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动物对清海无上师无条件的爱(二集之二) 2020.03.30

2020-04-13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很担心我们的世界。但愿能出现奇迹。我正在为此祈祷并闭关打坐。(是的,师父。)世界和平比较简单。(哇!是的。)世界和平会先实现。(是,师父。)虽说纯素世界,世界和平,但是世界和平却先来到。问题是,若无纯素世界,世界和平就难以持续。(是的,师父。)因为杀生的业障会招来杀生的果报。(是的。)就算众天神和诸天都在帮忙,但是人类必须下定决心。

 

有些我已经讲过了,不晓得哪个能告诉你们。这个是写什么?我不能见我的狗,是因为这样才能专注于人类问题。(是,师父。)专心处理人类的事。并非我不要他们了。你们现在懂了吗?(是,师父。懂了。)我随意念一些。(好的,师父。谢谢师父。)森林大火肆虐世界各地,无数动物被烧死,我痛苦万分。我说:“真不公平。动物没有罪;有罪的是人类。为何动物们要这样活活被烧死?”(是,师父。)我很悲伤,在我的住处大声哭喊。天堂就说:“不!动物是自愿牺牲的,(哇!)树木、森林也是心甘情愿地牺牲。然后他们会直接去Tim Qo Tu新乐土。”(哇!)我照着念。(是,师父。)“天啊,谢谢您。”我照着念。“因为您要求他们…”这是天堂告诉我的。(是,师父。)但我问:“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您”,意思是我,你们的师父。(是,师父。)“因为您”—师父—“之前在二○○九年发表的诗文中,要求他们本着天生的高贵品质来保护人类。”“所以他们至少会去新乐土。祝福他们。值得的众生都会去新乐土。阿门。”(阿门,阿门,师父。)“如果代价是…”我在念另一本,(是,师父。)原本宇宙的守护天神告诉我,“我必须牺牲对狗狗的爱。那么就能多拯救百分之十四的生命。”(哇。明白,师父。)人类和动物。世界总数的百分之十四。(是,师父。)“很困难,但我会尽力。只要忙碌些,就能忘却他们对我的爱还有我对他们的爱。”好。当然,如果狗狗在身边,我可能无法全神贯注在人类的问题上。懂吗?(懂,师父。)(是,师父。)狗狗生来为了安慰人类。(对,师父。)让他们的人类同伴忘却生活中的困难。(对,师父。)但是我的情况,不能忘。我必须记得,(懂,师父。)才能帮助人类。(对,师父。)

 

还有其他事。祂们告诉我还需要多久世界才会变成纯素,但我不敢告诉你们。几年前我告诉你们,再若干年世界会变纯素,结果进展落后了。所以我不能事事相告。(是,师父。)我只希望它会成真。但人类的行动和信心都不够坚定,因为他们有自由意志,也就难以预测未来。(是,师父。)难以预测未来。但我说:“噢,何不现在就成真?动物承受太多苦难了。每次看到影片,我简直撕心裂肺。”我相信你们也是,但你们还是要看。好吗?(是,师父。)才能更明白我们为何要为“纯素世界”而奋斗。你们懂吧?(是,师父。)所以你们都看了这些新的节目,新的信?(是,师父。)谢谢。(谢谢师父。)我感受到你们的支持。(谢谢师父,谢谢您拨时间来电。)我接着这样写:“我会带他们全部到Tim Qo Tu新乐土,他们全部。我不让动物再受苦再任人蹂躏。”(哇。)我问,我还在争取。我知道答案仍问。我来念这一段。我只念原因。(好的,师父。)我念这里记下来的。当然还有很多内容,太多了无法一次念完。我在想…“是否还有办法…”我想讨价还价,我知道不行,但我说:“是否有办法可以让我和狗在一起而不付出上述代价?”回答仅一个词:“没有。”我说:“好吧,我想也是,知道了。谢谢提醒,我很想念他们。”至少他们受到妥善照顾,我每隔几天就会透过远距视讯看他们,了解所有狗的近况。他们知道我爱他们。(是,师父。)如果我还养鸟,那会更糟。我会损失更多灵性力量和拯救人类的力量。(是,师父。)如果我一直养狗和鸟,会损失百分之十四.一灵性力量和拯救力量。我说:“哇!那为数可观。无论多么痛苦,只好牺牲狗狗和鸟儿。请原谅我。”我是说,我对狗狗讲话。“你们之后会在新地,新乐土永远和我在一起。谢谢你们,上帝爱你们,加持你们。”

 

