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善用自己的智慧(十集之六) 2019.12.15

2020-11-29
用語:English ,Mandarin Chinese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即使是簡單的地方不等於是糟糕、邋遢或是破舊不堪。簡單的地方也可以是漂亮且小巧可愛,非常溫馨舒適。我喜歡那些。

抱歉,我想今天不講主摩訶毗羅的故事了,我的題外話一直冒出來。當我說話或你們說話時,你們留在這裡加持大家,我坐在那裡就好了。這樣比較好。

我們真的需要智慧。不要因為印心後很安全,就覺得沒必要再成長。我們必須成長。

他們僱用外面的人來做徒弟做不來的事,台灣(福爾摩沙)同修無法完成的事,他們僱用外面的人來做。噢,那些人非常有禮貌。他們甚至為我連夜趕工,完成屋頂的採光罩。他們連夜趕工,一直做到三更半夜,那天還是除夕夜。對他們而言是最重要的,但他們留下來工作。我沒有要求,但他們知道我需要。

我住在屋頂,他們為我在屋頂上方加裝採光罩,他們工作到很晚。當然,後來我多付錢來答謝他們。我說:「這是給你家裡太太和小孩的。你回家時就說,這是過年的紅包,他們就不會抱怨為何你這麼晚還沒回家,也不會懷疑或許你跑到別的地方去。這筆錢可以證明。告訴他們可以打電話給我,給這裡的人,證明你們這段時間和員工們在這裡工作,許多人親眼看見。」他說:「沒關係啦,我們在工作,沒做什麼其他的事。」我說:「你和我都知道,但是你太太不知道。我們女人對先生和男伴是非常在意的,從來不會百分之百信任。總會有所保留,證明看看,好玩嘛。才有些事情可以思考,緊張刺激生活才精采,像是:『我們還在這裡,看看我們,我們很棒。』」

後來,我額外給更多錢,不只是加班費。他們不想拿。他們很尊敬我,雖然他們不是我徒弟,但尊敬我。因此,每個人都願意留下來工作。不過我額外給加班費和過年的紅包,除了給他們的部分,還額外給他們的家人。我說:「這個給你太太,告訴她為什麼有紅包,這樣她就不會抱怨,不會覺得傷心,不會以為你看待工作比家人重要,連除夕夜還要工作。我真的很感謝你們。沒想到你們加班工作,我真的非常感激,這樣今晚,我就可以住在這裡,不必住樓下的房間。」

我並不喜歡房間。那裡只是空蕩蕩的屋頂,後來他們為我搭帳篷,我在那裡很開心。真的,我捨不得離開。一直到我發現山洞後,才捨得離開。我馬上搬家,就像一見鍾情。但我在屋頂上很開心。我很滿意帳篷和採光罩,四處都很空曠。我真的很開心!打禪期間我必須住那裡。我必須忍耐到打禪結束,我得穿鞋子,不能像我喜歡的那樣在屋裡打赤腳走路。我穿拖鞋以防萬一。而且我不碰觸木門,有毒的門。我用布或其他東西或手肘上的衣袖,避免碰觸木門,以防萬一,因為我很敏感,我很脆弱,很嬌小。我是這裡最嬌小的,不是嗎?你們沒考慮到這一點?如果我不穿高跟鞋,你們根本看不到我。「師父在哪裡?她不見了!」

有一次,我在法國聖馬丁小中心,因為地方很小,我總是邀請西方人,邀請西方短住到小中心後面我的小木屋。然後我給純素麵包,即使只塗純素奶油,他們說:「噢,好吃。」我放任何東西,都說:「好吃,好吃。」無論給什麼都「好吃。」他們很喜歡,他們太想吃了,就算只能吃一口也好。因為是在我的住處,我沒穿高跟鞋,穿類似像這樣的。你們是否在那裡,我不記得。如果你們不記得,就是不在那裡。你們都不在,想像一下。你當時在那裡,你吃到我的純素麵包?(是。)看到沒?有一位證人。當然,我腳上穿著涼鞋,拖鞋。身上穿這種僧袍。為大家切純素麵包,塗上純素美乃滋之類的,或任何他們為我準備在冰箱裡的東西。我說:「多拿點麵包來。就算只有麵包,在他們眼中都像黃金。」噢,天啊,我從沒見過,就像餓鬼一樣。

他們已經吃過晚餐,這是額外的。但是每個人就像那樣。噢,天啊!我想我可開店賣給同修,一定能馬上賺幾百萬元。他們會爭先恐後,大排長龍,讓我更出名。甚至外面的人也會來跟著他們排隊。「這一定很好吃,因為很多人排隊。」他們不了解徒弟,他們會不計代價排隊,只要我在那兒,隊伍就會一直排一直排。如果我開臭豆腐店,噢,我保證,你們全都會站在那裡,整天流口水,一直回來光顧。

