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值此净化时期要觉醒并持纯素(六集之六) 2020.06.26

2020-07-25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因为这次也是在净化。净化整个星球。(了解,师父。)这些只是净化与警告,但人类如果不改变,情势就会恶化。

 

那只蜘蛛十四日又来了,不是我之前说过的蜘蛛,这是另一只。我倒着日期往回念。十四日,蜘蛛说:「顶礼您。」我很惊讶,因为以前他没这么说过。那些蜘蛛都没这么说过。听起来很像人类说的话。「我顶礼您。」蜘蛛耶。我问:「为什么?你居然能顶礼?」蜘蛛要怎么顶礼呢?想想看?我猜这只是一种说法。我只是跟他开玩笑。我说:「你居然能顶礼?」然后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您对众生的爱。」(哇。)我说:「你怎么知道呢?」他没有回答。所以我说:「好,谢谢你告诉我。祝安好,蜘蛛仔。」

「蜘蛛仔」是英文和德文的合体字。德国人称小巧可爱的人、物为「仔」。比如:「女孩仔」。意思是「小女孩」。(了解,师父。)他们会在某些人、物后,加上「仔」这个字。表示对方小巧而惹人爱。(了解。)所以我说:「蜘蛛仔,祝安好。」「蜘蛛」是英文,「仔」是德文。「仔」这个字,其实没什么含意。(了解。)只是若加在人、物之后,就知道对方惹人爱,很宝贝,又很娇小。(是的,师父。)不是庞然大物。他们也会说「小弟仔」,意思是「小兄弟」。(是的,师父。)

我又叮咛蜘蛛仔,我说:「要记得,只吃刚死掉的虫尸,被丢弃的虫尸,或吃花朵、水果等等。别去捕虫来吃。这样你往生时,我会带你『回家』。我也爱你。」我对那只蜘蛛这么说。我无论何时看到蜘蛛,都会这么叮咛他们。他们告诉我,他们现在了解了,不会再捕虫吃了。他们说他们从前不知道,所以吃肉。因而沦为蜘蛛,(了解。)虽然如此仍知道好多事,真是奇迹。(是,师父。)他们说这些他们都知道。所有蜘蛛都告诉我他们知道。

 

这里,我的狗告诉我,某某人是个很躁进的人,「对您不好,别留他。」我是指留在附近,别让他留在附近工作。(了解,师父。)我身边没人,完全没有。意思是「请他离开。」(了解,师父。)这里写了名字,但我不想告诉你们。我告诉我的狗儿,「是啊,天堂也这么说。(哇。)真丢脸!丢脸!」我那天是这么写的。

 

「十三日,星期六:为人类的极度残酷,再次痛哭。」因为我看到动物短片中,人类虐待动物的暴行。所以「下令所有天神,全面追捕所有躁进鬼魅,把他们永远关在地狱。」因为他们害人类变残酷。我因此为人类感到痛苦,对躁进鬼魅感到愤怒。所以我命令所有天神,将躁进鬼魅或恶灵,一网打尽。这里我只写着:「躁进鬼魅,把他们永远关入地狱。」(哇,感谢师父。)

 

六月十二日,星期五,蜘蛛再度来访。「别担心,和平将至。」「要多久?若还要这么久,何必告诉我?」上面写着还要多少年,但我不想告诉你们。然后他们说了别的事,但我不便奉告。「又来了?老调重弹。」我说:「我不想再听了。我对世界的领袖、俗世的领袖,甚至宗教界领袖,感到失望和愤怒。我今天对他们很气恼。」大部分领袖,或至少其中一些。「他们没有对症下药,只是隔靴搔痒。」(是的,师父。)那天我对自己这么说。我非常生气。事实上,我是对蜘蛛说,因为我四周没人,没人想听。既然蜘蛛在场,我就讲给他听:「我既挫折又愤怒。」

假如你说想吃什么是你的选择,且听我道来:请记住你每次将动物的肉、血、内脏、骨头或种种令人作呕的部位放进嘴里,你必须记住无数动物正为此而垂死,或为此而丧命。你嘴里那口动物产品,让动物因而被折磨惨死,许多人死于源自动物产品的传染病,和其他相关疾病,而你却提倡、鼓吹、支持、纵容动物产品。请记住,你必须对这些死者负全责,请三思吧!

