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凡悔改者得上天堂(三集之三) 2020.04.29

2020-05-11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如果要迅速扭转颓势,若我们「全面持纯素」,世界的能量会多快改变?病毒会彻底消失吗?)能量几乎立即就改变。只是因果已经启动,仍会持续一阵子,但相较于未全面持纯素时程会缩短。

 

我们该担心的不是疫情,令我心痛的不是疫情全球大流行,我心痛是因为那些吃肉的人会下地狱永远受苦刑,或者至少被刑罚数百年,取决于罪人吃了多少肉。我们的一位世界会会员,我徒弟,她曾造访地狱,亲眼目睹罪人被绞成碎肉。(喔,是。)每天被绞碎三、四、五次不等,依罪人吃过多少肉而定。(是的,师父。)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也俘虏灵魂,对世人犯的过错,以及所吃的每一口肉,都锱铢必较。(哇。)他不会善罢甘休,若有人毁坏他的创造物,他就会摧毁对方,让对方悔不当初。他诱惑世人犯错!然后加以惩罚,问题就在这里。因此,我讨厌这个家伙。我本来应该说:「没关系,我原谅你。」不,我不原谅!我不原谅这些众生。不原谅这些邪恶的众生。犯错的人类一旦悔改,我就原谅他们。(谢谢师父。)依循天堂的律法,我可以原谅他们所有人,只不过他们也必须尽他们的一份力。(是。)他们尽一%的力,我负责九十九%。(哇。)只要他们在内心忏悔,就可以上天堂。(哇,好的。)

诚心诚意地忏悔。(是,要如何才会实现?)我不知道,亲爱的。我努力数十年了,许多其他圣人及明师,自远古以来就一直努力,但魔王影响太强。(是。)因为我们温和而君子,他们则擅用神通、计谋,在人们耳边窃窃私语,用甜言蜜语百般诱惑。他们使出浑身解数,布下天罗地网。而圣人只有一、二位,他们的徒弟也没那么多。尤其是古时候,圣人的徒弟不多。(是。)现在我们比较多人,还有其他志同道合者,像其他的纯素推广团体。(是,师父。)纯素、素食、慈善团体,大家都一起工作。(是。)他们来自天堂,乘愿而来。(喔,明白。)(哇。)值此之际,都是为此而被派来的,所以大家通力合作。但人的习惯根深蒂固,习性难改。我并不怪他们。我只是感到非常遗憾。

例如,在我们头脑中,已深植某事,就像储存在电脑。(是。)即使将档案删除,有些专家仍可以找出来。(是的,那是真的。)一样的情况,但是这部「头脑电脑」所存的档案更难删除。它会进入潜意识中,没有人能将它删除,只有明师才能,在为人印心时删除。明师知道删除的秘法,(哇!)明师可以删除有缘人过去的业障及罪孽。(明白。)但是不能删除奠定此生基础的定业。(了解,是的。)当他们完成此生的施与受,就可以回去天堂,因为没有过去的业障,迫使他们轮回,(明白。)让他们再回来清付,重启施与受。懂吗?(懂,师父。)否则,没有人能解脱。此生的业障清付后,又造下或大或小的新业,于是再次陷入清付、施、受的轮回圈。因此群魔总是处心积虑诱惑人去做坏事,作恶的人必须再回来,即使是行善,也要回来享受福报。所以世上有钱有势的人,是投胎转世回来的,因为他们必须回来,享受前世行善的福报。因此无论做什么,都要归功于上帝,不要归功于自己。(好的。)

魔王会记下来,然后说:「好喔,她说她做了这件善事,她给了这个人一块钱。」所以,她当然必须回来享受,由于福报会倍增,她会因而很富有,甚或很出名。业障包括恶业与善业。行善者,必须享受善业,回来享受福报。所以无论做任何事,别认为是自己做的。为无上师电视台工作,也别认为是自己做的。每天都要心存感恩,感恩自己能够当一个很好、很好的工具,(是。)可以帮助他人,这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却是承蒙上帝的恩典,才能善尽己力。(是。)要随时心怀感恩。千万别归功于自己,绝不让我执藉机记录,以免魔王趁机清算业障。(好的,师父。)因为不论善业或恶业,都有利息。