这里,写了好多!许多其他的内容,和天堂的对话等等的。(是,师父。)我跟你们讲过了,但这是我日记中的对话。好,像是躁进鬼魅来告诉我:“请宽恕躁进鬼魅。”(是,师父。)我说:“好,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机会,凡是悔改的都可以上去第四界。作乱捣鬼的就下地狱。”(哇。)还有和猴子的对话。师父:“你的猴群为何不来享用我放在外面的食物?”然后DO...DO是猴群首领的名字。他名叫DO,D—O。(DO。知道了,师父。)我只问他的名字,其他的我没问。我问他们:“你们大伙儿为何不来享用我为你们准备的食物和水果?”那是三月十六日。DO说:“因为我们舍不得您的安宁受到干扰。”他们这么说。“您喂食我们却被干扰而失去安宁,躁进鬼魅会来干扰您。”躁进鬼魅之前一直警告我,要我把猴子们赶走,躁进鬼魅一直打扰并恫吓我:“不要喂猴子;否则,您会不得安宁。”我说:“你不用教我该做什么。”(懂,师父。)我做我要做的。(是,师父。)但起初他们确实干扰我的安宁。我初到那里时,噢,他们制造各种麻烦,噪音、威胁或恐吓,什么诡计都有。不只是蛇,懂吗?(懂,师父。)所以我对猴子DO说。M:“没关系,小事。他们指控你们什么?他们对你们做了什么?”DO说:“鬼魅说我们偷取您菜园、花园里的食物、蔬果、块茎。”M:“你们没偷。我允许你们的。我告诉过你们了,你们要什么尽管拿。”我对躁进鬼魅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不准去打扰那群猴子。我希望他们来共享我的东西。”DO:“他们怕我们爱您。您爱我们。我们就不爱魔王了。”意思是,那个魔鬼,(是。)撒旦。“所以我们被禁止再来。”我说:“别理会魔王和他那些顽固的爪牙。你们尽管来吃上帝经我转交的食物。”(是,师父。)我对猴子们这么说。(是,师父。)

 

其他内容跟你们无关。那是我的事情。没什么重要。只是我的日常事务。偶尔会听到枪声,附近有些猎人。打猎是违法的,却还是有人在打猎。(噢,天啊。)我在这里同时也必须采取许多措施保护自己,但我不能透露。好吗?(是,师父。)某些秘法。懂吗?(懂,师父。)利用某些秘法抵挡这些鬼魔,因为他们非比寻常。他们不是一般的鬼魅。只施用普通的世俗神通,无法摆脱他们的干扰,无法赶走他们。(懂了。师父。)我必须用别的方法。所以,不能告诉你们。(是,师父。)有时我戴天饰,也是基于保护的目的。(是,师父。)并非为了要有女人味,或我对自己设计的天饰爱不释手,而是戴天饰有些帮助可以保护我。(是,师父。)所以,这里我写着必须多戴一点天饰,保护效果会多一点。因为不同的天饰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对我而言。我设计的天饰。并非每款天饰都有这种效果。懂吗?(懂了。)(是,师父。)即使我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地点戴着天饰,不同款式的天饰,仍有不同的效果。(是,师父。)我手边的天饰不多。只有几件。我经常搬家,所以没有时间收好。你们知道,有时我会戴天饰去共修。(是,师父。)之后我就放进包包里,那些天饰因而还在这里;就这样,只有几件,不多,但有些帮助。(是,师父。)

 

