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動物對清海無上師無條件的愛(二集之二) 2020.03.30

2020-04-13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很擔心我們的世界。但願能出現奇蹟。我正在為此祈禱並閉關打坐。(是的,師父。)世界和平比較簡單。(哇!是的。)世界和平會先實現。(是,師父。)雖說純素世界,世界和平,但是世界和平卻先來到。問題是,若無純素世界,世界和平就難以持續。(是的,師父。)因為殺生的業障會招來殺生的果報。(是的。)就算眾天神和諸天都在幫忙,但是人類必須下定決心。

 

有些我已經講過了,不曉得哪個能告訴你們。這個是寫什麼?我不能見我的狗,是因為這樣才能專注於人類問題。(是,師父。)專心處理人類的事。並非我不要他們了。你們現在懂了嗎?(是,師父。懂了。)我隨意唸一些。(好的,師父。謝謝師父。)森林大火肆虐世界各地,無數動物被燒死,我痛苦萬分。我說:「真不公平。動物沒有罪;有罪的是人類。為何動物們要這樣活活被燒死?」(是,師父。)我很悲傷,在我的住處大聲哭喊。天堂就說:「不!動物是自願犧牲的,(哇!)樹木、森林也是心甘情願地犧牲。然後他們會直接去Tim Qo Tu新樂土。」(哇!)我照著唸。(是,師父。)「天啊,謝謝您。」我照著唸。「因為您要求他們…」這是天堂告訴我的。(是,師父。)但我問:「為什麼?」他們說:「因為您」,意思是我,你們的師父。(是,師父。)「因為您」—師父—「之前在二○○九年發表的詩文中,要求他們本著天生的高貴品質來保護人類。」「所以他們至少會去新樂土。祝福他們。值得的眾生都會去新樂土。阿門。」(阿門,阿門,師父。)「如果代價是…」我在唸另一本,(是,師父。)原本宇宙的守護天神告訴我,「我必須犧牲對狗狗的愛。那麼就能多拯救百分之十四的生命。」(哇。明白,師父。)人類和動物。世界總數的百分之十四。(是,師父。)「很困難,但我會盡力。只要忙碌些,就能忘卻他們對我的愛還有我對他們的愛。」好。當然,如果狗狗在身邊,我可能無法全神貫注在人類的問題上。懂嗎?(懂,師父。)(是,師父。)狗狗生來為了安慰人類。(對,師父。)讓他們的人類同伴忘卻生活中的困難。(對,師父。)但是我的情況,不能忘。我必須記得,(懂,師父。)才能幫助人類。(對,師父。)

 

還有其他事。祂們告訴我還需要多久世界才會變成純素,但我不敢告訴你們。幾年前我告訴你們,再若干年世界會變純素,結果進展落後了。所以我不能事事相告。(是,師父。)我只希望它會成真。但人類的行動和信心都不夠堅定,因為他們有自由意志,也就難以預測未來。(是,師父。)難以預測未來。但我說:「噢,何不現在就成真?動物承受太多苦難了。每次看到影片,我簡直撕心裂肺。」我相信你們也是,但你們還是要看。好嗎?(是,師父。)才能更明白我們為何要為「純素世界」而奮鬥。你們懂吧?(是,師父。)所以你們都看了這些新的節目,新的信?(是,師父。)謝謝。(謝謝師父。)我感受到你們的支持。(謝謝師父,謝謝您撥時間來電。)我接著這樣寫:「我會帶他們全部到Tim Qo Tu新樂土,他們全部。我不讓動物再受苦再任人蹂躪。」(哇。)我問,我還在爭取。我知道答案仍問。我來唸這一段。我只唸原因。(好的,師父。)我唸這裡記下來的。當然還有很多內容,太多了無法一次唸完。我在想…「是否還有辦法…」我想討價還價,我知道不行,但我說:「是否有辦法可以讓我和狗在一起而不付出上述代價?」回答僅一個詞:「沒有。」我說:「好吧,我想也是,知道了。謝謝提醒,我很想念他們。」至少他們受到妥善照顧,我每隔幾天就會透過遠距視訊看他們,了解所有狗的近況。他們知道我愛他們。(是,師父。)如果我還養鳥,那會更糟。我會損失更多靈性力量和拯救人類的力量。(是,師父。)如果我一直養狗和鳥,會損失百分之十四.一靈性力量和拯救力量。我說:「哇!那為數可觀。無論多麼痛苦,只好犧牲狗狗和鳥兒。請原諒我。」我是說,我對狗狗講話。「你們之後會在新地,新樂土永遠和我在一起。謝謝你們,上帝愛你們,加持你們。」

 

