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智慧之語

嚴密的星際控制系統與解脫之道 二集之二

2017-10-11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每個靈魂脫離身體後,都會被餵食毒藥,無一倖免。還沒人能倖免,除非經由佛陀、耶穌帶路,直接傳授、直接溝通,直接從內邊喚醒。外在能做的事情有限,從內邊就可以,因為我們是靈魂。

許多人來自高等星球,我們之中大多數都是。高科技不代表靈性也高等,那是另一回事。所以能發明高科技或超級電腦的人,不代表靈性上是開悟的。這點你們都知道吧,一樣的道理。有這種力量的星球,只是知道方法而已,他們擁有高科技但是用在不對的地方,用來控制這個星球的居民,還有被放逐到此處的人。這是居心不良的惡劣行徑,很粗暴、不民主,我不喜歡。在看過很多這種情況之後,我真的很不喜歡,所以我決定再開始印心。你們很幸運!要感謝上帝。我很清楚自己也許會因此而受苦,但我願意,我不在乎。目前我的等級夠高了,就算因此往生也沒關係。但最好不要,因為我們的星球還不穩定,我的孩子們還沒長大。

有些還沒長大,每天還是不停惹麻煩:「媽咪這個,媽咪那個…」「師父,我這裡癢癢。」「噢,有個小傷口,師父幫幫忙!我流血了。」「師父,我的車子故障了。」「師父,我的鬧鐘停了,明天叫醒我好嗎?」你才能準時起床去上班,每個月賺幾千塊。這樣也不錯。但你付出寶貴的時間,一天八小時、十小時,只為了幾千塊。你們也是有需要,但是想想看,要是用這些時間來打坐會賺更多。不過沒關係,我們既然在這個星球上,就要做點事,我們多少都要回饋社會的恩義。就連我也要工作,只是方式不同。我也是自己設法賺錢,雖然我的花費不高。你們看,我穿很多好衣服,其實都是我本人設計,自家縫製的,所以很便宜。只是花一點…買布料的費用。天飾那些,也是自己設計的。不過我們要支付工作人員薪資,公司也要繳稅等種種開銷,所以成本高了些。但是我穿戴的都是自家產品。只是現在我沒什麼時間,所以你們看我越戴越少。不戴天飾、頭飾、手飾,都沒有。

例如在西湖這裡,大家都來我的地方取水。這裡的水並非來自政府。是我們鑿井,然後用水塔來儲水,才能煮飯給大眾吃,讓大家有水可飲用。這個活水系統,這條甘露河是我設計,讓水循環流動的。這裡的水不是源源不絕,而是從井裡抽上來的流動的水。當然含氧量較高,所以比較好。所以除非真的有需要,不要提水回去。做什麼呢?你們每週來這裡,又沒病痛。就算有病痛,你們認為這水能治好嗎?能治病嗎?誰試過?有沒有?(有。)有嗎?有些人病癒了是嗎?那是你們的信心。這水怎麼可能治好你們?好,也許這水很特別。但如果你沒有病痛,不要取用。如果你相信這水能治癒你的病痛,有需要時再拿取,好嗎?

不然的話有一段時間,我們還喝到含沙的水。「我們」是指我和長住,很久了,幾年前。然後你們離開後,我們也沒水可以煮飯─沒水喝、沒水煮飯,當時無水可用。我們只好鑿更多座井。但我不知道這塊土地還能供應多少水,因為這裡的水也要滋潤生長在鄰近土地的植物根部。所以夏季時我們沒有很充沛的水量,這是確定的。請節約這裡的水源,好嗎?我們的長住一直都在維護供水系統,確保水的供應及潔淨,確保管子沒有堵塞,水質可以飲用。但長住像我一樣,年紀也越來越大了。有時在昏暗的房間,我看起來漂亮又年輕,自覺:「嗯,風韻猶存!」後來,真正在陽光下一看:「天啊!這位婆婆是誰?像是個老太太嘛!」但是換個地方,我看起來就還年輕。所以我喜歡待在暗暗的房內,這樣照鏡子時就沒什麼皺紋。