 

(师父在上次通话曾提到,诸天对人类很宽容。此宽容可有原因?)有,我们祈祷。(是。)我们祈祷,我祈祷。我说过我是人类的律师,记得吗?(记得。)我说人类是无辜的。(是,师父。)人类是无辜的,不该怪罪人类。人类被推入海中沉浮,却被责怪弄湿或溺水。他们被困在这里,只能竭尽所能,以区区所知应对处境,因为所有智慧已被抹去,或被屏蔽、覆盖。(是。)再也无法洞悉任何事。他们只是因应情况行事。(明白,是。)这也是受魔王影响所致。

(师父是否有特别的祷词或方法,能与世人分享,帮助人类在此艰难时期,记得上帝?)都在我所有的开示中了。我不晓得是否对所有人都有帮助,但是的确帮助了一些人,因此才有这些徒弟。(是的,师父。)不过即使是徒弟,有些也还是在低等级,深受邪恶力量的影响,以致做错事。(是。)特别是对我。如果他们等级低,帮我做什么都是反效果,有时还会伤害我。魔王那股力量被带走了,但是仍有余毒渗入人心,尚未完全清除。(是的,师父。)以致他们无法了解。如果余毒尚未完全清除,他们就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明白。)他们不责怪吃动物,反而无的放矢:责怪谁去了什么地方,或谁去哪里传染给别人,也责怪一个实验室。(对。)绝口不提吃动物的恶习。这些人是认真的,他们真的责怪实验室。他们并没有捏造事实。他们没有为了互相指责,而捏造事实。还有一些政府,也互相指责,他们并没有捏造事实。他们是真的相信。(哇。)他们的头脑、心智,深受邪恶的影响。就像重症者,难以治愈。(对,师父。)但是刚染疫的人可以被治愈,轻症者也能被治愈。许多人根本毫无症状。那意味着有数百,至少…我查一下那个数字。(好。)至少数十亿人,目前至少有十五亿人被感染。(哇!)我是指带有那种病毒株,一种或别种病毒株,但是他们却毫无症状。所以,永远无法真正严密控制这种病。(无症状者会传染别人吗?)当然会!如果你身上擦香水,你因嗅觉失灵闻不到,这不表示别人也闻不到。如果你手上有泥巴,你因为眼盲而看不见,却能到处抹,墙上、桌上、别人身上,你手到之处就会有泥巴。不知者无罪不是藉口,魔鬼不会因此不惩罚你。你犯罪他们照样惩罚你,虽然你不知道那是罪行。(对,师父。)你是被迫犯下那项罪行。这个愚蠢而残忍的系统,让我厌恶至极,必须被终止。我会终止这个系统,只是对我而言拖太久了。

 

(师父,最近新闻报导,人们走上街头抗议因新冠疫情导致的封锁,例如美国。)是。(有些人也没戴口罩。师父对此有何看法?)非常令人担忧。(对。)你可以了解,你可以想像。(确实,是。)没人喜欢被禁足。没人喜欢。人们当然绝对不愿意,但政府也是情非得已。(是的,师父。)双方各有难处。人民不习惯一直长期待在家里。待在家数周或数个月,而且没工作。(对。)政府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他们也必须补助人民很多钱。(是的。)政府和公司都必须付钱补助。给数百万、数千万失业的人民及…(是。)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我多么希望世界没有这场疫情,因为人民被下禁足令,导致警察也必须额外工作以执法。(对,师父。)政府、人民和警察之间,因而弥漫着剑拔弩张的能量。(是的。)虽然民众明白,警察只是恪尽职守。(是的,师父。)政府也是为人民着想,他们担忧万一疫情加剧、失控,人人都会染疫,更糟的是染疫身亡。即使他们想工作,也因染疫或身亡,而难以为继。(噢。)目前死亡人数很多。有些国家的街头,屡见腐烂尸体,因为没人处理,而且处理的人手不足,有些人则不敢去处理,担心受到感染。(是的,天啊!)诸如此类。

