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孔子和項橐的故事(十三集之七) 2021.03.10

2021-05-01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那時他說可以安排。我說:「哦,你可以?你知道那很難吧?」然後他說:「噢,不難,跟這位王子見面不難。他非常單純、非常親切、非常真誠,很友善、平易近人。」我說:「喔,好。」結果他真的辦到了!他打電話請王子前來。

噢,我想告訴你們一件事,是發生在摩納哥的一個很有趣的故事。據那位告訴我的女孩說,這是一個真實故事。通常她擔任美容師,但也做女服務生,因為那裡的美容師,也許那裡有太多美容店。她沒有足夠的錢能自己開店。所以,我對所有的男女服務生都很好。也許你們現在知道了。(是的。)當然,因為她並不寬裕,還有一個兒子正在生病之類的,所以我常給她很多小費。然後,有一天她休假,她問我是否願意和她一起吃飯。因為我對她很好,所以她想邀請我去她家。我說:「噢,沒關係,妳每天在這裡工作,往往都得照顧別人。如果我去你家裡,妳就得下廚,然後還要清理。」大概是這樣。我真的記不清楚了,但是那段談話,但沒有什麼重要的。我只是要告訴你們原因。

然後我們一起出門,還有飯店的另一位工作人員,是一位男士。他是其中一位,我想也許是櫃台人員之類的。我忘了。她是服務生,他們是朋友。所以她說也可邀請他。所以我們三人一起去餐廳用餐之類的。然後那個男孩告訴我:「噢,您知道嗎?如果您想問阿爾貝王子什麼事的話…」那時他還是王子,還不是國王。不過他們仍稱他為王子。「因為她能幫您連繫他,她有他的電話號碼。」我說:「哇!你不應該透露這種事,知道嗎?那是他給她的私人電話號碼。」他說:「噢!沒關係。我們這裡是自由國家。他很好,是位平易近人的王子。他並不勢利,或好管閒事之類的。」是,我也有那樣的經驗。他是個非常好的男孩。

我造訪過摩納哥,因為有場服裝秀而路過。記得嗎?(記得,師父。)我們正等著要去下一站米蘭或之類的地方,我忘了。所以,於此之際,我們就待在尼斯。然後男孩子們跟我說,我們去摩納哥看一看。然後他們已經在那裡為我租了一間房子。所以我們和護法住一起,我是說也許是全體人員。當時我們沒有攝影師。我不記得了。有一些侍者和護法,男女眾都有。於是他們租了一間房子。不在摩納哥,但是在鄰近的法國。尼斯和摩納哥距離很近。(是的,師父。)他們在法國尼斯租了房子,但離摩納哥很近。

所以他們開車載我到摩納哥看看。我才有機會與王子交談。我之前並不認識他,我從來沒想過能認識他。想像得到嗎,是我的計程車司機從中撮合的。他說:「噢!您想見王子嗎?我能帶您去見他。我能安排會面。」我說:「哦?你?」我簡直不敢相信一位計程車司機能做到。我不記得他是哪裡人。他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可能是從美國來的非裔美國人。其實我沒問過他,我不在乎。通常,我從不問人們他們來自哪裡,為何是黑人,為何是白人,或膚色為何。因為我尊重每個人,對人一視同仁。但我簡直不敢相信一位計程車司機能與王子談話,還能安排我跟他會面。我說:「哦?你能嗎?」他說:「我當然可以。」我說:「怎麼會呢?你知道,在其他國家任何人要見王子都是極為不易的。」他說:「這位王子不難見,他非常平易近人、非常和藹可親。我會請他去見您。」

因為我們正要去我的…噢!天啊!我的司機、我的助理和我的護法,他們說:「師父,我們去這家王子的夜店吧。」「什,什麼?我們去夜店?」他們說:「是,非常好、非常棒,師父。」我說:「夜店通常很嘈雜,音樂震耳欲聾,我不知道是否能忍受。」他們說:「噢,這家夜店很棒,您可以坐在外面的花園,不會聽到那麼大聲。很天然的,有樹木、有池塘之類的。」我說:「哦,真的?好。」我猜他們自己想去。

就這樣,我當時也沒事。那時沒有無上師電視台,那時我只有一個司機以及幾位護法,他們其實只是在我身旁,並不怎麼護衛我。我們從來沒有槍之類的,他們怎能保護得了我?在我的印象中,他們甚至不懂功夫。他們只是在我身旁像朋友一樣,所以我們一起去。在很多國家,我們也是一起去。

