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佛教故事:摩伽的故事(十集之三) 2015.09.12

2020-10-24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朋友們,只有愛心能庇護我們。所以,保持平靜的心,別對任何人心懷怒氣。內心要對國王、村長,以及踩踏你們的大象充滿愛心。」這三十三個年輕人聽從他們領導者的告誡,他們散發的愛力如此大,連大象都不敢靠近他們。  

我們再回去印度。「王子被那樣推來推去,之後心想,他心裡想著:『這些人看起來都很高興。』」搶走他的位置後,當然啦。在他清理過、弄舒適後,那些人直接過來佔走,當然他們會高興。「既然我做的事會讓人高興,那一定是有功德的事。」他以自己為傲!我在火車上沒引以為榮。我那時心想:「天啊,他們要把我推到哪?」我沒時間多想或感到驕傲。

因此隔天,他就帶著鏟子,清理出很大很大一塊空地,像打穀場一樣大,也許像足球場這麼大。打穀場是一處人們清理出來搗打穀物的所在。打穀的時候,穀物會朝各方向濺出。不同人會到不同區塊搗打他們的穀物、稻米這類的穀物。所以應該是一大片空地。於是所有人都來站在那裡。天冷時,他甚至升火讓他們取暖,所以那個地方就成了大家喜歡去的場所。於是他心裡又想:「我應該肩負起將道路修整平坦的任務。」所以他一早就出發,開始動手把道路整理平坦,把需要修整的樹枝都砍下來清走。他把時間都用來做這些。

奇怪,他不是王子嗎?他都沒有隨從或馬匹幫他做那些工作嗎?也許在古代,古代的王子。我在非洲遇過一些王子,他們看起來不像王子,他們也像你我一樣工作。有一些王子代表非洲不同的部落。我也曾遇到一位國王,他只是住平常的小屋,不過卻有七位太太。太太們合作無間,和諧相處。至少當我在那裡時,在我面前是那樣,背後我就不知道了,我無法告訴你們。

有人看到他這樣做,就問他:「師傅,你在做什麼?」他回答詢問者:「師傅,我在踏出通向天堂的道路。」那人就說:「我想當你的夥伴。」他們翻譯得有點複雜,我把它弄簡單。「師傅,與我作伴吧。」他們禮貌地互稱「師傅」,也許等於現在的「先生」,彼此稱呼「先生」。「先生,與我作伴吧。對眾人而言,天堂是個好地方。」他是想靠做功德上天堂,所以他才說他走在通往天堂的道路。

看到這兩人這麼做,第三個人問了相同的問題,也得到相同的答覆,也同樣加入了他們。接著第四個、第五個,直到最後變成三十三個人。現在我們知道為什麼了。這些人一起用鏟子與斧頭,把道路修整平順,距離長達一、兩里格。我不知道那是多長,也許兩英里之類的?兩里格,那是多遠?現在有這種單位嗎?沒有,古代才有。就當作一、兩千英里吧。

村長看到他們這麼做,心裡想:「這不是他們該做的正業。」村長擔心繳稅的問題。「若他們一直這樣挖路,就不會繳稅了。如果他們去捕魚,到森林狩獵,或飲酒作樂之類的,我才可以從中獲利。」是啊,我就知道。了解我的意思嗎?意思是這些人沒有用處,不會繳稅。

所以他找他們來,問他們:「你們在做什麼呀?」「先生,我們正踏上通往天堂的道路。」「這不是老百姓該做的正業,你們應該去捕魚,並到森林狩獵,縱情豪飲,」意思是喝酒作樂,「享受舒適的生活。」但他們拒絕聽從他的建議。他越催促他們,他們越堅定地拒絕聽從。

最後,村長生氣了。他說「我要毀了他們!」他就跑到國王那裡,跟國王說:「國王陛下,我看到一幫盜賊在強行掠奪。」國王便回覆:「去抓他們來見我。」噢,可憐的國王!難免會遇到有人提供錯誤訊息,能怎麼辦呢?所以村長就逮捕那三十三個年輕人,把他們帶到國王面前。還沒有審問他們的作為,國王就下達旨令:「把他們送去給大象踩死。」

