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凡悔改者得上天堂(三集之二) 2020.04.29

2020-05-10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必须团结合作尽速找到治疗药物。也要祷告。政府和所有人都应该祈求天堂宽宥,才能迅速找到治疗药物拯救生命。还要吃纯素。劝大家吃纯素。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师父,我们还有些提问。)“我们”是谁?有人和你在一起吗?(不,不。只有我,我说“我们”因为这些问题是其他工作人员问的。我请他们把想问的问题寄给我,若师父来电就可以问。)好,好。有多少个问题?(大约廿个…)可能?你没算吗?喔,廿个?天啊。好。(大约廿个。)好。简短扼要,好吗?(好。)问吧。(师父曾说我们不必再喂养饿鬼。这是否意味师父已将他们送走或已度他们解脱?其中包括躁进鬼魅吗?)对,他们已经上天堂不然就是去地狱了。(好。)所以不必喂了。懂吗?(懂。)你们这里的人不需要。(啊!好。)徒弟们也不用麻烦了。(好。那表示我们不必担心食物静置超过九分钟吗?)凡事小心为要。先进食,再工作。话虽如此,我却未必都做得到。但没关系。念几位教主的圣号就好。(好的,师父。)先吃。尽量用完餐再去工作,好吗?(好的,师父。)我知道有时做不到,由于无上师电视台的截稿时间等因素。我也做不到。有时我把食物放着就忘得一干二净,之后却吃不下了。因为没胃口了。也许有些昆虫或什么东西沾过,(是。)所以我不想再吃了。(了解。)如果可以就尽量。(好。)拨几分钟用餐没关系。直接把食物吃完。因为一次吃完比较好,对肠胃比较好,(是,师父。)对健康比较好。(是。)可以先取一小部分食物放在盘子上吃。然后再取另一小部分。万一必须放着,待会就能再吃。(好。)只要把食物收好,盖好,就不会有昆虫来弄脏。懂吗?(懂。)如果是喝的,就倒入小杯子再喝。剩下的还是可以喝。(谢谢,是。)若没有多的盘子或杯子,就请他们替你们买。

 

(我们有一些问题是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多数主流媒体都报导新冠肺炎病毒可能来自生鲜市场。为何没有更多人想到病毒爆发、生鲜市场和吃肉之间的关联性?因为这似乎是一个合逻辑的结论。他们的洞察力是否受到了干扰?)受到其他众生干扰?(是。)这是一种能量。世界上这股愤怒的能量,这股不和善的能量,是世人造的业障所致。人类未善待彼此,未善待动物等弱小众生。天堂对此也愤怒至极。(是。)动物们弱小并不表示低下。他们是更聪慧的众生。圣经里说:你且问走兽,走兽必指教你。(是。)问鱼、问鸟,他们都会教你。记得吗?(是,师父。)动物在世界、在宇宙、在上帝眼中皆有其地位。我们却待他们如尘土,比尘土还不如。不只杀害他们。更是将他们折磨至死!(是,师父。)有些谬见指称,必须吃不带血的肉。事实并非如此。凡是提到血,就表示别吃任何血肉之躯。意指生命,我们有生命。就像现在有句话说:“别吃有脸的东西。”记得吗?有些人那么说。(对。)有些素食者那样劝导人,好让别人了解。有脸,意即有生命,有灵魂、有活气。(是,师父。)所以,以前明师们说别吃任何有血的东西,因为里面有生命。意即那有生命,不可杀生。(是。)如今人们却直接割开可怜无辜动物的喉咙,让他们惊恐和鲜血四溅,更趁他们痛苦颤栗时,挤干他们的最后一滴血,然后将他们吃下肚。天理难容!(没错,师父。)了解吗?我无法言喻。(了解,师父。)对宗教经典的误解太多。错误的诠释与曲解,一直以来都误导人类。导致他们积累漫天业障。他们折磨动物,把动物活生生地割喉或活活剥皮等等,这是魔鬼做的事。不该是人类做的事!那应该是发生在地狱,而非在人间。(是,师父,当然。)我不怕那些人生我的气或会对我怎么样。我就是必须说真话。(是,师父。)我怒不可遏。(这是可理解的。)但这也是撒旦的伎俩。撒旦这群魔鬼迫使前人写错、误译,只为了伤害众生,伤害人类和动物,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样业障就会循环不止。然后他们就能一直控制,因为众生铸下这些恶行就永远无法解脱。然后就有战争、动物会被…那不是你刚问的。

 

