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动物对清海无上师无条件的爱(二集之一) 2020.03.30

2020-04-12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连动物都能看穿我们。动物会留意观察,他们无所不知。(是,师父。)就像我讲过的蜘蛛,我不知道他们观察得这么透彻。他们告诉我,因为我很善良,所以他们要帮助我。

 

(师父,您听得到吗?)(哈啰,师父!)(师父好!)你们听得到吗?(听得到,师父好!)谢谢,谢谢你们。电话清楚吗?(是,师父,清楚。)你们最近要多打坐一点,如果能的话就尽量。(好的,师父。)我们的世界,目前有点困难。(对,师父。)一切跟平常一样好吗?(对,师父。)我有点忙。(是,师父。)(对,师父。)如果你们忙的话,就知道我也忙。(对,师父。)因为我们一起工作。你们会知道。(对,师父。)(师父,很高兴也很感恩,您拨冗来电,让我们和您共度此刻,非常感谢师父。我们知道您正在闭关。而且师父工作很辛苦,也很辛苦地打坐,更牺牲一切,连您的…)不,我们都工作很辛苦。(对,师父。)不只是我而已。(对。)你们工作也很辛苦,我很感激上帝有你们在,让我们能一起工作。(谢谢师父。我们很高兴和师父一起工作。)这一定是你们的使命。(是,师父。)(我们很感激师父您。)好,还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吗?(有,师父。师父最近对所有世人,和羽翼下照顾许多生命的全球政治和宗教领袖所分享的紧急讯息,全都令我们万分感动。师父,您拨出宝贵时间,苦口婆心劝说他们。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果师父在打坐中得知更多讯息,或发现新事物,而且能与世人分享,我们会万分珍惜。也会很高兴。)当然,当然。你们想知道什么?我才能讲。

(您在长期闭关中,可有什么新发现?师父必定一直不遗余力,设法尽快修补并提升这个世界。您发现什么新事物吗?)嗯,有,也没有。此刻取决于人类。因为现在业障大不可挡。已经累积太久了。而且人类没什么悔意。所以,我还在等待。当然,如果人类悔改,一切会否极泰来。万事万物会随之好转。(是,师父。)(新冠病毒不断蔓延,对全世界的影响前所未见,似乎没人真正意识到解决之道。假设全世界立即持纯素,这病毒会多快消失?)很快。但是人类却不持纯素,一昧想尽办法找解药。(是,师父。)他们也可能有所发现,有可能。但是我不想说什么。(是,师父。)因为说出来他们会依赖,就会不知悔改。如此一来会前功尽弃。而且会再出现别的病毒。懂吗?(懂,师父。)之后还会有别的危难。最重要的是人类必须回归自己原本的慈悲天性,不是只依靠药物和发明。(对,师父。)这些是一时的。(有,师父。我们也目睹许多气候变化,危机似乎越来越严峻。这些气候危机就像倒数计时吗?)我们必须抱持希望。(是的,师父。)我们必须抱持希望,而且必须祈祷。不然会每况愈下。(是,师父。)但我们全都会提升。只是我替那些还不了解的人类和众生感到遗憾。对我们而言,没问题。好吗?(好,师父。)对你们、对我,没问题。我们只是换地方,换外表这件“衣服”,不会发生别的事。(谢谢师父,了解。)我们不会发生任何不幸。我们会回“家”。(谢谢师父。)

(师父,值此新冠疫情危机,人们皆衔命居家禁足。师父有话想对大家说吗?)喔,他们最好待在家里,照政府规定的去做。(是,师父。)我也吩咐过你们,如果必须外出该怎么做以保护自己。(有,师父。谢谢师父。)病毒是有形的,所以必须以有形的方法防护。唉,可怜的大众!他们目前惶恐不已。(对。)我不记得SARS或禽流感时,民众曾被这样禁足。有吗?(这是头一遭。)对,我想这是首度发生,疫情爆发迫使民众被禁足。(对,师父。)我猜,目前街道都空了,许多建筑物都宛如鬼城,诸如此类。(对,师父,没错。)可怜的民众。能怎么办?然而这只是警示之一,无奈大家就是充耳不闻。我认为政府和宗教领袖,必须担任更强而有力的领导角色。必须采取更立竿见影的措施。(确实,师父,对。)告诉人们,只需回归自己原本的慈悲天性。不再吃肉,不再屠杀无辜和无助者,不再残酷地折磨他们。(好的,师父。)我的意思是,死亡并非大问题,我们总有一天会死。重点在于对受害者的折磨方式。(对,师父。)还有屠杀受害者的方式,残酷到天地都不忍卒睹。

(师父,这些人畜共通的传染病,都是由于人类的行为才从动物传给人类。)是的。(所有SARS、MERS、猪流感、禽流感…还有这次的新冠肺炎。)对!病毒应该是,一些吃野生动物的人所传播出来的。(对,师父。)然后被传给别的动物,再传给人类,目前甚至有些动物也被传染得病。

致命传染病/大流行病,因为吃动物而开始传播:

爱滋病毒/爱滋病—从黑猩猩传染人

库贾氏病(狂牛症)—从牛传染人

H5N1禽流感—从鸡、鹅传染人

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从麝香猫传染人

H1N1猪流感—从猪传染人

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从骆驼传染人

伊波拉—从蝙蝠传染人

新冠肺炎—从蝙蝠传染给穿山甲

以上疾病全部都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类

 

那会一发不可收拾,如果动物四处乱跑,再传给其他动物,不晓得人类能跑去哪里。(对,师父。)不晓得人类怎么逃得了。(对,师父。)是否禁足都一样。最近有许多动物、树木和森林,舍命为人类牺牲。我们因而还活着。(噢,感谢师父。)但是自愿牺牲有所不同。不同于被迫死于如此残暴的虐杀方式。人类那种暴行很可怕,因为会招来相同的报应。而且人类得到的报应,会比目前加诸动物的暴行加重更多倍。(是,师父。)

