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上帝的恩典與世人的祈禱,迎來全球性的徹底改變(六集之三) 2022.11.20

2022-12-06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事實上,我每天都感恩上帝,當然,是全能的上帝,然後我感謝所有跟我的餐點有關的眾生。我感謝十方的所有聖賢、明師們,感謝他們的功德讓我繼承了一點,或是他們慷慨地給予我的,讓我能擁有那一餐。並且願他們都能得到他們所需要的一切。願他們的弟子們容易皈依、教導和解脫。願所有善良的眾生,在上帝的恩典下,都擁有他們應得的一切。願所有不善的眾生轉變為善良的眾生。

我說:「噢,好。那麼,你還記得你做過什麼善事,讓你今天竟然能遇到我,還見到我?甚至還從我手中獲得食物。我必須為你切很多麵包,並且餵你。你還記得你是怎麼獲得這種福氣的嗎?」於是他對我說:「我們確實捐助過一些,以擁護您的使命。」(噢。)我說:「噢,哇。那很不錯。」但那不是在同一世。是另外一世。

當強盜後的下一世,他們發誓要做更好的事。(了解,對。)在往生之前,他們懺悔了。他們發誓永遠不再害人,不再搶奪人們的東西,也不再使人們因為像這樣失去財產而擔心或悲傷。

因此,不是下一世,而是另外一世,後來他們成為工人—他們做勞力工作。(噢,對,是的。)我說:「那你們把錢捐給我了嗎?你還記得嗎?」他說:「是的,我記得。」他說:「我們是在為一些網民工作。」哇,他用了那個詞彙。我從來不用那個詞彙。我意思是,也許偶爾會用,但我心想:「你說什麼?那個字要怎麼拼?」然後他為我拼寫了它。(哇。)我以為也許我聽錯了。我以為那是一個組織,或諸如此類的。

於是他跟我說他做了工作,為一些祕密的…他說:「是屬於您的信仰的祕密網民。」我說:「噢,很好。你們是怎麼做的?」於是他說:「我們修復了您的廟宇。您的房子—您的廟宇。(哇。)而您的弟子們一度擔心得不得了,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資金繼續修繕,所以我們就捐了款。」(噢。)

我說:「噢,你們很富有或之類的?」於是他說:「不,不。我們捐了四個月的工資。所以他們就不用付錢給我們,他們用這筆錢和其他一些小額的捐款來修復您的房子。」(哇。)我說:「是我的房子嗎?我個人的?」他說:「噢,反正都是您的房子,但它就像一座寺廟。」意思是,就像一座道場。(是的,師父。了解,師父。)我說:「好,你們真好。對你們也很好。(是的。)因為如此,這次你們可以從我手中獲得食物。他說:「但我們很感恩,有這個福氣,有這個機會見到您。」

而在他說了這些話之後…當然,我也記起來了前因與後果。我感到有點難過。有一點難過。因為最初,我只是懷著愛心來餵他們。不假思索或什麼的。(了解,師父。)在他提醒我,並告訴我所有這些故事之後,我想起來了,我感到很難過。我覺得:「所以這並非完全是我的愛,對嗎?」就像我欠他什麼—我欠他們什麼,所以我必須餵他們。我覺得有點失望。我原以為那都出於我的愛。

沒關係。每次我餵他們時,我都會說:「記得上帝。這是來自上帝的。我只是在遵行上帝的旨意和上帝的恩典。你們必須永遠感謝上帝。」我不確定他們是否說了感謝。所以我說:「感謝您,上帝,感謝您允許我將這些食物賜予他們。並請加持他們,讓他們不必再成為鳥族人,並且不必再吃他們不喜歡吃的魚。」(是的。)

我之前並不知道他們不喜歡吃魚。我跟你們說實話。(對。)我以為他們生來就是這樣,而且他們的食物就是魚。(了解。)我不是在譴責他們或什麼的。(我們也這麼以為。)所以後來我問他們:「但如果你們像這樣吃了很多魚族人,會不會使你們的業力變得更重?」於是他告訴我:「不,不會。因為這些魚有很深重的業力。」這是他的原話。(噢。)

他說話帶有英國口音。(哇。)當然是用心電感應。不是像大聲說話或用寫的,或什麼的。(是的。)但是有時我必須猜測他想說的是什麼,如果我不明白,或者我不知道那是否正確。就像「網民」,我就只好再問他,因為我忘了有這樣的詞彙。我知道這個詞彙,但有時,我不確定它是否是這樣寫,或這樣的詞彙是否存在。於是我就問他,他幫我拼了出來。有一次我在某處用過這個字。(哇。)我用過這個詞彙,我記得有一、兩次—很久以前,而且很少使用。通常,我們會說公民。(是的,對。)

所以就是這樣,於是我感到有點難過。我覺得,天啊,是我的徒弟接受了他們的捐贈,並不是我要求的。他們想修繕它,並非是我想要的。而我仍然要清付。他們還是得來,於是我必須要餵他們。而以前,我餵他們只是出於單純的愛和喜悅,不過聽到這些後,我覺得:「噢,天啊。所以這就是我要清付的?這感覺不再那麼高尚了。(噢。)不再像以前那樣了。」

但我仍然非常愛他們。我還是感到很高興看到他們吃東西。只是我有點失望,這樣的餵食不是單純的,不是百分百無條件的愛。(是,了解,師父。)現在,這就像是跟過去的一些業力纏在一起。即使這不是我的業力。(對。)

