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值此净化时期要觉醒并持纯素(六集之二) 2020.06.26

2020-07-21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躁进鬼魅都走了。(哇!太棒了!哇!)也许有几个漏网之鱼,但是成不了气候。(哇!了解,师父,谢谢您。)我早就知道了,后来天神也告诉我。(哇!)

 

我不明白人们为何不采取措施保护自己。看到这情景真令人心痛,人们拿自己的命在冒险,没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轻忽自己小孩的命、不在乎邻居或朋友的命、男朋友的命、先生的命、太太的命都没当一回事。因为自己染疫的话,也会传染给家人。(对,师父。)不自知之前就会传染,这就是问题所在。(了解,师父。)这种病甚至让人不知道自己是否已感染。(对。)就算被传染了,要过潜伏期才出现症状。了解吗?(懂,师父。)有时潜伏期超过十四天。据说在冷冻物体表面,这种病毒存活期甚至高达三个月。(哇。)许多人是这种病的无症状感染者,没人知道他被感染,连他本人也不知情。这种病因而才危险。(是,师父。)而且疫苗仍遥不可及。幸好现在已发现一些药,可以治疗部分病人。这些药有疗效,如专治炎症的常用药物,对病情也有帮助,因为新冠肺炎也是炎症。医学专家表示,人体会抵抗这个病毒的入侵。人体有时会过度反应,(是的,师父。)所以才会引发体内发炎。因此医生施用抗发炎药,给某些快要…的患者,老天爷。他们说这种药物只对重症患者有效。(是的,师父。)能想像吗?必须等到病重才能投药治疗。(噢。)并非每位患者都能治愈,对某些患者确实有帮助,但并非全面适用。患者无从得知自己到底会中百万乐透或落空。噢,天啊。我真的忧心忡忡,所以我才跟你们讲。但外面的人知道吧?或者他们不知道?(师父,他们知道。)如果他们知道,为何英国竟有成千上万人涌入海滩,英国疫情还在上升,还没下降吧?(还没。)(师父,政府有时未做很明确的指示,导致人民搞不清楚状况。医学顾问和专家都呼吁必须严格遵守各项规定,因为这很重要。但有时政治人物并未明确指示人民遵守,所以人民就四处外出,导致病毒传播。)是啊,这使疫情更恶化。(是的,师父。)

 

抗议行动根本无济于事。(没错,师父。)向政府抗议施压有何用,结果呢,好吧,政府让你出去工作,但你若因此染疫,对你的家人有好处吗?不要说你自己好了,即使你不在乎自己,难道也不在乎家人,朋友和动物同伴?连动物同伴也会遭感染。(是的,师父。)有些猫被隔离检疫,有些狗也是。(天哪。)我听说的。(是。)我看到报导,我没空看全部内容,浏览一下而已。浏览一下新闻,以防万一有什么讯息必须告诉大众或你们,尽可能保护你们和大众。(感谢师父。)不然,我不晓得多少年没看新闻或其他节目了。(谢谢师父。)我不需要,而且也太忙没时间看。(是,感谢师父。)我在闭关仍心系疫情,因为人们饱受疫病之苦;我岂能独享安宁。(了解,师父。)到处都有深受其苦的人。尤其是儿童和婴儿,真的饱受折磨,令人不忍卒睹。我不晓得人们何时才会觉醒。我看到纯素浪潮,现在越来越浩大。(巨大无比。)(是的。)不过仍不够大,不足以平息这场疫情。人们甚至不听专家警告,不顾生命危险贸然出门,只为了显示自己很酷。染疫可一点都不酷。比如,有些儿童,体内器官不断衰竭,因为这种病毒确实会到处攻击体内所有器官。病毒扩散很快,导致器官接连迅速衰竭。逐一或多重器官衰竭,让医生束手无策。不只是发烧或头痛,体内各器官也会日益衰竭。情况来得又急又快,期间病人饱受病痛折磨。家人同时也跟着受苦,事后还要承受哀痛,这就是问题所在。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小孩,小小年纪就这样夭折。(绝不希望如此。)那些家人会心碎不已。心碎,任谁都会伤心欲绝。我不断祈祷,但我无法多做些什么,只能祈祷和打坐,不然情况会更糟。(感谢师父。)好了,我言尽于此,你们保重就对了。(我们会保重,感谢师父。)(请师父也要保重。)

 