最近森林野火层出不穷,导致数十亿动物丧生,他们是心甘情愿舍命的。(喔,哇。)只为了替人类牺牲。让我们有时间,有较多时间觉醒。我一直在恳求他们,却万万没想到,他们会以这种方式牺牲。我求他们别报复人类。求他们保护人类,因为人类做错了。人类被各种恶习毒化,也被魔鬼影响。我因此而恳求大自然,恳求他们宽容,保护人类。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以这种方式保护人类,自我牺牲数十亿条命。树木和动物,义无反顾地牺牲。不然,会有更多人死亡。因此,动物、树木、山峦和一切众生,为免人类丧命或被摧毁,他们不惜牺牲自己。他们的牺牲,当然会有帮助,但若是我们强迫他们死,或是杀他们作为牺牲,那又另当别论,那样就不好了。那只会造下更多业障,业障更深重。(对,了解,师父。)

(过去几星期以来,世人一直在祈祷“纯素世界”到来。师父是否能分享这些祈祷的建设性效果?谢谢师父。)是有一些效果。但并非全球世人都祈祷。人们心中并无悔意,所作所为也没有改变。祈祷的人数不够多。(是,师父,了解。)内心必须真诚而谦卑。不是只有表面忏悔,或跪在那里装模作样。岂可嘲弄上帝。(对,师父。)连动物都能看穿我们。动物会留意观察,他们无所不知。(是,师父。)就像我讲过的蜘蛛,我不知道他们观察得这么透彻。他们告诉我,因为我很善良,所以他们要帮助我。

甚至昨晚我起来时,也看到两只小蜘蛛进来,那只大蜘蛛进不来了。我堵住一些孔洞,我猜那只大蜘蛛挤不进来,所以派较小型的蜘蛛来。有两只小蜘蛛进来。我说:“嘿,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还有什么消息或者有事吗?”他们说:“没有,我们只是要为您织一张保护网。”天啊!我的心都融化了,我说,“不用,你们不必为我做什么。拜托啦,你们那么小,你们保护自己就好。”但他们还是织了。(是,师父。)

我初到新地(道场)时,工作人员为我备妥住处,新地因十多年无人居住,因此以前有一群邪灵住在那里。那群邪灵认为我们入侵他们的地盘,因此兴风作浪。不久来了许多鸟儿。我从没看过这么多鸟儿一次到齐的壮观景象。鸟鸣婉转,响彻云霄。鸟儿们告诉我,他们在进行秘密行动,我不便相告,但他们正在秘密进行某种措施以保护我,免于这些鬼魔的伤害。松鼠也来祝我安好。他们祝我自由自在、喜乐、平安。至于猴子,我也问他们,“你们怎么这么友善?每次看到我,都说:‘祝安好。’”(是的,师父。)他们说:“呜!呜!”意思是“祝安好,”“祝安好。”(是,师父。)他们说:“我们以我们的语言,‘祝您安好。’”他们的语言比较简短,他们不多语。多以内边沟通。(是,师父。)有形的语汇很简短,但他们在内边,会以完美英文讲述讯息。他们的英文比我的好。他们讲话好快,而且不必思考或写下来,以这点而言就比我好。我问猴子:“你们为何这么善良、这么友善?你们每次看到我,都会顶礼我并说:‘祝您安好。’为什么?”猴子们说:“因为您是‘值得的唯一。’”我说:“谁告诉你们的?”他们说:“我们知道。”(所有动物都知道,师父,所有动物都知道。)噢,我们好丢脸,我们如果做错事,不只天堂知道,动物也知道,动物无所不知。(对,师父。)所以,我们要谨言慎行。(好,师父。)

由于我喂那些猴子,所以我最近闭关的地方,在那附近的躁进鬼魅就来骚扰那些猴子。那些躁进鬼魅责骂并惩罚猴子们。(噢。)所以我才大发雷霆,送那些鬼魅下地狱。(对,师父。)我说:“你们不能那么做。理由何在?”猴子们告诉我,那些躁进鬼魅指控猴子们偷我的东西,在我的地方挖食物。我说:“不,我已宣布,我的地方无论有什么,你们都可以来吃。所有动物都可以来吃。我不需要。我不需要任何块茎、任何水果,都不需要。我也给你们水果。”而且我说了:“是上帝赐给你们的。我没说那是我的。因此,你们什么都没偷。你们只是回来,拿那里的东西。”但猴子们说他们担心,躁进鬼魅会因此也来找我麻烦。我说:“放心,我会把他们送走。”他们也确实被送走了,他们很坏。他们很狂躁不安。千方百计想惹事生非,因为那是他们的工作。如果他们不在世界惹祸,不在人类间或动物之间,挑起战争或制造纷争,世界就不会纷纷扰扰,彼此就不会争斗。就不会有人死亡或受苦。躁进鬼魅就会没工作。(对,师父。)

躁进鬼魅来跟我说:“别急着让世界和平。”我说:“为什么?”他们说:“如此一来,我们会没工作,也没东西可吃。”我说:“找别的事做。”他们说:“不行。”他们说,那是他们被指派的工作。而且他们只能吃战死者,或彼此打斗身亡的死尸。(了解,师父。)暴力的产物。我说:“你们必须改变,你们必须跟随我。改变你们的生活方式吧,我会带你们去天堂。你们的生活会平静而有尊严。不必只为了生存和食物,做这种丑恶而暴力的事。”他们当中有些跟随了我。有些跪在我的门口忏悔,那些可以去天堂。但他们多数都怕魔王。(对,师父。)怕他们的老板,所以不敢跟随我,什么都不敢。后来,有别的躁进鬼魅找猴子们的麻烦。我说:“你们在做什么?为何骚扰那些猴子?”我说:“原因何在?他们不是吃你们的东西,他们吃的是我的东西。上帝让我转交给他们的。你们凭什么惩罚他们?让他们吓得好几天都没来。”躁进鬼魅告诉我:“因为魔王担心,您喂那些猴子,猴子会爱您而不爱魔王。”我说:“噢,天啊,不能强迫任何众生去爱别人,他们想爱谁就爱谁。不能基于任何理由,就强迫别人去爱谁。爱是自由的,爱必须自然。”

