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凡悔改者得上天堂(三集之二) 2020.04.29

2020-05-10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必須團結合作儘速找到治療藥物。也要禱告。政府和所有人都應該祈求天堂寬宥,才能迅速找到治療藥物拯救生命。還要吃純素。勸大家吃純素。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師父,我們還有些提問。)「我們」是誰?有人和你在一起嗎?(不,不。只有我,我說「我們」因為這些問題是其他工作人員問的。我請他們把想問的問題寄給我,若師父來電就可以問。)好,好。有多少個問題?(大約廿個…)可能?你沒算嗎?喔,廿個?天啊。好。(大約廿個。)好。簡短扼要,好嗎?(好。)問吧。(師父曾說我們不必再餵養餓鬼。這是否意味師父已將他們送走或已度他們解脫?其中包括躁進鬼魅嗎?)對,他們已經上天堂不然就是去地獄了。(好。)所以不必餵了。懂嗎?(懂。)你們這裡的人不需要。(啊!好。)徒弟們也不用麻煩了。(好。那表示我們不必擔心食物靜置超過九分鐘嗎?)凡事小心為要。先進食,再工作。話雖如此,我卻未必都做得到。但沒關係。念幾位教主的聖號就好。(好的,師父。)先吃。儘量用完餐再去工作,好嗎?(好的,師父。)我知道有時做不到,由於無上師電視台的截稿時間等因素。我也做不到。有時我把食物放著就忘得一乾二淨,之後卻吃不下了。因為沒胃口了。也許有些昆蟲或什麼東西沾過,(是。)所以我不想再吃了。(了解。)如果可以就儘量。(好。)撥幾分鐘用餐沒關係。直接把食物吃完。因為一次吃完比較好,對腸胃比較好,(是,師父。)對健康比較好。(是。)可以先取一小部分食物放在盤子上吃。然後再取另一小部分。萬一必須放著,待會就能再吃。(好。)只要把食物收好,蓋好,就不會有昆蟲來弄髒。懂嗎?(懂。)如果是喝的,就倒入小杯子再喝。剩下的還是可以喝。(謝謝,是。)若沒有多的盤子或杯子,就請他們替你們買。

 

(我們有一些問題是關於新冠肺炎疫情。多數主流媒體都報導新冠肺炎病毒可能來自生鮮市場。為何沒有更多人想到病毒爆發、生鮮市場和吃肉之間的關聯性?因為這似乎是一個合邏輯的結論。他們的洞察力是否受到了干擾?)受到其他眾生干擾?(是。)這是一種能量。世界上這股憤怒的能量,這股不和善的能量,是世人造的業障所致。人類未善待彼此,未善待動物等弱小眾生。天堂對此也憤怒至極。(是。)動物們弱小並不表示低下。他們是更聰慧的眾生。聖經裡說:你且問走獸,走獸必指教你。(是。)問魚、問鳥,他們都會教你。記得嗎?(是,師父。)動物在世界、在宇宙、在上帝眼中皆有其地位。我們卻待他們如塵土,比塵土還不如。不只殺害他們。更是將他們折磨至死!(是,師父。)有些謬見指稱,必須吃不帶血的肉。事實並非如此。凡是提到血,就表示別吃任何血肉之軀。意指生命,我們有生命。就像現在有句話說:「別吃有臉的東西。」記得嗎?有些人那麼說。(對。)有些素食者那樣勸導人,好讓別人了解。有臉,意即有生命,有靈魂、有活氣。(是,師父。)所以,以前明師們說別吃任何有血的東西,因為裡面有生命。意即那有生命,不可殺生。(是。)如今人們卻直接割開可憐無辜動物的喉嚨,讓他們驚恐和鮮血四濺,更趁他們痛苦顫慄時,擠乾他們的最後一滴血,然後將他們吃下肚。天理難容!(沒錯,師父。)了解嗎?我無法言喻。(了解,師父。)對宗教經典的誤解太多。錯誤的詮釋與曲解,一直以來都誤導人類。導致他們積累漫天業障。他們折磨動物,把動物活生生地割喉或活活剝皮等等,這是魔鬼做的事。不該是人類做的事!那應該是發生在地獄,而非在人間。(是,師父,當然。)我不怕那些人生我的氣或會對我怎麼樣。我就是必須說真話。(是,師父。)我怒不可遏。(這是可理解的。)但這也是撒旦的伎倆。撒旦這群魔鬼迫使前人寫錯、誤譯,只為了傷害眾生,傷害人類和動物,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這樣業障就會循環不止。然後他們就能一直控制,因為眾生鑄下這些惡行就永遠無法解脫。然後就有戰爭、動物會被…那不是你剛問的。

