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鳳凰(十三集之四)2021.03.26

2021-05-11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因為主說:「只要我在這世界上,我就是世界之光。」當然,主仍然福佑我們,盡祂所能。透過明師或任何聖人、純潔的人,祂都能做到。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繼續犯罪,期望主的死會洗去我們的罪孽。不可能。

因此,就像耶穌一樣。因為他天生就是明師,所以他很快就會開悟,很快成為明師。但並非他所有的門徒都成為像他一樣的明師,具有那樣的靈性狀態。他們可以成為繼任者,但聖保羅或聖彼得不一定像主耶穌一樣具有高度靈性。(是,師父。)

在物質世界是不同的,也許學生可以超越老師。但在靈性領域是不同的,你必須天生就是如此,天生就是明師。(是,師父。)就像在某個王國一樣,王儲將會成為國王─天生就是國王。(是,師父。)出生後他就已經是王子,他是未來的國王。作為王子和未來的國王,他享有各種王室待遇。明師就像那樣。他們是天生的,他們為此而生。他們以前做過,也許這是他們這次的使命。(是,師父。)

即使我們都是平等的,我們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被選為明師。我們必須達到那個高度。我們可以,我們都可以,但必須首先做到這一點。(是。)我們所有人都可以成為大學教授,但我們必須學習。我們必須達到那個高度,為了要成為一名教授。明白嗎?(明白,師父。)好吧,我不知為什麼說這麼多。是什麼問題?好。

所以,就我自己的觀察,我想佛教僧侶,甚至是藏族僧侶,他們也吃肉,但他們有許多教理要學。他們沒有時間讓自己的思想被世上的任何不良的影響所利用。他們必須背誦許多經文。必須打許多手印,意思是用手指與雙手比出的特殊手勢。(是。)有很多東西要學習,所以非常忙碌。他們整天都得專注於此。這是一種根深蒂固傳統,一種民族宗教。

因此,即使藏族人民他們吃肉,但吃得不多。我不認為他們會喝酒,他們不允許喝酒。這點甚至很清楚地標明在一般的五戒當中,不能使用任何麻醉物,包括酒精。(是的,師父。)

但基督徒他們比較自由,他們可以喝酒。他們吃肉和各種東西,任何東西都吃。而且他們也沒有足夠的教理─僅有一部聖經。(是。)耶穌在世時間還不夠長,沒留給他們很多教導。他們並不被允許研讀其他人的學說。(對。)對他們來說就像是異端。

而年輕、有理想的神父,有著健全、強壯、美好的身軀;及體內激增的荷爾蒙,卻沒什麼可做的;(是。)還可自由體驗種種不同的事物;加上錯誤的信念,認為耶穌會救贖他們,即使他們犯了罪。(是的,師父。)這是非常錯誤的概念。因為主說:「只要我在這世界上,我就是世界之光。」當然,主仍然福佑我們,盡祂所能。透過明師或任何聖人、純潔的人,祂都能做到。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繼續犯罪,期望主的死會洗去我們的罪孽。不可能。(是,師父。)不可能。

即使只吃一個蘋果,上帝不會再接納你。因為那是不服從、不尊重上帝的誡命和權威。不僅僅是蘋果。(是,師父。)是的。(是,師父。)但上帝已經說過:「你與別的男人都沒有如同你與女人那樣的親密關係。」那很清楚了,是不是?(是,師父,很清楚。)不一定要屬於天主教教派,還有基督教的其他支派,他們也結婚生子,仍能當傳教士或傳道師。(是的,師父。)如今女性也能擔任,有些是這樣。(是。)

如果你真的把持不住,那就誠實以對。因為上帝在看著,天堂在注視著。上帝很寬容,但你不能一直像這樣嘲弄祂的規範和教義。(是的,師父。)也許祂會寬恕你一次,但你得真正謙卑地懺悔。你必須懺悔,知道自己確實有罪,而非只是像平常一樣,像在看場電影或像是一般外面的人,你可以結婚。如今,你也可以以男同性戀的身分結婚,所以何不誠實以對?解除你的神職,出去找個情人之類的。(是,師父。)甚至現在的法律也會保護你。

作為男同性戀者,或女同性戀者。現在都開放了,即使是名人,他們也公開與同性結婚。(是的,師父。)沒有人說什麼。人們支持並理解他們的愛,理解他們需要彼此在一起,作為伴侶、朋友,生命中值得信賴的朋友。(是的,師父。)