政府当然是迫于无奈。首先,人民绝对不想被禁足。他们不习惯这种生活,他们想工作、赚更多钱。你看,即使政府提供社会补助,也无法如愿补助那么多,因为政府基金有限,而对象是数百万人民。所给的补助哪可能像人民有工作时的收入那么丰厚呢?(对。)有工作时,能掌控自己的收入。工作越多,所得越多。(是的,师父。)多兼一份或两份工作,就可赚更多钱,有更多工作时数,因此人民感到处处掣肘,而且担心家庭状况。钱不够用,他们要付贷款,付汽车保险费,有许多帐单要付。外面的人辛苦工作,只因他们的花费很多。拥有越多,必须工作越多。所以他们无法安心待在家里。我希望他们能诉诸打坐或一些瑜伽。至少对心灵和精神有益。但愿那样能稍有帮助,帮助他们安定心神,也帮他们提升意识。(是的,希望如此。谢谢师父。)他们也许因而能够坦然接受现况,并祈祷明天会更好。我相信政府情非得已。因为他们了解,人民视禁足为限制自由。在许多自由国家中,这是违宪的做法。(对。)我认为,政府并不希望祭出禁令。没有人希望如此,无论人民、政府或警察。每个人都喜欢和平且正常的生活。(是的,师父。)禁令一出,每个国家都损失惨重。因为企业关闭了。税收不足、劳动力不足,粮食和药品供应不足,各种用品都缺货。因为人民无法外出、无法工作、无法消费。许多食物,由于在餐厅、超市,或其他小商店卖不出去,许多相关食物都烂掉了。更多企业亏损更多钱,政府必须挹注更多基金,为各行各业纾困。没有政府愿意下禁足令。他们深知禁令有违民意。即使人民了解政府苦心,也无法只是坐困愁城。有些人受不了。(是的,师父。)他们的孩子有各种需求,家庭需要额外收入,而政府或公司补助有限。(是的,师父。)但有补助已经很好了。

想像一下,如果政府,没提供任何补助金。(是的,师父。)人民会饿死在家里。(噢,天啊。)有些国家,因人口太多或国家贫穷,万一政府没有纾困,人民的处境就更糟。他们一无所有。像有些国家,人民在街上叫卖东西,那就是他们的收入,所得仅能糊口,如今更苦不堪言…(好可怜。)他们已走投无路。(是的,师父。)每个人都感到绝望,他们心烦意乱,每天忧心如焚。每天都是坏消息,没有任何好消息。许多医生、护士、及医院工作人员,也因为染疫而殉职。医护人员站在最前线,很容易染疫。况且也没有足够装备来保护他们自己。对我们的世界而言,现状凄惨无比。(令人绝望。)是,随着疫情时间加长,我不知道,人们要何去何从,我不知道政府是否有足够的钱,继续发放补助。补助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失业的人。

我也为政府感到难过。因为他们不能禁足人民,又不能让人民出门,他们左右为难。他们也想随顺民意。有些政府,有些州或有些地区,已打算让步,让人民去上班。但是在许多地方,我听说在日本,他们认为没问题了,于是解除封锁,结果疫情马上升温。死亡和感染人数暴增。(噢,天啊。)这只是一个例子。疫情目前很可怕,我相信人民也不想抗议,给警察和自己造成麻烦,被关入牢狱或上铐等等。只是现在大家都很绝望。

人民迫切希望恢复正常,他们担心自己未来没钱。积蓄减少或归零,而政府也无计可施。他们想要帮助人民,想保护自己的人民。于是只好下禁足令,然后静观其变。有些领导人或政府,因而互相指责,因为他们忧心忡忡,为人民感到很绝望。(是的,师父。)每个领导者都想要帮助自己的人民。像这样,他们居高位,却束手无策。他们能做的最上策,就是保护人民,让人民留在家里,避免感染。(是的,师父。)万一是轻症病人,或是具有免疫力的无症状感染者,待在家就不会感染他人。(是的,师父。)(所以最好待在家里。)

