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在最佳時間吃新鮮食物對修行人很重要(二集之一)2018.11.26

2019-01-19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如果可能的話,別吃剩菜剩飯。因為鬼魔喜歡剩菜剩飯,他們會吸走食物的純淨度。之後你們再吃下肚,就會混到鬼魔的能量。不太好。煮剛好夠吃的量就好。下一餐再煮新的。

哈囉!大家都聽得到嗎?(哈囉,師父。)好,太好了。我以為沒人在家。你們好嗎?(我們很好,師父。)(師父,您好嗎?)好,我很好。還活著。我今天本來想下來和你們講話、看你們,結果被事情纏住了,無法脫身。現在這麼晚了,我…我們只好這樣安排,只是讓你們知道,我仍然想到你們。(謝謝師父。)

明天如果可能,我會儘量在白天下來。(謝謝師父。)很抱歉,情況很糟糕。很懇急,我根本走不開。我不能丟著就走。所以現在,我只好打電話給你們,跟你們打個招呼,看你們好不好。只不過在下雨。還好嗎?有淋濕嗎?(沒有。)好,那就好。好。我跟你們講過,我這裡沒有屋頂。我叫你們不要來,你們大家還是來了。高雄那個道場比較好,不過我必須工作。我沒辦法在高雄工作。我靠近這裡工作比較好。因為情況和安排是這樣。我明天會儘量來看你們。

有誰明天走嗎?(我們很高興。)你從哪裡來?印尼,要走了嗎?(德國師姊明天要走。)幾點走?(清晨五點。)天啊。為什麼那麼早走呢?德國同修,是本籍德國人或是德籍悠樂(越南)人?(德籍印度人。)德籍印度人?(對,德籍馬來西亞人,師父。)德籍馬來西亞人,我很抱歉。也許你們離開比較好,因為溼答答的,又沒有屋頂。我不曉得,也許以後會比較好。也許有更好的地方。我很抱歉。我很久以前就講過:「不要來。」因為我沒有像樣的地方可以招待你們。(謝謝師父。我們很溫暖。非常感謝您。)好。你們不必謝我。我沒有足夠地方容納你們,你們還謝我。(師父,聽到您的聲音,我們很高興。)好,不過明天走的人就看不到我了。德國師姊叫什麼名字?(瑪赫什瓦利,師父。)瑪赫什瓦利?(對。)哇,好神聖的名字!你來這裡多久了?一個星期?(對,約一星期。)喔,下次在週末期間來,比較有機會。(好的。)我也有好多工作要做。你以前看過我嗎?(有,師父,好幾次。)好幾次。(是的。)喔,起碼看過了。(謝謝您。)

對不起,我們的情況和世界的業障,還有很多事情,隨時都想障礙我,懂嗎?我想看你們的時候,不一定能看,不然就是有突發狀況。(師父,我們了解。)你們能理解,但不表示你們高興。我很抱歉,瑪赫什。你知道嗎?(師父,我了解。)明天只有你離開嗎?或是還有別人?(有,還有一位德國師姊也要離開。)(我明天要回去。)悠樂(越南)同修嗎?(廿七個人。)廿七個人一起回去嗎?(對。廿七個悠樂同修會回去。師父,我們要回去悠樂[越南]。)回去悠樂(越南)嗎?(是的,師父。)讓我趕快想一下。(師父,只有廿七人。)好,等一下。先等一下。你們留在那裡,懂嗎?(好的,師父。)你們先留在那邊好嗎?也許半個小時,好嗎?(好的,師父。謝謝師父。)

好,誰明天要走?(德國師姊。)這些人全都要走嗎?(德國師姊。)只有你?他們說廿七個人。我丟下一切下來,因為你說你們早上五點要走。不能等到下午五點嗎?好,沒關係,看一眼吧。

(敬愛的師父,我們兩點鐘要回家。)已經兩點了?(師父,我們兩點得出發。)兩點,為什麼這麼早就要回去?(我們是十二點回家。)清晨兩點沒有班機吧?(敬愛的師父,班機是六點起飛。)你們自己飛嗎?好!(我們兩點鐘要去搭巴士。兩點鐘先搭巴士。)了解,有人會載你們去機場,或你們自己去搭巴士?(我們去搭巴士。)

我的手機在哪裡?我要看現在幾點而已。你們為什麼一直看?你們笑什麼?(師父會用智慧型手機。)怎麼了嗎?摩登嗎?沒錯。告訴你們,我現在無所不知。現在午夜十二點卅四分。你們約有一小時的時間。天啊,我連怎麼用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怎麼看時間。這樣按有時沒反應。我就說:「嘿,拜託!」太好了,它動了。我有時要關,它卻開。有時要開,它卻關。我還在習慣這個功能不穩定的機器。這個很好用;好平板。看起來像石碑,卻是真實的機器。