總之,印心後,要儘量多打坐。如果不想被污染,就要打坐兩個半小時,因為一天有二十四小時,兩個半小時差不多才夠。應該保持清醒。身旁放些冰水之類的,拿來噴一噴。古時候有人還留長髮,好把頭髮綁在橫樑上。這樣只要一…就沒辦法,看到沒?也許因此我才留長髮。我只是懶得找美髮師。

事實上,我是很節儉的師父。自己梳理頭髮。你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各種髮型都是我自己梳理的。我也自己染頭髮,當然也自己洗頭,自己設計造型。最偷懶的方式,就是這樣。或簡單盤起來,再用鯊魚夾夾住,那樣也行。我也自己化妝。許多人上電視談話,就連一般人接受訪問,都有專業人員幫他們化妝,我則全都一手包辦。有時候我也要自己洗衣服、燙衣服,讓自己在你們面前看起來賞心悅目。所以我非常節儉。

就算有時因為某些原因而外出用餐。我並不喜歡外出用餐,我很懶。我喜歡一直待在家裡,待在山洞裡。但有時會外出用餐。即使我出去用餐,也沒花多少錢,因為只吃素食,非常便宜。而且我也吃得不多。所以我能給很多小費,他們都很喜歡我。原本不太理睬我的,等我用餐後給了小費,他們的臉都變了,閃耀著快樂、驚喜的光彩。「噢!怎麼會這樣!您好慷慨!」我說:「有何不可?你們請我吃很多飯菜,我也付你們很多錢。」

但如果…我上週跟你們說過了,如果我像外面的人那樣過日子,就會分文不剩。沒錢送觀音使者去你們國家,也沒錢幫你們買這塊土地,沒錢買車,沒錢做慈善,身無分文。沒錢製播無上師電視台,什麼都做不了!你們以為那些錢是同修捐出來的嗎?不是!是我拿出來的!我的生意賺的。只是不在我的名下,由同修幫我保管。一旦哪裡需要賑濟,我就交代他們送過去。我請國外組轉達指示,撥款進行各種急難救助。有時我也領錢,親自幫忙。幫他們,不是幫我自己。我用匿名的方式捐助。因為我…可以說,我是省錢的師父,不需要太多照顧。所有的天衣、天飾我也是為廣告及銷售而穿戴,甚至自己當模特兒!不但沒有花很多錢,還賺很多錢。所以才能做很多事,幫助別人。

我請一些人去吃飯…他們並沒有茹素,那家飯店也沒什麼菜色,素菜很少。我邀請他們,總不能命令人家:「不!不准吃這個,不准吃那個。」我只能委婉地說:「我持純素,若您願意,今天可以跟我一起吃素。」但他們沒有,他們點了肉、魚和各式各樣的東西來吃。還喝酒,那種價格不菲的。結算下來一大筆錢!我心想:「如果我每天都像他們那樣生活,錢早就花光光了!」連衣服都沒得穿。自己獨自在家時,不用穿很多衣物;也就不用開冷氣。沖個冷水澡,可以脫掉身上這些美麗的「塵土」,美麗的粉紅、藍色「塵土」。自己獨處,就像你出生那天一樣,手舞足蹈,自由又開心。

有許多社區是不穿衣服的,我就知道一個。我以前造訪過,是誤打誤撞去的。同修帶我去加州,看一塊要出售的土地,是新的地點;因為他們不喜歡我買的那塊。那是我早先買給他們用的,當時還沒有很多徒弟。後來人越來越多,他們希望能有新的小中心,於是我就跟他們去看地。結果我一進去,「唉呀呀!」「唉呀!」看到誰了,美麗的「亞當」和「夏娃」們。「小亞當」和「小夏娃」們,還有「老亞當」和「年輕夏娃」,全都一身「天然」的樣貌,開開心心的。那是他們的社區,在裡面,他們可以隨心所欲。

