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凡悔改者得上天堂(三集之一) 2020.04.29

2020-05-09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有罪的人或眾生,如果悔改,就能上天堂。至少會超三界,表示他們永不會被毀滅。三界內的一切,包括三界本身,終有一天會毀滅,因為三界並非為了永久存在而造。

 

(師父,您好嗎?)還好,你呢?(我很好。謝謝師父。)女孩們都好嗎?(她們都很好、很快樂。師父有什麼新消息嗎?)噢,沒什麼新消息。我只是覺得很難過,因為上禮拜,我有一隻狗往生了,我沒能在她走之前再抱她最後一次。不過內在師父有來帶她去靈性新樂土。我很難過,但也不難過。生離死別是很難過,但靈性方面不難過。懂嗎?(懂,師父。)她說她想為了和平犧牲。略盡棉薄之力。我的天。我說:「沒關係。你有遠大的志向。」我在日記裡寫著:「你,小小狗兒,志氣高。」諸如此類。她是這群裡面最小的。還有一隻更小,但是和她不同組。最小的那隻,是我後來救的。(是,師父。)但這隻是「黑白群組」中體型最小的。她吃得不多。她通常不愛吃太多。我總得趁她來我這邊時多餵她一些,她才會吃。還必須是好吃的才行,像是海苔或素魷魚等等。重口味的,她就會吃。所以她才很瘦。不過她是所有狗狗當中最有活力、最會表達的。我意思是,所有狗狗都愛我、關心我,但她最善於表達,只要我一咳嗽,無論她在哪裡馬上就衝過來,(哇。)問我是否無恙。那是她前世的舊習。上輩子她也被我收養。有隻狗叫BOYO。他總希望我多曬太陽,因為那時我咳得很嚴重。後來我發現情況不太好,必須動手術。有兩年的時間我無法行走自如。吃很多藥、調養很久。我捐了幾十萬元給那些醫院,以上帝之名,上帝慈悲,我痊癒後,滿心感激,那些醫生是最優秀的。(感謝上帝。)那是最危險的手術,他們順利完成了。在我接受手術前,醫院所有的員工和醫生,連沒值班的也過來看我,(哇!)為了感謝我捐助他們的計畫,(懂。)幫助印度的窮人,還有紅十字會。他們都來為我打氣。(懂,師父。)這位醫生簡直是天才。所以我想捐款給他,但他說:「不用給我。給醫院就好了。」醫院為此特地新開一個慈善專戶。這樣很好,以後其他病患如果想要捐款,就可以捐到那個專戶,因為醫生和醫院,有時候需要添購新器材,做新的研究。他們也可以訓練其他國家或其他醫院的學生、準醫生。(懂,師父。)

 

她對吃的方面不太在乎。不過她比其他狗狗更活力充沛。她跳得最高、跑得最快,也跑得最久。然後,因為她很瘦小,我總把她放在肩頭上帶著她到處走,一起跳舞,唱歌給她聽,說一些事情,讓她看看高處的景色。我不怎麼高。(懂,師父。)她喜歡那樣,但我再也無法這麼做了。連她往生前最後一次都沒辦法。(噢,師父…)她走得很快,還好,感謝上帝。(是,願她蒙福佑。)至少她沒受多少苦。(懂,師父。)祝福她高貴的心。她立即就上去TIM QO TU的靈性新樂土。(感謝上帝。)但我還是想念她的肉身:她的眼睛、她的活蹦亂跳,還有她安靠在我肩頭時,好像永遠不離開的感覺。不然她真是個好女孩,很有愛心、很善良、很忠心、體貼、很關心我。所以只要我一咳嗽,我就得跑到別處,跑到廁所把門關上,她才不會聽到。我怕咳嗽會讓她太擔心。(懂,師父。)她為了和平而犧牲。雖然只佔很小部分,但發自她偉大的胸懷。(懂,師父。)不是說你能做多少。不是說你貢獻多少。而是你多麼用心付出。(懂,師父。)是啊,有時候我希望擁有更多,若是億億億萬富翁的話,我就可以捐助世界更多。但我只能量力而為。(懂,師父。師父已經捐很多了。)啊,沒關係。

 