还有其他内容不能告诉你们,因为…其他内容不能告诉你们。这是什么?跟你们无关。好,跟你们无关。某件事,天堂警告我不能做某事。不能相信某人,比方这类的事。这跟你们无关。这个可以讲,蛇的故事。还有呢?来看看。噢。我也…你们认为我果敢坚强吗?(是,师父。)你们认为我是英雄,天不怕,地不怕。你们这么认为吗?(是的,师父。)我会怕。却还是做。因为头脑属于这个世界。头脑有各种情绪。它有它的喜好。有时会恼怒。也会有恐惧。次日,原本宇宙的守护天神也来跟我说:“快乐、自在、平安。”祂们这样祝福我。(是的,师父。)给我诸多加持。“九十三%的躁进鬼魅回去地狱了。”我想,这个讲过了。(是。)所以我说:“感谢。谢谢祢们的一切帮助。感谢上帝。”还有,其他的…蜘蛛也说同样的祝福。他们说:“要开心。躁进鬼魅已经离开了。”我说:“谢谢你们。”你们刚才问我可否多念一些我的日记。(是的,师父。)我刚刚想起来,所以我想或许我可以念一些。这些就是了。(谢谢师父,天神们不断对我说:“安宁、平安、自在。”这表示祂们正在加持我。懂吗?(懂,师父。)我说:“阿门,感恩。”祂们还告诉我:“别再回某某地方,蛇群会伤害您。”不只是那天那条蛇。(了解。)那次之后,我想还是回另一个地方,比较安全;没有孔洞,比较像房子。较真实而安全的小屋。但祂们说,“不!千万别回那里。蛇群会伤害您。”我问:“如何伤害?”祂们说:“无形的伤害会干扰您的安宁与自由,会障碍您打坐。”等等。我回答:“谢谢警告。”祂们要我继续留在原地。因为我留在这个地方可为纯素世界贡献更多。(是的,师父。)那是祂们说的,会安宁一点。不是很安宁,但比其他地方安宁,等等。然后祂们又告诉我去哪些不同的地点可以更安宁等等。所以我不断换地方。但是很难一直东奔西跑,因为我必须工作。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师父。)因为我还是必须做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你们知道的。(是,师父。)闭关时通常不工作,但我必须两者兼顾。能怎么办呢?总不能撒手不管留给你们,还没完全长大的小孩。我仍须检查所有的节目。(是,师父。)所以我无法去一些更安宁、简朴的地方。因为简朴的地方意味着没有浴室、热水等方便的设备。(是的,师父。)也没有电话,而且很难送文件给我。这个地方,有一、两个人可以送文件,但又不必跟我碰面。这样比较有隐私。如果搬到其他地方,就没有隐蔽的区域。(是,师父。)他们走过来就会看到我,这样是禁忌。目前我不想见任何人。他们不该见到我。(是,师父。了解。)所以我必须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工作。比较方便工作。不然我会去别的地方,那会更好。所以我说:“好!只要对世界有益,我就去做,上帝大人。”我说:“上帝大人。”比方上帝的名字,人们只写出几个字母,不是写全名,有人念成“耶和华”,上帝真正的名号,不能大念出来。所以我说:“哈!这是五圣号的缩写。”缩写,意思是只取字母。因为五圣号不能说出来,不能写下来,所以有人会写下缩写以提醒自己。只写一、两个字母而己。懂吗?(懂了,师父。)就像我们想写五圣号的第一个字母,我们会写W、J或Y。(是,师父。)来提醒自己。

 

这里还有一则:“小蜘蛛,体型只有大只的一半,可以挤进小缝隙。”之前,大蜘蛛会来,现在我把路堵住,所以只有小蜘蛛进得来。体型是之前那只的一半。他们其中一只也跟我说。那时只有一只。她跟我说:“您将拥有安宁,自由与爱。”我说:“谢谢,但如何拥有呢?”然后接下来两天,我真的感觉比较安宁。我看到两只蜘蛛过来,他们说正在我住处周围为我编织保护网。(哇。)我刚才讲过了,对吧?(是,师父。)我这里写着:“有些躁进鬼魅仍在地球四处游荡,制造假讯息给我。对他们而言距离不是问题。总之,现在已经平静了。现在好多了。”三月廿九周日,我问猴子们为何不来吃我放在外面为他们准备的水果,为何不趁新鲜吃完。猴王回答我:“我们要留着改天吃。”我说:“不要留,趁新鲜吃完。你们为何不吃呢?趁新鲜时吃完,改天我会给你们更多。”猴王DO就回答我。猴王告诉我:“因为您的食物很珍贵,所以我们省着吃。”(喔。了解,师父。)上一次我问他们,他们也说要留着明天吃。所以,今天他们出来吃,喔不对,周日,他们是昨天来吃的。(是,师父。)或是今天?今天是周一或周日?(师父,今天是周一。)好,今天他们来吃,但我忘了,写成周日,因为周日这里是空白的。所以今天,我是说今天,星期一上午他们来吃水果。只来两只。两只大的。猴王跟他的妻子。所以我问:“小猴子们在哪儿?他们怎么没来吃?”我看到一只小猴子,坐在稍远处,但没来吃,就坐在树上,没下来到地上吃。我就问:“为什么那只小猴子不来吃?”猴王回答我:“因为他不被允许。”我说:“为何不行?拜托,我给了很多。我希望你允许小猴子们可以跟你一起吃。拜托,让他们来吃。让所有猴子都来吃。若你真的了解我的心意,真的听见我的心声,能让小猴们来吃吗?”正常情况他们不允许。通常要等他们先吃饱了,小猴子也许才偷偷摸摸来拿一、两个。不过,我刚讲完后没看到任何动静。过了十分钟,他们全都来了。(哇!)年轻的猴子全都来了,大家一起大快朵颐。(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们那样一起吃,而且吃完。(哇。)因为他们要训练年轻一辈学习独立。了解我意思吗?(了解,师父。)在野生动物王国里,首领必须优先吃饱。(对,师父。)之后,下属才有可能吃。否则,首领会驱赶他们或者把他们咬开,这样王或首领进餐时下属才不会来取食。但是今天,每只猴子都来一起吃。(哇!)他们说小猴要学会觅食。(是,师父。)就是这样。有时他们也让小猴子偷偷吃,但不会这样公开自在。今天,他们全都来了。猴群真的听到我的心声,并依我的要求去做。(是,师父。)我好高兴啊。我说:“谢谢你们。”每次他们一起来吃,或任何猴子来吃,猴王总会在树上等我。所有猴子都走了;他还留在树上等我。我就说:“你怎么还不走?”我心里这么想。我不希望这成为惯例,这样猴王每次都要等我,我每次都得出来。要是我没出去,他就一直坐在那里。我不明白,或许这是他们的传统,要向施主道谢然后才离开之类的。好吧,好吧,我那时正在刷牙,只好赶快出来挥挥手,然后他才离开。就是这样。(哇。)他已经坐在那里很久了。总是他独自留在那等候。(哇。)

