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動物對清海無上師無條件的愛(二集之一) 2020.03.30

2020-04-12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連動物都能看穿我們。動物會留意觀察,他們無所不知。(是,師父。)就像我講過的蜘蛛,我不知道他們觀察得這麼透徹。他們告訴我,因為我很善良,所以他們要幫助我。

 

(師父,您聽得到嗎?)(哈囉,師父!)(師父好!)你們聽得到嗎?(聽得到,師父好!)謝謝,謝謝你們。電話清楚嗎?(是,師父,清楚。)你們最近要多打坐一點,如果能的話就儘量。(好的,師父。)我們的世界,目前有點困難。(對,師父。)一切跟平常一樣好嗎?(對,師父。)我有點忙。(是,師父。)(對,師父。)如果你們忙的話,就知道我也忙。(對,師父。)因為我們一起工作。你們會知道。(對,師父。)(師父,很高興也很感恩,您撥冗來電,讓我們和您共度此刻,非常感謝師父。我們知道您正在閉關。而且師父工作很辛苦,也很辛苦地打坐,更犧牲一切,連您的…)不,我們都工作很辛苦。(對,師父。)不只是我而已。(對。)你們工作也很辛苦,我很感激上帝有你們在,讓我們能一起工作。(謝謝師父。我們很高興和師父一起工作。)這一定是你們的使命。(是,師父。)(我們很感激師父您。)好,還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嗎?(有,師父。師父最近對所有世人,和羽翼下照顧許多生命的全球政治和宗教領袖所分享的緊急訊息,全都令我們萬分感動。師父,您撥出寶貴時間,苦口婆心勸說他們。您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如果師父在打坐中得知更多訊息,或發現新事物,而且能與世人分享,我們會萬分珍惜。也會很高興。)當然,當然。你們想知道什麼?我才能講。

(您在長期閉關中,可有什麼新發現?師父必定一直不遺餘力,設法盡快修補並提昇這個世界。您發現什麼新事物嗎?)嗯,有,也沒有。此刻取決於人類。因為現在業障大不可擋。已經累積太久了。而且人類沒什麼悔意。所以,我還在等待。當然,如果人類悔改,一切會否極泰來。萬事萬物會隨之好轉。(是,師父。)(新冠病毒不斷蔓延,對全世界的影響前所未見,似乎沒人真正意識到解決之道。假設全世界立即持純素,這病毒會多快消失?)很快。但是人類卻不持純素,一昧想盡辦法找解藥。(是,師父。)他們也可能有所發現,有可能。但是我不想說什麼。(是,師父。)因為說出來他們會依賴,就會不知悔改。如此一來會前功盡棄。而且會再出現別的病毒。懂嗎?(懂,師父。)之後還會有別的危難。最重要的是人類必須回歸自己原本的慈悲天性,不是只依靠藥物和發明。(對,師父。)這些是一時的。(有,師父。我們也目睹許多氣候變化,危機似乎越來越嚴峻。這些氣候危機就像倒數計時嗎?)我們必須抱持希望。(是的,師父。)我們必須抱持希望,而且必須祈禱。不然會每況愈下。(是,師父。)但我們全都會提昇。只是我替那些還不了解的人類和眾生感到遺憾。對我們而言,沒問題。好嗎?(好,師父。)對你們、對我,沒問題。我們只是換地方,換外表這件「衣服」,不會發生別的事。(謝謝師父,了解。)我們不會發生任何不幸。我們會回「家」。(謝謝師父。)

(師父,值此新冠疫情危機,人們皆銜命居家禁足。師父有話想對大家說嗎?)喔,他們最好待在家裡,照政府規定的去做。(是,師父。)我也吩咐過你們,如果必須外出該怎麼做以保護自己。(有,師父。謝謝師父。)病毒是有形的,所以必須以有形的方法防護。唉,可憐的大眾!他們目前惶恐不已。(對。)我不記得SARS或禽流感時,民眾曾被這樣禁足。有嗎?(這是頭一遭。)對,我想這是首度發生,疫情爆發迫使民眾被禁足。(對,師父。)我猜,目前街道都空了,許多建築物都宛如鬼城,諸如此類。(對,師父,沒錯。)可憐的民眾。能怎麼辦?然而這只是警示之一,無奈大家就是充耳不聞。我認為政府和宗教領袖,必須擔任更強而有力的領導角色。必須採取更立竿見影的措施。(確實,師父,對。)告訴人們,只需回歸自己原本的慈悲天性。不再吃肉,不再屠殺無辜和無助者,不再殘酷地折磨他們。(好的,師父。)我的意思是,死亡並非大問題,我們總有一天會死。重點在於對受害者的折磨方式。(對,師父。)還有屠殺受害者的方式,殘酷到天地都不忍卒睹。

(師父,這些人畜共通的傳染病,都是由於人類的行為才從動物傳給人類。)是的。(所有SARS、MERS、豬流感、禽流感…還有這次的新冠肺炎。)對!病毒應該是,一些吃野生動物的人所傳播出來的。(對,師父。)然後被傳給別的動物,再傳給人類,目前甚至有些動物也被傳染得病。

致命傳染病/大流行病,因為吃動物而開始傳播:

愛滋病毒/愛滋病—從黑猩猩傳染人

庫賈氏病(狂牛症)—從牛傳染人

H5N1禽流感—從雞、鵝傳染人

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從麝香貓傳染人

H1N1豬流感—從豬傳染人

MERS(中東呼吸綜合症)—從駱駝傳染人

伊波拉—從蝙蝠傳染人

新冠肺炎—從蝙蝠傳染給穿山甲

以上疾病全部都是從動物傳染給人類

 

那會一發不可收拾,如果動物四處亂跑,再傳給其他動物,不曉得人類能跑去哪裡。(對,師父。)不曉得人類怎麼逃得了。(對,師父。)是否禁足都一樣。最近有許多動物、樹木和森林,捨命為人類犧牲。我們因而還活著。(噢,感謝師父。)但是自願犧牲有所不同。不同於被迫死於如此殘暴的虐殺方式。人類那種暴行很可怕,因為會招來相同的報應。而且人類得到的報應,會比目前加諸動物的暴行加重更多倍。(是,師父。)

