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孔子和項橐的故事(十三集之十二) 2021.03.10

2021-05-06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你們要明白,孔子是一位學者、詩人。他的詩歌、散文都寫得很好,他在靈性上有很高的領悟。而他想做的就是幫助世界開悟,讓他們不再互相打仗,不再殺害動物或人類。(是的,師父。)那就是他的工作,他在那個時代的使命。

身為無上師,並不是什麼都知道!不過我告訴過大家,大家都知道我並非無所不知。對嗎?(是的,師父。)首先,人的大腦是有限的。第二,去探索所有這些世間知識的時間有限,而且這些知識日新月異。你們知道的,對嗎?(是的,師父。)即使現在,我們有蘋果手機,當新款的蘋果手機上市,大家都會瘋狂地搶購。甚至很早就起來,凌晨兩三點徹夜排隊,只為了最早得到一支最新型的蘋果手機。(是。)我們還會說:「噢,我的蘋果手機過時了。你的手機是舊款的。」「這手機無此應用程式,無『app』(音同上),無『down』(下)。」

我們忘了對自己所擁有的心懷感恩。因為在過去,我還在念高中時,只有政府人員才能夠彼此即時聯絡。他們有那種長型複雜的大機器。而且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無法彼此交談。必須使用摩斯電碼。「滴滴滴,答答滴答。」短短,長長。記得嗎?(記得。)他們在軍隊裡用這種方式互相聯繫。當他們在戰場上遇到緊急情況時,可以互相協助,當他們需要更多支援、更多士兵、更多單位前來協同作戰等等。或者,他們以前用那種方式發送電報。在那之前,我們沒有電話。一般人沒有這種通訊儀器。(是。)我記得我念高中時,完全沒有像這樣的東西。當時,我看了一些報紙的報導,說有人預測將來人們可以遠距交談。在那之後,又有人預測說,未來人們不僅能彼此交談,甚至可以看到彼此。(哇。)如今都已成真。(是的,師父。)我們有蘋果手機,能用Skype,像現在這樣交談。(是。)所有預測都成真了。

噢,哇!現在孔子有麻煩了。這個小男孩所講的是事實,對嗎?(是的,師父。)他事先已經知道了。我猜他在孔子來之前,已準備好所有這些問題。所以他才蓋好土城堡,在那裡等孔子。我猜他的父母已經印心,也許強迫他跟孔子印心,但他不喜歡。(噢!)所以,才準備了這一切。現在,孔子感到非常非常不自在,感到非常…「尷尬」英文怎麼說?緊張?不是。意思是不知所措。挫折。不只是挫折,不是。(茫然?)尷尬。無助或是什麼?(困惑?)不是困惑。茫然,並不是。你知道怎麼搜尋嗎?如果知道,就搜尋看看。(用谷歌搜尋。)還好這是在私底下。全部都是自己人。不然的話,人們看到你們在做什麼,會說:「啊!我們以為無上師電視台的人都很聰明!」不是要與小男孩對抗。不是,我也會認輸的。所有這些東西。我都不知道。還有很多東西我不知道。不管怎樣,像尷尬和…笨拙!

「所以,孔子在這個聰明孩子面前,他對所有的問答感覺非常尷尬。所以,項橐繼續:『先生,我可以再問您一些問題嗎?』他不等孔子回答,馬上就問。『先生,為什麼早晨太陽大,午時太陽小呢?』噢!孔子回答得太快了。他應該思考一下的。他立刻就回答了。他說:『啊!因為清晨,黎明時分,太陽離我們更近。』所以項橐盤問祂。『不,先生!那為何早晨的空氣涼爽,中午的時候,您說太陽離我們較遠,太陽卻感覺起來很熱?太陽使空氣變熱。』於是,孔子…」猜他做了什麼,告訴我。(他放棄了。)(也許他無話可說。)是,他長長地嘆了口氣。如果是我,我也這麼做。我在一開始就會這麼做,不要等到現在最後時刻。他被打敗了,一次又一次地像這樣。我一開始就嘆息了。在那個男孩回答了所有的問題之後,他就應該離開了。繞道離開城堡,走到路的一邊,然後消失,而且說類似這樣的話:「噢,我要參加共修。」我會像那樣說,我會說:「對不起,我很忙。我要編審無上師電視台的節目。我要參加共修。我有很多徒弟在等我。請原諒我!再見!」這樣我就不會更丟臉。