這裡,寫了好多!許多其他的內容,和天堂的對話等等的。(是,師父。)我跟你們講過了,但這是我日記中的對話。好,像是躁進鬼魅來告訴我:「請寬恕躁進鬼魅。」(是,師父。)我說:「好,最後一次。最後一次機會,凡是悔改的都可以上去第四界。作亂搗鬼的就下地獄。」(哇。)還有和猴子的對話。師父:「你的猴群為何不來享用我放在外面的食物?」然後DO...DO是猴群首領的名字。他名叫DO,D—O。(DO。知道了,師父。)我只問他的名字,其他的我沒問。我問他們:「你們大夥兒為何不來享用我為你們準備的食物和水果?」那是三月十六日。DO說:「因為我們捨不得您的安寧受到干擾。」他們這麼說。「您餵食我們卻被干擾而失去安寧,躁進鬼魅會來干擾您。」躁進鬼魅之前一直警告我,要我把猴子們趕走,躁進鬼魅一直打擾並恫嚇我:「不要餵猴子;否則,您會不得安寧。」我說:「你不用教我該做什麼。」(懂,師父。)我做我要做的。(是,師父。)但起初他們確實干擾我的安寧。我初到那裡時,噢,他們製造各種麻煩,噪音、威脅或恐嚇,什麼詭計都有。不只是蛇,懂嗎?(懂,師父。)所以我對猴子DO說。M:「沒關係,小事。他們指控你們什麼?他們對你們做了什麼?」DO說:「鬼魅說我們偷取您菜園、花園裡的食物、蔬果、塊莖。」M:「你們沒偷。我允許你們的。我告訴過你們了,你們要什麼儘管拿。」我對躁進鬼魅說:「我早就告訴過你們不准去打擾那群猴子。我希望他們來共享我的東西。」DO:「他們怕我們愛您。您愛我們。我們就不愛魔王了。」意思是,那個魔鬼,(是。)撒旦。「所以我們被禁止再來。」我說:「別理會魔王和他那些頑固的爪牙。你們儘管來吃上帝經我轉交的食物。」(是,師父。)我對猴子們這麼說。(是,師父。)

 

其他內容跟你們無關。那是我的事情。沒什麼重要。只是我的日常事務。偶爾會聽到槍聲,附近有些獵人。打獵是違法的,卻還是有人在打獵。(噢,天啊。)我在這裡同時也必須採取許多措施保護自己,但我不能透露。好嗎?(是,師父。)某些祕法。懂嗎?(懂,師父。)利用某些祕法抵擋這些鬼魔,因為他們非比尋常。他們不是一般的鬼魅。只施用普通的世俗神通,無法擺脫他們的干擾,無法趕走他們。(懂了。師父。)我必須用別的方法。所以,不能告訴你們。(是,師父。)有時我戴天飾,也是基於保護的目的。(是,師父。)並非為了要有女人味,或我對自己設計的天飾愛不釋手,而是戴天飾有些幫助可以保護我。(是,師父。)所以,這裡我寫著必須多戴一點天飾,保護效果會多一點。因為不同的天飾會產生不同的效果。對我而言。我設計的天飾。並非每款天飾都有這種效果。懂嗎?(懂了。)(是,師父。)即使我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地點戴著天飾,不同款式的天飾,仍有不同的效果。(是,師父。)我手邊的天飾不多。只有幾件。我經常搬家,所以沒有時間收好。你們知道,有時我會戴天飾去共修。(是,師父。)之後我就放進包包裡,那些天飾因而還在這裡;就這樣,只有幾件,不多,但有些幫助。(是,師父。)

 

