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凡悔改者得上天堂(三集之三) 2020.04.29

2020-05-11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如果要迅速扭轉頹勢,若我們「全面持純素」,世界的能量會多快改變?病毒會徹底消失嗎?)能量幾乎立即就改變。只是因果已經啟動,仍會持續一陣子,但相較於未全面持純素時程會縮短。

 

我們該擔心的不是疫情,令我心痛的不是疫情全球大流行,我心痛是因為那些吃肉的人會下地獄永遠受苦刑,或者至少被刑罰數百年,取決於罪人吃了多少肉。我們的一位世界會會員,我徒弟,她曾造訪地獄,親眼目睹罪人被絞成碎肉。(喔,是。)每天被絞碎三、四、五次不等,依罪人吃過多少肉而定。(是的,師父。)這個世界的創造者也俘虜靈魂,對世人犯的過錯,以及所吃的每一口肉,都錙銖必較。(哇。)他不會善罷甘休,若有人毀壞他的創造物,他就會摧毀對方,讓對方悔不當初。他誘惑世人犯錯!然後加以懲罰,問題就在這裡。因此,我討厭這個傢伙。我本來應該說:「沒關係,我原諒你。」不,我不原諒!我不原諒這些眾生。不原諒這些邪惡的眾生。犯錯的人類一旦悔改,我就原諒他們。(謝謝師父。)依循天堂的律法,我可以原諒他們所有人,只不過他們也必須盡他們的一份力。(是。)他們盡一%的力,我負責九十九%。(哇。)只要他們在內心懺悔,就可以上天堂。(哇,好的。)

誠心誠意地懺悔。(是,要如何才會實現?)我不知道,親愛的。我努力數十年了,許多其他聖人及明師,自遠古以來就一直努力,但魔王影響太強。(是。)因為我們溫和而君子,他們則擅用神通、計謀,在人們耳邊竊竊私語,用甜言蜜語百般誘惑。他們使出渾身解數,佈下天羅地網。而聖人只有一、二位,他們的徒弟也沒那麼多。尤其是古時候,聖人的徒弟不多。(是。)現在我們比較多人,還有其他志同道合者,像其他的純素推廣團體。(是,師父。)純素、素食、慈善團體,大家都一起工作。(是。)他們來自天堂,乘願而來。(喔,明白。)(哇。)值此之際,都是為此而被派來的,所以大家通力合作。但人的習慣根深蒂固,習性難改。我並不怪他們。我只是感到非常遺憾。

例如,在我們頭腦中,已深植某事,就像儲存在電腦。(是。)即使將檔案刪除,有些專家仍可以找出來。(是的,那是真的。)一樣的情況,但是這部「頭腦電腦」所存的檔案更難刪除。它會進入潛意識中,沒有人能將它刪除,只有明師才能,在為人印心時刪除。明師知道刪除的祕法,(哇!)明師可以刪除有緣人過去的業障及罪孽。(明白。)但是不能刪除奠定此生基礎的定業。(了解,是的。)當他們完成此生的施與受,就可以回去天堂,因為沒有過去的業障,迫使他們輪迴,(明白。)讓他們再回來清付,重啟施與受。懂嗎?(懂,師父。)否則,沒有人能解脫。此生的業障清付後,又造下或大或小的新業,於是再次陷入清付、施、受的輪迴圈。因此群魔總是處心積慮誘惑人去做壞事,作惡的人必須再回來,即使是行善,也要回來享受福報。所以世上有錢有勢的人,是投胎轉世回來的,因為他們必須回來,享受前世行善的福報。因此無論做什麼,都要歸功於上帝,不要歸功於自己。(好的。)

魔王會記下來,然後說:「好喔,她說她做了這件善事,她給了這個人一塊錢。」所以,她當然必須回來享受,由於福報會倍增,她會因而很富有,甚或很出名。業障包括惡業與善業。行善者,必須享受善業,回來享受福報。所以無論做任何事,別認為是自己做的。為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也別認為是自己做的。每天都要心存感恩,感恩自己能夠當一個很好、很好的工具,(是。)可以幫助他人,這是我們應盡的責任,卻是承蒙上帝的恩典,才能善盡己力。(是。)要隨時心懷感恩。千萬別歸功於自己,絕不讓我執藉機記錄,以免魔王趁機清算業障。(好的,師父。)因為不論善業或惡業,都有利息。