如今,我們認為一切理所當然;現在非常現代化。雨已經停了嗎?(停了。)我本來想早上來看你們,我是說白天,卻沒辦法。有突發狀況。接著又引發別的事。了解嗎?事情連環發生。好多事情綁住我,把我纏得緊緊的,我沒辦法脫身。後來才發現已經很晚了。我就想:「好,我沖個澡再很快看一下另外一種平板。」比較大那種—上面有很多數字和字母。懂我必須做什麼嗎?每天都有工作。然後發生什麼事呢?我聽到你們在下面哭。我想也許有人要走了。因為我今天沒下來,我想也許來看看你們。看看你們是不是還好。很抱歉情況如此。

我叫你們不要來我在台灣(福爾摩沙)這裡這個地方。台灣(福爾摩沙)同修,我也叫他們不要來,因為這裡很簡陋。你們有假期是嗎?放假是不是?然後你們就想:「我要去度假!」不要來這裡度假!這裡沒什麼可看。只有雨而已。如果沒帶雨衣或雨傘,就麻煩了。飯就變成湯了。是嗎?因為連用餐區也沒有屋頂。這個是最近搭的,但坐在兩個棚子中間還是會淋濕,是不是?你們來這裡度什麼假嘛?我說過這裡很簡陋。大家都知道。已經幾十年了還是這樣。要走了嗎?(我得走了。)過來這裡。過來這裡,快點!

你們有多少人?(十三人。)嘿,紀念品。(韓國。)韓國!謝謝!嗨!韓國同修過來。全部都是韓國人嗎?(對,都是韓國人。)韓國同修,過來。(十三位韓國同修到齊。)我真的很抱歉。(見到您真高興。)對不起啦。(見到您真是備受加持,師父。)你們的師父很窮。只有小小的房子。我很抱歉。(我們都很感恩。)好。(我們都很感恩。)好,過來這邊。感恩,有餅乾。過來。給你。謝謝你們!謝謝大家。祝你們一路順風。(謝謝師父。)一路順風,紀念品。(謝謝您。)謝謝。一路順風。「一路順風」韓國話怎麼講?(再見。)嗨?一樣嗎?(不一樣,一路順風是…一路順風。)(我們愛您!)我也愛你們。

是啊。我沒辦法整天陪你們,我也很難過。我的狗也有同感。不管我花多少時間陪伴,永遠都不夠。比方說,我只是離開他們的房間去廁所。五分鐘後回來,每一隻都不停搖尾巴。全身都搖起來,好像…好像很久不見一樣。愛就是有這種問題。愛綁人好緊。恨讓人想逃離。愛要綁人。好難、好難。很難。被別人愛也好難。依依不捨不想別離。離別時,心中柔腸百轉。腳步沉重,寸步難移。去留之間,舉步維艱。我想往這邊,卻只能走那邊。這是個問題。怎麼辦?

有一個解決辦法,就是你們誠心好好打坐,內心保持純淨。終有一天我們全都上去,你們就可以整天整晚隨時看到我。那裡沒有白天黑夜,一片虛空。我們都同一體。自在逍遙。不必因為趕巴士、趕飛機和簽證到期,不得不離開。在哪裡都有同樣問題。各國都有規定和法律。這個地方不准蓋建築物。能搭棚子已經很好了。我知道,但你們會淋濕。在兩個棚子中間的人,淋濕了吧?你們都沒雨傘、帽子嗎?你們有多帶衣服嗎?(有。)如果每天都下雨,換衣服都來不及。起碼伙食還好吧?(對。)(很好。)好。

如果每個人住一間房,該多好,是不是?裡面有浴廁的套房。有浴室、自來水、地毯、沙發、雙人大床、可以跑來跑去、打坐…你們打坐那個樣子,需要一張雙人大床,才不會掉到地板上。坐在床的正中央。佛陀不了解我的徒弟。所以他才說:「不坐臥高廣大床。」你們需要高廣大床。佛陀的徒弟打坐時,不需要坐在什麼地方。也許他們只有吊床。

不過你們打坐太好了。左搖右晃前傾後仰,有時向前傾,糟糕!撞到前面的師兄,「噢,不好意思。」「對不起。」繼續打坐,醒來!然後下一次,糟糕,向後倒!撞到後面的師姊。「天啊,真糟糕。抱歉,抱歉。」再下一次,右邊好像不錯。「喔,天啊,不行,不行,不行。」右邊的師兄把你推回去。接著又倒向左邊。你們打坐,我意思是,你們真的無所不在。

