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善用自己的智慧(十集之二) 2019.12.15

2020-11-25
用語:English ,Mandarin Chinese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因為蓋大型建物會干擾到地球很多,犧牲很多樹木、植物和昆蟲,還有鳥類或松鼠他們棲息的環境。他們一直住在那兒。你不會知道他們何時築巢之類的,何時寶寶才剛出生,或是下了蛋。這對他們不是很好。

台灣(福爾摩沙)的前副總統,她前幾天再次拜訪我。不,上週,我想是上週六。然後我們聊天,互相交流,她說人們應該做這做那。有其他的組織正在規畫要蓋什麼建築,像是廟宇。我說:「我們不再蓋任何建築物,這些建築原本就有,所以我們就用。」因為蓋大型建物會干擾到地球很多,犧牲很多樹木、植物和昆蟲,還有鳥類或松鼠他們棲息的環境。他們一直住在那兒。你不會知道他們何時築巢之類的,何時寶寶才剛出生,或是下了蛋。這對他們不是很好。我真的不喜歡蓋東西,那耗費太多人力、時間、金錢和地球資源,而且得付出環境的代價。一想到要蓋什麼,我心理就覺得不太舒服。所以每當我找到一處山洞或是簡單的住所,我就喜歡待在那裡。那種方式我更快樂,完全不打擾到任何人。

但是你們的師兄姊告訴我:「師父,現在已經是廿一世紀,您不用再住在山洞。」我問:「為什麼?我是穴居婦人。很早之前大家就已知道,我已經習慣了。」但這裡的山洞年久失修,現在待在那裡會有危險,所以他們挖我出來。儘管如此,我還是不很想搬家,但我不希望大家為了我的安全擔憂,所以搬走是明智的決定。廿一世紀。

我們擁有許多個廿世紀,不僅僅廿一。廿一只是從主耶穌時代算起。在此之前我們早已存在,極久遠的時間。許多文明興起又沒落,許多明師來來去去或默默無聞,或名留千古,不可勝數。

起初,我們來自梵天,那是人類的起源。我們可以飛,我們擁有神通。我們可以心電感應,不需靠耳朵聽,我們可以看到千里之外。之後我們開始東吃西吃,吃下更多固態食物,我們也跟著更固體化,所以我們就無法飛行了。我們甚至開始吃生肉,殺害捕食其他弱小眾生。在那之後,我們發明了火,於是可能因為更好吃,又吃得更多了。然後我們發現其他植物搭配肉類等等之類的。然後我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粗糙,越來越沉重,心智也變得昏沉。我們的靈魂因為和心智、身體相連,也感到被拖累。結果我們就變成這樣:我們有這樣的外表,以及我們現在的行為。接著因為想吃更多,我們開始為食物爭鬥。再接下來,我們開始需要房子,因為身體變得衰弱。免疫系統─曾是更精細,更神聖、健全,隨著世代更迭,時光流逝,也變得越來越衰弱,因為我們吃了太多不同的東西和肉食等等。

為了生存,我們彼此爭鬥。然後我們需要政府規範法律,以制定規則。然後我們需要警察維護規定。然後不了解規定的人被送進監獄並變得憤慨,出來之後造反等等。業障一直越來越多。所以現在即使印心後,我們仍有業障。儘管魔王消失了,但業障已經存在,無法脫離身體,因為這就像是撕裂你的肉身。像是把血榨乾,或是從你的肉身把血榨乾那般。那是非常地痛苦。就肉體而言,或甚至就靈性上來說,這是不可能的。

寶貝,你可以伸展一下。伸展一下,或是我來示範,我不行。伸直,這是什麼?(您的侍者送來的。)噢,我想想。我會給他鑰匙,我忘了,我忘了他們會回去,所以把門鎖上了。請把這個給他,那位給你紙條的人。(好的。)謝謝。告訴他:「一把鑰匙都不能少。」開玩笑的,我相信他們。如果他們拿了我的衣服,我就有藉口不要再穿了。那很好,那是那裡唯一的貴重物。我不認為他們想要,然後他們說話會像師姊。

有時當我沒空,他們來我房子幫忙打掃,或是我需壯丁搬動家具。他們會穿著長袍,戴上手套等等,還有帽子,你們知道的,煮飯時戴的那種帽子,這樣頭髮才不會掉下來。他們來我的房子,也會穿特別的鞋子,這樣我就不用再打掃。他們戴手套,我就不會聞到汗臭味。有兩個不同的人;他們氣味都不同。一個人就已經受不了了。男眾的味道比女眾濃,我不知為什麼。怎麼了?你們吃了什麼?你們都吃了些什麼?(他們流汗。)流汗?你們不會流汗嗎?當然,相較於女眾,他們更賣力工作。養家餬口,負擔生計。然後我們像我上週那樣,批評他們,我說:「那味道讓我反胃。」但他們賣力工作,一定會流汗。千萬別想聞他們的襪子,你會昏倒。通常他們來我的屋子,會穿拖鞋進來,但仍穿著他們的襪子。即使他們在門口工作,我還是聞得到。我問:「你今天換襪子了嗎?」他說:「抱歉,師父,沒時間,急著來這裡。您在那裡還聞得到?」我說:「當然啊!」你認為我為何獨居?仍然單身。他們很容易流汗。所以他們穿著長袍,像是防護衣,就不會靠在我的沙發上,或是他們的襪子不會碰到什麼。有時他們忘了帶拖鞋,我說:「沒關係,就穿襪子進來吧,別穿髒鞋子進來就好。」因為鞋子有時沾染泥土,他們去了公共廁所等等。所以他們穿襪子進來。三天後,我還聞得到!如果我沒時間打掃,我就要聞三天。並沒有很濃,但聞得到,我知道有味道,因為那不是我的味道。總之,上週我開了不好的玩笑。你們原諒我吧?