为了人民的健康和生命,我认为应该等到感染确实获得控制为止。人们外出时,必须想办法保护自己。类似医院里,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全身彻底防护,直到确定一切获得控制。我也希望人们能自由活动。现状对他们而言很可怕。祈求上帝,祈求上帝。向上帝祈求。祈求上帝,让一切明朗与好转,让人们了解问题真正的根本原因。因为世界总是瘟疫不断,各种传染病和大流行病,因此,世人应该了解问题的根本原因。祈祷那天快快来到。我们无法只仰赖科学,科学只能暂时解决问题。若要一劳永逸,人类的行止必须更像上帝的儿女,或更像佛。(对,师父。)一切才能否极泰来。向上帝祈求。向天堂祈求。

这不只关乎金钱和工作。有些人只有一间很小的套房或公寓。真的非常小,例如在日本,东京或香港,土地非常珍贵。空间几乎不可能再扩展,人民生活在极为狭小的隔间公寓。比如一般公寓,大约四平方公尺,他们再隔为三到四间。明白吗?(明白。)每个人住一小间。平常他们如果可以出门,那就没关系。他们外出工作,然后到公园或商店,在餐厅吃完饭后,回家只是睡觉和洗澡,那就没关系。但是现在,他们完全无法出门。(是,师父。很难熬。)穷人受到的影响最大。因此他们才会爆发抗议。所以不能责怪他们,也不能责怪政府。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噢。)只能祈祷。(是,师父。)

 

(师父,如果要迅速扭转颓势,若我们「全面持纯素」,世界的能量会多快改变?病毒会彻底消失吗?)能量几乎立即就改变。只是因果已经启动,仍会持续一阵子,但相较于未全面持纯素时程会缩短。(了解。)他们必须找到疫苗。即使找到疫苗,也是由于天堂的恩典,由于善良的人、诸圣、诸贤和慈善人士,纯素者,以及,比方,我的徒弟或其他信众,外面的慈善团体等,各方的介入减少了因果报应所致。由于凝聚这股慈善能量,还有天堂的宽赦,报应才减到最少。(好。)也由于师父的介入。(感谢上帝,有师父在。)他们争论不休。业障仍然太深重。我也必须公平才行。如果人类继续折磨动物,有疫苗也无济于事。动物总有一天会死。人类却加诸折磨、监禁,施以丧心病狂的虐待。(对,师父。)邪恶的能量,会招来邪恶的能量。天堂无法坐视众生的痛苦哀号和伤心悲泣,比方无辜、聪慧、而和善的动物。(对,师父。)他们充满智慧、纯洁、和善、乐于助人。(对。)

 

(弟子们还能做什么吗?我知道我们正在做,但也许还有我们可效劳之处,也许走上街头或者,我也没有头绪,尽力唤醒大众。)已有许多团体走上街头,民众却置若罔闻,影响少数人。我们必须省下时间,用来打坐、祈祷。(是。)每个人各司其职。(好,了解。)这是其他团体的工作。(了解,师父。)他们仍然必须进行。当然,会有某种程度的影响。我们做不一样的事。我们必须在静默中祈祷,我们必须打坐,(好。)祈祷纯素世界到来。纯素世界将带来永久的世界和平,将带给众生慈善的能量,人类也含括其中,将因而不再得这种病。即使人类目前必须经历这场疫病,如果他们转而持纯素,未来将不再有任何大流行病,或流行病。(对。)这个世界大小疫情不断,是因为人类一直在杀生。回顾历史就知道。有黑死病或鼠疫,还有麻疹。如今连麻疹也死灰复燃,(噢,哇。)这是举例,还有伊波拉,在某些国家仍有病例。我们需要面对的,并非只有新冠肺炎病毒。并非只有那个病毒而已,是危机四伏,步步逼近。