躁进鬼魅却还是继续骚扰那些猴子,所以我拜托高等天神们送他们去地狱。我说:“凡是悔改的就能上天堂。”至少将他们安置在第四界等待。过滤并清洗他们。第四界的教主,通融我带他们上去。我事先问过。因为这些躁进鬼魅,不能马上去灵性新乐土。于是我对猴子们说:“你们尽管来吃我给你们的东西,那是上帝的礼物。”他们有时不来吃,我放着,他们会看,却只吃一点点就离开。我问他们:“怎么啦?怎么不趁新鲜吃?为什么要留下一些?”他们说:“以备不时之需,万一在别处找不到食物,我们会来吃存粮。”“好,好,很好。我下次会多给,你们就不必担心食物不够,尽管多吃吧。”结果,他们还是没多吃。我说:“怎么啦?”他们告诉我:“噢,您赐予的食物珍贵无比,我们应该省着吃。”这些猴子,什么都了解,他们无所不知。我们真的无所遁形。挺吓人的。

(师父,这些躁进的鬼魅是谁?)这些躁进的鬼魅,是将灵魂卖给魔鬼的人。被某种情况所逼,逼不得已而为。就像在我们的世界,有些不良分子耍手段。(是,师父。)逼别人和他们同流合污。被逼的人也许只是缺钱,而且走投无路,只好被不良分子拖下水。(对,师父。)他们不久后想改邪归正,他们本来就不想当匪徒,无奈却无法脱身。因为黑帮会报复他们,或对他们的家人报复,他们因而被迫继续沉沦。这些躁进的存在体,遭遇也一样。他们曾是军队将领,或位居类似职位。专司命令别人出去与他人打斗。(是,师父。)彼此打斗或脾气暴躁。脾气暴躁的人,有时会被这些躁进的鬼魅利用,导致动辄暴怒,出去打斗滋事或杀人,躁进的鬼魅则从中得利。由于那个灵魂已走上不归路,他无法回头,因此成为魔鬼的爪牙。或者他们必须狼狈为奸,才能飞黄腾达,于是逐渐无法脱身。他们为了利益昧着良心,不惜牺牲别人,比方说这样。或制造战争、从中牟利。他们就这样难以自拔,逐渐成为躁进鬼魅,替魔王工作。长此以往,再也无法脱身。即使想脱身也很害怕。

(师父,目前世上有多少躁进鬼魅或存在体?)目前有数百万。(哇。)因此,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家人之间,动物之间,人与动物之间,才战争和冲突不断。我已记下有多少被送走,但不晓得写在哪里。我看日记里是否找得到。(好的,师父。谢谢师父。)我去拿日记本,看看送走多少了。总之,目前至今,已超过百分之九十被送去地狱了。(哇!真好,谢谢师父。)有些则被送去天堂,去第四界。稍待片刻。我写在某个地方,写了实际数目是多少。(好,师父。)但是没看到。

 

数天前,蜘蛛们来告诉我:“要开心喔。”我想到世界的现况和目前染疫的人们,感到难过不已。蜘蛛们来安慰我:“别伤心,要开心喔。要轻松自在,要安心。躁进鬼魅回去地狱了。”百分之九十三。(哇。)我说:“感谢一切帮助。感谢上帝。”(感谢师父。)那是三月廿六日周四发生的事。(哇!谢谢师父。)有多少个被送走,我在某处有个实际数字。他们邪恶无比,我刚来时,由于他们认为这是他们的地盘,不准我住在这里。那只蜘蛛告诉我:“那些躁进鬼魅不要您住在这里,您必须提高警觉,要小心喔!”那是那只蜘蛛第一次来。别的蜘蛛告诉我许多别的事,例如:“别住在这里,”类似的警讯。在某几天、某几年、某几个月。(哇!)不是这只蜘蛛,是别的。(了解,师父。)

蜘蛛结了一个网,就在前面…我的山洞前有个小浴室。(是,师父。)我短暂闭关期间,打算住在那个山洞,因为那里很方便。浴室前面有个小房间。(是,师父。)山洞很小,但是有两个房间。里面的房间是浴室,外面的房间是空的。(是,师父。)面积大约一平方米,但我认为够我用了。我只需要打坐的地方。蜘蛛居然过来,在我的房子前面结网,我无法进去。我问蜘蛛们:“你们为什么结网呢?我必须进去里面。”他们说:“别住这里,对您不好。”(是,师父。)等等。

世上的躁进鬼魅总共有一千一百一十二万一千三百四十一个。(哇!哇!)那是三月十一日周三统计的数量。(哇。)至今,浪子回头的有十五万一千三百廿六个,而且去第四界了。(哇!)我到目前还没再查看。剩下的已被拖去地狱,陪伴他们的魔头,去地狱见他们的魔王老板。暂时留在第四界的那些,会被清洗、净化,然后去灵性新乐土,一段时间以后会去。(哇!感谢师父。)我这里写了好多讯息,但不在你们的问题里,所以…好,还有问题吗?这个数字你们满意吗?(满意,师父。)幸好我找到了。我甚至不知道何时何处,才能从日记中找出来,因为我写了许多讯息。你们看,好多。(对,师父。)每天写。

(师父是如何发现那些躁进鬼魅?)我怎么发现的?(对。)因为他们胡作非为。假冒上帝之名,假冒究竟明师之名,或原本守护天神之名,来告诉我事情。我认为事有蹊翘。(是,师父。)我说:“你们讲得不对。你们是谁?你们必须证明身分。”(对,师父。)“我是指真实身分。头衔是什么?是什么名号?来自哪里?你们不是Ihôs Kư的守护天神,你们不是究竟明师,你们到底是谁?你们现在必须发誓,非对我说实话不可。不然,你们会被摧毁,会永远消失!”所以,他们只好说实话。他们说:“我们是躁进鬼魅。”(哇!)我说:“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说:“我们必须干扰您,因为您竭尽所能创造世界和平,如果您成功了,我们就会没工作。”我说:“有许多工作可做。你们如果跟随我,我会给你们更好、更高雅的工作。”但是悔改而跟随我的,只有我讲过的十五万一千三百廿六个。(是,师父。)但相较于一千一百万,这根本没什么。懂吗?(懂,师父,数量庞大。)我忘记有多少被送去地狱了。我写在某处。没关系,你们都知道至今有百分之九十三。好吗?(好,师父。)