在西班牙時,我認識一對夫妻,那時我也是在找地方,還沒有像現在有這麼多所謂的徒弟。我有時也必須去一些地方,當地沒有小中心,所以必須找個地方。我認識那對夫妻,因為他們轉售房地給我。已經很久以前的事了,那地方現在已經不在我名下。我買下來的地方,大多數過一陣子之後,就由徒弟接管了,也變更成在他們名下,由他們照顧。他們管理我的錢、我的房子、我的地方,而我卻得跑來跑去,去住便宜的旅館,就是那種「蟑螂旅館」。因為高級飯店不一定有空房間。多數出國時,住飯店的人都是生意人、重要人物,要不然就是去度假的,所以住得起高級飯店。他們付得起;所以高級飯店經常客滿,即使能入住幾天,也無法長期久住,必須換來換去。不是換房間,就是換飯店,很不方便。但我的生活常常就是那樣,因為我沒地方去,沒地方住。我在那邊是有徒弟,但他們沒房間讓我住,這是當然的。多數人買房子是為自己而買。買兩、三房的,依他們有幾個小孩而定,那麼我要去住哪裡呢?我不能住徒弟家,佔他們的房間。

我的生活沒那麼簡單,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所以,有時候你們看我住高級飯店,請不要批評。別去跟報社爆料之類的。不是我想住在那裡,我不在乎住山洞或高級飯店。只是在那個當下,我需要有個地方可住,出於某種原因,不一定是為我自己。

好了,我還要跟你們說什麼?之前是講什麼?講飯店之前,是說什麼?(多打坐。[悠樂語])(多打坐。)(多打坐。)噢,自然,打坐。好,好,哎呀呀!你那是在講悠樂(越南)話嗎?文法不對。現在他們講的都不是悠樂(越南)話了。我現在看悠樂(越南)文時,心想:「那是什麼呀?」「這是什麼語言?」已經不是我慣用的那種了。沒關係,他們互相聽得懂,不打仗,那樣最好。

不管說什麼語言,只要和平就好。只要人與人、國與國之間能和平相處就好,說什麼語言都無所謂。在瑞士,他們講六種語言。他們的官方文件都要用六種語言,還是聯合國才這樣?或者歐盟?總之,許多國家或組織使用多種語言,一樣能和平共處。比方說瑞士,他們不只講一種語言,至少三種:義大利語、法語、德語,人民也不會因此爭吵。瑞士是世上最好的國家之一,和平、富有、和諧、安全。所以語言差異其實不重要。

好,之前是講什麼?打坐?不是,我不是講打坐,那是更早之前了。什麼?(您說不要批評您…)親愛的,你說什麼?(如果您住飯店,我們不要批評您。)對,別批評我,好。不過在那之前,是講什麼?什麼?說對的人有柳橙汁!(穿少一點。)好,為了世界而節約,也為了水資源。要是用了太多清潔劑,那些排進水裡後會…會污染我們的供水系統。沒有辦法消除。任何毒素與化學藥劑一旦進入水中,就無法清除。在空氣中也許會消散,但在水裡怎麼消散?那些會在水裡一再反覆地循環。真的很可怕,所以愛護地球,就是愛護自己。現在說這些太晚了。很久前就該採取行動,但有做總比沒有好,維持現狀總比惡化好。

在這裡住比較久的人有蚊子叮你們嗎?(有。)有?很多嗎?很多很多還是一點點?一天被幾隻蚊子叮?每個人一天被幾隻蚊子叮?多少?一天一隻、兩或三隻。更多?五隻?(不可數。)什麼?(不可數。)沒有。(不可數!)不可數!這麼多?哎呀呀!抱歉,你們沒用那種無化學成分、無毒的噴劑嗎?好,西湖…那要買賣東西的人,多買一些那個噴…噴蚊子或是防蚊子的。不過,不要那種毒的。不毒的,自然的給同修,要的話,就可以用。

以前,我剛開始住這裡時,你們還沒來,在你們入侵之前也是有很多蚊子,不過我都沒被叮,或許有很多但我從沒看到。他們從不吵我。我住在另一座山,也是住帳篷。我們蓋山洞大約…我指的是大約二十年前,在蓋山洞之前,也許不到二十年。我不確定,十二或十五年前吧。蓋山洞之前,我們住帳篷,比較接近大自然。我們在大自然裡露天煮飯,過得很簡單。只住帳篷。我每天掛吊床,甚至沒睡在帳篷裡。只有風太大或下雨時,才飛快跑進去。進帳篷把拉鍊拉起來,以免淋濕;其他時間不管白天或夜晚,我都在樹上掛吊床睡覺。那時沒有半隻蚊子來停在我的皮膚上。