 

我这里也写着…你们刚才问,我怎么知道关于躁进鬼魅的事。(是的,师父。)我跟你们说过因为他们来干扰我。对我说谎等等,所以我只好让他们现出原形并说:“凡是利用圣名欺骗我或对我说谎,都会被毁灭或下地狱,所以你们最好别再惹我。”因为我知道他们会欺骗别人。他们也一直想欺骗我。必须明察秋毫认清来者身分。(好。)一般人很难分辨那是上帝说的,天堂说的,或是魔鬼的爪牙说的,或魔鬼本身说的。(对,师父。)他们总是颠倒是非黑白,我只好让他们无所遁形,现出原形,而且威胁他们,若再假冒圣名或假扮形象来骗我,就把他们送进地狱。印心时我也教过你们如何分辨真假以保护自己。(对,师父。)如何分辨鬼魔,圣人,或明师。但是没有明师指导的人就很容易被骗。还记得《楞严经》中佛陀所说的吗?(记得。)我以前跟你们解说过?(是的,师父。)我现在念这个,是我写在纸上的内容。“如果不够清净,或不够警觉,没遵守明师指导和戒律;就很难逃出撒旦或魔鬼的圈套,非常难逃脱。所以没有明师指导想靠自己打坐很危险,因为路上危机四伏,充满了鬼魔的诡计。”在印度,若你没有明师,人们会躲避你,就像我以前讲过的故事。好,先讲到这里。(好的,师父。非常感谢您。)好,也谢谢你们。祝你们安好,打坐顺利。(谢谢您。)若有任何问题,写信给我。好吗?(好的,师父。)(我们爱您,师父。)(我们非常爱您,师父。)我们一直是同在的。(是,我们同在。师父。)精神上同在。我永远惦记着你们。(谢谢您。)好,上帝保佑。(祝您身体健康,平安,万事如意。)上帝爱你们,我感谢你们为世界工作。(谢谢师父。非常感谢您。感谢您所做的一切牺牲。)再见,再见。谢谢。爱你们。(谢谢师父。我们爱您。)

 

(师父,我们想知道您好吗。)我很好,我很好。(太好了,师父。)我只是看看你们好不好。(谢谢师父。师父,我们很好。)你们最好自己煮饭菜。这样比较干净。(是,当然,师父。)如今外面煮的饭菜很难预料。(是,师父。)而且要走很远去拿。(是的,了解。)(好的,师父。)能量也不同。(是,是,当然。)你们轮流煮。(好的,师父。)不会煮饭的人可以做别的事。(是,师父。)可从事劳力工作,(好的。)以工换餐。(谢谢师父。)好,很好。如果你们的空间不够,他们留给我的空间。(我们有足够空间,师父。)自己煮饭来吃比较好。他们送东西过来时,你们可用醋先喷洒袋子再带进室内。(先喷洒袋子,好的。)就算可用烘干机烘衣服,还是要把衣服晾在通风处。(是,好的。)就算通风处没阳光也行。(是,师父。)最好这样才能彻底清洁。但是日落前必须收衣服。(是,好的。要晾干衣物。)天黑前要收起来。这样也不错。否则昆虫会沾附在上面。收起来才干净。(好。)你们那里有空调吗?若没有,就要请人来装。如果你们需要更多空间,就请他们把货柜运过去。(好,师父。)等你们不在那里时,若拖车还没做隔热工程,请他们趁你们不在时做。(好的,师父。)为了安全起见。做好内部隔热了吗?或是还保持原状?(已经安装隔热了。那些货柜已有隔热处理。)那就好。那就不必说了。但若你们真的想扩增一些空间,就可以把货柜运过去。(好,师父。)可有些隐密空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师父。谢谢师父。)私人财产。(好的,师父。)那里安静吗?(很安静。)好,太好了。我喜欢我们分住各处。(是,师父。)分住各处形成稳定力量。就像三角形或正方形。由各点连接成形。在不同的角落。(我们了解,师父。)只是各处都有那种麻烦。

 