 

你問的是:「病毒是否來自生鮮市場的動物」吧?(是,為何人們沒聯想到他們該停止吃肉?)這點已為人所證實。他們對穿山甲進行實驗,在穿山甲體內發現新冠病毒株。這種病毒株與人體內起初的病毒株相同。所以病毒源自那個地方,我在內邊查證過確實源自那裡的動物。別無其他地方和源頭,儘管傳聞四起。傳聞並非事實。事實上,新冠病毒源自那個生鮮市場的野生動物。(了解,師父。)即使病毒來自別的生鮮市場或地方,也是源自野生動物身上。病毒被人類攜至各地。傳遍全中國與全世界,因隨時隨地都有觀光客。(是,師父。)或者藉由交換人力資源或人力、交換學生、或交流合作。(是,師父。)當今人類隨時遊走世界各地。很簡單,幾小時就到中國。幾小時就到歐洲,等等。因此帶原者將這種病毒帶至世界各地,這種病毒源自那裡。(是,所以,那些傳聞,因為我在網路上看到某些媒體指出病毒也許來自實驗室。)不是。不是來自任何實驗室。是來自生鮮市場的野生動物。確實是來自武漢。我在內邊向天堂和掌管疫情的眾神查證。他們監管許多事情。我必須跟掌管的神查證。不能隨意詢問任何神。(噢,哇。)是!眾神各司其職,他們知道來龍去脈。IhôsKư眾神,也不是全都掌管一切。所以有其他眾神掌管不同部門。是,在這世界,我也必須問影子(世界)的眾神。像是發生某事,我必須問戰神才知道。他並非發動戰爭的神,而是負責監看戰爭中發生的事並做紀錄。所以他比別的神更了解。就連我所提的特定問題也不能問IhôsKư眾神。我不能講,好嗎?(好,師父。)我不想告訴你們;我不能什麼都講出來。只能講大概。有句話說:「天機不可洩漏。」但我透露太多事了。已發生的事可以說,但如果事先透露,而我還活著仍與否定力量對抗時,他們會知道,會故意顛倒是非黑白,拖延或阻礙事情的完成。

 

我是否已回答所有關於動物帶有病毒的問題?(回答了,師父。)也有一些染疫的人,為了生意或某種因素穿梭在世界各地,但他們看起來沒生病。甚至也沒任何症狀那是因為這些人對那種特殊的新冠病毒具有免疫力。你可以用科學術語解釋,但是從靈性角度看,我們說是因為他們沒有染這種病的惡業。這些人前世或今生擁有大功德,受到這些功德的庇蔭。所以他們可以四處走動,看起來很健康,但和別人面對面講話,或在同一家餐廳吃飯,一起喝咖啡、交談,空氣中會有他們的飛沫就可能傳染給別人。或是他們呼出的空氣將攜帶的病毒散播開來。所以口罩無法完全防護,但是多少有幫助。事實上,這只是從物質方面來說。要保護自己必須擁有很多功德,要有很多慈善功德才行。但是我們在世界上仍要竭盡所能,做我們認為合邏輯,且最好的事。如果非得外出,還是要戴口罩,戴防護面罩、戴帽子、戴手套。(好的,師父。)

 