我很感謝你們。你們的生活一應俱全,不過卻過得很簡單跟我一樣。(是,師父,這樣很好。)閉關時,我都自己洗衣服,打掃房子,凡事自己來;(哇,了解。)我自己處理,助手就不用每天送餐。(懂,師父。)他們有些日子會下廚,就會送餐來給我。但其他日子我就自己處理,或吃冷的、乾淨的剩菜。他們就不用天天送餐上來。他們不會看到我。因為他們只是把餐食放在大門邊,他們離開後,我才去拿。有個電鈴。那種「插電式」電鈴。(懂。)三百米距離有效。他們來之前,會先按鈴,他們離開兩三百米遠後,再按鈴一次。(懂。)這樣我就知道食物或文件送達了。我就會出去拿。(懂,師父。)就在門外而已,院子裡。我閉關時,不邁出大門一步。(哇。)閉關時,我足不出戶。完全不出門。所以我也是被關著。懂嗎?(是。)如果這會讓這世界的人感到安慰的話,我也關在家幾個月了。(懂,師父。)如果能的話,還會繼續。我不介意一輩子被關著。(喔,哇。)是啊,同情這世界還有身陷冤獄的人,以及封城被關在家的人。我意思是,不管有沒有流行病反正我們都是被關著。如果不改變生活方式,甚至永遠都無法離開,無法回「家」。

 

我所有的狗都無與倫比。他們雖然沒為和平捨命,每天都幫助我,保護我、不斷提醒我。(上帝保佑他們。)有時我想換個地方,他們會說不可行,因為如此這般的原因。甚至說,現在別出去,因為工作人員在那裡。(哇,他們連這個也知道。)他們知道許多事;我沒時間告訴你。也許下次再講。那條蛇也想攻擊別隻狗,所以我把狗全移到別處。這是大工程,雖然都是瑣碎的事,但累積起來就很可觀,還有,殘存的躁進鬼魅也吵得我不得安寧。我才剛又送走一些,因為他們再度找我麻煩。(噢,天啊。)送去地獄,(了解。)誠心悔改的就去第四界。因為他們有時完全不想傷害我。比方說,有個鬼魅以前常吵我。我說:「為何要這樣?你知道我做的都是好事。利益一切眾生。我沒有別的目的,你也知道我不傷害你們鬼眾。」連第三界的教主也忌妒。我已經將他換掉了,所以現在情況好一點。但是當時,他好像在跟我競爭一樣。他擔心我得到很多。我問:「為何這麼做?」那個鬼和第三界教主聯手。他說:「我們本無此意,但是所有的影子世界一直在流失靈魂。再過不久,我們會有何光景?我們將不再有靈魂,不再有子民。」我說:「你們不必為難,你們可以改變。你們跟隨我,所有的靈魂都會在天堂。(對。)你們就可以永遠統治。我不會跟你們競爭。」那個鬼卻說:「那我們就沒有權力統治九十三‧九個世界。」噢,好貪心。(哇。)「你們有第三界,那就夠了。(對。)何必要統治九十三‧九個世界?那有什麼用嗎?(對。)擁有更多或更少靈魂要做什麼?如今你們該更開悟才對,所有的聖人也一直在你們的世界教你們。你們必須跟隨我,改變你們的行為,我為了造福靈魂而工作,我要終止他們的苦難,他們已受苦百千萬劫,還要繼續受苦。這不公平。他們是無辜的,你們陷害他們作奸犯科,然後懲罰他們,讓他們永遠在這個黑暗世界和地獄飽受輪迴之苦。那是不對的。你們明知這樣不對。」那個鬼代表說:「是的,我們知道這樣不對。」我說:「不是我們。是你們。若你們那位教主不改變,我只好換掉他。」我說到做到。我換IhôsKư的天神上任。(哇!)是。(了解。)但是仍沿用原有的稱號,所有的靈魂才不會混淆。我指的是沒印心的靈魂。(哇。 師父是在何時換掉他?)去年換掉的。(哇!了解。)我不記得是哪一天。我查日記才知道,記在那裡。(太棒了!)但是你們依然要繼續尊敬那個稱號,因為稱號代表職位。(好的,師父。)那並非任職者的私有名號。懂嗎?(懂,了解。)除了任職者已更換,一切均無變改。跟志同道合的一起工作比較容易。(對,當然。)跟愛競爭的人一起工作困難重重,窒礙難行。我告訴那位原任教主,「你必須改變。不然,我只好讓你下台。你有一個選擇。」他還是不願意,我便說,「好,你非下台不可。」(耶,太好了。)「去和魔王一起住。你們彼此臭味相投。」心眼一樣惡毒,佔有欲一樣強,愛爭強好勝,心胸一樣狹窄,去吧。(但願他們也改變。)我不在乎他們是否改變。造成夠多痛苦了。(對。)我毫不同情這種低等的態度、想法。我對此毫不同情。就讓他們永遠留在那裡。真的。因為他們久遠劫以來讓許多世界飽受悲苦,無法計數的久遠。(哇。)就讓他們留在地獄,永遠被拘禁。凡是這次不悔改的,會永遠被拘禁。(知道了,師父。)令出如山。覆水難收,已成定局了。(好,謝謝您。)他們什麼都不配得到。(好。)