無所不在—哪裡都可以打坐的。打這邊,打那邊。所以…是佛!懂我的意思嗎?無所不在—到處都在。我坐這邊;如果現在打坐並不安全。我可能會被你們入定的力量影響。我也可能左搖右晃、前傾後倒。要抓好。你很難預料。難預料我何時會入定。這就是我們的問題。如果每人有一個房間,雙人大床、大沙發,前面有腳凳,那該多好。那樣的話,誰都可以打坐成佛。美妙的生活。該有多好!沒有,抱歉。

這裡沒有這種奢華。連我也沒有。我有一張沙發。我有一張小沙發。我的沙發大部分都…我其實有許多沙發,擠在一個小房間。狗狗沙發一號,狗狗沙發二號,狗狗沙發三號。他們也會坐我的沙發。所以那張沙發其實不屬於我。房子裡沒有東西屬於我。我本來沒有房子。是,我本來不喜歡房子;打掃工作太多。不然,就要找人來打掃,他們體諒時就會打掃。他們有時沒體諒,或不想體諒。我回家一看:「啊,什麼?」一切都原封不動。非常熟悉。

如果住在房子裡,擦洗會浪費很多時間;必須常擦洗。現在情況更糟糕。狗狗拖著他們的毯子走來走去。他們的純素小潔牙骨也跟著到處掉。我不時都要清理,因為會引來螞蟻。純素小潔牙骨味道很濃,房子裡又到處都是。我房子裡以前沒有螞蟻。現在卻有好多。

你們有被蚊子叮嗎?(沒有。)沒有嗎?也許太多人。太多人。他們就…你們沒感覺有蚊子嗎?他們有好多選擇對吧?「噢,這傢伙!噢,德國人!也許我試試外國食物。」品嚐一下,「噢,不好吃。」去叮韓國人:「噢,泡菜比較好吃。」噢,去叮印尼人:「這味道比較辣。」「噢,印度人,咖哩,好濃郁的味道。」

說到味道,順便講一下。如果可能的話,別吃剩菜剩飯。因為鬼魔喜歡剩菜剩飯,他們會吸走食物的純淨度。之後你們再吃下肚,就會混到鬼魔的能量。不太好。煮剛好夠吃的量就好。下一餐再煮新的。

鬼魔沒辦法靠近你們,如果你們持戒很清楚,而且打坐足夠,鬼魔沒辦法靠近你們。不過他們不必靠近你們,就可以吸食物的味道。懂嗎?他們吸過你們再吃,就像吃鬼魔吃剩的東西。鬼魔不必靠近你們,就可從你們吃剩的飯菜享受那些味道,因為那些味道像煙,煮東西的味道像花香一樣。味道瀰漫在空氣中,鬼魔隨時都可以享受。他們是可以享受的。

不過我很同情他們,所以我吃飽以後,常會留一、兩口食物,讓他們吸那些味道。你們想照做也可以做。

如果一次煮很多,先拿出要吃的量,剩下的也還可以吃。比方說,你一邊吃飯、一邊在忙,像我有時候那樣,還剩一些食物沒吃完,因為一直在工作,想等一下再吃,在九分鐘內還沒關係。超過九分鐘,鬼魔就可以吃你的食物。因為那算吃剩的東西,像被丟棄的食物。鬼魔福報不夠,沒資格吃新鮮的好食物,所以他們可以吃任何所謂的廚餘。

因此,最好吃新鮮食物。比較好,懂嗎?不然,打坐時或處理很多俗務時,可能覺得激動、不安穩、焦躁。我也有親身體驗,所以才告訴你們真相。不過在這個世界,有時很難遵守那些原則。比方多數僧眾,佛陀門下的僧眾,他們只在中午前進食。過午就不吃任何東西。第一,因為他們必須打坐,而且去佛陀那裡聚會,聽佛講經說法,他們不能整天出去托缽。所以一天去托缽一次,用餐後還要清洗,再像你們那樣去共修。當時佛還在世。所以僧眾們過午不食。到下午三點還是好時間。

到下午三點,還是進食的好時間。最多到下午六點,是進食的最佳時間。下午六點過後,是否定力量接管的時間,所吃的東西可能不容易消化。或可能會讓你的健康不如你所預期。因為被一些否定影響破壞。到下午六點還可以。下午三點過後。已逐漸進入這個世界的否定時區。