西湖夏天时,我记得以前有一些鸡粪的味道甚至会飘到我的山洞。(是,师父。)我想男众区的人闻不到。就我的山洞闻得到。或山下他们打坐的地方,也闻得到鸡粪的味道,因为就在附近。男众以前住的地方,没有臭味。我问过他们那里是否有臭味。他们说没任何味道。所以我才认为你们过来会比较开心。(是的。)可以不经旁人走到花园。如果受不了,就写信给我,好吗?(好的,师父。)因为我也希望你们健康。不只是臭味的问题。(了解。谢谢师父。)那种臭味会让人不健康。而且会影响肺部。(懂,师父。)好吧,你们暂时先住那里。我想你们现在也不想再换地方吧?你们才刚来,应该不想再换地方。所以先忍耐一下。若情况很糟,要跟我说。(好的,谢谢师父。)我们可能还有别的地方而我忘了。(好的,师父。)我们有很多土地。只不过我们搬去哪里,鸡舍就搬到那里。猪圈也是。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中国人爱吃,所以他们的业障跟着我如影随形。他们特别爱吃鸡肉。妇女刚生产完,他们立刻煮鸡汤为产妇进补。(真糟糕。)我不晓得为什么。我意思是,就连在美国,他们也爱鸡肉。(是的。)他们是素食者,却吃鸡肉。(对。)有一个人还因“某某鸡汤”而出名。(是的。)《心灵鸡汤》系列丛书。天啊,为什么一定要用“鸡汤”一词?可以用“南瓜汤”或其他名称,是吗?(是的。对。)不过他们爱吃鸡肉,真可怜。(我知道。是的,师父。)所以那会如影随形跟着,即使我们修行了,但业障还在。不过会渐入佳境,但愿如此。(对。)天啊,我竭尽全力。有时我气得猛拍桌子。我说:“停止这一切。”

 

你们还听得到吗?(听得到,师父。)(师父,我们听得到。)你们需要什么,就请他们采买,好吗?(好的,师父。谢谢师父。)只不过目前你们得自己煮饭,我想这样比较好。(是的。没关系,师父。)简单煮就好,两、三样菜。有足够的锅具煮饭吗?(有,我们有。需要的东西都有。)好。若没有,就说一声。他们会买。(好的,师父。)御寒衣物等等。衣服够暖吗?(够,师父。)那里应该比较暖和,所以不用太担心。(好的,师父。)你们还是需要衣服以舒适为主。不必穿名牌服饰那类。男众比较简单,不用化妆,不用高级服饰那些。有个人,我看他都穿灰色系的只是深浅不一,但是他看起来很称头。(是。)好,那就没问题了。你们高兴,我就高兴。有问题要告诉我。(好的,师父。谢谢师父。)也可以安排去别的地方。(好的,师父。)只是那里是现成的已经准备好了,里外全都整理过,我也想到那里天气比较温暖。(是的,师父。)我这里比较冷。天气寒冷又常下雨。(也许方便的时候,师父可以下山来这里。)当然。那天我很想去。但我还在闭关只好作罢。(了解。)他们去年准备了那个房间。我还特别问他们是不是还有鸡场的味道。他们说:“完全没了。”所以,那间养鸡场是新冒出来的吗?(我不清楚,不过…就在大门隔壁。)噢,不妙。没人跟我说。我没听说那在你们大门隔壁。他们没跟我说。也许是新的养鸡场。(是的,师父。)不然的话,我不会送你们去那里。天啊。生活环境比较好,气味却很难闻。天啊,如果情况太糟糕,你们要跟我说。(好的,师父。)因为那种空气清净机,不晓得能不能除臭。(有助除臭。可以除臭。师父,那有用,还好。)除臭后空气够干净吗?(是的,师父。)它也许能够除臭,但是没有臭味就代表空气干净吗?(有些空气清净机可净化空气,师父。里面有活性碳滤网。)好,买那种也可除臭的。(好的。好。)他们以前买过几台给我。好吧,你们先安顿下来。(是的,师父。谢谢您。)喔,也许还有其他地方,但是没有温暖的阳光。(是的。)至少你们有温暖的阳光。另一个地方也有养鸡场,但距离很远。目前没有臭味。夏天之前没有,也要看风向如何。我再想想看。好吗?大家觉得呢?(好的,谢谢师父。)我想你们目前没准备要再搬家吧?(是的。我们大致都安顿好了。)太累了。好。我有空时会再想想。(好的,师父。)提醒我,若有哪里不好,你们一定要跟我说。(好的,一定的,师父。)好吗?(好的,请不用担心。我们很好。)好,再见。(我们爱您,师父。谢谢师父。谢谢您打电话来。)

 