因此目前所剩不多了。但他们还是能从远方找我麻烦。并非我将他们从我住的地送走,他们就会放过我。不,他们能从远方工作。(对,师父。)我平常就知道周遭有许多鬼魔和鬼魅。(是,师父。)却没想到这些躁进鬼魅是战争的制造者。目前由于“控制机器”已被摧毁,许多人都更觉醒了。(对,师父。)他们也回归自己原本的智慧和领悟。因此目前越来越和平了。那些躁进鬼魅当然因此而来,制造许多麻烦给我。他们的老板也逼他们非做不可。(是,师父。)他们甚至派蛇进入我的房子,进去我的地方等等。制造不安稳的能量,派蜈蚣和各种蠕虫,各种昆虫进去我的房子,让我每天忙着送那些虫出去。现在比较改善了,因为蜘蛛在附近结网,保护我的安宁。(是,师父。)那是蜘蛛说的。我对他们感激不尽。(对,师父。我们也感谢他们。)我给他们食物,他们都没吃。他们结完网就消失了。我到处都看不到他们。我也不想理那些鬼。他们放过我,我就放过他们。(是,师父。)如果他们继续找我麻烦,尤其为世界,(是,师父。)为人类和动物带来痛苦,我就不能手下留情。我告诉他们:“你们有三个选择—下地狱,永远被摧毁,或跟随我。”(是,师父。)只有十几万个跟随我,我刚才念过的数目。(是,师父。)

(师父,这些躁进鬼魅在地球上很久了吗?)他们一直在这里。好战且有暴力倾向的人类和动物散发的能量,让他们得以藉此而生。(了解,师父。)但,魔王才是罪魁祸首,魔王先引发人们的怒火。(是,师父。)群魔诱惑他们,制造状况落井下石,设计圈套,陷害他们。懂吗?(是,师父,懂。)于是,愤怒的人和动物,逐渐越来越多,也因而产生越来越多躁进鬼魅。(哇,了解,师父。)就像是恶性循环。就像这样。这就是事情由来。(哇。)所有的灵魂,无意中堕入这世界之前,都是无辜的。

比方,像蝴蝶或蛾、蠕虫,他们在外面的花园里。(是,师父。)但有时不小心飞进屋里,就出不来了。(是,师父。)如果我是糟糕的屋主,比方如此,我就会拍死他们。或让他们受苦,就像在这个世界,受魔王摆布。魔王毫无慈悲心可言。会让那些众生越陷越深。就像那个糟糕的屋主,让蠕虫和蝴蝶陷入困境。懂吗?(懂,师父。)而我是带他们出去的人。(是,师父。)他们不断挣扎。有时我必须跟他们讲很久。我说:“相信我,飞低一点,我才能抓住你,带你出去。”后来他们终于信任我。(是,师父。)才照我说的去做。

灵魂的情况也类似。在漫游间掉入这个陷阱。懂我说的吗?(懂,师父。)就像渔夫撒下渔网。鱼通常都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在大海里优游。不料却掉入小小的网里!在如此广大的海里,还是能掉进小小的网里。(是,师父。)渔夫将他们网上岸宰杀,让他们在死前饱受痛苦,无法喘息。再将他们碎尸万段。同样的,灵魂也是无辜的。灵魂自由自在,在全宇宙四处漫游。刚好魔王这家伙造了这个世界。这里像陷阱、像一个洞,灵魂掉进来就像鱼入网。然后灵魂开始挣扎,由于挣扎而伤了自己,他们再度死亡,而且还互相伤害,结果越演越烈,恶性循环。你们现在懂了吗?(懂,师父。)(谢谢师父。)所以我才替人类和动物感到很难过。我想帮助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无辜的。

这里没什么是他们的,他们只是太相信别人了,他们只是无意中来这里。而魔王这家伙想抓灵魂,就像渔夫想捕鱼。(哇,了解,师父。)想看看,全宇宙这么大,居然还会掉入这里,掉进这块土地、这世界。就像大海广袤无垠,对吗?(对,师父。)海洋辽阔无边,鱼却还是会掉入在某个小角落的小渔网,所以那不是鱼的错。懂我说的吗?(懂,师父。)他们由于掉入网里,所以才痛苦。对鱼而言,受苦几个小时,形同人类在这个更大的世界里,受苦许多年。或者他们如果做错,就再度轮回并再度受苦。而且有无数机会,等着他们做错,因为魔王造了各种陷阱,让人很容易犯错。他才能永远控制。懂吗?(懂,师父。)魔王就能指控他们做错,并惩罚他们,让他们再度回来,就像所谓的弥补过错。(是,师父。)然后一再重演,当他们再度来到世界上,还是无法做对的事,因为他们忘记怎么做才对。他们会掉入别的陷阱,再度被骗,无法脱身。他们甚至想不起来什么是对的,问题就在这里。而其他人也一样,于是彼此有样学样,一错再错。(是,师父。)

我们不是在谈论外面的罪犯、抢匪、或杀人犯。不是,每个人都做错,只是程度不同。虽然没杀害别人,杀的是鱼和动物。还是会得到惩罚,于是一再投胎回来受罚。回来后又犯下其他错误,因为在这个世界,动不动就会犯错。(对,师父。)而不是说,好吧,再给你个机会回来当人,你就能做对了,不是!魔王,这些鬼魔,绝不会让回来的人做对,因为会出现别的你想不到的陷阱、情况。世人只担心生存问题。(对,师父。)因此整个世界都在犯错。多数人都一错再错,导致无法脱身。我尽力奉劝世人,告诉他们逻辑和道理,有时感到好挫折。但我不怪人类,我不怪任何人,也不怪罪大恶极的人。我知道他们只是被骗、被陷害,才掉入世界这张网。只不过比渔网更大而已。(对,师父。)好,还有问题吗?