 

(師父在上次通話曾提到,諸天對人類很寬容。此寬容可有原因?)有,我們祈禱。(是。)我們祈禱,我祈禱。我說過我是人類的律師,記得嗎?(記得。)我說人類是無辜的。(是,師父。)人類是無辜的,不該怪罪人類。人類被推入海中沉浮,卻被責怪弄濕或溺水。他們被困在這裡,只能竭盡所能,以區區所知應對處境,因為所有智慧已被抹去,或被屏蔽、覆蓋。(是。)再也無法洞悉任何事。他們只是因應情況行事。(明白,是。)這也是受魔王影響所致。

(師父是否有特別的禱詞或方法,能與世人分享,幫助人類在此艱難時期,記得上帝?)都在我所有的開示中了。我不曉得是否對所有人都有幫助,但是的確幫助了一些人,因此才有這些徒弟。(是的,師父。)不過即使是徒弟,有些也還是在低等級,深受邪惡力量的影響,以致做錯事。(是。)特別是對我。如果他們等級低,幫我做什麼都是反效果,有時還會傷害我。魔王那股力量被帶走了,但是仍有餘毒滲入人心,尚未完全清除。(是的,師父。)以致他們無法了解。如果餘毒尚未完全清除,他們就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明白。)他們不責怪吃動物,反而無的放矢:責怪誰去了什麼地方,或誰去哪裡傳染給別人,也責怪一個實驗室。(對。)絕口不提吃動物的惡習。這些人是認真的,他們真的責怪實驗室。他們並沒有捏造事實。他們沒有為了互相指責,而捏造事實。還有一些政府,也互相指責,他們並沒有捏造事實。他們是真的相信。(哇。)他們的頭腦、心智,深受邪惡的影響。就像重症者,難以治癒。(對,師父。)但是剛染疫的人可以被治癒,輕症者也能被治癒。許多人根本毫無症狀。那意味著有數百,至少…我查一下那個數字。(好。)至少數十億人,目前至少有十五億人被感染。(哇!)我是指帶有那種病毒株,一種或別種病毒株,但是他們卻毫無症狀。所以,永遠無法真正嚴密控制這種病。(無症狀者會傳染別人嗎?)當然會!如果你身上擦香水,你因嗅覺失靈聞不到,這不表示別人也聞不到。如果你手上有泥巴,你因為眼盲而看不見,卻能到處抹,牆上、桌上、別人身上,你手到之處就會有泥巴。不知者無罪不是藉口,魔鬼不會因此不懲罰你。你犯罪他們照樣懲罰你,雖然你不知道那是罪行。(對,師父。)你是被迫犯下那項罪行。這個愚蠢而殘忍的系統,讓我厭惡至極,必須被終止。我會終止這個系統,只是對我而言拖太久了。

 

(師父,最近新聞報導,人們走上街頭抗議因新冠疫情導致的封鎖,例如美國。)是。(有些人也沒戴口罩。師父對此有何看法?)非常令人擔憂。(對。)你可以了解,你可以想像。(確實,是。)沒人喜歡被禁足。沒人喜歡。人們當然絕對不願意,但政府也是情非得已。(是的,師父。)雙方各有難處。人民不習慣一直長期待在家裡。待在家數週或數個月,而且沒工作。(對。)政府也是迫不得已,因為他們也必須補助人民很多錢。(是的。)政府和公司都必須付錢補助。給數百萬、數千萬失業的人民及…(是。)我實在不知該說什麼。我多麼希望世界沒有這場疫情,因為人民被下禁足令,導致警察也必須額外工作以執法。(對,師父。)政府、人民和警察之間,因而瀰漫著劍拔弩張的能量。(是的。)雖然民眾明白,警察只是恪盡職守。(是的,師父。)政府也是為人民著想,他們擔憂萬一疫情加劇、失控,人人都會染疫,更糟的是染疫身亡。即使他們想工作,也因染疫或身亡,而難以為繼。(噢。)目前死亡人數很多。有些國家的街頭,屢見腐爛屍體,因為沒人處理,而且處理的人手不足,有些人則不敢去處理,擔心受到感染。(是的,天啊!)諸如此類。