因為這輩子生活很孤獨、寂寞。長大之後,就必須承擔許多責任。沒有人真正了解你,又無法跟任何人訴說。你可以跟父母傾訴,但也是談其他的事。(是的,師父。)你下班回到家,想要有個人與你聊聊你辛苦的一天,(是。)跟彼此一起開懷大笑,談些沒有意義的話,只是為了放鬆你的心情,你們知道,(是的。)好讓你能在這個地球上生存下去。(是,師父。)因為要在這裡生存真的太難了。(對,真的如是,師父。)誰都是。(是,師父,對。)

所以除此之外,假如還有人譴責你,說你是個罪人,罪孽深重,我的天啊,不知他們如何生存。(對。)對他們真的太殘酷,對他們的頭腦、他們的心理、內心和情感太殘酷。(是。)他們會感到很害怕。心理負擔已經太重。(是,師父。)

直到最近,同性婚姻或同性關係才被認可。(是的。)但人們仍然不完全接受這一切,像男人娶女人一樣。(是,師父。)所以,他們已經背負所有這些複雜的負擔,或有罪或異常的感覺。(是,師父。)很傷心,已經很孤獨。比方說,如果我是牧師,如果我有權利祝福任何人,即使上帝告訴我:「不要祝福他們,他們是罪人。」我會說:「那麼,請您也別祝福我,因為我也是罪人。」在這世上很難避免罪業。我甚至覺得連吃蔬菜,都已經是有罪了。

在古老時代,甚至現在,耆那教的人在耆那教中,主摩訶毘羅教他們必須戴口罩,就像你們現在這樣。(是。)全世界都變耆那教了。因為主(大雄尊者),祂看到,當我們呼吸時,我們殺死許多昆蟲,看不見的細菌等。(是。)所以,祂叫你戴口罩,也是非常好的。(是,師父。)很衛生,所以萬一你生病,你不會把它傳給別人。(是的,師父。)因為有時候你生病了,但你還沒發覺。(沒錯,是的。)這樣也很好,不那麼有吸引力,所以也許那些神父比較不容易犯罪。(是。)

這真的是一種罪過,因為你是神職人員,穿著那種聖袍,就意味著你要將一生完全奉獻給上帝,全心全意,用你全部的靈魂,已將整個世界拋於腦後,而你心知肚明,你發誓要獨身,要是你做了這樣的事,特別是對未成年男孩、同性…因為大多數,他們有祭壇男孩,神職人員也大多是男人,到目前為止是這樣。(是。)現在他們允許一些婦女,但我用手指就算得出來,只有幾位婦女。那才是真正的罪惡。若要談罪惡,就來談談這個吧。(是,師父。)

而非那些男同性戀者,因為他們也無能為力。他們太孤獨了並感到負擔過重,且難過不已,由於社會的評斷與自身的複雜性,以致他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他們感覺自己不正常,且已感覺負擔過重。假如我們不能做些什麼,讓他們感覺更自信、快樂及正常,就別傷害他們。(是,師父。)不要傷害他們的感情。假如我們不能提供幫助,那就不要傷害,我說的是這個意思。(是,師父。)你不必祝福他們的婚姻,只要默默拒絕接受就好。(是,師父。)

不必在社會中規範他人,譴責六分之一的人口。六分之一人是跨性別者,或女同性戀或雙性戀。因此,別譴責地球上六分之一的人口。何況這只是官方數字,實際上可能更多,他們直到後來才意識到自己的性取向。(是,師父。)即使他們成人後,他們也不知道。

我替他們感到非常難過,為他們的處境感到心痛,因為這不是他們的錯。我已告訴過你們很多次,在身為男人和女人之間,你要經歷這個階段,如果還是一個男人時,沒有完全做完所有男性的事情,將逐步成為一名女性。在這過渡期間成為女同性戀或男同性戀者。不過倘若善盡責任,加上有足夠功德,那你就從前世為男人,這輩子直接轉為女人,(是。)(是,師父。)無須歷經過渡階段。(是,師父。)他們只是正處過渡期。

若上帝要指責同性戀者,我是指同性的人,彼此相愛,比方說若我是神職人員,祂卻不准我祝福他們,就只是因為這樣的罪,那我會對上帝說:「我還是會祝福他們,請祢把罪加在我身上。」因為身為人類,本該有同理心,知道人有情緒,知道人此生的艱辛,卻給別人多上一道枷鎖,使其處境更加悲慘孤立,(是,師父。)更絕望,更孤獨?!天哪!

不就是上帝把他們造成這樣的嗎!不然是誰創造他們的?你們認為是魔造的嗎?(不是,師父。)不是!所以上帝會原諒我,若我原諒同性戀者的罪。但我不認為他們比他人罪過更多,甚至更少。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