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政府應該保護生命並且提倡純素主義(八集之一) 2021.10.11

2021-10-30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談及憲法權利,胎兒是美國人。(是。)他們生於美國。由身為美國人的父母所生。(是的。)所以他們是美國人。美國人被憲法保護、支持和養育。(是的,師父。)所以殺害胎兒是不符合憲法的。

哈囉!(哈囉,師父。)你們還好嗎?(是的!我們還好。)一切都好嗎?(是的,很好!)願意犧牲嗎?(永遠,是,師父。)非常感謝你們我們看同一個方向。(謝謝師父。)不知道你們愛不愛我,但如果你們和我看同一個方向,那麼,我已經很開心了。(我們都非常愛您,師父。)我愛你們,對我們來說就足夠了。(是的,謝謝師父。)所以,不需要你們為此做什麼。沒關係。師父什麼都知道。師父什麼都做。那是你們總是告訴我的,你們所有人都這麼說。(是的,沒錯,沒錯。)徒弟們總是這樣告訴我。我也相信。(是的,師父,真的。)那我就放心了。

抱歉,還沒到能見面的時候,意思是看我的臉,但我看起來還是一樣。(是,瞭解,師父。)也許多出一兩道皺紋?但這是常態。(是的,平常的事。)你們已經習慣,(是的。)所以不用擔心。這甚至有一個好處,如果我不露臉,你們看不到我的臉,也許你們可以更專注在我的談話內容,也許理解得更好,誰知道呢?稍等片刻。

我回來了。沒問題,我剛很快地喝點水。(好的,師父。)所以聲音感覺還是很美。我們剛說到哪裡了?我們都很好。(是,師父。)我在德國時了解到,當咳嗽時,只要喝三小口的水,(噢!)就會感到好一些。(噢,好的,明白。)我是說如果這可能是普通的咳嗽或颳風天氣的咳嗽,或喉嚨裡有東西。但如果是疾病,嚴重的咳嗽,那麼,就不一樣了。(是的,明白。)無法治癒那種嚴重的,我不認為喝三小口的水能治癒。我在德國尋找一個中心,一個修行道場。(是的。)然後我們去了那個地區,我有點咳嗽,這是房地產的經紀人告訴我的。(噢。)他去他的倉庫,拿了一瓶水給我,打開後並要我喝下。他說只要喝三小口就行。確實有幫助!(噢。)所以後來我都這麼做。(噢,那太好了。)如果沒有效,我再喝。(好的。)(這是很好的妙方,師父。)(謝謝您的妙方。)我知道。

感謝那個德國人。幾乎每次,在物質上,每當我嘗試為他人做某些事時,我多少會受益。(是的,師父。)如果我不去那裡尋找那樣的地方,我就不會有這個妙方。(是的。)但後來,交易沒有達成。沒關係,還好啦。但這個人,他真的非常非常好。他太好了。我試圖在歐洲尋找一個更大的修行道場。還記得那段時光嗎?(是的,師父。)我就是為此而去那裡的。交易沒有達成。不是因我們這一方,而是另一方。(…)無所謂。

團隊成員們有問題要問嗎?(是的,師父,我們想問一些問題。)有問題嗎?好,說吧。

「Media Report from PBS Oct. 7, 2021:

Reporter(f):德州的新法律實際上禁止了該州幾乎所有的墮胎行為。而這正是在背後擁護這法案者想達到的。

Rebecca Parma(f):我們估計在這項法律生效期間,德州每天有一百到一百五十名未出生胎兒及其母親能倖免於墮胎。

Reporter(f):與去年相比,全州診所的墮胎手術率下降了七十%。」

(在美國聯邦上訴法院允許德州反墮胎法繼續生效後,拜登誓言為婦女墮胎的憲法權利而鬥爭,並試圖通過一項法案,允許[懷孕婦女]直到孩子出生之日皆可墮胎。美國人民該如何對抗他而促進反墮胎法呢?)

美國人民必須覺醒並為之奮鬥。(是的。)其實,墮胎不符合憲法。憲法絕不會建議美利堅合眾國的公民去殺人。(是,沒錯。)尤其是殺害自己的同胞。(是。)這個法案很惡劣。(是的,很惡劣。)是美國歷史上最糟的。(是的。)我聽說了。(是的。)甚至允許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噢,這太可怕了,這是徹底地在殺害嬰孩。(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by 60 Minutes Australia Dec. 9, 2019:

Interviewee(m):當你相信『它』是一個人時,所有墮胎都是錯的。用『墮胎』形容太美好,這其實是『摧毀孩童』。

Natalie(f):多數現在和我談論的人都沒有處理過這個問題,並不了解呈現在眼前的會是一個小寶寶。和長到足月時是一樣的,他們只是比較小些。

Kid:再次問好。

Reporter(m):娜塔莉哀悼著她從未抱過的女孩。四年過去了,傷痛並未消退,有時痛苦太強烈,她甚至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Natalie(f):真的不想活在痛苦中了,所以我大概想了幾次,寧可一走了之,去和她在一起。」

「Media Report by ABC News Oct. 1, 2021 Reporter(m):密西西比州的一位律師私底下告訴我們,該州的立場是最高法院通過羅伊訴韋德案(一九七三年墮胎判例)是極為嚴重的錯誤,且在憲法條文中並沒有墮胎基本權。該州在法院文件中告知法官長期的先例『已經破壞了民主程序,敗壞國家的論述,(並)禍害了法律…』密西西比州還提辯,自一九七三年判決以來已有許多改變:『收養變得容易,而且婦女很大程度地在職場成功和富裕的家庭生活上兩者兼得,以及更易取得避孕藥並更具避孕效果,目前科學發展顯示孩子在可於子宮外獨立生存前的幾個月已具備人形和人的特徵。』該州律師提辯表示:『各州應可以在這些進程上採取行動。』」