政府當然是迫於無奈。首先,人民絕對不想被禁足。他們不習慣這種生活,他們想工作、賺更多錢。你看,即使政府提供社會補助,也無法如願補助那麼多,因為政府基金有限,而對象是數百萬人民。所給的補助哪可能像人民有工作時的收入那麼豐厚呢?(對。)有工作時,能掌控自己的收入。工作越多,所得越多。(是的,師父。)多兼一份或兩份工作,就可賺更多錢,有更多工作時數,因此人民感到處處掣肘,而且擔心家庭狀況。錢不夠用,他們要付貸款,付汽車保險費,有許多帳單要付。外面的人辛苦工作,只因他們的花費很多。擁有越多,必須工作越多。所以他們無法安心待在家裡。我希望他們能訴諸打坐或一些瑜伽。至少對心靈和精神有益。但願那樣能稍有幫助,幫助他們安定心神,也幫他們提昇意識。(是的,希望如此。謝謝師父。)他們也許因而能夠坦然接受現況,並祈禱明天會更好。我相信政府情非得已。因為他們了解,人民視禁足為限制自由。在許多自由國家中,這是違憲的做法。(對。)我認為,政府並不希望祭出禁令。沒有人希望如此,無論人民、政府或警察。每個人都喜歡和平且正常的生活。(是的,師父。)禁令一出,每個國家都損失慘重。因為企業關閉了。稅收不足、勞動力不足,糧食和藥品供應不足,各種用品都缺貨。因為人民無法外出、無法工作、無法消費。許多食物,由於在餐廳、超市,或其他小商店賣不出去,許多相關食物都爛掉了。更多企業虧損更多錢,政府必須挹注更多基金,為各行各業紓困。沒有政府願意下禁足令。他們深知禁令有違民意。即使人民了解政府苦心,也無法只是坐困愁城。有些人受不了。(是的,師父。)他們的孩子有各種需求,家庭需要額外收入,而政府或公司補助有限。(是的,師父。)但有補助已經很好了。

想像一下,如果政府,沒提供任何補助金。(是的,師父。)人民會餓死在家裡。(噢,天啊。)有些國家,因人口太多或國家貧窮,萬一政府沒有紓困,人民的處境就更糟。他們一無所有。像有些國家,人民在街上叫賣東西,那就是他們的收入,所得僅能糊口,如今更苦不堪言…(好可憐。)他們已走投無路。(是的,師父。)每個人都感到絕望,他們心煩意亂,每天憂心如焚。每天都是壞消息,沒有任何好消息。許多醫生、護士、及醫院工作人員,也因為染疫而殉職。醫護人員站在最前線,很容易染疫。況且也沒有足夠裝備來保護他們自己。對我們的世界而言,現狀悽慘無比。(令人絕望。)是,隨著疫情時間加長,我不知道,人們要何去何從,我不知道政府是否有足夠的錢,繼續發放補助。補助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失業的人。

我也為政府感到難過。因為他們不能禁足人民,又不能讓人民出門,他們左右為難。他們也想隨順民意。有些政府,有些州或有些地區,已打算讓步,讓人民去上班。但是在許多地方,我聽說在日本,他們認為沒問題了,於是解除封鎖,結果疫情馬上升溫。死亡和感染人數暴增。(噢,天啊。)這只是一個例子。疫情目前很可怕,我相信人民也不想抗議,給警察和自己造成麻煩,被關入牢獄或上銬等等。只是現在大家都很絕望。

人民迫切希望恢復正常,他們擔心自己未來沒錢。積蓄減少或歸零,而政府也無計可施。他們想要幫助人民,想保護自己的人民。於是只好下禁足令,然後靜觀其變。有些領導人或政府,因而互相指責,因為他們憂心忡忡,為人民感到很絕望。(是的,師父。)每個領導者都想要幫助自己的人民。像這樣,他們居高位,卻束手無策。他們能做的最上策,就是保護人民,讓人民留在家裡,避免感染。(是的,師父。)萬一是輕症病人,或是具有免疫力的無症狀感染者,待在家就不會感染他人。(是的,師父。)(所以最好待在家裡。)