你们那边还好吗?(还好,师父。)一切都好吗?(是的,师父。)你们需要什么,记得请他们帮忙买,好吗?(好的,师父。)别不好意思。(谢谢师父。)你们想告诉我什么或是问我什么吗?希望你们不会觉得我遗忘了你们。不是这样的。(不会的,师父。我们不这么觉得。)只是我需要独自闭关。(是的,师父。)我们偶尔可以讲讲话。(是的,师父。谢谢师父。)你们事先排练过吗?因为你们都齐声回答。“是的,师父。”我正想到你们。不知道那里冷不冷,是不是常下雨。(这里还好。不常下雨。)我住的地方常下雨。幸好你们不住这里。像英国一样多雨。(哇。)下个不停。你们会觉得那里太冷吗?(不会,师父。)你们衣服够保暖吗?(够,师父。)“是,师父。不,师父。”总是异口同声,你们是机器人吗?还是排练过了?说点什么吧,讲讲话。(很高兴听到师父的声音。)好像因为我太久没跟你们联络。太多工作。太专注于工作上,所以我们好像变得有点生疏的样子?(不会,师父。我们不觉得生疏。)你们住的地方如何?室内会太冷吗?所需的设备都有吗?(都有,师父。我们觉得很舒适。)真的?(是的,师父。)很好。有多舒适?有多好?(我们觉得很舒适。)别的女孩子呢?告诉我,你们在那里都好吗?(是的,师父。)你们很坚强。比我想的还坚强。因为有些男众,并不喜欢那样。不晓得,总之会不习惯。你们马上就习惯了。(是的,师父。)这样我就放心了。这里几乎天天下雨。我还以为是在英国。(哇。)只有英国会细雨绵绵。但是没关系,因为我在闭关,所以这不是太大的问题。你们要照顾好自己。(好的,师父。)如果需要更多保暖衣物或毯子之类的,要说出来。(好的,师父。)都是大女孩了,是吗?(是的,师父。)那应该没问题了。希望如是。(是的,师父。)我住在一间二手储藏室。只不过很宽敞,我必须经常打扫。但是这里很安静。如果我待在别的地方,会比较吵。(对。)吵闹,不是因为有实质的噪音。而是因为有人知道那个地点。(是。)就不那么安静。(是的,师父。)我仰赖你们女孩子拯救地球。(好,师父。)你们很努力工作,还好吗?不觉得太辛苦吗?(还好,师父。)我觉得世界上应该有更多女众位居领导地位。(是的。)你们也想成为领导者?(不想。)我的意思是比较活跃的角色。(是,师父。)在工作上。不过,男孩子也很好。我们的男孩子很棒。(是的,师父。)他们很棒。工作很勤奋,有些非常有艺术才华。(是的,师父。)本来人数应该更多的。但他们全都分身乏术。若非有外面的工作就是无法工作。我意思是为无上师电视台工作。(是的,师父。)

 

很有趣,你们认为SMTV只此一家,其实不然。因为有一个小国,圣马利诺,(是,师父。)在义大利附近。(是。)在义大利境内,他们也有个电视频道,称为SMTV。(噢!)“圣马利诺电视台”。从旧SMTV的时候,我就告诉大家对外不要自称SMTV。我们私下交谈时可以这么说,没关系。(是的,师父。)但是不能在电视上正式这样说,因为人们可能会混淆,以为我们来自圣马利诺。很有趣。(是。)我以前不知道这个国家。我在欧洲的时候,偶然看到他们的电视。(噢,哇。)内容跟我们的不一样。只不过也称为SMTV。那是他们的电视台名称。所以,幸好我们称为“无上师电视台”。(是的,师父。)别的电视台可能认为我们想与他们竞争。

 

我不知道为什么猴子和蜘蛛跟我说的话比你们还多。鸟类和树木也是。(哇。)不,其实不然。他们不像我们那样聊天。他们只在必要时告诉我一些事情。我们不常聊天。只在必要时才聊。(还有其他动物曾经警示师父吗?)还有更多。只是我一时想不起来。动物们总是百般保护我。(对。)我的狗当然也是。(是的,师父。)(是。)有时候我没注意到。他们都默默做。就像昨天晚上,如果我没有出定因为有点冷,我要关窗户我就看到他们两只(蜘蛛),活像被我逮到般。我打开灯,他们就僵在两个角落里。“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还有消息要给我吗?”他们说:“不,没有。”我说:“那为何在此?屋里比较好吗?”他们说:“不是。”我问“那为何在里面?在这里进行什么事吗?”他们说:“是的,只是在织些防护网。”希望防护网有用。(哇。)我真的很惊讶蜘蛛如何能织网帮助我。(是的,哇。)但我很担心他们。我说:“别为我做任何事。”因为我担心躁进鬼魅会报复他们。(是,师父。)所以,我请IhôsKư守护天神保护这些蜘蛛。如果谁伤害他们,我是指那些鬼魅,我说:“你们谁伤害他们,谁就会被摧毁。”(是,师父。)(哇。)像我之前告诉魔王那样,“如果你敢碰我的狗,我会摧毁你。”(是。)必须有藉口。(对。)好。但蜘蛛并不害怕。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爱心满满,所以没考虑到自己的风险。(哇。)天哪!两只小蜘蛛。不是很小,体型是那只大的一半。我把洞堵住了,大蜘蛛过不来,所以他派了小蜘蛛来。小蜘蛛挤得进来,比大只的容易进来。所以,我把洞堵住之后,再也没看见那只大蜘蛛,却看到小蜘蛛进来。日复一日,就像这样。相当频繁。(是。)昨天半夜他们又来了,大约两、三点。所以我开灯时看到他们。我跟男孩子讲过了。你们没有听到我跟男孩子说的话?(我们听得到,师父。)那我就讲过了。我还告诉他们鸟儿也在帮我,不只是那时,也许还有其他时候。有时他们会默默做像昨晚一样。若我当时没起来,就不会看到蜘蛛。我就不会知道他们在帮助或保护我。其实,可能有帮助,就像有些人,你们记得有些印地安原住民的传统或其他古老民族,会编织一种网状物。他们称之为捕梦网。(记得,师父。)有可能他们是师法蜘蛛。(噢,哇。)因为这些捕梦网看起来像蜘蛛网。(是的,师父。)他们编得就像蜘蛛网一样,对吧?(是的,师父。)所以他们做的可能就是蜘蛛网。