只因為他是村長,國王就相信他,而不相信那些年輕人。因為這是偏見。可能人們總認為:「年輕人都會做壞事,許多年輕人都會偷竊或做壞事。」就像在某些國家,人們總覺得年輕的黑人會做壞事,認為年輕的黑人都是壞人,甚至中老年的黑人也不好。要是有警察提報那些黑人不好,有人就會相信那些人一定不好。所以才發生許多悲劇,都是因為膚色,因為年齡,因為人類的偏見。就像這個情況一樣。

此時摩伽這樣勸諫他的同伴們:「朋友們,只有愛心能庇護我們。所以,保持平靜的心,別對任何人心懷怒氣。內心要對國王、村長,以及踩踏你們的大象充滿愛心。」這三十三個年輕人聽從他們領導者的告誡,他們散發的愛力如此大,連大象都不敢靠近他們。

國王聽聞此事後說:「如果大象看到這麼多人,就不敢冒險將他們踩踏在腳下。」也許大象害怕人群。「那就用厚草蓆將他們蓋住,然後再下令大象去踩踏他們。」意思是,大象看不到那麼多人後,也許就敢踩上去。所以村長就派人用厚草蓆蓋住那些人,再驅趕大象去踩踏他們。但大象在離很遠的地方,就再度轉身回去了。

國王聽到這樣後,他心想:「這其中必有緣故。」就叫人把這卅三位年輕人帶到他面前,問道:「朋友們,你們是否有什麼我所不知的隱情?」他們回答:「國王陛下,您是什麼意思呢?」國王說:「有人告訴我你們是一幫盜賊,你們在森林裡到處掠奪。」「國王陛下,這是誰說的?」「朋友們,村長是這樣報告我的。」「國王陛下,盜賊之說並非事實。其實,我們是在為自己清理一條上天堂的道路。我們做了這些、那些。村長試圖說服我們過邪惡的生活,我們拒絕聽從他的建議,他就對我們生氣,並決定毀掉我們。」

在這世上要做好事並不容易。並非如此。人人都稱頌善良、神聖與健全,甚至慈善工作,但那並非總是容易做到。即使我們團體裡,有時候也會這樣。有時候很好笑。有時候很讓人傷心,但有時候很好笑。因為人們道聽塗說,他們不求證事實,不想求證。不查明真相,就只管相信了,問題就在這裡。

那家美國報紙真是好笑。他們甚至說柯林頓是護士的小孩,但父親不一樣等等。他們懷疑如此,真是好笑。也許那適逢選舉期間。他們也說歐巴馬沒有出生證明,記得嗎?說他也許是從墨西哥邊境偷渡進去的。誰知道呢?噢,一群人大吵大鬧地問他:「如果你是無辜的,就拿出證明來!拿出你的出生證明,任何版本,長短都無所謂。」他們堅持要拿到為止。噢,天啊!因為他是黑人,你們也知道。

但我不是黑人,也有麻煩。我是黃種人,那有別的問題。甚至發生在我們團體內,真是很好笑的事。現在覺得好笑,但當時,我不知道要如何回應。就在最近,你們在聖馬丁打禪時,在我們沒搬來這裡前。我當時什麼都沒有,就直接去那裡。我沒期待有人幫我煮飯什麼的。也許當時心想自己煮就好,就像今年七月前那段期間一樣,那時我一直是自己煮些簡單的東西。然後有位悠樂(越南)師姊,她說她看到師父好瘦啊,用拐杖走路,所以她想為我準備食物,就煮給我吃了。後來她很快就得離開。所以我不知道,他們就安排其他人為我煮飯。我什麼都沒說,甚至不知道她要離開了。

抱歉,我好激動,提起這些事情,我都熱起來了。太熱了,笑太多了!想到這些空穴來風的事,太激動了。人們可以靠空氣過活,食氣者,也許是人道主義者,不是,從空氣造人者,像是製造空氣,空穴來風,無中生有。好酷。

我想跟你們說,近來的事,新的故事。八月或八月底時,大約在我們來這裡之前,那時每天煮給我吃的那位悠樂(越南)師姊即將離開,所以他們安排另一個人來。我原本不知情。他們說有人會從美國來。我問:「她叫什麼名字?」他們說:「阮」,是個悠樂(越南)同修。那位師姊說:「師父,悠樂(越南)人都姓阮。」我問:「她是誰?」她說:「我們不知道,他們只說姓阮。」她又說:「師父,悠樂(越南)人都姓阮,就像韓國人都姓金。」韓國人連吃的菜都叫「金」奇(泡菜)!所以我們笑成一團。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