(师父,剩下的百分之七躁进鬼魅,他们现况如何?)喔,我还不晓得。(他们仍在惹事生非吗?)我会尽力处理,好吗?(好,师父,谢谢师父。)我有很多别的事要做。时机成熟时,我会藉故规劝他们,或将他们遣返地狱。他们会永远留在地狱,大家就安宁了。但是我需要藉口,好吗?(好,师父。)就像他们一直吵我,我就有藉口处理。(对,师父,非常感谢师父。)不客气,还有别的吗?

(请师父多讲一点蜘蛛的事,好吗?)喔,蜘蛛啊,我不是讲过了吗?(对,这种蜘蛛是谁呢?)他们只是别的众生,另一种众生,就像你、我一样,只是外貌不同。(是,师父。)他们有灵魂,而且无所不知。我们都无所不知。动物知道的比我们多。(是,师父。)我是指,比一般人多。因为一般人具备比较多智力,和生存配备。(对,师父。)像我们有手可创造东西。如果作品很美,也许邻居就想得到。但是我们不想给,于是开始你争我夺,这是举例而言。或者产生仇恨,产生忌妒的能量,这类邻里间的冲突,日积月累。这种能量越来越多,大量累积在世界上时,就形成战争。杀害动物是世界上战争、饥荒、灾难和疾病的首要肇因。(是,师父。)因为动物也有灵魂,动物临死之前,痛苦哀号,向天堂呼求。动物以自己的方式呼求,以他们无声的方式呼求,天堂无法无视于动物的哀求。(对,师父。)虽然人类是万物之灵,如果行为名不符实,业障仍不得不惩罚我们。(对,师父。)届时我们会被魔鬼惩罚,不是上帝动手,是魔鬼。

(师父,自我们开始祈祷“纯素世界”,是否已有成效?)有,当然有一些成效。没多久,不是吗?才没多久而已。(对,师父。)因为业障铺天盖地。我们才祈祷几天而已。我不敢要求世人每天祈祷,因为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做得到。一周一次,半小时就好,如果他们能做到半小时。(是,师父。)这是为他们所设,至少提醒他们要善良、要想到别人、要祈祷。至少要这样,也许他们会被净化,而且也许会觉醒。(对,师父。)让他们得以多思考。不然,人人都太忙碌,世人忙个不停。终日张罗食衣住行、工作和生存,没办法想到别的事。因此这半个小时,也许让他们有一点时间反省、思考。(对,师父。)可能有帮助。不只是祈祷而已,他们必须觉醒,并诚心忏悔。(对,师父。)你们在奢望奇迹。佛陀说过,如果看得见,这个世界众生的业障,连虚空都装不下,虚空容纳不了,这个世界所有众生的所有业障。所以,半小时祈祷,才开始几天而已,别奢望快速见效。(好,师父。)连他们有没有祈祷,我也无法控制他们。他们要不要祈祷,相不相信这股力量,都是他们的自由意志。我只是尽我所能。(是,师父。)

 

(师父,您在最近,敬致政府和全球领袖的那段讯息中提到,上帝吩咐您写这封信给他们,告诉他们这项讯息。这么做有原因吗?这项讯息算是给人类的最后通牒、最后警告吗?)藉此再度向挚爱的诸天争取时间,懂吗?(哇,谢谢师父,谢谢诸天。)上帝和诸天,当然也不希望惩罚人类。(是,师父。)因为我告诉祂们,错不在人类。就像鱼无意间掉进网里,由于空间拥挤,以致在网子里伤到彼此,那也不是鱼的错。鱼因为身上的鳍和尖牙,和其他部位,也在网子里伤到彼此。(对,师父。)他们在网子里伤到彼此,在网里一起挣扎、煎熬,结果伤到彼此。(对,师父。)所以,那不是鱼的错。(对,师父。)他们只是掉入陷阱而已,就像我们掉入这世界,由于种种原因,彼此为了利益而冲突。(是的。)因为,顺便一提,我们只是彼此接触而已,却因故伤到彼此…这是情况所致。懂我的意思吗?(对,师父,我们懂。)所以我告诉诸天:“你们必须宽容,必须有耐心。你们必须想办法帮助我唤醒人类,而非一昧惩罚他们,毁灭他们。”(了解,师父。非常感谢师父,也非常感谢诸天,恩准我们有额外时间,让世人得以改变,非常感谢。)那不是最后通牒或什么,是天堂向来赐予机会。我常常要求天堂:“拜托,拜托,请终止这一切杀戮。”因为我受不了。每当我看到动物受苦的影片,就忍不住尖叫、大哭。我怒不可遏、痛苦至极。

 

(民众目前很怕这种病毒,正遵照政府规定待在家。待在家是否对他们有益,也让他们有更多机会,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要…全球经济停滞不前。这对世界、对纯素行动,能发挥效果吗?)我真的不晓得人们内心的想法。当然,留在家对他们的身体比较好。(是。)受轻微感染的人会康复。要吃药,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他们在家休息时,也给了康复所需的时间。(对,师父。)身心都得到休息。但是这种做法,对经济毫无助益,你们都看到了。(对,师父。)所有商店都关闭,所有大型企业停止运作。全球将损失数兆美元。而且死亡人数多于网路或各媒体所言,达数百万人。(哇。)

(由于无上师电视台,我们是否争取到许多时间?)当然争取了一些时间。我以前在法国就讲过了。(对。)而且可能会持续增加一些时间。(是,师父。)你们可以看到,旧无上师电视台结束后,新无上师电视台开播前,中间那段空窗期,世界比较混乱。(对,师父。)发生更多战争和冲突。(对,师父。)无上师电视台复播之后,就比较和平了。但是对我而言太慢了。当然,我们只是一个小团体。(对。)我们竭尽所能,平衡这个世界的坏能量。(好的,师父。)我们尽量帮忙。(好。)最好是所有世人都醒悟。(对,师父。)就像最好是别生病。如果已经生病,医生会尽力帮助病人。医生和护士会尽力帮助病人。但最好是根本别生病。(对,师父。)世界生病了,我们正竭尽所能,以所拥有的药方救治,好吗?(好,师父。)