你问的是:“病毒是否来自生鲜市场的动物”吧?(是,为何人们没联想到他们该停止吃肉?)这点已为人所证实。他们对穿山甲进行实验,在穿山甲体内发现新冠病毒株。这种病毒株与人体内起初的病毒株相同。所以病毒源自那个地方,我在内边查证过确实源自那里的动物。别无其他地方和源头,尽管传闻四起。传闻并非事实。事实上,新冠病毒源自那个生鲜市场的野生动物。(了解,师父。)即使病毒来自别的生鲜市场或地方,也是源自野生动物身上。病毒被人类携至各地。传遍全中国与全世界,因随时随地都有观光客。(是,师父。)或者藉由交换人力资源或人力、交换学生、或交流合作。(是,师父。)当今人类随时游走世界各地。很简单,几小时就到中国。几小时就到欧洲,等等。因此带原者将这种病毒带至世界各地,这种病毒源自那里。(是,所以,那些传闻,因为我在网路上看到某些媒体指出病毒也许来自实验室。)不是。不是来自任何实验室。是来自生鲜市场的野生动物。确实是来自武汉。我在内边向天堂和掌管疫情的众神查证。他们监管许多事情。我必须跟掌管的神查证。不能随意询问任何神。(噢,哇。)是!众神各司其职,他们知道来龙去脉。IhôsKư众神,也不是全都掌管一切。所以有其他众神掌管不同部门。是,在这世界,我也必须问影子(世界)的众神。像是发生某事,我必须问战神才知道。他并非发动战争的神,而是负责监看战争中发生的事并做纪录。所以他比别的神更了解。就连我所提的特定问题也不能问IhôsKư众神。我不能讲,好吗?(好,师父。)我不想告诉你们;我不能什么都讲出来。只能讲大概。有句话说:“天机不可泄漏。”但我透露太多事了。已发生的事可以说,但如果事先透露,而我还活着仍与否定力量对抗时,他们会知道,会故意颠倒是非黑白,拖延或阻碍事情的完成。

 

我是否已回答所有关于动物带有病毒的问题?(回答了,师父。)也有一些染疫的人,为了生意或某种因素穿梭在世界各地,但他们看起来没生病。甚至也没任何症状那是因为这些人对那种特殊的新冠病毒具有免疫力。你可以用科学术语解释,但是从灵性角度看,我们说是因为他们没有染这种病的恶业。这些人前世或今生拥有大功德,受到这些功德的庇荫。所以他们可以四处走动,看起来很健康,但和别人面对面讲话,或在同一家餐厅吃饭,一起喝咖啡、交谈,空气中会有他们的飞沫就可能传染给别人。或是他们呼出的空气将携带的病毒散播开来。所以口罩无法完全防护,但是多少有帮助。事实上,这只是从物质方面来说。要保护自己必须拥有很多功德,要有很多慈善功德才行。但是我们在世界上仍要竭尽所能,做我们认为合逻辑,且最好的事。如果非得外出,还是要戴口罩,戴防护面罩、戴帽子、戴手套。(好的,师父。)

 

所以你们在这里很安全,因为你们待在一起不需要外出,只在附近的办公室工作,而且氧气充足,因为有很多树。这对免疫系统也有帮助。(我们很感激这一切,谢谢您。)那里阳光普照,(对。)你们住的地方比我这边好。这里总是在下雨,几乎天天下雨。没关系,我也很健康,免疫力佳。我现在比较强壮。我跟你们说过,我变强壮了。很久以前,我说过我感觉变强壮了。(对。)之前比较虚弱,那时候否定力量太强,IhôsKư也还不够成熟。但是后来,情况越来越好,我有时还是会生病甚至有意外,但是都很快复原。(感谢上帝。)或者就逃过一劫。(哇。)今天,我感谢所有的守护天神和天堂等等。我说,我不在乎一己之命。我真的能随时舍命。天地明鉴,众所皆知。所以祂们才帮助我,(感谢上帝。)因为祂们知道我深爱人类和其他众生。每次我问:“我们会有和平吗?”祂们说:“您的爱将获胜。”有时候祂们说:“您的爱和我们的爱,您、我、您的、爱。”意思是我们团体,我们志同道合的同修,将会获胜。只是对我而言太久了。就算多一天对所有受苦的动物而言也已经太久了。我一直告诉他们:“我没忘记你们;我不会忘记你们;我不会离开你们。”(感谢上帝,感谢您。)“如果你现在受苦,请忍耐;我会带你们上去。我会带你们回‘家’。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再回来这里受苦。”我对动物如此承诺。目前我最多只能为他们做到这样。(谢谢您,谢谢您。)我永远哭不够,天啊。你们不知道。你们不知道我因为其他众生受苦,心里承受了多少痛苦。(噢,师父!)