最近森林野火層出不窮,導致數十億動物喪生,他們是心甘情願捨命的。(喔,哇。)只為了替人類犧牲。讓我們有時間,有較多時間覺醒。我一直在懇求他們,卻萬萬沒想到,他們會以這種方式犧牲。我求他們別報復人類。求他們保護人類,因為人類做錯了。人類被各種惡習毒化,也被魔鬼影響。我因此而懇求大自然,懇求他們寬容,保護人類。但我沒想到他們居然以這種方式保護人類,自我犧牲數十億條命。樹木和動物,義無反顧地犧牲。不然,會有更多人死亡。因此,動物、樹木、山巒和一切眾生,為免人類喪命或被摧毀,他們不惜犧牲自己。他們的犧牲,當然會有幫助,但若是我們強迫他們死,或是殺他們作為犧牲,那又另當別論,那樣就不好了。那只會造下更多業障,業障更深重。(對,了解,師父。)

(過去幾星期以來,世人一直在祈禱「純素世界」到來。師父是否能分享這些祈禱的建設性效果?謝謝師父。)是有一些效果。但並非全球世人都祈禱。人們心中並無悔意,所作所為也沒有改變。祈禱的人數不夠多。(是,師父,了解。)內心必須真誠而謙卑。不是只有表面懺悔,或跪在那裡裝模作樣。豈可嘲弄上帝。(對,師父。)連動物都能看穿我們。動物會留意觀察,他們無所不知。(是,師父。)就像我講過的蜘蛛,我不知道他們觀察得這麼透徹。他們告訴我,因為我很善良,所以他們要幫助我。

甚至昨晚我起來時,也看到兩隻小蜘蛛進來,那隻大蜘蛛進不來了。我堵住一些孔洞,我猜那隻大蜘蛛擠不進來,所以派較小型的蜘蛛來。有兩隻小蜘蛛進來。我說:「嘿,你們在這裡做什麼?還有什麼消息或者有事嗎?」他們說:「沒有,我們只是要為您織一張保護網。」天啊!我的心都融化了,我說,「不用,你們不必為我做什麼。拜託啦,你們那麼小,你們保護自己就好。」但他們還是織了。(是,師父。)

我初到新地(道場)時,工作人員為我備妥住處,新地因十多年無人居住,因此以前有一群邪靈住在那裡。那群邪靈認為我們入侵他們的地盤,因此興風作浪。不久來了許多鳥兒。我從沒看過這麼多鳥兒一次到齊的壯觀景象。鳥鳴婉轉,響徹雲霄。鳥兒們告訴我,他們在進行祕密行動,我不便相告,但他們正在祕密進行某種措施以保護我,免於這些鬼魔的傷害。松鼠也來祝我安好。他們祝我自由自在、喜樂、平安。至於猴子,我也問他們,「你們怎麼這麼友善?每次看到我,都說:『祝安好。』」(是的,師父。)他們說:「嗚!嗚!」意思是「祝安好,」「祝安好。」(是,師父。)他們說:「我們以我們的語言,『祝您安好。』」他們的語言比較簡短,他們不多語。多以內邊溝通。(是,師父。)有形的語彙很簡短,但他們在內邊,會以完美英文講述訊息。他們的英文比我的好。他們講話好快,而且不必思考或寫下來,以這點而言就比我好。我問猴子:「你們為何這麼善良、這麼友善?你們每次看到我,都會頂禮我並說:『祝您安好。』為什麼?」猴子們說:「因為您是『值得的唯一。』」我說:「誰告訴你們的?」他們說:「我們知道。」(所有動物都知道,師父,所有動物都知道。)噢,我們好丟臉,我們如果做錯事,不只天堂知道,動物也知道,動物無所不知。(對,師父。)所以,我們要謹言慎行。(好,師父。)

由於我餵那些猴子,所以我最近閉關的地方,在那附近的躁進鬼魅就來騷擾那些猴子。那些躁進鬼魅責罵並懲罰猴子們。(噢。)所以我才大發雷霆,送那些鬼魅下地獄。(對,師父。)我說:「你們不能那麼做。理由何在?」猴子們告訴我,那些躁進鬼魅指控猴子們偷我的東西,在我的地方挖食物。我說:「不,我已宣布,我的地方無論有什麼,你們都可以來吃。所有動物都可以來吃。我不需要。我不需要任何塊莖、任何水果,都不需要。我也給你們水果。」而且我說了:「是上帝賜給你們的。我沒說那是我的。因此,你們什麼都沒偷。你們只是回來,拿那裡的東西。」但猴子們說他們擔心,躁進鬼魅會因此也來找我麻煩。我說:「放心,我會把他們送走。」他們也確實被送走了,他們很壞。他們很狂躁不安。千方百計想惹事生非,因為那是他們的工作。如果他們不在世界惹禍,不在人類間或動物之間,挑起戰爭或製造紛爭,世界就不會紛紛擾擾,彼此就不會爭鬥。就不會有人死亡或受苦。躁進鬼魅就會沒工作。(對,師父。)

躁進鬼魅來跟我說:「別急著讓世界和平。」我說:「為什麼?」他們說:「如此一來,我們會沒工作,也沒東西可吃。」我說:「找別的事做。」他們說:「不行。」他們說,那是他們被指派的工作。而且他們只能吃戰死者,或彼此打鬥身亡的死屍。(了解,師父。)暴力的產物。我說:「你們必須改變,你們必須跟隨我。改變你們的生活方式吧,我會帶你們去天堂。你們的生活會平靜而有尊嚴。不必只為了生存和食物,做這種醜惡而暴力的事。」他們當中有些跟隨了我。有些跪在我的門口懺悔,那些可以去天堂。但他們多數都怕魔王。(對,師父。)怕他們的老闆,所以不敢跟隨我,什麼都不敢。後來,有別的躁進鬼魅找猴子們的麻煩。我說:「你們在做什麼?為何騷擾那些猴子?」我說:「原因何在?他們不是吃你們的東西,他們吃的是我的東西。上帝讓我轉交給他們的。你們憑什麼懲罰他們?讓他們嚇得好幾天都沒來。」躁進鬼魅告訴我:「因為魔王擔心,您餵那些猴子,猴子會愛您而不愛魔王。」我說:「噢,天啊,不能強迫任何眾生去愛別人,他們想愛誰就愛誰。不能基於任何理由,就強迫別人去愛誰。愛是自由的,愛必須自然。」

