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佛教故事:摩伽的故事(十集之五) 2015.09.12-13

2020-10-26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人類就可處理這些小事。其實不見得,是嗎?不見得。確實有時候,天神和動物認得出某些人的善良,但人類自己卻看不出來。

狗狗的獨立小屋,前廊也是給狗用的,不過大狗有單獨的小屋,因為他喜歡待在戶外。只有像天氣這麼冷時,我就必須把他拖進來,真的是用拖的,並威脅他:「你現在進來,不然我就…不給你純素骨頭、純素點心,什麼都不給。馬上進來,現在。」然後我們倆就開始爭奪主控權。他認為我嬌小簡單處理,但我用拖的,拖他進來。然後,我從裡面關上門,他就無法出去。但他喜歡待在戶外,非常忠於他自己的…護衛犬職責。即使下雨天,他只要聽到動靜就會跳起來衝出去,弄得全身溼透,然後我就得工作了,要幫他清洗、擦乾。他經常去查看灌木叢,幸好這裡沒多少灌木叢。他回來時,就像一朵花。那種很扎手的刺,很小的刺,沾黏在他身上,全身布滿一點一點的…真的,密密麻麻的。然後我又得工作了。他護衛我,我卻得像祕書般清除他身上所有的刺。噢,天啊!

談到無條件的愛。人們說狗會教你無條件的愛,對嗎?是啊,他們會教你什麼是無條件的愛,以及無條件的工作。他吃我的餐點,睡我的床。只要他喜歡,他就跳上來,我說:「嘿,嘿,這是我的。」但太晚了,到處都是爪印,床單滿是泥濘的爪印。然後我說:「好吧,好吧,你就留在床上。」然後我去前面,我待在走廊。待在其中一個小沙發,其實那不是沙發,而是平坦的木製收納箱。如果你放兩排六個或八個箱子,上面再加個床墊就成了沙發,裡面可存放東西。否則我沒空間,所以我坐在上面。後來,他厭倦了我的床就過來,然後來回踱步。我問:「怎麼了?」他看著我的沙發。然後我…他在等機會,等我進去拿東西時,就跳上我的沙發,又布滿了他的爪印。我就得清理我的床鋪,擦拭或更換床單。對,確實是無條件的愛。他只是看守這間根本無需看守的房子,卻儼然以此地的保衛者自居。他來之前,我離開時把房子上鎖,這麼多年來都沒問題。而現在,他覺得自己是房子的守護者,然後我就得做其他工作--一大堆工作。他的工作就是四處巡邏,而我就忙得不可開交,擦洗、打掃等一堆工作。我不能一直呼叫助手,因為有時是在深夜,所以我讓他們睡覺。即使是白天,我也不能一直呼叫他們,所以我自己動手。

但今天我很高興,因為兩個地方都修好了。很簡單,只要整個屋頂蓋上帆布就不會再漏雨了。了解我的意思嗎?雨水就會流下去,就算有縫隙也不會漏水。對,很簡單,狗屋的屋頂也一樣,很簡單,十分鐘就完成。但他們這些年來,都沒這麼做。俗話說:「人多好辦事」,但在這裡是「人多更多事」。俗語說,如果想把事情做好,就得親力親為,是嗎?但只是屋頂漏水,天啊!不是什麼很困難的事。我們到處都鋪蓋帆布和塑膠屋頂,所以他們應該知道才對。至少應該保護它,直到我回來。如果我看了不喜歡,我會說:「這不好,我不喜歡。」沒有,這段期間一直讓它漏水。所以我回來後,只好清洗所有衣物,擦拭所有東西,裡面都發霉了。這道理你們都懂,因為你們家裡有小孩。不算新鮮事,對嗎?聽起來很熟悉吧?難怪你們都沉默不語。一笑也不笑,臉上也沒表情,不覺得意外,毫無反應,面無表情,然後心裡想著:「有什麼大不了,這些我們都知道,師父怎麼現在才發現?如果她早點問我們,我們就會告訴她了。」我告訴你們,每個人來這裡,很多人進入我的生活,來到我的道場,來到我的身邊,只是為了當將軍或少校,就像軍中一樣。他們指揮其他人做事,有時還命令我,因為已經習慣指揮別人,當他們四周沒人時就指揮我。噢,多謝了,真的是這樣。

我們之前講到哪裡了?有人記得嗎?沒有?你們向阿難禱告,也許能想起來?好,我認為我們講到三十三天。(是。)還有以女孩「善法」為名的尖塔,她非常聰明。好,現在他們把會堂分成三部分--一間留給國王,一間給窮人,另一間給病人。對,好。對國王、窮人和病人,他們都一視同仁。提供相同的住宿條件,但不住在同一區,而是分開住。這卅三個年輕人也造了卅三個座位。噢,等一下。噢,天啊,我忘了,我必須交代他們。等一下,好嗎?我交代過了,但我忘記告訴他們要挑出狗的…因為他全身上下都是刺,就像春天盛開的花朵。我還以為他不是白狗,他看起來像有斑點的狗。叫什麼名字?忘了。(大麥町犬。)大麥町犬。噢,天啊!