像是一般而言,如果生病的人不太多,医院就能处理。而最近这个新冠疫情,让许多医院都大爆满。他们不断增设医院,你们都知道,对吧?(对,师父。)在原有医院旁边设置临时医院,才能容纳更多病患,因为医院已经没有病房。也没有足够的设备和人力。有些医生甚至染疫殉职。(是的,师父。)有些护士也染疫殉职。我真的替这些医护人员感到很难过。他们在第一线抗疫,我为他们祈祷,他们是英雄,无名英雄。(对,师父。)是,他们当然是克尽己职。但是这次疫情对他们而言很危险。(对,师父。)医生也无法找到足够药物,来对抗这种病毒,这是新型病毒,对吧?(对,师父。)这是新型病毒,而且具有变异的特性。病毒会改变,它会改变模式。(会突变。)对,对,它会突变并改变种类,所以医生很难断定治疗方法。(对,师父。)因此,许多人病亡。(对,师父。)根据非官方消息指出,有数百万人染疫死亡。(是,师父。哇。)你们可以想像。这不难相信。(不难,师父。)因为有些人在偏远地区,他们丧命,却不知道死因。(对,了解,师父。)他们没时间就医或细想,很快就病故。因为这些病例是,肺部都充满黏液,空气无法进入肺部,病人觉得像溺水一样。因吸不到气而窒息死亡,来不及救,没时间治愈。唯有轻症的人,刚染疫的人,才有可能存活。至今仍没有解药,对吗?(还没有,师父。)对,我想也是。我感到万分难过。有时不禁觉得,天啊,人们为何不听从自己的良心?话又说回来,我不能怪人类,因为他们中毒很久了。他们千百年来,被这个世界的邪恶能量,被魔鬼的负面影响毒化,以致如今只能挣扎求生。他们很难了解真理。(对,师父。)如果不是我们、无上师电视台,和善良、有道德的徒弟,祈祷和打坐,世界的能量早就一片漆黑。(是,师父。)我们的世界很久以前就完蛋了。(是,师父。)而且如果不是,动物、树木和其他众生,自愿牺牲为人类舍命,早就丧失更多人命了。比你们现在想的更多,比现在报导的更多。人类会遭遇更多灾难、麻烦,会死更多人。但是我们已看到隧道尽头的光点。比方目前,许多领导人正在彼此谈和。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师父。)只不过我们希望动物拥有更多和平,如此一来就没有问题。(对,师父。)

(透过此新冠病毒,人们意识到,此病毒来自食用野生动物,和买卖野生动物。因此,中国已禁止食用和买卖野生动物。其他国家也意识到这点,而且将会先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但愿他们会了解其中的关联,不只是野生动物,还有食用其他动物。年轻人目前正逐渐认清这点。仅最近这几年来,纯素选项就不断倍增。我们在新闻中报导,人们在每个国家都买得到纯素品项、纯素产品,尤其是年轻人正在觉醒。他们逐渐采取纯素饮食,也知道气候变迁的严重,所以正在采取行动。只是不够快,但他们确实正在觉醒。如果我们争取更多时间,让他们了解,我想我们就能看到隧道尽头的光。)但是这样很好了,虽然太慢而且人数太少。这样很好了,不然,我们早就消失了。(对,师父。)若这些纯素和慈悲风潮未兴起到目前这种程度,世界早就消失了。世界无法保持足够平衡,继续存在下去。(是,师父。)世界还在,只是不完美。因此还有灾难和疾病,而且野火四起。你们看卫星的空拍地图,地图上面的每个点就是世界上发生野火的地点。如今有媒体和网际网路,因此许多男女老幼,都知道纯素饮食和全球气候变迁。他们会深思并开始改变。(对,师父。)但是人数还不够。(还不够。)但愿这次他们会觉醒。新冠肺炎会唤醒更多人。(对,对,但愿如此,师父。)我也希望如是。(谢谢您。)

我们会为此祈祷。这是不幸,然而有时需要采取激烈手段,才能唤醒人们。因此,天堂还在示警。(是,师父。)我不知道他们的耐心会持续多久。因为,四处可见,人类为了吃肉仍继续杀害和折磨动物,让动物饱受痛苦。我不晓得到底是躁进鬼魅凶恶,或是人类也没多善良。躁进鬼魅、魔鬼,他们引起战争和冲突,让人们死于战争,死于冲突和争斗,他们才能吃这些亡者的死尸。人类活宰动物,也只是为了吃他们。(对,师父。)躁进鬼魅有时告诉我:“请宽容我们,宽容躁进鬼魅。”我说:“我不想为难你们,但你们必须改变。我不能坐视你们继续兴风作浪,造成人类的不平衡,以致彼此争斗致死,你们就能从他们的死亡得到利益。”我也不想惩罚他们或谁,但是该做的无可规避。看看如果没有躁进鬼魅,世界是否会变得更好。

然而,人类各种劣行,或吃动物的恶习,已经根深柢固,他们很难改变。他们也很难理解,何以自己必须改变。连疫情已经如此严峻,各地因疫情而封锁,人们仍不购买纯素食品。有些人将肉品一扫而空。你们可以上网查,也许会看到报导,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是,师父,我们看过。)目前有些地方,越来越多人选择纯素饮食。(对。)但是不够多,不够快。重点是,他们必须了解,他们放进嘴里的那块肉,肮脏、污秽,充满病菌和抗生素,也有满满的恶业。他们必须了解,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他们必须更慈悲、更有爱心、更友善,那才是重点。(对,师父。)但是,能怎么办?我一个人而已,而且我们是小团体,世界却那么大。就像医院当前的情况,所有医护人员疲于奔命,因为病患人数暴增。数天前,单单是义大利就死了将近一千人,一天而已!廿四小时内。西班牙也是,仅一天内,就死了七、八百人。尽管我们处于科技先进的时代,而且各处药房林立,还有现代各项医药发明,仍然救不了这些病患。目前各地处于封锁状态,世人仍然执迷不悟!不知道有多少领导人,听了我宣读的那封信。也不知有多少宗教领袖,会看我们的节目。因为他们忙着做别的事,就像往常一样,他们往外思考。不从里面反思,以得知问题的真正原因,例如,新冠肺炎。(对,师父。)他们没看到真正的病因。他们只想着药物,和现代科技之类的东西。他们就像无头苍蝇。所以,我们尽力就好。(对,师父。)