現在跟你講到這件事,我的血壓就上升了,當時的感受又湧上心頭。因Good Love病得很重,而且在哭泣。對了,當時,我一併調整這一切。不是處理魔王那時候,而是後來我發現他們不斷胡說八道想找更多麻煩給我。我說:「我受夠你們了。你們不是改變就是下地獄。」我給他們一個機會。給跟我作對的所有鬼魔一個機會。我並沒有不公平。(當然沒有。明白,師父很公平。)思考的時間到了,思考是否要把握機會。值此人世的非常時期,這是我們的非常做法。不像以前那樣,寬容與耐心等待。(明白,師父。)這是天堂此刻的命令。現在只有黑和白可選擇。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獄。有罪的人或眾生,如果悔改就能上天堂。至少會超三界,表示他們永不會被毀滅。三界內的一切,包括三界本身,終有一天會毀滅,因為三界並非為了永久存在而造。第四界雖也在影子世界,卻不會毀滅。這種等級的結構、組成是永久的。材料不一樣,如果能稱之為材料的話。第四界的教主。你們知道祂的聖號,我告訴過你們了。(對,師父。)不能出聲誦唸。(不能。)祂很親切配合我的工作,所以,凡是悔改的,我就能請Ihôs Kư的護法帶他們去第四界。永遠脫離成住壞空。我能替他們這樣做。那已經是最好的。(那太棒了。哈利路亞!太好了。)他們並非都能去靈性新樂土,但是會去第四界。如果他們在第四界跟別的明師精進學習以後能去第五界。(好,謝謝您,哇。)他們就永遠安全了。凡是誰有足夠的勇氣,能遵從我的指示,就能得到這項恩賜。不然,就必須下地獄,永遠被拘禁在那裡。他們可以一起同樂。是讓彼此受苦;我真的毫不在乎,因為他們惡貫滿盈。他們甚至不值得寬恕,那已經是很好的機會他們應該把握。(當然。)他們有些很害怕,有些已永遠與撒旦,魔王狼狽為奸,被同化,所以不想改變。他們自認現狀還可以。(明白,師父。)他們就是惡性難改因為等級太低,太執迷不悟。

 

我對狗的事比較釋懷了,只是以後都會輾轉難眠。我心情並不怎麼好,因為這個世界仍在受苦。但是天神和許多眾生,甚至蜘蛛等低等眾生,這幾天都盡力安慰我。他們全都不約而同告訴我關於狗的事,告訴我世界和平將至。(太好了,感謝上帝!)但對我而言還是太久。我的心迫不及待。我說:「然而在此同時,他們正飽受痛苦。我們必須想辦法加速和平到來。這實在太久了。」我不想告訴你們何時,因為我不要魔王殘存爪牙再來壞事。(對,師父。)必須更小心謹慎,他們此刻全都緊盯著我,想找我麻煩,障礙我的工作。我透露或沒透露的事都要謹慎留意。好嗎?(好。)我說出來的事已經完成,所以可以講。(明白,好的,謝謝您。)總之,我想告訴你和所有女孩子與男孩子,我們無上師電視台團隊,你們全都竭心盡力,我很驕傲、很高興。(謝謝您。謝謝師父的愛與指導。)當然,有時頭腦會惹麻煩,但是我們知道目標何在。知道前進的方向。(對,純素世界。)驅除每個否定想法。(是的,師父。)「不,不對。那不是我要的。走開,走開,走開。我只想幫助世界。我只想和師父工作造福所有眾生。」(正是如此,謝謝您。)沒錯,要救苦救難。雖然我們工作辛苦,有時由於截稿在即以致廢寢忘食,卻絕不像其他眾生那樣飽受痛苦,這只談到屠宰場的動物,沒提到無形的地獄等等。眼前所見已經是地獄了。我們的世界是…許多人正在行地獄之道,製造戰爭、折磨動物和人類。他們正在行地獄之道。他們被地獄影響了。所以,我們要堅守崗位。繼續努力,堅定不移,不能動搖。無論什麼來吵我們如何說三道四。(我們都不予理會。)對。想要什麼,儘管開口。(有,會的,好。)你們物質方面都無虞。我知道這點。有衣服,有人送食物來。還有自己的私人空間。雖簡樸,卻是私人空間,能在裡面休息打坐和冥想。