這卅三個年輕人也造了卅三個座位,他們完成後,就對大象下達以下指令。噢,他們對大象下指令。「若有訪客坐在座椅上,就帶他到該座椅主人的屋裡住宿。那座椅的主人有責任款待這位客人,讓客人的腳和背部都得到按摩。」噢,哇!我想去那裡享受按摩,是的。「為客人提供硬食和軟食以及住宿;履行招待客人的職責。」哇!沒人這樣招待我,我要趁機抱怨一下。哇!他們是如何向大象下達這種指令?而且大象也可能會執行指令,哇!你們家裡有這種大象?(沒有。)好。我猜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大象,當時他們仍飲用清澈純淨的溪水或湖水。不像現在的汙水。當時人們沒讓大象服用大量抗生素之類的藥物,也沒餵養基改食物,而使他們全然混淆。所以也許大象能理解人類所說的一切。或者他們那時會用心靈感應之類的方法與大象溝通,或是每天訓練大象。因此,有訪客光臨時,大象會領路,那裡只有一頭大象,國王送他們的那頭大象。記得嗎?大象會引領訪客到座椅主人的屋子。當天,座椅主人會善盡東道主款待之責。哇!座椅主人,是的。所以卅三位年輕人輪流,輪到他們時,他們就會去為客人按摩。

摩伽種了一棵黑檀木。我大概知道,不過我也許沒見過。或者我也許見過,但不知道那就是黑檀木。「耶伯尼」是英文。「耶伯尼」或「伊伯尼」?(耶伯尼。)黑檀木靠近會堂,黑檀木樹下設置石椅。所有進入會堂的人看著尖塔都會唸出刻文,說:「這是善法的會堂。」噢,她的名字。我們再三提到她的名字,三十三個年輕人的名字卻沒出現過。「歡喜」心想:「蓋這座會堂的年輕人堅決不讓我們使用會堂,但『善法』運用智謀得到了一間廳堂。我也應採取行動,但我能做什麼呢?」其中一位女孩「歡喜」這樣自忖著。而後她有了以下想法:「光臨會堂的訪客會需要喝水和沐浴,我要找地方挖水池。」游泳池。由於歡喜促成浴池興建。第三個女孩「思惟」內心思忖:「善法捐贈了尖塔,歡喜促成浴池的興建。現在,我該怎麼辦?」而後她有了以下想法:「來到會堂的客人喝水、沐浴之後,他們準備離開時,我們應為他們戴花環。哇!我要籌建花園。」這樣就可以摘花編花環,戴在人們脖子上。於是「思惟」著手籌建一座美麗的花園。園裡栽種的花卉種類和數量都非常多,任誰也不可能說:「這花園裡沒栽種某某花卉或果樹。」意思是這花園蒐集了所有種類的花草樹木。她網羅了各種稀有珍貴的花草樹木,把它們都種在花園裡。現在,「善生」第四個女孩心想:「我是摩伽之母的兄弟的女兒,也是摩伽的妻子。」摩伽之母的兄弟的女兒?也是摩伽的妻子?表親,是嗎?他們那個時代有可能近親通婚?「摩伽工作的功德只歸屬於我,而我工作的功德…」聽起像「腐敗」。「加工鍛鐵」的「工」。「…我工作的功德只歸屬於他。」她還不是摩伽的妻子,但她自認為有可能成為他的妻子。因此,她什麼都不做,只花時間打扮自己,讓自己美美的。噢,天啊!做白日夢,嗯?很多人就像這樣。不想打坐,甚至不持戒,不想吃純素,但是想成佛。哈哈。如果你認為這個女孩是瘋狂的夢想家,也許她沒那麼瘋狂。

摩伽是否侍奉雙親,尊重家中長輩?有,他有,但…沒關係。說真話,不惡口,不中傷人,不貪婪,是嗎?我猜是指憎恨之類。還有不嗔怒。他因而也履行了七項戒律,內容如下:「如果一個人能夠奉養雙親,尊重家中長輩,言談溫文儒雅,不中傷人,不貪婪…說真話,能克制嗔怒,這樣的人,三十三天神就稱他為好人。」為何他需要三十三天神,或帝釋天稱他為好人?我們也能稱他為好人吧?可以嗎?對,這麼簡單。老是把天神扯進來。人類就可處理這些小事。其實不見得,是嗎?不見得。確實有時候,天神和動物認得出某些人的善良,但人類自己卻看不出來。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