 

有些秘密人类并不知道。鸟儿跟我说过一些秘密,松鼠也告诉我一些秘密。(噢,哇。)当然,天神们有时也会告诉我在特殊情况下保护自己的秘法。(噢,太好了。)最近,有很多次我遇到很多麻烦。因为我做太多了。(是的,师父。)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是的,师父。)促进和平,还有打坐闭关等等,力量太强大,鬼魔受不了。所以都跑出来想修理我。我真的很高兴能有惊无险度过。但有时他们会用心理战。(噢,哇。)打心理战,不仅是有形的而已。我经历了重重难关,遭遇无数险境。(噢,师父。)没关系,还好。只能尽力而为,对吧?(是的,师父。)(谢谢师父。)其余的,则取决于很多因素。(是的,师父。)诸如人类的业障和恶习。就像人们吸毒和抽烟,这类恶习很难戒掉。(是的,师父。)因为习惯使然。习惯成自然。我只是担心人类太习惯于吃动物的肉和相关食物,即使他们理解,不晓得他们是否能回头。这很困难,为此我很担心。几年前,我告诉你们纯素世界何时会到来。(是的,师父。我想是的。)在那之后,魔王,哇,魔鬼们千方百计使人对肉类更嗜吃成瘾。(噢,老天。)(是。)鬼魔一直在他们梦中,在他们安静或脆弱时,对他们说悄悄话,所以纯素主义延宕至今而且变得更难推广。鬼魔甚至唆使屠夫,(哇!)(是的。)叫他们把海洛因,(噢,天啊。)(哇!)掺进肉里让人日益吃肉成瘾。其中有些后来被发现了。(哇。)查到一次,但还有许多其他地方没被查到。(哇。)他们在肉里偷偷掺东西,让人更加嗜吃成瘾。(哇。是的,师父。)典型做法。让人变得越来越依赖。目前值此艰困时期,人们因为担心再也无法出门购物,于是拼命囤积物资。好多货架被一扫而空。(对。)他们也都知道。想想看!能想像吗?他们连试都不想试,因为他们对肉的味道已经有先入为主的想法而且习惯了。其他的东西,他们都不列入考虑。即使是好东西也一样。就像从未吸烟的人,无论烟品包装多吸引人,别人说烟怎么好,他们也没兴趣看一眼。甚至连看都不看。(是的,师父。)更别提尝试了。所有这些事情让我近日深感挫折。

 

我很担心我们的世界。但愿能出现奇迹。我正在为此祈祷并闭关打坐。(是的,师父。)世界和平比较简单。(哇!是的。)世界和平会先实现。(是,师父。)虽说纯素世界,世界和平,但是世界和平却先来到。问题是,若无纯素世界,世界和平就难以持续。(是的,师父。)因为杀生的业障会招来杀生的果报。(是的。)就算众天神和诸天都在帮忙,但是人类必须下定决心。就像最好的英文老师,他(她)能教人但是学生必须学习。(是的,师父。)必须决定是否真心想学并确实练习英文力臻完美。否则老师再好,如果学生不学也将一无所获。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明白,师父。)(师父,我们还能做什么可以帮助那些嗜肉成瘾的人醒来?一定有个办法能…)我了解。好问题。很有爱心的问题。我不确定,因为我们做很多了。(是的,师父。)我已经付出自己的一些功德和一切。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要改变人类很难,因为他们已经中毒太久。(是的,师父。)生生世世,世代相传。也许尚有可为。我仍怀抱希望。(是的,师父。)