還有其他內容不能告訴你們,因為…其他內容不能告訴你們。這是什麼?跟你們無關。好,跟你們無關。某件事,天堂警告我不能做某事。不能相信某人,比方這類的事。這跟你們無關。這個可以講,蛇的故事。還有呢?來看看。噢。我也…你們認為我果敢堅強嗎?(是,師父。)你們認為我是英雄,天不怕,地不怕。你們這麼認為嗎?(是的,師父。)我會怕。卻還是做。因為頭腦屬於這個世界。頭腦有各種情緒。它有它的喜好。有時會惱怒。也會有恐懼。次日,原本宇宙的守護天神也來跟我說:「快樂、自在、平安。」祂們這樣祝福我。(是的,師父。)給我諸多加持。「九十三%的躁進鬼魅回去地獄了。」我想,這個講過了。(是。)所以我說:「感謝。謝謝祢們的一切幫助。感謝上帝。」還有,其他的…蜘蛛也說同樣的祝福。他們說:「要開心。躁進鬼魅已經離開了。」我說:「謝謝你們。」你們剛才問我可否多唸一些我的日記。(是的,師父。)我剛剛想起來,所以我想或許我可以唸一些。這些就是了。(謝謝師父,天神們不斷對我說:「安寧、平安、自在。」這表示祂們正在加持我。懂嗎?(懂,師父。)我說:「阿門,感恩。」祂們還告訴我:「別再回某某地方,蛇群會傷害您。」不只是那天那條蛇。(了解。)那次之後,我想還是回另一個地方,比較安全;沒有孔洞,比較像房子。較真實而安全的小屋。但祂們說,「不!千萬別回那裡。蛇群會傷害您。」我問:「如何傷害?」祂們說:「無形的傷害會干擾您的安寧與自由,會障礙您打坐。」等等。我回答:「謝謝警告。」祂們要我繼續留在原地。因為我留在這個地方可為純素世界貢獻更多。(是的,師父。)那是祂們說的,會安寧一點。不是很安寧,但比其他地方安寧,等等。然後祂們又告訴我去哪些不同的地點可以更安寧等等。所以我不斷換地方。但是很難一直東奔西跑,因為我必須工作。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明白,師父。)因為我還是必須做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你們知道的。(是,師父。)閉關時通常不工作,但我必須兩者兼顧。能怎麼辦呢?總不能撒手不管留給你們,還沒完全長大的小孩。我仍須檢查所有的節目。(是,師父。)所以我無法去一些更安寧、簡樸的地方。因為簡樸的地方意味著沒有浴室、熱水等方便的設備。(是的,師父。)也沒有電話,而且很難送文件給我。這個地方,有一、兩個人可以送文件,但又不必跟我碰面。這樣比較有隱私。如果搬到其他地方,就沒有隱蔽的區域。(是,師父。)他們走過來就會看到我,這樣是禁忌。目前我不想見任何人。他們不該見到我。(是,師父。了解。)所以我必須留在這裡就是為了工作。比較方便工作。不然我會去別的地方,那會更好。所以我說:「好!只要對世界有益,我就去做,上帝大人。」我說:「上帝大人。」比方上帝的名字,人們只寫出幾個字母,不是寫全名,有人唸成「耶和華」,上帝真正的名號,不能大唸出來。所以我說:「哈!這是五聖號的縮寫。」縮寫,意思是只取字母。因為五聖號不能說出來,不能寫下來,所以有人會寫下縮寫以提醒自己。只寫一、兩個字母而己。懂嗎?(懂了,師父。)就像我們想寫五聖號的第一個字母,我們會寫W、J或Y。(是,師父。)來提醒自己。

 

這裡還有一則:「小蜘蛛,體型只有大隻的一半,可以擠進小縫隙。」之前,大蜘蛛會來,現在我把路堵住,所以只有小蜘蛛進得來。體型是之前那隻的一半。他們其中一隻也跟我說。那時只有一隻。她跟我說:「您將擁有安寧,自由與愛。」我說:「謝謝,但如何擁有呢?」然後接下來兩天,我真的感覺比較安寧。我看到兩隻蜘蛛過來,他們說正在我住處周圍為我編織保護網。(哇。)我剛才講過了,對吧?(是,師父。)我這裡寫著:「有些躁進鬼魅仍在地球四處遊蕩,製造假訊息給我。對他們而言距離不是問題。總之,現在已經平靜了。現在好多了。」三月廿九週日,我問猴子們為何不來吃我放在外面為他們準備的水果,為何不趁新鮮吃完。猴王回答我:「我們要留著改天吃。」我說:「不要留,趁新鮮吃完。你們為何不吃呢?趁新鮮時吃完,改天我會給你們更多。」猴王DO就回答我。猴王告訴我:「因為您的食物很珍貴,所以我們省著吃。」(喔。了解,師父。)上一次我問他們,他們也說要留著明天吃。所以,今天他們出來吃,喔不對,週日,他們是昨天來吃的。(是,師父。)或是今天?今天是週一或週日?(師父,今天是週一。)好,今天他們來吃,但我忘了,寫成週日,因為週日這裡是空白的。所以今天,我是說今天,星期一上午他們來吃水果。只來兩隻。兩隻大的。猴王跟他的妻子。所以我問:「小猴子們在哪兒?他們怎麼沒來吃?」我看到一隻小猴子,坐在稍遠處,但沒來吃,就坐在樹上,沒下來到地上吃。我就問:「為什麼那隻小猴子不來吃?」猴王回答我:「因為他不被允許。」我說:「為何不行?拜託,我給了很多。我希望你允許小猴子們可以跟你一起吃。拜託,讓他們來吃。讓所有猴子都來吃。若你真的了解我的心意,真的聽見我的心聲,能讓小猴們來吃嗎?」正常情況他們不允許。通常要等他們先吃飽了,小猴子也許才偷偷摸摸來拿一、兩個。不過,我剛講完後沒看到任何動靜。過了十分鐘,他們全都來了。(哇!)年輕的猴子全都來了,大家一起大快朵頤。(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那樣一起吃,而且吃完。(哇。)因為他們要訓練年輕一輩學習獨立。了解我意思嗎?(了解,師父。)在野生動物王國裡,首領必須優先吃飽。(對,師父。)之後,下屬才有可能吃。否則,首領會驅趕他們或者把他們咬開,這樣王或首領進餐時下屬才不會來取食。但是今天,每隻猴子都來一起吃。(哇!)他們說小猴要學會覓食。(是,師父。)就是這樣。有時他們也讓小猴子偷偷吃,但不會這樣公開自在。今天,他們全都來了。猴群真的聽到我的心聲,並依我的要求去做。(是,師父。)我好高興啊。我說:「謝謝你們。」每次他們一起來吃,或任何猴子來吃,猴王總會在樹上等我。所有猴子都走了;他還留在樹上等我。我就說:「你怎麼還不走?」我心裡這麼想。我不希望這成為慣例,這樣猴王每次都要等我,我每次都得出來。要是我沒出去,他就一直坐在那裡。我不明白,或許這是他們的傳統,要向施主道謝然後才離開之類的。好吧,好吧,我那時正在刷牙,只好趕快出來揮揮手,然後他才離開。就是這樣。(哇。)他已經坐在那裡很久了。總是他獨自留在那等候。(哇。)