你们使用新餐厅了吗?(用了,师父。)因为那里有冷气。(对,师父,很凉。)你们吃东西时,若会热,就去餐厅。(好,师父。)通常你们那里不会太热,但吃热食时,会比较热。(确实,师父。)现在已经夏天了。(是的,师父。)你们应该去冷气房用餐,喝汤时才不会满头大汗。(感谢师父。)一边喝热汤一边冒汗,像平衡杆,平衡体温。(没错,师父。)那喝汤有什么用?如果改在冷气房用餐,汤喝起来会更可口。(确实如此,师父,是。)你们就不必手忙脚乱,一只手端着汤喝,另一只手则忙着挥汗。好忙,好忙。(是啊。)你们还需要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们没需要什么,师父。)(我们很好。)(师父,我们很快乐,谢谢您。)好,好。我只是想和你们聊一下,让你们知道我还活着。(感谢师父。)这样你们才会乖一点知道吗?不然你们可能会想:「啊,师父不在这里。(不会啦,师父。)她在哪里?她没看到我们。」我什么都看得到。(知道,师父。)你们知道吧?(是的,师父,我们知道。)我将苹果手机放在面前,但有时画面会自动关闭,不晓得为什么,我猜是因为我的呼吸或是我讲话太大声了。你们的电话没事吧?(师父,还可以。)也许你们录一半,我录一半,然后再合起来。总比没有好。(对,师父。)剩下的只是笑声和闲聊,这部分可以后制接回去。那是最简单的部分吧?(对,师父。)

 

知道吗?有一些很好的消息,不晓得能不能告诉你们,稍等一下。(师父,拜托。拜托师父告诉我们。)我知道,我知道。稍等一下,我得问问。我必须问问看,是否会造成影响。(好的,师父。)(感谢师父。)耐心稍等一下。躁进鬼魅都走了。(哇!太棒了!哇!)也许有几个漏网之鱼,但是成不了气候。(哇!了解,师父,谢谢您。)我早就知道了,后来天神也告诉我。甚至蜘蛛也跑进来,不知道他怎么溜进来的。我住在较文明的房间,大约五、六平方公尺。对我来说已经够大了。我必须打扫房间,小一点,不必打扫那么多,但还好,应付得来。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所以我问他:「你怎么进来的?」他说:「神通」。(哇!)比方,他将自己解体。古代有些人做得到。动物做得到。(哇!)有一则关于狗的故事,有只狗被关在屋子里,他的一位狗朋友在别的地方生病了。因此他就直接穿墙而出。(哇!)门锁和屋里的一切都原封不动。(哇!)照护者百思不解,狗是怎么出去的。窗户没开、门锁没动过,墙上没孔洞,毫无线索。照护者不知道狗去哪里,直到朋友从家中来电:「他在我家。」(哇。)大家都很讶异不已。真实故事。(是,师父。)我在某处看到这故事,或许你们也知道。有时,我很幸运,搭飞机时随手拿份报纸就看到这样的故事,或在电视上看到好消息,所以我才能告诉你们。(谢谢师父。)他(蜘蛛)跑进来,我说:「嗨!大家伙,怎么了?」我现在讲话像美国人。「怎么了?」我在美国住了好几年,大概四分之一美国化了。(了解,师父。)我会说以前不敢说的话,要看我有多生气。平常说不出口。我对蜘蛛说:「怎么了?有事要告诉我吗?」他是信使。他说:「对,要开心。所有躁进鬼魅都走了。」他是这么说的。(哇!)如实转述。我说:「还有别的吗?」好,好,继续,继续拍手。我自己也拍手,我用手拍自己,因为另一只手在忙。好,好。

 

