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值此淨化時期要覺醒並持純素(六集之二) 2020.06.26

2020-07-21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躁進鬼魅都走了。(哇!太棒了!哇!)也許有幾個漏網之魚,但是成不了氣候。(哇!了解,師父,謝謝您。)我早就知道了,後來天神也告訴我。(哇!)

 

我不明白人們為何不採取措施保護自己。看到這情景真令人心痛,人們拿自己的命在冒險,沒把自己的命當一回事,輕忽自己小孩的命、不在乎鄰居或朋友的命、男朋友的命、先生的命、太太的命都沒當一回事。因為自己染疫的話,也會傳染給家人。(對,師父。)不自知之前就會傳染,這就是問題所在。(了解,師父。)這種病甚至讓人不知道自己是否已感染。(對。)就算被傳染了,要過潛伏期才出現症狀。了解嗎?(懂,師父。)有時潛伏期超過十四天。據說在冷凍物體表面,這種病毒存活期甚至高達三個月。(哇。)許多人是這種病的無症狀感染者,沒人知道他被感染,連他本人也不知情。這種病因而才危險。(是,師父。)而且疫苗仍遙不可及。幸好現在已發現一些藥,可以治療部分病人。這些藥有療效,如專治炎症的常用藥物,對病情也有幫助,因為新冠肺炎也是炎症。醫學專家表示,人體會抵抗這個病毒的入侵。人體有時會過度反應,(是的,師父。)所以才會引發體內發炎。因此醫生施用抗發炎藥,給某些快要…的患者,老天爺。他們說這種藥物只對重症患者有效。(是的,師父。)能想像嗎?必須等到病重才能投藥治療。(噢。)並非每位患者都能治癒,對某些患者確實有幫助,但並非全面適用。患者無從得知自己到底會中百萬樂透或落空。噢,天啊。我真的憂心忡忡,所以我才跟你們講。但外面的人知道吧?或者他們不知道?(師父,他們知道。)如果他們知道,為何英國竟有成千上萬人湧入海灘,英國疫情還在上升,還沒下降吧?(還沒。)(師父,政府有時未做很明確的指示,導致人民搞不清楚狀況。醫學顧問和專家都呼籲必須嚴格遵守各項規定,因為這很重要。但有時政治人物並未明確指示人民遵守,所以人民就四處外出,導致病毒傳播。)是啊,這使疫情更惡化。(是的,師父。)

 

抗議行動根本無濟於事。(沒錯,師父。)向政府抗議施壓有何用,結果呢,好吧,政府讓你出去工作,但你若因此染疫,對你的家人有好處嗎?不要說你自己好了,即使你不在乎自己,難道也不在乎家人,朋友和動物同伴?連動物同伴也會遭感染。(是的,師父。)有些貓被隔離檢疫,有些狗也是。(天哪。)我聽說的。(是。)我看到報導,我沒空看全部內容,瀏覽一下而已。瀏覽一下新聞,以防萬一有什麼訊息必須告訴大眾或你們,盡可能保護你們和大眾。(感謝師父。)不然,我不曉得多少年沒看新聞或其他節目了。(謝謝師父。)我不需要,而且也太忙沒時間看。(是,感謝師父。)我在閉關仍心繫疫情,因為人們飽受疫病之苦;我豈能獨享安寧。(了解,師父。)到處都有深受其苦的人。尤其是兒童和嬰兒,真的飽受折磨,令人不忍卒睹。我不曉得人們何時才會覺醒。我看到純素浪潮,現在越來越浩大。(巨大無比。)(是的。)不過仍不夠大,不足以平息這場疫情。人們甚至不聽專家警告,不顧生命危險貿然出門,只為了顯示自己很酷。染疫可一點都不酷。比如,有些兒童,體內器官不斷衰竭,因為這種病毒確實會到處攻擊體內所有器官。病毒擴散很快,導致器官接連迅速衰竭。逐一或多重器官衰竭,讓醫生束手無策。不只是發燒或頭痛,體內各器官也會日益衰竭。情況來得又急又快,期間病人飽受病痛折磨。家人同時也跟著受苦,事後還要承受哀痛,這就是問題所在。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小孩,小小年紀就這樣夭折。(絕不希望如此。)那些家人會心碎不已。心碎,任誰都會傷心欲絕。我不斷祈禱,但我無法多做些什麼,只能祈禱和打坐,不然情況會更糟。(感謝師父。)好了,我言盡於此,你們保重就對了。(我們會保重,感謝師父。)(請師父也要保重。)

 