躁進鬼魅卻還是繼續騷擾那些猴子,所以我拜託高等天神們送他們去地獄。我說:「凡是悔改的就能上天堂。」至少將他們安置在第四界等待。過濾並清洗他們。第四界的教主,通融我帶他們上去。我事先問過。因為這些躁進鬼魅,不能馬上去靈性新樂土。於是我對猴子們說:「你們儘管來吃我給你們的東西,那是上帝的禮物。」他們有時不來吃,我放著,他們會看,卻只吃一點點就離開。我問他們:「怎麼啦?怎麼不趁新鮮吃?為什麼要留下一些?」他們說:「以備不時之需,萬一在別處找不到食物,我們會來吃存糧。」「好,好,很好。我下次會多給,你們就不必擔心食物不夠,儘管多吃吧。」結果,他們還是沒多吃。我說:「怎麼啦?」他們告訴我:「噢,您賜予的食物珍貴無比,我們應該省著吃。」這些猴子,什麼都了解,他們無所不知。我們真的無所遁形。挺嚇人的。

(師父,這些躁進的鬼魅是誰?)這些躁進的鬼魅,是將靈魂賣給魔鬼的人。被某種情況所逼,逼不得已而為。就像在我們的世界,有些不良分子耍手段。(是,師父。)逼別人和他們同流合污。被逼的人也許只是缺錢,而且走投無路,只好被不良分子拖下水。(對,師父。)他們不久後想改邪歸正,他們本來就不想當匪徒,無奈卻無法脫身。因為黑幫會報復他們,或對他們的家人報復,他們因而被迫繼續沉淪。這些躁進的存在體,遭遇也一樣。他們曾是軍隊將領,或位居類似職位。專司命令別人出去與他人打鬥。(是,師父。)彼此打鬥或脾氣暴躁。脾氣暴躁的人,有時會被這些躁進的鬼魅利用,導致動輒暴怒,出去打鬥滋事或殺人,躁進的鬼魅則從中得利。由於那個靈魂已走上不歸路,他無法回頭,因此成為魔鬼的爪牙。或者他們必須狼狽為奸,才能飛黃騰達,於是逐漸無法脫身。他們為了利益昧著良心,不惜犧牲別人,比方說這樣。或製造戰爭、從中牟利。他們就這樣難以自拔,逐漸成為躁進鬼魅,替魔王工作。長此以往,再也無法脫身。即使想脫身也很害怕。

(師父,目前世上有多少躁進鬼魅或存在體?)目前有數百萬。(哇。)因此,國與國之間,人與人之間,家人之間,動物之間,人與動物之間,才戰爭和衝突不斷。我已記下有多少被送走,但不曉得寫在哪裡。我看日記裡是否找得到。(好的,師父。謝謝師父。)我去拿日記本,看看送走多少了。總之,目前至今,已超過百分之九十被送去地獄了。(哇!真好,謝謝師父。)有些則被送去天堂,去第四界。稍待片刻。我寫在某個地方,寫了實際數目是多少。(好,師父。)但是沒看到。

 

數天前,蜘蛛們來告訴我:「要開心喔。」我想到世界的現況和目前染疫的人們,感到難過不已。蜘蛛們來安慰我:「別傷心,要開心喔。要輕鬆自在,要安心。躁進鬼魅回去地獄了。」百分之九十三。(哇。)我說:「感謝一切幫助。感謝上帝。」(感謝師父。)那是三月廿六日週四發生的事。(哇!謝謝師父。)有多少個被送走,我在某處有個實際數字。他們邪惡無比,我剛來時,由於他們認為這是他們的地盤,不准我住在這裡。那隻蜘蛛告訴我:「那些躁進鬼魅不要您住在這裡,您必須提高警覺,要小心喔!」那是那隻蜘蛛第一次來。別的蜘蛛告訴我許多別的事,例如:「別住在這裡,」類似的警訊。在某幾天、某幾年、某幾個月。(哇!)不是這隻蜘蛛,是別的。(了解,師父。)

蜘蛛結了一個網,就在前面…我的山洞前有個小浴室。(是,師父。)我短暫閉關期間,打算住在那個山洞,因為那裡很方便。浴室前面有個小房間。(是,師父。)山洞很小,但是有兩個房間。裡面的房間是浴室,外面的房間是空的。(是,師父。)面積大約一平方米,但我認為夠我用了。我只需要打坐的地方。蜘蛛居然過來,在我的房子前面結網,我無法進去。我問蜘蛛們:「你們為什麼結網呢?我必須進去裡面。」他們說:「別住這裡,對您不好。」(是,師父。)等等。

世上的躁進鬼魅總共有一千一百一十二萬一千三百四十一個。(哇!哇!)那是三月十一日週三統計的數量。(哇。)至今,浪子回頭的有十五萬一千三百廿六個,而且去第四界了。(哇!)我到目前還沒再查看。剩下的已被拖去地獄,陪伴他們的魔頭,去地獄見他們的魔王老闆。暫時留在第四界的那些,會被清洗、淨化,然後去靈性新樂土,一段時間以後會去。(哇!感謝師父。)我這裡寫了好多訊息,但不在你們的問題裡,所以…好,還有問題嗎?這個數字你們滿意嗎?(滿意,師父。)幸好我找到了。我甚至不知道何時何處,才能從日記中找出來,因為我寫了許多訊息。你們看,好多。(對,師父。)每天寫。

(師父是如何發現那些躁進鬼魅?)我怎麼發現的?(對。)因為他們胡作非為。假冒上帝之名,假冒究竟明師之名,或原本守護天神之名,來告訴我事情。我認為事有蹊翹。(是,師父。)我說:「你們講得不對。你們是誰?你們必須證明身分。」(對,師父。)「我是指真實身分。頭銜是什麼?是什麼名號?來自哪裡?你們不是Ihôs Kư的守護天神,你們不是究竟明師,你們到底是誰?你們現在必須發誓,非對我說實話不可。不然,你們會被摧毀,會永遠消失!」所以,他們只好說實話。他們說:「我們是躁進鬼魅。」(哇!)我說:「你們在這裡做什麼?為什麼這麼做?」他們說:「我們必須干擾您,因為您竭盡所能創造世界和平,如果您成功了,我們就會沒工作。」我說:「有許多工作可做。你們如果跟隨我,我會給你們更好、更高雅的工作。」但是悔改而跟隨我的,只有我講過的十五萬一千三百廿六個。(是,師父。)但相較於一千一百萬,這根本沒什麼。懂嗎?(懂,師父,數量龐大。)我忘記有多少被送去地獄了。我寫在某處。沒關係,你們都知道至今有百分之九十三。好嗎?(好,師父。)