為了人民的健康和生命,我認為應該等到感染確實獲得控制為止。人們外出時,必須想辦法保護自己。類似醫院裡,醫護人員的防護措施,全身徹底防護,直到確定一切獲得控制。我也希望人們能自由活動。現狀對他們而言很可怕。祈求上帝,祈求上帝。向上帝祈求。祈求上帝,讓一切明朗與好轉,讓人們了解問題真正的根本原因。因為世界總是瘟疫不斷,各種傳染病和大流行病,因此,世人應該了解問題的根本原因。祈禱那天快快來到。我們無法只仰賴科學,科學只能暫時解決問題。若要一勞永逸,人類的行止必須更像上帝的兒女,或更像佛。(對,師父。)一切才能否極泰來。向上帝祈求。向天堂祈求。

這不只關乎金錢和工作。有些人只有一間很小的套房或公寓。真的非常小,例如在日本,東京或香港,土地非常珍貴。空間幾乎不可能再擴展,人民生活在極為狹小的隔間公寓。比如一般公寓,大約四平方公尺,他們再隔為三到四間。明白嗎?(明白。)每個人住一小間。平常他們如果可以出門,那就沒關係。他們外出工作,然後到公園或商店,在餐廳吃完飯後,回家只是睡覺和洗澡,那就沒關係。但是現在,他們完全無法出門。(是,師父。很難熬。)窮人受到的影響最大。因此他們才會爆發抗議。所以不能責怪他們,也不能責怪政府。我也不知該說什麼。(噢。)只能祈禱。(是,師父。)

 

(師父,如果要迅速扭轉頹勢,若我們「全面持純素」,世界的能量會多快改變?病毒會徹底消失嗎?)能量幾乎立即就改變。只是因果已經啟動,仍會持續一陣子,但相較於未全面持純素時程會縮短。(了解。)他們必須找到疫苗。即使找到疫苗,也是由於天堂的恩典,由於善良的人、諸聖、諸賢和慈善人士,純素者,以及,比方,我的徒弟或其他信眾,外面的慈善團體等,各方的介入減少了因果報應所致。由於凝聚這股慈善能量,還有天堂的寬赦,報應才減到最少。(好。)也由於師父的介入。(感謝上帝,有師父在。)他們爭論不休。業障仍然太深重。我也必須公平才行。如果人類繼續折磨動物,有疫苗也無濟於事。動物總有一天會死。人類卻加諸折磨、監禁,施以喪心病狂的虐待。(對,師父。)邪惡的能量,會招來邪惡的能量。天堂無法坐視眾生的痛苦哀號和傷心悲泣,比方無辜、聰慧、而和善的動物。(對,師父。)他們充滿智慧、純潔、和善、樂於助人。(對。)

 

(弟子們還能做什麼嗎?我知道我們正在做,但也許還有我們可效勞之處,也許走上街頭或者,我也沒有頭緒,盡力喚醒大眾。)已有許多團體走上街頭,民眾卻置若罔聞,影響少數人。我們必須省下時間,用來打坐、祈禱。(是。)每個人各司其職。(好,了解。)這是其他團體的工作。(了解,師父。)他們仍然必須進行。當然,會有某種程度的影響。我們做不一樣的事。我們必須在靜默中祈禱,我們必須打坐,(好。)祈禱純素世界到來。純素世界將帶來永久的世界和平,將帶給眾生慈善的能量,人類也含括其中,將因而不再得這種病。即使人類目前必須經歷這場疫病,如果他們轉而持純素,未來將不再有任何大流行病,或流行病。(對。)這個世界大小疫情不斷,是因為人類一直在殺生。回顧歷史就知道。有黑死病或鼠疫,還有麻疹。如今連麻疹也死灰復燃,(噢,哇。)這是舉例,還有伊波拉,在某些國家仍有病例。我們需要面對的,並非只有新冠肺炎病毒。並非只有那個病毒而已,是危機四伏,步步逼近。