美國人民必須站起來支持反墮胎法。他們必須覺醒、覺醒、覺醒,團結起來並寫些什麼以示抗議,因為這不符合憲法。(不符合,沒錯。)拜登,他只是隨心所欲地利用憲法,包括殺害胎兒。這取決於美國人。(是。)他們必須向上帝祈禱,必須找到自己的力量,必須找到自己的聲音去抗議。(是,沒錯。)

談及憲法權利,胎兒是美國人。(是。)他們生於美國。由身為美國人的父母所生。(是的。)所以他們是美國人。美國人被憲法保護、支持和養育。(是的,師父。)所以殺害胎兒是不符合憲法的。(對,懂了,是的。)這就是魔鬼的說法,任何在黑暗勢力影響範圍內的人都會遭遇不幸。他們應該醒過來。他們應該努力祈禱擺脫影響。否則,他們就是在對自己犯下大罪。任何支持這個可惡的墮胎法案的人都會下地獄。我對你們說的都是實話。(是,師父。謝謝您,師父。)任何美國人都受憲法的保護,意思是他們是美國公民。他們有權利生活在安全和自由之中,不被殺害。他們是無辜的。他們甚至不是敵人。(是。)他們不是在與拜登或他的政府開戰。他們只是嬰兒。(是的,師父。)子宮內或子宮外一個月、兩個月大的嬰兒,他們是嬰兒。他們是美國公民。有人權。(是的。)可出生。沒人有權殺死他們。(是的,正是。)殺死自己的公民是非常違憲的—毫無理由!(是的。)毫無理由。

他們甚至想花很多、很多錢來支付墮胎費用,向人們徵稅來支付墮胎費用,甚至還想為國外支付墮胎費用。(是,師父。)噢,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這不道德,甚至不合法,人們應該會去派對…據報每年的聖誕節,都會有更多的意外懷孕。(噢,是的。)他們只是一起去派對,喝得酩酊大醉,然後一起做了些什麼,然後就懷孕了。然後有些人留下孩子,有些人墮胎。這是不對的。這不是那孩子的錯。(不。)從道德上講,從憲法上講,從法律上講,這都是墮落、敗壞,都是錯的。(確實是。)靈性上,這也是違背上帝的。(是,師父。)對,所以不好。

這個人(拜登)很邪惡,還有他的政府、親信們,例如,哈里斯和佩洛西,他們都一樣。全部都一樣。誰支持墮胎法都是邪惡的。裡面都是惡魔。他們都被惡魔附身了,(哇。)要不然他們本身就是魔鬼。每當我為你們收集訊息,(是的。)頭條新聞,有時裡面會有他們的照片,知道嗎,我會剪成兩半。(噢,是的。)看到了嗎?(是的。)那是因我連看都不想看他們。太讓我厭惡。(是的,師父。)所以我遮住他們的臉,我只剪取一半,我只取我需要的東西。(是的。)或者我選擇另一角度或覆蓋它,這樣我就不用讓你們看見他們的臉。我甚至不想看到。每當我看到頭條新聞有他們的臉,我把它捲起來,這樣我就不用看到他們。如果需要,我只看標題或新聞。(是的。)我幾乎不看新聞。只為你們看頭條新聞。但是頭條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如我看到這些邪惡的惡魔中的任何一個,我會遮住他們的臉。(是的,明白。)這就是為什麼有時你們看到我發送給你們的標題,只有一半身體或全剪掉。(是,看到了,師父。)就一點點,如不能避免,就剩一點點。(是的。)我不僅不想看到他們,如果我聽到他們說話,我就把它關掉。因為它讓我生厭。(明白,師父。)這讓我感到噁心,真正的惡魔在運作。

這個墮胎法不符合憲法。(是,師父。)即使是眼瞎者也能看出這是不對的。他們濫用憲法,濫用他們的權力,殺害自己的人民。(是的,師父。)他們比任何敵人都糟糕。他們比恐怖分子還糟糕。(哇,是的。)他們(恐怖分子)為保護他們自己的無辜人民不被殺害。(是的,正是。)恐怖分子,他們只在認為美國人是敵人時才會戰鬥,或美國人可能在其他地方轟炸了他們。(是的,師父。)但是這些無辜嬰兒,他們是美國人,天啊,他們是無辜的。他們手無寸鐵。他們是無害的。他們是上帝的兒女。(的確是。)他們將為美國做出貢獻。他們在嬰兒能說話前就殺了他們。這些是邪惡的,他們比地獄中的惡魔更糟糕,比撒旦還糟糕。好吧,無論如何他們在為撒旦工作。

你們清楚了嗎?(是,師父。)好。其實我不想談這一切,但是我能做什麼?我無法對無辜嬰兒的苦難視而不見。(是的,師父。)然後,這也為其他國家開了先例,讓世上所有嬰兒都受苦。天啊。所有這些人,他們都是惡魔或被惡魔附身,不管是誰決定了這件事或策劃、支持這件事,或將其蓋章簽署成法律。他們都是邪惡的。(是。)他們都會回到地獄,永遠被關在裡面,再也不見天日。這是為何我要告訴你們他們的命運。(是,師父。)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