 

我這裡也寫著…你們剛才問,我怎麼知道關於躁進鬼魅的事。(是的,師父。)我跟你們說過因為他們來干擾我。對我說謊等等,所以我只好讓他們現出原形並說:「凡是利用聖名欺騙我或對我說謊,都會被毀滅或下地獄,所以你們最好別再惹我。」因為我知道他們會欺騙別人。他們也一直想欺騙我。必須明察秋毫認清來者身分。(好。)一般人很難分辨那是上帝說的,天堂說的,或是魔鬼的爪牙說的,或魔鬼本身說的。(對,師父。)他們總是顛倒是非黑白,我只好讓他們無所遁形,現出原形,而且威脅他們,若再假冒聖名或假扮形象來騙我,就把他們送進地獄。印心時我也教過你們如何分辨真假以保護自己。(對,師父。)如何分辨鬼魔,聖人,或明師。但是沒有明師指導的人就很容易被騙。還記得《楞嚴經》中佛陀所說的嗎?(記得。)我以前跟你們解說過?(是的,師父。)我現在唸這個,是我寫在紙上的內容。「如果不夠清淨,或不夠警覺,沒遵守明師指導和戒律;就很難逃出撒旦或魔鬼的圈套,非常難逃脫。所以沒有明師指導想靠自己打坐很危險,因為路上危機四伏,充滿了鬼魔的詭計。」在印度,若你沒有明師,人們會躲避你,就像我以前講過的故事。好,先講到這裡。(好的,師父。非常感謝您。)好,也謝謝你們。祝你們安好,打坐順利。(謝謝您。)若有任何問題,寫信給我。好嗎?(好的,師父。)(我們愛您,師父。)(我們非常愛您,師父。)我們一直是同在的。(是,我們同在。師父。)精神上同在。我永遠惦記著你們。(謝謝您。)好,上帝保佑。(祝您身體健康,平安,萬事如意。)上帝愛你們,我感謝你們為世界工作。(謝謝師父。非常感謝您。感謝您所做的一切犧牲。)再見,再見。謝謝。愛你們。(謝謝師父。我們愛您。)

 

(師父,我們想知道您好嗎。)我很好,我很好。(太好了,師父。)我只是看看你們好不好。(謝謝師父。師父,我們很好。)你們最好自己煮飯菜。這樣比較乾淨。(是,當然,師父。)如今外面煮的飯菜很難預料。(是,師父。)而且要走很遠去拿。(是的,了解。)(好的,師父。)能量也不同。(是,是,當然。)你們輪流煮。(好的,師父。)不會煮飯的人可以做別的事。(是,師父。)可從事勞力工作,(好的。)以工換餐。(謝謝師父。)好,很好。如果你們的空間不夠,他們留給我的空間。(我們有足夠空間,師父。)自己煮飯來吃比較好。他們送東西過來時,你們可用醋先噴灑袋子再帶進室內。(先噴灑袋子,好的。)就算可用烘乾機烘衣服,還是要把衣服晾在通風處。(是,好的。)就算通風處沒陽光也行。(是,師父。)最好這樣才能徹底清潔。但是日落前必須收衣服。(是,好的。要晾乾衣物。)天黑前要收起來。這樣也不錯。否則昆蟲會沾附在上面。收起來才乾淨。(好。)你們那裡有空調嗎?若沒有,就要請人來裝。如果你們需要更多空間,就請他們把貨櫃運過去。(好,師父。)等你們不在那裡時,若拖車還沒做隔熱工程,請他們趁你們不在時做。(好的,師父。)為了安全起見。做好內部隔熱了嗎?或是還保持原狀?(已經安裝隔熱了。那些貨櫃已有隔熱處理。)那就好。那就不必說了。但若你們真的想擴增一些空間,就可以把貨櫃運過去。(好,師父。)可有些隱密空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是,師父。謝謝師父。)私人財產。(好的,師父。)那裡安靜嗎?(很安靜。)好,太好了。我喜歡我們分住各處。(是,師父。)分住各處形成穩定力量。就像三角形或正方形。由各點連接成形。在不同的角落。(我們了解,師父。)只是各處都有那種麻煩。

 