人类如果继续吃野生动物或动物,很快就会再爆发,或酝酿另一场瘟疫。而且每次都束手无策,因为人类以前没遇过这些病毒。(对。)不了解这种病毒的特性,至今仍然不了解。大家都还在揣测,和交相指责。停止责怪彼此吧,指责没有用。全世界此刻当体认到大家要同舟共济。(对。)人类的共同敌人是恶魔,恶魔驱使大家吃肉犯罪,导致大家落得如此下场。大家要团结并认清真相,而且要终止这一切。从根源断除,浇树不是浇叶子,而是要浇树根。这一切的根源就是人类以残暴邪恶的方式,虐待其他众生,那些无辜、无助、无害、且有帮助的众生。(对。)动物是聪明善良、又有智慧的众生,是人类的帮手、老师,是人类的朋友和恩人。全球的纷纷扰扰,各种疾病、战争,根源就是残酷虐待动物。

 

(当纯素世界确实来临时,师父,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人类会怎么样?)和平、快乐,再也不会有那种病。也许由于此生的计画,难免以小病小痛清付。(对,师父。)因此,明师也必须承受。因为,人生在世,如果没有这些终身计画的蓝图,就无法存在于世。就像盖房子,必须有依循的蓝图。(对,师父。)而且蓝图已取得许可,不能无故更改。不能擅改。手中的蓝图和建筑计画,已通过政府批准。(是,了解。)要更改就必须重画一张。人生「重画一张」表示,必须死亡才能更改重来。但有些人毕生为非作歹,重画的蓝图只会更糟。他们无法改邪归正。必须转世回来自食恶果。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对,师父。)任何宗教的经典,都说得很清楚。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人们只是不想了解!恶魔的不良影响让他们变得既盲且聋又愚蠢。(是,师父。)我告诉你们的事情,就像阳光般清楚。对他们而言却是,「什么?你说什么?」他们甚至不了解,甚至什么都听不见。(是。)

「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是,师父。)这是《圣经》记载的。否则,一位明师降世,就足以拯救所有人。如今我们已摆脱魔王,所以,未来,灵魂不会再受困于此。(是,师父。)如果人们现在持纯素,除了小的或无可避免,今生非承受不可的前世因果业报,世上将不再有任何瘟疫,不会再有任何疾病—天下将永世太平。(哇。)每个人都会很快乐,食物不虞匮乏。五谷丰登再庆丰年。(人类会和动物成为朋友。)是,动物也会得到和平,所有众生皆得享和平。(太好了,迫不及待。)我知道,我正在努力。(谢谢您。)从来没有一天忘记过,没有一天不为此奋斗。(师父,我相信您,一定是的。)

 

(师父,您的宇宙价值,现在完好无损了吗?我记得上次…)是,是,是有些微损失,但我有更多的储备。每当我不得不见人时,就会有些微损失。我不见人,但有时会意外看到,这是举例。比方我一踏出门,那个人刚好在那里,就意外见到了。至今为止,仅损失一些,都可以处理。如果我必须出门,到另一个区域…我已经换了所在区域。该换地方了。我会在晚上行动,所以不会看到很多人。如果我现在必须和你们说话,若你们播出内容,我就会损失一些。如果是对全世界播出,我会损失很多。但我能补回来,别担心。不只是价值、灵性点数和身体健康,还有各式各样的问题。会有不利的事发生。但我告诉你,我已置生死于度外,所以还有什么好说的?(了解,谢谢您的爱,师父,谢谢您。)噢,这…是我的天命。以前我写了一首歌,〈心有何用?〉(是,很动人。)

 

