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佛教故事:摩伽的故事(十集之七) 2015.09.12-13

2020-10-28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看見善生轉生,變成山洞裡的一隻鶴,他心想:「由於她過去沒做功德,這愚昧的女孩已轉生變成了動物。讓她做些功德並帶她到天界,是我的職責。」

我不停地被自己的笑話或咳嗽打斷。或許你們在想,我何時才會講完故事。你們要我快快講完嗎?好,帝釋端詳眾妻並獨自思量。「善法」已出生,且…好,結束。你們要這樣嗎?不要?(不要。)好,好,你們是老闆。以客為尊,印度人是這麼說的。不過我在那裡的時候,並沒受到老闆般的款待。沒有,我工作。無論去哪個道場,我都工作,我很樂意如此。每個人都愛我,包括古魯和他的太太,以及他的每一位司機。他們總想靠過來抱我,而我總溜之大吉。如果你對待訪客像對老闆一樣,你不會想抱她吧?不會對老闆那樣。所以在印度我沒當老闆。我不是在抱怨,只是如實陳述。

這個眾神的會堂廣達九百英里,是那個天界最富麗堂皇之處。每月的第八天,此處都會宣揚佛法。也許由明師親臨,或由明師其中一尊法身,以化身的方式,於每個月的第八天在不同地方示現,宣揚佛法。即使今日,當人們看到富麗堂皇的會場,仍會說:「這像善法堂,眾神的會堂。」「歡喜」壽終後,也轉生到該天界。那裡立刻湧現一座,名為「歡喜」的蓮花池。是因為功德的果報。在世時幫助興建會堂且供養眾人,所以她們一轉生天界,這些珍貴之物,輝煌的天界法堂及蓮池也隨著她們的轉生,同時出現。蓮花池名為「歡喜」,「歡喜」池同時驟現,範圍達五百英里。喔,比善法堂小,長度只有善法堂的一半。也許因為「善法」是最先想到供養的人,最切合所需。「思惟」壽終後,也轉生到該天界。與此同時,那裡就有了一處思惟的藤蔓園林,範圍達五百英里。她們在那裡帶領著剛有預知能力的眾天神,直到他們不再疑惑。「善生」壽終後,則轉生成山洞裡的白鶴。她什麼都沒供養,對嗎?連試都沒試,還以為她會擁有一切,因為摩伽王子會娶她。而他根本沒提及此事,可能根本沒正眼看她。這就是自私者的下場。什麼都不做,卻總想得到最好的。

有些同修也是這樣。所以有時我得運用不同的法門,因為經過這麼多年循循善誘:我們必須無私、互助,必須考慮別人多於自己或至少同等考量──卻都沒用,所以有時我得運用不同法門。我得請他們回家去。都已經過了好幾十年,還在原地踏步,這樣不好。必須回家或離開。沒必要繼續佔用我黃金屋裡的寶貴空間。事實上,這裡比佛陀的黃金園林還要珍貴。為什麼?因為太小了,寸土寸金,懂嗎?總是得請大家:「好,這裡有三個位子,那邊一個位子。還有多的,你過來,坐這裡。」不然就要去其他房間,比方說這樣,或坐外面,當然前提是沒有下雨。我好擔心,但我以為昨晚我們已經開示了。

伸直你的腿,我也要。示範一下,伸直。伸出來,放鬆,好嗎?因為我會講笑話、咳嗽、打噴嚏、笑,再等你們笑完;故事就永遠沒完沒了。如果覺得不舒服,就伸展一下。在這裡就像在自己家,自在放鬆,好嗎?我說「我的房子」,但你們知道這是你們的。我不知還有哪裡的房子現在仍是我的。我有好多房子,都變成你們的了。所以我不再說我的房子。我不住這裡了,因為我知道,它遲早都會被佔據…(被徒弟。)徒弟,是,你說的對。你怎麼知道?她怎麼猜到的?噢,好。看到了嗎?故事就是這樣不斷變長。我想結束,但那樣太無聊了。你們可以自己讀。為何我要唸給你們聽?懂我的意思嗎?不過你們被寵壞了;什麼都是師父做,一口一口餵你們所有的教理。你們可以自己讀。至少佛教徒都知道這些,或者可以自行閱讀。可以在網路上研究,自己閱讀,卻不做。全來這裡等著師父。師父也什麼都能唸。不只什麼都做,還什麼都能唸,好像徒弟們是文盲似的。這個各種語言都有,各種語言的翻譯版本:英文、悠樂(越南)文、中文、韓文等等。佛教界的這些翻譯人員在這摩登的數位時代,勤勤懇懇地傳揚佛法,我們讚揚他們,也感謝他們。如果我選了其他的悠樂(越南)文經典,還得再翻譯,那我就想退休了。

