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凡悔改者得上天堂(三集之一) 2020.04.29

2020-05-09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有罪的人或众生,如果悔改,就能上天堂。至少会超三界,表示他们永不会被毁灭。三界内的一切,包括三界本身,终有一天会毁灭,因为三界并非为了永久存在而造。

 

(师父,您好吗?)还好,你呢?(我很好。谢谢师父。)女孩们都好吗?(她们都很好、很快乐。师父有什么新消息吗?)噢,没什么新消息。我只是觉得很难过,因为上礼拜,我有一只狗往生了,我没能在她走之前再抱她最后一次。不过内在师父有来带她去灵性新乐土。我很难过,但也不难过。生离死别是很难过,但灵性方面不难过。懂吗?(懂,师父。)她说她想为了和平牺牲。略尽棉薄之力。我的天。我说:“没关系。你有远大的志向。”我在日记里写着:“你,小小狗儿,志气高。”诸如此类。她是这群里面最小的。还有一只更小,但是和她不同组。最小的那只,是我后来救的。(是,师父。)但这只是“黑白群组”中体型最小的。她吃得不多。她通常不爱吃太多。我总得趁她来我这边时多喂她一些,她才会吃。还必须是好吃的才行,像是海苔或素鱿鱼等等。重口味的,她就会吃。所以她才很瘦。不过她是所有狗狗当中最有活力、最会表达的。我意思是,所有狗狗都爱我、关心我,但她最善于表达,只要我一咳嗽,无论她在哪里马上就冲过来,(哇。)问我是否无恙。那是她前世的旧习。上辈子她也被我收养。有只狗叫BOYO。他总希望我多晒太阳,因为那时我咳得很严重。后来我发现情况不太好,必须动手术。有两年的时间我无法行走自如。吃很多药、调养很久。我捐了几十万元给那些医院,以上帝之名,上帝慈悲,我痊愈后,满心感激,那些医生是最优秀的。(感谢上帝。)那是最危险的手术,他们顺利完成了。在我接受手术前,医院所有的员工和医生,连没值班的也过来看我,(哇!)为了感谢我捐助他们的计划,(懂。)帮助印度的穷人,还有红十字会。他们都来为我打气。(懂,师父。)这位医生简直是天才。所以我想捐款给他,但他说:“不用给我。给医院就好了。”医院为此特地新开一个慈善专户。这样很好,以后其他病患如果想要捐款,就可以捐到那个专户,因为医生和医院,有时候需要添购新器材,做新的研究。他们也可以训练其他国家或其他医院的学生、准医生。(懂,师父。)

 

她对吃的方面不太在乎。不过她比其他狗狗更活力充沛。她跳得最高、跑得最快,也跑得最久。然后,因为她很瘦小,我总把她放在肩头上带着她到处走,一起跳舞,唱歌给她听,说一些事情,让她看看高处的景色。我不怎么高。(懂,师父。)她喜欢那样,但我再也无法这么做了。连她往生前最后一次都没办法。(噢,师父…)她走得很快,还好,感谢上帝。(是,愿她蒙福佑。)至少她没受多少苦。(懂,师父。)祝福她高贵的心。她立即就上去TIM QO TU的灵性新乐土。(感谢上帝。)但我还是想念她的肉身:她的眼睛、她的活蹦乱跳,还有她安靠在我肩头时,好像永远不离开的感觉。不然她真是个好女孩,很有爱心、很善良、很忠心、体贴、很关心我。所以只要我一咳嗽,我就得跑到别处,跑到厕所把门关上,她才不会听到。我怕咳嗽会让她太担心。(懂,师父。)她为了和平而牺牲。虽然只占很小部分,但发自她伟大的胸怀。(懂,师父。)不是说你能做多少。不是说你贡献多少。而是你多么用心付出。(懂,师父。)是啊,有时候我希望拥有更多,若是亿亿亿万富翁的话,我就可以捐助世界更多。但我只能量力而为。(懂,师父。师父已经捐很多了。)啊,没关系。

 