(以下替另一位师姊提问,问不同的主题。师父可以分享更多关于最近提到的「非创造宇宙」吗?哪种众生住在那里?)你们从未听过,也无法想像的事,我要如何告诉你们?我无法告诉你们。我只是告诉你们,在Ihôs Kư之上,有这样的世界。永远不生不灭,非创造而来。就像上帝,我要如何描述上帝?(是。)除了说,上帝是永恒的爱力。(明白。)无法描述,因为不管在这个星球或任何星球,都没有众生和祂们相似,即使在Ihôs Kư也没有。(哇。)祂们和任何造物,都没有相似之处。就像万能的上帝。你知道,感觉到,或许你相信祂存在,她或他存在,却不知道祂的长相,你无法描述祂。(了解,师父。)第五界的众生,已经无法描述,影子宇宙之外的众生更别提了。(是,师父,谢谢您。)好。

 

(这是一位师兄的提问。侍奉上帝的人如何成为上帝更好的工具?师父是否有新建议或讯息能帮助那些侍奉上帝的人,在物质或灵性方面,更有能力胜任?)我也许知道,但是你们可能做不到。谦卑再谦卑和满怀敬意。(好,师父。)我这么说,好像在自抬身价,你们要尊敬你们的师父,(这是当然的。)那位拯救你们灵魂和好几代亲人的师父,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你们必须谦卑为怀。(好,师父。)你们是工具。要时时感恩上帝,让你们能做这份高雅的工作。绝不可认为是自己做的。因为一旦有这种想法,就会阻断加持力,阻断源源不绝的灵感。(好的,师父。)要时时保持谦卑,谦卑再谦卑,和感恩之心,如此而已。更谦卑些。(是的,要谦卑。)能的话就训练自己如是。问题在于,每个人都有我执。很难认为不是自己做的。你们明白这点,只是无法彻底落实。越能落实谦卑为怀,才华就会越发展,然后等级就越高。我只能告诉你们这样。

谦卑、感恩、满怀敬意。尊敬你们的师父。她代表高等天堂,代表万能的上帝,你们必须尊敬。(好的,师父。)如此你们会有更多功德,生活会更左右逢源,人生会更幸福、更光亮,打坐、工作、才华等等,一切都会更进步。然后,要谦卑。谦卑也包含了那份敬意和感恩之心。如果觉得重点太多,做到「谦卑」就好了,好吗?(好。)谦卑为怀。因为能谦卑为怀,就会觉得感恩。知道自己是无名小卒,对获赐的才华或一切,就会抱持感恩之心。(是,师父。)如果你谦卑,就会因获得印心而感恩,因为你的灵魂永远得救,你的许多代亲人,也永远得救。如果你谦卑,你也会尊敬你的师父,师父无条件地帮助你。总之,一句话:谦卑。谦卑再谦卑。

 

还有问题吗?(没有了。)你说有廿几个问题,我吓坏了。(嗯,列出的有廿个,但问题多少都有重复,师父已经一并回答了。)我长篇大论很出名。(谢谢您。)因为事情往往环环相扣。(是的。)灵性领域的讨论,永远无法非黑即白,那么清楚分明。(确实如此。)如果我已回答所有提问,那就太好了。(非常感谢您拨出时间。)我没那么害怕了。你说有廿几个问题时,我想,天啊!我们不就得聊好几个小时。好吧,就这样。谢谢你们大家,上次交代的工作,做得很好。(是的,师父。)这一次,我想,你们也会做得很好。(是,我们一样会尽心做。)我们微不足道。(好。)在这个物质世界,我依然很谦卑。你没看到,我确实如是。(是的。)我常常感谢所有天神。甚至今天,我请教战神一些问题,也感谢他。他在影子世界并非大神,但我仍然满怀敬意感谢他,真的!我恭敬地向他致敬,感谢他善尽职责。并感谢他回答我的问题。