人類如果繼續吃野生動物或動物,很快就會再爆發,或醞釀另一場瘟疫。而且每次都束手無策,因為人類以前沒遇過這些病毒。(對。)不了解這種病毒的特性,至今仍然不了解。大家都還在揣測,和交相指責。停止責怪彼此吧,指責沒有用。全世界此刻當體認到大家要同舟共濟。(對。)人類的共同敵人是惡魔,惡魔驅使大家吃肉犯罪,導致大家落得如此下場。大家要團結並認清真相,而且要終止這一切。從根源斷除,澆樹不是澆葉子,而是要澆樹根。這一切的根源就是人類以殘暴邪惡的方式,虐待其他眾生,那些無辜、無助、無害、且有幫助的眾生。(對。)動物是聰明善良、又有智慧的眾生,是人類的幫手、老師,是人類的朋友和恩人。全球的紛紛擾擾,各種疾病、戰爭,根源就是殘酷虐待動物。

 

(當純素世界確實來臨時,師父,世界會是什麼樣子?人類會怎麼樣?)和平、快樂,再也不會有那種病。也許由於此生的計畫,難免以小病小痛清付。(對,師父。)因此,明師也必須承受。因為,人生在世,如果沒有這些終身計畫的藍圖,就無法存在於世。就像蓋房子,必須有依循的藍圖。(對,師父。)而且藍圖已取得許可,不能無故更改。不能擅改。手中的藍圖和建築計畫,已通過政府批准。(是,了解。)要更改就必須重畫一張。人生「重畫一張」表示,必須死亡才能更改重來。但有些人畢生為非作歹,重畫的藍圖只會更糟。他們無法改邪歸正。必須轉世回來自食惡果。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對,師父。)任何宗教的經典,都說得很清楚。不需要我再多說什麼。人們只是不想了解!惡魔的不良影響讓他們變得既盲且聾又愚蠢。(是,師父。)我告訴你們的事情,就像陽光般清楚。對他們而言卻是,「什麼?你說什麼?」他們甚至不了解,甚至什麼都聽不見。(是。)

「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是,師父。)這是《聖經》記載的。否則,一位明師降世,就足以拯救所有人。如今我們已擺脫魔王,所以,未來,靈魂不會再受困於此。(是,師父。)如果人們現在持純素,除了小的或無可避免,今生非承受不可的前世因果業報,世上將不再有任何瘟疫,不會再有任何疾病—天下將永世太平。(哇。)每個人都會很快樂,食物不虞匱乏。五穀豐登再慶豐年。(人類會和動物成為朋友。)是,動物也會得到和平,所有眾生皆得享和平。(太好了,迫不及待。)我知道,我正在努力。(謝謝您。)從來沒有一天忘記過,沒有一天不為此奮鬥。(師父,我相信您,一定是的。)

 

(師父,您的宇宙價值,現在完好無損了嗎?我記得上次…)是,是,是有些微損失,但我有更多的儲備。每當我不得不見人時,就會有些微損失。我不見人,但有時會意外看到,這是舉例。比方我一踏出門,那個人剛好在那裡,就意外見到了。至今為止,僅損失一些,都可以處理。如果我必須出門,到另一個區域…我已經換了所在區域。該換地方了。我會在晚上行動,所以不會看到很多人。如果我現在必須和你們說話,若你們播出內容,我就會損失一些。如果是對全世界播出,我會損失很多。但我能補回來,別擔心。不只是價值、靈性點數和身體健康,還有各式各樣的問題。會有不利的事發生。但我告訴你,我已置生死於度外,所以還有什麼好說的?(了解,謝謝您的愛,師父,謝謝您。)噢,這…是我的天命。以前我寫了一首歌,〈心有何用?〉(是,很動人。)

 

