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孔子和項橐的故事(十三集之九) 2021.03.10

2021-05-03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所以拜託,為自己著想,不要犯這種罪。不要傷害你的朋友、你的同事、你的師父。不,我意思是在思想上、在心理上或言語上。那對你而言是很糟的事,極為糟糕。尤其在這最後審判期,沒人救得了你。

還有誰想提問?嗯,改變一下氣氛。否則,只有他問我,我回答他,人們可能會起訴我。

(師父,一些國家,例如美國、俄羅斯、中國、以色列和其他一些國家,)是。(這些國家是戰爭武器的主要研製者。)啊,我知道。他們提供武器給其他許多國家,他們以數十億或數兆的價格出售它們。你說得對,然後呢?你的問題是什麼?(我想問的是,由於製造這些槍枝和戰機等等,這些不僅用於戰爭,也用於日常生活中,也許殺害其他人和動物。)打獵等等,是。(他們聲稱他們製造這些武器,是為了保衛他們的國家,但其實不然。)是。(他們將武器賣給別國,是為了經濟的原因和其他理由。)是的。(我想知道製造武器並賣給其他國家所衍生的業力如何影響他們的國家─因為這些國家經常動盪─以及因為製造武器所承擔的業力,師父。)

當然會影響。佛陀規勸人們勿從事的邪惡行業之一就是製造武器。很久以前,有一次我告訴過你們。(是。)那是不好的生意之一。業障非常、非常深重,因為那是殺生;涉及殺生。他們不只是製造和販賣武器,在那之前他們也故意引發動亂。他們去與對立方交談,或找一些弱勢的人,或找一些野心勃勃的人製造麻煩,引發他們自己國內的戰爭或與其他國家的戰爭,這樣就能賣更多武器。他們總是找藉口或製造藉口,這樣他們國家的人民就會互相爭鬥,或與鄰居,或其他國家打仗。他們就是這麼做的。否則,他們如何銷售武器?(是的,師父。)

這些事我們講不完,關於人類彼此之間將永無休止…這也是因為躁進鬼魅、阿修羅界的影響、地獄的影響,使人們那樣聽從他們並以這種方式做事,傷害別人或發動戰爭,現在明白了嗎?(是的,師父。)但這也是因為世界的業力不斷累積,到達一個程度,幾乎就像阿修羅界能量或近似地獄的能量。同性相吸。然後地獄之門、阿修羅界之門將打開。那些壞的惡魔眾生會上來,在人類之間、人與動物之間或動物之間製造紛亂。(是的,師父。)情況就是這樣。所以,以整體來說,人類也參與了這個業力,我們不能只怪惡魔,就像那樣。同性相吸,事實如此。(是,師父。)

因此所有明師降世都勸導人們:「請展現仁慈,像天堂眾生一般,不要彼此交戰。不殺生,不說妄語,不邪淫,不賭博,不喝酒。」因這些會讓人降低能量,然後又做其他的錯事。然後就會像阿修羅眾生,低等級的阿修羅眾生或地獄眾生。品質、能量就會像他們,或幾乎跟他們一樣。然後他們就會上來,製造更多麻煩。他們靠這種能量壯大,為了上來我們世界製造麻煩。如果能量是完全純淨的,那他們就無法上來。這是問題所在。

通常來說,他們早就想製造麻煩給我們了。如果我們再給他們藉口,例如讓自己墮落到更低等級,因為自己的野心、不仁慈的思想和行動,而使能量變得不純淨,那他們就有更多藉口來傷害我們,或使我們做錯事去傷害他人。這就是為何許多明師都一直無法成功地帶領人們回天國的原因,你們現在明白了嗎?(明白,師父,謝謝師父。)還有問題嗎?

(師父,我有一個靈性問題。)說吧。(我知道在悠樂[越南]有很多修行人,他們修習不同的法門。他們住在山區,幾乎與出家人一樣,過著很簡單的生活。)是。(他們都宣稱自己在等待救世主。師父,有些人說耶穌基督轉世或彌勒佛等等。)是的,是的。(他們極為虔誠,這個無庸置疑。)對。(我只是想知道是什麼蒙蔽了他們,讓他們沒認出師父就是他們要找的人,應向其尋求印心的人?)

你問他們,為何問我?我也不了解,親愛的。我猜是業障。(是,好。)他們自己的業障、世界的業障。佛曾出現在他們面前,耶穌曾出現在他們面前,許多其他明師也一樣,但他們卻殺了他們。(是的,師父。)因此,至少這些出家人或隱居在山上的修行人,至少他們不會殺…我。如果你相信我是救世主,至少他們沒打擾我。(是。)他們不傷害我,不誹謗我。但有些徒弟卻這麼做。這一次是極其嚴格的。任何詆毀明師或好徒弟的人,都會下去那裡,你知道。

就像地獄的壞影響會蒙蔽人們一樣。苦難太多了,讓人們不記得任何事。就連阿難在佛陀面前,魔王都能讓他閉口不語。想像一下,你是何許人,如何能在地獄裡記得自己師父的名號?合邏輯嗎?(是,師父。)阿難,生生世世都與佛陀在一起。是親近的弟子,非常親近,很親密。一起生活的朋友,一起歷經許多世。最好的朋友仍然像那樣被噤聲─就在佛陀面前!他並非坐在千里之外,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明白,師父。)

所以拜託,為自己著想,不要犯這種罪。不要傷害你的朋友、你的同事、你的師父。不,我意思是在思想上、在心理上或言語上。那對你而言是很糟的事,極為糟糕。尤其在這最後審判期,沒人救得了你。所以拜託,拜託,拜託,多一個人崇拜我或少一個人崇拜我,對我毫無傷害。但對你有害,這是問題所在。(明白,師父。)

我是一個善良的人,更別提還是明師等等。如果你誹謗一個好人,你就是壞人。你會受到很嚴厲的懲罰,這合邏輯吧?我並非在威脅你們,這是否合乎邏輯?(是的,師父。)(是的,合乎邏輯。)不是威脅,對嗎?(對,師父。)這是實話。(是的。)

談到這個,我的脖子就很痛,真的,是肉體的痛。有比較開心的問題嗎?你們今天問的問題都不好。沒關係。(抱歉,師父。)我相信很多人想問那些問題,所以你們才會有靈感想問我。問吧。還有問題嗎?親愛的。

(師父,您剛才提到佛陀如何學會一種永遠住世的方法。師父,您學過那種方法嗎?)

我不想學,那不是我這一世的使命。(了解,師父。)這一次,我真的只想回「家」。我會儘量帶任何人回家。凡是稍微善待我,或只是和我在一起,或在我身邊,或相信我,甚至只是頂禮我的法相的人,我都會帶他回「家」,去我的淨土。否則我真不想再待下去。

我在這裡只是儘量做,為所有人保留這個星球。如果我能做到。(謝謝師父。)但業障堆積得如此之多,就連所有山脈堆在一起,都無法堆這麼高。所有的虛空都容納不了。累世的惡業超過幾百萬年,數十萬年以來的業障。每次淨化就會發生戰爭,有大流感、大流行病、重大疫情等等,而現在正是大淨化時期,重要時刻。(是,師父。)

事實上,我們的星球隨時可能消失。如果你有時間,每天都要不斷地打坐。(是,師父。)我正在盡力而為,但我不能保證什麼。(謝謝師父。)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