知道吗,壁虎甚至…壁虎从没跟我说过话。你们知道蝾螈吗?(知道,师父。)那种背部多彩的壁虎,体型大于爬墙壁虎。(知道,师父。)他们也会爬墙,但大多栖息在户外花园。连他们也来告诉我…我开门一走出去,就看到他在门边。我洗好衣服,要拿去外面晾。我担心我一走动,他会跑掉。于是我说:「我等一下再晾衣服。」他却说:「没关系,我不怕您。」他就一直站在那里,意思是在那里纹风不动。(了解,师父。)直到告诉我这个讯息:「一些躁进的徒弟也走了。」他是这样说的,还说:「要开心。」我说:「谢谢,谢谢,非常谢谢你。」(谢谢您,哇!)我拍了几张他的相片,我寄出其中三张。我拍了很多张,因为起初我以为他可能会怕我,所以我离他很远。因此他的影像很小。后来他都没动,我就问:「我可以靠近点吗?」他什么都没说,所以我朝他越走越近,甚至就在他的正上方。我坐在他旁边,近距离拍了他的全身照,并删除所有小影像照,只保留影像较大的。然后我走到他正前方,拍了一张他的脸部特写,他还摆姿势让我拍。(哇!)他原本一动也不动,我说:「我要拍你的脸,」他就转向一边。(是。)然后再转向另一边,或往上看等等的姿势。但我只选了三张,因为对一只壁虎而言,这样够了吧?我说:「你会上电视,希望他们会选上你。上电视要通过选拔赛,因为许多动物要上电视,所以我希望他们会给你机会上电视。」接着他就动了一下,头朝这里、朝那里,但身体都没移动。(哇。)野生动物或壁虎,有人靠近时通常会跑开,对吗?(是的,师父。)他完全没跑开,乖乖待在那里。(哇。)我大概拍了十二张相片,他从头到尾都没动。我就坐在他正前方,因为他很小,假如你们看到他脸很大,表示我是贴很近拍的。(了解,师父。)我跟他相距大约十英寸,不对,十公分。(哇!)约在正前方十公分处。整个过程他都没跑开。那就表示动物想向你透露讯息,跟蜘蛛的情况一样。或他们眼睛会闪闪发光。(是。)就像这支红光笔。(雷射笔。)类似那样发光,但发不同颜色的光,不是红光。我只是比喻,让你们知道是什么样子,但颜色不一样,是金色的光。不是很远的光,而是像两支小手电筒,闪闪发光。这就表示他们要传讯息给你。

 

顺便告诉你们,我在浏览新闻时,看到一则新闻,报导美国某地一只大蜘蛛。当地有位女士看到一只大蜘蛛。她说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蜘蛛,比张开的手掌还大。(哇!)这让我想到:「喔,我以前见过。」记得我讲过一只很大的蜘蛛吗?(记得,师父。)我心里想:「我以前见过。」那位女士好害怕。她叫她先生把蜘蛛抓进一个大盒子,装进一个容器,(是。)又连络他们租屋的仲介。仲介来了并说:「乐意为你们带走他。」仲介是这么说的。(了解,师父。)那只蜘蛛却黏在窗子上,一动也不动(哇!)因此她先生才能抓到他。其实那只蜘蛛是想向那个家庭成员传讯。他的讯息是:「别爱错人。」(哇!)我不想告诉你们是谁,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我听到蜘蛛这么说,透过照片听到的。(哇。)不过,这对夫妇当然谁也没听到。(是。)我不想多谈他们的私事。(了解,师父。)反正你们也不认识他们,这无关紧要。我不知道他们住哪里,也忘记是哪里的报导。只记得蜘蛛说:「别爱错人。」能想像吗?他们可以示警。如果我认识那位女士,我会告诉她,但那不关我的事。我不能告诉她,我对谁都无可奉告。嗯,如果她付钱雇用我,我会告诉她。我连在闭关期间,也要跟蜘蛛说话,他就这样溜进来。(是,师父。)我知道报导中那只蜘蛛想要传达讯息。否则,人那么靠近窗户,他早就被吓跑了。窗户是透明的。(了解,师父。)他们看到人会跑掉。

 

昆虫一见到人就会跑开,连蛇也是。一些特殊情况除外,被躁进鬼魅或恶鬼驱使,看到人就不会跑开。不然,连蛇也会躲开人。(是,师父。)不然他们绝不敢靠近人。连老虎与狮子也一样,他们原本不会攻击人类。那些极罕见的情况是因为被某种力量驱使。或是被攻击者死辰已到,要在这种情况下命绝,他们只好攻击对方。不然,老虎和狮子根本不想吃我们。喔,我想那不会是我们,因为我们是纯素者,我们的血液平淡无味。像豆腐,味道像吃豆腐。他们的鼻子闻不到我们。我们闻起来腥味不够。肉食者要用很多调味料添加在肉里。不然,肉会索然无味。也许有刺鼻的腥味,像是鱼类的臭味。所以他们添加许多香料、大蒜、洋葱等等。(真的是这样。)因此在几哩外都闻得到他们身上的味道,也许这样才引起这些野兽的胃口。否则,他们懒得理人类。也许,天晓得,如今丛林与森林被大量砍伐。导致这些猛兽失去原有的栖息地与食物,也许他们会因为太饥饿或其他原因而攻击人类。我不知道,但还是很罕见。(是的,师父。)连野兽也很少攻击人类。(对,师父。)我不晓得为什么跟你们讲这么多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是,师父。)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