此外,你每次在嘴里放进一块动物产品,就摧毁了一部分星球,摧毁后代子孙的未来。你必须对此负全责,即使没人怪你、控诉你,你的良心不会放过你。还有,你的子子孙孙会因为气候变迁,活在烈焰难耐的炼狱中,就因为你选择吃肉。

如果身为领导人,却不领导人民走向正途,其实就该引咎辞职。请原谅我直言不讳,身为领导人,不是只坐享高位特权,和伴随的一切奢华,忘了人民、孩童、动物,每天都痛苦煎熬,只因你嘴里那块肉,只因你怠忽职守,不设法使气候好转,拯救人民和动物的命。这会使你良心不安。你无法摆脱究责,因为天堂会记录每一笔。你心知肚明。所有经典都这么说。我根本无庸赘言。我不会为所说的话道歉,因为这些道理你都知道。

 

然后OU守护天神来了。你们知道OU吧?原本宇宙的守护天神。祂们再度说:「世界不和平,不是您的错。」我说:「谢谢祢的安慰,还是觉得很挫折、伤心,又生气。」我想这个我已经念过了,我不确定是否念过。是,我之前念过。我刚在想,那天另一位天神也说:「要开心,和平您很快会找到。」我问:世界和平或我的和平?祂们怎么回答?噢,我得戴眼镜!难怪我看不太清楚。你们的师父年事渐高,看到眼镜了吗?我知道。还让我这么辛苦工作,连闭关也要工作。(对不起。)我不怪你们。(谢谢师父。)我只是在抱怨,但不是怪你们。你们工作怎能尽如我意?每个人都不一样。我的层级比较高,我较资深。(是,师父。)

这里写着:「和平您很快会找到。」另一位天神,原本宇宙的天神,比原本宇宙守护天神,更早说这句话。两位说的都一样。我说:「谢谢,谢谢,谢谢祢,多快呢?」我总是会问时间,祂们就会回答,还要多久、多久等等。让我们拭目以待,若成真我就能公布日记。(对,师父,但愿能成真。)现在还不能公布,就写在这里。我在境界中看到某件事。我当时正为某些你们认识的人,感到很难过并宽恕他们,但我不想讲是谁。(了解,师父。)后来看到那个境界,我却不解其意。(了解。)我问:「我看到的境界,是什么意思?」祂们告诉我:「您爱敌人。」原本宇宙守护天神说的,祂们一向直言无讳。(是的,师父。)祂们说「您爱您的敌人。离开他们。」意指「别太靠近他们,在您精神里。」在我心里。别担心他们,顺其自然就好。蜘蛛再度进来说:「您的人,无上师电视台,爱您。」

我想这个之前念过了。我问我的鸟儿,和平还要多久才会到来。他们的回答都类似。我只是想确认,大家的回答都一致,因为我想听。即使我知道,听也高兴。(的确。)

六月十日:「我整天整晚辛苦工作,直到隔天晚上,好累!」没什么好事。那只蜘蛛又来了:「别担心!您的人爱您!」指无上师电视台团队,「以无私的大爱爱您。」哇,太好了!这跟躁进鬼魅说的相反,他们会颠倒是非黑白,因此有时候,我训斥他们:「走开」。(了解,师父。)「和无上师电视台的女孩们开会。」我只是写下来。其实没什么。只是标记那天我和她们有个会议。(了解,师父。)

我那只鸟儿Mirabeau,关于和平与纯素世界,也说了同样的话。(哇。)类似。有时候他们会来,因为我想念他们。有时我惦记他们,想念他们。我并不想绑住他们,但我确实想念他们。我很喜欢与动物共处,胜于与人类共处,很遗憾这么说。但我还是爱人类。这并不表示我不爱人类,我只是宁可有动物为伴。(了解,师父。)因为动物不会令我头痛,他们不会口是心非,他们不会耍诡计。(了解。)他们不会耍心机,他们的能量很健康、善良、纯净。他们的爱是无条件的。地球上许多人都缺乏这点。真令人难过。