要感恩;許多人一無所有。他們真的什麼都沒有,置身烈日下和冰雪中。還有難民和飽受戰爭摧殘的人,噢,天啊,在這個世界我永遠無法寬心。我有時必須擱置不管,才能靜下心來工作。我告訴天地:「你們知道我隨時能捨棄自己的命,千百萬次在所不辭,只要能幫助所有眾生擁有和平、幸福和解脫。」絕無絲毫猶豫,無奈的是那麼做行不通。那樣無濟於事。會稍有幫助,但無法改變大局。所以我只能勇往直前,無論任何情況,無論多麼為這個世界,為地獄,和一切感到心碎。總之你們的生活都還舒適,對吧?(對,我們很舒適,謝謝師父。)男孩子們也都好。我問他們,他們都好。我們分處不同的地方,這樣很好,彼此隔開些。(對。)也可維持平衡。就像世界有四個角落和三個方向,懂嗎?我們依此分組駐守各點。我們不必在一起。愛永遠無法被隔開。無論我們住在哪裡。(是的,師父。)我們永遠在一起。我也這麼告訴我的狗。我說:「我永遠愛你們。超乎世上任何珍寶。但我們不必時時在一起。你們在那裡就好。」我甚至替他們印心。(噢,哇!)「你們心想上帝、打坐,我做我的工作,我打坐也是為這個世界和其他世界的苦難。」(對,師父。)他們可以接受,而且他們仍從遠方持續保護我。告訴我各種大小事,(哇,他們好棒。)因為有時我沒時間多想或查出原因。(了解。)天神也會告訴我。噢,如果你知道我的狗所知道的事你會驚訝不已!(噢,一定會。這是想問您的問題之一。)喔,了解。儘管問吧。

 

(好,關於師父的狗狗,值此緊急時刻他們對人類有何忠言嗎?)抱歉,等一下好嗎?(好的,師父。)放心。我還好。(好,師父。)只是太掛念這個世界時,或是我們講到世界的事,我就會…(噢!)我身體會有點不舒服。不過我沒事。我受得了。放心,好嗎?(好的,師父。)喔,對了,我要傳達一則訊息。好嗎?(好。)在你們提問之前。這個訊息很重要。這是給「N」的訊息。我不能說出完整的名稱,因為我擔心殘存的否定力量會找麻煩。以下的訊息是給「N」的:拜託,要祈禱並感謝。請放心。「他」會沒事的。訊息結束。關切的人;會懂。他們一看就明白。好嗎?(啊!懂了。)好,總之,好吧。關於狗狗的事,我沒問過狗狗們,讓我…我問他們是否想說什麼。(好的,謝謝您。)稍等一下。我必須透過心靈感應問他們。(好。)稍等再講,好嗎?(好的,師父。)以下是他們想說的話。好嗎?(好。)我想請問是哪位代表他們全部。喔,是那隻小的。總之,她知道最多。她的天眼通很強。以下訊息是這位代表代表我所有的狗所說。好嗎?(好。)他們都同意。他們都知道。訊息如下:「為了世界能永久和平,『請持純素』。」訊息結束。(太好了。)言盡於此,好。(謝謝您。謝謝師父摯愛的狗狗們。)謝謝你們大家。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