我很感谢你们。你们的生活一应俱全,不过却过得很简单跟我一样。(是,师父,这样很好。)闭关时,我都自己洗衣服,打扫房子,凡事自己来;(哇,了解。)我自己处理,助手就不用每天送餐。(懂,师父。)他们有些日子会下厨,就会送餐来给我。但其他日子我就自己处理,或吃冷的、干净的剩菜。他们就不用天天送餐上来。他们不会看到我。因为他们只是把餐食放在大门边,他们离开后,我才去拿。有个电铃。那种“插电式”电铃。(懂。)三百米距离有效。他们来之前,会先按铃,他们离开两三百米远后,再按铃一次。(懂。)这样我就知道食物或文件送达了。我就会出去拿。(懂,师父。)就在门外而已,院子里。我闭关时,不迈出大门一步。(哇。)闭关时,我足不出户。完全不出门。所以我也是被关着。懂吗?(是。)如果这会让这世界的人感到安慰的话,我也关在家几个月了。(懂,师父。)如果能的话,还会继续。我不介意一辈子被关着。(喔,哇。)是啊,同情这世界还有身陷冤狱的人,以及封城被关在家的人。我意思是,不管有没有流行病反正我们都是被关着。如果不改变生活方式,甚至永远都无法离开,无法回“家”。

 

我所有的狗都无与伦比。他们虽然没为和平舍命,每天都帮助我,保护我、不断提醒我。(上帝保佑他们。)有时我想换个地方,他们会说不可行,因为如此这般的原因。甚至说,现在别出去,因为工作人员在那里。(哇,他们连这个也知道。)他们知道许多事;我没时间告诉你。也许下次再讲。那条蛇也想攻击别只狗,所以我把狗全移到别处。这是大工程,虽然都是琐碎的事,但累积起来就很可观,还有,残存的躁进鬼魅也吵得我不得安宁。我才刚又送走一些,因为他们再度找我麻烦。(噢,天啊。)送去地狱,(了解。)诚心悔改的就去第四界。因为他们有时完全不想伤害我。比方说,有个鬼魅以前常吵我。我说:“为何要这样?你知道我做的都是好事。利益一切众生。我没有别的目的,你也知道我不伤害你们鬼众。”连第三界的教主也忌妒。我已经将他换掉了,所以现在情况好一点。但是当时,他好像在跟我竞争一样。他担心我得到很多。我问:“为何这么做?”那个鬼和第三界教主联手。他说:“我们本无此意,但是所有的影子世界一直在流失灵魂。再过不久,我们会有何光景?我们将不再有灵魂,不再有子民。”我说:“你们不必为难,你们可以改变。你们跟随我,所有的灵魂都会在天堂。(对。)你们就可以永远统治。我不会跟你们竞争。”那个鬼却说:“那我们就没有权力统治九十三.九个世界。”噢,好贪心。(哇。)“你们有第三界,那就够了。(对。)何必要统治九十三.九个世界?那有什么用吗?(对。)拥有更多或更少灵魂要做什么?如今你们该更开悟才对,所有的圣人也一直在你们的世界教你们。你们必须跟随我,改变你们的行为,我为了造福灵魂而工作,我要终止他们的苦难,他们已受苦百千万劫,还要继续受苦。这不公平。他们是无辜的,你们陷害他们作奸犯科,然后惩罚他们,让他们永远在这个黑暗世界和地狱饱受轮回之苦。那是不对的。你们明知这样不对。”那个鬼代表说:“是的,我们知道这样不对。”我说:“不是我们。是你们。若你们那位教主不改变,我只好换掉他。”我说到做到。我换IhôsKư的天神上任。(哇!)是。(了解。)但是仍沿用原有的称号,所有的灵魂才不会混淆。我指的是没印心的灵魂。(哇。 师父是在何时换掉他?)去年换掉的。(哇!了解。)我不记得是哪一天。我查日记才知道,记在那里。(太棒了!)但是你们依然要继续尊敬那个称号,因为称号代表职位。(好的,师父。)那并非任职者的私有名号。懂吗?(懂,了解。)除了任职者已更换,一切均无变改。跟志同道合的一起工作比较容易。(对,当然。)跟爱竞争的人一起工作困难重重,窒碍难行。我告诉那位原任教主,“你必须改变。不然,我只好让你下台。你有一个选择。”他还是不愿意,我便说,“好,你非下台不可。”(耶,太好了。)“去和魔王一起住。你们彼此臭味相投。”心眼一样恶毒,占有欲一样强,爱争强好胜,心胸一样狭窄,去吧。(但愿他们也改变。)我不在乎他们是否改变。造成够多痛苦了。(对。)我毫不同情这种低等的态度、想法。我对此毫不同情。就让他们永远留在那里。真的。因为他们久远劫以来让许多世界饱受悲苦,无法计数的久远。(哇。)就让他们留在地狱,永远被拘禁。凡是这次不悔改的,会永远被拘禁。(知道了,师父。)令出如山。覆水难收,已成定局了。(好,谢谢您。)他们什么都不配得到。(好。)