所以你們在這裡很安全,因為你們待在一起不需要外出,只在附近的辦公室工作,而且氧氣充足,因為有很多樹。這對免疫系統也有幫助。(我們很感激這一切,謝謝您。)那裡陽光普照,(對。)你們住的地方比我這邊好。這裡總是在下雨,幾乎天天下雨。沒關係,我也很健康,免疫力佳。我現在比較強壯。我跟你們說過,我變強壯了。很久以前,我說過我感覺變強壯了。(對。)之前比較虛弱,那時候否定力量太強,IhôsKư也還不夠成熟。但是後來,情況越來越好,我有時還是會生病甚至有意外,但是都很快復原。(感謝上帝。)或者就逃過一劫。(哇。)今天,我感謝所有的守護天神和天堂等等。我說,我不在乎一己之命。我真的能隨時捨命。天地明鑑,眾所皆知。所以祂們才幫助我,(感謝上帝。)因為祂們知道我深愛人類和其他眾生。每次我問:「我們會有和平嗎?」祂們說:「您的愛將獲勝。」有時候祂們說:「您的愛和我們的愛,您、我、您的、愛。」意思是我們團體,我們志同道合的同修,將會獲勝。只是對我而言太久了。就算多一天對所有受苦的動物而言也已經太久了。我一直告訴他們:「我沒忘記你們;我不會忘記你們;我不會離開你們。」(感謝上帝,感謝您。)「如果你現在受苦,請忍耐;我會帶你們上去。我會帶你們回『家』。我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再回來這裡受苦。」我對動物如此承諾。目前我最多只能為他們做到這樣。(謝謝您,謝謝您。)我永遠哭不夠,天啊。你們不知道。你們不知道我因為其他眾生受苦,心裡承受了多少痛苦。(噢,師父!)

 

(師父,有關武漢實驗室,有些人將疫情爆發歸咎給中國人。但中國政府,因為這次疫情關閉市場顯然已造成鉅額損失。為什麼他們還要責怪中國人呢?)人們就是會互相責怪。中國人怪美國人,怪美國的實驗室。(對,師父。)我講過,病毒來自武漢的野生動物,那才是起源。重點是,無論如何中國政府已經展現極大的善意。他們馬上關閉禁錮和活宰野生動物的生鮮市場,也禁銷其他相關產品。政府關閉野生動物肉業,導致損失數百億美元,七百多億美元。對任何國家而言這都是一大筆錢。所以,無論有什麼傳聞,我認為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就整體而言採取了極大的善意措施,這對全世界、對動物、對整個星球的業報改善都是一大幫助。所以,至少要感謝他們,懂嗎?(懂。)而非不斷互相指責。指責別人永遠沒完沒了,但問題還是得解決。問題就是這個大流行病,全世界的政府、研究員都應該團結起來對抗這個大流行病,而不是互相爭吵。(對,師父。謝謝師父。)

 