你們來了以後,那些蚊蟲也跟著來,讓我身上、臉上到處開花。有一些才剛癒合,又出現新的。我本來還夢想當電影明星的,但現在放棄了。不是因為人老了,而是蚊子太多了!除非他們請我去飾演在蚊子肆虐區的老奶奶,那我就是合適的人選。是啊,記憶中,在我生命裡從未有過蚊子的存在。我住在沼澤區時,不知道有蚊子這回事,也沒聽過那種小小的沙蠅,都沒碰過!直到他們把我的侍者,把我身邊的人叮得很慘。噢!其中一位師兄整張臉都是這麼大的疙瘩。他是哥斯大黎加人,目前還活著,我不是在講科幻故事。那時他整個…不知身體怎樣,因為看不到,我看他的臉和脖子,還有手,到處都是!像這樣的疙瘩,密密麻麻都是。太可怕了!我當時說:「噢,天啊!我們必須搬走,繼續住下去的話你會死掉,這裡不能住了。」我的狗沒問題。那時我還養鳥,我當時好天真。奔波繁忙的生活,竟然還養狗跟鳥,把救回來的狗和鳥都帶去那裡,但是蚊子沒有叮狗和鳥。我看到師兄那樣子後很擔憂,心想:「天啊!狗狗和鳥也許很快也會死掉。」不過蚊子不咬他們,也不咬我,只攻擊那個人。哇,整個身體、整張臉!我當時很怕他會死掉,或是臉上會永遠那樣凹凸不平。但還好他用藥以後,症狀就減輕了。但我從未再踏上那個島。

我很喜歡住在島上,遠離塵囂。如今這只是天真的夢想罷了,怎麼可能遠離世界?現在有飛機、雷達,有搜尋的設備可以精準地查出你的下落。才不過幾年、十年前,我還是那麼天真,孤身一人住在小島上。我買了一個很便宜的島,只住了一天而已,就跑掉了!因為我不希望我的侍者或工作人員,因那裡的蚊子或沙蠅而死掉。真的好可怕。現在不一樣了,他們對我不再客氣,我全身都被蚊子或蟲子咬,好可怕。我們以前也沒有蚊子。

以前動物不必為了生存或繁殖,而弱肉強食。後來,創造動物的人想出這種方式,他們就不用再照顧動物。讓動物自食其力,他們不用再替動物準備食物。動物只好開始彼此吃食,強者存活,諸如此類的。所以這個系統很可怕。我討厭這種系統,不喜歡。他們也迫使人類,因為挫折感而抓狂。因為人類來自較高的社會,曾經有思想的自由。有些在故鄉星球是高科技發明家、科學家、治療師、工程師,由於犯錯而被放逐到這裡,記憶全失,忘了他們之前的才華,忘了曾經擁有的種種自由,也忘記在他們下來這裡之前,自己是多麼榮耀的眾生。但在他們內心深處一隅,覺得自己和這個環境,自身的處境格格不入,所以倍感挫折。因此在地球上,沒有人是快樂的。我們會互相爭吵,為私利卑鄙地陷害別人,發動戰爭,偷盜、說謊,為了競爭甚至互相殘殺或傷害,都是因為內在這些挫折感。找不到這些問題的答案,「我來自哪裡?我是從哪裡來的?我在這裡做什麼?為什麼我在這裡?」等等。

應該知道,每當你感到挫折時,就是你的記憶有一點點被喚醒了,這時儘量讓自己鎮定下來。若感到挫折、孤單、煩惱時,就去打坐,或是先沖個澡再打坐,聽一些你喜歡的音樂或聽師父的開示,挑那些師父柔和的開示,稱讚你們的談話,不要選內容在罵人,指責你們缺失的帶子,在那當下不要。當你沮喪消沉時,聽師父創作的浪漫音樂。或者類似我今天的開示,說明你們多好,多麼輝煌。