还能怎么办?好,还有别的问题吗?(师父,问题都问完了。)好,好,很好。(谢谢师父。)这样已经够好了。你们还好吗?(都好,师父。)(都好,我们都很好,谢谢您。)食物呢?衣服呢?(都很好,一切都好,师父。)一切都好?(对,谢谢师父。)一定要保持住处干燥、干净,以及通风良好,知道吗?(好的,师父。)即使天气冷,也务必出去健走或运动。(好的,师父。)自己健走难免会无聊,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或许在原地跳一跳也行。(好,师父。)原地踏步。做几下伏地挺身,让自己变得强壮,以抵挡病毒的威胁。(好的,师父。)因为病毒遍布空中。即使没靠近病患,空气中就有病毒。(是的,师父。)有时我们外出购物…你们带回家的每样东西,包括生菜沙拉在内,要先用沸水烫过才吃。包括水果之类的,都要用水彻底洗净。(好的,师父。)请转告厨房人员,蔬菜要泡盐水五分钟。水果也是之后要冲洗才能吃。如果要确保无虞,就用热水烫过,我是指沸水。(好的,师父。)请他们彻底打扫厨房,进入厨房时,自己也要彻底清洗干净。(好的,师父。)我跟你们讲过了,也不要摸自己的脸,好吗?(好的,师父。)如果觉得哪里发痒,在外面如果觉得哪里痒,就隔着身上的衣服抓痒,或用卫生纸摩擦止痒。不要用手指抓痒。(好的,师父。)用干净的布之类的,或是身上衣服的内侧,摩擦发痒的地方。不要用手去碰那里,因为手摸过其他东西了。(好的,师父。)即使戴了手套,手套也碰触过很多东西。戴手套只是一层防护,进入自己的车子以前,要先丢弃手套。如果必须外出,就用醋擦拭衣服。暂时先这样。(谢谢师父。)

 

只不过人类的业障,让情况一直变化。(是的,师父。)只要有几个人充耳不闻,制造麻烦,世界就继续因循旧习,因循不好的模式。我们正在打一场艰难的硬仗。因为魔王虽然被关进地狱了,他有些爪牙还在这里。(了解,师父。)这世界满满恶魔、鬼和邪灵,只是你们看不到。他们到处诱惑人们,引诱人做坏事,他们才能从中牟利,他们才能控制这世界。他们不想放手,他们不想让灵魂自由。他们希望灵魂永远不停地轮回,这样他们才有人可控制。占有欲。(是的,师父。)领土权。就像网子一样,渔夫撒网让鱼陷入其中,就能持有那些鱼,然后伤害鱼、吃鱼,虐待鱼等等。一如人们用锁炼,把乳牛拴在原地。或是把乳牛关起来,才能对这些牛为所欲为。(是的,师父。)强迫她们生更多宝宝,生更多小牛,藉此管控更多牛,吃更多牛肉。杀更多牛,虐待更多牛。跟魔鬼的作法如出一辙。人类对待动物的行径,就是魔鬼恶行的翻版。你们懂了吗?(懂了,师父。)因此,人们若不醒悟,不弃恶从善,将永远陷在轮回的泥淖。

在回答你们的问题时,其实也回答了有关蜘蛛的事。(是的,师父。)蜘蛛只是众生之一。地球上的所有众生,有形形色色的外貌。比方说大象,他们的体型较大,还有硕大的鼻子。长长的象鼻。而我们的鼻子短。如此而已,他们都是众生。就像蔬菜,有各式各样的蔬菜。(是的。)但全都是蔬菜。而我们是众生,比方人类、动物类,他们全都是众生。他们有灵魂,他们有聪明才智。他们比许多人类更聪明。他们的直觉更强,他们的道德标准,比我们许多人的更高。我们由于比较强大,比较聪明机灵,比较有体力,而且善于谋略,于是就管理动物。我们可以当他们的朋友。他们可以受我们治理,但我们不能杀他们来吃。我们也不希望自己被宰杀吃掉,是吗?(不,师父。)不!但是以前发生过人吃人的事件,这个你们都知道。(是的,师父。)才几十年前而已。(是的。)人类现在文明一点了,不过还在吃动物。也许有一天,人类会更文明,革除吃动物的恶习,就像不再人吃人一样。而且不再奴役动物,就像革除奴隶制度一样。希望那天早日到来。(是的,师父,我们尽力而为。)(谢谢师父。)我们是黑暗中的光,越多光越好。(是的,师父。)我们努力在世上,点亮更多的光,就不会一片黑暗。我们无法照亮世上所有的角落,但是我们正在努力。已经越来越光亮了,你们看到了吗?(是的,师父。)收看无上师电视台的人改变了。他们变得更好。(是的,的确如此。)他们也改吃纯素了。总之,世界在未来,不是好转就是毁灭,两个选择。你们会怕死吗?(不会,师父,我们有师父您,我们什么都不怕。)好,反正是迟早的事。(是的,师父。)

我只是担心,要是世人不悔改,继续杀害动物,或以各种方式伤害孩童和其他人,就会造更多业障,如此一来,也许灾难会骤然降临,谁都猝不及防。目前,都还只是警告而已,只是警讯。若天堂真的想毁灭我们,我们根本无暇思索。没时间有所准备,就像这次,新冠肺炎病毒传染,突然间爆发。(是的。)新冠病毒说来就来,没人来得及准备。因此,全世界没有任何药物可对抗它。只有一些人活下来,因为他们是轻症者,可只用一些抗生素治疗。重症者就熬不过来,因为目前无药可治。在解药问世前,染疫死亡的人数,每天会越来越多。数千人,成千上万人。(是的,师父。)那些报告的人数不精确,因为很多偏远地区,没有人呈报,或有人不愿意回报,因为他们不想惊动别人。(懂。)(是的,师父。)行了吧,你们,我们所聊的有些沉重。(谢谢师父。)(感谢您所做的一切,还有您的牺牲。谢谢师父。)