(師父,有些人或有些政府指控中國隱匿新冠肺炎死亡和染疫人數的真實數據。為何他們要如此指控?)有時他們就是互相指控。不過也可能是真的。讓我解釋為什麼。因為在疫情之初,沒有人知道這是由新冠病毒所傳染。沒有人知道,連中國人也不知道。就算現在他們為病毒取了名字,對這種病毒的特性卻毫無頭緒。所以很難找到治療藥物。有些人只是輕症,簡單治療就康復了,但是沒有針對此病毒的確切治療藥物或疫苗。所以,在疫情之初情況當然更糟糕,所有人都一無所知。病患咳嗽不止,然後就往生了。所以也許被診斷為死於肺炎或流感。後來他們才發現會傳染,有流行病的特性;才開始更深入研究。因為陸續在不同人身上出現類似症狀,他們才注意到。所以即使是疫情源頭的中國,他們也不知道。他們並非故意隱瞞。也許有些人認為不公開的話對國家或經濟比較好,也許他們試圖這麼做。有些人也許有此想法,有些人也許故意為之,但我不認為全體中國人想要隱瞞。他們只是不知情。也許數字應該更高。就像現在的實際數字,也還是比官方公布的死亡和染疫人數更高。因為很難查知確切數字,尤其是疫情之初。不過你可以看到中國是懷有善意的。顯而易見,他們立即隔離民眾治療病患,並盡力遏制病毒傳播。他們迅速採取行動,盡一切所能遏止。他們也是人。他們已經盡力了。他們並非故意隱瞞造成其他人感染。何必呢?他們自己的人民也會被感染。而且他們馬上關閉生鮮市場。損失了七百四十億美元。你知道了。(對,師父。)甚至更多。(對,我在網路上看到,估計七百四十億美元。)是,所以不能一直責怪中國人或者互相責怪。而是必須盡力合作為大家找到治療藥物。大家的性命岌岌可危。很多醫生護士染疫殉職。不能讓他們白白犧牲,然後互相責怪,浪費時間。必須團結合作儘速找到治療藥物。也要禱告。政府和所有人都應該祈求天堂寬宥,才能迅速找到治療藥物拯救生命。還要吃純素。勸大家吃純素。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而非責怪彼此。(師父,有道理。)我認為,他們互相指控、責怪是因為他們也很擔心。尤其是領導人,肩負重任又面對這種前所未知的疫情大流行,不知道未來會如何發展。他們由於憂心、焦慮、恐慌和挫折才會出現那些行為。我認為他們並無惡意。(對,師父。)就像為人父母者,在孩子生病時憂心如焚,彼此難免說話大聲吵架或互相責怪。(對。)領導人因擔心所致,因為他們對國家和人民負有重責大任。(對。)他們只是…他們六神無主!目前對他們而言,處境相當難熬。(對。)他們口無遮攔,但無意責怪或指控誰。只是茫然不知所措。(是的,師父。)這是人之常情。

 

他們甚至說新冠病毒來自美國一處實驗室。不過,這些傳聞有一個優點。(是。)提醒人類萬萬不可玩弄這些危險物質,比如,發動生物戰,利用病毒或細菌殺敵。(對,師父。)我們唯一的敵人是撒旦、是魔鬼。除了魔鬼之外,我們別無敵人。我們只有一個共同敵人,就是那個處心積慮想分化我們的魔鬼。群魔千方百計在我們的腦海中植入否定想法、好戰想法或殺生念頭,導致大家互相傷害,相互交戰、爭執不休。魔鬼是我們唯一的敵人。(明白,師父。)撒旦、魔王,和他們的爪牙。一講到這個,就會痛。我在講的時候,身體疼痛不堪。(噢,不要。)我很厭惡這些傢伙。我通常不討厭任何人,卻很厭惡這些傢伙。噢!送他們下地獄,我永遠不會感到難過、後悔或愧疚。他們在那裡適得其所。不會像我們那樣受苦!(真的喔?)不!他們有自己的世界可隨心所欲,為所欲為。所以我不算懲罰他們。我只是拘禁他們,他們才不會再隨處傷害我們或任何無辜的眾生。(對,謝謝師父。)地獄對我們而言很可怕,因為置身地獄的靈魂不斷被懲罰和折磨。(對。)由於那些靈魂尚未卸除所有的身體,他們仍有阿修羅身體。痛苦的感覺與肉體無異。(對,師父。)因為那是第二層身體。所以,在地獄時飽受痛苦就像在人間受苦一樣。感受很真切。痛苦時會覺得永無止盡,那是當然。但對魔鬼而言,在地獄,他們不會懲罰自己。(明白,師父。)他們可以留在地獄對彼此或自己做任何愚蠢的壞事。我不在乎。如果他們要互相懲罰,彼此折磨,儘管動手。讓他們吃藥,(對!沒錯。)吃他們自己的藥。我是這麼說的。我總是怒氣難消。抱歉。(了解。)你認為明師從不發脾氣,但我確實對這些惡魔大發雷霆。(了解。)別再跟我提起他們,因為我的血壓會飆升,(好。)因為我會生氣。我必須向你坦言,我會生氣。(了解。)並非如你所想的那樣,時時氣定神閒、泰然自若。(了解,師父。)提到他們就不是了。一談到他人的苦難我就沉不住氣。有此傳聞也有好處,人類萬萬不可再恣意操弄這個領域。要懸崖勒馬!摧毀所有這類實驗室!除了要進行一些實驗以幫助人類治癒疾病。(了解,師父。)而不是用於打仗。(對。)如果無法處理就別碰,萬一細菌或病毒外洩就會害人害己。(對,很危險。)