因此目前所剩不多了。但他們還是能從遠方找我麻煩。並非我將他們從我住的地送走,他們就會放過我。不,他們能從遠方工作。(對,師父。)我平常就知道周遭有許多鬼魔和鬼魅。(是,師父。)卻沒想到這些躁進鬼魅是戰爭的製造者。目前由於「控制機器」已被摧毀,許多人都更覺醒了。(對,師父。)他們也回歸自己原本的智慧和領悟。因此目前越來越和平了。那些躁進鬼魅當然因此而來,製造許多麻煩給我。他們的老闆也逼他們非做不可。(是,師父。)他們甚至派蛇進入我的房子,進去我的地方等等。製造不安穩的能量,派蜈蚣和各種蠕蟲,各種昆蟲進去我的房子,讓我每天忙著送那些蟲出去。現在比較改善了,因為蜘蛛在附近結網,保護我的安寧。(是,師父。)那是蜘蛛說的。我對他們感激不盡。(對,師父。我們也感謝他們。)我給他們食物,他們都沒吃。他們結完網就消失了。我到處都看不到他們。我也不想理那些鬼。他們放過我,我就放過他們。(是,師父。)如果他們繼續找我麻煩,尤其為世界,(是,師父。)為人類和動物帶來痛苦,我就不能手下留情。我告訴他們:「你們有三個選擇—下地獄,永遠被摧毀,或跟隨我。」(是,師父。)只有十幾萬個跟隨我,我剛才唸過的數目。(是,師父。)

(師父,這些躁進鬼魅在地球上很久了嗎?)他們一直在這裡。好戰且有暴力傾向的人類和動物散發的能量,讓他們得以藉此而生。(了解,師父。)但,魔王才是罪魁禍首,魔王先引發人們的怒火。(是,師父。)群魔誘惑他們,製造狀況落井下石,設計圈套,陷害他們。懂嗎?(是,師父,懂。)於是,憤怒的人和動物,逐漸越來越多,也因而產生越來越多躁進鬼魅。(哇,了解,師父。)就像是惡性循環。就像這樣。這就是事情由來。(哇。)所有的靈魂,無意中墮入這世界之前,都是無辜的。

比方,像蝴蝶或蛾、蠕蟲,他們在外面的花園裡。(是,師父。)但有時不小心飛進屋裡,就出不來了。(是,師父。)如果我是糟糕的屋主,比方如此,我就會拍死他們。或讓他們受苦,就像在這個世界,受魔王擺布。魔王毫無慈悲心可言。會讓那些眾生越陷越深。就像那個糟糕的屋主,讓蠕蟲和蝴蝶陷入困境。懂嗎?(懂,師父。)而我是帶他們出去的人。(是,師父。)他們不斷掙扎。有時我必須跟他們講很久。我說:「相信我,飛低一點,我才能抓住你,帶你出去。」後來他們終於信任我。(是,師父。)才照我說的去做。

靈魂的情況也類似。在漫遊間掉入這個陷阱。懂我說的嗎?(懂,師父。)就像漁夫撒下漁網。魚通常都自由自在,無憂無慮在大海裡優游。不料卻掉入小小的網裡!在如此廣大的海裡,還是能掉進小小的網裡。(是,師父。)漁夫將他們網上岸宰殺,讓他們在死前飽受痛苦,無法喘息。再將他們碎屍萬段。同樣的,靈魂也是無辜的。靈魂自由自在,在全宇宙四處漫遊。剛好魔王這傢伙造了這個世界。這裡像陷阱、像一個洞,靈魂掉進來就像魚入網。然後靈魂開始掙扎,由於掙扎而傷了自己,他們再度死亡,而且還互相傷害,結果越演越烈,惡性循環。你們現在懂了嗎?(懂,師父。)(謝謝師父。)所以我才替人類和動物感到很難過。我想幫助他們,因為我知道他們是無辜的。

這裡沒什麼是他們的,他們只是太相信別人了,他們只是無意中來這裡。而魔王這傢伙想抓靈魂,就像漁夫想捕魚。(哇,了解,師父。)想看看,全宇宙這麼大,居然還會掉入這裡,掉進這塊土地、這世界。就像大海廣袤無垠,對嗎?(對,師父。)海洋遼闊無邊,魚卻還是會掉入在某個小角落的小漁網,所以那不是魚的錯。懂我說的嗎?(懂,師父。)他們由於掉入網裡,所以才痛苦。對魚而言,受苦幾個小時,形同人類在這個更大的世界裡,受苦許多年。或者他們如果做錯,就再度輪迴並再度受苦。而且有無數機會,等著他們做錯,因為魔王造了各種陷阱,讓人很容易犯錯。他才能永遠控制。懂嗎?(懂,師父。)魔王就能指控他們做錯,並懲罰他們,讓他們再度回來,就像所謂的彌補過錯。(是,師父。)然後一再重演,當他們再度來到世界上,還是無法做對的事,因為他們忘記怎麼做才對。他們會掉入別的陷阱,再度被騙,無法脫身。他們甚至想不起來什麼是對的,問題就在這裡。而其他人也一樣,於是彼此有樣學樣,一錯再錯。(是,師父。)

我們不是在談論外面的罪犯、搶匪、或殺人犯。不是,每個人都做錯,只是程度不同。雖然沒殺害別人,殺的是魚和動物。還是會得到懲罰,於是一再投胎回來受罰。回來後又犯下其他錯誤,因為在這個世界,動不動就會犯錯。(對,師父。)而不是說,好吧,再給你個機會回來當人,你就能做對了,不是!魔王,這些鬼魔,絕不會讓回來的人做對,因為會出現別的你想不到的陷阱、情況。世人只擔心生存問題。(對,師父。)因此整個世界都在犯錯。多數人都一錯再錯,導致無法脫身。我盡力奉勸世人,告訴他們邏輯和道理,有時感到好挫折。但我不怪人類,我不怪任何人,也不怪罪大惡極的人。我知道他們只是被騙、被陷害,才掉入世界這張網。只不過比漁網更大而已。(對,師父。)好,還有問題嗎?