好,所以「善生」生前沒做任何供養,卻夢想著接管一切。之後她轉生成為人間一處山洞裡的鶴。這樣已經很好了,至少她沒下地獄。帝釋端詳眾妻,並獨自思量:「善法已轉生於此,歡喜與思惟亦然。」三個女孩於此。「如今善生轉生何處?」她們的轉生處他都知道。看見善生轉生,變成山洞裡的一隻鶴,他心想:「由於她過去沒做功德,這愚昧的女孩已轉生變成了動物。讓她做些功德並帶她到天界,是我的職責。」說完,他就變化身形,偽裝後去看她,並問道:「你在此做什麼呢?」那隻鶴回答:「師父,您是誰啊?」彼此問候的禮貌用語。但是如今,人們卻質疑為何你們稱我為師父。那時的人彼此沒什麼關聯,就已互稱師父。而我辛辛苦苦。至少教了你們幾句教理,一、兩句教理,對吧?「不能稱她為師父。」我不在意。多數時候,我向悠樂(越南)人自稱是「祺海」。「祺海」意思是二姊,還不是大姊呢。或有時自稱「祺卡」。視情況而定。意思是長子,就這樣。跟台灣(福爾摩沙)人,我也跟他們講同樣的話。你們有些人知道吧?是。跟他們講話時,有時我會自稱「師父」,因他們都叫我「師父」,我就跟著錄下來,再播放出來,忘了。但我不在乎什麼稱謂。她說:「師父,您是誰呀?」他說:「我是摩伽,你的丈夫。」他有四位妻妾。唯有這第四位不在天堂;因此他才去尋找她。真是好丈夫。「夫君,您轉生何處?」她如此問。「我轉生在三十三天,你可知你的同伴轉生何處?」意思是其他的女孩。

我不喜歡在大眾前露面,因為必須穿很多衣服來遮掩自己。不過至少在這裡,我覺得比較放鬆一點。只要穿我平常的家居服,我覺得就像在家裡,不必擔心那麼多。儘管如此,我們女眾仍需很多時間,穿戴一堆有的沒的。男眾可以坐在這裡,只穿件短褲,沒人會覺得不妥。是啊,有些大師是這樣,大家知道吧?或在印度…不,在美國也有一些大師是這樣。多方便啊。若我這樣,你們認為呢?連攝影師都會說:「師父,您在做什麼?」有一部電影,我想是法國電影。忘了是不是法國電影,片名是:《我的太太是演員》。在一部影片中,導演或是編劇與導演要求女主角必須脫衣,她拒絕了。他們一再催促後,她說:「如果在此拍攝的所有工作人員都沒穿衣服,那我就照做。」她以為沒人會願意,結果大家都照做了。不過那並不是裸體電影之類的。他們有些遮掩,就像有位女士會穿…有一種袋子,你們叫做什麼?一種穿戴在腰部,用來放錢、身分證之類的東西。(腰袋嗎?)那種袋子有個特別名稱。我有時也會帶,像腰帶,但前面有個袋子。(腰袋。)腰袋,對。她的前面就穿那個,然後把道具、相機等等掛在這邊。男士也這樣做。他們只露出…本來應該是裸體,但大家什麼都看不到。有點耍花招,懂我的意思嗎?很有趣。情況就像那樣,看起來也還好。他們從特定的角度拍攝,讓你看不到破綻。大家都去看那部電影,想看些特別畫面,結果什麼也沒有。只有腰袋、背帶和相機,懂我的意思嗎?或是穿件什麼,從上面垂到下面這裡。或掛著耳罩什麼的。當然女主角不得不這樣。不過真的很有趣,看起來很好笑,每個人身上都掛著東西,身上到處掛著。看起來很好笑。那原本也是一部喜劇片,真的很好笑。我為什麼講這個?我們之前說到哪兒了?

所以這位丈夫問她,帝釋天問她:「你可知你的同伴轉生至何處?」「不,夫君,我不知道。」一般你們會說:「不,親愛的,甜心。」但她說:「不,夫君。」這只是古時候對話的,翻譯而已。因此帝釋,她的丈夫說:「她們轉生到三十三天,成為我的妻子。」天神有太太?哇,那太好了!這樣就沒人害怕上天堂。你們男眾會愛去那裡。甚至還有四個太太,女眾不會喜歡,男眾會喜歡。但我不知道他們在上面,做些什麼。可能只是稱謂而已,或者也會?有誰知道?我從來不查看這些事情。可能類似,但方式不同。有點模仿自這世界。因為是欲界天,所以或許很類似。「你想去看看同伴嗎?」這位太太於是問:「我要怎麼去那裡?」帝釋說:「我會帶你去。」說完就將她放在掌心…我說過,和他們相比,我們看起來有多大…帝釋帶她到眾神的國度,並將她放在名為「歡喜」的蓮花池畔。接著他對那三位女孩說:「你們想見見以前的同伴善生嗎?」「陛下,她在哪兒?」「陛下」是國王的尊稱。「閣下」是對一般位階或高階人士的稱呼,或對一般、較低階者,都可以用這個敬稱。但是對國王或是王子,「陛下」的尊稱較適當。「她在名為歡喜的蓮花『槽』畔。」一定是蓮花池。翻譯有時會這樣;不可能是水槽,是嗎?聽起來像是用水泥蓋的。在天堂不可能是個水槽,是嗎?於是她們三位前去看她,她們驚呼:「天啊!瞧瞧這位高貴的女人花了整輩子裝扮她自己,到頭來呢?如今瞧瞧她的喙,看看她的腳,看看她的腿;她可真有美麗的外貌。」她們這樣嘲諷、揶揄她。說完後她們就離開了,只獨留她站在那裡。是,妻妾嘛,她們通常都不喜歡彼此,意料中的事吧?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