那時我們有時裝秀,中間有空檔時,他們帶我四處走走。我們就這樣去那家夜店,有一位司機載我去。因為我們沒有車,所以我們乘坐兩輛或三輛計程車。我不記得有多少人了,我和大概至少四位所謂的護法兼司機。然後計程車司機告訴我:「噢,您知道那是摩納哥王子的夜店,是吧?」我說:「是的,我聽說了。那裡好嗎?很棒嗎?」他說:「噢,非常棒,上流人士會去那裡,王子也常去。」他說因為這樣,如果我想見王子,他可以為我安排。我有點半信半疑。那時我還年輕,我不記得了,差不多四十歲左右吧。

你們認為那算年輕嗎?(是的,師父。)嗯,相較於現在而言。那時我沒有皺紋,現在有一些,好幾條。小皺紋,但我不希望它們變成大皺紋,不想。

那時他說可以安排。我說:「哦,你可以?你知道那很難吧?」然後他說:「噢,不難,跟這位王子見面不難。他非常單純、非常親切、非常真誠,很友善、平易近人。」我說:「喔,好。」結果他真的辦到了!他打電話請王子前來。稍後我問他:「你怎麼辦到的?」他說:「我只是告訴他:『請為我來這裡見這位美麗的女士。』」他是說請王子為他前來。然後王子就來了,而且坐在我面前,我的三、四位護法就在旁邊,所以我們一點也不浪漫。噢!對我而言感覺很差。還包括他的保鑣,他們肯定有槍。他的那些保鏢有槍,我們沒有槍。但他們認為中國人會功夫,所以他們有點…他們給我一種虛假的安全感。(了解。)

你們還有興趣聽嗎?(是的,師父。)當然。我說這些是因為我們剛才提到古莫州長的性騷擾事件。噢,天哪。抱歉,我一直在流鼻水。上一次很完美,只是我得去另一個地方,這一次換成流鼻水。各位,抱歉。

對了,大家都睏了嗎?幾點鐘了?我總是不知道時間。告訴我現在幾點了。(十點四十七。)還早?(是。)我們今天開始得比較早。(是,師父。)這對我來說很好。我還有工作要做,而我可以做。時間尚早。

所以我們就坐在那裡,然後他真的說服王子前來見我。(哇!)所以我們坐著聊,聊著聊著,我不知道聊些什麼,隨意聊,一點都不浪漫,相信我,在這些守衛前面,還有其他人也在閒逛。夜店擠滿了人。我想王子去夜店有特定的時間,所以他們高朋滿座。他們還說其他的日子也是座無虛席。

講到哪裡了?我提這個是因他很友善,因為我見過他兩次。因為摩納哥很小,即使你住在我的旅館,你也會偶爾見到他。我沒在旅館裡看到他,只是,我不記得…啊,在紅十字會派對上。我贊助那裡的紅十字會,諸如此類的。在那個夜店,他甚至問我的電話號碼,我那時並沒有電話號碼。我有,但不是那裡的。我住在泰國,在泰國我有一間所房子,所以我給他泰國的號碼。我想他打電話過去,但沒人接。我忘了給他我的另一個名字,靈性的名字,如果他詢問這個名字,那麼通常他們會說,「不,沒有這樣的人住在這裡。」我們見面後,他很快就去了泰國。因為他問我住在哪裡,我說我住在泰國。當時我是住在那裡。他問我是不是泰國人,我說:「不是,我是悠樂(越南)人,」然後閒聊了一些。不記得我們談了什麼,我不記得了,記不起來。

他邀請我隔天去皇宮。我沒有回答是否要去。我沒有去。因為前幾天,在白天他們已帶我去皇宮,我和他們一起去,然後突然間所有的攝影機都轉向我,那嚇到了…那把我嚇壞了。所以當他邀我去皇宮時,我只是記得那件事,就保持沉默。我什麼也沒說。

他是位很友善的人,很有禮貌,也很單純。所以當我遇到這位美容師的女服務員,也是那家旅館的一位禮賓員時,他對我說那位女服務員也有他的電話號碼,我相信。我沒有多問,因為這幾次見到王子時,我對他的印象是這樣。我說:「噢,那太好了,你怎麼會有呢?」所以她告訴我這個故事。

嗯,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講這個故事,但…這是真實的故事。我覺得他們不會對她做任何事,或許女服務員已經退休。總之,我不會透露是哪位女服務員。所以,她告訴我她是如何和他產生友誼,也是指親密的友誼。那是他結婚之前的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當時他沒有女朋友,所以她有一段時間就像他的女朋友一樣。不知道他們為何分手,我沒有問。只是讓她述說故事,我只是傾聽。有一次她去了那家夜店,在我去的很久以前,很多年以前,當時王子是一位單身漢。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