(師父,剩下的百分之七躁進鬼魅,他們現況如何?)喔,我還不曉得。(他們仍在惹事生非嗎?)我會盡力處理,好嗎?(好,師父,謝謝師父。)我有很多別的事要做。時機成熟時,我會藉故規勸他們,或將他們遣返地獄。他們會永遠留在地獄,大家就安寧了。但是我需要藉口,好嗎?(好,師父。)就像他們一直吵我,我就有藉口處理。(對,師父,非常感謝師父。)不客氣,還有別的嗎?

(請師父多講一點蜘蛛的事,好嗎?)喔,蜘蛛啊,我不是講過了嗎?(對,這種蜘蛛是誰呢?)他們只是別的眾生,另一種眾生,就像你、我一樣,只是外貌不同。(是,師父。)他們有靈魂,而且無所不知。我們都無所不知。動物知道的比我們多。(是,師父。)我是指,比一般人多。因為一般人具備比較多智力,和生存配備。(對,師父。)像我們有手可創造東西。如果作品很美,也許鄰居就想得到。但是我們不想給,於是開始你爭我奪,這是舉例而言。或者產生仇恨,產生忌妒的能量,這類鄰里間的衝突,日積月累。這種能量越來越多,大量累積在世界上時,就形成戰爭。殺害動物是世界上戰爭、飢荒、災難和疾病的首要肇因。(是,師父。)因為動物也有靈魂,動物臨死之前,痛苦哀號,向天堂呼求。動物以自己的方式呼求,以他們無聲的方式呼求,天堂無法無視於動物的哀求。(對,師父。)雖然人類是萬物之靈,如果行為名不符實,業障仍不得不懲罰我們。(對,師父。)屆時我們會被魔鬼懲罰,不是上帝動手,是魔鬼。

(師父,自我們開始祈禱「純素世界」,是否已有成效?)有,當然有一些成效。沒多久,不是嗎?才沒多久而已。(對,師父。)因為業障鋪天蓋地。我們才祈禱幾天而已。我不敢要求世人每天祈禱,因為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做得到。一週一次,半小時就好,如果他們能做到半小時。(是,師父。)這是為他們所設,至少提醒他們要善良、要想到別人、要祈禱。至少要這樣,也許他們會被淨化,而且也許會覺醒。(對,師父。)讓他們得以多思考。不然,人人都太忙碌,世人忙個不停。終日張羅食衣住行、工作和生存,沒辦法想到別的事。因此這半個小時,也許讓他們有一點時間反省、思考。(對,師父。)可能有幫助。不只是祈禱而已,他們必須覺醒,並誠心懺悔。(對,師父。)你們在奢望奇蹟。佛陀說過,如果看得見,這個世界眾生的業障,連虛空都裝不下,虛空容納不了,這個世界所有眾生的所有業障。所以,半小時祈禱,才開始幾天而已,別奢望快速見效。(好,師父。)連他們有沒有祈禱,我也無法控制他們。他們要不要祈禱,相不相信這股力量,都是他們的自由意志。我只是盡我所能。(是,師父。)

 

(師父,您在最近,敬致政府和全球領袖的那段訊息中提到,上帝吩咐您寫這封信給他們,告訴他們這項訊息。這麼做有原因嗎?這項訊息算是給人類的最後通牒、最後警告嗎?)藉此再度向摯愛的諸天爭取時間,懂嗎?(哇,謝謝師父,謝謝諸天。)上帝和諸天,當然也不希望懲罰人類。(是,師父。)因為我告訴祂們,錯不在人類。就像魚無意間掉進網裡,由於空間擁擠,以致在網子裡傷到彼此,那也不是魚的錯。魚因為身上的鰭和尖牙,和其他部位,也在網子裡傷到彼此。(對,師父。)他們在網子裡傷到彼此,在網裡一起掙扎、煎熬,結果傷到彼此。(對,師父。)所以,那不是魚的錯。(對,師父。)他們只是掉入陷阱而已,就像我們掉入這世界,由於種種原因,彼此為了利益而衝突。(是的。)因為,順便一提,我們只是彼此接觸而已,卻因故傷到彼此…這是情況所致。懂我的意思嗎?(對,師父,我們懂。)所以我告訴諸天:「你們必須寬容,必須有耐心。你們必須想辦法幫助我喚醒人類,而非一昧懲罰他們,毀滅他們。」(了解,師父。非常感謝師父,也非常感謝諸天,恩准我們有額外時間,讓世人得以改變,非常感謝。)那不是最後通牒或什麼,是天堂向來賜予機會。我常常要求天堂:「拜託,拜託,請終止這一切殺戮。」因為我受不了。每當我看到動物受苦的影片,就忍不住尖叫、大哭。我怒不可遏、痛苦至極。

 

(民眾目前很怕這種病毒,正遵照政府規定待在家。待在家是否對他們有益,也讓他們有更多機會,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不要…全球經濟停滯不前。這對世界、對純素行動,能發揮效果嗎?)我真的不曉得人們內心的想法。當然,留在家對他們的身體比較好。(是。)受輕微感染的人會康復。要吃藥,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他們在家休息時,也給了康復所需的時間。(對,師父。)身心都得到休息。但是這種做法,對經濟毫無助益,你們都看到了。(對,師父。)所有商店都關閉,所有大型企業停止運作。全球將損失數兆美元。而且死亡人數多於網路或各媒體所言,達數百萬人。(哇。)

(由於無上師電視台,我們是否爭取到許多時間?)當然爭取了一些時間。我以前在法國就講過了。(對。)而且可能會持續增加一些時間。(是,師父。)你們可以看到,舊無上師電視台結束後,新無上師電視台開播前,中間那段空窗期,世界比較混亂。(對,師父。)發生更多戰爭和衝突。(對,師父。)無上師電視台復播之後,就比較和平了。但是對我而言太慢了。當然,我們只是一個小團體。(對。)我們竭盡所能,平衡這個世界的壞能量。(好的,師父。)我們盡量幫忙。(好。)最好是所有世人都醒悟。(對,師父。)就像最好是別生病。如果已經生病,醫生會盡力幫助病人。醫生和護士會盡力幫助病人。但最好是根本別生病。(對,師父。)世界生病了,我們正竭盡所能,以所擁有的藥方救治,好嗎?(好,師父。)