所以我很擔心,我問他們關於魚的事,他們說沒關係,因為魚有很深重的業力。所以他們吃壞的魚,沒關係。那麼接下來,還有什麼?我說:好吧,那這世之後,你也知道未來嗎?你知道你會去哪裡嗎?你要回去再做一名海鷗族人,或是做其他動物族人,或者你會去一個低等天堂,還是你會去地獄或什麼?」於是他說:「不,不。沒問題。」我說:「什麼『沒問題』?那你會去天堂嗎?」他說:「是,有很多、很多餘下的功德。」(噢,哇。)

於是我說:「是,由於你們的捐贈。是嗎?好吧。現在你正在經歷你的惡業期。你清付了搶劫的惡業。但在這之後,你就能上天堂。我會盡全力介入調停,並幫助你,讓你能永遠得到解脫,也不用去低等天堂,然後又再次轉世。」(哇。)接著我說:「即使你去到一個低等天堂,由於沒有足夠的好功德去更高等的地方,我也會盡力在那裡幫你。」所以我們彼此都很高興。現在,我正在高興地用大量的愛來償還我的債務。

即使是很多其他前世的業障也總會來緊緊抓住你。你永遠無法逃脫,即使你是一位明師。(是,師父。噢,是的。)當然,若你永遠不再回到這個世界,那業力就都沒了,都處理了。而債務就留在那裡,在某處,就像鎖在保險箱裡。不過假如你回到那個地方,那些事發生過的地方,那你就必須重溫一些業力。(是,了解,師父。)幸運的是,那不是我要求的。我不知道我還能給他們什麼。或是如果我有足夠的功德,甚至有食物給他們。(了解,是,師父。)

事實上,我每天都感恩上帝,當然,是全能的上帝,然後我感謝所有跟我的餐點有關的眾生。我感謝十方的所有聖賢、明師們,感謝他們的功德讓我繼承了一點,或是他們慷慨地給予我的,讓我能擁有那一餐。並且願他們都能得到他們所需要的一切。願他們的弟子們容易皈依、教導和解脫。願所有善良的眾生,在上帝的恩典下,都擁有他們應得的一切。願所有不善的眾生轉變為善良的眾生。並且願這個世界轉變成一個純素、和平的天堂和一個開悟的世界,當然—一個解脫的世界。(是,師父。)

所以,現在你明白了嗎?記起前世有什麼意義?現在我已經回答你了。(是的,師父。)我不該問他任何事情的,那麼我只要開心地餵他們,心想:「噢,我對他們充滿了愛。」一個好心人。(是的。)而我聽到那些話之後,我覺得:「哇,天啊。所以我只是在償還我的債務,即使我不曾借過錢。」

之前我們團體的一些長住,他們去找一些我的醫生徒弟們看病,那些醫生不收他們的錢,不接受付款。儘管我總是告訴他們,無論他們去哪裡,他們都必須付錢,但他們還是沒有付錢。無論他們欠下什麼債務,他們都必須償還。(是,師父。)他們中的一些人並沒有付錢,因為他們認為:「大家都是同修,而且醫生不想收。」並不是他們強迫醫生不收他們的錢。但不是這樣的,我們有錢,我們應該付錢。(是的,師父。)

因為他們當時沒有付錢,所以其中一些債務,我必須自己承擔。(噢,對。)甚至是在不知不覺中。我並非總去檢視為什麼我會有這個問題,或那個疾病。但有時我會檢查一下,然後我就知道它來自哪裡、哪裡、哪裡。主要是來自徒弟,然後那個大的部分來自世界業力。總是如此。

我生來就沒有業力。連算命師都知道這一點。他們中許多人在我小時候就看過我的手相。(是。)在我開悟之前,他們告訴我:「噢,你沒有業力。而你有種種菩薩相。」那個時候,我還不太明白。我說:「噢,謝謝。」但我並沒有深刻理解它真正的含義。後來我明白多了。當你變得更開悟時,你就會對事情更明瞭。(是的,師父。)

就像你父母的故事。記得上輩子被鳥族人吃掉,有什麼好玩的?而現在,她又回來了,而且還對你頤指氣使的。這是你母親告訴我的。說她比較古怪。而他很溫柔,總是讓步。總是讓她成為家裡更顯眼、更有主導權的人。(對,了解,師父。)你母親自己告訴我的。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問她。(不,我知道,師父。)噢,你知道。當然,那就好。當然,你是兒子。你怎麼會不知道?你和他們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所以你應該知道的。

你應該看到了,對嗎?(是。)你父親很溫柔,也是一個很有耐心和很能忍受的人。(是,師父。)而母親則有點相反。但沒關係,儘管如此,她仍是一個很好的修行者。她也知道自己的缺點。但我們人類有很多缺點,我不得不說。(是的,師父。)我也是。就像我不喜歡洗碗一樣。我必須向你們承認這一點。然後,我甚至把用過的碗放三天。我把它們浸泡起來,然後用那種快速的懶辦法來洗。但這也沒關係。(是的,了解,師父。)很乾淨,而我也還活者。(是。)很健康,好。

不是那麼健康,因為經常,會有很多業力一直進來。而我總是必須忍受它。但不是因為食物,也不是因為我的生活方式。而是世界的業力。祂們總是這樣告訴我。天堂告訴我的。我的保護者也這樣告訴我。Good Love告訴我。所有人都這樣告訴我。「世界的業力。」我說:「好了,好了。我絕不應該再問你們了。我已經知道那個魔咒了。始終都一樣的。」所以現在你們知道,對過去的業力了解太多並不是很好。(是的,師父。)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