疇。即使是叢林裡的野獸也不會這麼做。(對。)那麼,你們的領導人和你們的婦女希望它變成什麼樣的俄羅斯?你們希望它變成什麼樣的俄羅斯?我意思是,你們希望俄羅斯變成一個什麼樣的國家?什麼樣的?在整個世界上,你們怎能面對這個星球上的任何一個人?想一想吧!回家去吧!回去俄羅斯並向全世界道歉!但願人類會原諒你們。

有其他消息嗎?(有,有的,師父。)說吧。(人們批評威爾斯王妃—凱瑟琳王妃—佩戴了一枚價值一萬四千英鎊的昂貴鑽石胸針,在英國目前的經濟困難時期,在一次國宴上。有人說,她應該把這些錢捐給值得的慈善事業。)

我不知道這些人在想什麼。她是未來的英國王后—她應該穿戴像是來自沃爾瑪之類的東西嗎?(噢,不,不應如此,師父。)而且那是一場國宴,也是國王查爾斯三世的第一次國宴。何況他們有來自其他國家的貴賓,像是南非總統。(是的。)人們就是這樣。我的意思是說,也許這是她家族的祖傳之物,或是她的朋友們或親屬給她的。而且這是國王查爾斯三世的第一次宴會,所以當然,她希望展現出最好的樣子,以代表她的國家。(是,師父。)

況且在每個國家都有富人和窮人。你沒辦法的,就像我已經告訴你們的—所有這些瘋狂的戰爭和花費反而都是用於殺戮。而且即使英國沒有製造戰爭,在其他國家的戰爭也牽連了英國,於是他們也只好花費大量的錢在這方面,在這些戰爭上—從一戰和二戰開始就已經是這樣了。(是的,師父。)

不過在英國的體制中,他們確實會照顧人民,據我所知,比方說如果你的家庭有困難,孩子們沒有得到很好的照料,他們就會照顧那些孩子。(是。)而且如果父母不能很好地照顧孩子們,那麼這些孩子就會像女王的孩子們一樣,政府會照顧,為他們支付房子的、學校、大學的費用,以及孩子們需要的所有花費,直到他們長大成人,有了工作或是自己賺錢。(是的,師父。)這是非常好的制度。

每個國家都有窮人和富人,因為現今的世界就是這樣。(是的,師父。)這些錢並沒有花在真正好的目的上。比方說,一個壞的國家會感染其他國家。(對。)但即使威爾斯王妃凱瑟琳把那枚胸針捐給了任何慈善事業,也不會維持太久。(是,的確,對,是的。)即使她捐出她所有的東西,並且穿著睡衣,很抱歉,就去參加國宴,依然不能幫助整個國家,不會維持多久。(是,師父。)整個社會都必須改變各種制度。(是。)而且整個國家的公民都必須參與進來以提供幫助。(是的,師父。)

觀看更多
所有分集  (1/3)
觀看更多
最新
2024-05-26
2 次觀看
2024-05-25
604 次觀看
2024-05-24
209 次觀看
34:24

焦點新聞

59 次觀看
2024-05-24
59 次觀看
2024-05-24
988 次觀看
33:48

焦點新聞

163 次觀看
2024-05-23
163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