不過到下午六點以前,太陽仍然照耀著。到下午六點還能進食,是因為太陽一向能嚇跑這些種類的鬼魔,這些種類和其他更低等、較軟弱的。並非所有鬼魔都怕太陽。但是鬼魔都是低等的。所以到下午六點,太陽還在。雖然看不到太陽,比方陰天、雨天,太陽還是在。太陽的力量還傳送到世界來。因此,進食的話,在這數小時內進食,到下午六點,從凌晨三點到下午六點,都還可以進食。過了這段時間最好不吃。

到下午六點還可以進食,因為太陽還在。不過各國不同,依日落時間為準。也依季節而定。只要在日落前進食就好。我不在此限制。我隨時可進食或不進食。因為在我的周圍環境,我已設立,天堂也和我一起設立一處保護區。無論我做什麼事,我都不會受多少傷害。不過多數人,可能受到這個世界否定力量的不良影響。也許因為這個原因,世界常常很不平靜。甚至在和平的國家裡,也沒有天堂那種好能量。你們現在了解嗎?(了解,師父。)

我們吃洋蔥、大蒜等,很多這類的食物,這些也會讓我們激動、比較靜不下來。我不曉得現在怎麼會講洋蔥和大蒜。它們也是一種藥。在西方,比方我在法國或英國時,人們冬天會煮洋蔥湯以預防感冒。他們有時也會在孩子的口袋放洋蔥,以預防感冒。大蒜有時也可淨化血液,有些案例是這樣。雖然蔥蒜具藥用價值,不過不要常吃。蔥蒜對修行有不良副作用。

你們有什麼問題嗎?有什麼好問題嗎?問吧。(那生食怎麼樣呢?)什麼怎麼樣?(生食?)生食!(對,九分鐘後,鬼魔也會吃嗎?)會,只要是吃剩的食物,他們想吃都可以吃。食物有好多味道,他們當然喜歡,因為他們感覺得到。他們雖然沒有肉體,卻可以從遠方感覺到。就算他們離你很遠,還是可以吸食物的味道。生食也有一些其他影響,比方酵素活性還很強。因此會…如果你很敏感—我有時很敏感會感覺到—生食也讓人有點激動。有些人卻認為那是元氣。要看你是否動態活動多,還是比較喜歡文靜一點。也要看你對酵素的活性是不是很敏感。

剛準備好的食物,先另外以碗盛裝再食用,剩餘的食物只要還沒碰、沒有沾到任何口水,不是直接吃且吃剩的,就沒關係,懂嗎?如果是同一碗食物,吃了半碗還剩半碗,已經吃半碗,還剩半碗,剩下的就算廚餘。

(煮飯菜時嘗味道算嗎?)另外用湯匙試味道。拿一根湯匙,食物裝在小碗或杯子試,那道食物就沒問題。所以佛經裡面才講,佛陀講過,不能供養佛的東西,就不應該食用。懂嗎?第一:為了表示敬意。第二:可能有那種情形;鬼魔已經先嘗過了。如果再供養佛就不好。懂我的意思嗎?對我們都不好了;對佛怎麼會好呢?不過對佛可能沒問題。也許因為佛有保護力。不過當時他有很多僧眾。

所以試吃要用別的杯子,保持食物純淨新鮮。吃剩菜剩飯或隔夜飯菜也不好。最好每天現煮現吃。今天煮明天吃也不好。不過我為了方便,有時會那麼做。我沒時間一直煮東西。煮好趁新鮮放進冰箱,要吃的時候就拿出來,還是很好吃。你們當然習慣趁熱吃;剛煮好熱騰騰的食物,比冰箱拿出來的好吃。不過我未必有選擇。我很忙、很忙。我出來看你們時,你們看我一派輕鬆,好像我除了看你們,和你們閒話家常、面帶笑容、講笑話,就沒別的事要做,其實我很忙。十分忙碌。

我想我是很好的出家人。在許多戒律方面,我是很好的出家人。比方說,出家人每兩星期才能洗一次澡。當時在印度可能水不夠。我現在也兩星期洗一次。不是因為我持戒才那樣,而是因為我沒時間洗。所以換個角度想,我是很好的出家人。也許當時印度水不夠。他們只有有限的井水。常常從井裡汲水上來也很困難。也許因為他們很忙;出家人很忙,無從得知。不過我可以確定,那是一條很好的戒律,對我是很好的藉口。

忙也是好事,但有時太忙就不太好。沒關係。總比瞎忙好,忙那些對人沒幫助的事。我很高興還能做幫助別人的工作,提醒別人修行;提醒他們記起更高等的本我,還有他們在受困這個肉體之前既有的自由。我很高興還能那麼做。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