像是一般而言,如果生病的人不太多,醫院就能處理。而最近這個新冠疫情,讓許多醫院都大爆滿。他們不斷增設醫院,你們都知道,對吧?(對,師父。)在原有醫院旁邊設置臨時醫院,才能容納更多病患,因為醫院已經沒有病房。也沒有足夠的設備和人力。有些醫生甚至染疫殉職。(是的,師父。)有些護士也染疫殉職。我真的替這些醫護人員感到很難過。他們在第一線抗疫,我為他們祈禱,他們是英雄,無名英雄。(對,師父。)是,他們當然是克盡己職。但是這次疫情對他們而言很危險。(對,師父。)醫生也無法找到足夠藥物,來對抗這種病毒,這是新型病毒,對吧?(對,師父。)這是新型病毒,而且具有變異的特性。病毒會改變,它會改變模式。(會突變。)對,對,它會突變並改變種類,所以醫生很難斷定治療方法。(對,師父。)因此,許多人病亡。(對,師父。)根據非官方消息指出,有數百萬人染疫死亡。(是,師父。哇。)你們可以想像。這不難相信。(不難,師父。)因為有些人在偏遠地區,他們喪命,卻不知道死因。(對,了解,師父。)他們沒時間就醫或細想,很快就病故。因為這些病例是,肺部都充滿黏液,空氣無法進入肺部,病人覺得像溺水一樣。因吸不到氣而窒息死亡,來不及救,沒時間治癒。唯有輕症的人,剛染疫的人,才有可能存活。至今仍沒有解藥,對嗎?(還沒有,師父。)對,我想也是。我感到萬分難過。有時不禁覺得,天啊,人們為何不聽從自己的良心?話又說回來,我不能怪人類,因為他們中毒很久了。他們千百年來,被這個世界的邪惡能量,被魔鬼的負面影響毒化,以致如今只能掙扎求生。他們很難了解真理。(對,師父。)如果不是我們、無上師電視台,和善良、有道德的徒弟,祈禱和打坐,世界的能量早就一片漆黑。(是,師父。)我們的世界很久以前就完蛋了。(是,師父。)而且如果不是,動物、樹木和其他眾生,自願犧牲為人類捨命,早就喪失更多人命了。比你們現在想的更多,比現在報導的更多。人類會遭遇更多災難、麻煩,會死更多人。但是我們已看到隧道盡頭的光點。比方目前,許多領導人正在彼此談和。你們看到了嗎?(看到了,師父。)只不過我們希望動物擁有更多和平,如此一來就沒有問題。(對,師父。)

(透過此新冠病毒,人們意識到,此病毒來自食用野生動物,和買賣野生動物。因此,中國已禁止食用和買賣野生動物。其他國家也意識到這點,而且將會先禁止食用野生動物,但願他們會了解其中的關聯,不只是野生動物,還有食用其他動物。年輕人目前正逐漸認清這點。僅最近這幾年來,純素選項就不斷倍增。我們在新聞中報導,人們在每個國家都買得到純素品項、純素產品,尤其是年輕人正在覺醒。他們逐漸採取純素飲食,也知道氣候變遷的嚴重,所以正在採取行動。只是不夠快,但他們確實正在覺醒。如果我們爭取更多時間,讓他們了解,我想我們就能看到隧道盡頭的光。)但是這樣很好了,雖然太慢而且人數太少。這樣很好了,不然,我們早就消失了。(對,師父。)若這些純素和慈悲風潮未興起到目前這種程度,世界早就消失了。世界無法保持足夠平衡,繼續存在下去。(是,師父。)世界還在,只是不完美。因此還有災難和疾病,而且野火四起。你們看衛星的空拍地圖,地圖上面的每個點就是世界上發生野火的地點。如今有媒體和網際網路,因此許多男女老幼,都知道純素飲食和全球氣候變遷。他們會深思並開始改變。(對,師父。)但是人數還不夠。(還不夠。)但願這次他們會覺醒。新冠肺炎會喚醒更多人。(對,對,但願如此,師父。)我也希望如是。(謝謝您。)

我們會為此祈禱。這是不幸,然而有時需要採取激烈手段,才能喚醒人們。因此,天堂還在示警。(是,師父。)我不知道他們的耐心會持續多久。因為,四處可見,人類為了吃肉仍繼續殺害和折磨動物,讓動物飽受痛苦。我不曉得到底是躁進鬼魅凶惡,或是人類也沒多善良。躁進鬼魅、魔鬼,他們引起戰爭和衝突,讓人們死於戰爭,死於衝突和爭鬥,他們才能吃這些亡者的死屍。人類活宰動物,也只是為了吃他們。(對,師父。)躁進鬼魅有時告訴我:「請寬容我們,寬容躁進鬼魅。」我說:「我不想為難你們,但你們必須改變。我不能坐視你們繼續興風作浪,造成人類的不平衡,以致彼此爭鬥致死,你們就能從他們的死亡得到利益。」我也不想懲罰他們或誰,但是該做的無可規避。看看如果沒有躁進鬼魅,世界是否會變得更好。

然而,人類各種劣行,或吃動物的惡習,已經根深柢固,他們很難改變。他們也很難理解,何以自己必須改變。連疫情已經如此嚴峻,各地因疫情而封鎖,人們仍不購買純素食品。有些人將肉品一掃而空。你們可以上網查,也許會看到報導,看我說的是不是真的。(是,師父,我們看過。)目前有些地方,越來越多人選擇純素飲食。(對。)但是不夠多,不夠快。重點是,他們必須了解,他們放進嘴裡的那塊肉,骯髒、污穢,充滿病菌和抗生素,也有滿滿的惡業。他們必須了解,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他們必須更慈悲、更有愛心、更友善,那才是重點。(對,師父。)但是,能怎麼辦?我一個人而已,而且我們是小團體,世界卻那麼大。就像醫院當前的情況,所有醫護人員疲於奔命,因為病患人數暴增。數天前,單單是義大利就死了將近一千人,一天而已!廿四小時內。西班牙也是,僅一天內,就死了七、八百人。儘管我們處於科技先進的時代,而且各處藥房林立,還有現代各項醫藥發明,仍然救不了這些病患。目前各地處於封鎖狀態,世人仍然執迷不悟!不知道有多少領導人,聽了我宣讀的那封信。也不知有多少宗教領袖,會看我們的節目。因為他們忙著做別的事,就像往常一樣,他們往外思考。不從裡面反思,以得知問題的真正原因,例如,新冠肺炎。(對,師父。)他們沒看到真正的病因。他們只想著藥物,和現代科技之類的東西。他們就像無頭蒼蠅。所以,我們盡力就好。(對,師父。)