西湖夏天時,我記得以前有一些雞糞的味道甚至會飄到我的山洞。(是,師父。)我想男眾區的人聞不到。就我的山洞聞得到。或山下他們打坐的地方,也聞得到雞糞的味道,因為就在附近。男眾以前住的地方,沒有臭味。我問過他們那裡是否有臭味。他們說沒任何味道。所以我才認為你們過來會比較開心。(是的。)可以不經旁人走到花園。如果受不了,就寫信給我,好嗎?(好的,師父。)因為我也希望你們健康。不只是臭味的問題。(了解。謝謝師父。)那種臭味會讓人不健康。而且會影響肺部。(懂,師父。)好吧,你們暫時先住那裡。我想你們現在也不想再換地方吧?你們才剛來,應該不想再換地方。所以先忍耐一下。若情況很糟,要跟我說。(好的,謝謝師父。)我們可能還有別的地方而我忘了。(好的,師父。)我們有很多土地。只不過我們搬去哪裡,雞舍就搬到那裡。豬圈也是。你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中國人愛吃,所以他們的業障跟著我如影隨形。他們特別愛吃雞肉。婦女剛生產完,他們立刻煮雞湯為產婦進補。(真糟糕。)我不曉得為什麼。我意思是,就連在美國,他們也愛雞肉。(是的。)他們是素食者,卻吃雞肉。(對。)有一個人還因「某某雞湯」而出名。(是的。)《心靈雞湯》系列叢書。天啊,為什麼一定要用「雞湯」一詞?可以用「南瓜湯」或其他名稱,是嗎?(是的。對。)不過他們愛吃雞肉,真可憐。(我知道。是的,師父。)所以那會如影隨形跟著,即使我們修行了,但業障還在。不過會漸入佳境,但願如此。(對。)天啊,我竭盡全力。有時我氣得猛拍桌子。我說:「停止這一切。」

 

你們還聽得到嗎?(聽得到,師父。)(師父,我們聽得到。)你們需要什麼,就請他們採買,好嗎?(好的,師父。謝謝師父。)只不過目前你們得自己煮飯,我想這樣比較好。(是的。沒關係,師父。)簡單煮就好,兩、三樣菜。有足夠的鍋具煮飯嗎?(有,我們有。需要的東西都有。)好。若沒有,就說一聲。他們會買。(好的,師父。)禦寒衣物等等。衣服夠暖嗎?(夠,師父。)那裡應該比較暖和,所以不用太擔心。(好的,師父。)你們還是需要衣服以舒適為主。不必穿名牌服飾那類。男眾比較簡單,不用化妝,不用高級服飾那些。有個人,我看他都穿灰色系的只是深淺不一,但是他看起來很稱頭。(是。)好,那就沒問題了。你們高興,我就高興。有問題要告訴我。(好的,師父。謝謝師父。)也可以安排去別的地方。(好的,師父。)只是那裡是現成的已經準備好了,裡外全都整理過,我也想到那裡天氣比較溫暖。(是的,師父。)我這裡比較冷。天氣寒冷又常下雨。(也許方便的時候,師父可以下山來這裡。)當然。那天我很想去。但我還在閉關只好作罷。(了解。)他們去年準備了那個房間。我還特別問他們是不是還有雞場的味道。他們說:「完全沒了。」所以,那間養雞場是新冒出來的嗎?(我不清楚,不過…就在大門隔壁。)噢,不妙。沒人跟我說。我沒聽說那在你們大門隔壁。他們沒跟我說。也許是新的養雞場。(是的,師父。)不然的話,我不會送你們去那裡。天啊。生活環境比較好,氣味卻很難聞。天啊,如果情況太糟糕,你們要跟我說。(好的,師父。)因為那種空氣清淨機,不曉得能不能除臭。(有助除臭。可以除臭。師父,那有用,還好。)除臭後空氣夠乾淨嗎?(是的,師父。)它也許能夠除臭,但是沒有臭味就代表空氣乾淨嗎?(有些空氣清淨機可淨化空氣,師父。裡面有活性碳濾網。)好,買那種也可除臭的。(好的。好。)他們以前買過幾台給我。好吧,你們先安頓下來。(是的,師父。謝謝您。)喔,也許還有其他地方,但是沒有溫暖的陽光。(是的。)至少你們有溫暖的陽光。另一個地方也有養雞場,但距離很遠。目前沒有臭味。夏天之前沒有,也要看風向如何。我再想想看。好嗎?大家覺得呢?(好的,謝謝師父。)我想你們目前沒準備要再搬家吧?(是的。我們大致都安頓好了。)太累了。好。我有空時會再想想。(好的,師父。)提醒我,若有哪裡不好,你們一定要跟我說。(好的,一定的,師父。)好嗎?(好的,請不用擔心。我們很好。)好,再見。(我們愛您,師父。謝謝師父。謝謝您打電話來。)

 

