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善用自己的智慧(十集之七) 2019.12.15

2020-11-30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說我們必須找個藉口回台北。我們一一結識了所有這些新朋友。因為外面的人也很友善,雖然是生意上的友善。他們也很高興,我們也都持純素,對他們來說是志同道合。他們喜愛相同理想的人,所以他們接待我們,哇,特別用心,全部都很棒。

我怕冷,多帶一個,結果現在沒用,好熱。我們又有冷氣了!(真棒!)我又能說話了!悄悄話。現在,一切都很便利。好,我們打坐,然後,四點吃飯;到了五點,就回家;六點,我就要工作了。食物都好嗎?大家?(很好。)偶爾吃沒關係,偶爾吃沒關係。你們在家裡吃得比較好,一定的,別在意。(好。)偶爾吃沒關係。我每天都得那樣吃,所以別抱怨啊。你們偶爾才吃一次。來看師父兩、三天,如果食物不好吃,你們別抱怨啊。(好。)因為如果你們抱怨,我也會想抱怨。我會寫信:「每天都吃一樣的,天啊!天天都吃一樣的。」在那邊,他們比較會煮,變化選擇很多。有時會做西班牙菜;有時是純素咖哩,道地的印度咖哩,做純素咖哩餃。有時會有悠樂(越南)純素春捲,真的。有時我們會有道地的不同菜餚,有時也自己動手做道地的純素三明治。(您讓我們都覺得餓了。)你們現在餓了嗎?(您形容後,感覺真好吃。)哦,是嗎?我真的很會形容。(對,對。)那是我唯一擅長的事,特別在我得不到它們時。我特意這麼說,他們會覺得心裡難受,因為他們什麼都沒給我。

我在台北的時候…你們知道台北是很棒的純素美食城市。我因故去過台北一次,我忘了,當然有時我會到處走走。嗯,對,我想起來了,我去山上閉關。閉關之後,我說:「我想吃點東西,我不想回家又吃一樣的,所以我們慰勞自己一下。上網查查哪裡有好吃的?」然後我們就去了,他們說就在附近。要不然,要開很久的車。在附近,有個悠樂(越南)餐廳─不是我的徒弟開的,不是我們同修開的,是外面的人開的。餐點真美味、真好吃!雖只是簡單的純素麵條,但口味真好。還有他們的純素三明治,悠樂(越南)式的,悠樂(越南)純素麵包,噢,天啊,好久沒吃了。好久,不知道有多少年,或是數十年、上百年沒吃到這道美食了,所以我一直吃個不停。我有位司機特別愛吃,無論放什麼在他面前,不論給他多少,他都會幫你吃光光。所以,我說:「哇!我們每天都該這樣做。」他吃飯的樣子,也讓我覺得自己很餓,多吃些,好好享受。然後我說:「真替自己難過,現在我們要回家了,又要吃一成不變的東西,幾乎每天都一模一樣。」因為他們大量採買,採購很多,就比較便宜。比方說,他們大概買了一百顆西瓜,我們就整月都得吃西瓜。量大,會比較便宜。或買兩千公斤馬鈴薯,然後連續兩個月都得吃,因為很便宜。至少那裡有乾淨的水。他們買了一大堆整簍的高麗菜,然後我們得在兩三個月,或大概最少一個月裡,把它們消耗完等等。

所以,根本不需要神通,也不必走到廚房查看,我已經知道今晚的餐桌上有什麼。所以,我說:「不行,我們去吃些好吃的。」所以我們去吃了悠樂(越南)食物,真好吃,好吃極了。我問說:「還有一些其他類似這樣的異國料理嗎?」他們說:「噢,師父,很多,甚至有墨西哥純素食。」噢,有「墨西媽」,「墨西媽」玉米捲餅,你說的是什麼?告訴我。(純素墨西哥粽。)純素墨西哥玉米捲餅。然後他們甚至還有一間義大利餐廳,有泰式、義式和墨式的純素食,我說:「哇!我在新地都在做什麼?這些都是我的最愛!」印度和墨西哥式純素食─噢,這些是我這一生,多年來的最愛。主要是我旅居各地。以前總是到處旅行,就連結婚那段期間也是,所以我嚐遍了各式美食。而現在只待在這裡。

那天我真的替自己感到難過。我說我們必須找個藉口回台北。我們一一結識了所有這些新朋友。因為外面的人也很友善,雖然是生意上的友善。他們也很高興,我們也都持純素,對他們來說是志同道合。他們喜愛相同理想的人,所以他們接待我們,哇,特別用心,全部都很棒。因為他們知道我們吃純素,我們說:「我們吃純素,所以請確認一切都是純素的。」「是,我們這裡只供應純素餐點。」太棒了,不用擔心。