所以我宁可与动物为伴。即使如此,我却不得不牺牲他们,勉强与人类为伍。多么矛盾又不合逻辑。我必须老实告诉你们。有时我对事情的安排,感到生气,凡是喜欢的,都不会有。不喜欢的却被强迫接受,或由于必要而不得不做。(这样不公平。)祂们也说:「要开心,和平将至…」「纯素世界快来了。」我问:「有多快?那对我来说不够快。」不过没关系,我必须有耐心。祂们说出了年和月份,(哇。)和日子。我在这里还写着,可能有点冒犯你们或任何人。「比较平静了,还可以。没有低等的能量,没有执着的爱,真好。感谢让我呼吸自由的空气。」我不是在对谁讲话,只是对着空气说。

 

下一个,这个是…「还是必须想个办法,怎么让我的狗来这里,又不必让人带他们来,以避开人类沉重的磁场。我想想办法。」我写着:「想一想,想一想。」我这么写。这则应该已经念给你们的师姊们听过了。其他的事情我不想讲。不太好的事。不过我写着:「独立与自由是相等的,为独立自由的人高兴。」好啦。(谢谢师父。)我想我们已经讲很多了,(是,师父。)或不多?我让你们离开吧,除非你们想问我其他事,那我可以回答。

(师父,既然躁进鬼魅都走了,人类现在是否更容易持纯素?)我期盼如此,但很难说。这个世界总是让我诧异。(是,师父。)我希望如此。(是,师父,我们希望。)因为这次也是在净化。净化整个星球。(了解,师父。)这些只是净化与警告,但人类如果不改变,情势就会恶化。放眼世界,火灾频传,史无前例。(是,师父。)森林大火、疾病四起,然后经济崩溃,人们还互相对抗。各处的寻常百姓,走上街头与警方对峙。不胜枚举。(是,师父。)许多国家都有,不只美国。从美国开始,其他国家也接连发生。甚至比利时、英国、法国。你们知道,对吗?或是不知道。(知道。)你们知道外面有抗议,对吗?(知道,师父。)一片混乱,也有人死亡,还有民众被踩过去,染疫的人则饱受病苦。

我只希望,躁进鬼魅、魔鬼与恶灵离开后,人类会觉醒,不过没那么容易。(是,师父。)就像一个喝醉酒的人,即使把酒从他身边拿走,但他之前已经喝很多,所以还是醉醺醺的。(是,没错。)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恢复,如果他能够恢复的话。因为酒精或毒品,有时候让人无法存活。(是,师父。)常常致人于死。情况类似长期酗酒,或吸毒的人。(是,师父。)有时候,有些人会复原,有些无法。(是,师父。)有些人还需要下辈子,或再次净化才能觉醒,才能从沉睡中醒来,摆脱无意识的心智状态。懂吗?(是,师父。)

 

还有问题吗?(没有了,师父。)没有?很好。(谢谢您。)那你们去休息、工作吧。我只是担心你们,工作太辛苦,有时… 还好吗?(还好,师父。)也许有一天,你们觉得太无聊,我再念故事给你们听。(谢谢师父。)你们喜欢吗?(喜欢。)(谢谢师父。)也许下次,还是你们现在想听?不,下次好了。(下次,师父,下次好了。谢谢师父。)

已经讲很久了,我也有点累,我一直在读经典,佛教经典与佛教故事,还有其他宗教故事。(是,师父。)很多。因为在闭关期间,我不应该看电视。我不应该工作,但我还是必须做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我尽量做快一点,然后我就可以打坐。我没打坐时,就看书,读一些经典与故事。(了解。)所以,我们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我们「解封」后或你们想听时,我就可以念,娱乐你们。(谢谢师父。)调剂一下。(谢谢师父。)让你们休息一下。(好的,师父。)今天你们已经休息够了。

好,保重。(好,请师父也保重。)爱你们,(我们也爱您。)上帝保佑你们。(师父,我们爱您。)下次见,要乖喔。(好的,谢谢师父,我们会乖,我们爱您。)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