 

(為何大家不認為病毒與吃肉有關呢?因為根據主流媒體報導,病毒來自武漢。病毒很可能來自武漢的穿山甲…)這點百分之百確定。我在內邊和天堂查證過。(是。)病毒絕對是來自武漢,來自野生動物。(謝謝您的查證。)真的。(既然如此,世人何以不儘快改變?因為他們並未做此聯想。)他們不願意,原因在此。什麼都能藉口百般責怪,唯獨不能責怪自己吃肉的惡習。因為他們放不下那塊肉改以一塊植物蛋白取代,於是找各種理由塘塞。別聽傳聞,純屬虛言。(對。)世人就是不願意放下那塊肉。不是太無明就是太嗜肉,或迫於否定的邪惡力量導致積習難改。他們很難馬上說斷就斷。我講個笑話輕鬆一下。(好。)三個工人一起去上班,假設其中一個名叫約翰。約翰說:「今天我如果再吃起司三明治,我就從這棟樓跳下去。」他打開飯盒一看,裡面是一份起司三明治。於是他就跳樓了。不怎麼好笑,卻有其趣味。(對。)第二個工人,打開飯盒前說:「今天如果又是馬鈴薯沙拉,我也會跳樓。」他打開一看,是馬鈴薯沙拉。所以,他跳樓了。第三個工人說:「今天如果又是匈牙利燉湯,我就會跳樓。」三個人都跳樓身亡了。在葬禮上,三個太太在一起聊聊。(是。)第三位太太說:「我不知道湯瑪士何以不告訴我他不喜歡匈牙利燉湯。如果他講,我會煮別的。因為我們初遇時,我煮匈牙利燉湯他說他很喜歡,喜歡到可以天天吃。所以我就天天煮。我好難過。」第二位太太說:「如果奧利弗告訴我他不喜歡馬鈴薯沙拉,我就不會做了。但我們第一次約會時,我做給他吃,他說:『噢,我可以天天吃這個。』他很喜歡這道菜。所以我才天天做給他吃。他怎麼不告訴我他吃膩了?我就會做別的給他吃。」第三位太太,最先跳樓那個人的太太,說:「我也不了解約翰。若他不喜歡起司三明治,他為什麼每天做給自己吃呢?」(噢,不。)人類自找麻煩卻想盡辦法怪罪推諉。自己改變就好了啊。(對。)別再吃動物。至少不會有這種由動物傳染的疾病。關聯很明顯。(對,師父,很明顯。)有來自牛的狂牛症。有沒有?(有。)有來自豬的豬流感。有沒有?(有。)還有來自魚類的汞中毒,無法檢測的不治之症。(對,師父。)或者來自蛋的沙門氏菌。(對。)來自家禽。有來自雞和其他禽類的禽流感。到目前為止,全都源自動物。(對。)至今,所有這些可怕的疾病、流行病和大流行病毒都是來自動物。所以,關聯很明顯!何必責怪任何實驗室?(對。)歸咎一個實驗室。天啊。(了解,謝謝您。)關聯顯而易見。綜觀近年這些大流行病的歷史便知,從前的就更不在話下。(對。)西班牙流感也是來自動物。(對,師父。)那次有五億人受感染。我讀到的。第二波疫情死最多人。(是,師父。)總共五億人染疫。能想像嗎?除非人類不想活了,就繼續因循苟且吧。動物雖然被折磨令我無比傷心,但我能帶他們上天堂。我擔心的是人類,(了解,師父。)在血腥罪行中狼狽為奸。(對,師父。)藉由吃肉,變相支持,縱容這種對動物的酷刑和殺戮。(對,師父。)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