侍者每天幫我帶食物來。通常,他們放在那邊,然後當我有空時,就出去拿進來放在桌上。所以昨天,我說:「一定又跟昨天一樣,對吧?」他說:「師父,差不多,除了馬鈴薯是水煮的,不是炒的。」或不用水煮,改用他法。或者不用切,整顆水煮。我問他:「嘿,你會不會想念那裡的食物?比這裡的好,對吧?」他說:「對,對,那裡變化多一點。」我說:「若你想念食物就回那裡,回去吃。」他說:「不,師父,還好。您在這裡,我就在這裡,我不會只為食物而去。」我說:「真的?哇,真有一點肉麻啊。噢,很好。」我說:「當然,我能,你也能,對吧?」他說:「對,沒問題。」他說:「喔,對我來說沒問題。」「無所謂。」意思是說,沒關係,對他來說都一樣。我想那並非百分百的真心話,但這樣也好。他不想讓我覺得難受。我想我該搬到台北。為何我還留在這裡?我也可以讓你們都搬走,我們去租旅館什麼的。你們付錢,我來吃。(我邀請您。)好啊!(好!)我們人不多,有時差不多有一百人,可包下整間旅館一整年。然後今天去印度餐廳,明天去墨西哥餐廳,後天去義大利餐廳,再隔天去悠樂(越南)餐廳,再隔天甚至去韓國餐廳!他們有純素韓食。噢,各種異國料理!

還有其他天,星期天去哪呢?吃泰式純素食,哇!對啦,我也餓了。(那您會讓我變成真正的快樂佛。)我跟你說有效吧。你已經很開心了,無需誇大其詞。「我們很高興能見到你,像這樣就很開心了,不用再逗我們開心。我們希望你圓潤點,但別過胖,因為這樣就必須背你,幫你推輪椅進大殿。」我們有些輪椅,可以做到。因為他們把食物放托盤,我無法全帶走,所以我把它放餐車上。事實上,他們給很多;很大的一份。剛剛那個是給大眾廚房。我有時吃不下,所以幾乎原封不動退回。我確實想念這些悠樂(越南)菜、墨西哥菜、韓國菜,義大利菜等等,還有泰國和印度菜。噢,全都是我的最愛!天啊!

台北人真幸福。即使這樣,並非所有人都吃純素。真丟臉!難道不是嗎?(是的。)台北人,你們真丟臉。你們應該都吃純素,因為太方便了!我真希望能跟他們交換。我就什麼都不用做─不用當明師,不用坐在這裡,可以品嚐所有美食。當然也有中式純素餐廳。到外面普通餐廳吃飯是一種享受,真的是這樣。

我不常去愛家吃飯,也許每兩年才去一次,只有需要時才會去。因為若去愛家,是工作。去自己的愛家餐廳吃飯,是工作而不是享受。我還受到過度的讚嘆,他們甚至還隆重地下跪,人們用怪異眼光看我。「為何她讓人下跪?」我不會讓任何人跪的。他們過來,叫著:「噢,師父!」直接從廚房跑出來:「噢,師父!」然後就跪在地上。我對地板感到抱歉,像那樣撲跪下去,很重。一百磅或更重的人像那樣跪下,有時二百磅,不一定。快樂的男佛們,開心的女佛們。好,還不只這樣。大家都把頭伸過來,放在我的(純素)湯上。放在桌子上,我的食物就在那邊,「師父,請加持我!」當然,我的湯喝起來就不一樣了。你現在才笑?為什麼要那麼久呢?翻譯的緣故。等到韓國人和悠樂(越南)人笑後,就翻譯完了。你們笑完了嗎?還有更多的事,不過我忘了。

外面的人對你一視同仁,他們不會來惹麻煩。有人認出我,但只說說。我心知肚明,也不說什麼。我假裝他們不知道,而他們假裝不認識我,直到我付錢時。我付錢後,他們問:「您住在哪裡?」「您是那個…?」我說:「看起來很像,很像,是吧?」他們說:「您不是嗎?」若我說我是,他們不敢相信。「是您?真的是您嗎?本人?是您本人嗎?」我說:「是,你問我,所以我必須說實話。」「噢!請讓我們拍照!」結果全餐廳的人都跑來。至少他們會等到我享用完晚餐之後,也不會把頭放到我的湯上或我的沙拉上。有時到結束都沒發現。但他們還是發現了,當我去付款時,他們靠近看著我。「啊?呃…嗯…」很有趣。說不出話來,只能「啊?嗯…嗯…啊…您是清海無上師,對嗎?素食者,是嗎?」

一開始,他們問:「您是素食者,是嗎?是純素食者,是嗎?」我說:「是。」「啊,是,我知道您是清海無上師,是嗎?是不是?」若我…我不能說不是,所以我說:「是,」他們一再反覆地問:「真的嗎?您本人嗎?清海無上師本人嗎?」所以我跟助理說:「告訴她。」我很不好意思,天哪。我不能在那邊說:「這裡!是我!明星來了。」一連問了十次,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大家都在看,也在聽,全餐廳的人都知道了。之前,他們沒注意到;他們一直在用餐,吃自己的麵,專注享用自己的沙拉。直到他們引起騷動,拍照等等,整個餐廳開始熱鬧起來。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