沒關係。你們要明白,孔子是一位學者、詩人。他的詩歌、散文都寫得很好,他在靈性上有很高的領悟。而他想做的就是幫助世界開悟,讓他們不再互相打仗,不再殺害動物或人類。(是的,師父。)那就是他的工作,他在那個時代的使命。

我想他沒時間閱讀其他的科學研究和成果。就像我現在,我並非無所不知。當有時間閱讀的時候,我知道一些事情。即使這次疫病大流行前,我不知道我有多久,有多少年沒看電視了。只有偶爾,當有些好電影時才看。那很稀有,像是「梅林傳奇」,記得嗎?(是,師父。)我們一起觀賞其中的一部分,我才能為你們解說聖人泰秀和的事。記得嗎?(記得。)就像那樣。否則,我什麼都不看。我不看新聞。只有當大流行病來了,我知道我必須了解,為了告訴你們該怎麼做,為了保護你們,保護許多其他人,盡可能保護更多人,任何傾聽我的人們。明白嗎?(明白,師父。)順道提一下,我也看到了很多其他不太好的新聞。那提醒了我,當我看到那些不公平、不正確事情時,我就無法視而不見。(是的,師父。)儘管我知道這對我不太安全。因為當你為別人辯護時,你總是會得罪某些人。這世界就是這樣。(是的,師父。)不僅僅是一、兩位,而是數以百萬計的人,這是以美國為例,(是的,師父。)當然,這是我的錯。我已經告訴過你們了。我從不責怪任何人,只怪我自己。我管太多事情了,擔心太多的人。

所以,「孔子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轉身對他的隨從和弟子們說:『哇,後生真的值得稱許。』」但在我之前讀過的一些其他出版物說道:「噢,後生真可畏,」諸如此類的。「後生可畏;後生見聞更為廣博。」所以別在意,這不重要。無論是值得稱許或害怕、畏懼,都差不多。他真的覺得謙卑,而且被打敗了。所以,為了要了解這些世俗的知識,我們真的應該好好觀察,好好思考。他無法回答所有問題,他應該多加觀察和全盤地思考。

當然,他並沒有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世俗知識上,這些東西與靈性修行與解脫沒有太大關係。因此,他沒有好好地學習和研究。(是的,師父。)所以,在《道德經》中,也有這樣的說法:「大智若愚。」智者和愚者看來類似,似乎相仿。他們在靈性修行上、在靈性智慧、在天堂都是睿智的,但在世俗的知識上,他們未必是聰慧的。印度也有一種說法,如果你擁有太多知識,會阻礙你的靈性領悟。也許是因為你的頭腦裝太滿了。或者也許因為,若你有太多世俗的知識,你會覺得太驕傲、自大,認為沒人比你知道更多。或你以自身的知識為傲,那麼你可能就不會追尋內在的智慧。那麼你可能會失去自己的王國,不容易找到王國。你可能不會失去它,但意思是,你將失去再次找到自己的王國,自己靈性光輝的機會。(是的,師父。)

世上許多有成就的人很少尋求靈性知識。他們很少來到任何一位大師跟前學習比生命中物質層面更多的東西。超越他們能看到的東西,他們能證明的東西,他們能觸摸的東西,他們能聽到的東西。(是的,師父。)所以,很少有知識淵博者對靈性感興趣,或在靈性上有高度成就。(是的,師父。)

那麼,現在我們…你們想知道那男孩後來怎麼樣了嗎?(是的,師父。)他在十一歲時就離開了自己的肉體。(噢。)在他遇見明師孔子四年之後。(噢。)那個地區的人們做了一個小紀念碑來紀念他,向這位天才表示敬意。他們叫他「天才青年」。就是這樣了。這就是這故事的結局。

哇!至目前為止,我們只讀了四、五則故事。而這本書很長。(哇。)這只是第一本書。(哇。)(哇。)這是我們所有閱讀過的。甚至跳過一、兩則故事,這是我們還沒有閱讀的。(哇!)很好!這樣很好。(是。)那我們就有時間見面了。(是的,師父。)因為我想,這些年來我已經告訴你們,你們能吸收的一切,以及我認為必要的一切。除了一些緊急或突然發生的事情,像新冠肺炎。我想我無法告訴你們更多,因為更高層次的天堂是無法描述的;你只能體驗它。即使我能描述,你又如何吸收或想像呢?(是的,師父。)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