你們那邊還好嗎?(還好,師父。)一切都好嗎?(是的,師父。)你們需要什麼,記得請他們幫忙買,好嗎?(好的,師父。)別不好意思。(謝謝師父。)你們想告訴我什麼或是問我什麼嗎?希望你們不會覺得我遺忘了你們。不是這樣的。(不會的,師父。我們不這麼覺得。)只是我需要獨自閉關。(是的,師父。)我們偶爾可以講講話。(是的,師父。謝謝師父。)你們事先排練過嗎?因為你們都齊聲回答。「是的,師父。」我正想到你們。不知道那裡冷不冷,是不是常下雨。(這裡還好。不常下雨。)我住的地方常下雨。幸好你們不住這裡。像英國一樣多雨。(哇。)下個不停。你們會覺得那裡太冷嗎?(不會,師父。)你們衣服夠保暖嗎?(夠,師父。)「是,師父。不,師父。」總是異口同聲,你們是機器人嗎?還是排練過了?說點什麼吧,講講話。(很高興聽到師父的聲音。)好像因為我太久沒跟你們聯絡。太多工作。太專注於工作上,所以我們好像變得有點生疏的樣子?(不會,師父。我們不覺得生疏。)你們住的地方如何?室內會太冷嗎?所需的設備都有嗎?(都有,師父。我們覺得很舒適。)真的?(是的,師父。)很好。有多舒適?有多好?(我們覺得很舒適。)別的女孩子呢?告訴我,你們在那裡都好嗎?(是的,師父。)你們很堅強。比我想的還堅強。因為有些男眾,並不喜歡那樣。不曉得,總之會不習慣。你們馬上就習慣了。(是的,師父。)這樣我就放心了。這裡幾乎天天下雨。我還以為是在英國。(哇。)只有英國會細雨綿綿。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在閉關,所以這不是太大的問題。你們要照顧好自己。(好的,師父。)如果需要更多保暖衣物或毯子之類的,要說出來。(好的,師父。)都是大女孩了,是嗎?(是的,師父。)那應該沒問題了。希望如是。(是的,師父。)我住在一間二手儲藏室。只不過很寬敞,我必須經常打掃。但是這裡很安靜。如果我待在別的地方,會比較吵。(對。)吵鬧,不是因為有實質的噪音。而是因為有人知道那個地點。(是。)就不那麼安靜。(是的,師父。)我仰賴你們女孩子拯救地球。(好,師父。)你們很努力工作,還好嗎?不覺得太辛苦嗎?(還好,師父。)我覺得世界上應該有更多女眾位居領導地位。(是的。)你們也想成為領導者?(不想。)我的意思是比較活躍的角色。(是,師父。)在工作上。不過,男孩子也很好。我們的男孩子很棒。(是的,師父。)他們很棒。工作很勤奮,有些非常有藝術才華。(是的,師父。)本來人數應該更多的。但他們全都分身乏術。若非有外面的工作就是無法工作。我意思是為無上師電視台工作。(是的,師父。)

 

很有趣,你們認為SMTV只此一家,其實不然。因為有一個小國,聖馬利諾,(是,師父。)在義大利附近。(是。)在義大利境內,他們也有個電視頻道,稱為SMTV。(噢!)「聖馬利諾電視台」。從舊SMTV的時候,我就告訴大家對外不要自稱SMTV。我們私下交談時可以這麼說,沒關係。(是的,師父。)但是不能在電視上正式這樣說,因為人們可能會混淆,以為我們來自聖馬利諾。很有趣。(是。)我以前不知道這個國家。我在歐洲的時候,偶然看到他們的電視。(噢,哇。)內容跟我們的不一樣。只不過也稱為SMTV。那是他們的電視台名稱。所以,幸好我們稱為「無上師電視台」。(是的,師父。)別的電視台可能認為我們想與他們競爭。

 

我不知道為什麼猴子和蜘蛛跟我說的話比你們還多。鳥類和樹木也是。(哇。)不,其實不然。他們不像我們那樣聊天。他們只在必要時告訴我一些事情。我們不常聊天。只在必要時才聊。(還有其他動物曾經警示師父嗎?)還有更多。只是我一時想不起來。動物們總是百般保護我。(對。)我的狗當然也是。(是的,師父。)(是。)有時候我沒注意到。他們都默默做。就像昨天晚上,如果我沒有出定因為有點冷,我要關窗戶我就看到他們兩隻(蜘蛛),活像被我逮到般。我打開燈,他們就僵在兩個角落裡。「你們在這裡做什麼?還有消息要給我嗎?」他們說:「不,沒有。」我說:「那為何在此?屋裡比較好嗎?」他們說:「不是。」我問「那為何在裡面?在這裡進行什麼事嗎?」他們說:「是的,只是在織些防護網。」希望防護網有用。(哇。)我真的很驚訝蜘蛛如何能織網幫助我。(是的,哇。)但我很擔心他們。我說:「別為我做任何事。」因為我擔心躁進鬼魅會報復他們。(是,師父。)所以,我請IhôsKư守護天神保護這些蜘蛛。如果誰傷害他們,我是指那些鬼魅,我說:「你們誰傷害他們,誰就會被摧毀。」(是,師父。)(哇。)像我之前告訴魔王那樣,「如果你敢碰我的狗,我會摧毀你。」(是。)必須有藉口。(對。)好。但蜘蛛並不害怕。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就是愛心滿滿,所以沒考慮到自己的風險。(哇。)天哪!兩隻小蜘蛛。不是很小,體型是那隻大的一半。我把洞堵住了,大蜘蛛過不來,所以他派了小蜘蛛來。小蜘蛛擠得進來,比大隻的容易進來。所以,我把洞堵住之後,再也沒看見那隻大蜘蛛,卻看到小蜘蛛進來。日復一日,就像這樣。相當頻繁。(是。)昨天半夜他們又來了,大約兩、三點。所以我開燈時看到他們。我跟男孩子講過了。你們沒有聽到我跟男孩子說的話?(我們聽得到,師父。)那我就講過了。我還告訴他們鳥兒也在幫我,不只是那時,也許還有其他時候。有時他們會默默做像昨晚一樣。若我當時沒起來,就不會看到蜘蛛。我就不會知道他們在幫助或保護我。其實,可能有幫助,就像有些人,你們記得有些印地安原住民的傳統或其他古老民族,會編織一種網狀物。他們稱之為捕夢網。(記得,師父。)有可能他們是師法蜘蛛。(噢,哇。)因為這些捕夢網看起來像蜘蛛網。(是的,師父。)他們編得就像蜘蛛網一樣,對吧?(是的,師父。)所以他們做的可能就是蜘蛛網。