但我无法透露这次对话。(了解,是的。)我必须交谈请益的对象,还有一些国家当地的神。每个国家都有一位天神,照看人类的所作所为。他不会干预任何事,只是负责记录。(是的。)然后才能将纪录内容,放进阿卡西图书馆。归档于所有人类的活动,巨细靡遗。无论你做什么、想什么,或者该做没做,全都记载在那里。(哇。)我们永远无法否认罪过,永远无法掩盖,隐瞒。我们在宇宙中无所遁形。(是的,师父。)我们有肉体,所以我们不会得知太多其他人的不道德行为,或隐藏的罪过,这未尝不是一种福气。要是我们知道,我们会恶心、呕吐,会没办法忍受,受不了他们的内在,不只是外在。我们目睹,动物如此受苦、受折磨,就已经这么痛苦,更别说知道其他人的罪恶思想和罪行。(是的,师父。)那些是肉眼看不见的。在这个物质世界,我们拥有肉身,是一种障碍,也是一种福气。

前天、昨天和今天,我和很多不同的天神,分别谈了不同的事情。我总是满怀感激。(是的,师父。)连我的狗告诉我什么事,我都很感激他们。(是。)我感谢我的狗,我感谢蜘蛛,我答应会带他们去天堂。(师父,您确实总是心存感激。)噢,我知道。(是,确实如此。)是,我的意思是,我要告诉你们这些,好让你们知道,我不只是口头告诉你们,我自己也身体力行。所以我明白个中深意。如果只是空口说白话,无法影响人们太多。(是的,师父。)所以我想你们可以受益于我的态度,我谦卑的能量,并且效法。(是的,感谢师父。)

为自己的谦卑祈祷。如果觉得自己不够谦卑,就这样祈祷:「请让我更谦卑,让我尽量谦卑,才能侍奉上帝,侍奉苦海众生,(好的,师父。)减轻他们的痛苦和悲伤。」(好,师父,我们会祈祷。)我的心再度被触动,我无法…我难以忘怀。(师父,我们会持续祈祷。)好,好。(非常感谢您。)

 

好,还有什么不清楚,可以问我。我说我吓坏了,但我并不那么害怕。你可以问我几百个问题。只要能帮助你,帮助你所有的同事,帮助世界,我很乐意坐整天来回答。(谢谢您,没问题了,我们的问题问完了。)很好,你们大家都很好。现在天气更好了,本来就应该更好。你们大家都快乐、健康,我很高兴,(是的。)很高兴。(谢谢您。)(上帝保佑,师父。)

我尽量在你们大家四周设下保护层。(噢,哇!)设好了!我也要求天神们保护你们。(谢谢您,非常感谢您。)如果身体有什么小毛病,偶尔有点头痛等等,有时可能是工作过度所致。(好。)这个肉体无法依我们想要的方式反应。(确实,是的。)休息一下,深呼吸,出去运动。(好。)做伏地挺身。(好。)一定要做,好吗?(好,我们一定做!)走进大自然、运动,这样可以提升免疫系统。要给身体所需的营养,要吃得好。(好的,师父。)吃得好并不代表贪吃。(不,当然不是。)各类营养都要摄取。(好。)营养要充足,而且打坐要够,这很重要。你们一天最少要打坐四小时。(好,师父。)否则,无法善尽职责。(是。)所以,即使你们工作,还是要继续打坐。好吗?(好,师父。)也许截稿那天没打坐,但事后必须补足。打坐更多。(好,谢谢,是的。)因为我们必须离开这里。(是的,师父。)就算我能带你们离开,但是我希望你们去更高等的境界。不只解脱三界而已。(好,感谢您。)还有,如果打坐,就能做好自己的工作。也能为自己的工作注入一些加持,自己则能消化我的和天堂的加持。打坐如同用餐,必定要做。(是的。)

上帝保佑你们所有人,上帝爱你们所有人。我爱你们。要善良,谦卑,心怀仁慈。(谢谢师父。)替我谢谢所有女孩子提出的所有问题,还有男孩子。(会的。)每次检查他们的节目时,我都会感谢他们。(是的,师父。)如果他们做得好的话,如果不好,那我会说,「不,这不好,不好。」也许会伤害他们的我执,但我必须如此。(当然,是的。)对,请告诉他们,我只是永远都必须实话实说。(是,师父。)好,谢谢你。(谢谢您。)我诚挚感谢你们大家,谦卑地感谢你们。再见。(再见。)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