我不觉得是牺牲,我只是为我的狗难过。(了解,师父。)也可以说是一种牺牲,因为我仍然要做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我们所有人都牺牲付出。(是的,师父。)有时我们很累,想休息一下却不能,因为时间紧迫,我们必须继续工作。那也是一种牺牲。我很想念我的狗,我非常爱他们。不过代价就是,我不能见他们。我不能见任何人或狗。这群猴子是例外,因为他们是自己来的,我不用照顾他们。我只要在外面放些水果、马铃薯、地瓜、还有玉米,他们喜欢这些。让他们随时可以过来吃。我无法忽视他们,因为我有足够的食物,而他们没有。而且他们来我家,不是我家,但在门外,我必须招待他们。

好了,我看看是否忘了讲什么。我正在确认,好多想讲,但是…对了,松鼠,你们刚才问我松鼠的事,对吗?先前?(是的,师父。)我回答了,但并不完整。我现在才看到这项。有些松鼠前来,我闭关的其中一个地点,他们告诉我,谁和谁对我不利。于是我观察了一阵子,果然如是。他们提醒我,远离会惹麻烦的人。(是的,师父。)他们说:“如果那个人继续跟您一起工作,您的‘价值’会降低。”(哇。)“价值”“宇宙的价值”。所以,那个人离开后…我没有赶那个人出去,是情况使然。果然一切都雨过天青,我的病也好了。屈辱减少或消失。比方说这样。(了解,师父。)后来那个人本来要回来,但是天堂说:“不行,拜托,万万不可。”

还有什么?有些已经讲过了。(师父好。)请说。(您刚才提过,您的日记里写了一些和我们的提问无关的内容,您可以和我们多分享几点吗?)太多了。(师父,我想,此刻无论您分享什么,都会利益世上所有人。)我在这里写了很多,例如,蜘蛛来告诉我…事实上,他所说的原文如下:“灯不关。”你们知道,语法上不是很正确,比方“灯不关。”说得非常快,“灯不关。”“离开沙发。”他那样讲,所以我有点惊讶,因为当时我在打坐。没有看到那条蛇,我只是突然醒来,想要在日记里写点东西。(懂,师父。)然后就看到蜘蛛盯着我。我问:“有事吗?”于是他又说了一遍。他可能在我打坐时,已经说过,我没听到。他说:“那条蛇要伤害您,灯不关。”“离开沙发。那条蛇要伤害您。”他是这样说的。(哇。)之前我就收到讯息了,“小心,蛇要伤害您。”但是我以为,不去花园,就没事了。直到那天晚上,那条蛇已经跑进来,而且蜘蛛再度警告我,我才看到蛇。我才恍然大悟,啊!原来如此。(哇。)树群也多次警告我:“小心,”或“快走,别待在这里,坏人来了,”或是“有危险”等等。很多次,否则我可能已经被烧死在森林里了。(师父,我们感谢所有帮助您的众生。)我永远感激他们,所以我必须捍卫他们。因为他们没做什么,唯一做的就是,善良和为人类牺牲。我的狗也是,我的狗的牺牲让我感到难过,我告诉他们:“拜托,我们得帮助其他众生。”我真的很想念他们,我认为那是一种牺牲。(是的,师父。)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那样而已。我在这里写着:“没有止境。”我写在这里。噢,有时候,我住的森林着火,树木会通知我及时离开。(哇。)否则,我早就完了。我立即请人打电话给消防队员。(是,师父。)否则整座森林和花园会付之一炬,因为两者相毗邻,花园和森林。有一次,我记在这里:“树群还警告我,附近有不良记者,鬼鬼祟祟的,我最好留在室内,免得他们造谣生事,为我的任务增添麻烦。”(哇。)我就随意念,好吗?(好的,师父,谢谢师父。)

“还有我的狗,永无止境的保护,他们设法保护,并牺牲自己帮助我,钜细靡遗,始终如一,要是我倾听的话。”“有时我没倾听,有时因为我太忙,来不及听。那么他们就会承担下来,自我牺牲来保护我。”比如生病之类的,突然就病倒了。“我对此感到万分歉疚。我永远感激他们,在生活中的陪伴,以及忠诚无比的爱。上帝永远保佑他们。他们一定会到新乐土,永远与我同在。”(是的,师父。)那条蛇如何进入室内,我不清楚。因为那不是房子,其实类似储藏室。懂吗?(懂,师父。)二手的储藏室,我只是偶尔待在那里,因为那里很安静。其他地方,都已经声名大噪。就算大家不知我在那里,人没来,却会送能量过来。而我需要绝对的安静。这里比较安静一点。(是的,师父。)

还有很多其他事情,例如,有的传统,据说不能大声说出上帝的名字。(是的。)上帝的名字,只能写几个字母。(是的,师父。)仅以几个字母代表,而不能写出全名,记得吗?(记得,师父。)这个你们知道吗?(知道,师父。这个我们知道。)好,就像我们的五圣号,不可以大声念出来。(是的,师父。)或许只能写下这些字的第一或第二个字母,是吗?(是的,师父。)他们就是这样做。也许有一天,我会更详细说明。我想这些你们都明白,不需要讲。你们有人问我,Ihôs Kư之上是什么?(是的,师父。)Ihôs Kư之上是“原本非创造的宇宙”。(哇,师父!哇!)Ihôs Kư,是“被创造的宇宙”,而且是高等宇宙,了解吗?(了解,师父。)这个世界也是被创造的,却低等而纷扰。Ihôs Kư之上,是“非创造的宇宙”,“非创造的天神”。(懂,师父。)祂们永存不朽,不生也不灭。(哇。)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