(以下替另一位師姊提問,問不同的主題。師父可以分享更多關於最近提到的「非創造宇宙」嗎?哪種眾生住在那裡?)你們從未聽過,也無法想像的事,我要如何告訴你們?我無法告訴你們。我只是告訴你們,在Ihôs Kư之上,有這樣的世界。永遠不生不滅,非創造而來。就像上帝,我要如何描述上帝?(是。)除了說,上帝是永恆的愛力。(明白。)無法描述,因為不管在這個星球或任何星球,都沒有眾生和祂們相似,即使在Ihôs Kư也沒有。(哇。)祂們和任何造物,都沒有相似之處。就像萬能的上帝。你知道,感覺到,或許你相信祂存在,她或他存在,卻不知道祂的長相,你無法描述祂。(了解,師父。)第五界的眾生,已經無法描述,影子宇宙之外的眾生更別提了。(是,師父,謝謝您。)好。

 

(這是一位師兄的提問。侍奉上帝的人如何成為上帝更好的工具?師父是否有新建議或訊息能幫助那些侍奉上帝的人,在物質或靈性方面,更有能力勝任?)我也許知道,但是你們可能做不到。謙卑再謙卑和滿懷敬意。(好,師父。)我這麼說,好像在自抬身價,你們要尊敬你們的師父,(這是當然的。)那位拯救你們靈魂和好幾代親人的師父,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你們必須謙卑為懷。(好,師父。)你們是工具。要時時感恩上帝,讓你們能做這份高雅的工作。絕不可認為是自己做的。因為一旦有這種想法,就會阻斷加持力,阻斷源源不絕的靈感。(好的,師父。)要時時保持謙卑,謙卑再謙卑,和感恩之心,如此而已。更謙卑些。(是的,要謙卑。)能的話就訓練自己如是。問題在於,每個人都有我執。很難認為不是自己做的。你們明白這點,只是無法徹底落實。越能落實謙卑為懷,才華就會越發展,然後等級就越高。我只能告訴你們這樣。

謙卑、感恩、滿懷敬意。尊敬你們的師父。她代表高等天堂,代表萬能的上帝,你們必須尊敬。(好的,師父。)如此你們會有更多功德,生活會更左右逢源,人生會更幸福、更光亮,打坐、工作、才華等等,一切都會更進步。然後,要謙卑。謙卑也包含了那份敬意和感恩之心。如果覺得重點太多,做到「謙卑」就好了,好嗎?(好。)謙卑為懷。因為能謙卑為懷,就會覺得感恩。知道自己是無名小卒,對獲賜的才華或一切,就會抱持感恩之心。(是,師父。)如果你謙卑,就會因獲得印心而感恩,因為你的靈魂永遠得救,你的許多代親人,也永遠得救。如果你謙卑,你也會尊敬你的師父,師父無條件地幫助你。總之,一句話:謙卑。謙卑再謙卑。

 

還有問題嗎?(沒有了。)你說有廿幾個問題,我嚇壞了。(嗯,列出的有廿個,但問題多少都有重複,師父已經一併回答了。)我長篇大論很出名。(謝謝您。)因為事情往往環環相扣。(是的。)靈性領域的討論,永遠無法非黑即白,那麼清楚分明。(確實如此。)如果我已回答所有提問,那就太好了。(非常感謝您撥出時間。)我沒那麼害怕了。你說有廿幾個問題時,我想,天啊!我們不就得聊好幾個小時。好吧,就這樣。謝謝你們大家,上次交代的工作,做得很好。(是的,師父。)這一次,我想,你們也會做得很好。(是,我們一樣會盡心做。)我們微不足道。(好。)在這個物質世界,我依然很謙卑。你沒看到,我確實如是。(是的。)我常常感謝所有天神。甚至今天,我請教戰神一些問題,也感謝他。他在影子世界並非大神,但我仍然滿懷敬意感謝他,真的!我恭敬地向他致敬,感謝他善盡職責。並感謝他回答我的問題。