 

(师父,有关武汉实验室,有些人将疫情爆发归咎给中国人。但中国政府,因为这次疫情关闭市场显然已造成钜额损失。为什么他们还要责怪中国人呢?)人们就是会互相责怪。中国人怪美国人,怪美国的实验室。(对,师父。)我讲过,病毒来自武汉的野生动物,那才是起源。重点是,无论如何中国政府已经展现极大的善意。他们马上关闭禁锢和活宰野生动物的生鲜市场,也禁销其他相关产品。政府关闭野生动物肉业,导致损失数百亿美元,七百多亿美元。对任何国家而言这都是一大笔钱。所以,无论有什么传闻,我认为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就整体而言采取了极大的善意措施,这对全世界、对动物、对整个星球的业报改善都是一大帮助。所以,至少要感谢他们,懂吗?(懂。)而非不断互相指责。指责别人永远没完没了,但问题还是得解决。问题就是这个大流行病,全世界的政府、研究员都应该团结起来对抗这个大流行病,而不是互相争吵。(对,师父。谢谢师父。)

 

(师父,有些人或有些政府指控中国隐匿新冠肺炎死亡和染疫人数的真实数据。为何他们要如此指控?)有时他们就是互相指控。不过也可能是真的。让我解释为什么。因为在疫情之初,没有人知道这是由新冠病毒所传染。没有人知道,连中国人也不知道。就算现在他们为病毒取了名字,对这种病毒的特性却毫无头绪。所以很难找到治疗药物。有些人只是轻症,简单治疗就康复了,但是没有针对此病毒的确切治疗药物或疫苗。所以,在疫情之初情况当然更糟糕,所有人都一无所知。病患咳嗽不止,然后就往生了。所以也许被诊断为死于肺炎或流感。后来他们才发现会传染,有流行病的特性;才开始更深入研究。因为陆续在不同人身上出现类似症状,他们才注意到。所以即使是疫情源头的中国,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并非故意隐瞒。也许有些人认为不公开的话对国家或经济比较好,也许他们试图这么做。有些人也许有此想法,有些人也许故意为之,但我不认为全体中国人想要隐瞒。他们只是不知情。也许数字应该更高。就像现在的实际数字,也还是比官方公布的死亡和染疫人数更高。因为很难查知确切数字,尤其是疫情之初。不过你可以看到中国是怀有善意的。显而易见,他们立即隔离民众治疗病患,并尽力遏制病毒传播。他们迅速采取行动,尽一切所能遏止。他们也是人。他们已经尽力了。他们并非故意隐瞒造成其他人感染。何必呢?他们自己的人民也会被感染。而且他们马上关闭生鲜市场。损失了七百四十亿美元。你知道了。(对,师父。)甚至更多。(对,我在网路上看到,估计七百四十亿美元。)是,所以不能一直责怪中国人或者互相责怪。而是必须尽力合作为大家找到治疗药物。大家的性命岌岌可危。很多医生护士染疫殉职。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然后互相责怪,浪费时间。必须团结合作尽速找到治疗药物。也要祷告。政府和所有人都应该祈求天堂宽宥,才能迅速找到治疗药物拯救生命。还要吃纯素。劝大家吃纯素。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而非责怪彼此。(师父,有道理。)我认为,他们互相指控、责怪是因为他们也很担心。尤其是领导人,肩负重任又面对这种前所未知的疫情大流行,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发展。他们由于忧心、焦虑、恐慌和挫折才会出现那些行为。我认为他们并无恶意。(对,师父。)就像为人父母者,在孩子生病时忧心如焚,彼此难免说话大声吵架或互相责怪。(对。)领导人因担心所致,因为他们对国家和人民负有重责大任。(对。)他们只是…他们六神无主!目前对他们而言,处境相当难熬。(对。)他们口无遮拦,但无意责怪或指控谁。只是茫然不知所措。(是的,师父。)这是人之常情。

 

他们甚至说新冠病毒来自美国一处实验室。不过,这些传闻有一个优点。(是。)提醒人类万万不可玩弄这些危险物质,比如,发动生物战,利用病毒或细菌杀敌。(对,师父。)我们唯一的敌人是撒旦、是魔鬼。除了魔鬼之外,我们别无敌人。我们只有一个共同敌人,就是那个处心积虑想分化我们的魔鬼。群魔千方百计在我们的脑海中植入否定想法、好战想法或杀生念头,导致大家互相伤害,相互交战、争执不休。魔鬼是我们唯一的敌人。(明白,师父。)撒旦、魔王,和他们的爪牙。一讲到这个,就会痛。我在讲的时候,身体疼痛不堪。(噢,不要。)我很厌恶这些家伙。我通常不讨厌任何人,却很厌恶这些家伙。噢!送他们下地狱,我永远不会感到难过、后悔或愧疚。他们在那里适得其所。不会像我们那样受苦!(真的喔?)不!他们有自己的世界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所以我不算惩罚他们。我只是拘禁他们,他们才不会再随处伤害我们或任何无辜的众生。(对,谢谢师父。)地狱对我们而言很可怕,因为置身地狱的灵魂不断被惩罚和折磨。(对。)由于那些灵魂尚未卸除所有的身体,他们仍有阿修罗身体。痛苦的感觉与肉体无异。(对,师父。)因为那是第二层身体。所以,在地狱时饱受痛苦就像在人间受苦一样。感受很真切。痛苦时会觉得永无止尽,那是当然。但对魔鬼而言,在地狱,他们不会惩罚自己。(明白,师父。)他们可以留在地狱对彼此或自己做任何愚蠢的坏事。我不在乎。如果他们要互相惩罚,彼此折磨,尽管动手。让他们吃药,(对!没错。)吃他们自己的药。我是这么说的。我总是怒气难消。抱歉。(了解。)你认为明师从不发脾气,但我确实对这些恶魔大发雷霆。(了解。)别再跟我提起他们,因为我的血压会飙升,(好。)因为我会生气。我必须向你坦言,我会生气。(了解。)并非如你所想的那样,时时气定神闲、泰然自若。(了解,师父。)提到他们就不是了。一谈到他人的苦难我就沉不住气。有此传闻也有好处,人类万万不可再恣意操弄这个领域。要悬崖勒马!摧毁所有这类实验室!除了要进行一些实验以帮助人类治愈疾病。(了解,师父。)而不是用于打仗。(对。)如果无法处理就别碰,万一细菌或病毒外泄就会害人害己。(对,很危险。)