我真的很愛你們,愛和喜歡是不同的。我無法同時愛和喜歡。有時我喜歡但不愛,很難同時又愛又喜歡,別問我。所以我在想,你們如何維持婚姻長久。我真的很佩服你們,我是說真的。我是說真的。(業障。)業障,是啊,有可能。不僅是為了孩子而留下,或為了銀行的共同帳戶,共繳的房貸,或不捨離開那輛豪華車而維持婚姻。不是那種人,而是那些真心深愛的人。有一次,你們一位師兄問我:「師父,您還會感到愛什麼人嗎?」我說:「什麼?我不知道什麼是愛。」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他問的那種愛,我不再知道那種愛。

我愛每個人,愛萬物,愛每個眾生,但我不知道那種愛。那其實很狹隘。當你說你愛某人,他也愛你的那一刻,這種佔有、焦慮和忌妒就開始悄悄地滲入。「他真的愛我嗎?他愛我,他不愛我。」「她愛我,她不愛我,不知道,不確定。」「他今天為何晚歸?他愛我,他出去了,他和別人出去,他不是和別人出去。他獨自坐在咖啡廳的一角,可能因為我們昨晚爭吵。哦,天啊!」沒完沒了,這些故事沒完沒了。就是這樣開始的,即使你不想要。即使最相愛的夫妻,這些事有時也會不知不覺進入你的頭腦製造麻煩。

頭腦會找麻煩。也許他只是喵了別的女人一眼就倒楣了。即使她不漂亮,但你認為她漂亮。這就是問題。即使另一個男人看來不那麼吸引人,但先生仍會想:「她為什麼看他?或是她只是假裝看那個方向,但她在看他,是嗎?」你認為他很有吸引力。在你心中,他是。也許她並不在意。很多時候,我和外面的人聊天,已婚的夫婦;他們真的珍惜彼此。不是每個人出去都會分心,注意其他的女人或是渴望別的人。並非如此。他們真的喜歡,也愛著彼此,這是快樂的事。這是很美好的事。這個人生非常孤單。如果你沒有芳鄰或朋友來你家走走坐坐,你獨自一人待在公寓,會感到很孤單。然後你出去,有人和你聊天,然後你想:「哦,這個人可能會是我的伴侶,我生活的伴侶。」諸如此類的事,在腦海中喋喋不休。所以我知道,你們星期天為何來這裡,也許沒有人找你聊天。不需要,對嗎?現在你有很多朋友。好,回到那個故事。

我們變得越來越沉重後,頭腦變得越來越遲鈍,所有感官變得更加真實,然後他們開始控制我們。像是鼻子喜歡聞愉悅的氣味;嘴巴想品味美食佳餚。越吃就越想吃,慢慢地,我們吃了太多。於是我們明瞭的事大不如前,我們的能力比之前遜色許多。我是指真正的能力。

之前,我們想要什麼,只是想要,就會出現。如今,我們可以祈禱,我們辛苦工作兩、三年,甚至貸款,就能得到我們想要的。真是多謝了!然後又再辛苦工作,支付利息。而且若你失去工作,是,你知道的。在一些國家,你可能因此在一夜之間,就成了無家可歸的人。你失去你的房子,失去一切,因為每樣東西都是貸款,或是貸了一半的款,沒有完全付清。

我在美國的時候,我看到很多人,在報上登廣告,「如果你每個月可以支付多少錢,請來接收我的房子。來看看,這是免費的。只要繼續支付,我無法負擔。」真的嗎?是嗎?師兄?(是。)我感到很心酸。我的天,他們辛苦工作。房貸付了一半或是繳了三分之二,如果你無法繼續支付,銀行或任何人會來接收。我想,天啊,不該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特別是在美國!很多國家的民眾都認為美國是個富裕的國家,人人安居樂業,但並不總是如此。當遇到經濟衰退期,他們是這麼說的,人們失去工作,他們沒有足夠的錢,根本顧不得其他的事,只能考慮到他們自身。有時全家都得搬到慈善收容所。一旦你失去工作,一旦你失去房子,沒有地址。你就無法找工作,因為你沒有通訊地址,事情接踵而來。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