 

我不能再透露更多了,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恶魔。不是只有躁进鬼魅而已。还有满满各种鬼魔和各类邪灵仍试图引诱人误入歧途。(是的,师父。)这些鬼魔不仅不忏悔,还混淆人们的头脑和灵魂。而人们又太忙碌,所以无暇思考超出自己日常所需和理解之事。(是的,师父。)然后由于生存问题,他们努力想要存活,所以会再次犯错,然后就开始恶性循环而且永无止境。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明白,师父。)都是魔王、魔鬼在作祟,他们乐此不疲,这样才能永远禁锢灵魂,受他们控制。在内边任由他们左右。因为灵魂一旦觉醒,了解对错并改邪归正,改过自新,魔鬼就没有灵魂可控制。(是的,师父。)所以他们必须诱惑人们,以各种方式教唆人们,让人们做错事。一旦人们做错事,魔鬼就能留住他们。就能惩罚并拘留他们,“噢,你做错事了。你必须回来重做,弥补自己的过错。”等人们转世回来,却忘了一切。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是的,师父。)即使他们记得,但是在这世界生存对他们而言很难,因为有各种陷阱、诡计和诱惑。所以他们会再次失足。就像穷人一样,借了钱无法还债。然后越借越多,总是负债累累。无法脱离贫穷。只好沦为奴隶做个了结。这样才不会被关进牢狱。就像有些坏人,他们训练狗来互斗。(是的,师父。)或和其他动物打斗,直到其中一只或两只都死亡为止。而那些人却以此为乐。那些狗和其他狗互咬,互斗或咬死其他狗等凶恶的行为并非狗的错。而是他们被训练这么做。(是,师父。)变成一种习惯,懂吗?(懂,师父。)那不是狗的错。所以我为地球上的人类和众生感到难过,因为他们也是被训练那么做,身不由己而做错。他们越做错,就越逃不出魔掌。鬼魔用控制、惩罚、教唆和诱惑等种种手段控制他们。所以人们永远无法脱身。

 

我为人类感到极为难过。他们做错并非他们的错。根本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被困在这种情况,这种世界以及种种情况,种种干扰、诱惑或陷阱使他们一错再错。然后他们越做越错,千错万错,就永无清偿之日。(是的,师父。)所以很多明师必须下来试着跟他们讲道理。如果他们真的相信明师,明师就能传授内在知识,他们就能获得解脱。否则毫无机会。就像有人欠债太多,债主绝不会放他们走。他们也永远无法还清。如果有富翁来替他们还债,为他们赎身,(是的,师父。)买下他们并放他们自由。但即使这样,有时债主不想出售奴隶。他喜欢那个奴隶,因为那奴隶对债主有用,做事伶俐,而债主很富有,不愿出售奴隶并释放他。这种情况会更麻烦。了解吗?(是,师父。)就像这个世界一样。即使明师愿意牺牲或不惜一切来释放灵魂,魔王却紧抓不放,抓住灵魂,不愿放手。找明师麻烦,把灵魂留在这里。跟奴隶的情况类似。那就是奴隶制度。在这个世界,若你行善却没有明师带你解脱,你因为心地善良而行善,就必须回来接受善报。(喔,哇!)结果还是在轮回圈打转。(是的,师父。)即使你是好人,想行善也无法解脱。何况,今生转世再来时,也许会被诱惑而做错别的事。了解吗?(了解,师父。)那来生就完蛋了。会像别人一样受到惩罚,诸如此类等等。噢,我越想到这些,对这个世界,对世界的系统,对魔王、撒旦、对恶魔就越生气。我厌恶这一切。(是,师父。是。)我为这些人和动物感到极为难过。我们都是受害者。如果能拯救整个世界,我甘愿万死不辞。(噢,师父。)我不惜一切,只是事情未必那么简单。因为人类已深陷在这里。有时我信心满满;有时却感到无比挫折。(是,师父。)也许我回“家”算了。继而一想,我随时可以回“家”。这里的人还深陷水火。所以我尽力撑下去。(谢谢师父。)即使多救一个人也总比没有好。代表多一个灵魂永远不会再受苦。(是的,谢谢师父。)但是这很难,相当难。多少明师来来去去。(是,师父。)世界还是这样。由于明师的功德与圣洁,世界才变得好一些。但这并不代表完全解脱了。(是。)还有问题吗?(没有问题了,师父。非常感谢您。)好。也许该打坐了。(是,师父。谢谢您。)祝你们有美好的一天。你们当然工作很辛苦,但至少无忧无虑吧?(是,师父。)好,这样很好。(是。)我谢谢你们并祈求上帝保佑你们和这个可怜的世界。谢谢你们。(谢谢师父。)好。上帝保佑你们,也许下次我们再谈。(好的,师父。非常感谢您。)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