 

(为何大家不认为病毒与吃肉有关呢?因为根据主流媒体报导,病毒来自武汉。病毒很可能来自武汉的穿山甲…)这点百分之百确定。我在内边和天堂查证过。(是。)病毒绝对是来自武汉,来自野生动物。(谢谢您的查证。)真的。(既然如此,世人何以不尽快改变?因为他们并未做此联想。)他们不愿意,原因在此。什么都能藉口百般责怪,唯独不能责怪自己吃肉的恶习。因为他们放不下那块肉改以一块植物蛋白取代,于是找各种理由塘塞。别听传闻,纯属虚言。(对。)世人就是不愿意放下那块肉。不是太无明就是太嗜肉,或迫于否定的邪恶力量导致积习难改。他们很难马上说断就断。我讲个笑话轻松一下。(好。)三个工人一起去上班,假设其中一个名叫约翰。约翰说:“今天我如果再吃起司三明治,我就从这栋楼跳下去。”他打开饭盒一看,里面是一份起司三明治。于是他就跳楼了。不怎么好笑,却有其趣味。(对。)第二个工人,打开饭盒前说:“今天如果又是马铃薯沙拉,我也会跳楼。”他打开一看,是马铃薯沙拉。所以,他跳楼了。第三个工人说:“今天如果又是匈牙利炖汤,我就会跳楼。”三个人都跳楼身亡了。在葬礼上,三个太太在一起聊聊。(是。)第三位太太说:“我不知道汤玛士何以不告诉我他不喜欢匈牙利炖汤。如果他讲,我会煮别的。因为我们初遇时,我煮匈牙利炖汤他说他很喜欢,喜欢到可以天天吃。所以我就天天煮。我好难过。”第二位太太说:“如果奥利弗告诉我他不喜欢马铃薯沙拉,我就不会做了。但我们第一次约会时,我做给他吃,他说:‘噢,我可以天天吃这个。’他很喜欢这道菜。所以我才天天做给他吃。他怎么不告诉我他吃腻了?我就会做别的给他吃。”第三位太太,最先跳楼那个人的太太,说:“我也不了解约翰。若他不喜欢起司三明治,他为什么每天做给自己吃呢?”(噢,不。)人类自找麻烦却想尽办法怪罪推诿。自己改变就好了啊。(对。)别再吃动物。至少不会有这种由动物传染的疾病。关联很明显。(对,师父,很明显。)有来自牛的狂牛症。有没有?(有。)有来自猪的猪流感。有没有?(有。)还有来自鱼类的汞中毒,无法检测的不治之症。(对,师父。)或者来自蛋的沙门氏菌。(对。)来自家禽。有来自鸡和其他禽类的禽流感。到目前为止,全都源自动物。(对。)至今,所有这些可怕的疾病、流行病和大流行病毒都是来自动物。所以,关联很明显!何必责怪任何实验室?(对。)归咎一个实验室。天啊。(了解,谢谢您。)关联显而易见。综观近年这些大流行病的历史便知,从前的就更不在话下。(对。)西班牙流感也是来自动物。(对,师父。)那次有五亿人受感染。我读到的。第二波疫情死最多人。(是,师父。)总共五亿人染疫。能想像吗?除非人类不想活了,就继续因循苟且吧。动物虽然被折磨令我无比伤心,但我能带他们上天堂。我担心的是人类,(了解,师父。)在血腥罪行中狼狈为奸。(对,师父。)藉由吃肉,变相支持,纵容这种对动物的酷刑和杀戮。(对,师父。)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