 

有些祕密人類並不知道。鳥兒跟我說過一些祕密,松鼠也告訴我一些祕密。(噢,哇。)當然,天神們有時也會告訴我在特殊情况下保護自己的祕法。(噢,太好了。)最近,有很多次我遇到很多麻煩。因為我做太多了。(是的,師父。)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是的,師父。)促進和平,還有打坐閉關等等,力量太強大,鬼魔受不了。所以都跑出來想修理我。我真的很高興能有驚無險度過。但有時他們會用心理戰。(噢,哇。)打心理戰,不僅是有形的而已。我經歷了重重難關,遭遇無數險境。(噢,師父。)沒關係,還好。只能盡力而為,對吧?(是的,師父。)(謝謝師父。)其餘的,則取決於很多因素。(是的,師父。)諸如人類的業障和惡習。就像人們吸毒和抽菸,這類惡習很難戒掉。(是的,師父。)因為習慣使然。習慣成自然。我只是擔心人類太習慣於吃動物的肉和相關食物,即使他們理解,不曉得他們是否能回頭。這很困難,為此我很擔心。幾年前,我告訴你們純素世界何時會到來。(是的,師父。我想是的。)在那之後,魔王,哇,魔鬼們千方百計使人對肉類更嗜吃成癮。(噢,老天。)(是。)鬼魔一直在他們夢中,在他們安靜或脆弱時,對他們說悄悄話,所以純素主義延宕至今而且變得更難推廣。鬼魔甚至唆使屠夫,(哇!)(是的。)叫他們把海洛因,(噢,天啊。)(哇!)摻進肉裡讓人日益吃肉成癮。其中有些後來被發現了。(哇。)查到一次,但還有許多其他地方沒被查到。(哇。)他們在肉裡偷偷摻東西,讓人更加嗜吃成癮。(哇。是的,師父。)典型做法。讓人變得越來越依賴。目前值此艱困時期,人們因為擔心再也無法出門購物,於是拼命囤積物資。好多貨架被一掃而空。(對。)他們也都知道。想想看!能想像嗎?他們連試都不想試,因為他們對肉的味道已經有先入為主的想法而且習慣了。其他的東西,他們都不列入考慮。即使是好東西也一樣。就像從未吸菸的人,無論菸品包裝多吸引人,別人說菸怎麼好,他們也沒興趣看一眼。甚至連看都不看。(是的,師父。)更別提嘗試了。所有這些事情讓我近日深感挫折。

 

我很擔心我們的世界。但願能出現奇蹟。我正在為此祈禱並閉關打坐。(是的,師父。)世界和平比較簡單。(哇!是的。)世界和平會先實現。(是,師父。)雖說純素世界,世界和平,但是世界和平卻先來到。問題是,若無純素世界,世界和平就難以持續。(是的,師父。)因為殺生的業障會招來殺生的果報。(是的。)就算眾天神和諸天都在幫忙,但是人類必須下定決心。就像最好的英文老師,他(她)能教人但是學生必須學習。(是的,師父。)必須決定是否真心想學並確實練習英文力臻完美。否則老師再好,如果學生不學也將一無所獲。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明白,師父。)(師父,我們還能做什麼可以幫助那些嗜肉成癮的人醒來?一定有個辦法能…)我了解。好問題。很有愛心的問題。我不確定,因為我們做很多了。(是的,師父。)我已經付出自己的一些功德和一切。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只是要改變人類很難,因為他們已經中毒太久。(是的,師父。)生生世世,世代相傳。也許尚有可為。我仍懷抱希望。(是的,師父。)

 

