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上帝的恩典與世人的祈禱,迎來全球性的徹底改變(六集之二) 2022.11.20

2022-12-05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有時我很驚訝,我的狗族人或其他動物—野生動物族人用如此高級的英文詞彙,即使我知道那個詞,但我幾乎不記得了。(哇。)是!因為我在心裡想,也許他說了這個、那個,但是從他們口中說出來的詞和我想的完全不同。意思是一樣的,只是更好的英語,(哇。)更精準。

我說:「但我很抱歉。我並不總是有時間餵你們。」我告訴尼奧,那位國王。我說:「很抱歉,我的生活很瘋狂。我沒有固定的時間,即使是為了我自己也一樣。所以,若我沒給你足夠食物,或者如果我沒有準時來,而那時你餓了,因為你們有時不同組來,分很多不同的組…」有時候來者很多。但稍晚,有一些後來者。後來我知道了,就會留一些給後來者。

比如,他們有警衛。他們站在四個方向,不吃,只是守衛著食物。(噢,哇。)後來我觀察了,就知道了。每天都是,他們可能輪班或不輪班,我沒問過,但每當他們看到我,當他們知道我已經醒來時,他們能感覺到—然後,他們立即呼朋引伴。有一種高音調,像是「呃,咦,咦」。(噢。)我沒有這方面的天賦。

然後總是有一位海鷗族人站在周圍,並呼叫。其他的鳥族人也在呼叫,但用一種不同的語言。我無法模仿他們全部的音調。有些在說:「嗚哇,嗚哇。」另一個說:「喂咕,喂咕,喂咕。」(噢。)各種各樣的。我也知道。

然後很快,幾分鐘左右或者有時更快—幾秒鐘,他們都來了,一大群,然後就吃個不停,速度非常快,然後就走了。我說:「這樣很好。你們不該停留,因為如果鄰居或其他人看到,他們也許會找我麻煩,」就像上次在旅館那樣。(是,師父,了解。)

他們吃好後,從不逗留。連鴿子族人也是不停地啄食,迅速地吃完,然後就飛走了。總是很乾淨俐落。他們把所有食物都啄乾淨了。什麼都沒留下。如果留下一些碎小的食物,鴿子族人和較小的鳥族人,稍後會來清理它們。太棒了。(哇。)

於是,我說:「嗯,如果我沒把你們餵飽,也許你們還是吃魚?總之你們喜歡魚,因為你們海鷗,通常吃魚,對吧?你們更喜歡魚類,不是嗎?抱歉,我不能餵你魚。然後他說:「不,不,您的食物幫助很大。」(噢。)我準確重複他說的話。一字不差。(了解,師父。)如果我需要解釋,我會的,但通常我會一字不差地重複他所說的話,因為那很清楚。他們說話快速又簡單,但非常準確。(了解,師父。)他們的表達比我的更準確。(哇。)

有時我很驚訝,我的狗族人或其他動物—野生動物族人用如此高級的英文詞彙,即使我知道那個詞,但我幾乎不記得了。(哇。)是!因為我在心裡想,也許他說了這個、那個,但是從他們口中說出來的詞和我想的完全不同。意思是一樣的,只是更好的英語,(哇。)更精準。我不好意思告訴你們。我記不住字典裡所有的英文詞彙。(的確。)

此外,當我寫一些東西評論你們的節目時,我總是選擇盡可能短的詞,有同樣意思的同義詞。(了解,師父。)即使我知道一個更好的詞,我也選擇短的那個,因為我懶得寫太多東西。還有,我一整天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不僅是無上師電視台的節目。(了解,師父。)很多想法我都要考慮,很多事情我都要提前計劃。很多其他的事。因為有太多人為我工作,或和我一起工作,還有相關的生意等等。所以,我盡可能選最短的詞,只要能縮短它們,我就總是縮短。幸運的是,你們什麼都懂。你們大家,所有人,都懂我所說的。

我不寫整件事,我有時甚至不寫…我不在乎文法的東西,因為我知道你們都懂。然後,無論如何,你們就是會照做。(是的,師父。)就像我之前告訴過你們,我不說:「你在哪裡?」我只說:「你哪裡?」但你們懂,是嗎?(是的,師父。)何必麻煩?為什麼要說:「你在哪裡?」當我可以說:「你哪裡?」你們也懂。(對。)這不是為我們節省了更多時間嗎?(是的,師父。)

就像我不是每天都洗碗盤,因為那太花時間了。我每隔幾天或三天洗一次,省電、省水、省清潔皂,這取決於有多少碗盤。我把它們放在桶裡,當桶快滿了或滿了時,我就沖洗—用水浸泡它們,這樣所有難洗的東西都出來了。(是的,師父。)當我把那些水倒掉的時候,它就幾乎很乾淨了,所以我加入一些清潔皂和水,然後過一會兒,我就把它沖洗掉,因為它自己就洗好了。我不必一個一個地擦洗。(了解,師父。)

非常方便。哪個上面還有剩菜,我就把它擦洗掉。其餘的都很簡單。(是的,師父。)只要浸泡它們,然後把髒水沖洗掉,所有的雜質都沖出來了,再放進清潔皂和水,然後再沖洗一次。就好了。我必須想出很多辦法來節省工作。(是,師父。了解,很有創意。)