现在跟你讲到这件事,我的血压就上升了,当时的感受又涌上心头。因Good Love病得很重,而且在哭泣。对了,当时,我一并调整这一切。不是处理魔王那时候,而是后来我发现他们不断胡说八道想找更多麻烦给我。我说:“我受够你们了。你们不是改变就是下地狱。”我给他们一个机会。给跟我作对的所有鬼魔一个机会。我并没有不公平。(当然没有。明白,师父很公平。)思考的时间到了,思考是否要把握机会。值此人世的非常时期,这是我们的非常做法。不像以前那样,宽容与耐心等待。(明白,师父。)这是天堂此刻的命令。现在只有黑和白可选择。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狱。有罪的人或众生,如果悔改就能上天堂。至少会超三界,表示他们永不会被毁灭。三界内的一切,包括三界本身,终有一天会毁灭,因为三界并非为了永久存在而造。第四界虽也在影子世界,却不会毁灭。这种等级的结构、组成是永久的。材料不一样,如果能称之为材料的话。第四界的教主。你们知道祂的圣号,我告诉过你们了。(对,师父。)不能出声诵念。(不能。)祂很亲切配合我的工作,所以,凡是悔改的,我就能请Ihôs Kư的护法带他们去第四界。永远脱离成住坏空。我能替他们这样做。那已经是最好的。(那太棒了。哈利路亚!太好了。)他们并非都能去灵性新乐土,但是会去第四界。如果他们在第四界跟别的明师精进学习以后能去第五界。(好,谢谢您,哇。)他们就永远安全了。凡是谁有足够的勇气,能遵从我的指示,就能得到这项恩赐。不然,就必须下地狱,永远被拘禁在那里。他们可以一起同乐。是让彼此受苦;我真的毫不在乎,因为他们恶贯满盈。他们甚至不值得宽恕,那已经是很好的机会他们应该把握。(当然。)他们有些很害怕,有些已永远与撒旦,魔王狼狈为奸,被同化,所以不想改变。他们自认现状还可以。(明白,师父。)他们就是恶性难改因为等级太低,太执迷不悟。

 

我对狗的事比较释怀了,只是以后都会辗转难眠。我心情并不怎么好,因为这个世界仍在受苦。但是天神和许多众生,甚至蜘蛛等低等众生,这几天都尽力安慰我。他们全都不约而同告诉我关于狗的事,告诉我世界和平将至。(太好了,感谢上帝!)但对我而言还是太久。我的心迫不及待。我说:“然而在此同时,他们正饱受痛苦。我们必须想办法加速和平到来。这实在太久了。”我不想告诉你们何时,因为我不要魔王残存爪牙再来坏事。(对,师父。)必须更小心谨慎,他们此刻全都紧盯着我,想找我麻烦,障碍我的工作。我透露或没透露的事都要谨慎留意。好吗?(好。)我说出来的事已经完成,所以可以讲。(明白,好的,谢谢您。)总之,我想告诉你和所有女孩子与男孩子,我们无上师电视台团队,你们全都竭心尽力,我很骄傲、很高兴。(谢谢您。谢谢师父的爱与指导。)当然,有时头脑会惹麻烦,但是我们知道目标何在。知道前进的方向。(对,纯素世界。)驱除每个否定想法。(是的,师父。)“不,不对。那不是我要的。走开,走开,走开。我只想帮助世界。我只想和师父工作造福所有众生。”(正是如此,谢谢您。)没错,要救苦救难。虽然我们工作辛苦,有时由于截稿在即以致废寝忘食,却绝不像其他众生那样饱受痛苦,这只谈到屠宰场的动物,没提到无形的地狱等等。眼前所见已经是地狱了。我们的世界是…许多人正在行地狱之道,制造战争、折磨动物和人类。他们正在行地狱之道。他们被地狱影响了。所以,我们要坚守岗位。继续努力,坚定不移,不能动摇。无论什么来吵我们如何说三道四。(我们都不予理会。)对。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有,会的,好。)你们物质方面都无虞。我知道这点。有衣服,有人送食物来。还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虽简朴,却是私人空间,能在里面休息打坐和冥想。