還能怎麼辦?好,還有別的問題嗎?(師父,問題都問完了。)好,好,很好。(謝謝師父。)這樣已經夠好了。你們還好嗎?(都好,師父。)(都好,我們都很好,謝謝您。)食物呢?衣服呢?(都很好,一切都好,師父。)一切都好?(對,謝謝師父。)一定要保持住處乾燥、乾淨,以及通風良好,知道嗎?(好的,師父。)即使天氣冷,也務必出去健走或運動。(好的,師父。)自己健走難免會無聊,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或許在原地跳一跳也行。(好,師父。)原地踏步。做幾下伏地挺身,讓自己變得強壯,以抵擋病毒的威脅。(好的,師父。)因為病毒遍布空中。即使沒靠近病患,空氣中就有病毒。(是的,師父。)有時我們外出購物…你們帶回家的每樣東西,包括生菜沙拉在內,要先用沸水燙過才吃。包括水果之類的,都要用水徹底洗淨。(好的,師父。)請轉告廚房人員,蔬菜要泡鹽水五分鐘。水果也是之後要沖洗才能吃。如果要確保無虞,就用熱水燙過,我是指沸水。(好的,師父。)請他們徹底打掃廚房,進入廚房時,自己也要徹底清洗乾淨。(好的,師父。)我跟你們講過了,也不要摸自己的臉,好嗎?(好的,師父。)如果覺得哪裡發癢,在外面如果覺得哪裡癢,就隔著身上的衣服抓癢,或用衛生紙摩擦止癢。不要用手指抓癢。(好的,師父。)用乾淨的布之類的,或是身上衣服的內側,摩擦發癢的地方。不要用手去碰那裡,因為手摸過其他東西了。(好的,師父。)即使戴了手套,手套也碰觸過很多東西。戴手套只是一層防護,進入自己的車子以前,要先丟棄手套。如果必須外出,就用醋擦拭衣服。暫時先這樣。(謝謝師父。)

 

只不過人類的業障,讓情況一直變化。(是的,師父。)只要有幾個人充耳不聞,製造麻煩,世界就繼續因循舊習,因循不好的模式。我們正在打一場艱難的硬仗。因為魔王雖然被關進地獄了,他有些爪牙還在這裡。(了解,師父。)這世界滿滿惡魔、鬼和邪靈,只是你們看不到。他們到處誘惑人們,引誘人做壞事,他們才能從中牟利,他們才能控制這世界。他們不想放手,他們不想讓靈魂自由。他們希望靈魂永遠不停地輪迴,這樣他們才有人可控制。佔有慾。(是的,師父。)領土權。就像網子一樣,漁夫撒網讓魚陷入其中,就能持有那些魚,然後傷害魚、吃魚,虐待魚等等。一如人們用鎖鍊,把乳牛拴在原地。或是把乳牛關起來,才能對這些牛為所欲為。(是的,師父。)強迫她們生更多寶寶,生更多小牛,藉此管控更多牛,吃更多牛肉。殺更多牛,虐待更多牛。跟魔鬼的作法如出一轍。人類對待動物的行徑,就是魔鬼惡行的翻版。你們懂了嗎?(懂了,師父。)因此,人們若不醒悟,不棄惡從善,將永遠陷在輪迴的泥淖。

在回答你們的問題時,其實也回答了有關蜘蛛的事。(是的,師父。)蜘蛛只是眾生之一。地球上的所有眾生,有形形色色的外貌。比方說大象,他們的體型較大,還有碩大的鼻子。長長的象鼻。而我們的鼻子短。如此而已,他們都是眾生。就像蔬菜,有各式各樣的蔬菜。(是的。)但全都是蔬菜。而我們是眾生,比方人類、動物類,他們全都是眾生。他們有靈魂,他們有聰明才智。他們比許多人類更聰明。他們的直覺更強,他們的道德標準,比我們許多人的更高。我們由於比較強大,比較聰明機靈,比較有體力,而且善於謀略,於是就管理動物。我們可以當他們的朋友。他們可以受我們治理,但我們不能殺他們來吃。我們也不希望自己被宰殺吃掉,是嗎?(不,師父。)不!但是以前發生過人吃人的事件,這個你們都知道。(是的,師父。)才幾十年前而已。(是的。)人類現在文明一點了,不過還在吃動物。也許有一天,人類會更文明,革除吃動物的惡習,就像不再人吃人一樣。而且不再奴役動物,就像革除奴隸制度一樣。希望那天早日到來。(是的,師父,我們盡力而為。)(謝謝師父。)我們是黑暗中的光,越多光越好。(是的,師父。)我們努力在世上,點亮更多的光,就不會一片黑暗。我們無法照亮世上所有的角落,但是我們正在努力。已經越來越光亮了,你們看到了嗎?(是的,師父。)收看無上師電視台的人改變了。他們變得更好。(是的,的確如此。)他們也改吃純素了。總之,世界在未來,不是好轉就是毀滅,兩個選擇。你們會怕死嗎?(不會,師父,我們有師父您,我們什麼都不怕。)好,反正是遲早的事。(是的,師父。)

我只是擔心,要是世人不悔改,繼續殺害動物,或以各種方式傷害孩童和其他人,就會造更多業障,如此一來,也許災難會驟然降臨,誰都猝不及防。目前,都還只是警告而已,只是警訊。若天堂真的想毀滅我們,我們根本無暇思索。沒時間有所準備,就像這次,新冠肺炎病毒傳染,突然間爆發。(是的。)新冠病毒說來就來,沒人來得及準備。因此,全世界沒有任何藥物可對抗它。只有一些人活下來,因為他們是輕症者,可只用一些抗生素治療。重症者就熬不過來,因為目前無藥可治。在解藥問世前,染疫死亡的人數,每天會越來越多。數千人,成千上萬人。(是的,師父。)那些報告的人數不精確,因為很多偏遠地區,沒有人呈報,或有人不願意回報,因為他們不想驚動別人。(懂。)(是的,師父。)行了吧,你們,我們所聊的有些沉重。(謝謝師父。)(感謝您所做的一切,還有您的犧牲。謝謝師父。)