你們使用新餐廳了嗎?(用了,師父。)因為那裡有冷氣。(對,師父,很涼。)你們吃東西時,若會熱,就去餐廳。(好,師父。)通常你們那裡不會太熱,但吃熱食時,會比較熱。(確實,師父。)現在已經夏天了。(是的,師父。)你們應該去冷氣房用餐,喝湯時才不會滿頭大汗。(感謝師父。)一邊喝熱湯一邊冒汗,像平衡桿,平衡體溫。(沒錯,師父。)那喝湯有什麼用?如果改在冷氣房用餐,湯喝起來會更可口。(確實如此,師父,是。)你們就不必手忙腳亂,一隻手端著湯喝,另一隻手則忙著揮汗。好忙,好忙。(是啊。)你們還需要什麼是我不知道的?(我們沒需要什麼,師父。)(我們很好。)(師父,我們很快樂,謝謝您。)好,好。我只是想和你們聊一下,讓你們知道我還活著。(感謝師父。)這樣你們才會乖一點知道嗎?不然你們可能會想:「啊,師父不在這裡。(不會啦,師父。)她在哪裡?她沒看到我們。」我什麼都看得到。(知道,師父。)你們知道吧?(是的,師父,我們知道。)我將蘋果手機放在面前,但有時畫面會自動關閉,不曉得為什麼,我猜是因為我的呼吸或是我講話太大聲了。你們的電話沒事吧?(師父,還可以。)也許你們錄一半,我錄一半,然後再合起來。總比沒有好。(對,師父。)剩下的只是笑聲和閒聊,這部分可以後製接回去。那是最簡單的部分吧?(對,師父。)

 

知道嗎?有一些很好的消息,不曉得能不能告訴你們,稍等一下。(師父,拜託。拜託師父告訴我們。)我知道,我知道。稍等一下,我得問問。我必須問問看,是否會造成影響。(好的,師父。)(感謝師父。)耐心稍等一下。躁進鬼魅都走了。(哇!太棒了!哇!)也許有幾個漏網之魚,但是成不了氣候。(哇!了解,師父,謝謝您。)我早就知道了,後來天神也告訴我。甚至蜘蛛也跑進來,不知道他怎麼溜進來的。我住在較文明的房間,大約五、六平方公尺。對我來說已經夠大了。我必須打掃房間,小一點,不必打掃那麼多,但還好,應付得來。不知道他怎麼進來的。所以我問他:「你怎麼進來的?」他說:「神通」。(哇!)比方,他將自己解體。古代有些人做得到。動物做得到。(哇!)有一則關於狗的故事,有隻狗被關在屋子裡,他的一位狗朋友在別的地方生病了。因此他就直接穿牆而出。(哇!)門鎖和屋裡的一切都原封不動。(哇!)照護者百思不解,狗是怎麼出去的。窗戶沒開、門鎖沒動過,牆上沒孔洞,毫無線索。照護者不知道狗去哪裡,直到朋友從家中來電:「他在我家。」(哇。)大家都很訝異不已。真實故事。(是,師父。)我在某處看到這故事,或許你們也知道。有時,我很幸運,搭飛機時隨手拿份報紙就看到這樣的故事,或在電視上看到好消息,所以我才能告訴你們。(謝謝師父。)他(蜘蛛)跑進來,我說:「嗨!大傢伙,怎麼了?」我現在講話像美國人。「怎麼了?」我在美國住了好幾年,大概四分之一美國化了。(了解,師父。)我會說以前不敢說的話,要看我有多生氣。平常說不出口。我對蜘蛛說:「怎麼了?有事要告訴我嗎?」他是信使。他說:「對,要開心。所有躁進鬼魅都走了。」他是這麼說的。(哇!)如實轉述。我說:「還有別的嗎?」好,好,繼續,繼續拍手。我自己也拍手,我用手拍自己,因為另一隻手在忙。好,好。

 