我不能再透露更多了,因為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惡魔。不是只有躁進鬼魅而已。還有滿滿各種鬼魔和各類邪靈仍試圖引誘人誤入歧途。(是的,師父。)這些鬼魔不僅不懺悔,還混淆人們的頭腦和靈魂。而人們又太忙碌,所以無暇思考超出自己日常所需和理解之事。(是的,師父。)然後由於生存問題,他們努力想要存活,所以會再次犯錯,然後就開始惡性循環而且永無止境。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明白,師父。)都是魔王、魔鬼在作祟,他們樂此不疲,這樣才能永遠禁錮靈魂,受他們控制。在內邊任由他們左右。因為靈魂一旦覺醒,了解對錯並改邪歸正,改過自新,魔鬼就沒有靈魂可控制。(是的,師父。)所以他們必須誘惑人們,以各種方式教唆人們,讓人們做錯事。一旦人們做錯事,魔鬼就能留住他們。就能懲罰並拘留他們,「噢,你做錯事了。你必須回來重做,彌補自己的過錯。」等人們轉世回來,卻忘了一切。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是的,師父。)即使他們記得,但是在這世界生存對他們而言很難,因為有各種陷阱、詭計和誘惑。所以他們會再次失足。就像窮人一樣,借了錢無法還債。然後越借越多,總是負債累累。無法脫離貧窮。只好淪為奴隸做個了結。這樣才不會被關進牢獄。就像有些壞人,他們訓練狗來互鬥。(是的,師父。)或和其他動物打鬥,直到其中一隻或兩隻都死亡為止。而那些人卻以此為樂。那些狗和其他狗互咬,互鬥或咬死其他狗等凶惡的行為並非狗的錯。而是他們被訓練這麼做。(是,師父。)變成一種習慣,懂嗎?(懂,師父。)那不是狗的錯。所以我為地球上的人類和眾生感到難過,因為他們也是被訓練那麼做,身不由己而做錯。他們越做錯,就越逃不出魔掌。鬼魔用控制、懲罰、教唆和誘惑等種種手段控制他們。所以人們永遠無法脫身。

 

我為人類感到極為難過。他們做錯並非他們的錯。根本不是他們的錯。他們只是被困在這種情況,這種世界以及種種情況,種種干擾、誘惑或陷阱使他們一錯再錯。然後他們越做越錯,千錯萬錯,就永無清償之日。(是的,師父。)所以很多明師必須下來試著跟他們講道理。如果他們真的相信明師,明師就能傳授內在知識,他們就能獲得解脫。否則毫無機會。就像有人欠債太多,債主絕不會放他們走。他們也永遠無法還清。如果有富翁來替他們還債,為他們贖身,(是的,師父。)買下他們並放他們自由。但即使這樣,有時債主不想出售奴隸。他喜歡那個奴隸,因為那奴隸對債主有用,做事伶俐,而債主很富有,不願出售奴隸並釋放他。這種情況會更麻煩。了解嗎?(是,師父。)就像這個世界一樣。即使明師願意犧牲或不惜一切來釋放靈魂,魔王卻緊抓不放,抓住靈魂,不願放手。找明師麻煩,把靈魂留在這裡。跟奴隸的情況類似。那就是奴隸制度。在這個世界,若你行善卻沒有明師帶你解脫,你因為心地善良而行善,就必須回來接受善報。(喔,哇!)結果還是在輪迴圈打轉。(是的,師父。)即使你是好人,想行善也無法解脫。何況,今生轉世再來時,也許會被誘惑而做錯別的事。了解嗎?(了解,師父。)那來生就完蛋了。會像別人一樣受到懲罰,諸如此類等等。噢,我越想到這些,對這個世界,對世界的系統,對魔王、撒旦、對惡魔就越生氣。我厭惡這一切。(是,師父。是。)我為這些人和動物感到極為難過。我們都是受害者。如果能拯救整個世界,我甘願萬死不辭。(噢,師父。)我不惜一切,只是事情未必那麼簡單。因為人類已深陷在這裡。有時我信心滿滿;有時卻感到無比挫折。(是,師父。)也許我回「家」算了。繼而一想,我隨時可以回「家」。這裡的人還深陷水火。所以我盡力撐下去。(謝謝師父。)即使多救一個人也總比沒有好。代表多一個靈魂永遠不會再受苦。(是的,謝謝師父。)但是這很難,相當難。多少明師來來去去。(是,師父。)世界還是這樣。由於明師的功德與聖潔,世界才變得好一些。但這並不代表完全解脫了。(是。)還有問題嗎?(沒有問題了,師父。非常感謝您。)好。也許該打坐了。(是,師父。謝謝您。)祝你們有美好的一天。你們當然工作很辛苦,但至少無憂無慮吧?(是,師父。)好,這樣很好。(是。)我謝謝你們並祈求上帝保佑你們和這個可憐的世界。謝謝你們。(謝謝師父。)好。上帝保佑你們,也許下次我們再談。(好的,師父。非常感謝您。)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