抱歉,我們說到哪裡了?(有關海鷗族人,尼奧。)噢,尼奧。尼奧國王。於是,我說:我想知道你們是我的誰。為什麼我這麼愛你們?每當我看到你們,就覺得對你們有滿滿的愛。我覺得你們很美,而且這麼純潔及天真,又是這麼奇妙的眾生。我真的很愛你們。即使我沒看到你們,但我知道你們在外面吃著我為你們所準備的食物,我非常喜歡這樣。我真的很高興能餵你們。若你記得你與我有何關聯,請告訴我吧。」(噢。)

於是,他對我說:「那是很久以前,另一世。」噢,首先…當然,我已經知道一些,但我只想知道動物族人是否記得什麼。(噢,了解,師父。)但令我驚訝的是,他們其中大多數記得,比我們所有人都好。(噢,哇。)

所以,小男孩,如果你想記得你的前世,就變成動物族人回來吧。很容易的。你們想這樣嗎?否則,就像耶穌說的:「你為什麼要擔心過去或未來?今天已經是這樣了。」確實如此。我甚至不想記得任何事—有關前世或未來,因為我太忙了。今生、現世已經有很多工作了。(是的,師父。)

但不管怎樣,我問他:「你記得是什麼讓你成為一位鳥族人,或你來自哪個天堂?」他說:「一個非常低的阿修羅天堂。」於是我說:「為何會這樣?那你為什麼會變成鳥?為何你們會變成鳥?」他說:「噢,因為我們擾亂了和平。」我說:「嘿,別用這種哲學字眼。告訴我,你們做了什麼?你們做了什麼壞事?」(噢。)「擾亂了和平。」這麼簡單。

我知道他們做了壞事,於是我說:「不只是那樣。」於是,他告訴我:「我們曾經是土匪。我們曾是強盜。」(哇!噢!)他說:「我們做了那麼多事—做壞事也是為了生存。」噢,我覺得有點心軟了,因為我知道人類的生活有多難。

你能聽到我嗎?哈囉?(能,師父。我們能聽到。)好,很好。偶爾,清清嗓子之類的。因為你們這麼安靜,我還以為你們睡著了。(沒有。)說「是」或類似的話。(是,師父。)我知道你們很專心,我只是擔心,因為有時電話很奇怪。(對,懂。是的,師父。)旅行時打電話和家裡的固定電話是不同的。(對,懂,是的。)

然後我說:「好吧,那告訴我。你做了什麼才變成了一隻鳥?那個確切唯一的原因。」於是,他說:「我們曾搶劫人們。我們曾經是強盜。」(哇。)我說:「噢,你們殺人了?」他說:「不,沒有,沒有。我們只是搶了他們的錢。」那是前世之一。我說:「噢,所以現在我在餵食罪犯?但你們是多麼幸運啊,甚至能從我手裡找到好的食物,因為…」

噢,我之前問過他,如果我不餵食給他,他是否比較喜歡吃魚。「魚對你們來說比較好,對吧?」他說:「不,沒有。不好。」我說:「你不喜歡魚?新鮮的魚?我原本以為你們鳥類,你們喜歡魚。所以你們才吃他們。」(對。)然後他說:「不,不!」他問我:「您自己喜歡新鮮的魚嗎?」(哇。)然後我說:「不!當然不。但我是人。我不是被造出來得吃魚維生。但我以為你們被造出來就是要吃魚的。」他說:「不,我們別無選擇。我們不得不吃魚,但他們很腥臭。(噢,哇。)那不好吃。我們只是為了生存才吃他們。」(噢。)然後我覺得很糟糕,很糟。噢,天啊。於是,我說:「好,好吧。我很抱歉,你們必須像那樣吃魚,你們不喜歡那樣。」於是他說:「別擔心,您的食物幫助很大。」

又一遍。我不記得順序了。我把記得的都告訴你們。(了解,師父。)因為我也沒辦法。有時候,一件事引到另一件事上,我就打斷了故事,而不是直截了當講故事給你們聽。這並不像我在這裡讀一本書或提詞器之類的。我從不這樣做。當我和你們說話時,我不讀任何東西。(是,師父。)除了當我讀故事的時候,那是不同的。但我沒有讀任何筆記。

我現在是坐在黑暗裡和你們說話。(哇,噢,天啊。)我不需要燈光。我用嘴講話,不是用眼睛,所以…我的眼睛需要休息,眼睛有灼燒感。有時經常因為顯示器和電腦的輻射太大。(是。)我是說,我們有這些接地的東西,但眼睛是最脆弱的。(是,是的,師父。)我也不再年輕了。即使在手機上和你們說話,貼著耳朵,我都感覺好像電流在掐它。(噢。)所以,我得記住要留點距離。抱歉這個故事不是那麼乾脆。

於是我說:「好吧。至少,你們沒有殺人,那很好。但你們怎麼沒有因為這一切而下地獄呢?他說:噢,我們沒搶太多,也沒有打人之類的。我們悄悄做了我們能做的事,而且不是很殘忍。我們也懺悔了。我們沒有工作—我們必須要生存下去,為了家庭和其他一切。所以,我們不得不去搶劫,但我們感覺很糟糕。所以天堂對我們有點寬容。」(噢。)

我說:「噢,好。那麼,你還記得你做過什麼好事,以至於今天你竟然遇到了我,看到了我?而且甚至從我手中獲得食物。我必須為你切很多麵包,並且餵你。你還記得你是怎麼獲得這種福氣的嗎?」於是他對我說:「我們確實捐了一些錢,給您的事業。」(噢。)我說:「噢,哇。那很不錯。」但那不是在同一世。是另外一世。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