要感恩;许多人一无所有。他们真的什么都没有,置身烈日下和冰雪中。还有难民和饱受战争摧残的人,噢,天啊,在这个世界我永远无法宽心。我有时必须搁置不管,才能静下心来工作。我告诉天地:“你们知道我随时能舍弃自己的命,千百万次在所不辞,只要能帮助所有众生拥有和平、幸福和解脱。”绝无丝毫犹豫,无奈的是那么做行不通。那样无济于事。会稍有帮助,但无法改变大局。所以我只能勇往直前,无论任何情况,无论多么为这个世界,为地狱,和一切感到心碎。总之你们的生活都还舒适,对吧?(对,我们很舒适,谢谢师父。)男孩子们也都好。我问他们,他们都好。我们分处不同的地方,这样很好,彼此隔开些。(对。)也可维持平衡。就像世界有四个角落和三个方向,懂吗?我们依此分组驻守各点。我们不必在一起。爱永远无法被隔开。无论我们住在哪里。(是的,师父。)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也这么告诉我的狗。我说:“我永远爱你们。超乎世上任何珍宝。但我们不必时时在一起。你们在那里就好。”我甚至替他们印心。(噢,哇!)“你们心想上帝、打坐,我做我的工作,我打坐也是为这个世界和其他世界的苦难。”(对,师父。)他们可以接受,而且他们仍从远方持续保护我。告诉我各种大小事,(哇,他们好棒。)因为有时我没时间多想或查出原因。(了解。)天神也会告诉我。噢,如果你知道我的狗所知道的事你会惊讶不已!(噢,一定会。这是想问您的问题之一。)喔,了解。尽管问吧。

 

(好,关于师父的狗狗,值此紧急时刻他们对人类有何忠言吗?)抱歉,等一下好吗?(好的,师父。)放心。我还好。(好,师父。)只是太挂念这个世界时,或是我们讲到世界的事,我就会…(噢!)我身体会有点不舒服。不过我没事。我受得了。放心,好吗?(好的,师父。)喔,对了,我要传达一则讯息。好吗?(好。)在你们提问之前。这个讯息很重要。这是给“N”的讯息。我不能说出完整的名称,因为我担心残存的否定力量会找麻烦。以下的讯息是给“N”的:拜托,要祈祷并感谢。请放心。“他”会没事的。讯息结束。关切的人;会懂。他们一看就明白。好吗?(啊!懂了。)好,总之,好吧。关于狗狗的事,我没问过狗狗们,让我…我问他们是否想说什么。(好的,谢谢您。)稍等一下。我必须透过心灵感应问他们。(好。)稍等再讲,好吗?(好的,师父。)以下是他们想说的话。好吗?(好。)我想请问是哪位代表他们全部。喔,是那只小的。总之,她知道最多。她的天眼通很强。以下讯息是这位代表代表我所有的狗所说。好吗?(好。)他们都同意。他们都知道。讯息如下:“为了世界能永久和平,‘请持纯素’。”讯息结束。(太好了。)言尽于此,好。(谢谢您。谢谢师父挚爱的狗狗们。)谢谢你们大家。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