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值此净化时期要觉醒并持纯素(六集之五) 2020.06.26

2020-07-24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只要全都改成有机纯素农业。补助转行的肉品业者。(对,师父。)他们的人生就会改变。如果有政府的补助金,他们就会改行。(对。)展开新人生。政府为何要等到人人都生病,无法工作、没有收入,只好发放纾困金给全民,导致国家破产呢?

 

地表即使人口拥挤,仍有许多土地。世界人口将达九十亿,目前是七十亿,对吗?(对,师父。)人口虽已七十亿,四处却仍有许多空间。就连台湾(福尔摩沙),如果有时间,到台湾(福尔摩沙)行驶在各道路上,甚至在高速公路上,会看到路旁仍有许多空旷的山林。当然那属于政府所有,不能随便去住在那里。不能带个帐篷就说:「哇,这是无主地!」如果是合法的,上去了,就随处可住,还有许多空间。我认为啦。(对。)

连在香港,信不信由你,也还有山林!(对,师父。)尚未开垦!我曾想在香港买地,让徒弟能去打坐,因为目前的小中心很小。给香港同修够用了,各国同修来就容纳不下。香港同修希望我留下来,我当时也很喜欢香港。当时,对我而言,香港在各方面都很自由、很进步。我遇到的香港人都很好。(了解,师父。)我认为在香港也许很好,却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尽管如此,香港还是有大地方,但是不够大。大得足以容纳两、三千,五千人,但我们超过那个数字了。对香港同修而言是很大,却不适合打禅等等。我确实买了一些新土地,给香港同修使用。他们自己买了一、两块,其他数块是我买的。还有整修我的小屋。就连香港和台湾(福尔摩沙)都有许多空地。

因此,地表还有数不尽的空地。(对。)比方,想拥有一大块地,可以去西伯利亚。也许以五万美元,就能买好几公顷。(对,师父。)独自拥有。是不是很棒呢?自由自在。(对。)辽阔、没邻居,不会有人窥探。狗可以尽情奔跑,不必替他们戴上牵绳。他们会累得跑不动,就不会乱跑。也许把他们放在某处,之后再去接回来。开车去把他们带回来。那会很自由。(对,师父。)

蒙古有个戈壁大沙漠,那里有居民。某些地区有水,因此有居民。所以,如果我们不方便或不舒服,可以全都去那里,他们会欢迎我们。沙漠居民很慷慨。(对。)他们都会在家里,留些食物和饮料,给进门的人享用。他们的家从不上锁。家里总是留有几天份的食物和饮料,给路过且有需要的旅者,自行取用。但多数旅者都很诚实,他们也自己带食物,但需要时可取用屋主的。旅者可留宿当地人家中,吃屋主的食物,睡屋主的床,喝屋主珍贵无比的水。他们将住家开放给旅者,真好心!(好温馨。)如果全世界都效法他们,岂不是太好了?(对,师父。)与其将食物丢弃,何不送给穷人呢?(对。)将食物扔掉,以维持高昂售价。许多农民、蔬果生产者,屡屡将过剩的蔬果丢弃,那些本可送给穷人,或食物银行之类的。

 

我们的世界仍百废待举。所以你们要撑下去。好吗?(好,师父。)「绑紧」自己,不是「吊着」自己,而是将自己「绑紧」在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我们与师父同在。)定下心来待着,别三心二意、见异思迁。有没有看到外面世界很乱?(对,师父。)你们即使出去,找得到工作吗?找得到自己的人生吗?能保证、保险吗?(不,师父,不能。)保险只是钱而已。没人能保证你的人生。(对,是的。)人生无常、变幻莫测。谁也没想到,新冠肺炎会找上门来。(对,师父。)(谁都料不到。)我们不断呼吁、警告,却没人在乎。

啊,天啊!为什么不改变呢?只要全都改成有机纯素农业。补助转行的肉品业者。(对,师父。)他们的人生就会改变。如果有政府的补助金,他们就会改行。(对。)展开新人生。政府为何要等到人人都生病,无法工作、没有收入,只好发放纾困金给全民,导致国家破产呢?(对,师父。)不晓得国家能否重振。我读过某则标题写着:新冠肺炎彻底击败该国。(对,师父。)某个国家真的被击垮了,不断债台高筑,也救不了人民的生命。为什么要等事到临头?已经知道的事,为什么还等着发生?

 

至少七十五%的疾病,是由动物引起的。(对,师父。)剩下的我想是遗传所致。但也因为祖先父母或祖父母吃肉,导致本身系统虚弱。病因潜藏成为家族疾病。如果祖先和上一代,采取清净的纯素饮食,或者至少吃素的话,事态就不致于如此严重。他们就不会把病遗传给可怜而宝贵的子孙。悠乐(越南)俗谚说:「父母吃太咸的食物,儿女会口渴。」(噢,有道理。)就像俗话说的,带有祖先的罪。祖先的罪代代相传。(对,师父。)俗话是这么说的。

我想,各国都有类似俗谚。在美国都怎么说?(他们说,祖先的罪,我们必须付出代价。类似师父刚才说的俗谚。)(我国也有类似说法。)他们说什么?(祖宗罪,儿孙担。意指,祖父的罪,会传给孙子。)祖父的罪会传给子孙。(对,就是这样。)那句话极有灵性意涵,那是另外一回事。悠乐(越南)俗谚还说,如果有人做坏事,或虐待别人,被害人会对加害人说:「请三思吧,替你的子孙积点功德。」类似这种说法。(对。)比方「别再伤天害理,免得祸延子孙。」也是这个意思。(对。)不只是吃咸的食物。总之,寓意都类似。(对。)好,还有什么?