我不覺得是犧牲,我只是為我的狗難過。(了解,師父。)也可以說是一種犧牲,因為我仍然要做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我們所有人都犧牲付出。(是的,師父。)有時我們很累,想休息一下卻不能,因為時間緊迫,我們必須繼續工作。那也是一種犧牲。我很想念我的狗,我非常愛他們。不過代價就是,我不能見他們。我不能見任何人或狗。這群猴子是例外,因為他們是自己來的,我不用照顧他們。我只要在外面放些水果、馬鈴薯、地瓜、還有玉米,他們喜歡這些。讓他們隨時可以過來吃。我無法忽視他們,因為我有足夠的食物,而他們沒有。而且他們來我家,不是我家,但在門外,我必須招待他們。

好了,我看看是否忘了講什麼。我正在確認,好多想講,但是…對了,松鼠,你們剛才問我松鼠的事,對嗎?先前?(是的,師父。)我回答了,但並不完整。我現在才看到這項。有些松鼠前來,我閉關的其中一個地點,他們告訴我,誰和誰對我不利。於是我觀察了一陣子,果然如是。他們提醒我,遠離會惹麻煩的人。(是的,師父。)他們說:「如果那個人繼續跟您一起工作,您的『價值』會降低。」(哇。)「價值」「宇宙的價值」。所以,那個人離開後…我沒有趕那個人出去,是情況使然。果然一切都雨過天青,我的病也好了。屈辱減少或消失。比方說這樣。(了解,師父。)後來那個人本來要回來,但是天堂說:「不行,拜託,萬萬不可。」

還有什麼?有些已經講過了。(師父好。)請說。(您剛才提過,您的日記裡寫了一些和我們的提問無關的內容,您可以和我們多分享幾點嗎?)太多了。(師父,我想,此刻無論您分享什麼,都會利益世上所有人。)我在這裡寫了很多,例如,蜘蛛來告訴我…事實上,他所說的原文如下:「燈不關。」你們知道,語法上不是很正確,比方「燈不關。」說得非常快,「燈不關。」「離開沙發。」他那樣講,所以我有點驚訝,因為當時我在打坐。沒有看到那條蛇,我只是突然醒來,想要在日記裡寫點東西。(懂,師父。)然後就看到蜘蛛盯著我。我問:「有事嗎?」於是他又說了一遍。他可能在我打坐時,已經說過,我沒聽到。他說:「那條蛇要傷害您,燈不關。」「離開沙發。那條蛇要傷害您。」他是這樣說的。(哇。)之前我就收到訊息了,「小心,蛇要傷害您。」但是我以為,不去花園,就沒事了。直到那天晚上,那條蛇已經跑進來,而且蜘蛛再度警告我,我才看到蛇。我才恍然大悟,啊!原來如此。(哇。)樹群也多次警告我:「小心,」或「快走,別待在這裡,壞人來了,」或是「有危險」等等。很多次,否則我可能已經被燒死在森林裡了。(師父,我們感謝所有幫助您的眾生。)我永遠感激他們,所以我必須捍衛他們。因為他們沒做什麼,唯一做的就是,善良和為人類犧牲。我的狗也是,我的狗的犧牲讓我感到難過,我告訴他們:「拜託,我們得幫助其他眾生。」我真的很想念他們,我認為那是一種犧牲。(是的,師父。)沒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了,那樣而已。我在這裡寫著:「沒有止境。」我寫在這裡。噢,有時候,我住的森林著火,樹木會通知我及時離開。(哇。)否則,我早就完了。我立即請人打電話給消防隊員。(是,師父。)否則整座森林和花園會付之一炬,因為兩者相毗鄰,花園和森林。有一次,我記在這裡:「樹群還警告我,附近有不良記者,鬼鬼祟祟的,我最好留在室內,免得他們造謠生事,為我的任務增添麻煩。」(哇。)我就隨意唸,好嗎?(好的,師父,謝謝師父。)

「還有我的狗,永無止境的保護,他們設法保護,並犧牲自己幫助我,鉅細靡遺,始終如一,要是我傾聽的話。」「有時我沒傾聽,有時因為我太忙,來不及聽。那麼他們就會承擔下來,自我犧牲來保護我。」比如生病之類的,突然就病倒了。「我對此感到萬分歉疚。我永遠感激他們,在生活中的陪伴,以及忠誠無比的愛。上帝永遠保佑他們。他們一定會到新樂土,永遠與我同在。」(是的,師父。)那條蛇如何進入室內,我不清楚。因為那不是房子,其實類似儲藏室。懂嗎?(懂,師父。)二手的儲藏室,我只是偶爾待在那裡,因為那裡很安靜。其他地方,都已經聲名大噪。就算大家不知我在那裡,人沒來,卻會送能量過來。而我需要絕對的安靜。這裡比較安靜一點。(是的,師父。)

還有很多其他事情,例如,有的傳統,據說不能大聲說出上帝的名字。(是的。)上帝的名字,只能寫幾個字母。(是的,師父。)僅以幾個字母代表,而不能寫出全名,記得嗎?(記得,師父。)這個你們知道嗎?(知道,師父。這個我們知道。)好,就像我們的五聖號,不可以大聲唸出來。(是的,師父。)或許只能寫下這些字的第一或第二個字母,是嗎?(是的,師父。)他們就是這樣做。也許有一天,我會更詳細說明。我想這些你們都明白,不需要講。你們有人問我,Ihôs Kư之上是什麼?(是的,師父。)Ihôs Kư之上是「原本非創造的宇宙」。(哇,師父!哇!)Ihôs Kư,是「被創造的宇宙」,而且是高等宇宙,了解嗎?(了解,師父。)這個世界也是被創造的,卻低等而紛擾。Ihôs Kư之上,是「非創造的宇宙」,「非創造的天神」。(懂,師父。)祂們永存不朽,不生也不滅。(哇。)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