你們只是惡劣系統的受害者,所以我非常生氣,我很氣他們。我越生氣他們,就對人越有愛心,意思是地球上的所有眾生,所以我才毅然決定,儘管你們當中有些人不好,是壞蛋,我仍繼續幫人印心,希望他們真的能喚醒自己,讓自己從今以後永遠解脫。這樣他們就可以去任何想去的星球,願意的話也可以再生為人。而不是違背自己意願,被迫那麼做,然後永遠被關在這個可怕的星球。

地球外表看起來漂亮,但地表底下滿是烈焰。不只是沸騰,而是極度沸騰的,接近太陽的熱度。火來自沸騰的氣體。地球表面比較涼,也許內部靠近地殼的部分,溫度仍然較低。但在地球內部還有大量沸騰的火焰,因此才有地震、火山爆發等現象,也會影響地表的水以及海洋等等。再加上,有些地球人覺醒了,想起以前習慣發明物品,知道怎麼破壞,於是發明了炸彈。一下試爆炸彈,一下又試射飛彈,在這裡試爆氫彈,去那裡測試別種彈,擾亂大氣層,摧毀臭氧層,沒有完全摧毀,但是傷害了地球的保護層,也改變了生態系統,讓很多物種逐漸地或迅速地滅絕,其中有些是無法取代的。

許多漂亮的物種消失了,他們是無法取代的。現在也無法再向以前的公司訂製了。以前的公司已經不存在了,就像有些公司破產了。就像在地球上一樣,有些公司因營收不足而關閉。所以不是像你們所想的:「那些絕種了沒關係,也許有朝一日,我們可以用神通再創造出來。」你們是能創造,有創造的力量。有時候你們可以創造一、兩個人,或一、兩隻鳥,如果你有模型的話,或你記得以前是怎麼做的。但不可能再造出整個滅絕的物種。地球物種的多樣性正在下降,其中很多生物對我們的生活十分有益,至少也能美化我們地球。

地球以前比較漂亮,那時動物不會彼此吃食,人類也不會互相爭戰,不過有時候因為挫折感,加上那些心懷惡意的眾生用聽不見的聲音,在內邊慫恿,人就會做壞事,連自己都不知道。所以許多所謂的罪犯被囚禁,其實並不公平。應該受懲罰或被監禁的是這些來自其他星球的惡徒、壞蛋、邪惡的眾生。他們幾萬年以來,一直控制著地球。在那之前,是不同的系統。最後一個系統幾乎消失了。但仍有許多機關在四周,還沒有人能破壞它們,讓我們星球自由。

每個靈魂脫離身體後,都會被餵食毒藥,無一倖免。還沒人能倖免,除非經由佛陀、耶穌帶路,直接傳授、直接溝通,直接從內邊喚醒。外在能做的事情有限,從內邊就可以,因為我們是靈魂。靈魂有通道,可以彼此連結,簡單來說就像電視。你們收看電視,可以跨越幾千里的距離,翻山跨海不受阻擋。說靈魂不能互相溝通,是無稽之談。如果靈魂彼此不能溝通,那真是開玩笑。只是我們被封鎖住,這裡有一個通道,你們可以從那裡回家。通道一打開,你就自由了。只要一打開,你就自由了!如此而已。但你必須繼續走回「家」,開車、走路、飛行都可以回「家」,就這樣。你自由了。印心後你們就自由了,自由,解脫!我能為你們做的就是這些,我能答應你們的就是這些。要守規矩,要做好。

我必須走了,時間有點超過了,我得走了,謝謝你們。對不起悠樂(越南)同志,我無法同時說多種語言。對不起,不能講台語了,沒時間。再見啦。(再見。)互相照顧,好嗎?(好。)記得:要做好。我要走了,我有事情要做啦。(師父再見。)再見,再見,同志們。失陪了,再見,對不起。我很抱歉。我今天能見你們已經算是很幸運的了。但我真的有事要做,不只是內邊,外邊也要。你們明白,對吧?沒有人完全不用工作的。用打坐保護我,好嗎?幫助你們自己,就是幫助我,我就不用替你們操心,不必花太多力量與精力在你們身上,我就可以好好照顧自己,懂了嗎?再見!再見啦,失陪,失陪。對不起,告辭了,改天見。抱歉啦,大家。我愛你們,我愛你們。(師父,我們愛您。)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