但我無法透露這次對話。(了解,是的。)我必須交談請益的對象,還有一些國家當地的神。每個國家都有一位天神,照看人類的所作所為。他不會干預任何事,只是負責記錄。(是的。)然後才能將紀錄內容,放進阿卡西圖書館。歸檔於所有人類的活動,鉅細靡遺。無論你做什麼、想什麼,或者該做沒做,全都記載在那裡。(哇。)我們永遠無法否認罪過,永遠無法掩蓋,隱瞞。我們在宇宙中無所遁形。(是的,師父。)我們有肉體,所以我們不會得知太多其他人的不道德行為,或隱藏的罪過,這未嘗不是一種福氣。要是我們知道,我們會噁心、嘔吐,會沒辦法忍受,受不了他們的內在,不只是外在。我們目睹,動物如此受苦、受折磨,就已經這麼痛苦,更別說知道其他人的罪惡思想和罪行。(是的,師父。)那些是肉眼看不見的。在這個物質世界,我們擁有肉身,是一種障礙,也是一種福氣。

前天、昨天和今天,我和很多不同的天神,分別談了不同的事情。我總是滿懷感激。(是的,師父。)連我的狗告訴我什麼事,我都很感激他們。(是。)我感謝我的狗,我感謝蜘蛛,我答應會帶他們去天堂。(師父,您確實總是心存感激。)噢,我知道。(是,確實如此。)是,我的意思是,我要告訴你們這些,好讓你們知道,我不只是口頭告訴你們,我自己也身體力行。所以我明白箇中深意。如果只是空口說白話,無法影響人們太多。(是的,師父。)所以我想你們可以受益於我的態度,我謙卑的能量,並且效法。(是的,感謝師父。)

為自己的謙卑祈禱。如果覺得自己不夠謙卑,就這樣祈禱:「請讓我更謙卑,讓我儘量謙卑,才能侍奉上帝,侍奉苦海眾生,(好的,師父。)減輕他們的痛苦和悲傷。」(好,師父,我們會祈禱。)我的心再度被觸動,我無法…我難以忘懷。(師父,我們會持續祈禱。)好,好。(非常感謝您。)

 

好,還有什麼不清楚,可以問我。我說我嚇壞了,但我並不那麼害怕。你可以問我幾百個問題。只要能幫助你,幫助你所有的同事,幫助世界,我很樂意坐整天來回答。(謝謝您,沒問題了,我們的問題問完了。)很好,你們大家都很好。現在天氣更好了,本來就應該更好。你們大家都快樂、健康,我很高興,(是的。)很高興。(謝謝您。)(上帝保佑,師父。)

我儘量在你們大家四周設下保護層。(噢,哇!)設好了!我也要求天神們保護你們。(謝謝您,非常感謝您。)如果身體有什麼小毛病,偶爾有點頭痛等等,有時可能是工作過度所致。(好。)這個肉體無法依我們想要的方式反應。(確實,是的。)休息一下,深呼吸,出去運動。(好。)做伏地挺身。(好。)一定要做,好嗎?(好,我們一定做!)走進大自然、運動,這樣可以提昇免疫系統。要給身體所需的營養,要吃得好。(好的,師父。)吃得好並不代表貪吃。(不,當然不是。)各類營養都要攝取。(好。)營養要充足,而且打坐要夠,這很重要。你們一天最少要打坐四小時。(好,師父。)否則,無法善盡職責。(是。)所以,即使你們工作,還是要繼續打坐。好嗎?(好,師父。)也許截稿那天沒打坐,但事後必須補足。打坐更多。(好,謝謝,是的。)因為我們必須離開這裡。(是的,師父。)就算我能帶你們離開,但是我希望你們去更高等的境界。不只解脫三界而已。(好,感謝您。)還有,如果打坐,就能做好自己的工作。也能為自己的工作注入一些加持,自己則能消化我的和天堂的加持。打坐如同用餐,必定要做。(是的。)

上帝保佑你們所有人,上帝愛你們所有人。我愛你們。要善良,謙卑,心懷仁慈。(謝謝師父。)替我謝謝所有女孩子提出的所有問題,還有男孩子。(會的。)每次檢查他們的節目時,我都會感謝他們。(是的,師父。)如果他們做得好的話,如果不好,那我會說,「不,這不好,不好。」也許會傷害他們的我執,但我必須如此。(當然,是的。)對,請告訴他們,我只是永遠都必須實話實說。(是,師父。)好,謝謝你。(謝謝您。)我誠摯感謝你們大家,謙卑地感謝你們。再見。(再見。)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