 

我看我的日记。还有要讲的吗?那是刚才讲的,有关北极极光的事。噢,十四日,星期日,那只蜘蛛又来了。(哇。)他们现在一直围绕着我,随时来让我惊喜一番。我说:「嘿,伙伴,有事吗?」我称他们「伙伴。」「有事吗?」他对我说:引号:「顶礼您。」引号结束。(哇。)我说:「为什么?你居然能顶礼喔?」我不晓得这部分是否跟你们的师姊讲过了。也许讲过了?有吗?你们不知道。那场会议还没播出。(师父,还没播出。)

喔,你们知道吗?我本来只想打招呼而已,问你们是否都好,是否需要什么东西。喔,也想趁我还记得,叮咛你们一件事。我本想打电话叮咛你们,吹电扇时,别一直对着脸直吹。吹几分钟觉得凉爽就好,然后转吹身体其他部位,或从旁边吹。(好的,师父。)如果够凉爽了,就别直吹身体,因为你房间,或所在地方的灰尘,会被吹进你的鼻子。(好的,师父。)灰尘有时会夹杂不好的东西,如果不每天打扫,男众,我知道喔。(了解,师父。)因为我看到新闻指出,灰尘可能会致病,或使皮肤变干。你们可不喜欢这样,你们希望保持帅气。报导还指出,会使人喉咙痛和咳嗽,有时夜咳是有原因的…还有,如果在夜里被像沙粒般,几乎看不见的虫子叮咬,可能是居处的待机灯吸引他们进入室内。关掉或覆盖所有待机灯,就会比较安宁。

 

你们还听得到吗?(师父,听得到。)很好。我有两支手机。想像一下!一支用来录我漂亮的「老」面孔,另外一支则听你们讲话。(了解,师父。)(师父,现在清楚多了。)对,我用手机,才听得到你们的声音,因为市内电话不管用!是啊,我对科技不在行,我不在乎。我们想开会时就开会。比做太多准备好。太多准备,我就失去了。(了解,师父。)我会失去疼爱的感觉、失去耐心、失去灵感,诸如此类。(懂,师父。)我们不是机器。(对,师父。)总是那么正式或专业。我说:「几十年来,我每次在数千、数百人面前,一直都很专业。」(对,师父。)

我跟自己的家人讲话时,不必老是长时间准备,或等待专业设备等等,谁在乎呢?(对,师父。)我老了,面对事实吧。不管怎么修图美颜,我看起来都没年轻多少。(师父还是很好看。)人们依然爱我。(对,师父。)(您很美丽。)谁在乎我的外貌。(对,师父,我们爱您。)我有把握,人们爱我。(师父,我们爱您,人人都爱您。)自尊心很高强,我有证明,我的亲身体验可以证明。

 

看到我的狗吗?他们看起来像我吗?不。他们看起来英俊潇洒吗?不,但我好爱他们!(对,师父。)狗看起来都不像我们想像的一切。他们看起来不像我们吧?有些看起来像。有些狗看起来和他们的照护者很像,但不是所有的狗,看起来都像我吧?即使他们像或不像,我还是好爱他们。(对,师父。)你们知道这点。

我有时和照顾狗的人处不来,因为我好爱狗。我好爱狗,担心照顾者照顾不周。由于对狗的爱,我有时也有困扰,狗的照顾者会以为,我对狗比对他们好。事实并非如此。我只是比较呵护狗,因为狗就像小孩子。(了解,师父。)狗很依赖我们,我们把他们带进家里,他们现在要照我们的规定生活。不能在外面自由自在,和照顾自己。(对,师父。)所以必须好好照顾他们,我觉得我知道怎么照顾,就是这样而已。所以我才吩咐照顾者,应该怎么做。

比方在夏天要帮狗剪毛,即使有空调,最好还是帮他们剪毛。(对,师父。)他们外出散步时,才不会喘不过气,(了解,师父。)口水才不会流遍全星球。因为他们必须伸出舌头,流出口水才能降低体温。(对,师父。)但是照顾者有时不喜欢,因此而被数落,我也感到过意不去。我有时道歉,有时则否,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对的。(对,师父。)即使如此,没人喜欢被指出错误。我知道,我执会受伤。(对,师父。)由于狗的关系,而不是由于任何宝藏、金钱、工作或比美等等,我才与人意见不合。(对,师父。)没关系。我问:「为什么?」我为什么说… 喔,因为我中断这讯息,讲了吹电扇的注意事项。(对,师父。)

这是真的。我为了节省空调电费,有时晚上会吹电扇,我把电扇对着脸吹,以此降温,结果就咳嗽。喉咙会很干,到了早上几乎会痛。你们在夜里,如果因咳嗽醒来,就小口喝三口水。(好的,师父。)旁边随时放着干净的水,小口喝三口就好,不是大口喝。(好的,师父。)那是治疗方法。希望告诉你们以后,我还能保有。我每次告诉你们方法,之后对我就不灵了。放心,我有别的方法,也许有效。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