知道嗎,壁虎甚至…壁虎從沒跟我說過話。你們知道蠑螈嗎?(知道,師父。)那種背部多彩的壁虎,體型大於爬牆壁虎。(知道,師父。)他們也會爬牆,但大多棲息在戶外花園。連他們也來告訴我…我開門一走出去,就看到他在門邊。我洗好衣服,要拿去外面晾。我擔心我一走動,他會跑掉。於是我說:「我等一下再晾衣服。」他卻說:「沒關係,我不怕您。」他就一直站在那裡,意思是在那裡紋風不動。(了解,師父。)直到告訴我這個訊息:「一些躁進的徒弟也走了。」他是這樣說的,還說:「要開心。」我說:「謝謝,謝謝,非常謝謝你。」(謝謝您,哇!)我拍了幾張他的相片,我寄出其中三張。我拍了很多張,因為起初我以為他可能會怕我,所以我離他很遠。因此他的影像很小。後來他都沒動,我就問:「我可以靠近點嗎?」他什麼都沒說,所以我朝他越走越近,甚至就在他的正上方。我坐在他旁邊,近距離拍了他的全身照,並刪除所有小影像照,只保留影像較大的。然後我走到他正前方,拍了一張他的臉部特寫,他還擺姿勢讓我拍。(哇!)他原本一動也不動,我說:「我要拍你的臉,」他就轉向一邊。(是。)然後再轉向另一邊,或往上看等等的姿勢。但我只選了三張,因為對一隻壁虎而言,這樣夠了吧?我說:「你會上電視,希望他們會選上你。上電視要通過選拔賽,因為許多動物要上電視,所以我希望他們會給你機會上電視。」接著他就動了一下,頭朝這裡、朝那裡,但身體都沒移動。(哇。)野生動物或壁虎,有人靠近時通常會跑開,對嗎?(是的,師父。)他完全沒跑開,乖乖待在那裡。(哇。)我大概拍了十二張相片,他從頭到尾都沒動。我就坐在他正前方,因為他很小,假如你們看到他臉很大,表示我是貼很近拍的。(了解,師父。)我跟他相距大約十英寸,不對,十公分。(哇!)約在正前方十公分處。整個過程他都沒跑開。那就表示動物想向你透露訊息,跟蜘蛛的情況一樣。或他們眼睛會閃閃發光。(是。)就像這支紅光筆。(雷射筆。)類似那樣發光,但發不同顏色的光,不是紅光。我只是比喻,讓你們知道是什麼樣子,但顏色不一樣,是金色的光。不是很遠的光,而是像兩支小手電筒,閃閃發光。這就表示他們要傳訊息給你。

 

順便告訴你們,我在瀏覽新聞時,看到一則新聞,報導美國某地一隻大蜘蛛。當地有位女士看到一隻大蜘蛛。她說從未見過這麼大的蜘蛛,比張開的手掌還大。(哇!)這讓我想到:「喔,我以前見過。」記得我講過一隻很大的蜘蛛嗎?(記得,師父。)我心裡想:「我以前見過。」那位女士好害怕。她叫她先生把蜘蛛抓進一個大盒子,裝進一個容器,(是。)又連絡他們租屋的仲介。仲介來了並說:「樂意為你們帶走他。」仲介是這麼說的。(了解,師父。)那隻蜘蛛卻黏在窗子上,一動也不動(哇!)因此她先生才能抓到他。其實那隻蜘蛛是想向那個家庭成員傳訊。他的訊息是:「別愛錯人。」(哇!)我不想告訴你們是誰,我也不知道是誰。但我聽到蜘蛛這麼說,透過照片聽到的。(哇。)不過,這對夫婦當然誰也沒聽到。(是。)我不想多談他們的私事。(了解,師父。)反正你們也不認識他們,這無關緊要。我不知道他們住哪裡,也忘記是哪裡的報導。只記得蜘蛛說:「別愛錯人。」能想像嗎?他們可以示警。如果我認識那位女士,我會告訴她,但那不關我的事。我不能告訴她,我對誰都無可奉告。嗯,如果她付錢僱用我,我會告訴她。我連在閉關期間,也要跟蜘蛛說話,他就這樣溜進來。(是,師父。)我知道報導中那隻蜘蛛想要傳達訊息。否則,人那麼靠近窗戶,他早就被嚇跑了。窗戶是透明的。(了解,師父。)他們看到人會跑掉。

 

昆蟲一見到人就會跑開,連蛇也是。一些特殊情況除外,被躁進鬼魅或惡鬼驅使,看到人就不會跑開。不然,連蛇也會躲開人。(是,師父。)不然他們絕不敢靠近人。連老虎與獅子也一樣,他們原本不會攻擊人類。那些極罕見的情況是因為被某種力量驅使。或是被攻擊者死辰已到,要在這種情況下命絕,他們只好攻擊對方。不然,老虎和獅子根本不想吃我們。喔,我想那不會是我們,因為我們是純素者,我們的血液平淡無味。像豆腐,味道像吃豆腐。他們的鼻子聞不到我們。我們聞起來腥味不夠。肉食者要用很多調味料添加在肉裡。不然,肉會索然無味。也許有刺鼻的腥味,像是魚類的臭味。所以他們添加許多香料、大蒜、洋蔥等等。(真的是這樣。)因此在幾哩外都聞得到他們身上的味道,也許這樣才引起這些野獸的胃口。否則,他們懶得理人類。也許,天曉得,如今叢林與森林被大量砍伐。導致這些猛獸失去原有的棲息地與食物,也許他們會因為太飢餓或其他原因而攻擊人類。我不知道,但還是很罕見。(是的,師父。)連野獸也很少攻擊人類。(對,師父。)我不曉得為什麼跟你們講這麼多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是,師父。)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