我當時在切純素麵包,還有一些人陸續進來,因為地方很小。那裡就像一條小走道,而我有一間小屋,大約兩米乘一米半,大概那樣。是那種現成的儲藏室,買來放在那裡,就可以入住。太棒了!我喜歡這種安排。我向來不喜歡大型建物,碰碰轟轟的聲響和水泥。我不覺得大小房間有何差異。幸好我也很嬌小。我喜歡這種速成、簡單的東西。住在裡面感覺就像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完成了某件事。當時我正在切純素麵包,你們其中一位師姊,她和她先生當時都在場,她從頭到腳又從腳到頭把我打量一遍,就說:「噢,師父沒穿高跟鞋,看起來真嬌小。」我說,她怎麼知道?我說:「你怎麼知道?你以前不知道嗎?很高興你現在注意到了。也許你的智慧眼開了。」

即使是簡單的地方不等於是糟糕、邋遢或是破舊不堪。簡單的地方也可以是漂亮且小巧可愛,非常溫馨舒適。我喜歡那些。我很忙,我不需要清理那麼多。那種可秒速清掃的房子,一秒,最多兩秒,很快速的。不需要許多東西,只要用一條毛巾,一條抹布就行。不需要吸塵器,又少了一樣東西。

告訴我,尼克,你看起來年長有智慧。我是說不老又有智慧。(老了,老了,我…)我們處境相同,別擔心,說吧。(我有一個房子,木頭地板已用了很久,但仍然保持得很新。每個人進來都會問:「你怎麼不塗上膠漆或那些會發亮的東西?」)打蠟,是嗎?(我說:「不,我喜歡那樣。」我會用吸塵器來打掃,我喜歡那樣。但每個人都喜歡那樣亮晶晶的,我不喜歡。)是,我知道。他們沒事可做。(是的。)就像你打了一點噴嚏,十個人會來告訴你:「吃這個,吃那個,去看醫生,他是好醫生,那個不行,我知道一種家庭偏方,試試看。」然後他們出於愛心,會給你好多種藥。(有些人會說:「你為何不把地板拆掉,重做新的?」)是,是。(我說:「不,我喜歡這樣,我喜歡簡單。」)

他們也這樣評論我在西班牙的老農舍。(我知道,同樣的情況。)我甚至不住在那兒,我住在外面的一間小屋,我自己買的。事實上那屋子真的太小,一米六乘一米九,但適合我的尺寸。裡面甚至有個加熱器,一台小電視,和一些掛鉤可以掛衣服。我買了一些小小正方形的東西,像是現成的,正方形的箱子像這樣,裡面有兩個抽屜。所以我買了十個。我把他們組在一起,就變成一張床。再把床墊或現有的東西放在上面,這樣就很好用了。我把衣服放在下面,我的工具,甚至鐵槌等等,是啊!鐵槌和螺絲起子,你料想不到的各式物品,一應俱全,井然有序。

然後我很開心,但他們說:「這房子…」任何工人來工作,都會給我一些建議。我說:「這也要計費嗎?也包含在你修水管的費用裡嗎?」只是開玩笑。

任何人去那裡,都會建議我:「拆掉吧,蓋個現代化的。」我說:「我沒住那裡,何必呢?就留在那裡當紀念。」如果變成廢墟,反正西班牙各地都有很多廢墟,只是加入他們罷了。我說:「你為何要照顧不需要也用不著的東西?法律沒明文規定。」但每個人來的人,來修路的人都會說:「你那房子已太老舊。」我說:「還能住啊,還很穩。」「你一定要蓋新的,我認識一個建築工,非常好,快又不貴。」我說:「不管便宜或貴,我就是不需要。」後來我累了,我就說:「好,也許我會考慮,如果有需要,會連絡你。快給我你的電話號碼。」然後他們就高興了。「打電話給我喔,我隨時可為您效勞。」我的天。

有時我沒打給他們,他們會打來說:「嗨,您的房子,現在如何了?」我說:「沒事,和以前一樣。你要去看看嗎?歡迎。」哦,天啊,我告訴你,人們不會懂的。他們沒事就讓自己忙碌,割草或是修剪植物。有些園藝植物,我也把它們移走了。就像那道圍籬,他們為了綠化或安全,就沿著圍牆栽種植物,但植物長得太茂密時,我不想要那樣。如果他們長得太高,我不修剪,會遮住視野。我不喜歡讓人修剪植物。除非有必要,我不要樹木被砍、被割。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